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11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十一回 李晉王閱兵試箭 下一回▶


  卻說晉王既得了安景思,不勝大喜,當日遂將打死的虎,令良匠割頭為盔,剝皮為袍,腳皮為靴,又令鐵匠打造畢燕撾、𤠯猊鎧甲、渾鐵搠一齊完備,賜景思全身披掛。晉王曰:「安景思,你會騎馬否?」景思曰:「我自來不會騎馬,今願試之。」晉王命將校選幾匹好馬,到帳前來,景思用手一按,那馬撲地而倒,一連按倒數匹好馬。周德威曰:「勇將必須雄馬,臨陣才能成得大事。」晉王曰:「我在直北四十年,只討得一匹好馬,名喚千里渾,快牽來與他騎。」景思仍將馬一按,那馬亦倒地,晉王曰:「如用此為將,甚與他騎?想起來西涼州進我一匹好馬在哪裡?」嗣源應曰:「在後營用兩條鐵索係在脊上,,四蹄俱是鐵索絆定,人不敢近。」晉王曰:「快將鐵索解去,牽來與景思,自去降伏。」景思欣然提著畢燕撾渾鐵搠,到後營一覷,那馬望景思大吼,撲將起來,景思側身一躲,左手抓住鬃鬣,翻身跳上,跑出營前。此馬久不騎人,馱得景思,漫坡越嶺,一逕飛跑去了。晉王拍案大驚,謂周德威曰:「你說勇將須要好馬,今恐喪其命。」言未畢,只見景思跨馬如毪,從山坡後跑將出來。

  晉王看得見人馬無恙,大喜曰:「這馬中用否?」景思曰:「馬便好,只是有些腰軟,將就騎著罷。」晉王即命結束披掛,立在帳前,果是英雄。晉王看十分歡喜,乃曰:「吾有十二太保,皆吾恩養,雖親疏不同,勝如一體,今升汝做個十三太保,改名李存孝,稱號飛虎大將軍,仍使薛鐵山、賀黑虎二人為汝副將,聽受約束,隨帶飛虎兵三千,剋日起程。存孝拜謝,遂以父王呼之。

  當日,晉王回入帳中,令蕭劉二妃,送鄧瑞雲去,與存孝成其夫婦。二人行婚禮畢,即設合巹喜筵慶賀,不在話下。後人因晉王推心用人,有詩贊曰:

    古雲良將至難求,英雄誰不覓封侯,

    晉王只為推心腹,贏得勛名到白頭。

  歎存孝一絕云:

    石父昂昂豈化胎,天生勇漢作良材,

    牧羊臥處誰曾問,一日聲名遍九垓。

  後人又贊一絕云:

    翠岩曲澗水潺潺,猛將連年屈此間,

    若非夢兆先垂報,誰向岩前望遠山。

  卻說晉王次日升帳,文武恭賀禮畢,存孝謝曰:「蒙父王視以至親,兒乞為先鋒。」晉王乃壯其志,即取印與之。周德威曰:「不可,大王部下,有五百家將,十二太保,便將此印與存孝掛,誠恐人議論大王有棄舊迎新之意。」晉王曰:「汝何主意?」德威曰:「可令眾人與存孝同到營前比箭,分其勝負,如射得三箭中紅心者,與以先鋒印,方可以掩眾口。」晉王曰:「汝言有理!」是日,晉王戴沖天冠,穿袞龍袍,玉帶珠履,正中而坐,諸將侍立左右。晉王令諸將比試弓箭,定下先鋒,將紅錦戰袍一領,掛於垂楊之上,又設一箭垛,離百步為界,眾將分為兩隊,十三太保穿紅,五百家將穿綠,各帶雕弓長箭,跨鞍立馬,聽候指揮。晉王傳令曰:「如有射得三箭中紅心者,鳴金擊鼓以應之,即將紅袍賞賜,隨令掛先鋒櫻晉王教諸將先射,言未竟聲,紅袍隊中一將,驟馬持弓而出,眾視之,乃是太保康君利,把馬飛縱,來往三遭,搭上箭,扣滿弓,放射一箭,其箭未及射到紅心上面,已自落地,金鼓寂然。晉王大怒曰:「一箭尤然不中,安敢望掛先鋒印乎?」喝令推出君利斬之。德威慌忙跪下告曰:「未曾出軍,豈先斬家將乎?恐於軍不利。權記過,後去將功贖罪。」晉王曰:「既如此,難以全免。」隨令拿下,重打四十皮鞭。晉王怒氣略息,康君利羞慚滿面而退。是此康君利積恨於懷,每日生嫉妒,有害存孝之意。

  晉王叫眾將來試,只見綠袍隊中一將,奮武而出,眾視之,乃副將夏日新也,遂驟馬持弓,看垛一遭,第二番一箭正中紅心,金鼓齊鳴。日新呼曰:「快取袍印過來!」晉王曰:「只此一箭,未足以當此職。」紅袍隊中一將,飛馬出曰:「看我射來,顯汝二人手段。」拽滿雕弓,連射三箭,只有一箭中紅心。眾皆喝采,乃四太保李從信也。從信曰:「吾中一箭,不得此袍,合得先鋒印。」晉王曰:「吾有言在先,汝何犯令耶?」從信默默無言。紅袍隊中一將出曰:「你二人射中紅心,豈足為奇?看我連射三箭來。」乃大太保李嗣源也。飛馬翻身,背射三箭,二中紅心。嗣源曰:「吾翻身背射,中卻二箭,合得此印與袍。」

  言未絕,紅袍隊中一將,飛馬出曰:「汝翻身背射奇,看我射紅心。」但見那人:

    虎皮磕腦豹皮褌,襯甲衣籠細織金,手內燕檛光閃閃,腰間利劍冷森森。

  又有詩云:

    蜀錦鞍韉寶鐙光,五明駿馬玉玎璫,

    虎筋弦扣雕弓硬,燕尾梢攢箭羽長,

  紅錦袍明金孔雀,綠配鞓帶束紫鴛鴦,

    參差半露黃金甲,手執銀絲鐵桿槍。

  其人乃李存孝也。驟馬到界口,扭回身,連射三箭,皆中紅心,眾人喝采。存孝厲聲大呼曰:「吾今三箭皆中紅心,先鋒定矣!看我單取錦袍,以示英雄。」拈弓搭箭,逕往柳梢射之,一箭射斷柳梢,錦袍墜下,存孝飛馬取錦袍披於身上,往來馳驟一遭,下馬對晉王面前拜謝。晉王遂令存孝為先鋒,設酒相慶。

  忽報轅門外有一支兵來索戰,存孝曰:「父王且留杯中酒,待兒去拿一將來才飲。」言畢,飛身上馬出營,大叫:「來將何人?」二人答曰:「吾乃飛虎山大將安休休、薛阿檀是也!」存孝更不答話,拍馬向前,二將一齊迎敵,被存孝大喝一聲,把二將活擒過來,勒馬回營,其時酒尚未寒。晉王大喜,即使二將歸存孝帳下,存孝與之結為兄弟,折箭為盟,永相救援。

  卻說晉王因收了存孝,在居延川上住了一月,軍情緊急,不敢久停。晉王傳令,拔寨起程,一聲炮響,大隊軍馬離子飛虎山,望中原進發,日行夜宿,不覺已到大潼城。哨馬報說,大潼鎮守官李友金領眾迎接。晉王入城,吩咐軍馬安下,友金至府相見,各敘禮畢,友金稱晉王為皇兄,晉王呼友金為御弟。

  友金大設筵席,款待晉王及諸將官,酒至二巡,友金起身謂晉王曰:「皇兄上長安,乞帶小弟,領本部人馬,一同去破巢如何?」晉王曰:「朝廷曾有旨取爾否?」友金曰:「並無。」

  晉王曰:「既無聖旨,吾豈敢擅自帶爾去?」友金曰:「吾既不去,願令大將兩員領軍二萬,相助皇兄可否?」晉王允諾,並問:「二將是誰?」友金曰:「一名史敬思,一名郭景。」

  友金遂令二將見王叩頭。

  晉王辭別友金,傳令催軍趲行,望河中府進發。行不二日,哨馬報說,前近石嶺關。晉王傳令,安營歇息,準備次日打關。

  欲知攻關如何,且看下回分解。有詩題石嶺關曰:

    一派巉岩萬仞山,天然險峻建雄關,俯觀平地果何遠,仰望雲霄去不難,車馬驅馳須按步,雁鴻飛度怕重還。

    由來多少英雄漢,到此應教膽戰寒。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