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29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二十九回 朱溫計逼五侯反 下一回▶


  卻說朱溫,敗回汴梁,聚眾將議曰:「晉王屢次欺吾太甚,無奈他何,汝眾將有何妙計?」葛從周曰:「某有一計,叫克用死無葬身之地!」眾人大驚,便問:「計將安出?」從周曰:「此乃故逼五侯反太原之計。今僖宗晏駕,昭宗登位,有五路諸侯,未曾朝賀服喪,用此計逼之,必反太原,以擒克用矣!」溫曰:「是何五侯?」從周曰:「河中王重榮、華州韓鑒、曹州曹順、兗州周順、鄆州赫連鐸。此五路諸侯,大王可假昭宗旨意五道,將五侯問罪,領著三般朝典,五侯一見,必扯破詔書,殺了使命。先逼反了五侯,大王再將金寶結好五侯,一齊起兵到泥脫崗,安排筵席,相待五侯,令他起兵,先上並州,去擒克用,然後梁兵繼至。若戰敗時,也只敗了五路人馬,吾兵有盤石之安。」

  溫大喜,遂假傳旨意五道、三般朝典,即差尚讓去河中府王重榮處,然後命齊克讓,隨至各路。朱溫親自操練軍馬,以備攻擊。卻說尚讓、齊克讓二人去了,不消旬日,果然逼反了五侯。溫又將金寶買他,未及一月,那五路軍馬,各帶文武官將,齊到泥脫崗來,各自安營下寨。溫乃宰牛殺馬,大排筵宴,款待五侯。酒至數巡,溫欠身告五侯曰:「今天下擾亂,各自稱尊,吾只受李克用之氣不過,皆因他撥亂流毒,以致如此。」王重榮曰:「大王勿慮,今朝廷失敗,說我五鎮不去朝王弔孝,遣使領朝典來典我,倒逼反了多五鎮人馬,既蒙大王厚賜金寶,要吾等人馬,先上並州,生擒克用,某等安敢不從?」

  溫大喜,當日王侯商議進兵之策。溫曰:「赫連鐸可留下,白馬高思繼、曹順可留下,鄧天王二人攢運糧草,應付諸營,勿使有失。」王重榮問:「誰肯為前部先鐸,直抵並州擒賊?」

  張凱出曰:「某雖不才,願充前部。」重榮許之。張凱領人馬向前,一聲炮響,只見旌旗蔽日,金鼓喧天,五侯之兵,直上並州,不在話下。

  卻說李晉王,自至太原之後,每日飲酒,更闌方撤。忽報五侯兵到,晉王大驚,急聚眾將商議。晉王曰:「此必朱溫逆賊,用計逼反了五處軍馬,料五侯決無此意,眾將有何妙策?」周德威曰:「今五路軍馬,遠來疲困,當先戰他一陣,以挫其威。」晉王復問曰:「誰敢當先對敵?」李嗣源曰:「兒願對敵。」晉王曰:「可帶兩路軍去。」嗣源曰:「三千人足矣!」李存孝曰:「吾不用許多,只帶一百人馬,即可破敵。」嗣源大怒曰:「汝甚等人,敢誇大口!」存孝曰:「用人之際,何分你我?」二人似有相爭之意。晉王曰:「先叫嗣源領三千人馬,前去破敵;卻叫存孝,只可帶一百人去。」二人領令前往。

  卻說嗣源上馬,帶三千兵,出林墩口而行。塵頭起處,五路兵來。首將張凱出馬,與嗣源交鋒,兩將戰五十合,勝負未分。晉王恐嗣源有失,令收兵回營。存孝見隊伍回營,即時進曰:「兒曾引十八騎殺入長安,今夜亦只是十八騎去劫五候之營,如折了一騎,也不算功。」晉王曰:「汝昔十八騎殺入長安,彼皆不知,故能如此。今五侯已有準備,安得成功?」存孝曰:「若劫不得,願立軍令!」晉王調撥帳下精銳軍馬十八騎,並酒肉賞犒戰士。存孝對十八人曰:「今夜奉命劫寨,請公滿飲,各宜勉力。」十八人面面相覷,皆言五路之兵,勢若泰山,如何敢去?存孝見眾人各有難色,乃拔刀立於其中曰:「我為上將,尚且奮不顧身,汝等為何懼怯?」薛阿檀與安休休眾人,見存孝怒起,皆起身言曰:「願效死戰,何懼之有?」

  夜將三鼓,眾將披掛上馬,來至敵寨,直殺人王重榮寨中,奔中軍而來。原來王重榮寨中,以車仗穿連不斷,周圍繞定,不能前進,只憑十八騎左衝右突,往來馳驟,如入無人之境,逢者便殺。各寨盡皆鼓哨,烽火燭天,喊聲大振。存孝望南殺出,敵軍莫敢抵對,晉王使人引軍接應,存孝十八騎人馬,早已回至林墩口,五路兵見是存孝,莫敢追襲。後人有詩贊云:

    鼙鼓聲喧振地來,將軍到處鬼神哀,

    輕騎衝入五侯寨,方顯英雄虎將才。

  逸狂有詩贊曰:

    甘寧百騎劫曹營,威報東吳至此稱,

    曾似勇南兵十八,五侯破膽盡皆驚。

  存孝引軍回時,點將十八人,不折一騎。來至寨門,眾將歡聲大振,晉王親自出接,存孝下馬,拜伏道左。晉王曰:「只此一戰,足以驚喪五侯之膽。」即賜絹十八匹,刀十八口,存孝受下,分賜十八人。卻說五侯,被存孝劫了寨,互相驚懼。

  赫連鐸曰:「今日吾等皆被迷惑,全中了梁王之計,不合受他金酒,把五路兵盡喪於此,倘存孝明日復來搦戰,誰敢擋之?」張凱進曰:「吾既為先鋒,當先破敵,豈懼彼哉!」

  次日,張凱引軍搦戰。存孝親自上馬,左有薛阿檀,右有安休休,三軍在門旗下迎敵。赫連鐸縱馬提刀而出,左有謝瑁,右有張凱。安休休挺槍,直取赫連鐸,兩下戰到八十餘合,勝負不分。不防後面暗射一箭,正中安休休坐下馬胸膛,那馬直立起來,把安休休掀在地下。張凱提槍欲刺,只聽得弓弦響處,一箭射中張凱面門,翻身落馬,眾軍各出,救了回去。赫連鐸退回,醫治張凱。安休休回寨拜訴存孝,存孝曰:「放箭救汝者薛阿檀也。」安休休頓首拜謝。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逸狂詩曰:

    赫連鐸自戰休休,射馬先輸暗算籌,

    神箭阿檀施報復,可憐張凱喪荒丘。

  卓吾子評:

  勇南公於五侯寨中,前戰後殺,左突右衝,無往不勝。五侯膽魄俱喪,讀之令人擊節。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