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16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十六回 周德威力救存孝 下一回▶


  話說晉王遣人打聽,黃巢差總管葛從周領兵四十八萬,在黃河西岸安營。晉王即令起營,四十五萬番漢兵,二十七鎮諸侯人馬,逕近黃河。周德威曰:「大王人馬,可在東岸安營,遣兵過黃河交戰。」晉王說:「周德威與李存孝領五百錦衣人,保吾看黃河一遭。」眾軍得令,不移時,即到黃河岸邊。晉王舉目看那黃河,水勢兇惡。有詩為證:

    遙望黃河混渺茫,崑崙氣脈發來長。

    古言斯水從天降,巨浪洪濤過太行。

  逸狂詩云:

    憶昔鴻濛判,崑崙是祖山。

    黃河源發遠,萬里湧狂瀾。

    七井三門險,通淮入海難。

    澄清何日見,賢聖產其間。

  晉王看了黃河,回營坐下,即令李嗣源、康君利、李從信:「與你四路諸侯,王重榮、韓鑒、曹順、周順帥兵一萬過黃河,與巢賊對面南首安營,輪流出馬。」又叫存孝:「你同安休休、薛阿檀、薛鐵山、賀黑虎,領一萬人馬,過黃河與巢賊對面北首安營,輪流出馬」。眾將領令,統兵過黃河來。

  卻說哨馬報與葛從周曰:「今有李晉王手下第十三太保李存孝,生擒彭白虎,打死班翻浪,活捉孟絕海,殺敗人馬,特來飛報。」葛從周聽說大驚道:「這三個好漢死了,天下難保!」下面閃出耿彪,向前高叫總兵曰:「將在謀而不在勇,兵在精而不在多。明日下官出馬,若要活存孝,就生擒來;若要死存孝,就斬頭來。」葛從周喝曰:「孟絕海那三個好漢,豈不如你,卻被他殺了,何況你乎?」又一人身長丈五,膀闊三停,卻是五軍都救應鄧天王,大叫曰:「末將有一計,可成大功。」從周問:「是何計?」鄧天王說:「是犯將計,借刀殺人。

  南邊是李嗣源營,北面是李存孝營,今夜三更時分,未將假裝存孝兵反,口稱我是十三太保李存孝,今父王用人不當,有功不賞,我今反了。頭目聽說反了存孝,誰敢出來,必定都過黃河報與晉王。晉王必定自來拿存孝殺了,營中沒了存孝,就有雄兵百萬,戰將千員,吾不懼矣!」從周說:「此計甚妙!」

  鄧天王即整點人馬,等到天晚,將近三更,領兵到李嗣源營前,就殺進去,一聲炮響,卻開了營,一邊殺人,一邊叫造反。眾將聽說反了存孝,都駕船乘夜走過黃河去了。卻說北首下存孝營聽知,問是那裡鑼聲鼓響,人說是巢賊的兵劫了大哥的營,存孝說:「不要妄動,等到天明,討這劫營的賊來雪恨罷。」

  卻說鄧天王正殺了半夜,領人馬竟回本營,來見葛從周。從周問曰:「劫營之事何如?」鄧天王答曰:「全中我計了!」從周大喜道:「這是你的頭功,」鄧天王說:「今營中缺少糧草,小將就領人馬占華州,催運糧草來,以救燃眉之急,不知總管意下何如?」從周說:「如此甚好。」鄧天王恐存孝來尋他,故說催糧,以便脫身。

  卻說存孝等待天明,領兵南首下去,看那大哥,被巢兵殺得屍橫岸口,血染河流。存孝痛哭,與四將商議道:「你們守營,我過黃河見父王,稟命一遭,卻回來拿這賊也末遲。」

  卻說晉王升帳,只見大太保哭進營來。晉王驚問嗣源,嗣源把存孝劫營造反事情細說一遍。晉王問:「他怎的反?」旁邊閃出兩個仇人康君利、李從信,向前告曰:「夜來黑影裡,只見虎磕盔、虎皮袍、搪猊鎧、畢燕檛、橫鐵搠,一邊裡殺,一邊裡罵,說:「父王用人不當,有功不賞,無功不罰。」晉王聽言大怒。守營將報云:「存孝下馬等令。」晉王說:「他既反了,卻怎又來見我?」二人說:「這賊,只說父王不知,他此來又要將老營兵賺過河去,父王只問他,知罪不知罪,他若答應知罪,父王可就令人拿去殺了,除此一害。」晉王道:「這件事,是個兩頭不相照的事。」晉王命存孝進營,遂問:「存孝知罪麼?」此時存孝,不知是那個知罪,想是南首下,賊將劫了大太保的營,我兵未曾接應救護,敢是這個知罪?便答道:「兒知罪了!」晉王就叫刀斧手拿存孝去斬。從信、君利聽說斬存孝,喜不自勝。

  逸狂有詩云:

    犯將謀成讒復戕,朦朧險誤殺忠良,

    德威力救方能免,贏得芳名萬載揚。

  卻說周德威跪下說:「大王不可因一時之怒,而殺自家大將。今存孝反與不反,你也拿來問個明白,那時殺也不遲。」

  晉王默思良久,答曰:「軍師之言有理!」就叫拿回存孝。晉王問曰:「汝如何一旦負義,私自造反?」存孝告曰:「兒受父王厚恩,欲報未能,怎肯造反?」晉王曰:「你既不反,如何說知罪?」存孝說:「父王問兒知罪,兒因逆賊劫了大哥的營,兒不曾領兵救應,是這個知罪。」德威口:「大王險些中了此賊的犯將計!且把存孝囚在營中,大王差一個的當軍人,到賊營前打聽個消息,便知真假。」

  晉王聽說,即令李嗣源領兵過了黃河,逕去巢兵營前索戰,軍士報葛從周曰:「如今唐兵在營前索戰。」葛從周曰:「何將願去對陣!」言未絕聲,閃出大將耿彪叫曰:「小將願去出馬!」披掛當先,即時向陣前問曰:「來將是誰?」嗣源說:「吾是大唐李晉王世子,大太保李嗣源,你是誰人,敢來與我對陣?」耿彪答曰:「吾是大齊皇帝駕前大將耿彪!」李嗣源問耿彪曰:「不知你軍中那個賊定下這犯將計來,著我父王發怒,把存孝殺了!」耿彪聽說殺了存孝,叫嗣源曰:「若論我耿彪,也不怕存孝,是我營中鄧天王定的妙計。」嗣源曰:「我家到不曾中你的犯將計,你今中我賺將計了。」耿彪曰:「何為賺將計?」嗣源曰:「我父王雖然發怒,存孝未曾受刑,正在疑惑之間,著我來探消息,今日被我把你言語都賺出來了,卻不是賺將計?」耿彪大怒,拍馬舞刀,就砍李嗣源。嗣源持戟急架,未知勝負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有詩為證:

    二將逞功能,馬蹄縱亂橫,放開白玉轡,方顯兩龍騰。

  卓吾子評:

  當時令鄧天王之計果行,則存孝冤死久矣,唐天子何日得還京師耶?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