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15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十五回 存孝生擒孟絕海 下一回▶


  卻說存孝下馬,取班翻浪首級,又來搦戰。巢兵報說:「班翻浪被他畢燕檛打死了!」孟絕海叫聲:「氣殺我也!」綽刀上馬,領兵佈陣。怎生打扮:

    金甲金盔耀日高,大紅袍織大鵬雕。

    身騎千里追風馬,手執三停偃月刀。

  韓鑒叫曰:「太保,那穿大紅袍、使偃月刀的,便是孟絕每。」存孝大叫:「韓大人先回,少待就擒孟絕海來見!」韓鑒去了。

  卻說孟絕海躍馬出陣,高聲問曰:「來將是誰?」存孝曰:『吾是大唐飛虎將軍李存孝!」孟絕海見李存孝身不滿七尺,臉如病夫,骨瘦如柴,為何俺部下兩個好漢卻死於這人之手?

  存孝對盂絕海曰:「我坐下馬肚帶懸了些,吾要下馬來扣備,不要放冷騎。」孟絕海曰:「我若放冷箭射死你,不為好漢,你快備馬,我等著你。」存孝下馬來,自思父王限我午牌時分,不可遲誤,把馬肚帶扣備了,翻身上馬,叫:「絕海下馬受死!」絕海大怒,兩手輪刀砍來,被存孝逼開刀,喝聲:「賊往那裡去?」展猿臂,活拿上馬。孟絕海部下,敗軍無主,逃上黃河,投總兵葛從周去了。

  曲木子有詩贊曰:

    展臂生擒絕海來,懷中似抱小嬰孩,

    陣前借問時過未?報道方才掛午牌。

  卻說存孝把孟絕海橫擔在馬上,七竅中鮮血噴出,拿進河中府來。晉王問:「是什麼時候?」陰陽生答報:「是午時正三刻。」晉王叫拿上樓來。」存孝即拿上樓放下。晉王看見是個不死不活的,急喚存孝問曰:「我看你活捉孟絕海來,怎拿一個不死不活的人來。」存孝答曰:「他在陣上,被兒拿過馬來,如虎狼一般,他要掙下馬去,被兒只一夾,就不知夾傷那裡?」晉王命朱溫驗傷,朱溫向前把袍甲開看,說:「兩邊脅骨都夾折了。」晉王叫朱溫把玉帶與存孝,朱溫說:「這帶是僖宗爺爺賜的,今日輸了此帶,有何面目見朝廷,別輸些金寶罷!」晉王大怒,叫存孝奪了玉帶,存孝向前把玉帶只一扭,扭做兩段。朱溫羞恥,即下樓來,領本部人馬,反出河中府去了。

  左右慌報晉王說:「朱溫反了!」晉王大笑曰:「諒這賊疥癬之疾,何足介意?」欲知朱溫後事,且看下回分解。

  逸狂有詩贊歎云:

    讒臣賭帶藐英雄,擒將來時日正中,

    金寶更償言不踐,令傳扭奪辱難容,

    彼時反出違追策,異日誰當不軌鋒,

    可笑晉王無遠慮,終身想仗勇南公。

  卓吾子評:

  觀此一節,可見晉王短於智謀,以致朱溫後來反唐,且陷於汴梁之計。語云: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其斯之謂歟!詎意唐數將殘,殞存孝於少年,產彥璋於季世,其後連敗二百餘陣,當時若使存孝追之,則朱溫死於此時必矣!抑有大梁之興,故使晉王料朱溫如疥癬,豈人為哉,實天意耳!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