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世真仙體道通鑑/7

目錄 歷世真仙體道通鑑
◀上一卷 卷七 下一卷▶


董仲君编辑

董仲君者,臨淮人也。少行氣煉形,年百餘歲不老。常見誣擊獄,佯死,臭爛生蟲。獄家舉出,而後復生,屍解而去。

車子侯编辑

車子侯,扶風人也。漢武帝愛其清靜,稍遷其位至侍中。一朝語家雲:我今補仙官,此春當去,至夏中當暫還,少時復去。果如其言。武帝思之,乃作歌曰:嘉幽蘭兮延秀,蕈妖淫兮中臧;日斐斐兮麗景,風徘徊兮流芳。皇天兮無慧,至人逝兮仙鄉。天路遠兮無期,不覺涕下兮沾裳。

王興编辑

王興者,陽城人也。常居宛谷中,本凡民不知,無學道之意也。漢武帝元封二年正月甲子,上嵩高山,登大虞石起道宮,使董仲君、束方朔等齋潔思神。忽見仙人長及二丈餘,耳出頭頂,下垂至肩,武帝禮而問之,仙人曰:吾九疑山人也,聞中嶽石山莒蒲一寸九節,服之可以長生,故來採之。言訖,忽失所在。武帝顧謂侍臣曰:彼非學道服食之徒也,恐是中嶽之神,以此諭朕耳。乃採莒蒲服之二年,武帝性好熱食,服莒蒲,每食熱,輒煩悶不快,乃止。時從官亦多服之,然莫能持久,惟王興聞仙人服莒蒲之言,乃採服之不息。後為蒲江主簿,聞縣境有神仙靈化,每瞻望雲際,歸心達誠,遂罷官,隱於秋長山,即二十二化也。下有洞穴,中有千歲金蟾。古老相傳,有見之者當即得道。又有瓊花木,在山之頂,徑八九尺,葉若白檀,終冬常茂,雲此木花開即有於此昇天得道者。花如芙蓉,香聞數裏。興居此山,存神抱一,吸景內修。又以乘龍躡紀之道,九載修煉。忽有瓊花吐艷,又見金蟾跳躍,引入洞中,遇金液之丹,拜而服之。後雲車迎之,白日昇天。後人因興得道,遂相傳為主簿化。

壽光侯编辑

壽光侯者,能劾百鬼衆魅,令自縛見形。其鄉人有婦為魅所病,侯為劾之,得大蛇數丈死於門外。又有神樹,人止者輒死,烏過必墜。侯復劾之,樹盛夏枯落,見大蛇長七八丈,懸死其問。漢武帝聞而召見,乃試問之曰:吾殿下夜半後,常有數人絳衣被髮,持火相隨,豈能劾之乎?曰:此小怪,易消爾。帝偽使三人為之,侯劾三人,登時僕地無氣,帝大驚,曰:非魅也,朕相試耳。解之而甦。

衛叔卿编辑

衛叔卿者,服雲母得仙,漢武帝天漢二年八月壬辰,老君復遣衛叔卿來見帝。時帝閑居殿上,忽見羽衣星冠,乘雲車、駕白鹿而至,帝驚問為誰,答曰:中山衛叔卿也。帝曰:子若是中山之民,乃朕臣也,可前共語。叔卿忽焉不知所在。帝甚悔恨,即遺樑伯至中山求之,不得見,但將其子度世還見帝,帝問雲:汝父今在何所?對曰:臣父少好道,不交人事,委家而去已四十五年,雲當入華山也。帝復遣樑伯與度世共之華山尋之,至絕巖之下,望見叔卿與數人博戲於巖上,紫雲覆之,白玉為狀。又有數仙人持僮節立其後。度世望而再拜,叔卿曰:汝何為來?度世曰:帝甚恨前日倉卒不得與父言,今故遣使者樑伯與度世共來,願更得見父也。叔卿曰:我前為太上所遣,欲告帝以大災之期及救危厄之法,國祚可延。而帝乃驕慢自貴,不識真道,是以去耳。今當與中黄太一共定天元,吾終不復往也。樑伯還奏,帝悔之。當時度世問叔卿曰:不審與父並坐是誰也?叔卿曰:洪崖先生、許由、巢父、太玄公、飛黄子、王子晉、薛容也。今世向大亂,後數百年間,土滅金亡。汝歸,當取吾齋室西北隅大柱下玉函,中有神素書,取而按合服之一年,則能乘雲而行。道成,來就於此。度世拜辭而去。後以神方為樑伯之師,合而服之,與樑伯俱得仙。

戴孟编辑

戴孟,武當山道士,字成子,武威人也。漢武帝時為殿中將軍。本姓燕名濟,字仲微,得道後改姓名。又云漢明帝時人,少孤,養母甚至,復好神仙學,周遊四方。母既即世,入華陽山,服白木、黄精,兼能種植,及服雲母,雄黄、丹砂、芝草。篤志於道,久而愈勤。一日授玉珮金鐺經並石精金光符於清靈裴真人,精思修之,則自覺體輕。遊名山,訪真境,日行七百裏,得不死之道。腰問有十數卷書,即《太微黄書》也。仙人郭子華、張季連、趙叔達、山世遠常與之遊處,謝允常師事之。允字道通,歷陽人。幼時為人所掠,賣往東陽。久之告官,被誣陷烏傷。獄將入死,夜有老翕授其符,又有黄衣童子往來,於是得免。晉成帝鹹康中,至襄陽武當山,見戴孟,觀其風骨,即先來獄中授符者乃孟耳。遂執弟子禮,求授道要。後出仕,作歷陽、新豐、西道三縣,所至多神驗,允年七十猶不老,孟則或隱或顯,莫知所之。《真誥》云:黄衣童子者,即玉珮金噹之官耳。

山世遠编辑

山世遠,授戴孟先生法,暮外,先讀黄庭內景經一過,乃眠,使人魂魄自制煉。嘗行此二十一年,亦仙矣。是為合萬過,夕得三四過乃佳。世遠得道,為太和真人。

毛伯道编辑

毛伯道、劉道恭、謝稚堅、張兆期,皆後漢時人也。同於王屋山學道四十餘年,共合神丹成。伯道先服即死,次道恭服之又死。稚堅、兆期不敢服,棄藥而歸。未出山,忽見伯道、道恭各乘白鹿在山上,仙人執節以從之。二人悲愕悔謝,道恭授以服袂苓方,二人後亦度世。《真誥》注雲:謝稚堅有三處出,一云與葛玄相隨,一云在鹿跡洞中,即是此為詳為是。一人當同姓名爾。

蘇林编辑

蘇君諱林,字子玄,濮陽曲水人也。少稟異操,獨逸無倫。訪真之志,與日彌篤。嘗負擔至趙,師琴高先生。時年二十一,受煉氣益命之道。琴高初為周康王門下舍人,以內行補精術及丹法,能水遊,時已九百歲,唯不死而已,非飛仙也。後乘赤鯉入水,或出入人問。而林託景丹霄,志不終此,後改師華山仙人仇先生。仇先生者,湯王時木正也,服胎食之法,還神守魂之事,大得其益。先生曰:子真人也,當學真道,我邊不足躡矣。乃致林於涓子。涓子者,真人也。既見之,遂授以真訣。告林日:欲作地上真人,必先服食藥物,除去三屍,殺滅穀蟲。三屍者,一名青古,伐人眼,是故目暗面皺,口臭齒落,由是青古之氣穿鑿泥丸也。二名白姑,伐人五臟,是故心耄氣少,喜忘荒悶,由白姑貫穿六腑之液也。三名血屍,伐人胃管,是故腸輪煩滿,骨枯肉焦,志意不開,所思不固,失食則飢,悲愁感歎,精神昏怠,神爽雜錯,由血屍流噬魂胎之關也。若不去三屍而服藥者,穀食雖斷,蟲猶不死也。徒絕五味,雖勤吐納,亦無益焉。蓋其蟲生而求人不死,不可得也。是故服食不闢於死生,由青古、白姑、血屍三鬼不去所致爾。雖復斷穀,人體重滯,淹淹淡悶。又所悶非真,顛倒翻錯,邪淫不除,由蟲在內搖動五神故也。凡欲求真,當先服制蟲丸。制蟲丸者,一名初神去本丸也。欲作真人,當先服制仙丸。制仙丸者,太上八瓊飛精之丹也。夫求長生不死,仙真之初罔不先服制蟲丸以除屍蟲,建長生之根也。若人腹中有蟲,寧得仙乎?形中饒鬼,安得真乎?其蟲兇惡,速人之死,故當除之。涓子告林曰:我被帝召,上補中黄四司大夫,領北海公,去世無復日也。後林詣涓子寢靜之室,得書一幅,以遺林也。其文曰:五鬥三一大帝所祕,精思二十年,三一相見,授子書矣。但有三一,長生不滅,死復守之乎。能存三一,名刊玉札,屍與三一相見乎。加存洞房為上清公,加知三元為五帝君。後聖金闕帝君所以乘景迅雷,周行十天,實由洞房三元真一之道。吾餌木精三百年,服氣五百年,精思六百年,守三一三百年,守洞房六百年,守玄丹五百年。中問復周遊名山,看望八海,回翔五嶽,休息洞室。樂林草之垂條,與烏獸而相激。川讀吐精,丘陵蓊鬱,萬物之秀,寒暑之節,弋釣長流,遨遊玄籟,靜心山岫,念真養氣。呼召六丁,玉女見衛;展轉六合,無所羈束。守形思真二千八百餘年,實樂中仙,不求聞達。今卒被召,上補天位,徘徊世澤,惆悵絕氣。吾其去矣,請從此別。子勤劻之,相颶室也。林省書流涕,徬徨拜空,涓師之邇亦絕矣。夫玄丹者,泥丸之神也。其法出太上素靈訣,守三一為地真,守洞房為真人,守玄丹為太微宮也。林謹奉法衛,修行道成,周觀天下,遊捲名山,分形散景,寢息丹陵,賣履市巷,醜形試真。得意而棲,逐化不倫,時人莫能識也。以漢元帝神爵二年三月六日,告弟子周季通曰:我昨被玄洲召為真人,上領太極中候大夫,今與汝別。比明旦,有雲車羽蓋,膠龍駕虎,侍從數千人迎林。林即日登天,冉冉西北而去。良久雲氣覆之,遂絕。林未去之時,先是太極遣使者下拜為中嶽真人,後太上又遣玉郎下拜為五嶽地真人,宮在丹陵也。弟子周季通日;予見先師得道為仙,已三被拜授,乃登昇。蓋洪德高妙,玄韻宿感,靈化虛源,神澄八方。龍昇鳳逐,飛步真門,隱顯津樑,觀試風塵。其道神矣,其法珍矣,非紙札廳意所能述宣,今聊撰其標略爾,所冀將來有道之士以遊目也。

陽生编辑

陽生者,住少室西金門山。山有金罌漿,服之得道。

王思真编辑

王思真者,不知其得道年代,位為太上侍經仙郎。漢靈帝光和二年己未正月一日,太上老君降於天臺山,命思真披九色之報,出《洞玄》《大洞》等經三十六卷,以授太極左宮仙公葛玄。

王仲都编辑

王仲都,漢人也。一云道士,學道於樑山,遇太白真人授以虹丹,能禦寒暑,已二百許年。漢元帝召至京師,試其方術。嘗以嚴冬之月從帝而遊,令仲都單衣乘駟馬車於上林昆明池,環水馳走。帝御狐裘而猶覺寒,仲都貌無變色,背上氣蒸焦焦然。又當盛夏,曝之日中圍以十爐火,口不稱熱,身不流汗。後亦仙去。孫思邈嘗於峨眉山棲真習道,仲都與三五人假為獵夫,過其居試之,因論長生之旨,遂授道思邈而去。

上成公编辑

上成公,玄縣人。其初出行,久不還家,後歸語其家人曰:我已得仙。因辭家而去,人見其舉步稍高出虛空中,良久乃沒。後漢時人也。

桐君编辑

漢獻帝建安三年,耳圖國獻嗚石鸚,其色如丹,大如燕,常在地中應時而嗚,聲能遠徹。其國聞其嗚,乃殺牲以祠之,當聲處掘,則得此鸚。若天下太平,翔飛頡頑以為佳瑞,亦謂之寶鸚。人聽地中以候晷刻,道士雲:仙人桐君採石,入穴數裏,得丹,石鸚舂碎為藥服,令人有聲氣,後天而死。昊寶鼎元年,四方貢珍怪,有琥珀燕,置之靜室,自於室內嗚翔,此之類也。

劉晨编辑

劉晨、阮肇,刻縣人也。漢明帝永安十五年,二人往天臺山採藥,迷失道路,糧食乏盡。望山頭有一桃木,共取食之,如覺少健。下山得澗水飲之,並各澡浴。又望見蔓菁菜從山腹出,次又有一杯流出,中有胡麻飯屑。二人相謂曰:去人問不遠矣。因過水,深四尺許,行一裏,又度一山,出大溪,見二女顏容絕妙,世所未有。便喚劉、阮姓名,如有交舊也。喜悅,因語曰:郎等來何晚也。因邀過家,廳綰服飾,無不精華,東西各有狀帳帷幔,七寶瓔珞,非世所有。左右直息青衣,悉皆端正,都無男女。須臾下胡麻飯、山羊脯食之,甚美。又設甘酒,又有數仙客將三五桃至女家,雲:來慶女婿。各出樂器,歌調作樂。日既向暮,仙客各還去。劉、阮就所邀女家止宿,駐留十五日。求還,女答曰:今來此是宿福所招,得至仙館,比之流俗,何有此樂。遂住半年,天氣和適,常如三二月,百烏哀嗚,無不悲思。求歸甚切,女曰:罪根未滅,使令君等如此。更喚諸仙女共作鼓吹,送劉、阮從此山洞口去,不遠至大道。隨其言而得還家鄉,並無相識也。鄉裏怪異,乃驗得七代子孫,傳上祖公入山不出,不知何在。既無親屬,棲泊無所。卻欲還女家,尋當年所往山路,迷莫知其處。至晉武帝太康八年,竟失二公,不知其所之也。

武丁编辑

桂陽城武丁有仙道,常在人問,忽謂其弟曰:七月七日織女渡河,諸仙悉還宮。吾已被召,不得停,與爾別矣。弟問:織女何事渡河,兄何時當還?答曰:識女暫詣牽牛,吾去後三千年當還耳。明旦失武丁所在,世人至今猶雲:七月七日織女嫁牽牛雲。

玄都先生编辑

玄都先生者,授《仙人黑玉天地鈴經》,行而得道。

蔡長孺编辑

蔡長孺者,蜀郡人。服十精丸,年三百歲,色如少童。

延明子高编辑

延明子高者,服麋角得仙。

崔野子编辑

崔野子者,服木以度世。

靈子真编辑

靈子真者,服桃膠以得仙。

任敦编辑

任敦,博昌人也。少在羅浮學道,後居茅山南洞,行鬥步之道及《洞玄五符》,能役召鬼神,隱身分形。居山舍,虎狼不敢觸犯。

敬玄子编辑

敬玄子修行中部之道,存道守三一,常歌曰:遙望崑崙山,下有三頃田;借問田者誰,赤子字元先。土生二靈木,雙關俠兩邊,日月互相照,神路帶中天。採藥三微嶺,飲漱華池泉。遨遊十二樓,偃賽步中原。意欲觀絳宮,正值子丹眠。金樓託玉幾,華蓋與相連。顧見雙使者,博著太行山。長谷何崢嶸,齊城相接鄰。縱我飛龍轡,忽臨無極淵。黄精生泉底,芝草披岐川。我欲將黄精,流丹在眼前。徘徊飲流丹,羽翼奮迅鮮。意猶未策外,子喬提臂肩。所經信自險,所貴得神仙。

帛舉编辑

帛舉字子高,嘗入山採薪,見二白鵠飛下石上,即成兩仙人。共語雲:頃合陰丹,就河北王母索九劍酒服之,至良。子高聞仙人言,就訪王母者,得九劍酒,還告仙人,乞陰丹服之,即翻然昇虛,治於雲中,掌雲雨之任。魏晉問有帛和,師河北王母未審是此人否。

徐季道编辑

徐季道少住鵠嗚山,後遇真人謂曰:夫學道,當巾天青,詠《大歷》,蹶《真誥》作路雙白,徊二赤。此太素五神,道之祕事也,其語隱也。《大歷》者,《三皇文》是也,季道修行得道。

趙叔期编辑

趙叔期,不知何許人。學道於王屋山中,時時出民問。聞有卜者在市,叔期往見之。卜者謂叔期曰:欲入天門,調三關,存朱衣,正崑崙。叔期知是神人,因拜扣頭,請其要道。因以一卷書與之,是胎中記。拜受之,後合神丹而昇天。

莊伯微编辑

莊伯微者,漢時人,少好道,不知求道之方,惟以日入時正西北向,閉目握固,想崑崙山。積三十年,後見崑崙山人授以金液方,合服得道。《真誥》云:想見崑崙山二十一年,後服食入中山學道。猶存此法,當復十許年,後閉目,乃奄見崑崙。存之不止,遂見仙人授以金液之方,遂以得道。

瞿武编辑

瞿武,後漢人也。七歲絕粒,服黄精紫芝。入峨眉山,天竹一真人授以真訣,乘白龍而去。今蜀州有瞿君祠。

匡俗编辑

匡俗字子希,少以孝悌著稱。召聘不起,至心學真。遊諸名山,至覆筍山,上有湖,週迴數裏,多生靈草異物,不可識。其傍有石井泉,通湖中。又有石鴉,至春秋時皆能群飛。復有小石筍,中有玉謀,多記山名福地及得道人姓名。後服食得道。

盧耽编辑

盧耽者,少學道得仙。後復仕為州治中,每時乘空歸家,到曉則反。州嘗元會,期賀,在列,時耽後至。迴翔閣前欲下。次為威儀以篇擲耽,得一隻履墜地,耽由是飛去。

傅先生编辑

傅先生者,學道於焦山中,精思七年,遇太極真人《真誥》云太極老君,與以木鑽,使之穿一石盤,厚五尺許,戒雲:石盤穿,仙可得也。於是晝夜鑽之,積四十七年,鑽盡石穿。仙人來日:立志若斯,寧有不得道者。即授以金液還丹,服之度世。《丹臺錄》云:昇太清為南嶽真人。

黄觀子编辑

黄觀子少好道,家奉佛道,朝朝拜叩,求乞長生。如此積四十九年,後遂服食,入焦山,太極真人以百四十事試之,皆過。遂服金丹,而詠《大洞真經》,今補官為太極左仙卿。

石坦编辑

石坦字洪孫,渤海人也。遊趙魏諸名山,得道,能分身,同時請十餘家,各一家有一坦,所言各異。

張巨君编辑

張巨君者,不知何許人也。許季山得病不愈,清齋祭泰山請命,晝夜所訴。忽有神人來問曰:汝是何人,何事苦告幽冥?天帝使我問汝,可以實對。季山曰:僕是汝南平輿許季山,抱疾三年,不知罪之所在,故到靈山請央死生。神人曰:我是仙人張巨君,吾有易道卜筮,射知汝禍祟所從。季山因再拜請白:幸蒙神仙迂降,願垂告示。巨君為筮卦,遇震之但初九、六二、六三有變,巨君曰:汝是無狀之人,病安得愈乎?季山曰:願為發之。巨君曰:汝曾將客束行,為父執仇,於道殺客,內空井中,大石蓋其上。此人上訴天府,以此病譴汝也。季山曰:實有此罪。巨君曰:何故爾邪?季山曰:父為人搏,恥蒙此以終身。時與客報之,未至,客欲告怨主,所以害之。巨君曰:冥理難欺,汝勤自首,吾還山當為汝請命也。季山漸愈,巨君傳季山筮卦卜,喜於《易》佔,但不得巨君度世之方。

歷世真仙體道通鑑卷之七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