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32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三十二回 五牛掙死李存孝 下一回▶


  原來存孝實是有勇無謀,一聞此語,遂使人按倒原旗,一聲號令,不移時,城上豎起一派盡是安景思的旗號,二人辭別,還到賓州。卻說康君利與李存信來見晉王,拜伏於地。晉王曰:「吾兒打圍何如?」二人曰:「圍也不曾打得,倒與父王打聽一件大事來了!」晉王曰:「是何大事?」二人曰:「不料沁州已反了存孝矣!」晉王失驚曰:「存孝忠義之人,如何肯反?」君利曰:「吾二人眼見明白,他既不反,因何出了姓,城上一派旗號,盡是安景思的姓字?」晉王怒曰:「虎兒不可養也!

  果是出姓,急去擒此賊來殺之。」言未絕,閃出劉妃,向前告晉王曰:「妾見存孝赤心報國,累建奇功,故勸大王封出沁州,今反情未見,況是二人素與存孝有隙,聽聞其語,便欲擒殺此人,恐其中有詐,妾與嗣源逕上沁州,打聽虛實,然後殺亦未遲。」晉王從之。

  於是母子二人,即時上馬,逕投沁州進發。行了數日,已到沁州城下。母子遙望城上,果然盡是安景思的旗號,劉妃大驚曰:「事已實矣!果改旗號,此人反面無情,恐中其計。」

  母子勒馬便走。此時,存孝與六將正在巡城,忽見劉妃與嗣源到城下,看了一番,急下城來追趕,大叫:「老母、大兄緣何竟不進城來,勒馬便回,此是何意?」此時,母子只說反了存孝,遂跳下馬來,大叫:「勇南大人,乞饒母子二人性命,可看昔日薄面!」存孝聽聞大驚,急下馬來,跪於路側,告曰:「存孝有甚異志?」劉妃曰:「汝在沁州,爵位已極,富貴足矣!因何反了?」存孝曰:「是誰說來?」劉妃曰:「你既不反,如何城上打著安景思的旗號?」存孝聽言,遂將康君利前事,細說一番。劉妃駭然曰:「你中了逆賊之計,可急到父王面前分訴明白!」於是,三人一同上馬,逕投賓州城來。

  卻說君利、存信,望見母子三人回來。君利對存信曰:「事不諧矣!倘此賊到老父面前訴說明白,漏泄此事怎了?」存信曰:「此事不妨,吾有一計,假傳父王令言,說賊犯黃河,調你母子二人帶領人馬,前去截殺,去遲者斬首,軍前號令。

  二人若去,吾與你便無事矣!」君利然之,一依其言。果然劉妃與嗣源聞此語,不敢停止,二人遂往黃河截殺,只留下存孝到晉王面前分訴其事。是日,天色已晚,晉王深有酒意了,人報:「存孝自沁州來見。」晉王曰:「吾醉矣!醉後不言公事,吾兒遠路勞神,且向後宮睡去,來早再說。」

  君利知晉王之意,暗謂存信曰:「乘老父迷睡不起,先將存孝殺了,以絕後患。」存信曰:「此計其妙,便可行之!」

  於是,君利即假傳父令,言:「存孝反叛,擒出轅門,五車掙之!」此時,存孝欲進宮訴說,四下皆康君利心腹之人,不能得入。存信曰:「老父怒汝,立等回報,安敢再入?」急使軍人將存孝捆縛,用五輛車來各係一牛,分作五隊,號令一聲,五下鞭開牛去,只一掙,被存孝把身一縱,都縱到身底下來。

  原來五車上,有五五二千五百石重,五牛之力,不計多少,存孝一生力大,是以皆被縱到身底下來,以此較之,存孝一臂有二萬五千斤之力,兩臂有四象不過之勇。存孝大叫:「我得何罪?將五牛掙我!」言未絕,只見半空中一金甲神人,叫曰:「存孝不得掙挫,吾奉千佛牒文,玉皇敕旨,你原是上界鐵石之精,降臨凡世,今日功行完滿,取汝歸天,若是遲緩,神人奪了你的坐位。」存孝聽言曰:「既上天叫我,安敢不從?」

  遂叫軍人曰:「這等如何掙得我死,除非是將劍割斷我手足之筋,吾即死矣!」當下君利傳令,大喝五下裡掙響一聲,存孝軀分為五塊。存孝亡年三十六歲,時天復三年秋九月也。後來史官有詩贊云:

    兩岸西風起白楊,沁州存孝實堪傷,

    晉官花草埋幽逕,唐國山河繞夕陽,

    鴉谷滅巢皆寂寞,賓州塵路總荒涼,

    詩成不盡傷情處,一度行吟一斷腸。

  後來宋賢弔存孝輓詩云:

    鴉谷遺蹀跡,英雄有將聲。

    威容賽夏育,風味若陳平。

    常領三千士,破除百萬兵。

    賓州天命盡,誰不痛傷情。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