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水經注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

卷第二 水經注 卷第三
後魏 酈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四

水經注卷三

     後 魏  酈 道 元  撰

  河水案二字原本訛在經文又北上近刻又增河水三三字表目

又北過北地富平縣西

 河側有兩山相對水岀其間即上河峽也案近刻脱也字

 謂之為青山峽案近刻脱峽字河水歴峽北注枝分東出河

 水又北逕富平縣故城西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今考經舉當時

 郡縣至道元時或廢或徙注是以目為故城後竝同秦置北部都尉案部原本訛作地據

 漢書改正治縣城王莽名郡為威戎縣曰持武案持近刻作特漢書

 建武中曹鳯字仲理爲北地太守政化尤異黄龍

 應于九里谷高岡亭角長三尺大十圍梢至十餘丈

 天子嘉之賜帛百匹加秩中二千石河水又北薄骨

 律鎮城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在河渚上案在字上近刻衍城字

 連果城也桑果餘林仍列洲上但語出戎方案語近刻訛作

 不究城名訪諸耆舊咸言故老㝛彥云案云近刻作言

 連之世有駿馬死此取馬色以爲邑號故目城爲白

 口騮韻之謬遂仍今稱所未詳也河水又逕典農城

 東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又下應脱北字世謂之胡城又北逕上

 河城東世謂之漢城薛瓚曰上河在西河富平縣即

 此也馮參為上河典農都尉所治也案漢邊郡置農都尉主屯田殖

 穀馮參乃農都尉典字衍典農之名始於建安中河水又北逕典農城東

 九字近刻訛作經俗名之為吕城皆參所屯以事農甿案原本脱

 甿字宋本有河水又東北逕亷縣故城東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竝訛

 王莽之西河亭地理志曰卑移山在西北河水又

 北與枝津合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北訛在與字下水受大河東

 北逕富平城所在分裂以溉田圃北流入河今無水

 爾雅曰灉反入言河決復入者也河之有灉若漢之

 有潛也河水又東北逕渾懷障西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

 地理志案志下近刻衍曰字渾懷都尉治塞外者也太和初三

 齊平徙歴下民居此遂有歴城之名矣案城近刻作地南去

 北地三百里案北地近刻訛作北城河水又東北歴石崖山西

 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去北地五百里案北地近刻訛作北城山石

 之上自然有文盡若虎馬之狀案虎太平御覽引作獸近刻訛作戰

 然成著類似圖焉故亦謂之畫石山也

又北過朔方臨戎縣西

 河水東北逕三封縣故城東漢武帝元狩三年置十

 三州志曰在臨戎縣西百四十里案四近刻作三河水又北

 逕臨戎縣故城西案此十一字近刻訛作經元朔五年立舊朔方

 郡治王莽之所謂推武也案河水又北至此共二十九字原本脱近刻有

 水又北有枝渠東出謂之銅口東逕沃野縣故城南

 案此二十一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漢武帝元狩三年立王莽之綏

 武也枝渠東注以溉田所謂智通在我矣河水又北

 屈而為南河出焉河水又北迆西溢於窳渾縣故城

 東案此二十五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漢武帝元朔二年開朔方郡

 縣即西部都尉治案縣即二字近刻訛作治又有三字有道自縣西北

 出雞鹿塞王莽更郡曰溝搜縣曰極武其水積而為

 屠申澤澤東西百二十里故地理志曰屠申澤在縣

 東即是澤也闞駰謂之窳渾澤矣案近刻脱窳字

屈從縣北東流案近刻脱東字此句原本及近刻竝誤入注内接謂之渾澤矣下今考文義乃

承上經臨戎縣非注文體例

 河水又屈而東流為北河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今考其脈絡乃承

 上注屈而為南河又北迆西之文漢武帝元朔二年大將軍衛青絶

 梓嶺梁北河是也案此二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訛在後王莽之監河也下至河目縣西

 東逕高闕南案此五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接為北河下史記趙武靈

 王既襲胡服自代並隂山下至高闕為塞山下有長

 城長城之際連山刺天其山中斷兩岸雙闕善能雲

 舉望若闕焉即狀表目案即近刻訛作節故有高闕之名也

 自闕北出荒中闕口有城跨山結局謂之高闕戍自

 古迄今案自近刻作上常置重捍以防塞道漢元朔四年

 青將十萬人敗右賢王于高闕即此處也河水又東

 逕臨河縣故城北漢武帝元朔三年封代恭王子劉

 賢為侯國王莽之監河也

至河目縣西案此五字原本及近刻竝誤入注内接梁北河是也下

 河水自臨河縣東逕陽山南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今考文義

 乃承上注文臨河縣漢書注曰陽山在河北指此山也東流逕

 石跡阜西是阜破石之文悉有鹿馬之跡故納斯稱

 焉案近刻作故斯阜納稱焉南屈逕河目縣在北假中案近刻在訛作左脱

 地名也案此三字亦注内之小注自高闕以東夾山帯河陽山

 以往案近刻作去朱謀㙔云宋本作西皆北假也史記曰秦使䝉恬

 將十萬人北擊胡度河取高闕據陽山北假中是也

 北河又南合南河南河上承西河案近刻脱南河二字東逕臨

 戎縣故城北又東逕臨河縣南又東逕廣牧縣故城

 北東部都尉治案東上近刻衍有字王莽之鹽官也逕流二百

 許里東㑹于河河水又南逕馬隂山西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

 訛作經南近刻作東漢書音義曰陽山在河北隂山在河南謂

 是山也而即實不在河南史記音義曰五原安陽縣

 北有馬隂山今山在縣北言隂山在河南又𫝊疑之

 非也余按南河北河及安陽縣以南悉沙阜耳無佗

 異山故廣志曰朔方郡北移沙七所而無山以擬之

 是義志之僻也案義志近刻作議誌隂山在河東南則可矣河

 水又東南逕朔方縣故城東北案此十三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

 所謂城彼朔方也漢元朔二年大將軍衛青取河南

 地為朔方郡使校尉蘇建築朔方城即此城也王莽

 以為武符者也按地理志云金連鹽澤案金近刻訛作今

 鹽澤竝在縣南矣又按魏土地記曰縣有大鹽池其

 鹽大而青白名曰青鹽又名戎鹽入藥分漢置典鹽

 官案近刻訛作典官鹽池去平城宫千二百里案城近刻訛作地在新

 秦之中服䖍曰新秦地名在北方千里如淳曰長安

 以北朔方以南也薛瓚曰秦逐匈奴收河南地徙民

 以實之謂之新秦也

屈南過五原西安陽縣南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誤入注内接謂之新秦也下

 河水自朔方東轉逕渠搜縣故城北案此十四字原本及近刻竝訛

 地理志案志下近刻衍曰字朔方有渠搜縣中部都尉治王

 莽之溝搜亭也禮三朝記曰北發渠搜南撫交趾此

 舉北對南案舉近刻訛作與禹貢之所云析支渠搜矣河水

 又東案近刻脱東字逕西安陽縣故城南案近刻脱縣字南字王莽更

 之曰漳安矣案漳近刻訛作障河水又東案近刻脱又字逕田辟城

 南地理志曰故西部都尉治也

屈東過九原縣南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竝誤入注内接西部都尉治也下

 河水又東逕成宜縣故城南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今考成宜

 宜梁皆在九原之西河水又東乃承上注文田辟城王莽更曰艾虜也河水又

 東逕原亭城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闞駰十三州志曰

 中部都尉治河水又東逕宜梁縣之故城南案此十二字原

 本及近刻竝訛作經闞駰曰五原西南六十里今世謂之石崖

 城河水又東逕稒陽城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稒作副今考漢書

 地理志于五原郡下云東部都尉治稒陽即此稒陽城也亦謂之稒陽塞别有稒陽縣故城塞在縣西北

 東部都尉治又逕河隂縣故城北案近刻脱又字又東逕九

 原縣故城南秦始皇置九原郡治此漢武帝元朔二

 年更名五原也王莽之獲降郡成平縣矣西北接對

 一城蓋五原縣之故城也王莽之填河亭也竹書紀

 年案年下近刻有云字魏襄王十七年邯鄲命吏大夫奴遷于

 九原又命將軍大夫適子戍吏皆貉服矣其城南面

 長河北背連山秦始皇逐匈奴並河以東屬之隂山

 築亭障為河上塞徐廣史記音義曰隂山在五原北

 即此山也始皇三十三年案近刻訛作二十四年起自臨洮東

 暨遼海西並隂山築長城及開南越地晝警夜作民

 勞怨苦故楊泉物理論曰秦始皇使𫎇恬築長城死

 者相屬民歌曰生男慎勿舉生女哺用餔不見長城

 下尸骸相支拄其寃痛如此矣䝉恬臨死曰夫起臨

 洮屬遼東城塹萬餘里不能不絶地脈此固當死也

又東過臨沃縣南

 王莽之振武也河水又東枝津出焉河水又東流石

 門水南注之案此十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出石門山地理志

 曰北出石門障即此山也西北趣光祿城甘露三年

 呼韓邪單于還詔遣長樂衛尉高昌侯董忠車騎都

 尉韓昌等將萬六千騎送單于居幕南保光祿徐自

 為所築城也案保近刻訛作堡故城得其名矣城東北即懷

 朔鎮城也其水自障東南流逕臨沃城東東南注于

 河河水又東逕稒陽縣故城南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

 莽之固隂也地理志曰自縣北出石門障河水決其

 西南隅又東南枝津注焉水上承大河于臨沃縣東

 流七十里北溉田南北二十里注于河河水又東逕

 塞泉城南而東注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

又東過雲中楨陵縣南又東過沙南縣北從縣東屈南

過沙陵縣西

 大河東逕咸陽縣故城南王莽之賁武也河水屈而

 流白渠水注之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出塞外西逕定

 襄武進縣故城北西部都尉治王莽更曰伐蠻案曰近刻

 世祖建武中封趙慮為侯國也白渠水西北逕成

 樂城北案近刻脱城字郡國志曰成樂故屬定襄也魏土地

 記曰雲中城東八十里有成樂城今雲中郡治一名

 石盧城也白渠水又西逕魏雲中宫南魏上地記曰

 雲中宫在雲中縣故城東四十里案近刻脱縣字白渠水又

 西南逕雲中故城南故趙地虞氏記云趙武侯案近刻脱

 自五原河曲築長城東至隂山又于河西造大城

 一箱崩不就乃改卜隂山河曲而禱焉晝見羣鵠遊

 于雲中徘徊經日見大光在其下武侯曰此為我乎

 乃即于其處築城今雲中城是也秦始皇十三年立

 雲中郡王莽更郡曰受降案近刻脱此七字縣曰逺服矣白

 渠水又西北逕沙陵縣故城南王莽之希恩縣也其

 水西注沙陵湖又有芒干水案干原本訛作于據漢書改正下同出塞

 外南逕鍾山山即隂山故郎中侯應言于漢曰隂山

 東西千餘里單于之苑囿也自孝武出師攘之于漠

 北匈奴失隂山過之未嘗不哭謂此山也其水西南

 逕武臯縣王莽之永武也又南逕原陽縣故城西又

 西南與武泉水合其水東出武泉縣之故城西南縣

 即王莽之所謂順泉者也水南流又西屈逕北輿縣

 故城南按地理志案志下近刻衍曰字五原有南輿縣王莽之

 南利也故此加北舊中部都尉治十三州志曰廣陵

 有輿案輿漢書地理志屬臨淮郡後漢屬廣陵故此加北疑太疎逺也其

 水又西南入芒干水芒干水又西南逕白道南谷口

 有城在右縈帯長城案縈近刻訛作側背山面澤謂之白道

 城案白道下近刻衍南谷口有四字自城北出有高阪謂之白道嶺

 沿路惟土穴出泉挹之不窮余毎讀琴操見琴慎相

 和雅歌録云飲馬長城窟及其跋陟斯途案跋近刻訛作扳

 逺懷古事始知信矣非虚言也顧瞻左右山椒之上

 案椒近刻訛作樹有垣若頽基焉沿溪亘嶺東西無極疑趙

 武靈王之所築也芒干水又西南案近刻訛作又南西逕雲中

 城北白道中溪水注之水發源武川北塞中其水南

 流逕武川鎮城城以景明中築案近刻脱一城字以禦北狄

 矣其水西南流歴谷逕魏帝行宫東世謂之阿計頭

 殿宫城在白道嶺北阜上其城圓角而不方四門列

 觀城内惟臺殿而已其水又西南歴中溪出山西南

 流于雲中城北案此下原本及近刻竝重于雲中城北五字係衍文南注芒干

 水芒干水又西案近刻脱水字塞水出懷朔鎮東北芒中南

 流逕廣德殿西山下余以太和十八年從高祖北巡

 屆于隂山之講武臺臺之東有高祖講武碑碑文是

 中書郎高聰之辭也自臺西出南上山山無樹木惟

 童阜耳即廣德殿所在也其殿四注兩夏案注近刻訛作柱夏

 堂宇綺井案井近刻訛作栱圖畫竒禽異獸之象殿之西

 北便得焜煌堂雕楹鏤桷取狀古之温室也其時帝

 幸龍荒遊鸞朔北南秦王仇池楊難當捨蕃委誠重

 譯拜闕陛見之所也故殿以廣德為名魏太平真君

 三年刻石樹碑勒宣時事碑頌云肅清帝道振懾四

 荒有蠻有戎自彼氏羌無思不服重譯稽顙恂恂南

 秦斂斂推亡峨峨廣德奕奕焜煌侍中司徒東郡公

 崔浩之辭也碑隂題宣城公李孝伯尚書盧遐等從

 臣姓名若新鏤焉其水歴谷南出山西南入芒干水

 芒干水又西南注沙陵湖湖水西南入于河河水南

 入楨陵縣西北縁胡山歴沙南縣東北兩山二縣之

 間而出案此二十六字為句原本及近刻竝截上九字訛作經下十七字仍屬注文余以

 太和中為尚書郎從高祖北巡親所逕涉縣在山南

 王莽之槙陸也北去雲中城一百二十里縣南六十

 許里有東西大山山西枕河河水南流脈水尋經殊

 乖川去之次似非闗究也案此駁正經文東過楨陵沙南之誤

又南過赤城東又南過定襄桐過縣西

 定襄郡漢高帝六年案近刻脱帝字王莽之得降也桐過

 縣王莽更名椅桐者也河水于二縣之間濟有君子

 之名案此十三字原本及近刻並訛作經皇魏桓帝十一年案皇魏近刻訛作昔

 漢一訛作三西幸榆中東行代地洛陽大賈齎金貨隨帝

 後行夜迷失道往投津長曰子封送之渡河賈人卒

 死津長埋之其子尋求父喪發冢舉尸資囊一無所

 損案囊近刻訛作貨其子悉以金與之津長不受事聞于帝

 帝曰君子也案近刻脱一帝字即名其津為君子濟濟在雲

 中城西南二百餘里河水又東南左合一水案此九字原本

 及近刻並訛作經水出契呉東山西逕故里南案南下近刻衍而字

 俗謂之契呉亭其水又西流注于河河水又南樹頽

 水注之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並訛作經水出東山西南流右合中

 陵川水水出中陵縣西南山下案近刻脱西字北俗謂之大

 浴真山案近刻脱真字山下衍其字水亦取名焉東北流逕中陵

 縣故城東北俗謂之北右突城王莽之遮害也十三

 州志曰善無縣南七十五里有中陵縣世祖建武二

 十五年置其水又西北右合一水水出東山案出近刻訛作

 北俗謂之貸敢山水又受名焉其水西北流案水下近

 刻衍自字注于中陵水中陵水又西北流逕善無縣故城

 西王莽之隂館也十三州志曰舊定襄郡治地理志

 鴈門郡治案近刻志下衍曰字其水又西北流右㑹一水案右近刻

 訛作水出東山下北俗謂之吐文水山又取名焉北

 流逕鋤亭南又西流逕土壁亭南案近刻脱又字逕字西出峽

 左入中陵水中陵水又北分為二水一水東北流謂

 之沃水案沃原本訛作流今改正又東逕沃陽縣故城南案故近刻訛作

 北俗謂之可不埿城王莽之敬陽也又東北逕沃

 陽城東又東合可不埿水水出東南六十里山下西

 北流注沃水沃水又東案近刻脱沃水二字又下衍㑹字逕參合縣

 南魏因參合陘以即名也北俗謂之倉鶴陘道出其

 中亦謂之參合口陘在縣之西北案陘在近刻訛作徑左即燕

 書所謂太子寶自河西案近刻脱西字還師參合三軍奔潰

 即是處也魏立縣以𨽻涼城郡案近刻郡下有也字西去沃陽

 縣故城二十里縣北十里有都尉城地理志曰沃陽

 縣西部都尉治者也北俗謂之阿養城其水又東合

 一水水出縣東南六十里山下北俗謂之災豆渾水

 西北流注于沃水沃水又東北流注鹽池地理志曰

 鹽澤在東北者也今鹽池西南去沃陽縣故城六十

 五里案近刻脱縣字池水澂渟淵而不流東西三十里南北

 二十里池北七里案近刻作十里即涼城郡治案近刻訛作注池西

 有舊城俗謂之涼城也郡取名焉地理志曰澤有長

 丞案漢官制有令有長令長皆有丞此城即長丞所治也城西三里

 有小阜阜下有泉東南流注池北俗謂之大谷北堆

 案近刻訛作此隹水亦受目焉中陵川水自枝津西北流右

 合一水于連嶺北水出沃陽縣東北山下案近刻脱水字

 俗謂之烏伏真山案謂近刻作名水曰誥升袁河西南流逕

 沃陽縣左合中陵川亂流西南與一水合北俗謂之

 樹頽水水出東山下西南流右合誥升袁水亂流西

 南注分謂二水左水枝分南出北俗謂之太羅河右

 水西逕故城南北俗謂之昆新城案謂近刻作名其木自城

 西南流注于河河水又南太羅水注之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並

 訛作水源上承樹頽河南流西轉逕武州縣故城南

 案近刻脱州字下同十三州志曰武州縣在善無城西南百五

 十里案近刻脱城字南字北俗謂之太羅城水亦藉稱焉其水

 西南流一水注之案一近刻作右水導故城西北五十里南

 流逕城西北俗名之曰故槃迴城案近刻脱俗字又南流注

 太羅河太羅河又西南流注于河河水又左得湳水

 口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出西河郡美稷縣東南流東

 觀記曰郭伋字細侯案近刻脱字字為并州牧前在州素有

 恩德老小相攜道路行部到西河美稷數百小兒各

 騎竹馬迎拜伋問兒曹何自遠來曰聞使君到喜故

 迎伋謝而發去諸兒復送郭外問使君何日還伋計

 日告之及還先期一日念小兒即止野亭須期至乃

 往其水又東南流羌人因水以氏之漢沖帝時羌湳

 狐奴歸化蓋其渠帥也其水俗亦謂之為遄波水東

 南流入長城東鹹水出長城西鹹谷東入湳水湳水

 又東南渾波水出西北窮谷東南流注于湳水湳水

 又東逕西河富昌縣故城南王莽之富成也湳水又

 東流入于河案原本訛作湳今改正河水左合一水案原本脱河字

 善無縣故城西南八十里其水西流歴于吕梁之山

 而為吕梁洪其山案近刻脱山字巖層岫衍澗曲崖深巨石

 崇竦壁立千仞河流激盪濤湧波襄雷渀電洩案電近刻

 震天動地昔吕梁未闢河出孟門之上蓋大禹所

 闢以通河也司馬彪曰吕梁在離石縣西今于縣西

 歴山尋河竝無過峘案竝近刻作乃過峘朱謀㙔云當作遏阻至是乃為

 河之巨險案近刻脱河之二字即吕梁矣在離石北以東可二

 百有餘里也

又南過西河圁陽縣東

 西河郡漢武帝元朔四年置王莽改曰歸新圁水出

 上郡白土縣圁谷東逕其縣南地理志曰圁水出西

 東入河案東近刻作南蓋後人所妄改王莽更曰黄土也東至長城

 與神銜水合案銜近刻訛作御下同水出縣南神銜山案近刻脱神字

 出峽東至長城案近刻訛作峽山東出至長城入于圁圁水又東逕

 鴻門縣縣故鴻門亭地理風俗記曰圁隂縣西五十

 里有鴻門亭天封苑案近刻訛作宛火井廟火從地中出圁

 水又東梁水注之水出西北梁谷東南流注圁水圁

 水又東逕圁隂縣北漢惠帝五年立王莽改曰方隂

 矣又東桑谷水注之水出西北桑溪案此句之下近刻又有東北桑

 溪四字係衍文東北流入于圁圁水又東逕圁陽縣南案近刻訛

 作逕圁隂南東流注于河河水又東端水入焉案此八字原本及近

 刻竝訛作經水西出號山山海經曰其木多漆椶案其下近刻衍

 其草多穹窮案即芎藭是多汵石案汵近刻訛作冷端水出焉

 而東流注于河河水又南諸次之水入焉案此十字原本及近

 刻竝訛作經水出上郡諸次山山海經曰諸次之山諸次

 之水出焉案近刻脱之字焉字是山多木無草鳥獸莫居是多

 象蛇案象近刻訛作衆其水東逕榆林塞世又謂之榆林山

 即漢書所謂榆溪舊塞者也自溪西去悉榆柳之藪

 矣案柳近刻作林縁歴沙陵屆龜兹縣西北案近刻訛作西出故謂

 廣長榆也王恢云樹榆為塞謂此矣蘇林以為榆中

 在上郡非也按始皇本紀西北逐匈奴自榆中竝河

 以東屬之隂山然榆中在金城東五十許里隂山在

 朔方東以此推之不得在上郡漢書音義蘇林為失

 是也案失是近刻訛作是失其水東入長城小榆水合焉案榆下近

 刻衍林字歴澗西北案澗近刻訛作源窮谷其源也又東合首積

 水水西出首積溪案近刻脱水字又重一溪字東注諸次水又東

 入于河山海經曰諸次之水東流注于河即此水也

 河水又南湯水注之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山海經曰水

 出上申之山上無草木而多硌石下多榛楛湯水出

 焉東流注于河也

又南離石縣西案又南下脱過字

 奢延水注之案此五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今考水經必云某水從某來注之不言從某

 來者乃注文水西出奢延縣西南赤沙阜東北流山海經

 所謂生水出孟山者也案孟近刻訛作孟郭景純曰孟或作

 明漢破羌將軍段熲破羌于奢延澤虜走洛川洛川

 在南俗因縣土謂之奢延水又謂之朔方水矣案近刻脱

 東北流逕其縣故城南王莽之奢節也赫連龍昇

 七年于是木之北黒水之南遣將作大匠梁公叱干

 阿利案近刻訛作叱于阿梨改築大城名曰統萬城蒸土加功

 雉堞雖久崇墉若新并造五兵器鋭精利乃咸百鍊

 為龍雀大鐶號曰大夏龍雀銘其背曰古之利器呉

 楚湛盧大夏龍雀名冠神都可以懷遠可以柔逋如

 風靡草威服九區世甚珍之又鑄銅為大鼓及飛亷

 翁仲銅駝龍虎皆以黄金飾之列于宫殿之前則今

 夏州治也奢延水又東北與温泉合源西北出沙溪

 而東南流注奢延水奢延水又東黒水入焉水出奢

 延縣黒澗案近刻脱水字東南歴沙陵注奢延水奢延水又

 東合交蘭水水出龜兹縣交蘭谷案近刻脱水字縣字東南流

 注奢延水奢延水又東北流與鏡波水合水源出南

 邪山南谷東北流注于奢延水奢延水又東逕膚施

 縣帝原水西北出龜兹縣東南流縣因處龜兹降胡

 著稱又東南注奢延水奢延水又東案近刻脱奢延水三字及東字

 逕膚施縣南秦昭王三年置上郡治漢高祖并三秦

 復以為郡王莽以漢馬員案馬員字季主為増山連率歸世

 祖以為上郡太守司馬彪曰増山者上郡之别名也

 東入五龍山地理志曰縣有五龍山帝原水案山下近刻衍

 自下亦為通稱也歴長城東出于白翟之中案近刻訛

 作出于赤翟白翟之中又有平水案平近刻訛作年出西北平溪東南

 入奢延水奢延水又東走馬水注之水出西南長城

 北陽周縣故城南橋山昔二世賜𫎇恬死于此王莽

 更名上陵畤山上有黄帝塚故也帝崩惟弓劔存焉

 故世稱黄帝仙矣其水東流昔段熲追羌出橋門至

 走馬水聞羌在奢延澤即此處也門即橋山之長城

 門也始皇令太子扶蘇與䝉恬築長城起自臨洮至

 于碣石即是城也其水東北流入長城又東北注奢

 延水奢延水又東與白羊水合其水出于西南白羊

 溪循溪東北注于奢延水案循近刻訛作巡奢延水又東入

 于河山海經曰生水東流注于河河水又南陵水注

 之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出陵川北溪南逕其川西轉

 入河河水又南得離石水口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出

 離石北山案近刻脱水出二字南流逕離石縣故城西史記云

 秦昭王伐趙取離石者也漢武帝元朔三年封代共

 王子劉綰為侯國後漢西河郡治也其水又南出西

 轉逕隰城縣故城南漢武帝元朔三年封代共王子

 劉忠為侯國王莽之慈平亭也胡俗語訛尚有千城

 之稱其水西流注于河也

又南過中陽縣西

 中陽縣故城在東案陽近刻訛作南東翼汾水隔越重山不

 濱于河也

又南過土軍縣西

 吐京郡治故城即土軍縣之故城也胡漢譯言音為

 訛變矣案近刻訛作皆訛偽變矣其城圓長而不方漢高帝十一

 年以封武侯宣義為侯國縣有龍泉出城東南道左

 山下牧馬川上多産名駒駿同滇池天馬案近刻訛作元河

 其水西北流至其城東南土軍水出道左高山西南

 注之龍泉水又北屈逕其城東西北入于河河水又

 南合契水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傍溪東入窮谷其源也

 又南至祿谷水口水源東窮此溪也河水又南得大

 蛇水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發源溪首西流入河河水又

 南右納辱水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山海經曰辱水出鳥

 山案出下近刻衍于字其上多桑其下多楮隂多鐵陽多玉其

 水東流注于河俗謂之秀延水東流得浣水口傍溪

 西轉窮溪便即浣水之源也辱水又東案辱水近刻訛作延水下

 㑹根水案㑹下近刻衍于字西南溪下根水所發而東北注

 辱水辱水又東南案近刻脱辱水又三字露跳水出西露溪

 西近刻訛作西出東流又東北入辱水亂流注于河河水又

 南左合信支水水發源東露溪案近刻脱溪字西流入于河

 河水又南左㑹石羊水循溪東入導源窮谷西流注

 于河

又南過上郡高奴縣東

 域谷水東啓荒原案近刻訛作源西歴長溪西南入于河河

 水又南合孔溪口案近刻脱孔字水出孔山南歴溪西流注

 于河孔山之上有穴如車輪三所東西相當相去各

 二丈許南北直通故謂之孔山也山在蒲城西南三

 十餘里河水又右㑹區水山海經西次四經之首西

 近刻訛作曰曰隂山西北百七十里曰申山其上多榖柞

 其下多杻橿其陽多金玉案近刻脱其陽二字區水出焉而東

 流注于河世謂之清水東流入上郡長城案上郡二字近刻訛

 在東流上逕老人山下又東北流至老人谷傍水北出極

 溪便得水源清水又東得龍尾水口水出北地神泉

 障北山龍尾溪東北流注清水清水又東㑹三湖水

 水出南山三湖谷東北流入清水清水又東逕高奴

 縣合豐林水地理志謂之洧水也故言高奴縣有洧

 水肥可㸐水上有肥可接取用之博物志稱酒泉延

 夀縣南山出泉水大如筥注地為溝水有肥如肉汁

 取著器中始黄後黒如凝膏然極明與膏無異膏車

 及水碓缸甚佳彼方人謂之石漆水肥亦所在有之

 非止高奴縣洧水也項羽以封董翳為翟王居之三

 秦此其一也漢高祖破以縣之王莽之利平矣民俗

 語訛謂之高樓城也豐林川長津瀉注北流㑹清水

 案近刻清訛作洧下同又脱水字清水又南案近刻訛作有奚谷水注之

 近刻訛作溪水西出奚川東南流入清水清水又東注于

 河河水又南蒲川水出石樓山南逕蒲城東案此十六字原

 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今本脱水出二字即重耳所奔之處也又南歴蒲

 子縣故城西今大魏之汾州治徐廣晉紀稱劉淵自

 離石南移蒲子者也闞駰曰蒲城在西北漢武帝置

 其水南出得黄盧水口水東出蒲子城南案近刻脱水字出下

 復衍歴字東北入谷極溪便水之源也蒲水又南案近刻脱蒲水

 合紫川水水東北出紫川谷案水字下近刻衍出字西南合

 江水江水出江谷西北入紫川水紫川水又西北入

 蒲水蒲水又西南入于河水河水又南合黒水案近刻訛

 作河水入南黒水水出定陽縣西山二源竒發同瀉一壑東

 南流逕其縣北又東南流右合定水俗謂之白水也

 水西出其縣南山定水谷東逕定陽縣故城南案東近刻

 應劭曰縣在定水之陽也定水又東注于黒水亂

 流東南入于河




水經注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