打开主菜单
 卷十六 武經總要
卷十七
卷十八 

日辰占

日、月、五星、二十八宿,凡厥災變,籍日辰以辯之。有歲有月有日有時,所主吉兇在焉。

甲為齊,乙為東夷,丙為楚,丁為江淮、南蠻,戊為中國,己為韓、魏,庚為秦,辛為華山以西西夷之地,壬為燕、趙,癸為常山北北燕、趙之國。

子為周,醜為翟,亦主遼東,寅為趙、楚,卯為鄭,辰為晉,巳為衛,午為秦,未為中山、梁、宋,申為齊、晉魏,酉為魯,戌為趙,亥為燕、代。

歲月日辰時及見災臨所在之地,皆同用也。假令丙辰年七月丁卯日午時,災見於未也,太歲在丙為楚,辰為晉,七月申又為鄭,又午時為秦,災見未地,復為中山、梁、宋,即是其地各有災也。他不言,仿此。

五星占歲星曰東方春木,於人五常仁也,五事貌也。仁虧貌失,逆春令,傷木氣,則罰見歲星。歲星縮,以其舍命國。其星居位,其國有德厚,五谷豐昌,不可伐。

其對為沖,歲乃有殃。歲星安靜中度,吉盈縮失次,國有憂,不可舉事用兵。

熒惑曰南方夏火,禮也,視也。禮虧視失,逆夏令,傷火氣,罰見熒惑。法使行無常。出則有兵,入則兵散。以舍命國有亂,為賊為疾為喪為饑為兵,所居國受殃。環繞鉤巳,芒角動搖變色,乍前乍後,乍左乍右,其為殃愈甚,其南丈夫、北女子喪。周旋止息,乃為死喪寇亂,其野亡地。其失行而速,兵聚其下,順之戰勝。

填星曰中央季夏土,信也,思也。仁義禮智以信為主,貌言視聽以思為正。

故四星皆失,填乃為之動。動而盈,侯王不寧;縮,有軍不利。所居之宿,國吉得地,及女子有福,不可伐,去之失地而有女憂。居宿不移,國有厚福。

太白曰西方秋金,義也,言也。義虧言失,逆秋令,傷金氣罰見太白。太白進退以侯兵,高卑遲速,靜躁見伏用兵,皆象之吉。其出西方失行,夷狄敗;出東方失行,中國敗。若經天,是謂亂紀,人眾流亡。晝見與日爭明,強國弱小國強,女主昌。

辰星曰北方冬水,智也,聽也。智虧聽失,逆冬令,傷水氣,罰見辰星。辰星見則主刑,主燕趙以北,宰相之象,亦為殺伐之氣、戰鬥之象。又曰:軍於野,辰星為偏將之象,無軍為刑事。

凡五星:木與金合,有破軍;火與金合,為爍為喪,不可用兵;金與水合,為北軍用兵,舉事大敗;火與水合,為壅,不可舉事用兵;土與水合,為壅沮,不可舉事用兵,有覆軍;與金合,亡地;與木合,主饑;水與金合,為變謀,為兵憂。入太白中而上出,破軍殺將,客勝;下出,客亡地。視其所止,以命破軍。

環繞太白,若與火戰,客勝。

凡木火土金與水鬥,皆為戰,兵不在外。凡同舍為合,相陵為鬥。二星相近,其殃大;相遠,毋傷;七寸以內,忌之。

凡五星分天之中,積於東方,中國利;積於西方,外國用兵者利。辰星不出,太白為客;其出,太白為主。出而與太白不相從,及各出一方,為格,野雖有軍不戰。

凡五星見伏留行逆順遲速應歷度者,為得其行,政合於常;違歷錯度而失路盈縮者,為亂行。亂行則為天矢慧孛,而有亡國革政兵饑喪亂之禍。

凡五星合是謂易行,有德受慶,王者奄有四方。五星皆大,其事亦大;皆小,其事亦小。四星合,是謂大蕩,其下兵喪並起。三星合,是謂警立絕行,其國外兵內喪主饑。

填星、太白、辰星合宿,為國亡地,戰不勝。歲星、熒惑同舍,相去三尺,相守七日至四十日,其國外有叛臣。填星所在,歲星從之,伐者不利。

《天文總論》曰:太白、辰星同日出於東方,東方有兵;同日出於西方,西方有兵。太白辰星俱出東方,皆赤而角,瀕海之國大敗。太白、辰星俱出西方,皆赤而角,中國大敗。太白、辰星色皆黑,外國利。辰星色黑而出,於太白不相從,其野雖有軍,不戰。辰星與太白不相近,出東方,若二十日至三十日不入東,南國有軍不戰,至春夏有兵。辰星與太白不相近,出西方,二十日至三十日不入西方,北國有兵。辰星與太白相近三四尺於西方,二十日至三十日,有軍戰。辰星相去遠,不戰。辰星隨太白於東方,天下無兵,兵起期六十日。太白出辰星北,客利。太白出辰星南,主人利。若並出東,利以西伐,東軍勝;若出西方,利以東伐,西軍勝。太白、辰星俱出東方,太白先出辰星後出,辰星上過太白而去,其下有臣背,不出一年。辰星過太白間,可容劍,小戰,客勝。居太白前,上旬三日,軍罷。若出太白左,小戰;壓太白右,有數萬人戰,主人吏死。辰星來抵太白,不去,將死,有旗出上,破軍殺將,客勝。太白出東方,辰星居其前而不去,十五日若二十日而入,陰國兵滅,不大戰,客去兵罷。辰星出西方,居太白前,十五日而入陽國,天下有兵。辰星在西方,居太白前,辰星入而兵罷一雲天下無兵。辰星在東方,居太白前,利主。辰星與大白俱在西方,居太白前,相近,其間可容劍,在酉北,陰國有兵;在酉南,陽國有兵。太白、辰星在酉南,南國之事;在酉北,北國之事;在酉中,則中國之事。太白、辰星相遇,太白迫之,主人不利。太白出辰星之右,居其前,主人利。辰星入太白中,五日而出,破軍殺將,客勝;不出,客亡地三百里。視旗所指,以命破軍。辰星、太白會,為兵為變謀。辰星隨太白於西方環繞,若抵太白居,酉北則陰國兵起;居酉南,則陽國兵起。期半年。太白自暈,天下有赦有兵有喜,不出二十日,其國失兵。辰星自暈,有兵有水。太白、辰星俱暈而又雲掩熒惑,必有覆軍死將。

二十八宿次舍占(凡二十八舍五星幹犯之言備者同占之,以星列舍犯之事反分野主之言其災變)

東方七宿七十四度角宿二星,十三度為天關,其內天庭。黃道經其中七曜之所,行左為天田主刑,右為將主兵月暈左角,主兵左將軍憂。月暈右角,主兵右將軍憂。填星犯左角,大戰。太白犯左角,不可戰。

亢宿四星,九度半,天子內朝也。月暈亢,多雨。月暈亢,外有兵革之事。

犯距星軍將死。歲星淩犯,有小兵。熒惑入亢,主兵。太白入亢,主邊兵。氐宿四星,十六度(四度二十分,宋之分野),王者之宿宮也。月暈,大將憂。月犯,兵起。太白入氐,主兵疫。辰星守氐,主兵。

房宿四星,五度,為明堂,天子布政之宮。其四星四輔也,下一星上將,次星次將,第三星次相,上星上相,中間為天門,黃道之所經。日暈,主兵。月暈,主大風。歲星、太白守犯,將相憂。

心宿三星,五度,天王正位。中星曰:明堂,為大辰,主天下賞罰。熒惑、太白淩犯,戰不勝。填星守,光明赤黃,主慶賜之事。

尾宿九星,十七度(八度五十三燕分之分野),後妃之府。太陰淩犯,陰國將軍死。日暈,陰國弱。歲星守犯,主旱。太白犯之,人民不安。

箕宿四星,十度,後宮妃後之府也。月從箕星,多風雨,又主客蠻夷胡貊。

故蠻胡將動,必先占此。日蝕,主疾風雨,飛石折木。月暈西北,兵不勝。月蝕,主饑車騎滿野。月並歲星犯守,谷貴。

北方七宿九十七度半二十五分鬥宿六星,二十三度(九度九十二分吳之分野),丞相太宰之位,亦主兵。

一曰天機。南二星,天樓庫也天梁也;北二星,天府庭也。月暈,大將刑。月淩犯,占風雨之變。太白、辰星犯守,有兵。填星犯守,臣下不軌。

牛宿六星,七度,天之關梁。一曰天鼓。又上一星主道路,次星主關梁,次三星主南粵。動搖變色,則占之。日暈,陰國主死。日月蝕,兵起。月淩犯,大水。填星居宿度三十日以上,天下和平,四時來服。太白入,主兵革。

女宿四星,十一度(六度六十三分齊之分野),主婦之卑者。太白犯之,布帛貴,亦主兵。

虛宿二星,十度二十五分半,主北方城邑廟堂。日暈,齊地主兵。月暈,主兵。日月蝕,軍旅饑。歲星入,齊地饑。

危宿三星,十八度(十五度六十九分衛之分野)。

室宿二星,十七度,為軍旅糧之府,主上功。一星為官,一星為三軍之廩,故置羽林之衛。無芒角動,天下安。離宮六星在側,日蝕,衛地有憂。月蝕,民乏食。月暈,蠻夷來。熒惑逆行淩犯,臣下有謀,主兵起。填星,主關不通,斧越用。

璧宿二星,九度,主文章。日暈,風雨,主大水。

西北七宿八十二度半少奎宿十六星,十七度(四度四十分魯之分野),天之武庫。一曰天象又曰封豕。所以禁暴橫也,又主溝瀆。歲星守之,北狄懷服。熒惑填星入分野,兇。

婁宿三星,十三度,大為天獄。月暈並守犯,有兵在外,不戰。日蝕,魯饑。

歲星守之,天下安。熒惑守犯,主兵起。

胃宿三星,十四度(大六度三十一分趙之分野),天之藏庫,主食廩五谷府也。一曰主誅捕殺。日暈,年谷不熟。月蝕,將軍憂。月犯之,趙地兵。歲星犯之,五谷不實。熒惑守之,旱饑。填星留舍三月,客軍散。太白犯之,兵起。辰星犯之,吉。

昴宿七星,十一度,天耳也,主西方畢昴間,為天街黃道之所經。七星皆黃,兵大起。星動若跳躍,胡兵起。日暈陰國,胡主死。日蝕,臣下憂。月犯,將軍死,胡不安。歲星乘昴出北,陰國有憂胡王死。熒惑守犯,胡人病疫。填星守犯,國安。太白守犯,趙地旱。辰星,主疫。

畢宿八星,十六度(十度四十六分晉之分野)。其星太白天高,主邊兵。日月暈蝕五星守犯,主陰國憂,胡主死。

觜宿三星,一度,為軍之候,行軍之府藏也,主師旅收斂萬物。日暈,陰國弱,夷狄多疾疫。日蝕,邊兵憂。月犯,主小戰。歲星、熒惑、填星、辰星守犯,魏地兵起。

參宿十星,九度少。一曰參伐,一曰鉞,主斬刈,所以斬伐萬物取陰也。

日暈,鮮畢死,又曰邊將憂。月蝕,兵起晉地。熒惑犯之,兵火。填星、太白、辰星犯之,主兵。

南方七宿一百一十度大井宿八星,三十度(一十度五十五分秦之分野),天之南門。黃道之所經,天之亭候,主水衡,法令所取平也。王者用法平,則明而端列。鉞一星,附井之前,主伺淫奢。不欲其明,明與井齊,鉞斧用。日暈,主風雨。日蝕,秦地兇。

月蝕年谷不登。月犯之,斧鉞用。歲星、太白犯守,主秦地兵。辰星入井,在外星進,主兵。星退守井,若角動,色赤主兵,黑主水,黃潤主喜。五星犯井鉞,悉為兵災。

鬼宿五星,二度,大天目也,主視明察奸謀。東北星主積布帛,西南星主積金王,隨變占之。中央為積屍,一曰鐵,主誅斬。鬼星明,五谷不成,不明則民流散。欲其忽忽不明,明則起兵。日蝕月暈,秦地有兵粟貴人民憂。填星熒惑犯之,斧用。太白、辰星守犯,主兵起。犯積屍,貴臣憂。

柳宿八星,十四度少(七度五十六分周之分野)天之廚宰,又主雷雨。日暈,主兵。月暈,周地不安。填星守犯,周地旱太白、辰星守犯,主兵。

星宿七星,七度,一名天都,主兵急盜賊。星明,王道昌。日暈,周地憂。

月蝕,其地饑。月犯守,兵在外,戰,主民饑。歲星守犯,主盜賊起。

張宿六星,十八度(十六度七十一分楚之分野),主珍寶宗廟天廚及賞賚之事。日暈,將相憂。歲星入內,外兵起。熒惑、填星、太白守犯,主兵起。辰星,主水。

翼宿一十二星,十九度少,天之樂府,又主夷狄遠客負海之濱。星明大,則禮樂興,四夷來。動,則夷狄使來。離徙,則天下舉兵。月暈,主士卒逃遁。熒惑、太白、辰星守,兵起。

軫宿四星,十八度半(十二度十二分鄭之分野),主車騎。凡軍出,皆占於軫。日蝕,楚地災。日暈,楚地兵。熒惑填星、辰星、太白犯守,楚地兵起。

諸星占大角一星,在攝提間,赤為兵。

梗河三星,在帝座北,天矛也,主矛鋒,以備不虞。一曰天鋒,主胡兵。

招搖一星,在梗河,北,主胡兵。占其星,芒角變動,則主兵革。

天門二星,在左角南,不見則大兵至。日暈天門,關梁不通,兵起。

庫樓十星,在角宿南,為天庫之府。其六大星庫也,南四星樓也,旁十五星。

三三而聚者柱也,中央四小星街也。星明大。芒角雲氣流星客星幹犯,則兵起。

折威七星,在亢南,主斷軍獄。月犯折威,邊將有棄叛陣。車三星,在氐南,天之革車也。金火守犯,兵革滿野。

騎官二十七星,在氐宿南,天子宿衛騎士之象。五星守犯,主兵。

騎陣將軍一星,騎將也。

車騎三星,在騎官南,總車騎之將,主部陣行列。

西鹹四星,在房宿北,東鹹四星在心宿北,月日五星之道也。月犯東西鹹,有陰謀事。五星犯,有兵起。

積卒十二星,在房宿西南,五營軍士之象。五星入守,天下兵起。月犯天江,有兵強,河津不通。

天雞二星,在狗國北。金星入守,兵大起。

狗國四星,在建星東,主三韓、鮮卑、烏桓、獫狁之屬。五星守犯狗國,外夷有憂。火守,東夷兵起。

左右旗九星,在牽牛北,天之鼓旗,為旌表,主設險備知敵謀。

天壘城十三星,形如貫索,在哭泣南,主鬼方、北夷、丁零、匈奴類,所以候興敗存亡。

斧鉞三星,在八魁西北,主行誅拒難,斬伐奸謀。明若明動,皆為斧鉞角。

北落師門一星,在羽林星西南,主北方蕃落,亦主候兵壘。

壁陣十二星,在室宿南,是羽林之垣壘,主天軍營陣。五星入壘、壁陣,大兵起。

羽林四十五星,三三而聚散,在壘璧之南,主天軍營陣翊衛之象。月犯羽林,兵戈起。五星入羽林,關梁不通,兵起。

天將軍十一星,在婁宿北。中央大星天之大將也,外星吏士也。動搖,主兵起。旗直揚者,隨所擊勝。

左右更五星,在婁宿西,秦爵名也,主牧師之官,牧養牛馬之屬。金火犯守左右更,山澤有兵起。

天街二星,在昴畢間,為陰陽之所分。月犯天街,兵塞道路。金火犯守,兵起。

參旗九星,在參宿西,天弓也。弓弩之候,如弓張則兵起,旗星偃曲也。五星犯參旗,主兵起弓弩用。

狼一星,在參東南,為野將,主侵掠。

弧矢九星,在狼星東南,天弓也。主行陰謀,以備盜賊,常屬天而向狼。

凡諸星不言兵者,不具之,皆以星名所主占之。雲氣彗孛客星流星有幹犯諸星,以其五色星名分野言其禍福。

星變占瑞星四條景星。傳曰:景星者,德星也。《符瑞圖》曰:景星者,大星也,狀如半月,生於晦朔,助月為明。巫鹹曰:景星見,其國昌,文士出。

周伯星。《晉書》曰:周伯星,黃色煌然,所見之國大昌。

含譽星。《孝經援神契》曰:含譽,光曜似彗,其國喜則含譽射之,蠻夷奉貢則含譽射之。天保星。《晉書》曰:天保星者,流星之類,有音如炬火下野雉鳴天保也,所墜之國有喜。隋開皇元年十一月己巳,有流星如炬火燭地:占曰:流星有聲者名曰天保,所墜之處,其國有喜。後九年陳平,天下一統。

妖星十三條天星。傳曰:天,一名覺星,本類彗星,末銳,長四丈或出東北方,主奮爭。《運鬥樞》曰:彗星出東方,名天。甘德曰:天出,其國兇,不可舉事用兵,必有破軍拔城。《天官書》曰:歲星失次,進而東北,三月主天長四丈,餘主銳鉞動。

蚩尤旗星。傳曰:蚩尤旗,類彗,而後曲象旗。或曰赤雲獨見,或曰其色上黃下白。所見之方,下有兵大起。《天官書》曰:蚩尤旗見,則王者討罰四方。

孟康曰:蚩尤旗者,熒惑之積也。唐中宗景龍二年七月,有赤氣亙天,其光燭地,經三日不見。占曰:蚩尤旗也,主暴兵。十一月庚辛,突厥首領婆葛犯塞。

國皇星。傳曰:國皇大而赤,類南極老人星。或曰去地三丈,如炬火,主內寇內難。或曰其下兵起兵強,或曰內外有兵。《春秋考異郵》曰:國皇見,東南兵起。

昭明星。《天官書》曰:照明星,大而白無角,乍上乍下,所出國起兵多變。

孟康曰:昭明星形如三尺機,機上有九彗上向,熒惑之積也。

司危星。《天官書》曰:司危,如太白有角。或曰出西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白。司危出,其下主兵沖不利。孟康曰:星大而有毛,兩角,熒惑之積也。

天讒星。巫鹹曰:彗出西北,如劍,長可四五丈,名天讒。《運鬥樞》曰:彗出西,如劍,長可四丈,名曰天讒,見則兵起。

五殘星。巫鹹曰:五殘星出東方,星狀類辰星,可去地六七丈。《春秋合成圖》曰:蒼彗散為五殘,如辰星出角。五殘者,五分也,為毀敗之兆。《荊州占》曰:大而赤數動,察之而青,為五殘,見則兵起。

六賊星。巫鹹曰:六賊星出正南方,其星去地六丈,大而赤動有光。《天官書》曰:六賊星所出非其方,皆為其下主兵沖不用。

天鋒星。宋均曰:天鋒彗象而形似矛鋒,若見則天下兵起。

長庚星。《天官書》曰:長庚如一匹布著天,見兵起。

枉矢星。《晉書》曰:枉矢,類流星,色蒼黑蛇行,望之如有毛角,長數丈。

見則謀反之兵合射所誅,亦為以亂伐亂。又曰:枉矢黑,軍士不勇:《漢書》曰:秦將亡,項羽救鉅鹿,枉矢西流。枉矢所觸,天下之所伐射滅亡象也。物莫直於矢,令蛇行不能直,枉而不正,以象項羽執政亂也。

天狗星。巫鹹曰:天狗狀如犬奔,星色黃有聲,其止地類狗所墜,望之如火光焰沖天,其上銳其下圓,如數頃田。孟康曰:星有毛,旁有短彗,下有狗形。

郤萌曰:星出,其狀色赤白有光下,即為天狗。《荊州占》曰:流星有光,見人白墜無音,若有足,名天狗。其色白,其中黃,如遺犬狀,主候兵討賊,破軍殺將。

營頭星。司馬彪曰:營頭星者,有雲如環山墜,所謂營頭之星所墮,其下覆軍,流血千里。一曰:流星晝隕為營頭。

客星《天文總論》曰:客星者,非其常有,偶見於天,此天皇大帝之使,以告休咎也。一曰:客星見無常所,或出西,或守東。日多者,事大而禍深;日少者,事微而禍淺。或見而變色芒角,必有謀殺之兆。其色微小,即有陰謀兵亂之事。

各以星色占之。色白者,其分野兵起。有芒角者,其下破軍殺將,侵城奪邑。魏文帝黃初三年九月甲辰,客星見太微左門內。占曰:客星出太微,國有兵。十月,帝南討孫權。是後累有兵殺。

流星流星,天之使也。自上而降曰流,自下而升曰飛。大者曰奔,奔亦流星也。

星大者使大,星小者使小。星聲隆隆者,怒之象也。行疾者期速。行遲者期緩。

大而無光者,眾人之事。小而有光者,貴人之事。大而有光者,其人貴且眾也。

乍明且滅者,成敗也。前大後小者。恐憂也。前小反大者,喜事也。蛇行者,奸也。往疾者,往而不返也。長者,其事長久也。短者,事疾也。流星所墜,其下有兵。無風雲有流星見,良久間乃入,為大風發屋折木。小流星數百,四面行者,眾庚移流之象。流星如甕大者,為有發謀起事。凡圍城而有流星來往,過城或墜城內營壘之中者,軍旅敗散之象。流星從彼敵出來吾軍止,必當有間諜來說吾士卒,夜半或寅時使至。流星有流不止者,不出百八十日,動眾離散。若墜吾軍營中大兇,可以速退軍避之,一雲易將而禳之。流星色青赤,名曰地雁,其所墜者起兵。流星有光青赤長二三丈,名曰天雁,陣中之精華也。其國起兵,將軍,當從星之所向,吉。流星有芒或有聲。

《天文總論》曰:此為怒氣,各以分野占之。色青為憂為饑,赤為兵為旱,黃為喜為土功之事,白為兵為刑罰,黑為疾疫為死為水災。先看休王而占之,各以日辰宿分所屬之國分野論之。流星有光,尾狀如匹布,蒼白色為使,色赤論兵,色黑論死喪。流星甚大,其光照地,色青赤流四傍者,五谷不登。流星犯日,映日而赤色向日而流者,天下不安。唐太宗大歷二年九月乙丑,晝有流星出午沒醜,潯桂州山僚陷州城,逐剌史。眾星流者,陰陽之精、五行之氣形體在下,精曜在上。眾星流者,萬人不安之象。凡眾星並流,將軍舉兵,隨流星所向擊之,勝。

後魏文帝和平元年三月,有流星數十萬西行。三月六日,詔將軍陸真討雍州叛民,破之。

流星犯歲星,《天文總論》曰:其地辱主。

流星犯熒惑。《天文總論》曰:流星沖熒惑,其下君有福慶。若光映熒惑者,鄰國國有奸謀之意,宜謹防之。

流星犯填星,《天文總論》曰:外邦有奸人入國。流星來沖填星,其填星光潤,其分野有福。流星犯填星而色赤,其分野有兵;色黑,其分野有水。

流星犯太白。《天文總論》曰:流星來犯大白,其分野軍弱,無兵起兵。流星來沖太白,太白無光,其軍師有憂。流星潤澤,前後有光,而銳來穿太白,其下君有德令盛行,外若有軍師即還。

飛星。《天文總論》曰:飛星類流星,自下而上曰飛星。《晉書》曰:飛星大如缶,或有星如甕,復皎然白,前卑後高,此謂頓頑。其所從者,多死亡。

奔星。《天文總論》曰:有大流星曰奔,其星所墜,其下有大兵。光跡相連曰流,絕跡而去曰奔。

隕星。《天文總論》曰:隕星如雨,有兵亂起。

彗星。傳曰:彗星所以除穢布新也。《晉書》曰:彗星,所謂掃星,本類星,末類彗,小者類數寸長,或亙大。見則兵起,水火掃除也,除舊布新。有五色,各依五行本精所生。按彗無光,假日而為。先夕見則東指,晨見則西指,在日南北皆隨日光而指。頓挫其芒,或長或短光芒所及為災。《天文總論》曰:兩軍相對,有彗星見,隨彗所指擊之者勝。彗星有行有止,若行者事小,止者事大,各以其分野占之。《荊州占》曰:諸彗出,長三丈以上期一年,四丈以上期三年,十丈以上期五年。凡彗星所幹歷,百日以上期三年,百五十日以上期五年,二百日以上期七年。彗星見則敵國兵起,得本者勝。彗星昏見,其國受災。彗星見久,其災深;見短,其災淺。彗星出,有叛者兵起。其國一日不出一歲,天下大水,其邦尤甚,運鬥樞曰彗星見後曲象旗則王者討伐四方。

孛星。傳曰:孛星者,惡氣所生,為亂兵。以分野言之,主兵滅。

虹霓。武密占曰:虹霓,陰陽之氣,和則為雨露,怒則為風雷,散則為虹霓。

虹者攻也,陰氣攻陽氣也。者嚙也,災氣傷害於物,如有所嚙。一曰:樞星之氣散為虹霓者,鬥之亂精也,鬥失度為之。一曰:陰陽不和交錯之氣,雄曰虹,雌曰霓。雙出色鮮者為虹。暗者為。若攻城,有虹從外入飲城中水城中,主喜;青黑兇,赤白,城陷,大戰流血。虹霓有指者,從外順虹攻之,勝。屈虹入城中,其城可屠。若城上有黃虹貫者,從所指擊之,勝。二屈虹東出,其下有大戰,亡城破軍將死。五虹俱出,兵起,期三年。虹霓似日月暈者,必有破軍,先起者勝。

虹從井中出,或飲井水者,主兵起。

風角占(凡四十條)

凡候風之法:選高迥之地,立五丈竿首,作木書八卦,分四維十二辰,上安三足木鳥。機開轉運,使鳥口銜花,視花搖動,即占之。又法:以雞羽八兩,為葆系於竿首,候羽葆平直,即占之。

災祥吉祥之風:日色清明,風氣和緩,從歲月日時德並德合,或乘生氣而來,人心悅順,是為吉祥,主德令下施之應。德者陽德自處,謂丙戌庚子為陽。假如甲日巳德在甲也。陰德在陽,謂乙德在庚,丁德在壬,己德在甲,辛德在丙,癸德在戊,為德合。其有王氣者,隨四時王方也。

兇滅之風:日色白濁,天氣昏寒,共耳叫怒而揚沙,秉刑殺而暴至,發屋折木,詳五音而定兇災,起止刑沖定八方而知善惡,後皆明格矣。

五音之法:一言土,三言火,五言水,七言金,九言木。子午庚,醜未辛,寅申戊,卯酉己,辰戌丙,巳亥丁。假令甲子金從甲數至庚得七,即納音是金也。

假令乙數至辛得七,即納音是金也。此乃大撓五音,配五行之音。它仿此以求之。

地有配十二辰屬五音之法:子為陽宮,午為陰宮,醜寅為陽徵,未申為陰徵,卯為陽羽,酉為陰羽,辰為陽商,戌為陰商,巳為陽角,亥為陰角。

鳴條以上怒風起止,皆詳其五音,與日辰刑殺,五墓五行相生相克,而言吉兇。其下主客之法:即以日辰所得納音五行是客,時下十二辰與風所來方為主人,則可定主客勝負。假令甲子日,納音是金,商為客也,時加巳時亥時,此時是木角,為主人。金克木,客勝主人。餘皆仿此。

凡年月日時,四殺五墓上,天氣白濁昏塞,皆為兇風。其日三刑最急,坐不及起,有賊暴至。若行,即防有伏兵。歲月日時三刑者: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未刑醜,醜刑戌,戌刑未,子刑卯,卯刑子。己上為三刑。寅午戌殺在醜,亥卯未殺在戌,申子辰殺在未,己酉醜殺在辰。己上為四殺。木墓在未,火墓在戌,水土墓在辰,金墓在醜。己上為五墓。

凡年月日時,三刑四殺五墓之風,天色白濁昏寒,興兵動眾。見此須急準備賊兵奔沖侵掠,嚴整武備。

八節日占八節之日,風乘王卦而來為吉風。立春日風從艮來,春分日風從震來,立夏日風從巽來,夏至日風從離來,立秋日風從坤來,秋分日風從兌來,立冬日風從乾來,冬至日風從坎來,皆乘王卦。

六情之日申子日貪狼。北方水,水生於申,盛於子。性觸地而行,觸物而潤,多所好而貪,故曰貪狼。

亥卯日陰賊。東方木,木生於亥,盛於卯。木性受水氣而生,貫地而出,故為怒;以陰賊氣害木,故為陰賊。貪狼必待陰賊而後動,陰賊必待貪狼而後用。

二陰並行,故王者忌子卯也。

寅午日廉正。南方火,火生於寅,盛於午。火性猛烈,無所容受,故為惡。

其氣精勇嚴整,故日廉正。

巳酉日寬大。西方金,金生於巳,盛於酉。金之為物,喜以利刃加萬物刃,所加無不寬大,故曰寬大。

辰未日奸邪。上方之情,樂東與北也。陽氣所萌,故為上方。辰窮水也,未窮木也。木落歸本,水流末,故木利在未,水利在辰,盛衰各得其所也。水窮則無隙不入,木窮則旁行,故曰奸邪。

戌醜日公正。下方南與西也。陰氣所萌,故為下方。戌窮火也,醜窮金也。

金剛火強,各歸其鄉,故火利午,金利酉。酉午,金火之盛也。盛時受利,至窮無所歸,故曰衰也。火性無形,金性方剛,故曰公正。

凡寅午己酉醜戌日,風和緩而來,日色清明,皆為吉風,主恩令慶賀。申子亥卯辰未日,皆為兇風,主貪掠陰謀奸詐。又看風來地位,以日時支幹五行數言之,王相賊多,休囚賊少。

觀風察將凡風勢隆隆,如車如雷如擊鼓聲者,謂之宮風,其將寬和而有信。風勢如金如石相敵,如擊金聲雜佩和響者,謂之商風,其將威猛而好殺。風勢肅肅習習,如動林木者,謂之角風,其將仁恕,不可詐欺。風勢如奔馬,大焱掣裂者,謂之徵風,其將猛烈難與爭。風勢如流水揚波激氣相雜者,謂之羽風,其將貪暴,多奸詐。

主客慮氏曰:兩軍相當,陳師原野,未知主客勝負如何者,以先舉為客,後應為主。常以所占時與來方為主,其日納音為客。若時與來方能制納音,主勝。若納音制師與來方者,客勝。若相生者,為比和,不戰。常以地十二位分之。

子為陽宮,午為陰宮,屬土。醜寅為陽徵,未申為陰徵,屬火。卯為陽羽,酉為陰羽,屬水。辰為陽商,戍為陰商,屬金。巳為陽角,亥為陰角,屬木。王時亦然,皆屬主命。假令壬子、癸丑、壬午、癸未、戊辰、己巳、戊戌、己亥、庚寅、辛卯、庚申、辛酉木,皆屬角日,為客,軍命在木。若風從辰戌,商位上來,時加辰戌者,謂辰戌金能制木,皆主軍勝,客軍散。若風從子午宮上來,時加子午宮屬土,時與風來方屬土。納音是木,能制土,客軍勝,主軍敗,攻城得捷,邊城陷。若納音是木,風從卯酉羽上來,或從醜未寅申徵上來,皆為相生,兩軍和解。

李淳風曰:兩敵相當,先分八卦,以察主客勝負。若風從西北乾上或正北坎上或東北艮上來,宜先舉為客勝,後應為主敗。若從正東震上或東南巽上或正南離上來者,利後舉主勝,先舉為客敗。若從西南坤上來者,主有謀不成,兩不利。

若從正西兌上來者,客有伏兵,主宜設備,否則大敗。

用兵勝負謝臨曰:初出軍日,風從後來,沖霧決雲,人雄馬嘶,旌旗如舉勢指敵方,鼓角聲清而震響,君臣對問以調和,必獲全勝,以建大功。若從傍來,而前向者得天人之助,獲敵糧儲,敵來降我。若初出軍日,風從五音相生位上來,天色清明,人馬奔逸,上下歡心,風氣調暢,軍行勝健捷,將成大功。

假令巳亥角日,風從卯酉羽上來,此名母來翊子。風從醜未寅申徵上來,此名子來扶母。出軍當勝,有功。須天色清明,風勢和緩者,兵捷。天氣昏濁,風勢寒色,塵土蓬勃者,即有戰傷。

若入敵境經要害過城壘之處,三日內有風雨雷霆從我軍上去入賊境,有威怒之勢,為天助我軍,行克城池,獲金玉,蓋得龍虎助軍之象,謂雲從龍風從虎也。

若平安之時,風雲相交,即雨至。若用兵之時,龍虎相交,即急戰。風為主,雲為客。若風勢緊大,雲氣小薄者,主勝客負。若雲色濃厚,來勢且急,風勢微弱,不能震怒者,客勝主負。

謝臨曰:初出軍,及三日內行,次風勢蓬勃逆來沖我旗難舉,人聲怯馬不嘶,從後或從傍起,吹沙觸塵,人馬行過步回視無跡者,此名鬼風,軍必敗。若出軍三日內,急風甚雨,威不能振者,軍必大敗。若天氣沉昏,風聲錯亂,或久陰不雨,皆為下謀上,宜設畫以順天意。若出軍日頓無風,草木不動者,賊不可得。

若初立牙旗日,飄風驟來,牙旗摧折,旗幡繞竿者,此為不順天時,上將死。若軍行旗幡指後者,三軍敗,戰將死。若半道逢賊分軍兩向,或戰或往,風來逆吹旗幡卻飛不進者,大敗。若旗幟繞竿或下垂者,交戰將死。若營陣既成,旗鼓初張,有暴風卒來相掩,軍慕傾、旗幡折、林木推倒者,此為惡兆,主將失位,軍人叛散。若風雨逆來不沾衣者,此名泣軍,師徒大敗。若交戰,風雨驟來者,此名洗屍,戰士大敗。

中國伐夷張衡曰:欲知中國將伐四夷者,當候四季受角之日戊辰、戊戌、癸丑、癸未,為角日。日中、半夜,風勢急緊,從四季上來,謂四季屬土。土畏木,今日角,木克土,故知中國將伐四夷也。當以風止之處知所伐之地。

假令風止辰,伐東夷;止未,伐南蠻;止戌,伐西戎;止醜,伐北狄。若風止,有雨。景色溫和,即不行。若四季受宮之日,丙辰、丙戌、辛未、辛丑未受宮日,風從巳酉上來,或四季上來,皆外兵欲降,不為惡。若四季日,風從巳酉上來,皆賊兵解散。若風勢和緩,天色溫和,為不來;寒克,即來。

風攻旋射慮氏曰:若敵城相近,攻擊未克,風從敵上射我軍,經日不絕,止而復起,數日如此者,賊有伏兵欲來襲我,或賊救兵將至。宜整兵戈,待便克之,當得賊城池財寶。若軍行敵境,下營才定,未逢戰者,晝夜有急風來射我軍,雲氣奔速,乍西乍東,急防賊兵過我營寨。宜按隊屯兵,攻其不意。若旋風入營,昏塵蔽天,弋倒幕傾者,宜急設備,以防不虞。若旋風吹物上天,人皆恐怖,宜防軍中有人與賊連謀,順天時,撫將校,犒士卒,則禍去災除。若與敵相守,營寨相近,旋風歷城者,隨其所有賊宜設兵備之。或雲氣旋風從外入敵城者,從入處宜攻,必克。

營寨警悉李淳風曰:兩軍相近,各有城寨相守,經時勝負未決者,當以風勢察之。若風從歲月日時刑上來(假令子年十一月子日夜半有風從卯上來者是。仿此),勢遲緩者,宜秣馬利兵,急設警備,以防賊至,必有大戰;若勢急速,乍起乍止當有狂賊,逢小戰。若兩軍相守未擊,忽有風從賊方上來初則起塵蓬勃,及至我軍之上,勢低小高索不緊者,其賊住十里外,兵不交鋒,各無相戰。

敵城相陷李淳風曰:角日風從子午上來,時交日中、夜半,其勢迅烈至寒克者,城必陷;若從角上來,勢號怒發折木者,敵兵將至,宜避;若從亥子上來,夜發晝止,大寒,夜必有賊攻其城寨。凡羽日大風寒克,日色昏沉,宜有兵圍城寨、客勝主不利。若貪狼奸邪日風從陰賊上來,或商角日天氣昏寒,與歲月日時刑相會者,急賊至角日宮時大風擊怒者,其城破。

京房曰:寬大廉正之日,風從巳酉上來,天氣溫和者,敵兵退散;四激上來者,敵兵自退。四激者,春戌夏醜秋辰冬未是也。寬大受商之日,風從醜未上來連三日者,主客軍退散。商風起墓中來,不利客,客退。一曰:受商之日,風從酉上來,連三日天色清明,大軍皆起。又寬大之日,時加寬大,風從巳酉上來,止於巳酉時,群賊皆散。若寬大日,風從巳酉上來,夜起晝止者,主眾賊皆未散。

若晝風夜止,天氣溫和,上下同心解散。若天色陰寒,亦未解。

夷兵犯塞京房曰:欲知夷兵犯塞,當視四季受羽受宮之日。時當日中、夜半,風勢號怒兼帶刑殺者,當有夷兵犯塞。乙丑、乙未、庚辰、庚戌,為受商之日。壬辰、壬戌丁未、丁丑,為受羽之日。丙戌、丙辰、辛未、辛丑,為受宮之日。其日風從四季辰戌醜未上來,時加日中、夜半,或申子亥卯上來,其勢急速者,有夷兵侵界。晝伏夜行,風勢寒濁者,必成也。

李淳風曰:壬辰為夷,乙未為蠻,壬戌為戎,乙丑為狄。其日若風從申子亥卯辰未上來,勢寒克者,當有寇入境。若壬辰、壬子、壬戌、壬申日風從申子亥卯上來,其勢急者,有外寇與夷狄兵同侵中國。若四季上來,發屋折木,北及三日,主客軍入界。若商日,風從陰賊上來,主賊自殺其主。若陰賊日,風從亥卯上來,其勢寒克,賊自殺。

軍城吉兇李淳風曰:欲知軍城吉兇,當視諸角日有風折木,從醜寅陽徵上來,連三日者,城中主軍勝,客軍散,其將死。城中人力少者,客軍退,城中蘇息。又五音逐日風起時及地位五音克日辰納音者,主軍勝,客軍敗。如純有徵風起,在徵月寬大時,則客軍急退之象。

假令甲子日屬土為客,時加寅申,風從陽徵上來者,火為主,火起制金,為主制客,則主軍勝,客軍敗若甲子受金之日,風從巳亥上來,時加巳亥屬木,金能制木,為客制主,則客軍勝,主軍敗。又寅日風起於寅,此名純徵日,時加巳酉為寬大時,有風卒起,為客軍急退之象。

李淳風曰:凡軍營久相固守。及初下營後擬為攻卻未定,或有八難風生者,亟須回避。若賊攻城,城必下風起時其狀偏歷八方,周旋不定,折木發屋,吹塵不解蔽天,城可屠,宜預設備防之。其風止,則令弱兵先退,奇兵漸進,以強馬向敵,作陳而回之。若城內忽有強風起,勢大惡,倒弋驚人,宜嚴警備。若旋風入營,天色昏暗,吹帛向空,人皆見之者,其軍不利,宜祭天地,良將預知,故順天時,撫士卒,勞軍伍,則災消。

風來知賊數李淳風曰:欲知賊數多少者,視風所來之門為月期所乘,辰為黑道,以止發時支幹為人數,乘王相則數倍,乘休囚則減數。

假令風從坎上來,起夜半止日中者,坎居子位,建子為十一月,子數九,其賊當以十一月來,住九百里或九十里,內賊九人或九十人九百人。王氣十倍,相氣五倍,休廢如數。支幹數甲己子午各九,乙庚醜未各八,丙辛寅申各七,丁壬卯酉各六,戊癸辰戌各五,巳亥各四。日辰王相十倍,休廢如數,囚死減半。若大國兵臨未陣則言萬數,中邦言千數,邊寇言百數,各以大小論之也。

伏兵京房曰:暴風忽起,昏塵蔽天,堅葉茂條皆落起於三刑五墓之上者,宜防前後,當有伏兵。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