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28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二十八回 李晉王同臺解圍 下一回▶


  卻說朱溫升帳,與眾將商議。溫曰:「吾帥大兵至此,將謂踏平同臺的城池,不想累敗於餓夫之手。今吾親自領兵再去,與知遠大戰。」當日下戰書,單搦劉知遠來日決戰。卻說知遠出帳,請公子存訓密授計策,如此而行,又喚錢元振授計去了。

  次日,領兵出城,兩軍相近,各將軍馬擺開。梁軍開處,眾將並隨朱溫出於陣前,且責之曰:「吾與王鐸二家成其秦晉,汝乃沙陀餓夫,不識時勢,強欲相助,搶奪兒婦,殺吾世子,理宜報仇,速出來馬前受縛,免致百姓受苦,軍土稍稍得其全生矣!」知遠曰:「王鐸良臣,豈肯與逆賊講好,汝為唐臣,世受唐祿,逼君謀爵,罪不容誅!」溫曰:「吾今日與汝一戰,若能勝我,即自回兵。」知遠大怒,輪刀直取朱溫,二人戰上五十餘合,不分勝負。知遠取鞭在手,大喝一聲,朱溫躲避不及,中了一鞭,抱鞍吐血,撥馬而走。知遠飛馬趕來,看看趕上,不防朱溫暗取雕弓,搭箭當弦,回馬望知遠一箭,正中左腿,知遠翻身落馬。朱溫部將齊克讓殺出,卻得岳存訓、向慎之兩個教回營去。梁兵並至,邠州兵自相踐踏,死者無數,朱溫於是引得勝軍回寨。二將救知遠入城,急命醫生治之。醫士曰:「此箭頭上有毒藥,急切難痊,可要一月將息。」知遠令三軍堅閉城門,不許輕出。

  次日,朱溫遣葛從周引軍來城下搦戰,岳存訓按兵不動,梁兵罵至日暮,四面圍定。知遠與彥真曰:「溫賊知我箭瘡疼痛,不能出戰,攻圍日急,誰可往太原來救於晉王?請得勇南公兵來,方可退賊。」謝豹應聲出曰:「某願前去請兵。」彥真曰:「但恐不得透出重圍。」豹曰:「大丈夫視死如歸,何所不至!」彥真修書與豹藏之,令錢元振送出。於是開了城門,元振當先殺出,正遇梁將李彥洪,鬥上數合,彥洪敗走,謝豹乘勢殺出,投太原而去。錢元振退入城中,閉門堅守。

  卻說李晉王鎮守太原,聞知岳彥真被圍,與諸將正議間,忽報邠州差將謝豹至,遂召入問之。豹稟曰:「朱溫攻圍邠州甚急,主帥有書求救,望大王早發大兵,上為國家討賊,下救一郡生靈,如或少遲,城必陷矣!」晉王看罷書,與謝豹曰:「此賊正欲討之,汝宜先回通報,預備軍馬接應。」謝豹拜辭而回。晉王遂喚李存孝、薛阿檀,選精兵二萬,望邠州進發。朱溫望見救兵來到,親引勇猛之士,前來迎敵,兩邊擺開陣勢。

  朱溫見晉王兵少,心中無懼,橫刀立馬於陣前。晉王指定朱溫罵曰:「無端逆賊,不思去邪崇正,奪人妻小,真狗彘之不如也!」朱溫怒起,持刀直取晉王,卻待向前,一匹馬早先飛出,乃勇南公李存孝,手提畢燕檛,踴躍而來。朱溫見是存孝,遂棄刀不戰,放馬逃生,逕奔汴梁城去。三軍散漫,各自奔走,自相踐踏,死者不可勝計。晉王遂自收兵,彥真大開城門,迎接晉王軍馬入城,大設筵宴,重賞眾將。停歇一日,次日,晉王軍馬望太原而去。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逸狂詩曰:

    英雄中箭急難痊,逆賊攻圍固守堅,

    書懇勇南兵解救,望風銜甲走無邊。

  卓吾子評:

  存孝以十八騎,衝突萬軍中,不損一將,連戰連勝,不特朱溫望風即靡,即令天下英雄,終當拜服。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