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38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三十八回 彥章智殺高思繼 下一回▶


  當日,忽報王彥章搦戰,晉王引思繼於高阜望之,思繼侍立於側。時,晉王指曰:「麾蓋之下,橫槍立馬者,王彥章也。」思繼亦隨指看之,見其人繡袍金甲,威風凜凜,殺氣騰騰。

  思繼與晉王曰:「臣雖不才,願領兵出戰!」遂披掛綽槍上馬,直出陣前,挺槍直取彥章。彥章急架相還,二人交馬,正是棋逢敵手,木遇良工,叫聲好殺!怎見得:

    兩邊鼓響震天雷,就地鑼鳴如霹靂。人馬軍前捨命爭雄,刀槍練磨,惡似那如來會下哪咤,搖動五方旗;氣影相迎,猶如那四州大聖降水母。釘擦釘,雙摩皓月;甲蹌甲,對射銀山。

  兩條條,凹面混汗龍;一對對,巴山白額虎。

  二人混殺了一日,鬥上三百餘合,天色已晚,晉王叫鳴金收軍,兩下各領兵回營。卻說王彥章,回到本營,謂左右曰:「高思繼刀法甚熟,真吾敵手,若不收兵,險喪此人之手。來日用回馬槍挑之,必全勝矣!」次日,上馬引軍來戰,高思繼亦引軍來,兩陣對圓,二將齊出。彥章曰:「吾今須決勝負,不可收兵!」言訖二馬相交,二人又戰五十餘合。彥章見贏不得思繼,撥回馬,拖槍便走。思繼疑彥章怯已,恨不得趕上,放開馬趕下陣來。彥章回頭,見思繼馬來得近,兜回馬一槍,思繼收馬不迭,步心一槍刺死,彥章找了思繼首級。此時,眾餘四散奔走,來報唐營:「高思繼被他回馬槍挑了!」晉王聽罷,大叫一聲:「氣殺我也!」口角噴血,倒於地下,半晌氣絕身死。

  逸狂有詩歎曰:

    為國頻召將,時危不可撐。

    勇南亡去後,思繼復招魂。

    忠義心空赤,衰殘志可矜。

    一氣能噴血,誰將社稷平。

  原來晉王一是領頭瘡發,二是那二百場戰敗的氣,三是年高八十四歲。後來史官有詩為證:

    唐室衰微不可扶,天教溫賊篡良圖,

    君仇未報身先死,到此英雄豈丈夫。

  彥章回馬槍挑了高思繼,氣殺了沙陀李晉王,眾王子大駭。

  便欲舉哀,盡傳晉王身死,商議做孝。潞州王李杰曰:「眾王子且勿喧嚷,王彥章得知晉王死了,他便又領兵來索戰,誰與他抵敵?急將晉王棺殮,著令蕭、劉二妃,帶領三千兵馬,護送靈柩,星夜赴賓州埋葬,此為上策。」眾王子從之。卻說眾王子商議:「晉王已死,可令潞州王權掌晉王兵印。」潞州王曰:「吾有何能?敢任此職。」眾皆曰:「以昭穆定之,非汝不可為也!」當日,李杰謂嗣源曰:「水手逆賊,日夜索戰,唐兵不能討賊報仇,此事若何?你看何處有兵,借得一支,前來破敵。」嗣源告曰:「吾終日奔馳道路,不是個調兵的人,卻似個勾命的鬼,各處調來的將士,都喪於此賊之手,兒今迳往直北大潼李友金處,調取那支人馬前來,破敵必矣!」李杰大喜,即遣嗣源一行。

  嗣源披掛上馬,往直北進發。但見途中三三兩兩,互相啼哭,攜兒抱女,夫東婦西,各人顧命逃散。殺得那百姓,家家門首弔著一個木牌,一邊寫個晉字,一邊寫個梁字。那軍一壁裡殺,一壁裡搶,搶到莊上,那百姓打聽得是晉兵,把那晉字弔過來。那軍說是晉王的民,不要搶就過去了。後兵又來搶,打聽得是梁兵,把那梁字弔過來,那軍說是梁王的民,不要搶,也過去了。後來搶得滑了,不論梁、晉都搶了,因此人民朝屬梁而暮屬晉。嗣源見了百姓如此之苦,喟然歎曰:「只因這梁、晉交兵,殺得那軍土受塗炭之苦,百姓有倒懸之急,天下慌慌,人民死其大半。」

  嗣源勒馬,星夜去到直北大潼城,拜見叔父李友金,呈上告急書言:「王彥章殺我父兵,敗二百場,不能措手,回馬槍挑了高思繼,氣殺了我父王,現守雞寶山,相攻至急,望叔父乞撥大將相助。」友金聽罷,放聲大哭,曰:「可惜皇兄死於非命,唐室不能報仇。」友金問:「班部中眾將,誰可引一軍去雞寶山相助?」言未絕,一將應聲而出,曰:「臣雖不才,願領兵前去,以斬王彥章之首。」友金視之,其人身不滿七尺,年約十四五歲,面如敷粉,發綰齊眉,乃北平人也,姓史名建唐,是友金部下一員名將,極有智略。友金聽其言大喜,封為總兵官,撥軍二萬,健將八員,一同李嗣源連夜便發,飛奔雞寶山來。

  卻說史建唐領兵正行,前面報馬言:「到唐營,離此不遠。」建唐急喚八將,將這二萬人馬,另自安下一個小營。嗣源引史建唐來見潞州王,盡訴其事。王曰:「吾姪遠路,風塵不易,許多好漢,皆致喪命,叫此一個小孩兒到此,焉能成事?若叫出陣,必被水手恥笑。」建唐向前告曰:「大王休小覷我,將在謀而不在勇,吾乃名將之子,九世良將之孫,量一水手,有何罕哉!」

  此時正話間,王彥章又來索戰。建唐叩頭曰:「小將願往,斬彥章之頭,獻於帳下!」潞王許之。建唐逕回本營,吩咐八將:「先領六千兵去埋伏左右,吾自領兵三千,當中殺出,我若輸了,你們兩邊即來接應;水手若敗了,你左右急截斷他的去路。但有退前縮後者,此劍為例。」眾將領命去了,各個披掛上馬,領兵出營佈陣。王彥章在陣前看了,稱羨不已,自言曰:「梁晉交兵二年餘,未逢敵手,今日不知何人,布此陣勢,實是天地人三才之陣,他敗也是他勝,我勝亦是他勝。」言未絕,只見素羅旗下,閃出一小將,怎生打扮:

    發綰齊眉,約年十四五歲。桃腮兩頰,約身不過四五尺長。頭戴燦銀盔,身披銀葉甲,手挽梨花槍,坐下玉驄馬,這不是哪咤太子,敢是個敷粉何郎?

  那陣上,彥章又長又大,惡似金剛,獰如八戒,見了大笑,言:「布此陣,倒有餘矣!原來是個小孩子出陣!」便問:「來將何名?」建唐曰:「吾是白袍史敬思之子,直北大潼城總戎官史建唐是也!汝是甚人?」彥章曰:「吾是鐵槍王彥章是也。」建唐即挺槍直取彥章,彥章急架相還。只聽得:

    轟雷炮響,殺喊連天,金鳴震起,戰鼓齊敲。陣前陣後虎狼兵,四哨五營排陣腳。旌旗閃爍,皂纛飄飄,槍刀賽雪密層層,劍戟如霜鋒列列。馬軍如蛟龍出水,步軍如猛虎穿林。沙塵飛起,渾如障霧,旗開處,閃出一小將。拍馬揮戈心性急,猶如泰山傾倒,好似海水翻騰。兩將交鋒,這場好殺。

  二人戰上二百餘合,建唐大怒,取鞭在手,喝聲:「著中!」彥章躲中不及,正中一鞭,抱鞍吐血,勒馬而走,建唐後面飛馬追之。卻說彥章,此時不往本陣,逕走左手下來。不料左邊四員將湧出,喝聲:「水手賊!走向何處?」四條槍攻進陣來。彥章魂不附體,勒馬走向右手下來。豈期右手四員將一支兵湧出,大叫:「逆賊休走!」章回頭看時,史建唐親自後面追至。彥章殺開一條血路,從南陣逃生走了。建唐曰:「誰放走了此賊!」皆言八健將第二名張夷放走。建唐大怒,喚刀手,拿張夷去斬首!並言:「今後慢功者,比張夷為例。」七將見了悚然。建唐差人到唐營報捷。潞州王曰:「不想此人勝了水手一陣。」眾王子出接建唐,隨即舉杯作賀,重賞眾將,不在話下,若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卓吾子評:

  高思繼餘生數十年,不合又應晉人之請,亦死於彥章之手。此時生民塗炭,朝梁暮晉,無有寧宇。悲夫!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