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10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十回 安景思牧羊打虎 下一回▶


  此時春間,天氣和暖,鳥獸繁盛,草木森嚴。晉王遊獵半並無一毫所得。晉王疑怪此事不定,遂引十數騎,轉過山遠望樵夫,手敲柴擔,口唱歌曰:

    學採樵,學採樵,不曾砍得半個嫩柔條,臨岩伐倒枯松樹,不夠家中半月燒。

  晉王聞其歌,歎曰:「真乃樵夫之樂也!」遂遣人喚至而問之。樵夫曰:「我素居此處,樹木深叢,大小亂石,安能放鷹走馬,射獵打圍乎?」晉王曰:「吾兵初至,不曉路逕,汝為我指教之。」樵夫曰:「請問大王有多少人馬?」晉王曰:「只帶三千人馬在此。」樵夫曰:「大王便有三萬人馬,馳不盡那獐麂兔鹿。」晉王臼:「何處如此?」樵夫曰:「此去四十里,有一山,名飛虎山、靈求峪,山內所產禽獸極多,大王可往彼處取之。」晉王喜曰:「吾夜來飛虎入夢,此有飛虎山,必主招賢人矣!」遂叫樵夫引路,勒馬前行。

  到了飛虎山,果然高山曠野,清靜異常,幽禽怪獸,上下交鳴。晉王令軍人布開圍場,忽然起一陣狂風,飛沙走石,刮地遮天,倏爾不見樵夫。晉王大驚,喚德威問之。德威曰:「此虎兕出沒之鄉,故有此風。」晉王曰:「風乃天地呼吸之氣,何因彼而發乎?」德威曰:「雲從龍而風從虎,雨潤田園萬物生。龍吟則霧起,乃壬癸雲雨之方,虎嘯則風生,戊己為巽宮之地。龍出海,登時雨至,虎離山,自然風生,此必然之理也。」言未絕,只見山坡中,忽然躍出一隻斑斕猛虎,如水牛一般,在草坡中咆哮大叫。眾人視之,驚得神魂不定,各欲逃生。晉王大叫:「吾兒嗣昭、嗣源急來救我!」此時二人逃命,亦不知走向那裡去了。晉王慌自取弓在手,搭箭當弦,望虎便射一箭,正中夾膀,其虎負痛,遂掩尾低頭而走。晉王後面追趕,比及已到澗邊,其虎踴身跳過,立在對岸,驚起群羊,即咬一隻食之。德威曰:「大王趕虎過澗,噬人食羊,何損人利己也?」晉王曰:「食羊小事也,只怕還噬那石上打睡的人,作何計較,急驚醒之,令其逃走。」晉王又曰:「何不厲聲呼之。」

  於是,令軍士在對岸一齊叫喊,其人全然不動。原來風吹樹響,澗水潺潺,其人熟睡,兩耳無聞,正在感夢,忽有一羊竄過驚醒,其人跳將起來,把眼一揉,見虎正在食羊,其人遂跳下漫漢石,脫了羊皮襖,伸手舒拳,要來打虎。那虎見人欲來打它,便棄了羊,對面撲來,其人躲過,只撲一個空,便倒在地,似一錦袋之狀,其人趕上,用手撾住虎項,左脅下便打,右脅下便踢,哪消數拳,其虎已死於地下。

  有古風一篇,單道飛虎山存孝打虎。

    飛虎山前風正狂,萬里陰雲霾日光。

    觸目晚霞掛林藪,侵入冷霧彌彎蒼。

    忽聞一聲霹靂響,山腰飛出獸中王。

    昂頭踴躍逞牙爪,麋鹿之性皆奔忙。

    牧羊壯士睡未醒,一羊竄過忙相迎。

    上下尋人虎饑渴,一掀一撲何猙獰。

    虎來撲人似山倒,人往迎虎如岩傾。

    臂腕落時墜飛炮,爪牙爬起成泥坑。

    拳頭腳尖如雨點,淋漓兩手腥紅染。

    腥風血雨滿松林,散亂毛須墜山奄。

    近看千鈞勢有餘,遠觀八面成風斂。

    身橫野草錦斑銷,緊閉雙睛光不閃。

  後人又有詩一絕云:

    炯炯金睛耀太陽,食羊驚醒石兒郎,

    伸拳小試平生力,打死山中猛獸王。

  又詩贊存孝一絕云:

    年少英雄不可當,數拳打死獸中王,

    不為跨海黃金柱,定作擎天碧玉梁。

  其人低頭看之,虎尾搖動,尚然不死,遂挽起虎尾,向石上摔了下來,對岸軍人盡皆看得癡呆。晉王大驚曰:「此六甲神將也,有此勇力,吾若得此人為用,何愁黃巢不滅,長安不復哉!」德威曰:「臣算卦來,正應此人,吾有一歌呈與大王觀看。」晉王問曰:「此課何日占來?」德威曰:「吾未遇大王之先,在營中以鋪下此卦,斷成歌句,留為今日應驗。」歌曰:

    李晉王聚屯演武,雁門關士民受苦,

    居延川箭射雙雕,翠岩前壯士打虎。

  又有詩曰:

    無事閒將八卦排,唐朝合顯棟樑材,

    收除尚讓先鋒至,誅戮黃巢猛將來。

  晉王曰:「果應如斯!」急令眾軍土隔澗厲聲大叫,以言激之。眾軍士佯言曰:「吾大王家養的虎,隨來遊獵,汝何打死?」其人曰:「既是你家養虎,安許來食我羊?全身在此,只少這一口氣,你還我羊,吾還你虎矣!」隨即提起虎來,望對澗只一撩,撩過澗來,眾皆驚駭。晉王令軍士提之,無一動者。德威曰:「此人天生好漢,汝等眾人,安能及之?」晉王令嗣源抄過澗去喚至,須臾其人已到,拜伏於地。

  晉王問曰:「汝何人氏?」其人曰:「俺一生有母無父,因無姓氏。」晉王曰:「人稟天地,按陰陽二氣而生,安有有母而無父之理?」其人曰:「只聞吾母崔氏之女,年方二八,並未許配他人,時值豔陽天氣,同班姊妹,請母出遊靈求峪,一來彩野菜,二來遊春玩景,行至皇陵,兩傍列著八個石人,眾姊妹相戲曰:『我等皆已適人,汝已及笄,尚未偕偶,今吾眾人為汝保一丈夫,可乎?』母曰:『可!但不知保著何人?』眾曰:『將此石人與你為夫,任你自擇。』母曰:『烈女不擇夫,擇夫不烈女。』便將手持菜籃丟去,隨石自接,結為夫婦,不想左邊第二石人脖子上掛住籃兒,吾母向前抱之,呼曰:『石人石人,排行第二,汝為丈夫,吾心無異。』言罷各散,同眾而歸。當夜二更左側,分明是石人容貌,撩然來與吾母成其夫婦。母遂懷孕。員外覺之,究問吾母,與何人交媾?母以實告之,員外不信。隨逐吾母出外,後在破窯過活,生吾七歲,沿門乞食,行至那墳邊,見石人皆被推倒,頭也打落了,是母教去捧頭來安上,復舊如初,不差毫忽。母言安頭為姓,遂取名安景思。言罷,大哭一場,回家自縊身死,我就將母屍與石人葬埋一處。我孤身無倚,今投鄧萬戶家,牧羊十年,人只叫吾為牧羊子也。」晉王曰:「吾看汝氣力盡有,不知武藝如何?意欲用汝,未見虛實。」安景思曰:「實不敢瞞,俺曾至鐵籠山,得遇異人,傳授三卷六甲兵書,教習一十八般武藝,亦皆演習,並無虛發,但無進用之處,暫屈於此耳!」晉王曰:「既有此等武略,吾今領兵上中原討賊,帶汝同去若何?」景思曰:「若蒙任用,謹從嚴命。」遂遣人喚鄧萬戶至。晉王曰:「汝認得此人否?」萬戶曰:「是民家牧羊的安景思也。」晉王詐言曰:「汝何敢行詐耶?此乃吾世子,只因年荒國亂,拋在山中,累尋不見,今日跟究到此,父子相見,痛情難捨,吾欲領-卜中原討巢賊,留下金帛,以為恩養謝儀。」萬戶曰:「小民頗有家資,安敢受此?先見世子驍勇無敵,量必成器,曾以小女瑞雲許之,既大王領兵討賊,為朝廷出力。若有用處,即當奉還,吾之小女,少待送來。」萬戶言罷辭別而去,去不多時,已送至瑞雲來在帳外。晉王令人接入後帳,與劉妃同居。

  晉王領兵還營。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逸狂有詩贊云:

    飛虎山前虎嘯風,靈求峪內遇英雄,

    石人是父膺天眷,窯內為家處世窮,

    武藝異傳人罕及,安頭取姓俗無同,

    晉王恢復唐天下,先識將軍草莽中。

  卓吾子評:

  考諸唐代,存孝之名,實未之聞也,此亦好事者之說歟!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