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六千五百五 永樂大典
卷之六千五百二十三
卷之六千五百二十四 

永樂大典卷之六千五百二十三 十八陽

洪武正韻側霜切。女子又飾也。亦作糚許慎說文。从女牀。省聲。側羊切。顧野王玉篇阻良切。妝側床切。亦作妝。妝。音莊。畫妝陸法言廣韻女子䊋

粉飾徐鍇通釋今俗作粧丁度集韻或作娤䊋䊋司馬光類篇又側亮切張有復古編别作糚非婁機廣干禄字妝糚並通戴侗六書故又作娤䊋

装歐陽德隆押韻釋疑則霜切。與糚同。俗作粧非。韻内不收宜知郭守正紫雲韻韓詩桃李晨粧靚。此是俗粧字。諸韻並無宜知寫。此恐成失韻楊

桓六書統照母。。統聲古文妝隷或从壯聲娤隷糚䊋並俗熊忠韻會舉要次啇清音。通作莊。相如賦。靚莊刻飾。郭曰靚莊粉白黛黑亦通作

裝倪鏜六書類釋裝見衣部周伯琦六書正譌从女爿聲趙謙聲音文字通照岡切。俗混莊裝。作粧娤糚非韻會定正字切知光。知眞氈妝

隆叔鬲 並集韻見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徐鉉篆韻

六書並六書統  張錦鮮于

總叙事物紀原周文王時。女人始傳鉛粉。秦始皇宫中悉紅粧翠眉。此粧之始也。宋武宫女。效壽陽落梅之異。作梅花粧。隋文宫中。

紅粧。謂之桃花面。古今事通今婦人面飾用花子。起自昭容上官婉兒以掩點跡。大暦以前。士大夫妻。多妬悍婢妾。小不如意。輙印面。 姚翻咏美

人云。臨粧欲含涕羞畏家人知。還𢚃粉中絮。擁      淚不教垂。粉中絮。即今粉撲兒。𣈆宋間已用之

佛妝能改齋漫録張芸叟使遼録云。胡婦以黄物塗面如金。謂之佛妝。予按後周宣帝傳位太子。自稱天元皇帝。禁天下婦人不得

施粉黛。自非宫人皆黄眉墨妝。以是知虜妝。尚黄乆矣。萍洲可談先公言使北虜。見虜使耶律家。車馬來迓。氊車中有婦人。面塗深黄。謂之佛妝紅

眉黑吻。正如異物。或說人眉在眼上設有眉生眼下者。衆必駭見。使人人生眉在眼下。而忽見眉在眼上者。其駭亦爾。故天下未嘗有正論。雜然如

此。要之世聞事。不可立異。且須通俗。宋莊季裕鷄肋編燕地良家仕族女子。皆髠首。許嫁方留髮。冬月以栝萋塗面謂之佛妝。但加傳而不洗。至春

暖方滌去。乆不爲風日所侵故潔白如玉也。彭汝礪鄱陽集婦人面塗黄。而吏告以爲瘴病。問云。謂佛妝也。 有女夭夭稱細娘胡謂婦人有顔色

者。爲細娘。真珠絡髻面塗黄。華人怪見疑爲瘴。墨吏矜誇是佛妝墨妝孔平仲雜說周宣帝禁天下婦人不得施粉黛。自非宫人。

皆黄眉墨妝。所謂鉛黄者。以此歟。唐妝太平廣記沈明逺寓簡言。近時士大夫。好爲怪服。號曰唐妝。啼妝

書五行志。桓帝元嘉中。京都婦女作啼妝。啼妝者。薄拭目下若啼處。自大將軍梁冀家所倡。京都翕然。諸夏皆倣效。 梁統傳。統玄孫冀妻孫壽。色

美而善爲妖態。作愁眉嗁妝。風俗通曰。愁眉者。細而曲折。嗁妝者。薄拭目下若啼處。 梁冀傳。孫壽。色美而善爲疾態。作愁眉啼妝。墮馬髻。折腰步。

齲齒笑。郭稹詩咏海棠 應爲無詩怨工部。至今含露作啼妝。淚妝開元天寳遺事宫中嬪妃輩。施素粉於兩頰。相號爲淚妝。識者

以爲不祥後有祿山之亂。江湖續集蕭立詩 膩粉匀成玉筯垂。春風面面曉妝遲。妝成圖得君王顧却爲君王讖别離醉妝

史前蜀世家。蜀人好襄尖巾。其狀如錐。衍後宫皆戴金蓮花冠。衣道士服。酒酣免冠。其髻髽然。更施朱粉號醉妝。國中之人皆效之。蜀檮机衍爲尖

巾。妃妓皆夾臉連。渥以脂粉。曰醉妝。曉妝唐李邴詩集調笑令伏以長安麗人。杜工部水邊瞥見洛川神女。陳思王夢裏相

逢。雖賦詠之盡工。亦纖穠之未備。若迺吟煙吐月。鏤玉雕花。衆中喚做百宜嬌。詩裏装成十樣錦。漢鬢楚腰呈妙伎。竹枝桃葉換新聲。綵袖初呈。傳

踏來至。睡起斜痕印枕檀。弄羞未怕指尖寒。紫綿香軟紅膏滑不惜春嬌對舞鸞。裊鬢細鬟金𦋏𦌊。春工只在纖纖玉。却月彎環未要深留着伊

來畫雙緑。雙緑淡匀拂兩臉。春融光透肉。起來却怕東風觸。本是一團香玉。飛鸞䑓上看未足。貯向阿嬌金屋。玉䑓後咏喬氏臨鏡曉妝詩 林鳥

驚眠罷。房櫳曙色開。雀釵金作縷。鸞鏡玉爲䑓。妝似臨池出。人疑向月來。自憐方未已。欲去復徘徊。宋名賢詩集淺畫脩娥薄傳腮。淡妝雅稱壽陽

梅。丁寧不用梳高髻。勾引朝臣諌䟽來。元許有壬至正集題善原道經歴所藏唐人曉妝圖 錦帳春寒曉起遲。臨鸞無語。更嬌痴。匀妝未了花隂

轉。已過農家爨饁時。朱希顔瓢泉吟藁米希顔題曉妝圖二首春幃夢足曉難回。妝罷嬌慵侍妾催。莫怪鉛華多半面。當時誤得主恩來。一身何

啻當三千。列屋閑居謾取怜。長恨昭陽深殿月。等閒不到玉䑓前。國朝錢宰臨安集曉妝詩 白玉搔頭手自搔。曉妝臨鏡試蘭膏。回頭欲問張

京兆。莫把蛾眉畫得高。倦妝江湖續集盛世忠倦妝圖 睡覺春山懶更添。起來餘恨鎖眉尖。料應春事關心曲。怕見楊花不捲

簾。宋趙君鼎詩錦帕新裁翫月犀。旋開妝合。間雲螭。一成貪耍慵梳洗。日晚惟添翠黛眉。杜壽域詞倦妝燕歸梁詞 風擺紅縚卷畫薕。寳鑑慵拈

日高梳洗幾時忺。金盆水弄纖纖。 髻雲鬆嚲衣斜褪。和嬌懒瘦巖巖。離愁更被宿醒兼。空贏得病厭厭。殘妝唐施肩吾詩妓人殘

妝詞 雲髻已收金鳳皇。巧匀輕黛約殘妝。不知昨夜新歌響。猶在誰家繞畫梁。吳融詩賦得欲曉看妝面 朧朧欲曙色。𨼆𨼆辨殘妝。月始雲中

出。花猶霧裏藏。眉邊全失翠。額畔半留黄。轉入金屏影。隈侵角枕光。有蟬隳鬢樣。無燕着釵行。十二峯前夢。如何不斷膓。劉賓客詩巫山神女廟

曉霧乍開疑卷慢。山花欲謝似殘妝。收妝唐施肩吾詩收妝 斜月朧朧照半床。煢煢孤妾懶收妝。燈前再覧青銅鏡。枉挿金釵十

行。催妝南郡新書陳嶠孑然無依。暮年獲一第。還鄉而耳順矣。鄉里以儒家女妻之。合𢁇之夕。自賦催妝詩曰。彭祖尚聞年八百。

陳郎還是小孩兒。聞者絶倒。清波雜志頃歲兒女合𢁇之夕。婿登高座賦詩。催妝爲常禮。後皆略去。唐陸暢詩雲安公主出降。雜咏催妝 天上瓊

花不避秋。今宵織女降牽牛。萬人惟待來鸞出。乞巧齊登明月樓。 少妝銀粉飾金鈿。端正天花貴自然。聞道禁中時節異。九秋香滿鏡䑓前。茅盈

詩賦上清神女催妝 水精帳開銀燭明。風揺珠珮連雲清。休匀紅粉飾花態。早駕雙鸞朝玉京。賈島詩友人婚楊氏催妝 不知今夕是何夕。催

促陽䑓近鏡䑓。誰道芙蓉水中種。青銅鏡裏一枝開。盧儲詩催妝 昔年曾上玉京游。第一仙人許狀頭。今日幸爲秦晉會。早教鸞鳳下妝樓。何光

逺詩催妝二首玉漏娟娟銀漢清。鵲橋新駕路初成。催妝既要裁篇詠。鳳吹鸞歌早會迎。 寳車輾駐綵雲開。誤到蓬山頂上來。瓊室既登花得折。

永將凡骨逐風雷。徐壁詩催妝 傳聞燭下調紅粉。明鏡䑓前别作春。不湏滿面渾妝却。留着雙眉待畫人。宋黄滔詩催妝 北府迎塵南郡來。莫

將芳意更遲回。雖言天上光隂别。且被人間更漏催。煙樹迥垂連蒂杏。綵童交捧合歡杯。吹簫不是神仙曲。爭引秦娥下鳳䑓。雲谿友議陸暢奉詔

作催粧詩 雲安公主貴。出嫁五侯家。天母看調粉。日兄憐賜花。催鋪百子帳。侍障七香車。借問妝成未。東方欲曙霞。徐節孝先生集催妝 魯巷

予方樂。秦樓子幸俱。所期爲列女。應不訕庸夫。野叟田無璧。仙娥佩有珠。鸞歌迎弄玉。麟脯宴麻姑。自是閨中秀。何煩臉上朱。君看閬風客。親駕五

雲車。 行事從來號闊迂。酒間詩興便豪捔。盧公誤妾平生事。嫁得東皋卧草夫。代新人寄魯山魯山。乃盧公也。錢塘韋驤集孫太守席賦催妝

蘿蔓新懽可重誇。葭莩舊契轉增華。閏門素守先生訓。牢𢁇來歸御史家。直户三星乘節候。迎車百兩减浮奢。鵲橋深夜飛霜冷。早對菱花整鬢花。張

子野詩李少卿宅除夜催妝納襲婿虞部裴李門頭車馬盛。斗杓臨曉欲東迴。天真都說妝前好。春色偷從夜半來。園裏花枝燈樹合。月中人影鑑

奩開。詩家無自矜吟筆。不惜鉛華不用催。陶朱新録嘉王榜王昴。既作狀元。始婚于某氏。禮夕婦家立。需催妝詞。昴走筆書一闋。名好事近云。 喜

氣擁門闌。光動綺羅香陌。行到紫薇花下。悟身非凡客。不須米粉汙天真。嫌怕太紅白。留取黛眉淺䖏。畫章䑓春色。張孝忠詞野逸堂長短句鷓鴣

詞荳蔻稍頭春意濃。薄羅衫子柳腰風。人間乍識瑶池似。天上渾疑月殿空。眉黛小。髻雲鬆。背人欲整又還慵。多應没箇藏嬌䖏。滿鏡桃花帶雨紅。

梳妝宋史浩䣒峯真𨼆漫録梳妝八首 隨宜首飾莫留情。珠翠雖多未是榮。不見孟光居儉約。荆釵却立萬年名。 南蕃有鳥翠

藏蕤。千百爲群自在飛。負痛䘖冤無罪死。將來貴室縷冠衣。 貴家所好若無偏。翠羽真珠不直錢。簮珥一求難得貨。窮山深海盡騷然。 生靈膏

血是緍錢。買得珎珠顆顆圓痛惜鮫人在深海。風潮况溺幾多船。 北珠大産在戎蕃。不定還看走玉盤。鉅萬費錢收拾得。到頭終不救飢寒。 繡

草鋪茸玉作冠。四時花樣幾千般。當思蓬首寒牎女。終歲無油兩鬢乾。 倡優卑賤起謡風。塗澤唯知特地濃。珎重賢門貞潔女。不施朱粉自雍容。

常湏點坐悟前因。爲愛鉛華堕此身。若也於斯能改悔。來生定免落風塵。慵來妝冷子于趙后外傳后妹合德爲薄眉。

號逺山黛。施以小朱。號慵來妝。血暈妝唐語林長慶中。京城婦人首飾。有以金碧珠翠筓櫛。步摇無不具美。謂之百不如。婦

人去眉。以丹紫三四横。約於目上下。謂之血暈妝。僊娥妝類說一畫連心細長。謂之連頭眉。又曰仙娥妝。時世

類說崔樞夫人。治家整肅。婦妾皆不許時世妝唐白居易詩時世妝。時世妝。出自城中傳四方。時世流行無逺近。顋不施朱面無粉。烏膏

注一作膏脣脣似泥。雙眉畫作八字低。姸𡟎黑白失本態。妝成盡似含悲啼。圓鬟垂鬢椎髻樣。斜紅不暈赭面狀。昔聞被髮伊川中。辛有見之知有

戎。元和妝梳君記取。髻椎面赭非華風。半靣妝南史梁元帝徐妃列傳。妃無容質。不見禮。帝三二年一入房。妃以帝眇一

目。每知帝將至。必爲半面妝。以俟帝見則大怒而出鬢朶妝陸游南唐書後主昭惠國后周氏傳。后司徒宗之女。十九歲來

歸。後主嗣位。立爲后。寵嬖專房。創爲高髻纖裳。及鬢朵之妝。人皆效之。桃花妝中華古今注秦始皇好神仙。常令宫人梳

仙髻。帖五色花子。畫爲雲鳳虎飛昇。至東晉有童謡云。織女死時人帖草油花子。爲織女作孝。至後周。又詔宫人帖五色雲母花子。作碎妝以侍宴。

如供奉者。帖勝花子作桃花妝。挿通草朶子。着短袖衫子。 又曰桃花妝。盖起自紂。以紅藍花汁。凝作臙脂。以燕國所生。故曰燕脂。塗之作桃花妝。

梅花妝訓女蒙求宋書武帝女壽陽公主。人日卧於含章簷下。梅花落公主額上。成五出之花。拂之不去。自後有梅花糚。王

思謙詩題壽陽梅妝圖錢選畫一聲白雁度江潮。便覺金陵王氣銷。畫史不知亡國恨。猶將鉛粉記前朝。漢宫妝唐韓偓香

奩集梅花詩 燕釵初試漢宫妝。内樸妝賀方回東山詞蝶戀花小院朱扉開一扇。内樸新妝鏡裏分明。見眉暈半深唇

注淺。朵雲冠子偏宜面。 被掩芙蓉重麝薦。簾影沉沉秪有雙飛燕。心事向人猶勔勔。强來窓下尋針綫。虢國淡妝

小說蒙求虢國夫人。不施妝粉。自有美艷。杜甫詩云。虢國夫人承主恩。平明上馬入宫門。却嫌脂粉涴顔色。淡掃蛾眉朝至尊。出楊妃外傳。

女明妝太平廣記李群玉既觧天禄之任。而歸涔陽。經二妃廟。題詩曰。小姑洲北浦雲邊。二女明妝尚儼然。野廟向江春𡨜

𡨜。古碑無字草芊芊。東風近墓吹芳芷。落日深山哭杜鵑。猶似含嚬望巡狩。九疑如黛隔湘川。高䯻險妝唐會要有

司奏婦人高髻險妝。去眉高額。以金銀過爲首飾。並請禁斷。仍請勒依正元中舊制。勑下後。諸司及州府榜示。限一月内改革。嚴服

靚妝唐書駱賔王傳。嚴服靚妝。麗服靘妝唐鱠張。說與徐堅。論近世文章。說曰。閻朝𨼆如麗服靘妝。

燕歌趙舞。觀者忘疲。若類之風雅則罪人矣。梨花洗妝宋胡曾詠史詩洛陽梨花。時人多携酒其下。曰爲梨花洗

妝。 西洛逢春對艷陽。梨花雪吐幾多香。都人携酒爭歌舞。三揖花神爲洗妝。婢不得濃妝太平廣記房孺

復妻崔氏。性忌左右婢。不得濃妝高髻。見給燕脂一錢。豆粉一錢。有一婢新買妝稍佳。崔怒。謂曰。汝好妝邪。我爲汝妝。乃令刻其眉。以青填之。燒鏁

桁灼其兩眼角。皮即焦卷。以朱傅之。及痂落。瘢如粧焉。閨妝事林廣記漢史張敞。爲婦畫眉。有司劾之。敞答以閨門之内。夫婦之

私。有過於畫眉者。敞之所爲誠屑矣。然天下慕之。爭學爲京兆眉。審是則粉白黛緑之要。亦可爲。好事者助也。 宫製薔薇油 真麻油隨多少。以

𤮀瓮盛之。令及半瓮。取䧏真香少許投油中。厚用油紙封繫瓮口頸甑中。隨飯炊兩餉。持出頓冷處。三日後去所投香。凌晨旋摘半開柚花。俗呼爲

臭橙者。揀去莖蒂納瓮中。令燥濕恰好。如前法宻封十日。後以手泚其清液收之。其油與薔薇水絶類。取以理髮。經月常香。又能長鬢。茉莉素馨油

造法皆同。尤宜爲面脂。 香髮木犀油岩桂花凌晨摘半開者。揀去莖蔕。令十分净。每高量一斗。取真麻油一斤。輕手拌匀。以濕燥相停爲度。納

𤮀瓮中。厚用油紙封繫瓮口。坐瓮於釜内。以湯煮一餉乆。持起頓燥䖏。十日後傾出。以手泚其清液收之。要封閉謹宻。愈乆愈香。以此油勾入黄蠟。

爲面脂尤馨。潔鬢威仙油 威靈仙十莖。側柏葉二枝。牙皂三莖。黑牽牛二十粒。黄柏皮二片如手指大。各細銼以絹囊盛納瓮中。入真麻油浸

收。能除垢膩。潔鬢。長髮。勝苓苓香百藥煎之類。遇鬢髮氊結。不堪梳理。有速取一掬塗。立見梳解。 玉女桃花粉 益母草。亦名火忺草。莖生如麻。

而葉差小。開紫花。端午間採㬠燒灰。用稠米飲搜團如鵝卵大。熟炭火煆一伏時。火勿令熖。熖即黑。取出搗碎。再搜煉兩次。每十兩别煆石膏二兩。

滑石蚌粉各一兩。臙脂一錢。共研爲粉。同殻麝一枚。入器收之。大能去風刺。滑肌肉。消瘢點。駐姿容。 唐宫迎蝶粉 粟米隨多少。淘淅如法。頻易

水浸。取十分清潔。傾頓𤮀鉢内。令水高粟寸許。以薄綿綳鉢面隔去塵污。向烈日曝乾。研爲細粉。每水調少許著器内。隨意調花捋粉。覆盖熏之媚

恱精神。 内宣黄耆膏 黄耆。防風。赤芍藥。天麻。地黄。各一分許。浸麻油五兩重。七日外慢火煎令香。不可焦赤。去滓入黄蠟五錢重再畧𡏼。新綿

子濾過。可以禦風露。恱顔色。比尋常面脂。大類霄壤。 太真紅玉膏 杏仁去皮。滑石。輕粉。各等。分。爲末蒸過。入腦麝少許。以鷄子清調匀。早起洗

面畢。傅之。旬日後色如紅玉。 孫仙少女膏黄栢皮三寸。土苽根三寸。大棗七箇。同研細爲膏。常早起化湯洗面。用旬日容如少女。以治浴尤爲

神妙。 錢王紅白散 白芨。石榴皮。白附子。冬瓜子。篤耨香。各一兩爲細末。却以法酒浸三日。早起洗面畢。傅之。七日後面瑩如玉。頻用尤佳。 畫

眉集香丸 真麻油一盞。多着燈心搓緊。捋油盞置器水中焚之。覆以小器。令煙凝上。隨得掃下。預於三日前。用腦麝别浸少油。傾入煙内。和調匀。

其黑可逾漆。一法。旋剪麻油燈花用尤佳。 熏衣笑蘭香 藿苓松芷木茴丁。茅賴芎黄和桂心。檀麝牡皮加减用酒噴日曬乾絳囊盛。苓以蘇合

油揉調匀。松茅酒洗。三賴米泔浸。大黄蜜同蒸。麝香逐裹俵。入薰衣加殭蚕。常帶加白梅肉。 惜髮神梳散 土當歸。荆芥。黑牽牛。白芷。葳䖅仙。側

柏葉。訶子。等分爲細末。隔夜用藥糝髮中。次早理之。能去風屑。除垢膩。解氊結。 牢牙橄香散 香附子多採净洗。㬠令燥。燒灰存性。碾細爲末。常

用擦齒。大能愈牙宣。辟口氣。日間常作食橄欖香甚佳。 透肌五香圓 丁香。麝香。陵香。木香。藿香。白芷。當歸。桂心。等分爲細末。蜜丸如豆子大。日

間或卧次頻含嚥。半月後口躰間。縝存香氣。 太乙靈應膏 露蜂房一兩。杏仁去皮尖一兩。蛇蜕。玄參。各半兩。黄耆三分。各細剉。虢丹五兩。童男

女亂髮一握如鷄子大。净洗日乾。先用麻油一斤。同髮入器。慢火煎令髮消。再入杏仁煎黑。持起澄去滓。換入别器。以餘藥除虢丹外。同𤎅候焦黄。

又澄去滓。却入虢丹。以柳木攪五千轉。滴入水中。取軟硬爲度。傾頓瓷合收之。專療婦人内外㾾瘡。諸藥不痒用少許薄𥿄貼傅患䖏。日一換。夜一

換。五日見效也。 西施脱骨湯 乳香。杏仁。各半兩。朴硝。桑白皮。各二兩。分作五劑。每劑先以桑皮杏仁投新瓶中。汲水五椀。煎去小半。却入餘藥

緊封瓶口。再煎片時。持起揭去封處。架足於其上薰之。竢可容手傾出。浸洗畢。仍舊傾收。經三兩日後。再温熱如前法薰洗。每劑可用三次。盡及五

劑。軟若束綿。任其札縛。甚效。 金蓮穩步膏黄柏皮。黄連。荆芥穗。黄丹。等分爲細末。專治闕甲痛不可忍。及脚脂縫腫爛不容包帛。每以少許乾

摻患䖏。立見神效。 玉屑飛雲散 煆石膏半兩。滑石一兩。枯白礬少許。同爲細末。專治脚脂縫爛痒。腐液粘漬。有妨札縛。每用乾摻患立驗。隂汙

尤效。 削刺金刀散石灰末少許。以水小盞化開。入糯米一合𤎅熟焙乾。同烏頭三箇碾細。别以𥐻砂一錢。黄丹三錢。研匀。濯足後以刀削去肉

刺。微令見血。取棗肉搜藥貼上面。裂帛繫之。立效。紅妝元耶律鑄雙溪醉𨼆外集楊家一捻紅嬌潤。與醉西施較等差。儻使紅妝

無藉在。寳冠須也是閑花。楊家一捻紅。醉西施。紅妝。寳冠。皆芍藥名也。醉粉殊宜凝笑。寳冠雅稱紅妝。是公二十六七歲時。咏芍藥。樂府中語也。醉

粉。凝笑。亦是芍藥二名。宋蘇東坡詩詠海      棠 只恐夜深花睡去。高燒銀燭照紅妝。

洪武正韻側霜切。賫也。裹也。又飾也。亦作𧚌許慎說文。从衣。壯聲。側羊切顧野王玉篇俎良切。東也。陸法言廣韻裝束。又則亮切徐鍇通釋側良

切宋重修廣韻又側亮切戴侗六書故飾衣具也。俗因用爲裝飾之義。别作粧歐陽德隆押韻釋疑此乃促裝。治裝字釋行均龍龕手鑒音莊袲。俗

音裝。俗莊壯二音正作裝字。韓道昭五音類聚音庒楊桓六書統照母。#原聲。装隷熊忠韻會舉要次啇清音字潫博義通作𧚌𧚌趙謙聲音文

字通照岡切。此乃𧚌字。故从衣。杜林。傳作𧚌。裝非。二字壯聲韻會定正字切知光。知眞氊𧚌 集韻。見杜从古集篆

古文韻海徐鉉篆韻 六書王純碑。見洪邁漢隷分韻 張錦

鮮于樞。並見                    草書集韻

趣裝别釋常談漢曹參爲齊。相。及蕭何薨。參乃趣。治行裝。曰吾入相。數日果召參代何爲相國。元釋魯山集趣裝詩 天風漻漻吹

我衣。松檐曉色光熹微。石泉瀏亮生暖響。宿雨驃疾同翾飛。魯翁東䄡要行脚。仰面看山與山約。秋菰米熟遲我歸。細釀山泉對山酌。

野客叢書漢明帝諱莊。以辦裝爲辦嚴。或者以謂稱人曰辦嚴。自稱曰辦裝。不知辦嚴即辦裝也。漢雋龔勝傳。先賜六月。祿直以辦裝。續

通鑑長編仁宗天聖二年。滎陽人張逸先知長水縣時。王嗣宗留守西京。厚遇之。及徙青神縣。貧不自給。嗣宗假俸牢年。使辦裝至縣。

錦繡萬花谷張平子思玄賦曰。簡元辰而俶裝。李善注。俶。整也。始也。宋陸放翁集俶裝絶物離人恨未能。聊爲旦過打包僧。蹇驢渺渺

秋山雨。孤榻昏昏夜店燈。酒量已隨詩共退。客愁仍與病相乘。頽然衰颯嗟誰識。俠氣當年蓋五陵。遥裝唐項斯詩遥裝夜 卷席

貧抛壁下床。且鋪他處對燈光。欲行千里從今夜。猶惜殘春發故鄉。蚊蚋已生團扇急。衣裳未了剪刀忙。誰知。更有芙蓉浦。南去令人愁思長。

晨裝唐歐陽詹詩晨裝行 村店月西入。山枝鴟鵊聲。永裝徹夜席。束囊事晨征。寂寂人尚眠。悠悠天未明。豈無偃息心。所務前有

程。許渾詩晨裝 帶月飯行侣。西游関塞長。晨鷄鳴逺戍。宿鴈起寒塘。雲捲四山雪。風凝千樹霜。誰家游俠子。一作誰家歌舞散沉醉卧蘭堂。

出裝太平御覧易林變占。雷君出裝。𨼆𨼆西行。霖雨不止。流爲江河。橐中裝漢雋陸賈傳。賜賈橐中裝直千

金。張晏曰。珠玉之寳也。裝裹也。師古曰。言其寳物質輕而價重。可入囊橐以賫行。故曰橐中裝。續蒙求史陸賈傳。高祖時中國初定。尉他平南越。因。

王之。高祖使賈賜尉他。爲南越王。尉他留與飲數月。曰越中無足與。語至生來令我日聞所不聞。賜陸生橐中裝直千金他送亦千金。陸生卒拜尉

他爲南越王。令稱臣奉漢約歸報高祖大恱拜賈爲太中大夫。齊襆裝唐書哥舒翰事王忠嗣爲衙將。忠嗣被罪。玄宗召翰

入朝。拜隴右節度部將。請齊金帛以救忠嗣。舒翰止齊襆裝。曰使吾計從。奚取於是。用此足矣。既見。極言忠嗣之枉。帝寤忠嗣得不誅。

具裝猗覺寮雜記馬甲全裝。謂之馬具裝。桓伊。傳輸馬具裝百具。宋史列傳。陶榖。乾德二年。再爲南郊禮儀使。法物制度。多榖所定。

時范質爲大禮。使以鹵簿清游隊有馬具裝。莫知其制度。以問於榖。榖曰。梁貞明丁丑歲。河南尹張全義。獻人甲三百副。馬具裝二百副。其人甲以

布爲裏。黄絁表之。青緣。畫爲甲文。紅錦緑青絁爲下帬。絳韋爲絡。金銅玦長短至膝。前膺爲人面二目。背連膺纏以紅錦騰蛇。馬具裝。盖尋常馬甲。

但加珂拂於前膺及後鞦爾。莊宗入洛。悉焚毁質。命有司如榖說。造以給用。認宫裝賀方回東山詞簇水近一笛清風弄

袖。新月梳雲縷。澄凉夜色纔過。幾點黄昏雨。俠少朋游。正喜九陌消塵土。鞭穗裊紫騮花。步過朱户。 認得宫粧。爲誰重掃新眉膴。徘徊片曏難問。

桃李都無語。十二青樓。下指燈火章䑓路。不念人腸斷歸去。歲貢資裝新唐書李商𨼆傳。啇𨼆。字義山。懷州河内

人。令狐楚帥河陽奇其文。使與諸子游。楚徙天平宣武。皆表署巡官。歲其資裝使隨計。得替資裝唐會要唐宣宗

大中五年九月。中書門下奏諸州刺史。交割及初到任。下檐得替後資裝事。應諸州刺史除替後。新人在逺者。動經三四箇月不到任。縱便近處。亦

或一兩箇月不到。舊人在州。既不理務。又須一切州縣祗供。將吏依舊衙叅祗候。守分者固難自處。多端者猶能害人。自今以後。望令一應刺史得

替。已除官者即勑到後。交割了便赴任。如未除官者勑到後與知州官分明交割。倉庫户口及諸色事不得分毫交加。交割了便令舊刺史離本任。

不要更待新刺史到交割公事。後稱有小小異同。即令勘問。知州官并任行牒所在勘問。諸前刺史如大叚差謬。即委具事狀奏聞。其知州官别議

推勘應罷。郡刺史未别除官者。准會昌元年赦文。已令所司在州縣供給。伏恐日月乆深。不遵舊制。望令所在經過州縣。准舊節文處分。勿使羈旅。

州許供三日。縣許供兩日。應諸州刺史初到任准例。皆有一擔什物離任時。亦例有資送。成例已乆。州司各有定額。准乾元元年及至德二載。并會

昌元年制。勑只禁科率所由。抑配人户。至於用州司公廨。及雜利潤。天下州郡。皆自有規制。縁未曾有明勑處分。多被無良人吏百姓。便致言告云。

是賍犯。自今以後。應刺史下檐什物及除替後。資送錢物。但不率歛官吏。不科配百姓。一任各守州郡。舊例亦不得分外。别有添置。若輙率歛科配。

故違勑條。當以入已賍犯法。餘望准前後勑處分。勑㫖宜依仍編入格。令永爲常式。厚自賫裝小說蒙求武惠曹彬

討金陵。責後主稱疾不朝之罪。城陷。釐軍成列。至其宫城門。後主方開門奉表納降。彬答拜爲之盡禮。彬諭以歸朝奉賜有限。費用至廣。當厚自齊

裝。既歸有司之籍。則無及矣。遣後主入治裝。禆將梁迥。田欽祚。力爭以謂不可。苟有不虞。咎將誰執。彬笑而不答迥等切諫。彬遣五伯人爲伴。致輜

重登舟。有一卒負籠下道。彬立命斬之。負檐者罔敢蹉跎。出談苑泛海之裝𣈆書謝安爲。會稽王道子扇構。出鎮

廣陵新城以避之。安雖受朝寄。而東山之志。始末不渝。及鎮新城。盡室而行。造汎海之裝。欲經畧粗定。自江道還東。爲將軍

辦裝東漢書彭寵自立爲燕王。寵齋獨在便室。蒼頭子宻等三人。因寵卧共縳着床。僞稱寵命收縳。奴婢各置一處。又以寵命呼其

妻。妻入大驚寵曰。促爲將軍辦裝。將妻入收金帛衣物裝之。使妻縫兩縑囊。昏夜令寵作書告城門將軍開門。書成。即斬寵。及妻頭置囊中。持記出

城。因詣闕。封爲不義侯。爲卿治裝葉石林燕語張伯玉皇祐間。爲侍御史。時陳恭公當國。伯玉首言天下未治。未

得真。相故也。由是忤恭公。仁宗時眷恭公厚。不得已出伯玉知太平州。然亦惜其去。宻使小黄門諭㫖。勞之。曰聞卿貧無慮。朕當。爲卿治裝。翌日申

㫖三司賜錢五萬。恭公猶執以爲無例。上曰吾業已許之矣。卒賜之。又見所以奬勵言官之意也。詔宻飭裝

韋澳授河陽節度入辭。宣帝曰。卿自去我。我非去卿。在鎮累年。帝遣使至魏。道出澳所。以薄紙手作詔曰。宻飭裝。秋當相見。盖以爲相也。

在越裝李輸蒙求宋王僧孺爲南海太守。外國舶物利數倍。並無所取。嘆曰。昔人爲蜀郡長史。終身無蜀物。吾欲遺子孫者。

不在越裝。慶之急裝南史沈慶之。傳。永初二年。慶之除殿中員外將軍。使領隊防東掖門。轉正員將軍。及劉湛被收

之夕。上開門召慶之。慶之戎服履韎縳褲入。上見而驚。曰。卿何意乃爾急裝。慶之曰。夜半喚隊主。不容緩服。凶門柏

南史宋孔琳之傳。琳之建言曰。凶門柏裝。不出禮典。起自末代。積習生常。遂成舊俗。固當式遵先典。釐革後謬。夫婦

道裝聞見善善録仁宗朝。駙馬紫宗慶。與駙馬李遵勖連袂。紫主賢而李亦賢。柴主欲與李主角富貴。李先詣紫第。紫之夫婦盛飾

以爲勝。左右皆草草次。及柴主之過李第。李之夫婦道裝而已。左右皆盛飾。徐出。二子示曰。予所有者二子耳。柴頗自愧。士論高之。後紫無子。所積

俸緡數屋。未嘗施用。及柴薨。悉上送官。宋邵堯夫詩道裝吟道家儀用此衣巾。只拜星辰不拜人。何故堯夫湏用拜。安知人不是星辰。 道家儀

用此巾衣。師外曾聞更拜誰。何故堯夫湏用拜。安知人不是吾師。安居麈尾道衣裝。里閈過。從乃是常。聞說洞天多似此。吾卿殊不異仙鄉。 如

知道只在人心。造化功夫自可尋。若說衣巾便爲道。堯夫何者敢披襟。向子諲酒邊集郭小娘道裝南歌子 縹緲雲間質。輕盈波上身。瑶林玉樹

出風塵。不是野花凡草等閑春。翠羽雙垂珥。烏紗巧製巾。經珠不動兩眉顰。湏信鈆華銷盡見天真。寳御珍裝

會元永安悟禪師。因僧問如何是觧作客底人。悟曰。寳御珎裝猶尚棄。誰能歷劫傍他門。郭索束裝宋楊誠齋集答

周丞。相送糟蟹啓 郭索束裝。更挾帶糟之味。餦餭雕巧。新翻寒具之油。豈加籩之敢嘗。敬造禰而先薦。七寳裝五代史蜀

主孟昶。君臣務爲奢侈以自娛。至於溺器。皆以七寳裝之。鑑裝廣益集鑑裝式 元損銀外裹黑漆鑑裝一副。底盖共四槅。内有黄

銅鏡一面。銀棱裹黑漆粉合兒四箇底無銀裹。除外别無事件。蓋名覆腦。第二槅名篦鬲。第三名中扇。第四名底鬲。潢裝西溪叢語

唐秘書省。有熟紙匠十人。裝潢匠六人。潢。集韻音胡曠切。釋名染紙也。齊民要術。有裝潢紙法云。浸檗汁入潢。凡潢紙滅白便是染。則年乆色暗。盖

染黄也。後有雌黄治書法云。潢訖治者佳先治。入潢則動要術。後魏賈思勰撰。則古用黄紙寫書乆矣。寫訖入黄辟蠹也。今惟釋藏經如此先寫後

潢。要術又云。凡打紙欲生。生則堅厚。則打紙工。盖熟紙匠也。子有舊佛經一卷。乃唐永泰元年。奉詔於大明宫譯。後有魚朝恩銜。又有經生并裝潢

人姓                         名。

宋北澗禪師集海上白峯山慈濟寺。三身中普賢未裝䟽。高宗曾到合水和泥。三大士曾同出現。縷金間碧。獨普賢不受塗糊。深藏此叚

光明。曲爲今時開發。寒潮震海。激二千酬        瓶瀉之機。滿月無塵。壯億萬歲龍游之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