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34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三十四回 梁兵劫奪勇南柩 下一回▶


  當日,晉王令鄧瑞雲同六將帶領三千人馬,保護存孝靈柩,葬於靈求峪,安靈守孝。六將領命,逕上去訖。早有細作報入汴梁,朱溫大喜曰:「李存孝已死,吾無憂矣!」今又令軍士護喪葬於靈求峪內,急遣尚讓七將,領兵前去劫奪存孝靈柩,七將領命。正行之次,忽見前面一彪人馬,盡打紅旗,當頭截住去路,為頭閃出英雄,身長一丈,膀闊三停,赤腳蓬頭,膂力過人,乃壽章人也,姓王名彥章。因存孝巡行河北之時,在淤泥河相遇,二人鬥了數合,被存孝連人帶馬打落岸下。彥章誓言,存孝若在十年,吾十年不出,除是死了存孝,才敢出名。

  逕上壽章隱姓埋名。今探聽存孝已死,引了人馬欲來投奔梁王,正值七將兵至,彥章攔住大呼曰:「吾乃渾鐵槍王彥章也!來的人馬何往?」葛從周曰:「吾等梁王手下七將,今奉我王命,領兵前去靈求峪,劫奪李存孝靈柩。」彥章曰:「汝等錯矣!君子不念舊惡,人死不計舊冤,存孝亦是好漢,只因晉王恃酒誤死,搶他屍首何益?不如引我去見梁王,陳說和解之事。」

  七將從之,合兵一處,逕到汴梁城來。

  七將入見,朱溫曰:「李存孝屍首如何?」葛從周曰:「不曾搶得,只與大王尋得一個前部大將。」溫問曰:「是誰?」從周曰:「此人真定壽章人氏,姓王名彥章 。」溫曰:「聞名久矣!吾正欲見此人。」從周引彥章至殿下,溫即欠身相迎,彥章下拜,溫答半禮。溫曰:「足下近在山東,正欲遣人來請為將,破滅李克用,共圖霸業,今日得遇,三生幸矣!」彥章曰:「李克用死了存孝,其勢已孤,臣視之,乃疥癬之疾,不足介意。大王欲取天下,不如先圖了昭宗,再擒晉王未遲。」

  溫大喜,即封彥章為天下兵馬大元帥,設宴犒勞。席間便問彥章圖昭宗天下之計。彥章曰:「臣見昭宗駕下,寵著一人,姓李名英,現任丞相之職,今在長安秤金賣官。大王親將金寶賄賂他,只說長安是久反之地,汴梁是興隆之邦,李英貪得,見利忘義,必奏准朝廷,贊成此事。先領旨到此蓋造皇宮,然後用計,把駕迎上汴梁,那時以圖昭宗,有何難處?」溫曰:「此計甚妙,我若得了天下,富貴與汝共之。」

  商議已定,次日朱溫即自收拾金寶,帶領數百鐵騎,各帶輕刀短箭,逕上長安。不日,已至李英宅前下馬,小卒人報,李英降階而接,到堂上坐定,敘茶已畢。溫曰:「丞相別來無恙!」英曰:「仰賴福蔭,略得清安。大王久不相見,有勞車顧。」溫曰:「恭惟大人!現居元輔之職,臣扶社稷,不勝至喜。今有黃金百錠,珠玉一斗,外有良馬一匹,日行千里,渡水登山,如履平地,名曰玉聰,某不敢乘坐,特來並獻與丞相,以助虎威!」英聽罷,便令帶過來看,果然那馬身上火炭般赤,無半根雜毛,頭尾長一丈,蹄帶項鬃高八尺,嘶喊咆哮,有騰空入海之狀。李英見了大喜。有詩單贊玉聰馬云:

    奔騰千里蕩塵埃,渡水登山紫霧開,

    掣斷絲鞭搖玉轡,火龍飛下九天來。

  英謝溫曰:「大王與此金寶龍駒,某將何報之?」溫曰:「些小微物,豈望報乎?丞相肯為,只在數句言語之間而已。」英曰:「請問其故?」溫曰:「某見長安是久反之地,不及汴梁是地廣人稠、永遠興隆之邦,丞相只須奏准朝廷,與吾領了旨意,到汴梁蓋造皇宮,請駕建都,便是丞相大功績也!」

  英曰:「大王見主上衰弱,時勢已去,莫非要圖天下否?」溫半晌不答。英曰:「明日便奏朝廷,發旨意與你,領上汴梁蓋造皇城。待吾指日把駕拐上汴梁,讓位與你,有何不可?」溫曰:「誠得如此,丞相富貴無比。」

  二人商議已定,次日,昭宗升殿,近臣報言,今有梁王朱溫,欲見陛下。帝曰:「可急宣來!」溫人見,拜伏闕下,口稱萬歲。帝曰:「卿到此,有何見奏?」溫曰:「臣見長安久反之地,干戈擾攘,不得休息。臣守汴梁已久,知是興隆之邦,奏過陛下,請旨蓋造皇城,完日請陛下遷都汴梁。」帝曰:「卿言須當與文武商議。」言尚未盡,只見班部中閃出一臣,面如紅棗,突眼虯髯,威風凜凜,膽量過人,上殿奏曰:「大梁朱全忠,真忠君愛國之臣也!」此人是誰?乃丞相李英也。帝問英曰:「此奏可乎?」英曰:「大梁王所奏,金石之論也!

  難得此人,忠於王室,既有如此好處,陛下急宜從之。」帝正在猶豫,群臣皆言:「不可!龍不離海,虎不離山,陛下安居大位,豈可遠離乎?臣料汴梁萬不及長安。怎見得長安好於汴梁,古人有詩為證:

    自古興隆地,周秦漢代修。

    三川花似錦,八水永長流。

    起蓋咸陽殿,鳳闕對龍樓。

    華夷圖上看,天下最為頭。」

  朱溫曰:「你眾文武說長安好處,也只如此。且聽我說汴梁好處。古人有詩為證:

    王氣騰騰徹比霞,祥雲繚繞照京華,

    寶妝樓閣侵銀漢,玉殿亭臺護絳紗,

    四時不絕山川景,八節常開琪樹花,

    年年三月登高望,香滿梁園百萬家。」

  昭宗聽罷朱溫詩句,心下萬千之喜,遂喚曹中書達填寫旨意與朱溫:「領去汴梁蓋造皇城,朕即遣官軍,將長安府庫錢糧,都攢運至汴梁,選日,請朕建都天下。」溫領旨出朝,暗思:「此等昏君,中了吾計,好似一盞孤燈,昏天曉月,算來活也不多時!」

  溫行了數日,已到汴梁,遂起民夫,搬運土木,喚良匠蓋造皇城,雕樑刻棟,繪鳳描龍,未及半載日期,工程已成,比長安宮室,華麗又加十倍。

  卻說朱溫,蓋造已完,便遣王彥章,先領人馬三萬,前至灞陵川界,以候接應,親自逕上長安,入朝見帝。帝曰:「朕差卿蓋造皇城如何?」溫曰:「臣領旨蓋造,今已完備,特請陛下到汴梁建都。」昭宗大喜,當日聚文武於朝堂。帝曰:「唐室西都二百餘年,氣數已衰,朕觀氣色在汴梁,先遣梁王蓋造宮殿,朕欲遷都東幸,汝等各宜促裝。」學士陳輝源曰:「長安久樂之地,今無故損宗廟,棄原陵,恐百姓驚動,必有靡沸之亂。天下動之至易,安之甚難,望陛下明鑒!」帝怒曰:「汝欲阻國家之大計耶?」平章事朱樸亦諫曰:「陳學士之言是也!想祖公神堯高祖皇帝,東征西蕩,掙成一統天下,亦不易得,今陛下至汴梁,必中朱溫之計矣!」李英急上言曰:「這一起臣僚,有失君臣之禮,可以斬之!」帝聞奏即日罷朱樸、陳輝之官,貶為庶民。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卓吾子評:

  朱溫得王彥章為元帥,賂李英為腹心,請駕建都汴梁,社援可危矣!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