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33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三十三回 晉王痛哭勇南公 下一回▶


  卻說晉王,正在宮中熟睡,宮人來報:「五車掙死存孝!」唬得晉王汗流沾背,魂不附體,急跑出殿前來視之,存孝已死,掙為五塊。晉王大哭數聲,望後便倒,昏絕於地,左右急救,半響方蘇。晉王問:「誰殺存孝?」左右細說前因。晉王曰:「存孝已死,只吾休矣!」此時,君利、存信逃去數日,晉王遣人追之,半路捉回,正欲碎剮,忽報劉妃還宮,晉王急令接入。原來劉妃與嗣源,逕到黃河界口,絕無動靜。知是二人用計,急回賓州,知存孝被掙死,直來見晉王。劉妃曰:「君利、存信如此無禮,罪不容誅,請大王剮此二賊,為存孝報仇!」晉王曰:「存孝如此,吾豈能獨生哉?」

  正在慟哭,忽見一彪人馬,飛奔而來。眾視之,乃存孝之妻鄧瑞雲也。瑞雲知此消息,帶領六將到來,放聲大哭,昏絕於地,三五番幾死,眾軍無不哀慟。瑞雲再三上言曰:「今存孝死於不幸,大王念父子之情,早為報仇!」當日,具棺槨盛裝存孝屍首,停於正庭,六將掛孝,軍土舉哀震地。晉王喚武士,將君利、存信二賊,倒澆一對照天蠟燭,在於柩前,請高僧做水陸大醮超度,復圖存孝儀像掛起。晉王親自設祭一壇。

  祭文曰:

    嗚呼勇南!天下戰士,古今無雙。何天不弔,令死於奸人之手?使我慟傷。嗚呼!吾今年八十,兒今既死,吾料隨亡!吾今取二人於市,熬油點燭,照爾幽光。爾冤既白,爾仇亦報,爾名孔揚。嗚呼勇南!魂其有知,曷維尚享。

  後人讀史至此,有詩歎云:

    存孝英雄獨佔奇,開疆展土定華夷,

    當時恨殺丹青手,不畫山前打虎威。

  晉王傷悼不已,望棺前欲拜下,德威急向前止之曰:「不可!大王父也,存孝子也,豈有為父而拜子之理乎?」晉王乃止。晉王曰:「吾豈不知之,但以先死為神,吾之哀毀逾禮,不覺形於此耳!」後人有詩云:

    李存孝能文能武,滅黃巢蓋世功名,

    是晉王不合拜子,也須知先死為神。

  當時報入長安,昭宗知存孝已死,念存孝英雄冠世,有恢復之功,大加慟切,遂遣官具禮前來致祭。晉王請使者入見了,始知昭宗遣周德威代祭,德威就將祭品,擺列存孝靈前,親自奠酒拜下,令趙文宗讀祭文曰:

    維大唐天復三年秋九月上旬,祭主大唐昭宗皇帝,遣兵部大司馬周德威,謹以清酌庶饈之儀,致祭於敕封鎮守沁州地方協理軍務飛虎將軍勇南公李存孝之靈曰:

    嗚呼!存孝不幸橫亡,天高日短,無人不傷。伏念生居朔漠塞北之方,長自飛虎靈求之峪。滅黃巢,扶僖宗,復入長安,誅奸黨,立昭宗,建都天下。官居一品,加為勇南公之職,勢壓諸邦,是飛虎將軍之譽。

    唯君正宜享富貴於高堂,豈期命早喪於奸讒。人之死沒,自古難免。不料君父以酒誤害忠良,將二奸盡行誅戮,與汝雪恨。

    將軍陽世不將金印掛,陰司多握鬼兵權。嗚呼哀哉!尚享。

  德威祭畢,淚流滿面,哀動三軍。晉王自歎曰:「此事非於別人,只是我以酒誤害忠良,致有此失。」遂自感歎一詩云:

    終朝飲酒醉醺醺,耳聽讒言害好人,

    破巢之時用存孝,太平不見勇南君。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卓吾子評:

  奸讒陰害忠良,何代無之?不特克用之於存孝而已。然則克用酒誤太甚!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