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第一 水經注 卷第二
後魏 酈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三

水經注卷二

     後 魏  酈 道 元  撰

  河水案二字原本誤連經文今改正近刻篇題作河水二經文上復衍河水二字今刪去

又南入蔥嶺山又從蔥嶺出而東北流案原本及近刻脫此九字杜佑

通典引水經有此文蓋唐已後始脫去今據通典補正

 河水重源有三非惟二也一源西出捐毒之國案捐毒近

 刻訛作身毒蔥嶺之上西去休循二百餘里皆故塞種也

 南屬蔥嶺高千里西河舊事曰蔥嶺在敦煌西八千

 里其山高大上生蔥故曰蔥嶺也河源潛發其嶺分

 爲二水一水西逕休循國南在蔥嶺西郭義恭廣志

 曰休循國居蔥嶺其山多大蔥又逕難兜國北北接

 休循西南去罽賓國三百四十里河水又西逕罽賓

 國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考注叙蔥嶺之水分東西先載蔥嶺分源西流逕休循難兜

 罽賓月氏安息入雷翥海之水不得與經文淆紊今改正月氏之破塞王南君罽

 賓治循鮮城土地平和無所不有金銀珍寶異畜奇

 物踰于中夏大國也山險有大頭痛小頭痛之山赤

 土身熱之阪人畜同然河水又西逕月氏國南案此九字

 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治監氏城其俗與安息同匈奴冒頓單

 于破月氏殺其王以頭爲飲器國遂分遠過大宛西

 居大夏爲大月氏其餘小衆不能去者其保南山羌

 中號小月氏故有大月氏小月氏之名也又西逕安

 息國南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城臨嬀水地方數千里最

 大國也有商賈車船行旁國畫革旁行爲書記也河

 水與蜺羅跂禘水同注雷翥海案此十三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今考

 注内叙蔥嶺西流之水終於此釋氏西域記曰蜺羅跂禘出阿耨達

 山之北西逕于闐國案西字近刻訛在之北上漢書西域傳曰于

 闐之西水皆西流注西海案之近刻作以注下有于字又西逕四

 大塔北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考注内言蔥嶺西流之水因連及蜺羅跂禘水逕于闐

 四大塔陀衛安息同入雷翥海亦不得與經文淆紊今改正釋法顯所謂糺尸羅

 國案糺近刻作竺刹二字漢言截頭也佛爲菩薩時以頭施人

 故因名國國東有投身飼餓虎處皆起塔案飼近刻作餧

 西逕揵陀衛國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是阿育王子法

 益所治邑佛爲菩薩時亦于此國以眼施人其處亦

 起大塔又有弗樓沙國案弗近刻訛作佛天帝釋變爲牧牛

 小兒聚土爲佛塔法王因而成大塔所謂四大塔也

 法顯傳曰國有佛鉢月氏王大興兵衆來伐此國欲

 持鉢去置鉢象上象不能進更作四輪車載鉢八象

 共牽復不進王知鉢緣未至于是起塔留鉢供養鉢

 容二斗雜色而黑多四際分明厚可二分甚光澤貧

 人以少花投中便滿富人以多花供養正復百千萬

 斛終亦不滿佛圖調曰案近刻脫調字佛鉢靑玉也受三斗

 許彼國寶之供養時願終日香花不滿則如言願一

 把滿則亦便如言又按道人竺法維所說佛鉢在大

 月支國起浮圖高三十丈七層鉢處第二層金絡絡

 鎖縣鉢鉢是靑石或云懸鉢虛空案旁行爲書記也爲字起至此句虚

 字止近刻訛在後俗與子合同下河水又東逕皮山國北之前原本不誤須菩提置鉢在

 金机上佛一足跡與鉢共在一處國王臣民悉持梵

 香七寶璧玉供養塔跡佛牙袈裟頂相舍利悉在弗

 樓沙國釋氏西域記曰揵陀越王城西北案揵近刻作捷下同

 有鉢吐羅越城佛袈裟王城也東有寺重復尋川水

 西北十里有河步羅龍淵佛到淵上浣衣處案近刻脱淵字

 浣石尚存其水至安息注雷翥海案注内叙蜺羅跂禘水終於此

 曰揵陀越西西海中有安息國竺枝扶南記曰安息

 國去私訶條國二萬里國土臨海上卽漢書天竺安

 息國也戸近百萬最大國也漢書西域傳又云棃靬

 條支臨西海案棃近刻作犂長老傳聞條支有弱水西王母

 亦未嘗見自條支乗水西行可百餘日近日所入也

 或河水所通西海矣故涼土異物志曰蔥嶺之水分

 流東西西入大海東爲河源禹記所云崑崙者焉張

 騫使大宛而窮河源謂極于此而不達于崑崙也河

 水自蔥嶺分源東逕迦舍羅國案迦近刻作伽釋氏西域記

 曰有國名伽舍羅逝此國狹小而總萬國之要道無

 不由城南有水東北流出羅逝西山山卽蔥嶺也逕

 岐沙谷出谷分爲二水一水東流逕無雷國北治盧

 城其俗與西夜子合同案其字原本訛在俗與下今據文義改正又東流

 逕依耐國北去無雷五百四十里俗同子合河水又

 東案此四字近刻作又東流三字逕蒲犁國北治蒲犂谷北去疏勒

 五百五十里俗與子合同河水又東逕皮山國北

 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考注文蔥嶺河自岐沙谷分爲二此先叙南河逕無雷依耐蒲犁皮山而東

 合于闐河不得與經淆紊今改正治皮山城西北去莎車三百八十

 里

其一源出于闐國南山北流與蔥嶺所出河合案原本及近刻

竝脫所出二字今據通典補正又東注蒲昌海案原本及近刻竝脱又字今據通典補正

 河水又東與于闐河合案此九字近刻訛作經原本仍屬注文南源導

 于闐南山俗謂之仇摩置自置北流逕于闐國西治

 西城土多玉石案土近刻訛作上西去皮山三百八十里東

 去陽關五千餘里釋法顯自烏帝西南行路中無人

 民沙行艱難所逕之苦人理莫比在道一月五日得

 達于闐其國殷庶民篤信多大乗學威儀齊整器鉢

 無聲城南十五里案城南近刻訛作南城有利刹寺中有石鞾

 石上有足跡彼俗言是辟支佛跡法顯所不傳疑非

 佛跡也又西北流注于河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今考上下文乃注

 内叙于闐河入蔥嶺南河卽經所謂北注蔥嶺河也南河又東逕

 于闐國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考上下文竝注内叙蔥嶺南河逕于闐扜彌精絶

 且末鄯善入牢蘭海不得與經文淆紊今改正釋氏西域記曰河水東流三

 千里至于闐屈東北流者也漢書西域傳曰于闐已

 東水皆東流南河又東北逕扜彌國北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

 訛作治扜彌城西去于闐三百九十里南河又東逕

 精絶國北西去扜彌四百六十里南河又東逕且末

 國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又東右㑹阿耨達大水釋氏

 西域記曰阿耨達山西北有大水北流注牢蘭海者

 也其水北流逕且末南山又北逕且末城西國治且

 末城西通精絶二千里東去鄯善七百二十里種五

 穀其俗案近刻訛作兵俗略與漢同又曰且末河東北流逕

 且末北又流而左㑹南河㑹流東逝通爲注濱河注

 濱河又東逕鄯善國北治伊循城故樓蘭之地也樓

 蘭王不恭于漢元鳳四年霍光遣平樂監傅介子刺

 殺之更立後王漢又立其前王質子尉屠耆爲王更

 名其國爲鄯善百官祖道橫門王自請天子曰身在

 漢久恐爲前王子所害國有伊循城土地肥美願遣

 將屯田積粟令得依威重遂置田以鎭撫之敦煌索

 勱字彥義有才略刺史毛奕表行貳師將軍將酒泉

 敦煌兵千人至樓蘭屯田起白屋召鄯善焉耆龜兹

 三國兵各千横斷注濱河河斷之日水奮勢激波陵

 冒堤勱厲聲曰王尊建節案尊近刻訛作遵河堤不溢王霸

 精誠呼沱不流水德神明古今一也勱躬禱祀水猶

 未減乃列陣被杖鼓譟讙叫且刺且射大戰三日水

 乃𢌞減灌浸沃衍胡人稱神大田三年積粟百萬威

 服外國其水東注澤案注内叙蔥嶺南河合于闐河終於此澤在樓蘭

 國北扜泥城其俗謂之東故城去陽關千六百里西

 北去烏壘千七百八十五里至墨山國千八百六十

 五里案八百近刻訛作三百西北去車師千八百九十里土地

 沙鹵少田仰穀旁國國出玉多葭葦檉柳胡桐白草

 國在東垂當白龍堆乏水草常主發導負水擔糧迎

 送漢使故彼俗謂是澤爲牢蘭海也案澤原本訛作海據上文其水

 東注澤改正釋氏西域記曰南河自于闐東於北三千里

 至鄯善入牢蘭海者也北河自岐沙東分南河卽釋

 氏西域記所謂二支北流逕屈茨烏夷禪善入牢蘭

 海者也北河又東北流分爲二水枝流出焉北河自

 疏勒逕流南河之北案此二十五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考注文蔥嶺河自岐沙

 谷分爲二此叙北河逕疏勒温宿姑墨龜茲墨山注賓樓蘭入蒲昌海不得與經淆紊今改正漢書

 西域傳曰蔥嶺以東南北有山相距千餘里東西六

 千里河出其中案以上約舉漢書西域傳之文近刻西域上衍釋氏二字朱謀㙔箋謂當

 作釋氏西域記非也暨于温㝛之南左合枝水枝水上承北河

 于疏勒之東西北流逕疏勒國南又東北與疏勒北

 山水合水出北溪東南流逕疏勒城下南去莎車五

 百六十里有市列西當大月氏大宛康居道釋氏西

 域記曰國有佛浴牀赤眞檀木作之方四尺王于宮

 中供養漢永平十八年耿恭以戊己挍尉爲匈奴左

 鹿蠡王所逼恭以此城側澗傍水自金蒲遷居此城

 匈奴又來攻之壅絶澗水恭于城中穿井深一十五

 丈不得水吏士渴乏笮馬糞汁飲之恭乃仰天歎曰

 昔貳師拔佩刀刺山飛泉湧出今漢德神明豈有窮

 哉整衣服向井再拜爲吏士禱之有頃水泉奔出衆

 稱萬歲乃揚水以示之虜以爲神遂卽引去後車師

 叛與匈奴攻恭食盡窮困乃煮鎧弩食其筋革恭與

 士卒同生死咸無二心圍恭不能下關寵上書求救

 建初元年章帝納司徒鮑昱之言案章帝近刻訛作明帝遣兵

 救之至柳中以挍尉關寵分兵入高昌壁攻交河城

 車師降遣恭軍吏范羌將兵二千人迎恭遇大雪丈

 餘僅能至城中夜聞兵馬大恐羌遥呼曰案遥近刻訛作逕

 我范羌也城中皆稱萬歲開門相持涕泣尚有二十

 六人衣履穿決形容枯槁相依而還枝河又東逕莎

 車國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今考注文北河至温㝛合枝河因叙枝河逕疏勒莎車

 至温㝛而入北河此枝河所逕不得爲北河蓋注訛作經於是枝河北河相亂後人妄改耳治莎

 車城西南去蒲犁七百四十里漢武帝開西域屯田

 于此有鐵山出青玉枝河又東逕温㝛國南案此九字近刻

 訛作北河之東南逕温㝛國又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考上下文皆叙枝河所逕此北字亦屬後人妄攺

 今訂治温㝛城土地物類與鄯善同北至烏孫赤谷

 六百一十里東通姑墨二百七十里于此枝河右入

 北河案注内叙枝河終於此北河又東逕姑墨國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

 刻竝訛作經今考以下皆注内叙蔥嶺北河所逕姑墨川水注之案姑字上近刻衍入

 水導姑墨西北案近刻脫水字歴赤沙山案近刻脫歴字東南流

 逕姑墨國西治南城案近刻脫南城二字南至于闐馬行十五

 日土出銅鐵及雌黃其水又東南流右注北河案河字近

 刻訛作波北河又東逕龜茲國南案近刻脫北字又東左合龜茲

 川水有二源西源出北大山南釋氏西域記曰屈茨

 北二百里有山夜則火光晝日但煙人取此山石炭

 冶此山鐵恒充三十六國用故郭義恭廣志云案近刻脫

 龜茲能鑄冶其水南流逕赤沙山釋氏西域記曰

 國北四十里山上有寺名雀離大清淨又出山東南

 流枝水左派焉又東南水流三分右二水俱東南流

 注北河案北近刻訛作此東川水案東字上近刻衍又字出龜茲東北

 案近刻脱出字歴赤沙積梨案近刻脫歴字南流枝水右出西南入

 龜茲城音屈茨也故延城矣西去姑墨六百七十里

 川水又東南流逕于輪臺之東也昔漢武帝初通西

 域置挍尉屯田于此搜粟都尉桑𢎞羊奏言故輪臺

 以東地廣饒水草可溉田五千頃以上案可近刻訛作有

 處温和田美可益通溝渠種五穀收穫與中國同時

 匈奴弱不敢近西域于是徙莎車相去千餘里卽是

 臺也其水又東南流右㑹西川枝水水有二源俱受

 西川東流逕龜茲城南合爲一水水間有故城蓋屯

 挍所守也其水東南注東川東川水又東南逕烏壘

 國南治烏壘城西去龜茲三百五十里東去玉門陽

 關二千七百三十八里與渠犁田官相近土地肥饒

 于西域爲中故都護治焉漢使持節鄭吉并護北道

 故號都護都護之起自吉置也其水又東南注大河

 大河又東右㑹敦薨之水其水出焉耆之北敦薨之

 山在匈奴之西烏孫之東山海經曰敦薨之山敦薨

 之水出焉案近刻脫敦薨之山四字而西流注于泑澤出于崑崙

 之東北隅實惟河源者也二源俱道西源東流分爲

 二水左水西南流出于焉耆之西案近刻脫左水二字逕流焉

 耆之野案逕近刻訛作經屈而東南流案而字近刻訛作南注于敦薨

 之渚右水東南流又分爲二左右焉耆之國城居四

 水之中在河水之洲治員渠城西去烏壘四百里南

 㑹兩水同注敦薨之浦東源東南流分爲二水澗瀾

 雙引案澗字上近刻衍但字洪湍濬發俱東南流逕出焉耆之

 東導于危須國西案國近刻訛作城國治危須城西去焉耆

 百里又東南注流于敦薨之藪川流所積潭水斯漲

 案潭近刻訛作渾溢而爲海案而原本訛作流據宋本改正史記曰焉耆近

 海多魚鳥東北隔大山與車師接敦薨之水自西海

 逕尉犂國國治尉犂城西去都護治所三百里北去

 焉耆百里其水又西出沙山鐵關谷又西南流逕連

 城别注案近刻脫逕字裂以爲田桑𢎞羊曰臣愚以爲連城

 以西可遣屯田以威西國卽此處也其水又屈而南

 逕渠犂國西故史記曰西有大河卽斯水也又東南

 流逕渠犂國治渠犂城西北去烏壘三百三十里漢

 武帝通西域屯渠犂卽此處也南與精絶接東北與

 尉犂接又南流注于河山海經曰敦薨之水西流注

 于泑澤蓋亂河流自西南注也河水又東逕墨山國

 南治墨山城西至尉犂二百四十里河水又東逕注

 賓城南又東逕樓蘭城南而東注案此十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

 蓋墢田士所屯案墢田士近刻訛作發田土故城禪國名耳河水

 又東注于泑澤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今考北河自岐沙東分南河至此乃注

 内叙蔥嶺北河所終卽經所謂蒲昌海也水積鄯善之東北龍

 城之西南龍城故姜賴之虚案近刻訛作靈胡之大國也蒲

 昌海溢案近刻脫昌字盪覆其國城基尚存而至大案近刻訛作元

 晨發西門暮達東門澮其崖岸案近刻訛作澮其岸岸餘溜風

 吹稍成龍形西面向海案西字上近刻衍皆字因名龍城地廣

 千里皆爲鹽而剛堅也行人所逕畜產皆布氈臥之

 掘發其下有大鹽方如巨枕案近刻訛作桃以次相累類霧

 起雲浮案起近刻訛作氣寡見星日少禽多鬼怪西接鄯善

 東連三沙爲海之北隘矣故蒲昌亦有鹽澤之稱也

 山海經曰不周之山北望諸毗之山臨彼岳崇之山

 東望泑澤河水之所潛也其源渾渾泡泡者也東去

 玉門陽關千三百里案漢書西域傳蒲昌海去玉門陽關三百餘里後漢書同惟水

 經注作千三百里足證二書皆脫千字廣輪四百里案近刻作廣袤三百里其水

 澄渟冬夏不減其中洄湍電轉爲隱淪之脈當其澴

 流之上案近刻脫其字飛禽奮翮于霄中者無不墜于淵波

 矣卽河水之所潛而出于積石也

又東入塞過敦煌酒泉張掖郡南

 河自蒲昌有隱淪之證並間關入塞之始自此經當

 求實致也河水重源又發于西塞之外出于積石之

 山山海經曰積石之山其下有石門河水冒以西流

 案西下近刻衍南字是山也萬物無不有案近刻下有焉字禹貢所謂

 導河自積石也山在西羌之中燒當所居也延熹二

 年西羌燒當犯塞護羌挍尉段熲討之追出塞至積

 石山斬首而還司馬彪曰西羌者自析支以西濱于

 河首左右居也案左近刻訛作在河水屈而東北流逕析支

 之地案逕下近刻有於字是爲河曲矣應劭曰禹貢析支屬雍

 州在河關之西東去河關千餘里羌人所居謂之河

 曲羌也東北歴敦煌酒泉張掖南應劭地理風俗記

 曰敦煌案下酒泉張掖皆釋其義此當有脫文漢書注引應劭曰敦大也煌盛也酒泉其

 水甘若酒味故也張掖言張國臂掖以威羌狄說文

 曰郡制天子地方千里分爲百縣縣有四郡故春秋

 傳曰上大夫縣下大夫郡至秦始置三十六郡以監

 縣矣從邑君聲釋名曰郡羣也人所羣聚也黃義仲

 十三州記曰郡之言君也改公侯之封而言君者至

 尊也郡守專權君臣之禮彌崇今郡字君在其左邑

 在其右君爲元首邑以載民故取名于君謂之郡漢

 官曰秦用李斯議分天下爲三十六郡凡郡或以列

 國陳魯齊吳是也或以舊邑長沙丹陽是也或以山

 陵太山山陽是也或以川原西河河東是也或以所

 出金城城下得金酒泉泉味如酒豫章樟樹生庭鴈

 門鴈之所育是也或以號令禹合諸侯大計東冶之

 山因名㑹稽是也案因字近刻訛作國上衍㑹計二字河逕其南而纏

 絡遠矣河水自河曲又東逕西海郡南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

 竝訛作經又訛作河水自東河曲考注義乃承上河曲之文今改正漢平帝時王莽秉

 政欲耀威德以服遠方諷羌獻西海之地置西海郡

 而築五縣焉周海亭燧相望莽篡政紛亂郡亦棄廢

 河水又東逕允川而歴大榆小榆谷北案此十五字原本及近刻

 竝訛作經羌迷唐鍾存所居也永元五年貫友代聶尚爲

 護羌挍尉攻迷唐斬獲八百餘級收其熟麥數萬斛

 于逢留河上築城以盛麥且作大船案且近刻訛作其于河

 峽作橋渡兵迷唐遂遠依河曲永元九年案近刻訛作八年

 迷唐復與鍾存東寇而還十年謁者王信耿譚西擊

 迷唐降之詔聽還大小榆谷迷唐案此下近刻衍種人二字謂漢

 造河橋案謂近刻作以兵來無時故地不可居復叛居河曲

 與羌爲讎種人與官兵擊之允川去迷唐數十里營

 止遣輕兵挑戰因引還迷唐追之至營因戰迷唐敗

 走于是西海及大小榆谷案近刻脫谷字無復聚落隃糜相

 曹鳳上言建武以來西戎數犯法常從燒當種起所

 以然者以其居大小榆谷土地肥美又近塞内與諸

 種相傍南得鍾存以廣其衆北阻大河因以爲固又

 有西海魚鹽之利緣山濱河以廣田蓄案河近刻作水故能

 彊大常雄諸種今黨援沮壞案近刻訛作壞沮親屬離叛其

 餘勝兵不過數百宜及此時建復西海郡縣規固二

 榆廣設屯田隔塞羌胡交關之路殖穀富邊省輸轉

 之役上拜鳳爲金城西部都尉遂開屯田二十七部

 案近刻脫屯字列屯夾河案近刻脫列屯二字與建威相首尾後羌反

 遂罷按段國沙州記吐谷渾于河上作橋謂之河厲

 長百五十步兩岸纍石作基陛節節相次大木從橫

 更鎭壓兩邊俱平案近刻訛作來相去三丈並大材以板橫

 次之施鉤欄甚嚴飾橋在清水川東也

又東過隴西河關縣北洮水從東南來流注之

 河水右逕沙州北案右近刻訛作又段國曰澆河西南百七

 十里有黃沙沙南北百二十里東西七十里西極大

 楊川案楊近刻作陽望黃沙猶若人委乾糒于地案乾糒近刻作干𣖾

 都不生草木蕩然黃沙周迴數百里沙州于是取號

 焉地理志曰漢宣帝神爵二年置河關縣蓋取河之

 關塞也風俗通曰百里曰同總名爲縣縣𤣥也首也

 從系倒首舉首易偏矣案此句有脫誤未詳言當𤣥靜平徭役

 也釋名又曰縣懸也懸于郡矣黃義仲十三州記曰

 縣弦弦以貞直言下體之居鄰民之位不輕其誓

 施繩用法不曲如弦弦聲近縣故以取名今系字在

 半也案此句有脫誤未詳漢高帝六年案原本及近刻六竝訛作元據漢書改正

 天下縣邑城張晏曰令各自築其城也河水又東北

 流入西平郡界左合二川南流入河又東北濟川水

 注之案此二十七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今考上文河關縣至後叙洮水皆依經爲注又平近刻

 訛作水西南出濫瀆東北流入大谷謂之大谷水北

 逕澆河城西南北流注于河河水又東逕澆河故城

 北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又東訛作東又有二城東西角倚東北

 去西平二百二十里宋少帝景平中拜吐谷渾阿豺

 爲安西將軍澆河公卽此城也河水又東北逕黃川

 城河水又東逕石城南左合北谷水案此二十二字原本及近刻竝

 訛作昔段熲撃羌于石城投河墜坑而死者八百餘

 人卽于此也河水又東北逕黃河城南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

 訛作西北去西平二百一十七里河水又東北逕廣

 違城北右合烏頭川水案此十六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右訛作又水發

 遠川引納支津北逕城東而北流注于河河水又東

 逕邯川城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城之左右歴谷有二

 水案二近刻訛作三導自北山南逕邯亭注于河河水又東

 臨津溪水注之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自南山北逕臨

 津城西而北流注于河河水又東逕臨津城北白土

 城南案此十三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十三州志曰左南津西六十

 里有白土城案近刻脫有字城在大河之北而爲緣河濟渡

 之處案原本訛作之北近刻處下復衍北字魏涼州刺史郭淮案淮爲雍州刺

 史此云涼州誤破羌遮塞于白土卽此處矣案塞近刻訛作寒河水

 又東左㑹白土川水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出白土城

 西北下東南流逕白土城北又東南注于河河水又

 東北㑹兩川右合二水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參差夾岸

 連壤負險相望河北有層山山甚靈秀山峯之上立

 石數百丈亭亭桀豎競勢爭高遠望㠁㠁若攢圖之

 託霄上其下層巖峭舉壁岸無階懸巖之中多石室

 焉室中若有積卷矣而世士罕有津達者案達近刻作逮

 謂之積書巖巖堂之内每時見神人往還矣蓋鴻衣

 羽裳之士練精餌食之夫耳俗人不悟其仙者乃謂

 之神鬼彼羌目鬼曰唐述復因名之爲唐述山案之爲近

 刻訛作爲之指其堂密之居謂之唐述窟其懷道宗𤣥之

 士皮冠淨髮之徒亦往棲託焉故秦川記曰河峽崖

 傍有二窟一曰唐述窟高四十丈西二里有時亮窟

 高百丈廣二十丈深三十丈藏古書五笥案近刻訛作字

 南安人也下封有水案下封未詳疑是地名導自是山溪水南

 注河謂之唐述水河水又東得野亭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

 訛作經今考南字卽屬訛舛此下叙野亭水所岀之文亦脫又東北流歴研川謂

 之研川水又東北注于河謂之野亭口案亭近刻訛作城

 水又東歴鳳林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鳳林山名也五

 巒俱峙耆彥云案彥近刻訛作諺昔有鳳鳥飛遊五峰故山

 有斯目矣秦州記曰枹䍐原北名鳳林川川中則黃

 河東流也河水又東與灕水合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

 導源塞外羌中故地理志曰其水出西塞外東北流

 歴野虜中逕消銅城西又東北逕列城東案近刻脫北字逕下

 又衍河字考地說無目蓋出自戎方矣左合列水案合近刻訛作

 水出西北溪東北流逕列城北右入灕水案右近刻訛作

 城居二水之㑹也灕水又北逕可石孤城西西戎

 之名也又東北右合黑城溪水案右近刻訛作石水出西北

 山下案山近刻訛作溪東南流逕黑城南又東南枝水左出

 焉又東南入灕水灕水又東北逕榆城東榆城溪水

 注之水出素和細越西北山下東南流逕細越川

 下近刻有于字夷俗鄉名也又東南出狄周峽東南右合黑

 城溪之枝津津水上承溪水東北逕黑城東東北注

 之榆溪又東南逕榆城南東北注灕水灕水又東北

 逕石門口山高險峻絶案近刻脫峻字對岸若門故峽得厥

 名矣疑卽臯蘭山門也漢武帝元狩三年驃騎霍去

 病出隴西至臯蘭謂是山之關塞也案謂字上近刻衍應字

 劭漢書音義曰案近刻脫應劭二字臯蘭在隴西白石縣塞外

 案在字上近刻衍應字河名也孟康曰山關名也今是山去河

 不遠故論者疑目河山之間矣灕水又東北臯蘭山

 水自山左右翼注灕水灕水又東白石川水注之水

 出縣西北山下案近刻脫山字東南流枝津東注焉白石川

 水又南逕白石城西而注灕水灕水又東逕白石縣

 故城南王莽更曰順礫闞駰曰白石縣在狄道西北

 二百八十五里灕水逕其北今灕水逕其南案其字近刻訛

 而不出其北也灕水又東逕白石山北應劭曰白

 石山在東羅溪水注之案近刻脫水字水出西南山下東入

 灕水灕水又東左合䍐幵南溪水水出䍐幵西案近刻脫

 一水東南流逕䍐幵南注之案此二字近刻訛在前灕水逕東南下

 三州志曰廣大阪在枹䍐西北䍐幵在焉昔慕容吐

 谷渾自燕歴陰山西馳而創居于此灕水又東逕枹

 䍐縣故城南應劭曰故枹䍐侯邑也案枹䍐近刻作䍐羌十三

 州志曰枹䍐縣在郡西二百一十里灕水在城南門

 前東過也灕水又東北故城川水注之水有二源南

 源出西南山下東北流逕金紐大嶺北案紐大二字近刻訛作細

 又東北逕一故城南又東北與北水㑹北源自西

 南逕故城北右入南水亂流東北注灕水灕水又東

 北左合白石川之枝津水上承白石川東逕白石城

 北又東絶䍐幵溪又東逕枹䍐城南又東入灕水灕

 水又東北出峽北流注于河地理志曰灕水出白石

 縣西塞外東至枹䍐入河河水又逕左南城南案此八字

 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十三州志曰石城西一百四十里有左

 南城者也津亦取名焉大河又東逕赤岸北案此八字原本

 及近刻竝訛作經卽河夾岸也秦州記曰枹䍐有河夾岸岸

 廣四十丈義熙中乞佛于此河上作飛橋橋高五十

 丈三年乃就河水又東洮水注之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朱

 謀㙔箋於前經文欲改洮水爲澆水由不察此屬注文耳地理志曰水出塞外羌

 中沙州記曰洮水與墊江水俱出嵹臺山山南卽墊

 江源山東則洮水源山海經曰白水出蜀郭景純注

 云從臨洮之西傾山東南流入漢而至墊江故段國

 以爲墊江水也洮水同出一山故知嵹臺西傾之異

 名也洮水東北流逕吐谷渾中案近刻脫逕字吐谷渾者始

 是東燕慕容之枝庶因氏其字以爲首類之種號也

 故謂之野虜自洮嵹南北三百里中地草徧是龍鬚

 而無樵柴洮水又東北流逕洮陽曾城北案近刻脫洮字

 州記曰嵹城東北三百里有曾城城臨洮水者也建

 初二年羌攻南部都尉于臨洮上遣行車騎將軍馬

 防與長水挍尉耿恭救之諸羌退聚洮陽卽此城也

 洮水又東逕洪和山南案洪近刻訛作其城在四山中洮水

 又東逕迷和城北羌名也又東逕甘枳亭歴望曲在

 臨洮西南案近刻脫臨洮二字去龍桑城二百里案近刻脫城字洮水

 又東逕臨洮縣故城北禹治洪水西至洮水之上見

 長人受黑玉書于斯水上洮水又東北流屈而逕索

 西城西建初二年馬防耿恭從五溪祥㯼谷出索西

 與羌戰破之築索西城徙隴西南部都尉居之俗名

 赤水城案近刻脫俗名二字亦曰臨洮東城也沙州記曰從東

 洮至西洮百二十里者也洮水又屈而北逕龍桑城

 西而西北流馬防以建初二年從安故五溪出龍桑

 開通舊路者也俗名龍城洮水又西北逕步和亭東

 步和川水注之水出西山下東北流出山逕步和亭

 北東北注洮水洮水又北出門峽歴求厥川蕈川水

 注之水出桑嵐西溪東流歴桑嵐川又東逕蕈川北

 東入洮水洮水又北歴峽逕偏橋出夷始梁右合蕈

 塏川水水東南出石底橫下北歴蕈塏川西北注洮

 水洮水又東北逕桑城東又北㑹藍川水水源出求

 厥川西北溪案近刻作出來歴川西北溪南流歴川東北流逕藍川歴

 桑城北案近刻訛作歴水城城北東入洮水洮水又北逕外羌城

 西又北逕和博城東城在山内左合和博川水案水字近

 刻亦作川水出城西南山下東北逕和博城南東北注于

 洮水洮水北逕安故縣故城西地理志案志下近刻衍曰字

 西之屬縣也十三州志曰縣在郡南四十七里蓋延

 轉擊狄道安故五溪反羌案反近刻訛作及大破之卽此也

 洮水又北逕狄道故城西案狄道原本竝作降狄道據漢書刪下同闞駰

 曰今曰武始也洮水在城西北流案北流近刻訛作東北下又北

 隴水注之案隴近刻訛作壟卽山海經所謂濫水也水出鳥

 鼠山西北高城嶺西逕隴坁案近刻脫隴字坁訛作底其山岸崩

 落者聲聞數百里故揚雄稱響若坁頽是也又西北

 歴白石山下地理志曰狄道東有白石山濫水又西

 北逕武街城南案街近刻訛作階又西北逕狄道故城東百

 官表曰縣有蠻夷謂之道公主所食曰邑案近刻訛作有公主

 應劭曰反舌左袵不與華同須有譯言乃通也漢

 隴西郡治秦昭王二十八年置應劭曰有隴坁在其

 東故曰隴西也神仙傳曰封君達隴西人服鍊水銀

 年百歲視之如年三十許騎靑牛故號靑牛道士王

 莽更郡縣之名郡曰厭戎縣曰操虜也昔馬援爲隴

 西太守六年爲狄道開渠引水種秔稻而郡中樂業

 卽此水也濫水又西北流注于洮水案流下近刻衍逕字洮水

 右合二水左㑹大夏川水案左近刻訛作右水出西山二源

 合舍而亂流逕金紐城南案紐近刻訛作柳下同十三州志曰

 大夏縣西有故金紐城去縣四十里本都尉治又東

 北逕大夏縣故城南地理志案志下近刻衍曰字王莽之順夏

 晉書地道記曰縣有禹廟禹所出也又東北出山注

 于洮水洮水又北翼帶三水亂流北入河地理志曰

 洮水北至枹䍐東入河是也

又東過金城允吾縣北

 金城郡治也漢昭帝始元六年置王莽之西海也莽

 又更允吾爲脩遠縣河水逕其南不在其北南有湟

 水出塞外東逕西王母石室石釡西海鹽池北故闞

 駰曰其西卽湟水之源也地理志曰湟水所出案出下近

 刻有也字湟水又東南流逕龍夷城故西零之地也十三

 州志曰城在臨羌新縣西三百一十里王莽納西零

 之獻以爲西海郡治此城湟水又東南逕卑禾羌海

 北有鹽池闞駰曰縣西有卑禾羌海者也世謂之青

 海東去西平二百五十里湟水東流逕湟中城北故

 小月氏之地也十三州志曰西平張掖之間大月氏

 之别小月氏之國范曄後漢書曰湟中月氏胡者其

 王爲匈奴所殺餘種分散西踰蔥嶺其弱者南入山

 從羌居止故受小月氏之名也後漢西羌傳曰羌無

 弋爰劔者秦厲公時以奴隸亡入三河羌怪爲神

 刻脫怪字推以爲豪河湟之間多禽獸以射獵爲事遂見

 敬信依者甚衆其曾孫忍因留湟中爲湟中羌也湟

 水又東右控四水導源四溪東北流注于湟湟水又

 東逕赤城北而東入經戎峽口右合羌水水出西南

 山下案近刻脫一水字逕護羌城東故護羌挍尉治又東北

 逕臨羌城西東北流注于湟案近刻脫注字湟水又東逕臨

 羌縣故城北漢武帝元封元年案元封近刻訛作元狩以封孫

 都爲侯國王莽之監羌也謂之綏戎城非也湟水又

 東盧溪水注之水出西南盧川東北流注于湟水湟

 水又東逕臨羌新縣故城南闞駰曰臨羌新縣在郡

 西百八十里湟水逕城南也城有東西門西北隅有

 子城湟水又東右合溜溪伏溜石杜蠡四川東北流

 注之左㑹臨羌溪水水發新縣西北東南流歴縣北

 東南入湟水湟水又東龍駒川水注之水右出西南

 山下案右近刻訛作又東北流逕龍駒城北流注于湟水湟

 水又東長寧川水注之水出松山東南流逕晉昌城

 案近刻訛作川晉昌川水注之長寧水又東南養女川水注

 之水發養女北山有二源皆長湍遠發南總一川逕

 養女山謂之養女川闞駰曰長寧亭北有養女嶺卽

 浩亹山西平之北山也亂流出峽南逕長寧亭東城

 有東西門東北隅有金城在西平西北四十里十三

 州志曰六十里遠矣長寧水又東南與一水合水出

 西山東南流水南山上案南上近刻衍出字有風伯祠春秋祭

 之其水東南逕長寧亭南東入長寧水長寧水又東

 南流注于湟水湟水又東牛心川水注之水出西南

 遠山案西近刻訛作其東北流逕牛心堆東又北逕西平亭

 西東北入湟水湟水又東逕西平城北東城卽故亭

 也漢景帝六年封隴西太守北地公孫渾邪爲侯國

 魏黃初中立西平郡憑倚故亭增築南西北三城以

 爲郡治湟水又東逕土樓南樓北倚山原峯高三百

 尺有若削成樓下有神祠雕牆故壁存焉闞駰曰西

 平亭北有土樓神祠者也今在亭東北五里右則五

 泉注之泉發西平亭北鴈次相綴東北流至土樓南

 北入湟水湟水又東右合蔥谷水水有四源各出一

 溪亂流注于湟湟水又東逕東亭北東出漆峽山峽

 也東流右則漆谷常溪注之左則甘夷川水入焉湟

 水又東安夷川水注之水發遠山西北流控引衆川

 案近刻流訛作逕脫引字北屈逕安夷城西北東入湟水湟水又

 東逕安夷縣故城城有東西門在西平亭東七十里

 案在近刻訛作去闞駰曰四十里湟水又東左合宜春水水

 出東北宜春溪西南流至安夷城南案近刻脫城字入湟水

 湟水又東勒且溪水注之水出縣東南勒且溪北流

 逕安夷城東而北入湟水湟水有勒且之名疑卽此

 號也闞駰曰金城河初與浩亹河合又與勒且河合

 者也湟水又東左則承流谷水南入案左則近刻作左合右㑹

 達扶東西二溪水參差北注亂流東出期頓雞谷二

 水北流注之案期字上近刻衍東流二字又東案近刻脫此二字吐那孤

 長門兩川南流入湟水六山名也案此四字原本訛在上亂流東出句

 下今考上六水出六山之溪谷皆舉山以名其水故總釋之亦注内之小注湟水又東逕

 樂都城南東流右合來谷乞斤二水案近刻右訛作又斤下衍流字

 左㑹陽非流溪細谷三水東逕破羌縣故城南應劭

 曰漢宣帝神爵二年置城省南門十三州志曰湟水

 河在南門前東過六谷水自南破羌川自北左右翼

 注湟水又東南逕小晉興城北故都尉治闞駰曰允

 吾縣西四十里有小晉興城案城下近刻衍也字湟水又東與

 閤門河合卽浩亹河也出西塞外案西下近刻衍北字東入塞

 逕敦煌酒泉張掖南東南逕西平之鮮谷塞尉故城

 南又東南與湛水合水有二源西水出白嶺下東源

 發于白岸谷合爲一川東南流至霧山注閤門河閤

 門河又東逕養女北山東南左合南流川水水出北

 山案近刻脫一水字南流入于閤門河閤門河又東逕浩亹

 縣故城南王莽改曰興武矣闞駰曰浩讀閤也故亦

 曰閤門水兩兼其稱矣又東流注于湟水故地理志

 曰浩亹水東至允吾入湟水湟水又東逕允吾縣北

 爲鄭伯津與澗水合案澗近刻訛作潤水出令居縣西北塞

 外案出下近刻衍縣北二字南流逕其縣故城西漢武帝元鼎二

 年置王莽之䍐虜也又南逕永登亭西歴黑石谷南

 流注鄭伯津湟水又東逕允街縣故城南漢宣帝神

 爵二年置王莽之脩遠亭也縣有龍泉出允街谷泉

 眼之中水文成交龍案交近刻訛作蛟或試撓破之尋平成

 龍畜生將飲者皆畏避而走謂之龍泉下入湟水湟

 水又東逕枝楊縣逆水注之水出允吾縣之參街谷

 東南流逕街亭城南又東南逕陽非亭北案亭北近刻訛作北

 又東南逕廣武城西故廣武都尉治郭淮破叛羌

 治無戴案原本訛作故無載據三國志改正于此處也城之西南二十

 許里水西有馬蹏谷漢武帝聞大宛有天馬遣李廣

 利伐之始得此馬有角爲奇故漢武帝天馬之歌曰

 案武帝二字近刻訛作賦字天馬來兮歴無草案近刻訛作皂逕千里兮

 循東道案循近刻訛作巡胡馬感北風之思遂頓羈絶絆驤

 首而馳晨發京城夕至敦煌北塞外案夕字近刻作食時二字

 鳴而去因名其處曰𠉀馬亭今晉昌郡南及廣武馬

 蹏谷盤石上馬跡若踐泥中有自然之形故其俗號

 曰天馬徑夷人在邊效刻是有大小之迹體狀不同

 視之便别逆水又東逕枝陽縣故城南東南入于湟

 水地理志曰逆水出允吾東至枝陽入湟湟水又東

 流案湟水二字近刻訛作河字注于金城河卽積石之黃河也闞

 駰曰河至金城縣謂之金城河隨地爲名也釋氏西

 域記曰牢蘭海東伏流龍沙堆在屯皇東南四百里

 阿步干鮮卑山案阿步干近刻訛作河步于東流至金城爲大河

 河出崑崙案近刻脫一河字崑崙卽阿耨達山也河水又東

 逕石城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謂之石城津闞駰曰在

 金城西北矣河水又東南逕金城縣故城北應劭曰

 初築城得金故曰金城也漢書集註薛瓚云金者取

 其堅固也故墨子有金城湯池之言矣王莽之金屏

 也世本曰鯀作城風俗通曰城盛也從土成聲管子

 曰内爲之城城外爲之郭案近刻脫一城字郭外爲之土閬

 案近刻訛作郭外之上開地高則溝之案地近刻訛作池下則隄之案近刻脫

 此四命之曰金城十三州志曰大河在金城北門東

 流有梁泉注之出縣之南山按耆舊言梁暉字始娥

 漢大將軍梁冀後冀誅入羌後其祖父爲羌所推爲

 渠帥而居此城土荒民亂暉將移居枹䍐出頓此山

 爲羣羌圍迫無水暉以所執榆鞭豎地以靑羊祈山

 神泉湧出榆木成林其水自縣北流注于河也

又東過榆中縣北

 昔䝉恬爲秦北逐戎人開榆中之地按地理志案志下近

 刻衍曰字金城郡之屬縣也故徐廣史記音義曰榆中在

 金城卽阮嗣宗勸進文所謂榆中以南者也

又東過天水北界

 苑川水出勇士縣之子城南山案苑近刻作菀下同東北流歴

 此成川案成近刻訛作城世謂之子城川又北逕牧師苑故

 漢牧苑之地也羌豪迷吾等萬餘人案迷近刻訛作述到襄

 武首陽平襄勇士抄此苑馬案抄上近刻衍至字馬訛作焉焚燒亭

 驛卽此處也又曰苑川水地爲龍馬之沃土故馬援

 請與田戸中分以自給也有東西二苑城相去七十

 里案近刻作七里西城卽乞佛所都也又北入于河也

又東北過武威媪圍縣南案近刻訛作又北過武威媪圍縣東北

 河水逕其界東北流縣西南有泉源東逕其縣南又

 東北入河也

又東北過天水勇士縣北

 地理志曰滿福也案滿近刻訛作蒲屬國都尉治王莽更名

 之曰紀德有水出縣西案近刻脫有字西訛作山世謂之二十八

 渡水東北流溪澗縈曲途出其中逕二十八渡行者

 勤于溯涉故因名焉北逕其縣而下注河又有赤曄

 川水南出赤蒿谷北流逕赤曄川又北逕牛官川又

 北逕義城西北北流歴三城川而北流注于河也

又東北過安定北界麥田山

 河水東北流逕安定袓厲縣故城西北案此十五字原本及近刻

 並訛作經漢武帝元鼎三年案近刻訛作五年幸雍遂踰隴登空

 同西臨袓厲河而還卽于此也王莽更名之曰鄉禮

 也李斐曰音賴又東北袓厲川水注之水出袓厲南

 山北流逕袓厲縣而西北流注于河案河下近刻衍水字河水

 又東北逕麥田城西又北與麥田泉水合案此十八字原本及

 近刻並訛作經水出城西北西南流注于河河水又東北逕

 麥田山西谷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今考以上注文記河之西南來所逕至此

 卽經所謂東北過安定北界麥田山也山在安定西北六百四十里

 刻脫山字河水又東北逕于黑城北又東北高平川水注

 之案此十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卽苦水也案苦近刻訛作若下同水出高

 平大隴山苦水谷案隴近刻訛作壟建武八年世祖征隗囂

 吳漢從高平第一城苦水谷入案原本及近刻竝脫吳字據後漢書補

 卽是谷也東北流逕高平縣故城東漢武帝元鼎三

 年置案近刻脫置字安定郡治也王莽更名其縣曰鋪睦西

 十里有獨阜阜上有故臺臺側有風伯壇故世俗呼

 此阜爲風堆其水又北龍泉水注之水出縣東北七

 里龍泉東北流注高平川川水又北出秦長城案長字近

 刻訛在城字下城在縣北一十五里又西北流逕東西二土

 樓故城門北案土樓近刻訛作太婁合一水水有五源咸出隴

 山西東水發源縣西南二十六里湫淵淵在四山中

 湫水北流西北出長城北與次水㑹水出縣西南四

 十里長城西山中北流逕魏行宮故殿東又北次水

 注之出縣西南四十里山中北流逕行宮故殿西又

 北合次水水出縣西南四十八里東北流又與次水

 合水出縣西南六十里酸陽山東北流左㑹右水總

 爲一川東逕西樓北案樓近刻亦訛作婁東注苦水段熲爲護

 羌挍尉于安定高平苦水討先零斬首八千級于是

 水之上苦水又北與石門水合水有五源東水導源

 高平縣西八十里西北流次水注之水出縣西百二

 十里如州泉東北流右入東水亂流左㑹三川參差

 相得東北同爲一川混濤歴峽峽卽隴山之北垂也

 謂之石門口水曰石門水在縣西北八十餘里石門

 之水又東北注高平川川水又北自延水注之水西

 出自延溪案近刻脫水字東流歴峽謂之自延口在縣西北

 百里案近刻脫在字縣下復衍之字又東北逕延城南東入高平川

 川水又北逕亷城東按地理志案志下近刻衍曰字北地有廉

 縣案近刻亷下衍城字闞駰言在富平北自昔匈奴侵漢新秦

 之土率爲狄場故城舊壁盡從胡目案胡近刻訛作故地理

 淪移不可復識當是世人誤證也川水又北苦水注

 之水發縣東北百里山案此處應有訛脱流注高平川川水

 又北案近刻訛作流注高平高平又北逕三水縣西肥水注之水出

 高平縣西北二百里牽條山西東北流與若勃溪合

 水有二源案水字近刻訛在合字上總歸一瀆東北流入肥肥水

 又東北流違泉水注焉泉流所發導于若勃溪東東

 北流入肥肥水又東北出峽注于高平川水東有山

 山東有三水縣故城本屬國都尉治王莽之廣延亭

 也西南去安定郡三百四十里議郞張奐案議近刻訛作侍

 爲安定屬國都尉治此羌有獻金馬者奐召主簿張

 祁入于羌前以酒酹地曰使馬如羊不以入廏使金

 如粟不以入懷盡還不受威化大行縣東有温泉温

 泉東有鹽池故地理志曰縣有鹽官今于城之東北

 有故城城北有三泉疑卽縣之鹽官也高平川水又

 北入于河河水又東北逕眴卷縣故城西案此十二字原本及

 近刻竝訛作經地理志曰河水别出爲河溝東至富平北入

 河河水于此有上河之名也

水經注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