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王長编辑

真人王長,不知何所人也,從張正一真人學。真人往雲錦山,散群弟子,惟王長習天文,通黄老,留侍左右。長遂負書行歌,同真人往雲錦山,日侍真人。服丹戰鬼,積行累功,後於渠亭山,真人一日指長曰:惟爾累世種善,宿有仙骨,可與成就矣。遂盡得真人九鼎之要,白日飛昇。

趙昇编辑

真人趙昇號鹿堂子,不知何所人也。始,張正一真人在蜀,昇不遠千里而來,願執弟子禮。真人試以難者七事,而昇終始如一。第七試因取桃,同王長投谷中,見真人坐瓊林寶帳,遂拜授神丹寶經。後事真人功行滿備,白日昇天。

臣道一曰:趙昇不遠千里而求師,守一誠而不變,志於道,亡其身,忍辱含垢,堅節礪操,卒能得明師之旨,授參道德之玄微,積行累功,煉形輕舉。觀其志、其與傳先生之穿盤石不殊。後之學仙者,真可為軌範也。道德經曰:強行者有志。其斯之謂夫。

張衡编辑

嗣師張衡字靈真,張正一真人長子也一云字子平,頗精元象,學道。繼出,仕漢為隴西刺史,遷侍中。少博學,隱居不仕,有大名於天下。時帝聞其有道,徵為黄門侍郎,不就。不關世務,吐納不食。於漢靈帝光和二年己未正月二十三日,以真人之法付子。師與妻盧氏得道陽平山,白日飛昇。

張魯编辑

系師張魯字公期漢書載字公旗,嗣師長子也。.好道,守真人之法。仕漢,歷典農校尉、安民中郎將、漢中南鄭二郡太守。後隱身學道,以符法治病,致米一斗,疾苦立愈。久之,積米鉅萬。魏王聞之,遣使統兵來討。弟子告師,師曰:慎勿為懼。遂同弟子登嶺而望,見兵馬四合,師以手版畫地成河,怒濤洶湧,下臨不測,兵不得度。使者復統水師至岸,師又以手版畫其河中,輒出一峰,高千餘丈,兵不能進。使者回,具述其事一云:建安中,曹操擅權,將不利於漢室,魯憤力不能討操,遂擁兵據守。後王建伯蜀,封魯為扶義公,正以此也。魏王遣使追謝,資印綬拜為樑益二州刺史、鎮南將軍,封聞中侯,食邑三萬戶。師固辭不受,謂使者曰:吾修道之士,世慕沖舉。今裂地之封,非所願也,請還印綬,無復再來。後修煉,白日乘龍昇天一云魯於太白南峰解化,葬在褒城縣南。後姜維屯軍蜀西山,與魯相見,在天霧中,良久失之。師有弟二人,長日衛,次日傀。衛歷招義將軍,好道,於嘉陵飛昇。傀歷南郡太守,棄官學道,久之,白日飛昇。

張滋编辑

張滋《漢書》名富字元微,系師長子也。闢丞相緣,給事黄門侍郎,歷漢中太守,封昌亭侯。久之,得道屍解而去。四弟,曰永,日盛,日溢,曰巨。永字齡宗,歷奉車都尉議郎,封樓亭侯,得道屍解。盛字元宗,歷奉車都尉、散騎侍郎,封都亭侯。嘗喟然歎曰:吾先世教法,常以長子傳授,而諸兄皆不娶,可使至此遂無傳乎?西晉永嘉中,夜望大江之束有瑞氣徹天,謂其妻曰:是可成吾丹矣。乃棄官南遊,至鄱陽郡望之,曰:近矣。即山行五日,至一處山嶺,秀麗登無,喜曰:吾得之矣。山頂有真人丹穴井鼇存焉,乃昔日煉丹修養之地,遂就其井穴左右結廬。居一年,盧氏來尋之,遂與同居此山,得一子一云盧氏攙一子自蜀來,處之山下,居九年,丹成,一日屍解而去,人呼其為龍虎。子孫多居山之東北。溢字立宗,仕歷牙門.將軍、駙馬都尉、討寇將軍、漢中南鄭太守、聞中侯。久之,得道屍解。巨字儒宗,仕歷侍御史、安南正參義陽太守。久之,得道屍解。一云第四弟盛,第五弟溢,第六弟巨,第七弟夢得字文宗,歷諫議大夫。宗正得道屍解。今臨貿白霞觀有大寵山。寵山,世傳天師四代孫煉丹得道處。宋朝陶弼有詩云,羽客朝元地,遺壇古樹中。煉成丹寵在,騎去鶴巢空。印篆從天賜,符書與道通。當時真一氣,鬆桂夜來風。

張昭成编辑

張昭成字道融,盛之長子也。學道不懈,每端坐室中,出神數百里外,能馴虎豹。年一百十九歲卒,而屍溫溫如生。既葬,塚上生菌數千。一日,居人見鶴穿墓而出,有彩雲盛之。後開墓視之,唯冠履在焉。一云晉初得道,至成帝鹹康年中仙去。

張椒编辑

張椒字德馨,道融長子也。得真人治鬼之法,以真人所授諸階祕錄傳度世人。晉帝累徵不起。得道,百餘歲,告別門弟子,道然而化。

張仲回编辑

張仲回字德昌,德馨之長子也。傳授父法,能闢穀,日行數百里。後入蜀山不歸,不知所終。

張迥编辑

張迥字彥超,德昌之長子也。幼年得道,美豐姿,善裁鑒,日列真人諸階品錄,於爭室中嚴奉,六時香火,終身無息。治病驅邪,無不安愈,世人仰之。年九十而卒一云齊太祖召赴闕。

張符编辑

張符字德信,彥超之長子。好道,傳守真人之法,年九十二歲而卒。

張子祥编辑

張子祥字鱗伯,德信之長子。博覽諸經,究探今古。襲儒衣冠,仕隋,歷洛陽尉。未幾棄官,與妻子退隱龍虎山一云嘗自歎曰:隋雖混一海內,亂將不久。遂羅,不復仕。從學者數百人,志在修養,顏容益少,常若二十歲人。能吐腹中丹,置掌中骯弄,或夜投器中,光芒穿屋,乃復吞之。久之得道,,年一百二歲一云百二十歲而卒。舉棺甚輕,葬之夕,墓忽有穴。其塚開,視所存,唯衣服爾。

張通编辑

張通一云下字犯宋朝口諱字仲達,鱗伯之長子。傳守真人之法,常閉戶不出四十年,妻子非時不見。久之得道,年九十七歲而卒。經數月入棺,屍竟不壤。通高順皆犯祖名,未詳其故。

張仲常编辑

張仲常字德潤,仲達之長子。通覽儒書,亦有神異。唐高宗召至闕,潛歸,歎曰:吾幾落世網。學道於家,傳守真人之法,能分形變化,嘗推甕於室中,與妻茹葷飲酒,夜醉於甕傍,吐其中,經日不壞。年九十八歲卒。一云日埋甕於室中,對妻子茹葷飲酒,夜發甕,皆在甕中,經日不壤。

張光编辑

張光字德昭,德潤之長子,少傳授真人之法,久之棄妻,與次子悟入山修行二十餘載,乃出見其妻,又同處五年。後終於家,年一百二歲。而悟亦能闢穀。

張慈正编辑

張慈正字子明,德昭之長子。博學群書,最精於易,從學者百餘人。久之,學道隱山,與妻子不相見。傳守真人之法,歲以三元傳度諸階祕錄,四方歸之。所積法信,備荒歲以助貧乏之士,亦能,煆煉黄白之法。百餘歲卒於山中,空中有仙樂隱隱焉。一云能以藥點瓦為金銀,鍛成器,投水中,火過而復為瓦。

張高编辑

張高字士龍一云字士隆;後避唐玄宗諱改士龍,子明長子也。學道守真人之法,飲酒至一石而不醉。唐明皇召見於京師,置壇受錄,降賜金帛,仍免租稅,冊封漢祖天師之號。肅宗降香建醮,親灑宸翰以贊天師。貞元中,降供養。供養金鍍銀香爐、香合、徘羅梢金帕及黄複器物。年九十一歲卒家。

張應韶编辑

張應韶字治鳳,士龍之長子。博學經典,後隱山中闢穀,能百日不食。與妻子躬耕,能吹鐵笛,數裏外聞之。一日告其子曰:吾世傳真人之教,功及於人多矣。吾今垂年,汝當傳守。言訖,兀然端坐,暝目而化,年九十九。

張順编辑

張順字仲孚一云中孚,治鳳之長子。少事母孝,曰:不孝不忠而欲學道求仙,是猶捨舟楫而涉大川也。仕為本縣貴水尉,後棄官並妻子,結茅以居。年八十七歲,童顏皓齒,不疾而化。

張士元编辑

張士元字仲良,仲孚之長子。少博習群書,年四十餘始學道。習夜坐,久之能通臂上下,出入如飛。以符法傳人、治病,能種桃李,頃刻而實。時君聞其有道,屢以美官徵之,固辭不起。終於家,年九十二。

張修编辑

張修字德真,仲良之長子。為人質樸,常衣布素,不喜華飾。與妻耕於野,不與鄉人交通。歲以符法傳人、治病,應時而驗。所得法信,皆施貧士,甘於寂寞,無所貪慕。先二年,自營墳郭,曰:吾二年當去。至期乃沐浴更衣,端坐而化,時年八十五歲。《靈驗記》云:劉遷者,江西大賈。詣十九世天師傳授都功法線,明年卒於金陵,兩夕而蘇,雲:冥官所追,忽有金光自天而下,黄衣使者乘空而至,執素簡讀曰:劉遷身佩正一線,名在上天,非地司所籍。大限既足,可延三十年。由是披褐修道,入龍虎山師奉天師焉。

張諶编辑

張諶字子堅,德真之長子。博學,為當時通儒,攻草隸。晚年好道,能闢穀一云唐文宗召見,賜官不受而歸。懿宗鹹通中,降金建醮。一日三飲,大醉而化,年一百餘歲。

張秉一编辑

張秉一一云彥恭字溫甫,子堅之長子。母初夢金一作巨龜入腹,覺而有孕。少年學道,能洞窺牆壁外。嘗累千金,遇兇年市穀救施貧乏。年九十二歲,一日語妻曰:吾死後地震則斂而葬之。言訖,乃正坐執簡而化。七日果地震,乃斂而葬焉,體尚溫而不壞。

張善编辑

張善字元長,溫甫之長子。幼不茹葷,長好道,遊歷名山大川,二十年方還。即不出戶,深有內養。年八十七歲而終一云八十一。

張季文编辑

張季文字仲歸。元長之子。歲以諸階祕線傳度弟子之能修行者,用符水治病立愈。年八十七歲而卒。

張正隨编辑

張正隨字寶神,仲歸長子也。為人質直淳樸,不與俗人交,遇諸途,則趨而避之。歲以傳度法信救施貧乏,雖家貧而不顧。年八十七歲而終,追封真靜先生。

張乾曜编辑

張乾曜,寶神之長子也。好道,守掌真人之教法《會要》云:大中祥符八年,召信州道士張乾曜,於京師上清宮置壇,傳錄度人。宋仁宗聞其有道,天聖八年五月召赴闕,賜澄素先生之號。上問以飛昇之事,沉吟久之,對曰:此非可以輔政教也。上嘉之。又問幾子,對以長子傳道,次業儒。遂以次子見素為將,作監主簿,見素雖仕,而志尤慕道,以衛尉寺丞休官,隱居鄱陽束湖,至今子孫家焉。

張嗣宗编辑

張嗣宗,澄素先生之長子。襲真人之教,傳度祕錄。得吐納之法,年七十容貌如童孩,年八十一歲而卒。封虛白先生。《會要》云:至和三年八月,賜號沖靜先生。

張象中编辑

張象中字拱辰,虛白先生之長子。七歲賜紫,承襲。一云年十三,穎慧非常,博通經史,尤有道衛。宋仁宗召見,賜坐,諮問道法甚妙,特賜紫衣,親灑宸翰以鎮福庭,復賜束帛金器。自後朝廷寵責薦至師承襲真人之教,終身不怠。

張敦復编辑

張敦復字延之,拱辰長子。少儒服,有聲場屋,後以嫡子承正一二十八世,丕闡祖風,四方宗之。年五十三而卒,追封葆光先生。

張景端编辑

張景端字子仁,乃二十四代之後,名迪,第五子也。好道,承襲真人之教。年三十一歲一云五十二歲卒,追封葆真先生。

張繼先编辑

張繼先字遵正,乃二十六代之後。宣教郎、臨川知縣,名處仁,字德玄,第二子也。九歲承襲真人之教。宋徽宗崇寧以來,凡四召至闕,賜號虛靜先生,視秩中散大夫。初,神宗以真人印文陽平治都功印凡六字用崑玉刻之,藏於三清儲祥宮法從庫,將以界有道者。至是,以賜繼先。已而進封真人為正一靜應顯佑真君,仍詔有司就國之束建下院以居之,賜額日崇道。又賜縉錢,修龍虎山上清宮,撥步口莊五萬以飯其衆,改賜上清正一宮額,追封其祖及父先生號,度其祖母陳氏、馮氏,妹葆真皆為道士,建真觀以居之。復用澄素先生例,官其兄紹先假將仕郎,恩責甚厚。先生志在沖淡,引辭以歸。嘗作靜通庵於上清宮後,為心齋坐忘之所,又因祖師雲錦山龍虎丹竈而修煉焉。瑞彩祥光,昭一耀山谷,有降祥堂、濯鼎池,遺邇猶存。後著心說及大道歌,以貽於世。丁未,年三十六歲,欽宗詔赴闕,至泗州解化。己酉年冬,赴杭州薜門下生日齋。是年大盜入境,先生預告衆而去。至今道倡往還,多見在羅浮、西蜀,隱顯不定雲。一云戊申六月,先生與河東張統制自京師回,至泗州吁貽織舟稅亭,小不快,飲湯一杯,便化去,身如蠟色。延昌觀道士請屍安葬,稅官不從,葉葬於官地,張侯實主其事。後張得旨取劉文口起,具言儀真會信州張久中敦武道其事,久中雲:是時天師來死於此江,口有仙墓存焉。未幾,有人自歸州來,附天師謝張侯書,乃知不死。復有人見在惠州羅浮者。

張時修编辑

張時修字朝英,虛白先生之後也。素習儒術,累舉不第,乃恬然靜退,志慕修煉。以虛靜不娶無嗣,衆推承襲。年六十一歲,於龍虎故居解化。

張守真编辑

張守真字遵一,朝英長子也。母昊氏,嘗夢界以仙果,曰:汝食之,生子當主陽平治都功印。生而純素守靜,長而寡慾。宋紹興十年庚申,承襲世教。每歲三元傳度,四方輻奏,除邪誠毒,道化盛行。二十九年二月七日,高宗賜號正應先生。孝宗乾道六年十月十三日,高宗召命。十一月十三日,詔赴德壽宮,館於養魚莊。越三日引見,賜坐,諮訪道法,甚款。十九日,孝宗召見,賜坐,賜金錫齋,退就館舍,錫責頻蕃。十二月十九日,高宗命醮月臺,所檮有異應。越明年,復召見。以上清三洞諸品寶錄,流傳寢久,乃錫金委道錄院鏝木成書,就延祥觀傳度,且命以其版歸,及賜象簡景震劍並手書陰符經以界之。先生既歸林下,鯈然自得,不以世俗介意。每雲:嘗收兄虛靜先生書,有川蜀之約,吾將往遊焉。於淳熙三年十月三十日,無疾羽解。

張伯璟编辑

張伯璟字德瑩,正應先生長子也。儀冠軒偉,豐玉枕,美鬚髯,人皆謂有正一之風。宋孝宗乾道中,侍正應先生赴召,高宗賜坐賜齋,御筆更名景淵。又見南內,宣演道法,甚嘉納焉。越月,高宗命正應大醮月臺,正應以景淵隸其事,每獲殊應,上加錫責併賜象簡以歸。遂掌三元之教符錄,受者尤盛。初,皇子魏王鎮明州,以玉壇召師,相得尤厚。一日遣人薦來邀近,忽謂其徒曰:人問之寵雖至,然吾自有仙期,不可爽矣。遂隱几而化。

張慶先编辑

張慶先字紹祖,德瑩嫡子也。慶先未生時,德瑩嘗鞠幼弟嗣先為子,既而攝祖教。慶先降世,天姿閑雅,賦性簡默,蓋如列子之居鄭圃,時人無知者。久而聲名方馨,神異煥發,道俗宗嚮,不謀同辭曰:真正一先生之裔也。遂嗚於有司,以宋寧宗嘉泰元年辛酉五月正,襲三十四代之位。三元傳錄,奉香火者雲至。師常以真純自守,儉素居家,慈仁接物。見貧乏寒棲之士,尤加惻隱而蜩濟之。無他嗜好,惟喜飲,而不為酒困。至嘉定二年下元開壇,越七日,有銻袍幅巾之士,神風偉岸,類有道者。衆莫請其所從來,師一見之,開樽下榻,如平生歡。既別,猶附耳語,移時乃去。師自是焚香絕粒,不交人事。家人意其蟬蛻有日,請遺法訣,閥而不言。至是月二十九日晨興,盥櫛如平時,偷然宴坐而逝。

張可大编辑

張可大字子賢,乃正應先生第二子,伯璃之孫,仁靜先生天麟之次子也。初,景淵羽化時,伯璃嘗攝三十四代事。至慶先羽化,嫡子成大幼,天麟復攝行三十五代教法,嘗被宋寧宗召,賜號仁靜先生。未幾,成大早化,遂以可大為慶先後。理宗紹定三年,仁靜仙去,可大年方十三,正承三十五代之教。豐神秀異,性識不凡。四方參受法錄者,動數萬計,道化盛行。端平三年,奉聖旨賜錢,重刊先朝元賜錄板。嘉熙二年,加封正一靜應顯佑真君。助法、嗚山、玉泉、龍井之神,鹹加封焉。三年四月,奉聖旨召赴行都,退潮檮雨、禳蝗保邊,鹹有感格。七月,召見,賜坐賜齋,賜號觀妙先生。褒嘉甚至,錫責便蕃,仍賜錢重興先朝元賜真懿觀,俾為母子同居之地,錫以土田,免其租賦。御書觀額及真風之殿、紫微之閣以賜,又賜扇一握,親灑宸翰曰:神與道而為一,天與人而相連,苟精守以專密,必駕景而凌姻。先生又為助法、嗚山、玉泉、龍井之神請於朝,鹹加封爵。自是簡眷愈隆,時有宣賜,降香建醮無虛歲,每檮輒應。至寶祐二年,復奉聖旨,召赴行在,住持龍翔宮。以親老故辭,準劫,提舉三山符錄兼御前諸宮觀教門公事、主領龍翔宮事,至今遙領。自是既得請,有逍遙物外之志。景定三年,乃以教法授次子宗演,具表奏聞。至四月初十日羽解,上與東宮各有賜賻。至座劍,宣賜尤厚。丞相江萬里為撰碑銘。

歷世真仙體道通鑑卷之十九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