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五百五十六 永樂大典
卷之六百二十三
卷之六百二十四 

田農晏九獻公類要垣窌。苟子冨圖曰。垣窌。倉廪者。財之本也。清。垣。築墻四周以也。窌。窨也。掘地農糓也。窌。匹教切。窌。人榮

辱曰。餘刀布有園窌 耕耘樹藝。管子。春令耕芸樹藝。一農之量。壤百畒也。管子巨秉馬曰。一農之量。壤丁畒也。春事二十五日之内何謂也。曰。至

六十日兩陽凍釋。七十日而除凍釋。故春事二十五日之内。起一人之繇。百畒不舉。起十人之繇千畒不舉。起百人之繇。萬畒不舉。起千人之繇

十萬畆不舉。田家濁酒。與傳父老書云。今西城百里。車户無爲。野老請談怡然自得。田家濁酒。以忌憂。以薅。毛及。田。荼

蓼詩周頌良耜篇云。其斯趙。荼蓼。荼蓼朽止。稷茂止。穫之桎桎。之栗。其崇如墉。其比毗志。如櫛。以百室。百室盈止。婦子寧止。趨。徒了反。

刺也。桎。栗反。注。百室。也。其已治之。則百姓家開之。納之。千耦其耘。軰作尚皋也。百室者出必共洫間而耕。入必共族中兩層。又有祭酺合

醵之歡。婦子寧止者。反入。婦子則安行之事。𡻕欲。甘草先生。𡻕欲儉。苦草先生。師曠之古。驗草而知豐儉。師曠古曰。黄帝問師曠曰。吾

欲五𡻕苦樂善惡。可對曰。𡻕欲。甘草先生。甘草。薺也。𡻕欲儉。苦草先生。草苦者。葶藶也。𡻕欲惡。惡草先生。惡草者。藻也。𡻕欲早。早草先至。早

草者。蕨䔧也。𡻕欲潦。潦草先生。潦草者。蓬也。 雍泉沃韭。魯連子曰。市處者。僕妾膾災。而食市饒也。壅泉沃韭。纖履之上從兄弟室夫徃而不得粗

。非愛其僕妾。惡其室父也。此其鏡羙之與不足也。音備。連枷。王某傳曰。予之北巡。必躬載拂。注。音佛。所以擊治禾者。今之謂連枷。務前公稅

以逺史讓。顔延之庭誥曰。云云。無急傍費以息流議。蠶穡。又曰。蠶穡者。就之。者。則物之所鄙。 但道桑麻長。陶潜曰。相見無雜言。但道桑麻長。

桑稼。後漢明紀。詔曰。百姓勉務桑稼以備災害。祈年于田祖。菕章職曰。凢豳。吹豳雅。撃土皷。以樂田畯。注。祈年。農年也。田祖。始耕田者。謂神農也。豳

雅。豳風七月也。田畯古之先教田者。爾雅田畯。農夫也。 芒夫牧竪。後漢陳寔傳論曰。士有不談此者。則芒夫牧竪。已呌呼之矣。注芒險草也。 汜

勝九糓之書。隋書盧思道勞生論曰。汜勝九糓之書。觀其節剖。崔寔四人之令。奉以族。 庶人力於農稼。左傳十四曰。其注。種曰農。收曰穡。 下

田洿邪。得糓百車。說苑曰。齊王使淳于髠。求敉於趙。齋金百斤。車馬十駟。髠曰。臣之隣人祠曰。以一篋飯。一鮒魚。祝曰。下田洿邪。得糓百車。臣笑其

所祠者少。所求者多。王乃益齋黄金白璧車馬一百駟。社閶嘗新。漢食貨志曰。社閶嘗新。春秋之祠。用錢三百。 男子畒。婦人桑。法書曰。老人老。孤

人孤。病者養。死者葬。葬之謂思。臺笠緇撮。詩大雅云。彼都人士。臺笠緇撮。注。都人之士。以臺皮爲笠。緇布爲冠。古明王之明。儉且莭也。 辰馬農祥。國

語三云。月之所在。辰馬農祥也。注。辰馬。謂房心星也。所在大辰之次。爲天駟。天駟。曰馬也。故曰辰馬。言月在房合於辰也。祥猶象。房心正而農事起。故謂

之農祥。農祥辰正。又第一云。陽痹憤盈。士氣震發。農祥農正。注。農祥。辰星。辰正。謂立春之日。辰中於午也。農事之候。故曰農祥。 中農。食七人。貢禹上䟽曰。漢

家鑄錢。及諸鐵官。皆置吏卒徒攻山取銅鐵。𡻕功十萬人已上。中農食七人。是七十萬人。常受其飢也。 百家共一社。荊楚𡻕時記云。社曰民會社。鄭玄

云。百家共一社。 以牛疫。區種增耕。後漢書。顯宗時。以郡國牛疫。通使區種增耕。而吏不檢括。多失其實。百姓患之。汜勝之書曰。上農區田。大區方深各六

寸。間相去七寸。一畒三千七百區。丁男女種田十畒。至秋收。區三升粟。畒得百斛。中農區田法。方七寸。深六寸。間相去二尺。一畒千二十七區。丁男女種

十畆。秋收粟畆得五十一石。下農區田法。方九寸。深六寸。間相去三尺。收畒得二十八石。旱即以水沃之。 畦丁。杜甫園官送菜詩云。畦丁負籠至。文課

竪于摘蒼耳云。畦丁告勞苦。 神農二十篇。漢藝文志。農家之流云。神農二十篇。六國時諸子。疾時怠於農業。道耕農事。託之神農。劉向别録云疑。李

悝及啇君所說。取野老十七篇。六國時。在齊楚間。年老田野。相民耕種。故号野老。汜音几。又敷劔切。勝之十八篇。成帝時。使教田三輔有。好田者。施之爲

御史。蔡葵一篇。宣帝時言便冝至弘農太守。右農九家百十四篇。農家者流。盖出於農稷之官。播百糓。勸耕桑。以足衣食。蟋蟀也。在堂。九月。役車其休。

庻人乗役車人。三休農。二畢庶事也。 𡸁蓑牧艾叚。曳菙牽羸馬。𡸁蓑牧艾叚。柳宗元詩。 時天時。力地力。太玄曰。時天時。力地力。維酒維食。爰作稼穡。

注。奉天之時。盡地之力。初稅畆。非正也。古者什一。一夫一婦。佃田百畆。以供五口。父母妻子也。又受田十畆以爲公田。公田在内。私田在外。此一夫一婦。爲耕百

一十畆。籍而不稅。籍此公田而收其入。言不稅民。古者三百步爲里。名曰井田。田者九百畆。公田居一。出除公田八十畆。餘八百二十畆。故井田之

法。八家共一井八百畆。二十畆家各二畆爲廬舍。私田稼不善。則非責也。吏。吏。田。畯也。言吏急民。使不得營私田。公田稼不善。則非民。民勤私也。

初稅畆者非公。魯宣之去公田而履畆。十取一也。以公之爲民已。悉矣。古有公田爲君。八家共君。竈葱韭盡取焉。損其廬舍。家作一園以種五菜外。楸桑以

養生送死。冬蝝劉向云。毗蜉子。董仲舒云。蝝子。生。蝝。非災也。其曰。蝝非。稅畆之災也。蝝之言緣。魯宣稅畆。故生災。非青也。魯稅畆而蝝生。一夫一婦佃

音田。又音向字。田百畆。以供五只受十畆以爲公田。一夫一婦耕百一十畆。井田之法。八家共一井。家各二畆爲廬舍家作一園以種五菜外。種楸

桑以備養生送死。見上。 九扈爲九農正。爾雅䟽云。昭十七年。左傳曰。九扈爲九農正。春扈頒扶云切。鶞。勑倫切。賈逹注云。春扈分循相五土之冝。趣。

民耕種者也。夏扈竊玄。賈逹注云。趣民耕苗者也。秋扈竊藍。逹云。趣民收飲者也。冬扈竊黄。逹云。趣民盖蔵者也。𣗥扈竊丹。逹云。爲果驅鳥者也。行

扈喏喏。莊百切逹云。晝爲民驅鳥者也。霄扈嘖嘖莊革切逹云。夜爲農驅獸者也。桑扈竊脂。逹云。爲蠶驅雀也。老扈鷃鷃。音晏逹云。趣。民收麥。令不

得晏起者也。 舍人樊光注。爾雅亦與賈同。其意皆謂以扈爲官。還令依此請扈動作也。然則趣民耕耘收歛盖蔵。其事何得召使聚而緫号令之。

其爲果驅鳥蠶驅雀。豈得多置官方。使之就果樹入蠶室。爲民驅之哉。又晝驅鳥。夜驅獸。不可竟日通霄。常在田野。漙天之下何以周。且其言不經。

難可㨿信也。故郭民及杜預皆不從也。郭云。諸鳸皆因其毛也。色音聲以爲名竊藍青色。今爾雅鳸。作鳸。臺笠緇撮。毛詩義曰。南山有臺。臺笠緇

撮。舊說草也。可以爲簔笠。故曰臺笠。或云。臺草。有皮堅細滑緻。可爲簔笠。南土多有。 䔲笠。 願受一𠪨居也。而爲氓。孟子曰。許行吉滕文公曰。逺

方之人。聞君子行仁政。願受𠪨而爲氓。注云。氓。野人之稱也。囷鹿。𢋏也。圓曰囷。方曰鹿。國語㠾音冕。䘰。音延。又音羶。并見玉篇。 喻政

如農左傳襄公二十五年。子太叔問政於子産。子産曰。譬喻政如農功。日夜思之。思其始而成其終。朝夕而行之。行有越思。如農之

有畔。其過鮮矣。去草之農左傳隱公六年。周任曰。見惡如農夫之去草焉。芟夷藴崇之。絶其本根。勿使能殖。國語農

夫作耦。以刈殺四方之蓬蒿。農祥西漢書音義。龍星左角曰天田。則農祥也。辰見。祠以牛。白氏六帖農祥。辰正天駟星也。立春見

於南。候以興農。故曰農祥也。農忌吳中舊事吳農忌五月甲申乙酉。兩則大小麥不收。諺云。甲申猶自可。乙酉怕殺我。

民丁口書叙指南闢土殖榖。曰農。前食貨。會耕田人。曰善田者。王剪。勤力本業。曰力子。樊曄。農人勤。曰晝田夜紡。房玄齡。保

丁。曰白徒之衆。鄒陽。村人。曰丁夫。王符。保伍。曰比伍。尹翁歸。村保田。曰郊保之民。前五行。附名藉中。曰占著。漢紀。附託冐匿户。曰附蔭。後魏。徭役。曰

任衆。大宗伯。科筭丁口。曰口率之科。丁鴻。畏差役。曰患役之民。鄭太。定等第。曰案比。後紀江革。又曰比要。小司徒。非理科徵。曰特選横調。左雄。徵發

多。曰徵發如雨。王嘉。剩賦。曰冶賦。王雄。免其科役。曰復。孝武。邊逺之民。曰裔民。夢得。謹民曰愿民。前食貨。人丁實。曰無所影賴。楊於陵民窮。曰剔屋

賣田。狄仁傑。又曰賣舍帖田。季嶠丁口不實。曰瘦蔽。蘇壞。漏落户名。曰㳺户。張說。人流亡。曰彫攰。蘇壞。流人歸業。曰流宂盡復。蘇幹。民墮本事。曰逋

畒下機。劉陶。農民。曰牧兒蕘豎。儒林。擡估物力。曰增貲就賦。劉平。農所衣。曰襏襫。管子謂麄之禮。農笠子。曰戴苧蒲。上親保。曰保伍姻近。毛若虛。稻

田分水。曰定水。令。兒寬。農民。曰芸夫豎牧。後陳紀。又曰邑老田父。潘安仁籍田賦。漕等部民。曰屬城思咏之民。周魴。民逃之盡。曰家為空户。陸。民流。

曰棄其業西流。沈下賢。小民。曰單産孱民。上。農忙時。曰盛春東作。何敞。民貧。曰瘠於擾費。下賢。又曰財空户散。朱穆。小於鄉。曰聚。漢光武注。主農之

官。曰田畯。詩。恤單身民。曰収介特。左昭四。開収民版。曰登下。周禮九。責漏丁。曰隱口之罰。漢法。民數。曰生齒之徒。周官男八月女七月。 

農書唐書李泌傳。泌請以中和節。百官進農書。以示務本。帝悅。乃著令。唐會要以二月一日。為中和節。内外官司。休假一日。先勑百

寮以三令節集會。今冝以中秋節代晦日。其月二十六日。中書侍郎李泌。奏伏以仲春初吉。制嘉節以徵之。更晦日於徃月之終。揆明辰於來月之

始請令文武百寮以。是日進農書。司農獻穜稑之種。王公戚里上春服。士庶以刃尺相遺村社。作中和酒。祭勾芒神。聚會宴樂。名為勾芒祈年榖。仍

望各下州府。所在頒行。吕和叔集代文武百寮進農書表。臣等。伏惟故事。每十二月一日以農務方興。今百寮具則天大聖皇后。所删定兆人本業

記奉進者。中謝臣聞不受牲玉。祈榖于圓丘。可以致誠。未足以為勸。躬秉耒耜。籍田于千畆。可以示勸。未足以教人。必也。因天地之和。順陰陽之理。

利其器用。精厥法式。變之而不倦。動之而不勞。四海靡而風行。百姓迷其日用。弘我政本。寔惟農書。伏惟睿聖文武皇帝陛下。德茂生成。道光慈儉。

捐金而寳榖。菲食而立人。考堯典以授時。稽禹貢以任土。潔粢。盛而大事在祀。銷劔戟而盡力為農。豐年屢薦於郊歌。嘉瑞繼光於國史。而不自滿

假。惟懷永圖。每至獻𡻕載陽。仲春初吉。俯察土膏之候。仰觀晨正之祥。經始𡻕功。導揚生德。徵有司之舊典。奉先后之遺文。深居穆清。親覧奥妙。匪

崇朝而盡更田畆。不出户而遍洽人情。見捽草杯土之艱。知寒耕熱耘之苦。宸之感念。甽畆昭蘇。一艱而時雨先飛。三復而春雷自起。臣等。業慙學

稼。禄過代耕。親承務本之風。日奉在勤之訓。三時不害。觀玉燭於氤氲。九扈孔脩。賀生靈於冨庶。謹繕録前件書。凡十二篇。共成三卷。謹詣東上閤

門奉表陳獻以聞。柳宗元集進農書狀。農書三卷右伏奉某月日。勑冝以二月一日。為中和節。所司進農書。永以為恒式者。貞元五年詔。臣伏以平

秩東作。虞書立制。俶載南畆。周雅𡸁文。此皆奉天時以授人。盡地力而豐食自陛下德宗也。惟新令節。益厲農功。既立典於可傳。每陳書而作則。耕

鑿之利。敷帝力於嘉謨。稼穡之難。動天心於睿覧。勤勞率下。超邁古先。凡在率土。不勝幸甚。前件農書。謹函封進。謹奏。文苑英華侯喜中和節。百辟

獻農書賦。以嘉節初吉。脩是農政為韻。我后令節。中和孔嘉。凍已全觧。桃仍欲華。慶賞之多。燕樂既均於九有。播植之始。教化爰貞於四遐。於是

心膂周召。股肱稷契。洎彼庶尹。當兹新節。陽和溥暢。言拜賜於生成。稼穡艱難。乃載陳於睿哲。觀其克合天意。咸造皇居。僉曰國以人為本。人以食

爲儲政。令不差。則夷華知勸。水旱無備。則倉廪其虛。且自古在昔。靡不有初。敬授人時。而堯典𡸁記。大無禾麥。則魯史頻書。今陛下夔夔慄慄。

日慎一日。惟人是憂。惟農是恤。以域中無事。海内殷實。人獻其誠。神降之吉。臣等叨遇昌運。思禆大猷。惟兹南畆。可致崇丘。䖍考。令辰。實當四

仲之日。疑作月敬舉彝典。庶爲六府孔脩。豈止合彼九疇。冠夫百氏。高懸象魏。必日就而月將。永播蒸黎自風行而草靡。帝曰善哉。子之言是

於變時雍。恭勤是宗。應天地中和之氣。備朝廷中和之容。君告成中和之功。乆而作樂。臣獻守中和之術。先告川疑農。此所謂超羲越軒。臣賢

主聖。樹光宅之深本。為經邦之善政。羙哉啓沃之義。於斯為盛。賈餗同前韻。聖上覩萬國之無事。偉三農之可嘉。因月令之初。爰詢播植。俾

年豐之慶。無隔幽遐。於是文武畢陳威儀斯列。爰修耒耜之務。用廣異同之說。將斯疑作期國實京坻。人懷禮節。捧書而進。知地利之可分。足

食是圖。見天心之載悅。既而啓文字。儼簪𥚑。煥夔龍之獻納。掩河洛之圖書。得冨國以如此。契生人於厥初。稽重榖之言。徒稱董仲。驗深耕之法。

何愧朱虛。所以俟驚蟄之辰。應夾鍾之律。昭八政之所用。蓄九年之罔失。是藨是蓘。將致乎千斯倉。爰始爰謀。必因乎四之日。故當載陽之候。以進

為邦之術。俾農識不耕之凶。𡻕獲終畆之吉。且中也者。表天地之交泰。和也者。象德化之優柔。致中和之。令節。展稼穡之允脩。將明肥磽異等。豐歉

殊收。人靡在阿之歎。野傳擊壤之謳已矣。冨庶之規既如此。弼諧之道必於是。佐玄化之風行。動黎元而草靡。故得祥生地表。慶發天宗。百榖允脩。

臣罔慙於后稷。兆人乃粒。帝有邁於神農。伊斯事之明盛。掩前代之輝映。因獻壽之嘉辰。遂啓心於善政。何必考李悝之地力。覧崔寔之月。令。懿此

群公之書永作九州之慶。 胡直鈞同前韻。農爲務本。春則歲華。和者取至和之靡忒。中者象居中之莫邪。吾君將以發教源於仲序配節令於孔

嘉。知稼穡之道。則無逸之書何逺。覩播植之論。審后稷之訓不遐。至若四海無事。萬方胥恱。野思疆理之勤朝有田疇之說。鑄兵器爲農器。更舊節

爲新節天子方坐承明之廬。端穆清之居。百職事孜孜而奉職。群有司濟濟以進書書曰。陛下德被淳古。時登太初念耘耔之勤。每思親勞。佇豐年

之應曾不自虛。一作攄臣所以極聞見而獻可。庶將獲小大之所如。伏以羲徇平秩。時在元吉。既錢鏄之徒營。固凖直而何失。遲西成於遺秉之𡻕。

戒東作於寅賔之日庶居勤之軰。咸執其常。惰㳺之人。罔敢不率。皇上諧衆議。允嘉猷。載耒耜而親耕。天下皆勤。率公卿而終事。庶績咸脩。然後創

典章。頒逺迩。斯𠕂耕之自此。佇多稌之于彼。稽汜氏之法。未足方之。考周官之規。諒當改是。豈不以群下執躬。在上務農。故將降玄功於后土。介景

福於天宗。况。令節適時。良圖合盛。近可法於三務。逺從規於八政。豈將獨播羙於兹辱。兾終古而輝映。 鄭式方同前韻聖人清謐六合。車書一家。

皇心恊于天統。令節徵爲國華。思播植以冨人。故農書是進。建。中和而煦物。俾淳風不遐。是以四夷即斜。九榖用嘉。當其天廟低臨。韶光發洩。二月

初吉。式恊於農祥。三務成功。不𧇊乎𡻕節。授其時。用天之道。進其書。知人則哲。一人垂拱以憂勤。百辟獻章而誠竭。於是元老進而言曰。陛下道洽

無外。化康有截猶慮九扈未弘。三時尚缺。命陳書而王化可闈。俾知方而農政斯列。既種既戒。潔盛之望有期。弗震弗渝。地利之冝奚設。豈不以寒

氣揔入。春陽始初。陳乎五種之用。本乎三農之書。王者則千畆是藉。庶人則中田有廬。故年榖之順不差。物力之功克實。首。嘉節而東作方起。符中

星而西成乃畢。其殖也。習無不利。其耕也。動罔不吉。然後邦國知習莭之宜。象魏識勸農之術。于以見君臣克恊。于以見土榖惟脩。足食表豐年之

慶。多稌興大田之猷。且夫莭者。育物於生成。農者。豐功於遐迩。善宣兮時罔不若。化洽兮物無非是。乃疆乃理。歌積庾於京坻。有翼有憑。致殊方之

率俾。非我后聖應太昊。德包神農。則不能盡地力。祈天宗故得貞萬性。行八政。幸沐化於和平。庶采葑而謡詠。


永樂大典卷之六百二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