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三十七回 雞寶山存孝顯聖 下一回▶


  正值彥章搦戰,晉王大叫:「快備馬來,吾自出陣一遭!」此時晉王年已八十四歲,披掛上馬,綽定唐刀,領兵出營。

  彥章視之,見兩面日月龍風旗,旗下有一將,額垂千條線,發綰一窩絲。如何打扮?

    金甲金盔翡翠袍,腰間玉帶束鮫綃。

    坐下千里追風馬,肩上橫阻定唐刀。

  王彥章正欲迎戰,彥龍一馬當先,問曰:「來者莫非晉王否?」晉王曰:「然!」彥龍曰:「汝將已被吾殺盡,尚敢自臨陣耶!」晉王大罵曰:「這伙奸賊,奪吾大唐天下,天厭神怒,吾親臨陣取汝首級!」言罷,兩馬相交,雙刀並舉,怎見得?有詩為證:

    刮地寒風聲颯颯,硬戰征袍聲似擦。

    逼逼剝剝馬蹄鳴,叮叮噹噹袍槍甲。

    你死我活不伏輸,一往一來交戰馬。

    興心槍挑錦戰袍,舉意刀劈連環甲。

    摩旗小校手連顛,擂鼓軍郎槌亂打。

  時,晉王年老,筋力衰敗,戰不數合,被彥龍殺得大敗,撥馬而走。已近黃昏,左側彥龍趕下陣來。前走的,好似猛風吹敗葉;後追的,恰如急雨打殘花。追趕已無措手,大叫:「吾兒存孝!昔日汴梁赴會,汝曾救我,今吾死在須臾,汝何無靈!」言未絕,只見東南上一陣風,卷出兩面飛虎旗,旗下是存孝,結束如生:

    虎磕腦乾坤少有,虎皮袍蓋世無雙。猊鎧槍刀不懼,畢燕檛能取人魂。馬上橫擔渾鐵搠,五名馬賽過蛟龍。

  晉王叫:「勇南公吾兒!快來救我。」只見存孝一馬當先,厲聲大罵:「奸賊!吾在此等你多時。」彥龍大驚,叫聲「苦也!」跌下馬來,氣絕身死。此時存孝,猶在雲霧之中,叫聲:「老父!兒與你相會一面,以完父子之情,梁兵自此勢敗,兒今辭別,朝天去了。」晉王回頭看時,只見風清月朗,不見了存孝,獨有王彥龍死在地上,餘眾各散逃生。晉王放聲大哭,叫數聲吾兒,死後還來救我一命。下馬斬了彥龍首級而回。眾王子並諸侯接見,哭訴前事,眾皆嗟歎不已。

  早有人報知王彥章,言:「李存孝搠打死彥龍,現今後面人馬到了。」唬得王彥章魂不附體,慌忙上馬,盡力加鞭,望後而走。本陣軍兵,魂飛魄散,棄槍落刀,失盔拋甲,自相踐踏,死者不計其數。詠史詩曰:

    存孝當年弔伐勤,要將忠義報先君,

    只因打虎追巢賊,死戮彥龍敗敵軍。

    非是兵機無計策,只緣天意有攸分,

    大唐基業今何在?惟有將軍一古墳。

  彥章走了一夜,離唐營二十里,死屍不絕,彥章點聚餘將,復與唐家對面安營。此時,彥章一怒,槍挑名將一十六員落馬,餘皆放馬逃生。

  卻說梁兵二十餘萬,用糧浩大,況諸郡荒旱,人皆相食,屋宇盡皆拆毀,軍人無不擄掠,與唐軍相拒一載有餘,糧荊乃上表梁帝催糧。梁帝應付十萬斛,軍士支給不敷。彥章與朱友珪商議:「兵多糧少,如之奈何?」友珪曰:「吾正憂慮此事,糧食兵家大事,倘軍心有變,難以區處。」彥章曰:「今天氣炎熱,且宜按兵不動,殿下親往朝廷面奏,叫遣將應付糧米,剋日到軍前支給,才好與唐相拒。」

  友珪披掛上馬,帶領數人,離了雞寶山,行了數日,已至渝丘,到汴梁只隔一日程途。原來友珪結束,一如商賈相似,又值天氣炎熱,憩息於垂楊樹下,只見路上往來之人,三三兩兩,互相遞語曰:「大梁王朱溫,甚是不仁,翁婚兒婦為妻,父納子妻為妾。」友珪潛自聽之,駭然大驚,安有此等之言?

  遂自向前而問遠近居民,眾皆一驚。友珪暗思:「吾父禽獸之輩,不仁之心,甚於虎狼,吾若回朝,必遭其害,不如仍回雞寶山,別圖良策。」

  逸狂詩云:

    堪歎朱溫太不仁,翁婚兒婦滅人倫,

    椒蘭殿上頻回首,天道誰言報不均。

  友珪於是勒馬急回本營,王彥章接見,訴知此事,別有良圖,友珪從之。卻說李晉王在帳中,整日憂悶,被水手殺做個閉門不出,猛想存孝尚留六員副將,在飛虎山守靈,急喚李嗣源,調取這一支人馬前來助戰。嗣源去了數日,六將已到,屯於北城,細作報知彥章,便欲移兵來打北城。李罕芝傳令,叫五鼓造飯,平明大小軍馬都皆出城。城上虛插旌旗,遙張聲勢,軍分二門而出。

  卻說王彥章,引兵列陣於北門外。當日晉兵分三門而出。

  彥章親上將臺,看見城上,牆邊盡是虛糊旌旗,無人守護。又見軍士腰下,各束縛包裹。彥章心中暗忖:「晉兵必是糧盡,勢孤力寡,先準備走路。」遂下將臺傳令云:「令兩軍分左右為翼,如前後得勝,盡力追趕,直待鳴金,方許退步。」就叫葛從周領住後軍,親自進兵。當日對陣,鼓聲大振,彥章出馬,在陣前。晉王自至門旗下,揮鞭指點:「誰人向前?」一將應聲出馬,乃安休休也。與彥章交鋒,不十合,彥章槍刺安休休於馬下。彥章大呼姓名搦戰,唐將薛阿檀出馬與彥章戰十餘合,又被刺死。唐陣勢亂,眾軍先退。李罕芝、傅存審兩個押後,彥章指兩翼軍衝出,晉兵大敗,彥章自率大軍,追趕至北城下,唐軍皆不入城,皆望西北而去。

  梁將李思安、劉知俊引前部盡趕,彥章見北城門大開,城上又無軍馬,指點中軍搶城,數十騎當先而進。彥章在背後,加鞭縱馬,直叉到雍城道邊。城上薛鐵山竊見彥章親自先入,暗暗喝采。一聲梆子響,兩邊號弩齊發,箭如雨下,爭先入門者盡落陷馬坑去。彥章正勒馬回,一箭正射中右臂,彥章翻身下馬。賀黑虎從門內殺出,逕來殺彥章。卻得司馬鄴、張存敬兩個死命救出城去了。軍士突出,梁兵自相踐踏,落塹填坑者無數。葛從周急收軍時,李罕芝、傅存審分兩路殺回,梁兵大敗,卻得尚讓引一軍從側首截出救了。李罕芝引得勝軍進城。

  葛從周比及收拾敗軍,傷者數多。二將救彥章到帳中,喚行軍醫者,用鐵鑷鑷出弩箭頭,將金瘡藥塞掩瘡口,只在帳中養病,按兵不動。

  卻說王彥章又斬了安休休等,威聲大振,遠近皆驚,連絡不絕。晉王聚眾商議曰:「彥章又據北城,如虎生翼,況累斬名將,吾兵銳氣皆挫,此賊按兵不戰,若一旦瘡愈復出,誰能擋之。」李嗣源曰:「一人可破此賊。」晉王問:「是誰?」

  昔五侯反太原時,存孝病挾的那人,姓高名思繼,是山東鄆州東平府人氏,因存孝放他還家,耕鋤為活。兒去調取這人前來,破賊必矣!」晉王大喜,叫嗣源一行。

  卻說嗣源收拾行裝,跨刀上馬,直抵山東而來。訪至高思繼門首下馬,二人相見大喜,盡訴前事。思繼曰:「自勇南公擒我,饒了性命,回山東來,誓不與人相持,今已數年,自是善身三頃地,付首一張犁,不復再言武事。」嗣源見思繼苦無相從之意,暗想此人,只可以言激之。嗣源曰:「天下王位各鎮諸侯,皆聞將軍之名,如雷灌耳,稱羨不已。吾與王彥章交兵,被趕下陣來。我叫:『彥章,今來趕我,不足為奇,汝欲為好漢,且停兵不戰,吾聞山東渾鐵槍白馬高思繼,世之英杰,有萬夫不擋之勇,待我請來,與汝對敵。』王彥章聽吾陣前誇言,忿然大叫:『我再不來索戰,待汝去請來,不來便罷,若到這雞寶山來,我定擒住他!』」高思繼聽罷,激得心頭火起,口內生煙,大叫:「左右快備白龍馬宋,待我去擒此賊!」各披掛上馬,遂離了山東,望雞寶山進發。但見:

    日長步緊,風急行斜,好似流星不落地,猶如弩箭乍離弦。二人奔馳,不日已到唐營,來見晉王。晉王大喜,命坐慰勞了。晉王說:「王彥章斬首無算,軍士喪氣,請將軍相助。」思繼曰:「容吾觀其動靜。」晉王置酒待之。要知後事若何?且聽下回分解。

  卓吾子

  彥章殺傷晉兵無算,而李晉王若非勇南公顯聖,幾乎不免。

  復又梁兵索戰,征請高思繼抵敵,似亦無聊之計耳!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