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30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三十回 存孝活捉鄧天王 下一回▶


  卻說張凱中箭,回寨而死。五侯商議傳令調撥馬軍,當先衝陣,眾分五路,私襲林墩口。中一路王重榮,左一路赫連鋒,左二路曹順,右一路周順,右二路韓鑒。每一路約軍一萬,來到太原,解鞍歇馬。此時,存孝對晉王言曰:「五路軍士遠來至此,身疲力乏,吾兵養成銳氣,以逸待勞,若趁此擒之,不顯兒是好漢,待他人馬休息了三日,再去殺他,叫他死而無怨。」晉王曰:「吾兒存心仁義,誰能及之!」至是,見五侯兵來衝陣,遂自披掛,提畢燕檛,縱馬出陣。只見對陣門旗開處,二十八將,一勇齊來,被存孝舉起渾鐵搠,不移時,力誅一十五將,餘軍驚散,各自逃生,殺軍大半,是日天色已晚,存孝領兵退入賓州城去。

  卻說鄧天王運糧到寨,參見五侯。天王問:「可曾與晉王兵對陣否?」眾將皆曰:「已曾交戰數陣,被存孝力誅一十五將,退入賓州去了。」天王長歎一聲曰:「誓殺此賊,以雪前恥。」即便綽槍上馬,逕到賓州城下索戰。有人報知晉王,晉王半晌無語,謂存孝曰:「不知此賊尚在,你昔年放他去學全武藝,已經一十二年,只怕你今日敵此賊不過?」存孝曰:「父王休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此賊又到,吾必擒之。」遂披掛上馬,領兵出陣,向前厲聲罵曰:「死不死的逆賊,尚敢來此,昔日黃桑店被吾所擒,放聲大哭,吾即放汝回去,學全武藝,今日莫非又來哭乎?」天王大怒曰:「吾昔日誤中奸計,以老母尚在,欲全孝道,故發悲慟。今吾母已死,又學全了萬人之敵,正欲斬汝首級,以雪前恥。」遂拍馬挺戟,直取存孝,存孝持畢燕檛來迎,兩馬相交,未及數合,存孝逼開戟,大喝一聲,天王措手不及,被存孝活擒過馬。早有小卒報與晉王。

  晉王大喜,急叫:「吾兒且休放下鄧天王,待我遞了賀功的酒,以顯吾兒的威風!」此時,存孝在馬上,遂連飲了三杯,方把天王放在地下,軍士一齊擁向前來,將天王捆縛,來見晉王。

  晉王此時也不問他是非,喝令武士,推出斬之。

  逸狂詩曰:

    黃桑昔日放天王,十二年來不忖量,

    母死藝精無別慮,片時斬首自求亡。

  卻說存孝,正在歇息間,忽然往後而倒,口吐鮮血,不省人事,左右人救醒,扶至帳中,眾將皆來動問,不知其意,盡愕然相顧言曰:「五侯擁貔貅之眾,虎踞鯨吞,不爭此人如此,怎挫其威?倘彼兵再來搦戰,如之奈何?」眾人互相驚歎,原來存孝戰了一日,用盡氣力,滿腔熱血,連飲三杯冷酒,把那血逼住了,又卸去甲,中了風疾,心腹作痛,神思昏迷,寢食俱廢,喚醫者劑藥調理。醫者曰:「此疾乃風邪入內,急切難痊,須要一月將息,方可全愈。」晉王令三軍堅守各寨,不許輕出。卻說三日後,高思繼運糧至寨,聞知眾將屢次殺敗,即時領兵前來搦戰,晉王按兵不動,罵至日暮而回。次日又來,連罵三日,晉王恐存孝怒氣激動,不敢報知。高思繼直來寨前叫罵,要活捉存孝。晉王三番五次,只是遮掩,不使存孝知之。

  存孝雖在睡臥,心中已自知道,連日直來寨前叫罵。一日,高思繼親自點軍擂鼓吶喊前來,直抵城下搦戰,晉王拒住不出。

  存孝命軍士喚安休休、薛阿檀二人入帳問曰:「何處擂鼓吶喊?」二人答曰:「乃是軍中教演軍士。」存孝曰:「何欺我也!吾聞五路軍到城下,辱罵幾次,父王不令我知之,汝眾兄弟,為何不出?」二人答曰:「只為吾兄患疾,醫者雲,慎勿使忿怒,則此疾即愈,故此不敢擅出。五侯之兵,果然連日在城下搦戰,只是不敢報知。」存孝曰:「汝等不戰,立意若何?」阿檀曰:「眾兄弟皆欲暫且按兵不動,待吾兄病癒,然後出戰。」存孝聽罷忿然起而言曰:「大丈夫既食君祿,當以馬革裹屍,豈可為吾一人而廢國家大事也?」言訖,即欲披掛上馬。

  晉王知之,急來帳中止曰:「汝病未痊,便欲出陣恐怕力不敵眾,則三軍喪膽,銳氣盡挫,軍勢不能復振。吾兒不必忿怒,我即遣人出戰。」存孝於是止之。嗣源奮然曰:「賢弟未可造次,軍馬臨城,若不出戰,是吾怯也。願領一千軍,決一死戰!」晉王從之,令嗣源同周德威、樊達,點馬步軍一千,出城迎敵。

  卻說李嗣源領兵出城,親自當先,持刀躍馬而來。且看來將如何打扮,但見:

    鳳翅盔,高攢金寶;渾金甲,密砌龍鱗。錦征袍,花朵簇陽春;錕鋙劍,腰懸寒光噴。繡腿餅絨圈翡翠,玉玲瓏帶束麒麟。

  上首的是神機軍師周德威,足智多謀,經文緯武,慣使雙有西江月詞一首。但見:

    如意冠,玉簪翠筆。絳綃衣,鶴舞金霞。精神凜凜映桃花,環珮玎璫斜掛。

    素道服,皂羅沿襈。紫絲縧,碧玉鉤環。手中羽扇動天關,頭上綸巾微岸。

    貼裡暗穿銀甲,垓心穩坐雕鞍。胸中韜略鬼神瞞,文武雙全師範。

  又詩一首贊云:

    天意生賢佐,殘唐周德威。

    胸中藏武略,心上運玄機。

    智勇張良並,才能范蠡欺。

    掃除巢賊亂,青史譽皆知。

  下首是跳澗虎樊達,挺槍立馬,後人亦有詩贊之云:

    生居鄴郡稱英勇,慣使長槍氣最雄,

    跳澗虎名誇有力,試看此戰可成功。

  三人立馬於陣前,五侯遣白馬高思繼領兵二萬,布成陣勢。

  思繼將人馬分作兩隊,列於步軍之側,勢如兩翼,左右馬五十匹,大半皆是白馬。高思繼曾與羌胡交戰,盡選白馬為先鋒,號為白馬義兵,羌胡遠見白馬便走。怎見得思繼英雄,但見:

    戴一頂三叉紫金冠,冠口內拴兩根雉尾。穿一領襯甲白羅袍,袍背上繡三個鳳凰。披一副連環鑌鐵鎧,係一條嵌寶獅鸞帶。著一對雲根鷹爪靴,掛一條護項銷金帕。帶一張鵲畫鐵胎弓,懸一壺雕翎鈚子箭。左手執一面金獸面防牌,背插飛刀二十四把。右手使一條渾鐵點鋼槍,坐下一匹銀色梅花馬。百步斬人,無有不中。

  又有五言詩一首,贊高思繼勇壯云:

    白馬高思繼,征胡屢有功。

    防牌懸猛獸,拭劍插飛熊。

    義勇真無敵,雄威不眾同。

    詎知存孝病,諸將畏交鋒。

  當日,兩軍對敵,思繼出馬,與李嗣源更不打話,共戰四五十合,思繼詐敗逃走,嗣源引軍趕人陣來。誰知思繼已先埋伏,用手指揮,五千兵一齊圍定。嗣源在中間,左衝右突,不能得出,周德威與樊達各自潰散。

  晉王在城上,望見嗣源困於垓心,慌問:「眾將!誰人出馬,以救嗣源?」薛阿檀曰:「小將願往!」晉王遂命阿檀披掛上馬,引部下壯士數十騎出城。晉王領將士於城上擂鼓吶喊,以助其威。阿檀引軍離敵兵數里,遙與嗣源招呼,阿檀大叫一聲,飛渡淺溝,眾皆奮力而過。阿檀獨自當先,奮力殺人,對陣副將謝墨迎之,不能抵敵而走。阿檀直至核心,救了嗣源,回頭看時,尚有數十騎在陣中,不曾離得重圍。阿檀復回殺入陣中,所到莫敢擋抵,再救出這一彪人馬。正遇高思繼攔住去路,被阿檀奮武衝散,嗣源躍馬混戰,五路軍馬大亂。安休休亦引軍士,大戰敵兵,緩緩唱凱入城。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逸狂詩曰:

    白馬將軍久戰持,嗣源受困計無施,

    阿檀奮勇衝開陣,謝墨奔逃始解圍。

  卓吾子評:

  李晉王以酒酬功,勇南公遽因染疾,復又鼓眾軍與五路兵交鋒,壯哉!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