毘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

卷第十九 毘陵集 卷第二十
唐 獨孤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趙氏亦有生齋刊本
附錄一卷

毘陵集卷第二十

 朝散大夫使持節常州諸軍事守常州刺史賜紫金魚袋獨孤及

  祭文下

   祭吏部元郞中文

   祭壽州張使君文

   祭揚州韋大夫文

   爲楊右相祭西嶽文

   祭韋端公炎文

   祭賈尚書文

   祭相里造文

   祭滁州李庶子文

   祭博陵郡君文

  後序

   唐故常州刺史獨孤公毘陵集後序安定梁肅

  祭吏部元郞中文

年月日禮部員外獨孤及謹以蔬飯壺酒敬祭於故吏

部郞中元公之靈上士齊死生下士愛生惡死而惑之

知生死若幻而不能忘情於其閒者我輩所不克免始

者與公同弔死問生論議亦頗嘗及此豈謂言未絕口

而公又長往昨日經過遽成疇昔何變化之𨒪乃至於

是視不及瞬言不及英華作容息嗚呼元君今已返於機夫

彭祖殤子同歸於盡豈不知前後相哀達生者不爲歎

公齒髮未老官途方半相視而笑冀前路各有所展豈

圖閒闊數日而死生閒之竹林如故階塵未掃唯人琴

兩亡影絕響滅湯湯淸弦豈可復聞承以令辰將赴塋

闕痛天道之茫昩予豈無言而悲來從中遠英華作遂復抒

意匪祭也永以爲別也尚饗

  祭壽州張使君文

年月日舒州刺史獨孤及謹以淸酌嘉蔬柔毛之奠敬

英華作祭于故尚書工部郞中壽州刺史兼侍御史張公

之靈頃者剖符爲郡與公鄰邑祇役往復日以攜手嘗

辱嘉惠愛我則深柰何故英華作此是別後盈魄未周相去

無山川之閒纔聞嬰疾遽吿不幸古詩稱一息不相知

今乃爾二字英華作而果爾耶別時高論精義在耳袖中尺書灑

翰猶溼而形影驟滅了無還期雖欲效古賢謂悲哀爲

怛化情莫可遏徒虛語耳惟公貞亮溫毅強學好古人

皆窪而盈曲而全公獨以峭直英華作全眞接物雖悔恡不

改其度人多求田問舍公獨以百家言爲寶藏書至八

千卷而不止以斯道也施于有政故其德形於事業其

仁浹於百姓楚人壽人如得陽春識者揣公壽與位偕

今也溘焉英華作然而人何望嗚呼王事拘限會葬莫及思

賢歎逝執紙涕零若久要之不敢忘也豈不顧饗於今

日蘋藻之奠尚饗

  祭揚州韋大夫文

年月日朝散大夫檢校尚書司封郞中英華作員外郞兼舒州

刺史充本州團練守捉使賜紫金魚袋獨孤及謹以嘉

蔬柔毛之奠敬祭於故揚州大都督府長史兼御史大

夫淮南道節度觀察處置使韋公之靈王命九伯厎綏

四方惟公剖符作藩維揚往歲斯民匪迪匪康自公戾

止視之如傷飾吏以儒出言有章革剗煩苛載戢暴強

將吏奉君英華作之若網在綱罔或作威以紊典常英華作章

斯輯睦政亦允臧和氣被物豐年降祥天之輔仁公宜

熾昌奈何不淑景命遽央英華作殃百城悼心萬民何望及

忝列城僃守封疆獲宥罪戾庇身餘英華作余光德宇所覆

今也則亡偏思遺愛追蹈餘芳俛仰興懷望慕悽涼拘

限所職路阻且長遙抒下情旨酒一觴尚饗

  爲楊右相祭英華作賽西嶽文

維年月日司空英華有兼字右相楊國忠吏英華作禮部尚書同

中書門下平章事韋見素等謹以少牢之奠敬祭於西

嶽金天王英華無王字之神頃自獻歲達於三月畜極不雨

屯膏未光元元其咨滌滌是懼國忠等是用虔奉𧇖慮

英華作謨聿遵祀典謹遣鳴臯山人韋朝眞敢徼福于大神

之靈精意纔申而休祐肸蠁宸衷遙達而瑞澤𣶢沛非

神之幽贊叶于國英華有非字神之景命符於人則疇能降

祥薦祉如此眞速故簠簋犧𧰼英華作牲敬修享禮雖冥應

無方非馨香所荅而神威如在庶明靈惟歆尚饗

  祭韋端公炎文

維年月日司封郞中兼舒州刺史獨孤及前舒州司馬

皇甫曾等謹以淸酌庶羞之奠敬祭于故侍御史舒州

桐城縣丞韋公之靈昔公執法柱下某等接武英華作足

行嘗趨後塵飽聽公議某英華作及旣出守曾復播遷公亦

負譴黜官二字英華作玷辱同官爲寮之好敢不知孝悌忠信

強毅正直樂善惟恐不及嫉惡不去英華作盡不止分枉直

於心識英華作職以澄淸爲已任形於造次發於自然謂必

眉壽且鍾介福奈何強壯英華作仕之年大才先謝志業所

趨未申萬一有生之涯溘然永已慈親羸老弱子未齓

反葬無望委骸英華作體他山等爲歸眞艱痛太甚天不我

弔哀有何極某等頃嘗以罇酒豆肉邀君同懽今之所

獻猶前罇也但夙昔志氣比來話言遽悉冥寞無非夢

想往旣不及來莫可英華作我非追猶持此奠英華作尊以抒永

英華有至苦二字夭閼之痛夫復何言尚饗

  祭賈尚書文

維大歴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朝散大夫檢校尚書司封

郞中兼舒州刺史賜紫金魚袋獨孤及謹以淸酌庶羞

之奠敬祭于故散騎常侍贈禮部尚書賈公六兄之靈

嗚呼性命之源仲尼罕言頃者與兄存而不英華作勿論亦

謂景福必鍾德門未虞昊天驟忍我欺所以分手容易

前期日往書札祇嗟別離孰云別中死生閒之賈生謫

去遭世不用以命問鵩千古猶痛兄逢盛時任適梁棟

靑雲咫尺巨鱗始縱溘爾中止俄同大夢天下孤望非

兄誰慟追念夙昔嘗陪討論綜覈微言揭厲孔門匪究

枝葉必探本根高論拔俗精義入神誓將以儒訓齊斯

民文章陵夷鄭聲奪倫兄於其中振三代風復雕爲朴

英華作風復爲朴正始是崇學者歸仁如川朝宗英華作百川相宗

義炳焉自兄中興大名全才儀𠛬百工嗚呼彼天胡不

祐賢英華作焉闒茸讒諛或錫永年好學不幸繄兄復然豈

天地不仁將斯民薄祜顒顒之望見奪何遽某獲見於

兄二英華作三十有六年矣兄有七英華作十年之長蒙以伯仲

相視博文約禮謂英華作爲仁由已同心之言期於𣳚齒前

後尺牘羅列案几愔愔淸論怳怳在耳一旦如失萬事

英華作年非遄已民之所望今也胡俟某守職拘限會葬

願乖白馬素車欲往無階寢門一號心酸骨悽容徽

自此永不復見若魂魄無不之也豈不覩平生心於今

日斗酒之奠乎尚饗

  祭相里造文

年月日舒州刺史獨孤及謹以淸酌之奠敬祭于河南

少尹贈禮部侍郞相里公之靈嗚呼往歲嘗與公度論

死生變化豈不知身與萬物悉當歸無猶謂不惑於道

者可以不奪其算豈圖論猶在耳目未及瞬而公度之

身復爲異物益知觀化而怛自古皆妄而哀來從中妄

豈易遣嗚呼公度有志有文量足韜世善可救物宰賜

言語冉季政事古莫兩大繄公兼之伊昔密薦可否廷

折凶佞京師童兒亦知公名其後江人杭人頌德不暇

洛表耆老傒公而蘇秉公論者無賢不肖孰不謂公致

君致身方自此始奈何吉未會也凶問隨之天下悼惜

士友悽欷況某投分於策名之始竝命於剖符之列久

要不忘平生實唯公度是望同心同病英華作心同病同我身

子身也子與化往奈我心何名跡畱爲故英華作政事話

言存乎耳目唯音形眇忽無前期可望每一念至哀

塡胸臆往矣公度去我何之勿言一罇永無英華作難共持

倘肯顧饗表公我思尚饗

  祭滁州李庶子文

年月日常州刺史獨孤及謹以淸酌嘉蔬之奠敬祭于

故右庶子滁州刺史揚州大都督府司馬兼侍御史隴

西李長夫之靈嗚呼才與上壽幷者吾不得見之矣得

見中壽者斯可矣嗚呼長夫曾未半之官不展才事不

如志奄謝昭世溘歸黃泉雖欲茹哀哀可茹乎追惟長

夫行茂神俊孝愛友睦諒直仁勇卓犖夸邁英明曠達

英華作遠文武志略邦家必聞爲州治行居百城之最詩賦

歌辭窮六義之美休聲喧於里巷佳句被於管弦珪璋

令問中外注耳謂當入拜九卿出分四岳萬人所望一

旦中止行路悼惜豈直同心者之心滄洲長挹之談玉

溪獨往之興竟英華作競迫身世永孤願言英華作志願儻魂而

有知當飮痛泉下往歲滁城之會俱未以少別爲慼

臨岐道舊坎坎鼔我酒酣氣振言盡歡甚孰知此際

以是永訣今萬事如昨英華有日字非書札猶新唯故人音容

不可復見悲莫悲兮生別離況長往之別乎王事拘限

莫出執紼巵酒豆肉後會無期彼蒼悠悠逝者何之長

夫長夫魂兮來斯尚饗

  祭亡妻博陵郡君文

維大歴八年二月十五日檢校司封郞中兼舒州刺史

獨孤及謹以淸酌菜果之奠英華有敬字祭于故博陵郡君

之靈嗚呼及顧惟鄙薄謬忝好合英華作合好采蘩助祭歲

時未幾執手偕老昊天遽奪齊體苦晚遺跡太早猶未

知壽域有涯短長已臻其極耶將及薄祜速舋宜爲淑

明所弃耶屋壁挂存琴瑟響絕修法勸英華作勤義今將疇

依日月有時龜筮吿協將涉英華作陟故路祔于先塋及爲

印綬所拘不獲親自封樹豈虞此別死生閒之往歲方

舟偕來今也單輤獨歸郊圻一英華作不非慟心骨可絕頃

者萬事無非去塵變化茫茫往矣何道今也巵酒將抒

永別尚饗

 後序

  唐故常州刺史獨孤公毘陵集後序

                安定梁肅

大歷丁巳歲夏四月有唐文宗常州刺史獨孤公薨于

位秋九月旣葬梁集無此五字英華有門下生集作客英華作士安定梁

肅咨謀先達稽覽故志以公茂德映乎當世美化加乎

百姓若發揚秀氣磅礴古訓則存英華作在乎斯文斯文之

盛不可以莫之紀也於是綴其遺草三百篇爲二十卷

以示後嗣且集作繫辭曰夫大者天道其次人文在昔

聖王以之經緯百度臣下以之弼成五敎德文下衰則

怨刺形于歌詠諷議彰乎史𠕋故道德仁義非文不明

禮樂𠛬政非文不立文之興廢視世之治亂文之高下

視才之厚薄唐興接前代澆漓英華作醨之後承文章顚墜

之運王風下扇作者迭起英華作舊俗稍革不及百年文章

反正其後時寖和溢而文亦隨之天寶中作者數人

頗節之以禮集無其後至以禮二十三字英華有洎公爲之集作之爲於是

操道德爲根本惣禮樂英華作經籍爲冠帶以易之精義

詩之雅訓英華作興春秋之褒貶屬之於辭故其文寛而𥳑

直而婉辯而不華博厚而高明論人無虛美比事爲實

錄天下凜然復覩兩漢之遺風善乎中書舍人崔公祐

甫之言也曰常州之文以立憲誡世褒賢遏惡爲用故

議論最長其或列于碑頌流于歌詠峻于崧華浩如

作浩於集作盛如江河若贊堯舜禹湯之命爲誥爲典爲謨爲

訓人皆許之而不吾試論道之位宜而不陟誠集作

公諱及字至之祕書監府君之中集作第四子道與之粹天

集作之德聰明博達剛毅正直中行獨復動靜可則

仁厚英華作孝弟積爲本行文藝成乎餘力凡集作立言必

忠孝大倫王霸大略權正大義古今大體其文中雖波

騰雷動起復萬變而殊流會歸同致英華作志于道故於賦

遠遊頌嘯臺見公之英華無之字放懷大觀超邁流俗於仙

掌函谷二銘延陵論八陣圖記見公識探神化理英華作智

合權道于議郊祀配天之禮呂諲盧奕之諡見公闡明

典訓綜覈名實若夫述聖道以揚儒風則陳畱郡文宣

王廟碑福州新學碑美紀英華無二字非成功以旌善人則張

平原頌李常侍姚尚書嚴庶子韋給事韋穎叔墓志

鄭氏孝行記李雎陽楊懷州碑纂世德以貽後昆則

先祕書監靈表陳黃老之義於是有對策文演釋氏之

奥於是有鏡智禪師碑論文變損益於是有李遐叔集

序稱物狀之美而暢其情性二句英華作稱物狀以怡情性於是有瑯

琊溪述盧氏竹亭記抒久要於存殁之閒則祭賈尚書

相里侍郞元員外英華作郞中李庶子文其餘紀物敘事一

篇一詠皆足以追踪往烈裁正狂𥳑噫天其以述作之

柄授夫子乎不然則吾黨安得遭遇乎斯文也初公視

肅以友肅亦仰公猶師每申之以話言必先道德英華作德

而後文學且曰後世雖有作者六籍其不可及巳荀

孟朴而少文屈宋華而無根有以取正其賈生史遷班

孟堅云爾吾子可以共學庶乎成名肅集作承其言大

發蒙惑集作用發吾覆今則巳矣知我者其誰哉遂銜涕爲序

俾來者于是觀夫子之志若立身行道終始出處皆載

易名之狀故不僃之集作此篇吾子十字集作唯子可與共學當視斯文庶乎

成名四字英華作當視庶子成名大繆



毘陵集卷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