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六百二十三 永樂大典
卷之六百二十四
卷之六百六十一 

永樂大典卷之六百二十四 一東

詩文議興農晉書束晳傳。石鑒卒。王戎乃辟晳兄璆。張華召晳為椽。又為司空。下邳王晃所辟華為司空。復以為賊曹屬。時欲廣農。

晳上議曰。伏見詔書以倉廪不實關右饑窮。欲大興田農以蕃嘉榖。此誠有虞戒大禹盡力之謂然農穰可致所由者三。一曰天時不𠏘。二曰地利

無失。三曰人力咸用。若必春無霡霂之潤。秋繁滂沱之患。水旱失中。雩禳有請。雖使羲和平秩。后稷親農理疆甽於原隰。勤藨蓘於中田。猶不足以

致倉庾盈億之積也。然地利可以計生。人力可以課致。詔書之㫖。亦將欲盡此理乎。今天下千城。人多𣸯食。廢業占空。無田課之實。較計九州。數過

萬計可申嚴此防令。監司精察一人。失課負及郡縣。此人力之可致也。又司州十郡。土狹人繁。三魏尤甚。而猪羊馬牧。布其境内。宜悉破廢以供無

堂。業少之人。雖頗割徙。在者尤多。田諸菀牧。不樂曠野。貪在人間。故謂北土不冝畜牧。此誠不然。業古今之語。以為馬之所生。實在冀北。大賈䍧羊。

取之清渤。放承之歌。起於鉅鹿。是其效也。可悉徙諸牧以充其地。使馬牛猪羊。齕草於空虚之田。𣸯食之人。受業於賦給之賜。此地利之可致者也。

昔騅駓在垌。史克所以頌。魯僖却馬務田。老氏所以稱。有道豈利之所以會哉。又如汲郡之吳澤。良田數千頃。泞水停洿。人不墾植。聞其國人。皆謂

通泄之功不足為難。舃鹵成原。其利甚重。而豪強大族。惜其魚捕之饒。構說官長。終於不破。此亦谷口之謡。載在史篇。謂冝復下郡縣。以詳當今之

計。荆楊兖豫汗泥之土。渠䲧之冝。必多此類。最是不待天時。而豐年可獲者也。以其雲雨生於畚𦥛。多稌生於决泄。不必望朝隮而黄潦臻。榮山川

而霖雨息。是故兩周爭東西之流。史起惜漳渠之浸。明地理之重也。宜詔四州刺史。使謹按以聞。又昔魏氏徙三郡人。在陽平頓丘界。今者繁盛合

五六千家。二郡田地逼狄。謂可徙遷西州以充邉土。賜其十年之復。以慰重遷之情。一舉兩得。外實内寛。增廣窮人之業。以闢西郊之田。此又農事

之大益也。文苑英華觀農賦 歲起於丁。東壯就功。則知富民必資於廪實。疆國亦在於年豐。是時也。杏花疏樹。蒲葉抽叢。曉出鳳城。疲道路之攸

往。廽瞻鶉野。知耕鑿之斯崇。美夫原隰底續。溝塍刻鏤。耒耜交横。煙雲輻凑。人沮溺而為伴。水鄭白以分溜。一桴二米。禾同此里之禾。苗盛草稀。豆

異南山之豆。觀夫田唆至饎。室家相歡。揮鎡去莠。築堰澆蘭。野餉曉持於斜逕。雲鉮暮荷於曾峦。憐近山之樹宻。悦臨流之地寛。葵腰鐮而乍采。黍

策杖而時看。且人生在勤。勤則不匱。欲抑末以敦本。在用天而分地。思文后稷。濟時敷播殖之功。惟彼陶唐。申命掌嵎夷之事。八政之中食居一。四

人之裏農為二。倬彼甫田。習無不利。故土爰稼穡。含靈是資。歲稔則家知禮讓。食足則國贊邕熙。無辭艱難。服先疇之畎畆。皆當儲峙。救黎人之阻

飢。九年殷憂於克日。萬箱發詠於周詩。迹忝門人。得承規於孔父。心將請學。恐貽責於樊遲。劉悦文較農 功以救於民。頼其功者。有違順。德以化

於民。敦其民者。有疾徐。夫以三月除榖地。五月榖入土。雖當世不㧞其苗。後世不毁其榖。其飲食之道。順於情也。故生不疪癘其道。死則俎豆其功。

集無功字聖人然則救壞以禮。垂世以法。當世伐其樹。後世毁其法。所以禮違其情。法違其欲者也。是以生為旅人。疪癘於天下。肉腐於俎。酒乾於

器。然後為聖人。是愚民頼聖人之功。忘聖人之道。嗚呼。禮亡而爭器矣。雖有粟。弱者安得而食之。法壞而奪其三時矣。雖有山澤。農者安得而種也。

一作之劉軻文農夫禱。丙戌歲。大飢。楚之南江黄間為甚。明年予將之舒。途出東山。見老農輩鳩其族。為禱於五君祠。其意誠而詞俚。因得其文

以潤色之。亦以儆于百執事者云。農夫某。謹達精誠于明神。嘘嗟我耕食之人。誰非王之人。人之有求。神得不以聦明正直聽之耶。曩者仍歲荐飢。

人為鰥𡜹。田無耕夫。桑無蠶姬。癘疫瘡痍。一方尤危踵以吳蜀弄兵。吏呼其門。敺荒餘之人。挾弓持戟。女子生别。行啼走哭。王師有征。群盗繼誅。乃

歸其居。乃復室廬。廬壞田蕪。亦莫蠲其租。今之收合餘燼。人百其力。幸大成于秋。誠慮旱而不雨。既雨而潦。必不為潦。又慮其不苖不秀。秀而不實。

又慮為螟蝗。又慮夫厩馬之奪其食。贜吏之厚其歛焉。嗚呼。必馬無厭粟者。妾無厭羅統者。吾歛其薄矣。亦於何厚其所薄耶。伏希神明無有所忽。

禱曰。無瘠農人以肥厩馬。無寒蠶婦以暖妓妾。無銷耒耜以滋兵刃。農人不飢而天下肥。蠶婦不寒而天下安。耒耜不銷而天下饒。妾暖而嬌。兵滋

而殘。馬肥而豪。不迹不馳。足食足衣。皇天皇天。胡忍是為。苟不此為。民其嘻嘻。神其怡怡。尚饗。宋宋景文公集乞損豪强。優力農。 其物力如本户。

自言不實。敢隱落蔵避分文以上。全户籍没入官。其官吏作弊。為隱蔵者并乞監鎖赴御史臺。勘奏旋取朝㫖。除河北河東陝西四川等七路。不行

借貸外。餘十一路。並乞施行。臣伏以摧豪强惠小民。王者政教之美也。今天下力農之人。國家衣食取辯。然赦恩未嘗有一言及之。豪猾兼并之家。

居物逐利。多畜緡錢。至三五十萬以上少者不减三五萬。滯泉貨。使不流通。美食高枕。坐視朝廷財用之急。不肯以一分毫。佐助公家。臣以為此奸

猾之民。皆國家所冝禁。切陛下至仁。止令入粟與官。然所得至寡。不濟國用。臣愚以為請自京師。及天下應有物力人户。計直及錢一萬以上者。官

司明喻詔㫖許令百姓。各指實自言有多少見錢及他物。實直若干數目。先作薄抄上然後官司普令十分中。官借二分助軍。錢許於所在送納。仍

各逐家給付州縣帖開坐勑命。候將來邉鄙罷兵日。并支還象牙香藥茶鹽。許百姓任便於京師外州清筭。其所借到錢於逐州縣。置彼處所出百

貨輕賫入京。付榷貨務。减市價收錢。仍别立庫承貯以備軍須警急。如此。錢稍有次序。乞朝廷下詔并减天下租稅三分至一半以來。以明國家損

豪強。優力農。稱物平施之義。陳舜俞集說農說曰。嗚呼。生民之困。無甚於農也。古之農一夫受田百畆。今之農十夫無百畆之田。古之耕皆為已。

今之耕皆為人。古者時使薄歛以安之。力田以尊之。今者力役厚租以困之。上不為科以勵之。古之民四。而農居其一。今之民。士工商老佛兵𣸯手

合為八。而農居其一。古者士則不稼。大夫不為園夫紅女之利。今者公𡖖大夫。兼并連阡陌。古者工商與農相生養。皆有度。今日工商之取於農。詐

僞無厭。古之夷狄入于中國。則驅之。今者老佛。詔民以養之。古者養生送死。皆有常費。今者婚嫁喪葬淫祀。皆無節。古者山澤陂湖之利與民共。其

水旱皆利之。今者障管而皆有禁。槁而不得救。潦而無所泄。古者教蓄積。又有倉廪以發其匱。今者不制不蓄。㐫年無所頼。不免為流亡。古之天下。

今之天下而異於古者十。奈何農之不困也。古之農常重。其君臣相與講謀。必先及之。今之農常輕。為吏者聞有勸農之事。則相與非笑之。此古之

農雖勞。然悅其利而趍之。故常多而愈富。今之農既勞。又無利以悅之。故常少而愈困。以今天下之口。無慮二千萬。躋漢軼唐。可謂盛矣。然籍而為

兵戎者。常數百萬。遁而為老佛者又數萬。雕琢之工𣸯靡之商。府吏胥徒之類。醫巫卜祝。聲樂之伎。合而言之。無慮數百萬此其略也。由是觀之。天

下之民。百人而一農。農之人一。而食榖之人百。古以一農養三民。猶患其不足故命冡宰制國用。視年之上下。一有水旱。則命鄉師賙之。均人恤之。

今以一而養百。其至於窮且盗也宜矣。嗚呼農之困。未有甚於今也。以漢文之時天下冨庶。衣食蕃滋。尚能賜田租。寵強力。賈誼晁錯。或勸上敦本

以杜𣸯末。然為漢文者。不求文王之法治之乃躬耕藉田。以粟賞罰其為勸勵之道。亦末矣。所謂文王之法。何也。五畆之宅。植之以桑。五十者可以

衣帛矣。難豚狗彘。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畆之田。無奪其時。八口之家。可以無飢矣。昔孟軻。為齊宣言之詳矣。宅不毛者。有里布田不耕

者。出屋粟。民無職事者。出夫家之征。載師紀之舊矣。或曰。今可為乎。曰未也十室之夫。耕人之田。食人之食者九而欲為勸勵之道。猶無車而教之

載。無弓矢而教之射。惑矣。今天下之法。必始於名田。而終於勸農。名田之法必始於公𡖖大夫而終於黎庶。勸農之法必始於法孟子。而終於如載

師聖君賢相講求太平之策。無先乎此矣。志不云乎。王法本於農。臣愚不侫故為農說。范太史集上哲宗乞留意農政 臣近蒙賜誥。暫至許昌。切

見畿内已苦雨澇。詢之村民。皆云鄉村安静。公私少事。無呼召煩擾。唯是年歲未得豐熟。不旱則水。民常艱食。夏麥既薄。或全不收秋苖雖茂。唯憂

澇損。臣切惟陛下哀矜百姓。賑恤鰥寡。德之所及。可謂至厚。然猶和氣未應。陰陽隔并。欲脩政事以應之。願陛下推其心而已矣。夫天道不逺。在君

心所以感之。人君愛民。則天亦愛之人君愛民者。在知其勞苦。而恤其困窮。天下之人。至勞苦而常困窮者。農民是也。周公作無逸戒成王。以先知

稼穡之艱雖。人言商之逸王不知稼穡之艱難。不聞小人之勞。人君不可以不知。天生時而地生財。自一粒一縷以上。皆出於民力。然後人得而用。

人臣之禄。受之於君。故不可不報君。人君之奉。取之於民。故不可不愛民。天子者。合天下之力而共尊。養之。凡宫室車馬。服食器用。無非取於天下。

皆百姓之膏血也。其作之也甚勞。其成之也甚難。安而享之。不可不思其所從來。思其所從來。則愛之而有不忍費財之心。憂之而有不忍勞民之

心。以此之心。行此之政。而天下不安者未之有也。天下之大。生民之衆。唯繫於一人之心。君心静。則天下静。君心不静。則天下亦不静。朝廷唯恭儉

節用。無所營為。常恐煩百姓。則天下安息。先王豈能人人而食之。人人而衣之哉。推其仁心。脩。其仁政。以及天下。則所被者廣矣。臣願陛下當食。則

思天下有飢而不得食者。當衣。則思天下有寒而不得衣者。凡於每事莫不皆然。唯推至誠以召和氣。庶幾。皇天報應。降豐年之祥。使百姓家給人

足。則太平矣。昔漢昭帝耕于鈎盾弄田。其事至微。史臣書之。盖以昭帝欲知稼穡之艱難。與周公戒成王之意同也。周世家留心農事。常刻木為耕

夫蚕婦。置之殿庭。欲見之而不忘。國朝祖宗以來。尤重農穡。太宗嘗為近臣曰。耕耘之夫。最可矜憫。春蚕既登。併功紡績。而繒帛不及其身。田禾大

稔。充其腹者。不過蔬糲。若風雨乖候。稼穡不登。將如之何。貞宗於内殿植稻麥。臨觀刈獲歛。知田畆之勞。至今遵之。惟陛下深留意於農政。而常以

以保惠小民為先。則天下幸甚。李直講集厚農 先王之馭民也。節其所為後王之馭民也。極其所為。夫惰之志在逸。先王節之。則不得逸。農之業

在勞。先王節之。則不甚勞。宅不毛者。有里布。田不耕者。有屋粟。間民無職事者。出夫家之征。誰謂其逸哉。什一而稅。用其力歲不過三日。春耕。則田

畯喜焉。秋歛。則蜡祭息焉。誰謂其勞哉。王道消。政出苟簡。賦乎曰農。役乎曰農田有榖而桑有繭非敢愛也。五兵之用。百工之材。皆農無有而必責

之。是行商蓄家籍農之産廪農之食矣。彼惰𣸯未始及於政。且開宝宂食之路以進之逸者極其逸。勞者極其勞。勞而不貳者。戇而已矣。嗚呼。使天下

皆戇則可不幸而有心。則群入於惰。欲望九年之蓄難矣。吕東萊集戒諭兩淮守令恤農詔。 朕觀周宣之治。還定安集而劬勞矜寡。離散之民。咸

安其居。中興之業。人到于今稱之。朕初承基緒。兢兢業業。以計安天下。深懼兩淮之間。瘡痍未平。民力大屈。流移交跡轉為愍隷。迺眷北顧用震悼

于厥心。間者太上皇帝。數申飭守令。懷輯疲瘵。督趣農桑。蠲賦省徭以佐百姓之急。臨遣左右侍從之臣。分行疆場。復調旁近郡耕牛。振業新附。所

以加惠元元者。視周宣有光焉。朕臨政願治。仰遵慈訓。夙夜不敢忘。而邉糴翔貴。生齒益落。自占版籍者。裁什二三。僑居浮寄。無所係心。勸之勤而

應之怠。其咎安在。豈下吏未能奉稱而盡地力之教不先歟。將豪奪暴役與東作爭而害農者蕃歟。夫兩淮。吾所重也。異日沃野上腴。為天下最。今

乃儕於荒逺。雕敝之區。幾不為郡長民者獨安取此。繼自今其悉乃心。銷沮𣸯末。力穡惇本。以稱朕安集之意。有能帥先墾闢。為諸郡倡者。部使者

上其名以差受寵。若縱㢮怠傲不如吾詔者。亦紏劾以聞。時則有顯罰。不可逭。朕言維服尚聽。母忽。員九華先生集訓農亭記 廣漢山水甲天下。

有湖以房名者。由唐相國之重。故以云也。湖直郡寺西南。凡起居𨔼從之所。風郊月榭。竹蹊棠塢。清泉茂樹。隂森之䕃。無適而非景。無景而非勝。太

守達官。每念集處於此。欲寓一時環奇靖麗杳渺之觀。俯仰百變。必於是焉發之。然則亭宇盖陣。誠不當庫其式。陋其名。浮浮之意。昭視其後也。紹

興壬午。任侯攝州事。間來客與周覧以足日。因顧湖亭有所謂超然者。退謂吏曰。悲夫太守何為者。太守父母斯民。今亭首以超曠自命。乃其所以

自為也。實之不慮。名將安施。是殆不可不易也。且天下逐逐。物戰於外。志革於内。物以名敗。故物。易廢。志以俗移。故志。易流。君子弗正乎名。弗敦乎

俗。則是耳目之賊乎外者也。皆惑也。常試與二三子登斯亭。念物化之無日。顧外景之不常。忽往忽來。遊治者之無定也。而亭與名。可久恃以存全

乎。曷若同解外繆。深稽政本。畦壠低昂。氣象萬千。目焉其耕。耳焉其墾。悠然而深思注默而繫望吾心無頃而不在農也。如此。坐堂皇人必唱曰。太

守慮不在小。太守無忝矣。使四民之利。日不外吾心。吾耳目之利。亦不外吾民。建一亭而政體具焉。後世必有不待景而存因俗而亡者矣。吾謂斯

以寄意可乎。不可也。吏曰。大善。請敬易之。明日或有以房始名來告者。其文合。侯笑曰。琯乃清望相耳。作郡便能領此。可異也。即摽用不疑。嗚呼。廣

漢古良州。吾不知先士為其州者凡幾。其宴適能先民後己者何人亦有寄意斯亭。卑卑敦本。如房與侯爾為者乎。無也。脫或有之。使當今日戰伐

鬬怒。箕歛耗虛之際。必非辭寄異逺。雍容厚下如侯。此意無疑也。是則可書已矣。公名某。潼川人。以儒學遵古始名聞當世。某。後進通書者。敢繫以

詞曰。湖竹環環兮湖光洋洋。吏且出𣸯兮惟客之將。任公来𧇀兮政則為良。嗟農之訓兮理順以祥。名者若簡兮慮者長。亭乎亭乎。歲流千萬兮民

勸樂之未央也。季大隱先生集農隱記。 秉耒耜。衣襏襫。勤勞畎畆之中者。是農非隱。處山林。樂間曠。逍遥塵垢之外者。是隱非農農皆民也。勞力

者也。食人者也。隱則有士君子焉。孔子所謂舉逸民。天下之民歸心者。是也。其智愚賢不肖。勞逸高下。固不相侔。則農與隱異乆矣。劔川共伯承。世

為大族。崇寧以来。始徙家于湖秀之境仕宦之餘。父子戮力治生。于今三十年。田疇益廣。乃築堂于場圃之上。榜以農隱。開闢䆫牗。栽蒔松菊。南榮

治耕稼之務。北池有魚釣之適。蕭然真隱者居也。一日余造其堂。試持前說而問之。伯承答曰。三代之時。人有常産。故仕者不出其鄉里。居者不窘

於衣食。以顔子之貧。猶有郭外之田五十畆。足以給饘粥。郭内之田十畆。足以供絲麻。又得聞夫子之道。故雖不願仕而有終身之樂陵夷至於孟

子。則暴君污吏。慢其經界。而井地不均矣。於是有為貧而仕之說。秦漢以還。士大夫汲汲於利禄。喪其所守者。十常七八。如陶元亮之徒。憤世嫉邪。

棄官而去。又菽粟不足以自給。至凍餒以死。若是則雖隱亦何聊耶。今僕幸饒於田。東臯南畆。盡在吾堂之左右。四顧芒芒。無復舟楫闤闠之擾。又

得意於酒。遇飲輒醉。春到則耕者効其力。秋成則穫者獻其功。余方獨酌引滿。陶然自得。安知農之非隱。隱之非農耶。予曰。子之言是也。然方承世

賞。調官選部。而輕財重義。賙恤宗族。惟恐不及。則志氣倜儻。冝有以自立於世。簿領之役。徒勞人爾。又豈可安於田里而為陳元龍所羞哉。顧余不

材。濫被榮寵。坐糜。稍廪而靡有補報。田園蕪没。茫茫然而曷歸。乃自放於寂寞之濱。攻苦食淡。以其餘力。買田數十畆于苕霅之間。而將老焉。若夫。

假之年。使其不待疾病垂死。而後納禄。尚能扁舟載酒相從。笑語於斯堂之上。其必有日矣。紹興丁巳中秋日。大隱居士李某記。豐稷文上張虞部

書稷觀天下無可責之民。或惡。或善。或邪。或正。或厚。或薄。其風俗使然。治得其情。雖至惡可使遷善。雖至薄可使歸厚。治失其道。則反是。乃以民

辭。吁。何辜邪。近世猶可矜傷悼痛者。莫如農。力耕而食不足。力蠶而衣不足。凡上之人。少不加意。為損不細。竊求其端。而嘗慕善治民者。既師仰之。

而又稱誦之。恨不得親見之。向守官於毫。則城父士民。論議縣大夫更歷多矣。能究民情。恤民隱。無如吾張公也聞閣下之名。想閤下之風。恨莫之

見。不圖天幸獲為屬吏。今既遇嗣皇下憫農之詔。深切丁寧。求其策於天下又遇閤下。能究極民弊之淺深。謹先托書以導志。如閤下賜一席。得論

其大方。亦可以盡心焉。元胡祗遹紫山集一論人無餘力。而貪畎畆之多。詩曰。無田甫田。惟莠驕驕。古者一夫受田百畆。步百為畆。比之二百四十

步為畆。不及其半耳。地非不足而儉於百里。大抵一夫之力。終歲勤動。無懈無怠。百畆之田。猶不能辯。後世貪多而不量力。一夫而兼三四人之勞。

加以公私事。故廢奪其時。使不得深耕。易耨。不順天時。不盡地力。膏腴之地。人力不至。十種而九不收。良以此也。 二論牛力疲乏寡弱。而服兼并

之勞。地以深耕熟擺及時則肥。能如是者。牛力耳。古者三牛耕。今田之四十畆。牛之芻豆飽足。不委服勞。壯實肥腯。地所以熟。今以不芻不豆。贏老

困乏之牛。而犁地二百餘畆。不病即死矣。就令不病不死。耕豈能深。而擺豈能熟歟。時過而耕犁入地不一二寸。荒蔓野草。不能除去根本。如是而

望畆收及於古人。不亦艱哉。 三論有司奪農時。而使不得在南畆。農以時為先。過時而耕植。力雖能辦。亦必不獲。况力不足耶。今日府州司縣官

吏奸弊。無訟而起訟。片言尺𥿄入官。一言可决者。逗遛遷延。半年數月。以至累年而不决。兩人爭訟。牽連不千礙人。四鄰親戚。鄉老主首大户見知

人數十家。廢業隨衙。時當耕田而不得耕。當種植而不得種植。當耘耨而不得耘耨。當收穫而不得收穫。揭錢舉債。以供奸貪之乞取。乞取無厭。不

得寧家。所以田畆荒蕪。歲無所入。良可哀痛。雖設巡按察司。略不究問。縱恣虎狼。白畫食人。誰其憐之。 四論種植以鹵莽减裂而望豐穰。土不加

糞。耕不以時。擺不破塊。種每後期。榖麥種子。不精粹成熟。不鋤不耘。雖地力膏腴。畆可收兩石者。亦不得四之一。儻不幸雨澤不時。所得不償所費。

五論不遵古法。怠惰不敏。暵地社種麥。皆團科種。一粒可生五莖。地不殺暵。天寒下種子。一粒止得一莖。所獲懸絶。如此榖宜早種。二月尤佳。榖

生兩葉如馬耳。便鋤既遍。即𠕂鋤。鋤至三四次。不惟倍收。每粟一斗。得米八升。每斗斤重比常米加五。今日農家人力弱。貪多種。榖苖高三四寸。才

撮苗。苗為野草荒蕪。不能滋旺叢茂。每科獨莖小穗。勤者𠕂鋤。怠惰者遂廢。所收畆不三五斗。每斗得米五升半為糠秕。 六論勸民務農。而不使

民知為農之樂。古人之勸農。春省耕。則補不足。秋省歛。則助不給。問民之所疾苦。而哀憫子育之。愚不能者。則欵曲細宻教道之以法。非不量其力

之所不及。而督迫鞭朴之。一夫之力而責以當數人之任。聚集期而反廢時日。官吏雜沓。使民供給酒食之不暇。水旱風霜蟲蝗之災。不恤不憐。歲

不登。家闕食。而賦稅如故。虐下欺上。徒取文具。官不得富實之利。私不能免凍餒之苦。棄本逐末。賣田賣牛。流離奔竄。皇皇然無定居。産業丁口衆

多。不能移徙者。代當逃户差役。日就困苦。貧乏冤苦失職。不可枚數。此其略也。七論農家隨俗。亦皆奢侈過度。而妄費榖帛。匹夫匹婦。終歲勤動。

歲終所獲。除納官奉公之外。不能供半歲之口體。今日男婚女嫁。吉㐫慶吊。不稱各家之有無。不問門第之貴賤。例以奢侈華麗相尚。飲食衣服。擬

於王侯。賤賣有用之榖帛。貴買無用之浮淫。破家壞産。負債終身。不復故業不償稱貸。農室既空。轉徙逃避。農業亦廢。有司略不禁治。策問農桑

水利。方德麟集問天生斯民。口體有累。衣食之源。固有在矣。農桑所以為天下之大本歟。寒耕暑耘。服勞之不。易。旱乾水溢。均節之有待。水利又農

事之不可緩者。故夏后寧卑宫而盡力溝洫。周官建遂人而均水有官。降及後世。若李冰之於蜀。鄭國之於秦。它如白渠苟陂之類。相因而起。且溉

且糞之謡。飯豆𡙡芋之怨。史不絶書。其或興或革。孰得孰失。班班可考矣。欽惟聖朝務農重本。詔下郡國。必首及之。於是都水庸田。專主水利。以時

巡行。用廣其澤。勤於農事。可謂至矣。今未磧高港斷。限於舟楫。若可鑿而通也。蹄涔污池。𣸯葑所壅。若可濬而深也。然而四下之地。未霜先涸。溝港

雖在。已不勝舟。則何頼焉。無源之水。旱乾。易淺。桔槔方施。旋已告竭。則何益也。力役驟興。人情勞怨。疏鑿雖勤。成効茫然。又况瓜皮摇本。有未免乎。

今將憚難而不為耶。則水有遺利。將不顧而决為之耶。所成可見矣。所以度地勢之所冝。究水源之攸自。舟楫通而無泮涸之分。儲蓄廣而有旱乾

之備。役興而人力不困。備豫而歲功常登。物阜民安。公私便之。必有其道也。且洪範八政。食貨為先。湖學之制。實言水利。是亦吾黨所當講也。諸公

出而應時之需。有問及此。必有以應之矣。願發所藴。陸子方集問農桑德者。本也。財者。末也。農桑。本也。商賈𣸯民。末也。上之人外本内末。則財不

足下之人棄本逐末。則財不足。是故重在務本。聖人守位以仁。聚人以財。理財正辭。禁民為非。以農桑為急務。人一日不𠕂食則飢。終歲不製衣則

寒。飢寒迫於人肌膚。欲其已。為奸邪。雖慈母不能保其子。君安能保其民哉。是故導其衣食之源。絶其飢寒之路。民可使冨也。自耒耜取諸益。而茹

毛之風革。自衣裳取諸乾坤。而衣皮之俗易。三皇邈矣。制莫詳於虞周。禹貢豳詩。鑿鑿皆精語。三壤成賦。而銍𥞴粟米供於甸服之内。桑土既蠶。而

織文綵枲納于貢篚之中。于耜舉趾。饁婦同於南畆。十月納禾之張本也。采蘩猗桑。筐女遵於微行。九月授衣之收功也。人徒見虞周之民。無凍餒

之患者。而不知三事以正德居先。六府以脩榖為主。二十五家之里布以禁𣸯惰。通三十年之國用以均出入。上不外本而内末。下不棄本而逐末。

虞周可謂知生財之道矣。自時厥後井田廢而無土著之民。生之者寡矣。封建壞而去班禄之籍。食之者衆矣。征用其三而民有殍。為之不疾矣。徹

取其二而君不足。用之不舒矣。鄒國一叟。懇懇為時君言者。不過五畆之宅樹之以桑。百畆之田。勿奪其時而已。此一章凡三見終始不易當不奪

不厭。上下交征之時。而進不飢不寒。然而不。王之說。安得不以為田夫野老之俗務。耕奴織婢之鄙談。然仁政之本。莫大乎此。自仁政之說不售。戰

國折入於秦。秦為無道。虐用其民。男子疾耕。不足於糧餉。女子紡織。不足於帷幕。民力不堪。秦亦以是虛其國。漢興天下草創。百姓思樂。息肩。文帝

恭儉寛仁。愛人節用。帝親耕籍田以供粢盛。后親蠶公室以供祭服。不可謂不務本者。詔今。數下。一則曰。為酒醪以靡榖。二則曰。纂組以害女工。不

可謂不務本者然不能使末技𣸯食之民。轉而緣南畆。奚止酒靡榖而已。不能禁倡優下賤之人。不得為后飾。奚止害女工而已。漢之為漢。五六十

年公私之積。猶可哀痛賈誼晁錯。掇拾孟子餘論。復屢屢陳之。誼之言曰。倉廪實而知禮節。一夫不耕。或受之餓。一女不織。或受之寒。生之有時。用

之無度。則物力必屈今背本而趁末者衆。淫侈之俗。日月以長。大下財産。安得不蹶。錯之言曰。聖王在上。而民不凍飢者。非能耕而食之。織而衣之

也。為開其資財之道也。今地有餘利。民有餘力。生榖之土未盡墾。山澤之利未盡出。𨔼食之民未盡歸農也。二子亦可謂知本之論。然孟子專論王

道。二子雜伯者冨強之術。觀者不可不察也。今南北混并。天下一家。煙火萬里。農桑滿野。升平之業。視漢有加。然而經制不定。徵歛無藝賦入雖廣。

調度寔繁。天時不登。地力有限。加之大官竊禄小吏侵漁。啇賈操市之竒贏。緇黄侵國之經費。困窮失職。貪惰成風。長此安窮。救之無術。設使晁賈

二子復生於今日。亦當苦口進言。而昔所建明有宜於今世者。有司條陳之。以次施行可也。杏花菖葉。東作方與。戴勝鳴鳩。柔桑可採。兹惟時矣。孟

子曰。民事不可緩也。惟上之人留意。不然二月賣新絲。五月糶新榖。將有誦聶夷中之詩者。熊冕山瞿梧集主用民賦農功如何論。咸淳己巳。京學

類申論魁。 主文劉省加辰翁批。筆力如千歲虬松。偃蹇傲倨乎巉崖峭壁之上。雪霜之操凛如也。 近古而不勉之復古。君子惜其言之不知本。

井田。農之古也。古者上之取乎下。下之供乎上。羡然有餘裕者。井田而已矣。自夫良法决壞。民之務農者寡。供焉者既竭。取焉者亦匱。而上下始交

病。漢去古最近。井田猶可古也。晁。錯知勸農。而不知所以為農功之本。奚農為哉。不農奚其賦。不賦奚其用。云云。請先古漢之農。農自肇翕闢以來。

為生民一日不可闕之事。井田又為吾農千萬世不可易之古。古孟軻氏日以王道行李戰國。口刺。刺。談農不輟。山之東翹企以飧觥飯。齊梁迂之。滕

稍可語古。鷄䐁植桑之樂。蒿目於布縷絲粟之征。能古否乎。阡陌而秦。誘三晉願耕之氓以實地于山西。瞠然以冨强震六合。走黔首於頭會箕歛

之下。而不敢喘息。秦不師古。天地之大變也。嗚呼。秦變古。齊梁迂古。滕亦不能古。君子安得不於近古之漢望焉。漢後元邇周之古。文帝又有復古

之資。吾讀漢書至籍田詔。如呼豳原老叟𣸯葵棗春風中。太史公書高惠紀。而詔皆不書。獨帝之詔以上曰書之。盖其言言淳實。自肺腑流出。無非

歸本之論。一履之不華。為農而朴素之。一木之不斵。為農而嗇縮之。當是時。用未嘗不足。噫。此意古矣。今日。為農出一書曰。减今年租。明日復。為農

出一書曰。减明年租。當是時。賦木嘗患少。噫。北意古矣。粒我烝民。莫匪爾極。古聖人以之順帝則也。錯扶囊底智。乃欲柄賞罰而福禍之。母乃朝暮

其三四。若狙公之芋乎。錯之智在於貴粟爾。烏識古井田之制哉。貢也。助也。徹也。皆什一也。而皆微也。賔師給焉。札荒仰焉。匪頒寵禄需焉。帝非窘

於用者也。非苛於賦者也。渠渠躬耕。方與芸夫蕘子。浩然出作入息之天。錯籌三便而。殿乎農。本之則無。如之何。異日煙火萬里之盛。贊史者獨於

農反覆致意。錯立下風矣。長沙傳治安一策。慨慷言當世事。且于封建而不于井田。於。錯也何容喙。不井而限。宜少近古。竹林清明之識卓矣。惜乎

志有餘者道不足。征和之今。已不能復後元之古。况三代乎。抑嘗縱觀往古。禹等九州之賦以作貢。宻於帝嚳以前。其後周公之治周。視禹尤詳。然

王畿千里之内。法不盡取。未聞以財少為患。漢文景時。天下之財不入於関中。人主不租稅。天下諸侯若吳人者亦不租稅其田。噫。今非古矣。漢之

區寓僅存具壤復不念江南火耕水耨之勞。終夜掩卷。為之傷今思古。國朝清江貝廷臣文集横塘農詩序 姑蘇控江引湖。地美而宜稻。由是業者

恒足焉。其屬邑嘉定之横塘。有秦君文剛。隱於農者也。自號横塘農。而農之言曰。服天下之至勞。莫如農矣。然古之人。莫不業農也。不業於農。則為

𣸯民。不容於三王之世。後世𣸯民多而為農之大蠹矣。吾生長田間。自吾祖至於吾六世。未嘗一日而去農。方農祥司春。父子畢出。耕之欲勤播之

欲時。懼稂莠之害也。芟夷之。懼蟊賊之食也。扞除之時至而熟。則其入必倍。苟力之不齊。而責其報之豐。治之不早。而冀其成之速。惡可得邪。故吾

之知農為深。而人之不為農者。亦莫知吾之知農也。又曰。吾視三吳巨姓。享農之利而不親其勞。數年之中。既盈而覆。或死或徙。無一存者。吾以業

農獨全。歲給貢賦外則撃鮮釀酒。合族人鄉黨。酌而相勞。榮辱得喪舉不得撓吾中矣。或勸之曰。伊摯為有莘之農。起而開商六百之業諸葛孔明

為南陽之農。出而匡漢於三分之時。今農治田之暇。卧牛背讀古人書。嘗慕其為人。且將羽儀天朝。以治田之事推之治國。人可卒於横塘也虖。輙

浮以太白瞪而視曰。吾寧以彼之憂易吾之樂也。頽然而卧。聞者高農之所為。賦詩以美之。而余書其言為序。唐杜工部集為農錦里烟塵外。江

村八九家。圓荷浮小葉。細麥落輕花。卜宅從兹老。為農去國賖。逺慚勾漏令。不得問丹砂。吕氏童蒙訓曰。潘邠老云。七言詩。第五字要響如返照入

江翻石壁。歸雲擁樹失山村。番字失字。是響字也。五言詩。第三字。要響如圍荷浮小葉。細麥落輕花。浮字落字。是響字也。所謂響者。致力處也。予切

以為字字當活。則字字自響。洙曰。晋葛洪年老。欲煉丹以祈遐壽。聞交趾出丹。求為勾漏令。帝以洪資高不許。洪曰。非欲為榮以有丹耳。帝從之。皮

日休詩農父謡 農父𡨚苦辛。向我迷其情。難將一人農。可備十人征。如何江淮粟。挽漕輸咸京。黄河水如電。一半沉與傾。均輸利其争。職司安敢

評。三川豈不農。三輔豈不耕。奚不車其粟。用以供天兵。美哉農父言。何計達王程。陸龜蒙詩彼農詩四言 世路巇險。淳風蕩除。慨彼農流。猶存厥

初。藁焉而席。茨然而居。首亂如葆。形乾若腒。大耄既鮐。童子未𪘯。音魚以負以載。悉薅悉組。我慕聖道。我眈古書。少倦為學。時由爾廬。有飯一盛。莫

𥂁莫蔬。有襦一提。不襟不裾。所謂飢寒。爾何逭歟。禹貢厥田。上下各異。善人為邦。民受其賜。去年西成。野有遺穗。今憂南畆。旱氣赤地。遭其豐㐫。槩

險無二。退翰弗進。供訢弗視。號于昊天。以血為淚。孟子有言。王無罪歲詩之窮辭。以嫉悍吏。于潰詩冨農詩并序 潰。寓居堯山南六十里。有富農

得氏琅琊人。指其貌。此多蔵者也積粟萬庾。馬牛無筭。血屬星居於里土。生不遺。死不贈。環頋妻孥。意與天地等。故作是詩用廣知者。長聞鄉人

語。此家勝良賈骨肉化飢魂倉中有飽鼠。青春滿桑柘。旦夕鳴機杼。秋風一夜來。累累聞砧杵。西有原憲蓬蒿繞環堵。自樂。固窮心。天意在何處。

當門見稚子。已作桑田。   四。海中。盡為虞芮土。孟郊詩贈農人勸爾勤耕田。盈爾倉中粟。勸爾伐桑株。减爾身上服。清霜一委地。萬草色不

緑。狂颷一入林。萬葉不著木。青春如不耕。何以自結束。張碧詩農父運鋤耕斸侵星起。隴畆豐盈滿家喜。到頭禾黍屬他人。不知何處抛妻子。施

肩吾詩代農叟吟 且將一笑悦豐年。漸老那能日日眠。引客特來山地上。坐看秋水落紅蓮。宋范文正公集農詩 聖人作耒耜。蒼蒼民乃粒。國

俗儉且淳。人足而家給。九載襄陵禍。比户猶安輯。何人變風。驕奢日相襲。制度非唐虞。賦歛由呼吸。傷哉田桑人。常悲大弦急。一夫耕幾壟。𣸯惰

如雲集。一蠶吐幾絲羅綺如山入太平不自存。凶荒亦何及。神農與后稷。有靈應為泣。張詠詩本農奔競若不息。生民只有冤。誰搜元化窟。鑿斷

麗華柊。使絶侵奪苦。著為明聖恩。何煩重師古。即此是羲軒。孔平仲詩十畫農謡一首春雨津浹洽。秋苗香苾芬。京坻看便是。完固促脩囷。惜

别一首呈陸亨孺十畫。恬和効春律。芳茂若秋松。盃畢花枝放。吳枰俳笑空。 九畫一首 坦直吾所知。良彦君長者。村邦柱材美。丞府依爐冶。

弗忘念夙昔。吟奕同茇舍。 八畫一首 牧守有民社。佳言多告余。金芝先出谷。奔召戒征車。 七畫一首 予兮仲尼后。老作外州行。丹宂屯戎

伍。朱衣走吏兵。 十畫四言 亨倅沉俗。泥虬卧虹。星君促面。省座班封。脩治平克茂。果見昌宗。耻於便倖。宜效孤忠。劉原父詩農父二首四言

入水作田。上山伐薪。人世幾何。終歲苦貧。安有靈藥。化為羽人。呼吸光景。為君外臣。鳥飛不逺。暮還其宅。我獨匪人。去從兵藉。釋棄耒耜。顧貪朝夕。

轉徙異方。終世為客。 農哀前人 陰陽失常度。水旱互為災。歲暮不成耕。閭里自相哀。相哀竟何奈。田畆棄污萊。欲行關租急。欲居兵賦催。同知

羅憂患。誰復念嬰孩。往往遺渠溝。顧之淚如頽。國庾須積粟。國帑須羡財。大臣職冨國。爾命自冝哉。梅聖俞農難時無良農。則禾莠一致。蚊曰難。

稂莠非所植。嘉禾共一田。老農實惡之。豈并時稼捐。管蔡與盗跖。同氣詎能遷。周公不妨聖。桞惠不妨賢。賢哉彼薅矣。取舍得其然。晏元獻公詩春

野觀農事 土膏經宿雨。農耒服春疇。舊隴纔驚翟。初陽未喘牛。桑煙薰野聚。菖葉蔽原溝。俋俋耕徒盛。堯年少故侯。宋景文公詩春野觀農事

茂氣回鮮野。寒姿換故林。敗防溪響急。新甽耒痕深。乳雉嬉原隩。歌牛下浦隂。吾廬堪學稼。將老有初心。 出野觀農二首前人 杏藁菖牙各報

春。風煙萬頃縹陂匀。果然莊腹三飧飽。悒悒深耕不顧人。 炊饟中林煙火遲。勸農官吏駐春旗。蓬蒿意盛陽膏動。正是陳根可㧞時。彭汝礪鄱陽

集和君時語農者二絶 児女莫啼翁莫愁。十分栽揷十分收。酒蒭白蟻須盈面。花揷黄金聽滿頭。大田既戒歲無憂。零雨其濛夜復收。籼稻可

惟齊馬鬛。君時云。顧已齊馬鬛。聖禾亦自秀牛頭。君時於牛首種聖禾。晨起祠先農道中前人 更闌燭花低。呼僕起視夜。問夜如何其。露落月

未謝。皇帝共神明。朝燕或為罷。多儀禮有敬。少怠刑無赦。今兹先農饗。上意在耕稼。駕言投明起。不敢私安暇。馬蹄踏冰雪。霧露湿鞍馬。寒林月中

影。十里開圖畫。燈火望壇場。冠裳出次舍。鏘洋響金石。馨㫖紛彞斝。百年禮樂中。萬事無雜霸。昏㝠久塵土。今日聞韶夏。心知至誠通。自可膏澤下。

清風有雍穆。菽麦宻桑柘。人家實倉廪。得以時婚嫁。四夷共安冨。兵偃祭類禡。山川百神寧。天子樂二假。敢後秋冬報。還見撃皷御。頋予真缺然。何

以補漏罅。尚堪逐農樵。撃壤歌聖化。章簡公詩戊戌清明在吳。去春閲武于河朔。今被召參貳大農。恱然有感。 前載賞花鄉國中。三行粉面綺羅

紅去年持斧邉城下。十萬軍聲皷吹雄。每歲春輝長忽忽。此時朝騎又忩忩。却將半暗塵沙眼。去看東都御柳風。李忠愍公集農夫嘆傷哉野老。

村下居。瘠田幾畆聊自鉏。卒歲辛勤輸稅外。倒囷試量無斗儲。牽衣索飯兒啼苦。婦姑相將桃葉煑。携家趂食奔西方。𢬵却餓死官路旁。吳芾湖山

集虞兵。張宥。康永。年未六十。一日相繼力求歸農。余嘉其志。作小絶以紀之。仕宦老不休。虞兵乃知止。低頭愧斯人。三嘆不能已。陸放翁續槁稽山

農手作避世行。以為不可常也。復作此篇。華胥氏之國。可以卜吾居。無懷氏之民。可以為吾友。眼如巖電不看人。腹似鴟夷惟貯酒。周公禮樂寂

不傳。司馬兵法亡亦久。頼有神農之學存。至今扶犁近可師野叟。麤繒大布以禦冬。黄粱黑黍身自舂。園畦剪韭勝肉美。社瓮撥醅如粥醲。安得天

下常年豐。老死不見傳邊烽。利名畫斷莫挂口。子孫世作稽山農。農舍絶句四首前人 三農雖隙亦忽忙。穡事何曾一夕忘。欲曬胡麻。愁屢雨。

未收蕎麥怯新霜。 神農之學未為非。日夜勤勞備歲饑。雨畏禾頭蒸耳出。潤憂麥粒化蛾飛。 萬錢近縣買黄犢。襏襫行當東作時。堪笑江東王

謝輩。唾壼塵尾事兒嬉。 杜門雖與世相違。未許人嘲作計非。長綆雲邉牽犢過。小舟月下載犁歸。 農桑絶句四首前人 農事初興未苦忙。且

支漏屋補頽墻。山歌高下皆成調。野水縱横自入塘。 水長人家浸稻秧。蠶生女手摘桑黄。差科未起身無事。鄰曲相過日正長。 采桑蠶婦念蠶

飢。陌上忽忽負籠歸。却羡鄰家下湖早。畫船青傘去如飛。 蠶如黑蟻稻青鍼。夫婦耕桑各苦心。但得老親供養足。不羞布袂與蒿簮。 農家六首

前人大布縫袍穩。乾薪起火紅。薄才施畎畆。朴學教児童。羊要高為棧。鷄當細織籠。農家自堪樂。不是傲王公。 盗息無排甲。兵消不取丁。頻過

鬬鷄舍。閑學相牛經。江浦漁歌逺。人家績火青。遨𨔼無定處。隨意宿丘亭。 東舍女乘龍。西家婦夢熊。翁誇酒重碧。孫愛果初紅。栗烈三冬近。團欒

一笑同。營生無繆巧。百事仰天公。 租犢耕蕎地。呼船取荻薪。蒼頭供并臼。赤脚解縫紉。僧乞銘師塔。巫邀賽土神。心常厭多事。謝病又經旬。 新

作地爐成。蓬窗亦自明。油香𪍷餌脆。人靜布機鳴。縣吏催科簡。豪家督債輕。小康何敢望。生計且支撑。 諸孫晚下學。䯻脱繞園行。互笑蔵鈎拙。爭

言鬬草蠃。爺嚴責程課。翁愛哺飴餳。冨貴寧期汝。它年且力耕。 晚秋農家八首前人 老來萬事嬾。不獨廢應酬。門前即湖山。亦復罕出𨔼。吾廬

有真樂。一榻眠高秋。囬看世上事。得喪良悠悠。 秋雨無時休。今我雙鬢一縞。庭荒何由銀。木落不得掃。遣奴入城市。寸步困泥潦。菰首幸可烹。芻豢

置勿道。 豢犬使警夜。畜鷄用司旦。徹警盗所窺。失旦固吾患。豈無糠粞費。施振不可緩。家居亦為政。發我中夜嘆。 東鄰稻上場。勞之以一壼。西

鄰女受聘。賀之以一𥜗。誠知物寡薄。且用交里閭。努力畢農功。租賦勿復輸。 我年近七十。與世長相忘。筋力幸可勉。扶衰業耕桑。身雜老農間。何

能避風霜。夜半起飯牛。北斗垂大荒。 䟽溝架略彴。拾瓦叠浮屠。既畫菘韭畦。遂營瓜芋區。豉香吳鹽白。飽計已有餘。捫腹笑自賀。無羊敗吾蔬。

苦寒牛亦耕。甚雨鷄亦鳴。物物各有職。怠心其敢萌。我老返農圃。學業付後生。語兒續膏油。勿輟讀書聲。 吾里賢良者。盖有萬石封。少年以利遷。

但可哀其窮。仁義亦何常。聖賢與人同。我言不足取。汝豈忘乃翁。農家前人 吳農耕澤澤。吳牛耳涇涇。農功何崇崇。農事常汲汲。冬休築陂防。

丁壯皆雲集。春耕人在野。農具已山立。房櫳鳴機杼。煙雨暗蓑笠。尺薪仰有取。斷屨俛有拾。洪水西滔天。得禹民乃粒。食不知所從。汝悔何將及。孩

提同一初。勤惰在所習。周公有遺訓。請視七月什。 農家歎前人 有山皆種麥。有水皆種秔。牛領瘡見骨。叱叱猶夜耕。竭力事本業。所願樂太平。

門前誰剥啄。縣吏徵租聲。一身入縣庭。日夜窮笞榜。人孰不憚死。自計無由生。還家欲具說。恐傷父母情。老人儻得食。妻子鴻毛輕。 農家歌前人

村東買牛犢。舍北作牛屋。飯牛三更起。夜寐不敢熟。茫茫陂水白。纖纖稻秧緑。二月鳴摶黍。三月號布糓。為農但力作。瘠鹵變衍沃。腰鐮卷黄雲。踏

碓舂白玉。八月租稅畢。社兊醲如粥。老稚相扶携。閭里送追逐。坐令百世後。復覩可封俗。君不見。朱門玉食烹萬羊。不如農家小甑吳粳香。 農家

前人低垣矮屋俯江流。渾舍相娱到白頭。累世不知名宦樂。百年那識别離愁。飯餘常貯新陳榖。農隙閑眠子母牛。聞道少年俱孝謹。未應家法

媿恬候。 前人 寂寂江村數掩蘺。吾廬又及素秋時。横林未脫色已盡。孤鳥欲栖鳴更悲。小釡蒓羹初下鼓。矮瓶豆粉正燃萁。為農幸有家風在。

百世相傳更勿疑。 前人 南畆勤菑穫。西城謹盖蔵。種蕎乘霽日。斫荻待徵霜。谿碓新舂白。山厨野蔌香。何須北窻卧。始得傲羲皇。農事稍間

有作前人 架犁架犁喚春農。布榖布榖督歲功。黄雲壓檐風日美。緑針揷水霧雨濛。年豐逺近笑語樂。消漲縱横舟楫通。東家築室牎户緑。西舍

迎婦花扇紅。我方祭竈徹豚酒。盤箸亦復呼鄰翁。客歸我起何所作。孝經論語教兒童。教兒童。莫匆匆。願汝日夜勤磨礲。烏巾白紵待至公。 農圃

歌前人 我不如老農。占地畆一鍾。東作雖有時。力耕在兹東。張燈觀夜織。高枕聽晨舂。時時喚鄰里。㫖蓄亦可供。我不如老圃。父子日相從。一鉏

萬事足。不求定逺封。春泥剪緑韭。秋雨畦青菘。放莇有餘味。豈不烹噞喁。乃者半年病。清鏡滿雍容。塵生一䩫屐。壁倚一枝笻。惟有呻吟聲。和答牀

下蛩。青燈照兀兀。布衲聊自縫。唐仲友說齋集送錢守歸朝除大農二首。北海廉平守。曾為漢大農。此邦高治行。今日繼前風。飢饉難於政。循良

茂厥功。好將清靜對。推與四方同。 賤迹歸田里。高懷不世情。細傾憂國酒。頻話及時耕。紫橐恩將近。茅茨計未成。攀轅無好語。所願達時英。項安

世詩山農江上見山農。 畬田用火攻。皷聲為號令。竹援當畿封。生理猿猱似。年華豆粟供。無功隨薄祿。愧汝若為容。方秋崖藁農謡 春雨初晴

水拍堤。村南村北鵓鴣啼。含風宿麥青相接。刺水柔秧緑未齊。問舍求田計未成。一蓑鉏月每含情。春山樹暖鶯相覔。曉隴雨晴人獨耕。小麥青青

大麥黄。護田沙徑繞羊腸。秧畦岸岸水初飽。塵甑家家飯已香。雨過一村桑柘煙。林稍日暮鳥聲研。青裙老姥遥相語。今歲春寒蠶未眠。漠漠餘香

著草花。森森柔緑長桑麻。池塘水暖蛙成市。門巷春深燕作家。陳杰詩為農去國已為農。憂時但願豐。目光牛背上。世事草廬中。絶異炮羔惲。聊

如藝黍通。新來詩亦變。稍稍近豳風。李俊民鶴鳴集賣劔田園計。温家種樹書。新年無罪歲。事事有乘除。 童蒙詩訓前人 農圃小人事。民生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