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七千四百六十 永樂大典
卷之七千四百六十一
卷之七千四百六十二 

永樂大典卷之七千四百六十一 十八陽

䘮大記篇三

君將大歛。子弁絰。即位于序端。卿大夫即位于堂

廉楹西北靣東上。父兄堂下北靣。夫人命婦尸西

東靣。外宗房中南靣小臣鋪席。商祝鋪絞紟衾衣。

士盥于盤。上士舉遷尸于。歛上。卒歛宰告子馮之

踊。夫人東靣亦如之。鄭玄注子弁絰者未成服。弁如爵弁而素。大夫之喪子亦弁絰。陸德明音義鋪。普吳

反。父音敷。下皆同孔頴達䟽君將至如之。 正義曰。此一經明君大。歛時節也。子弁經即位于序端者。序謂東序。端。謂序之南頭也。卿大夫即位于

堂廉楹西者。卿大夫。謂群臣也。堂廉。謂堂基南畔廉棱之上。楹。謂南近堂廉者。子位既在東序端。故群臣列於基上東楹之西也。案隱義云。堂廉。即

堂上近南霤爲廉也。 北面東上者。在基上。俱北面東頭爲上也。子在東。尸在阼階。故在基者以東爲上也。 父兄。堂下北面者。謂諸父諸兄不仕

者。以其賤。故在堂下而鄉北。以東爲上也。若士則亦在堂下。 外宗房中南面者。外宗君之姑姊妹之女。及姨舅之女也。輕故在房中而。鄉南也。皇

氏云當在西房。以東爲上也。今謂尸在阼。夫人命婦在尸西北。外宗等當在東房。 小臣鋪席者。謂下莞上簟。簇於阼階上。供大歛也。士喪禮云。布

席如初。注云。亦下莞上簟也。鋪於阼階上。於堂南北爲少南。 商祝鋪絞紟衾衣者。商祝亦是周禮喪祝也。其鋪絞紟衾衣等致于小臣所鋪席上

以待尸。 士盥于盤上者。士亦喪祝之屬也。周禮。喪祝上士二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是將應舉尸。故先盥手于盤上也。雜記云。士盥于盤北是也。

士舉遷尸于歛上者。歛上即歛處也。 卒歛者。大歛衣裝畢也。宰告者。大宰也。歛畢。大宰告孝子道歛畢也。子馮之踊者。孝子待得告。乃馮尸

而起踊。 夫人東面亦如之者。亦馮尸而踊。曏者夫人命婦俱東。卿於尸西。今獨云夫人馮者。命婦賤不得馮也。馮竟乃歛於棺。 注子弁至弁絰。

 正義曰。成服則著喪冠此云弁絰。是未成服。此雖以大歛爲文。其小歛時。子亦弁絰。君大夫士之子皆然。故雜記云。小歛環絰。公大夫士一也。云

弁如爵弁而素者。已具於下。檀弓䟽云。大夫之喪子亦弁絰者。案雜記云。大夫與殯亦弁絰。與他殯事尚弁絰。明自爲父母弁絰可知其士則素冠。

故武叔小歛投冠。是諸侯大夫與天子士同。要義序端堂廉見前䟽陳澔集說弁絰素弁上加環絰未成服故也。小臣鋪席絞紟衾鋪于席上。士商

祝之屬也歛上即歛處也。卒歛宰告。太宰告孝子以歛畢也。馮之踊者馮尸而起踊也。餘同前疏黄震日抄商祝。祝習商禮者。餘同前䟽

彭氏纂圖註義

{{{caption}}}




大夫之喪將大歛。既鋪絞紟衾衣。君至。主人迎。先

入門右。巫止于門外。君釋菜。祝先入升堂。君即位

于序端。卿大夫即位于堂廉楹西北靣東上。主人

房外南靣。主婦尸西東靣遷尸。卒。歛宰告主人降。

北靣于堂下。君撫之。主人拜稽顙一君降升主人馮

之。命主婦馮之。鄭玄注先入右者。入門而右也。巫止者。君行必與巫。巫主辟。凶邪也。釋菜禮門神也。必禮門神者。禮

君非問疾弔喪。不入諸臣之家也。主人房外南面。夫夫之子等。得升視。歛也。陸德明音義巫止。本或作巫止門外。門外衍字耳。辟。必亦反。邪。似嗟反。

孔頴達疏大夫至僞之。 正義曰。此一經明大夫大歛節也。 主人迎者。主人適子也。聞君至而出門迎君也。 先入門右者。右門内東邊也。適。子

出門迎君。望見馬首不哭不拜。而先還入門右北面以侍君至也。士喪禮云。見馬首不哭還入門右北面。注云。不哭厭於君。不敢仲其私恩也。巫止

于門外者。君臨臣喪。巫祝桃茢以辟邪氣。今至主人門。恐主人惡之。故止巫于門外也。士喪禮云。巫止於廟門外。祝代之。巫止祝代具在檀弓䟽也。

君釋萊者。鄭云釋萊禮門神也禮君非問疾弔喪不入諸臣之家。故禮門神而入也。 祝先入升堂者巫止而祝代入。故先於君而入門升自阼

階也。祝以其事接通鬼神者也 君即位于序端者。君隨祝後而升堂。即位於東序之端。阼階上之東是適子臨歛處也。士喪禮云。君升自阼階西

鄕。 主人房外南面者。主人鄕者在門右。君升則主人亦升立君之北。東房之外面鄕南。俱欲視歛也。遷尸者。鄕鋪絞紟衾衣而君至。今列位畢。故

舉尸于鋪衣上也 宰告者亦告主人道歛畢也主人降北面于堂下者。主人得告歛畢。事竟故降西階堂下而鄕北立待君也。 君撫之者君

臣情重。方為分異故。歛竟而君以手撫悉案與之别也。主人拜稽顙者主人在堂下鄉北見君撫尸故拜稽顙以禮君之恩 君降者君撫尸畢而

下堂也。 升主人馮之者。君馮之已畢降堂。而主人升還馮尸也。升主人者。君命升之也。主人升降。皆西階也。士喪禮云。主人中庭。君坐撫當心主

人拜稽顙。君降西。鄉命主人馮尸主人升自西階。由足西面馮尸不當君所。 命主婦馮之者。君亦又命主婦馮尸也。 注。巫止至歛也。 正義曰。

所以巫止者。禮敬主人。故不用將巫入對尸柩。云君非問疾弔喪不入諸臣之家者。禮運文也。云大夫之子尊得升視歛也者。以士喪禮。其子不得

升。今大夫之子將歛之時在房外南面。故云大夫之子尊。得升視歛也。衛湜集說横渠張氏曰。巫祝皆所以接鬼神也。巫之接鬼神者。不說有鬼神。

直以至誠感之若有所應。感之正則得正。感之邪則得邪。聖人存之。 山隂陸氏曰。君釋萊者。非脩潔不入諸臣之家。鄭氏曰見前注。孔氏曰見前

䟽。陳澔集說宰告。亦告主人以。歛畢也。君撫之。撫尸也。主人拜稽顙。謝君之恩禮也。升主人馮之。君使主人升堂馮尸也。命。亦君命之



彭氏纂圖註義

{{{caption}}}




士之喪。將大歛。君不在。其餘禮。猶大夫也。鄭玄注其餘。謂卿大

夫及主婦之位。孔頴達䟽士之至夫也。 正義曰。此一節明士歛之節。士喪卑無恩。君不視歛。故云君不在也。 其餘禮。猶大夫也者。謂鋪衣列位

男女之儀事。悉如大夫也。若有大夫來而君在位。則卿大夫位亦在堂廉近西也。士喪禮云。君升主人。主人西楹東北面升。公卿大夫繼主人東上

案彼意則在主人西也。鋪絞紟踊。鋪衾踊。鋪衣踊。遷尸踊。歛衣踊。

歛衾踊。歛絞紟踊。鄭玄注目孝子踊節。孔頴達䟽鋪絞至紟踊。正義曰。此一經明孝子貴賤踊節也。陳櫟

詳觧此目孝子踊之節。鋪於未遷之先。先外後内。歛於既遷之後。先内後外。陳澔集說此踊之節也。動尸舉柩。哭踊無數。不在此節。君撫

大夫。撫内命婦。大夫撫室老。撫姪娣。鄭玄注撫。以手按之也。内命婦。君之

世婦。陸德明音義姪。大結反。娣。大計反。君大夫馮父母妻長子。不馮庶子。士

馮父母妻。長子庶子。庶子有子則父母不馮其尸。

凡馮尸者。父母先。妻子後。鄭玄注目於其親所馮也。馮謂扶持服膺。陸德明音義長。丁文反。下

同。膺。於陵反。君於臣撫之。父母於子執之。子於父母馮之。

婦於舅姑奉之。舅姑於婦撫之。妻於夫拘之。夫於

妻於昆弟執之。鄭玄注此恩之深淺。尊卑之儀也。馮之類必當心。陸德明音義奉。芳勇反。拘音俱。一音古侯反。

馮尸不當君所。鄭玄注不敢與尊者所馮同處。陸德明音義處。昌慮反。凡馮尸。興必踊

鄭玄注悲哀悲哀之至。馮尸必坐。孔頴達䟽君撫至必踊。 正義曰。此一節明撫尸及馮尸之節 君撫大夫者。大夫貴。故自撫之。撫内命婦者命

婦君之世婦。撫内命婦。則不撫賤者可知也。 大夫撫室老撫姪娣者。大夫以室老爲貴臣。以姪娣爲貴妾。死則爲之服。故並撫之也。旣撫姪娣。則

賤妾不撫也。 君大夫馮父母妻長子者。君及大夫雖尊。而自主此四人喪。故同馮之。馮父母撫妻子。而并云馮。通言耳。不馮庶子者。賤故不得也。

士馮父母妻長子庶子者。士賤故所馮及庶子也。 庶子有子。則父母不馮其尸者。庶子若有子。則父母亦不馮。前所馮之庶子。是無子者也。然

君大夫之庶子。雖無子並不得馮也。 凡馮尸者。父母先妻子後者。凡主人也。父母妻子。謂尸之父母妻子也。父母尊。故馮。尸在先。妻子卑。故馮尸

在後。 君於臣撫之者。此以下自恩深淺尊卑馮撫之異也。君尊但以手撫案尸。心身不服膺也。盧云賤者畧也。父母於子執之者。盧云執當心上

衣也。 子於父母馮之者。謂服膺心上也。 婦於舅姑奉之者。盧云尊故捧當心上衣也。 舅姑於婦撫之者。亦手業尸心。與君爲臣同也。 妻於

夫拘之者。盧云拘輕於馮。重於執也。庾云拘者。微引心上衣也。賀云拘其衣衾領之交也。 夫於妻於昆弟執之者。爲妻及自爲兄弟。但執之。盧無

别釋。而賀云夫於妻執其心上衣也。於兄弟亦執心上衣。 馮尸不當君所者。所猶處也。假今君已馮心。則餘人馮者不敢當君所馮之處。則宜少

避之。 凡馮尸興必踊者。凡者貴賤同然也。馮尸竟則起。但馮必哀殞。故起必踊泄之也 注目於其親所馮也。 正義曰。目於其親。謂死者之親

馮尸也。父母先。謂死者父母。妻子後。是死者之妻子。故云目於其親。所馮謂題目所馮之人。 注。此恩至當心。 正義曰。馮者爲重。奉次之。拘次之。

執次之。尊者則馮奉。卑者則撫執執雖輕於撫而恩深。故君於臣撫。父母於子執。是兼有尊卑深淺云。馮之類必當心者。士喪禮君坐撫當心。此下

云馮尸不敢當君所。明君不撫。得當君所也。要義馮尸先後見前䟽衛湜集說君撫大夫至凡馮尸興必踊。 山隂陸氏曰。言執若不能拾也。婦於

舅姑言奉。若舅姑在焉。婦人從一拘之。若猶有所拘焉。鄭氏曰見前注。孔氏曰見前䟽。陳櫟詳解大夫撫室老。家臣之長。君大夫馮父母妻。長子不

馮庶子。爲。服膺心上重於撫也。士馮父母。妻。長子。庶子。庶子有子。則父母不馮其尸。馮庶子之無子者。若庶子自有子可馮父尸。則父母不馮之。

餘同前注疏陳澔集說君撫大夫。至撫侄娣。 撫。以手按之也。内命婦君之世婦也。大夫内命婦皆貴。故君自撫之。以下則不撫也。室老貴臣。侄娣

貴妾。故大夫撫之也。古者諸侯一娶九女。二國各以女媵之爲娣侄以從。大夫内子亦有侄娣。侄者。兄之子。娣女弟也。娣尊侄卑。士昏禮雖無娣媵。

先言侄。若無娣猶先媵。士有娣媵。則大夫有可知矣。 君大夫至妻子後。父母先。妻子後。謂尸之父母妻子也。尊者先馮。卑者後馮。 君於臣至

興必踊。 撫之者。當尸之心胸處撫按之也執之者。執持其衣。馮之者。身俯而馮之。奉之者。捧持其衣。拘之者。微牽引其衣。皆於心胸之處。馮尸之

際。哀情切極。故起必爲踊以泄也。餘同前疏彭氏纂圖注義君撫大夫至興必踊。 古人質。故婦於舅姑奉之。舅姑於婦撫之。今此禮惟姑婦自

相施爲宜。餘同前疏衛湜集說父母之喪。居𠋣廬。不塗。寢苫枕凷。非喪

事不言。君爲廬宫之。大夫士禪之。鄭玄注宫。謂圍障之也。禪。也。謂不障。陸

德明音義𠋣。於綺反。苫。始占反枕。之鴆反。凷。苦内反。禪。章善反。注同。露也。障。音章。下同。孔頴達疏父母至禪之。 正義曰。自此以下至兄不次於弟。

明君大夫士遭喪斬衰。齊衰。大功等居廬。及堊室。至祥禪以來。降。殺之節。各依文解之。 此一經論初遭喪。君大夫士居廬之禮。 居𠋣廬者。謂於

中門之外東墻下𠋣木爲廬故云居𠋣廬。 不塗者。但以草夾障。不以泥塗之也。 寢苫枕凷者。謂者子居於廬中。寢卧於苫。頭。枕於凷。 非喪事

不言者。志在悲哀。若非喪事。口不言說。君爲廬宫之者。謂廬外以帷障之如宫墻。大夫士禪之者禪也。其廬露。不帷障也。案既夕禮注云。𠋣木

爲廬。在中門外東方北户。定本無枕凷字。唯有寢苫二字要義喪廬。或宫。或禪。不塗。見前注疏朱申句解父母之喪居𠋣廬。𠋣堊室而爲廬。不塗。不

用塗塈。非喪事不言。居喪無外事也。既葬。柱楣。塗廬。不於顯者。君大夫士

皆宫之。鄭玄注不於顯者。不塗見面。陸德明青義桂。張主反。楣音眉。見。賢遍反。孔頴達疏既葬至宫之。 正義曰。既葬柱楣者。既

葬情殺。故柱楣。稍舉以納日光。又以泥塗辟風寒。 不於顯者。言塗廬。不塗廬外顯處。 君大夫士皆宫之者。以大夫士旣葬。故得皆宫之。要義既

葬柱楣。塗廬。皆宫。見前注䟽陳櫟詳觧不於顯者。但不塗廬外顯朝人所面見處也。君大大士皆宫之。此時君大夫士之廬。皆帷障以宫之。餘同

前注䟽陳澔集說既葬至皆宫之。 柱楣者。先時𠋣木於墻以爲廬。葬後哀殺。稍舉起其木柱之於楣。以納日先。畧寬容也。又於内用泥以塗之。而

免風寒。不於顯者。不塗廬外顯處也。皆宫之不禪也。凡非適子者。自未葬以於隱者

爲廬。鄭玄注不欲人屬目。蓋廬於東南角。既葬猶然。陸德明音義適。丁歷反。屬。音燭。孔頴達䟽凡非至爲廬。 正義曰。凡非適子。謂庶子

也。 自未葬以於隱者爲廬者既非喪主。不欲人所屬目。故於東南角隱映處爲廬。經雖云未葬。其實葬竟亦然也。彭氏纂圖註義苫。編草凷。土塊

餘同前注䟽



{{{caption}}}





既葬。與人立。君言王事。不言國事。大夫士言公事。

不言家事。鄭玄注此常禮也。孔頴達䟽既葬至家事。 正義曰。此一經明居喪常禮。既葬與人立者。未葬不與人並立。既葬

後可與人並立也。猶不羣耳。 君言王事不言國事者君諸侯。王。天子也。既可並立。則諸侯可得言於天子之事。而猶不自私言已國事也。 大夫

士言公事不言家事者。公。君也。大夫士葬後亦得言君事而未可言私事也。 注此常禮也。 正義曰。庾氏云。案曾子問二年之喪練不羣立。不旅

行此言旣葬而與人立得爲常禮者。鄭以下經君旣葬王政入於國。旣卒哭而服王事是權禮。故以此經不言國事及不言家事。大判爲常禮也。且

曾子問據無事之時故不羣立。不旅行。此有事須言。故與人主也。陳櫟詳解大夫士言公事不言家事言公朝事。不言𥝠家事。此常禮也。餘同前

君既葬王政入於國。既卒哭。而服王事。大夫士

既葬。公政入於家既卒哭。弁絰帶金革之事無

辟也。鄭玄注此權禮也。弁絰帶者。變喪脉而弔脉輕。可以即事也。陸德明音義辟音避。下注猶辟同。孔頴達䟽君旣至辟也。 正義曰。此

一經是權禮也。若值國家有事。孝子不得遵恒禮。故從權事。此云旣葬。謂葬竟未卒哭也。 王政入於國者。謂王政今之事入於已國也。 旣卒哭

而脈王事者。謂身出爲王脈金革之事也庾云。謂此言君旣葬王政使入國。俟卒哭乃身脈王事。前云君言王事。謂言答所訪逮而已。王政未入於

國也。 大夫士既葬公政入於家者。亦權事也。謂國之政今入大夫家也。既卒哭弁經帶。金革之事無辟也者。此謂脈國事也。弁絰帶者。弔脈也。

言卒哭則有弔脈。今有事不得脈已變脈。而脈弔脉以從金革之事。無所。辟也。變脈重。弔脉輕。故從戎使也。此與君互也。此言脈弁絰則國君亦弁

絰。國君言脈王事。則此亦脈國事也。但君尊不言奪脉耳。然此云弁絰帶。弁絰。謂弔脈。帶。謂喪脈。要絰明雖弔脉。而有要絰異凡弔也。 注此權禮

也。 正義曰。案曾子問云。金革之事無。辟也者。魯公伯禽有。爲爲之。是權禮也。要義旣葬若國家有事從權禮。見前註䟽陳櫟詳解君既葬王政入

於國。王事入於已國。旣卒哭而脈王事。卒哭後出而從王事。大夫至絰帶。變喪脉而脈弔脉。全革之事無辟也。臨戎之事不敢避也。弁絰全革君脈

主事不言。以下見上也陳澔集說旣葬與人至無辟也。 不言國事家事。禮之經也。旣葬政入以下。禮之權也。弁經帶。謂素弁加環絰。而帶則仍是

要。絰也。大夫士弁絰。則國君亦弁絰也。君言脈王事。則此亦脈國事也。既練居堊室。不與人居。君

謀國政。大夫士謀家事。既祥堊。祥。而外無哭者。

禫。而内無哭者。樂作矣。故也。鄭玄注黝堊。堊室之飾也。地謂之黝。墻謂之堊。外無哭者。

於門外不哭也。内無哭者。入門不哭也。禫踰月而可作樂。樂作無哭者。黝堊或爲要。期禫或皆作道。陸德明音義黝。於紏反。堊。烏路反。又烏各反。注

同。禫大感反。道音導。孔頴達䟽既練至故也。 正義曰此一經論練及祥禫之節。 不與人居者。謂在堊室之中。猶不與人居也。 君謀國政。大夫

士謀家事者。此常禮也。練後漸輕。故得自謀已國家事也。 旣祥黝堊者。祥。大祥也。黝。黑也。平治其地今黑也。堊。白也。新塗堊於墻璧今白。稍飾故

也。 祥而外無哭者。祥亦大祥也。外。中門外。即堊室中也。祥之日皷素琴。故中門外不哭也。 禫而内無哭者内。中門内也。禫已縣八音於庭。故門

内不復哭也。 樂作矣故也者。二處兩時不哭。是並有樂作故也。隠義云。練後三日一哭於次。次在中門外。謂堊室也。至大祥則不復於外。若有弔

者。則入即位哭是外無哭者。 注。黝堊至哭者。 正義曰。黝。謂治堊室之地。堊。謂塗堊室之檣。云地謂之黝。檣謂之堊者。釋宫文云。禫踰月而可作

樂者。檀弓云。魯人有朝祥而莫歌者。孔子曰。踰月則其善也。是祥踰月而可作樂也。云樂作無哭者。以其樂作。故無哭如鄭此注之意。以祥踰月作

樂。故禫時無哭矣。則經云樂作之文。但釋禫時無哭之意。不釋祥之無哭。皇氏以爲祥之日皷素琴。樂作之文。釋二處兩時無哭。與鄭注違皇說非

也。定本禫踰月作樂。祥字作禫乎。禫之踰月。自然從吉。樂作可知。怨禫字非也。要義鄭注禫踰月而可作樂。䟽禫字恐非。見前注衛湜集說嚴陵

方氏曰。旣練君謀國政。異乎旣葬之不言國事矣。大夫士謀家事。異乎旣葬之不言家事矣。或言政。或言事者。主在上則曰政。暮在下則曰事。盖絜

其地。使微青。塗其播使純白。以吉之先見。故致飾以變其凶。若旣練。所居之室以堊。則以表衰素之心耳。非致飾也。鄭氏曰見前注。孔氏曰見前䟽。陳櫟詳

觧旣練居堊室。期年而練。則居果壁之堊室。不與人居。猶不輿同居處。君謀國政。君可自謀國政。大夫士謀家事。大夫士可自謀家事。統祥黝堊。旣

大祥。始平治其地令黝黑。塗堊播壁今純白。以即吉。紋統飾以變其凶也。祥而外無哭者。祥之復。中門外無哭者。禫而内無哭者。禫祭復。門内不復

哭。樂作矣故也。禫已縣八音於庭。樂已作。不冝以凶于告也。陳澔集說旣練居黝室至樂作矣故也。 堊室在中門外。練後脉漸輕。可以謀國政謀

家事也。祥。大祥也。黝。治堊室之地令黑。堊。塗堊室之壁今白。皆稍致其飾也。祥後中門外不哭。故曰祥而外無哭者。禫則門内亦不復哭。故曰禫而

内無哭者。所以然者。以樂作故也。{{{caption}}}





禫而從御。吉祭而復寢。鄭玄注從御。御婦人也。復寢。不復宿殯宫也。陸德明音義不復。扶又反。

期居廬。終喪不御於内者。父在。爲母。爲妻齊衰期

者。大功布衰九月者。皆三月不御於内。婦人不居

廬。不寢苫。喪父母既練而歸。期九月者。既葬而歸。

鄭玄注歸。謂歸夫家也。陸德明音義期。音基。下同。爲母爲。並于僞反。下爲之賜注爲之則爲並同。孔頴達䟽禫而至而歸。 正義曰。此一經明釋禫

節。言禫時從御婦人於内也。吉祭而復寢者。謂禫祭之後。同月之内。值吉祭之節。祭。吉祭。訖而後復寢。若不當四時吉祭。則踰月。吉祭乃復寢。故士

虞記云。中月禫。是月也。吉祭。猶未配。注云。是月。是禫月也。當四時之祭月則祭也。亦不待踰月。故熊氏云。不當四時祭月。則待踰月也。案間。傳。既祥

復寢。與此吉祭復寢不同者。彼謂不復宿中門外。復於殯宫之寢。此吉祭後不復宿殯宫。復於平常之寢。文雖同義别。故此注不復宿殯宫也。明大

祥後宿殯宫也。杜預以爲禫而從御謂從政御職事。鄭必爲御婦人者。下文云期居廬。終喪不御於内。既言不御於内。故知此御是御婦人也。喪父

母既練而歸。期九月者。既葬而歸。 注云歸。謂歸夫家也。 正義曰。女子出嫁爲祖父母。及兄弟爲父後者。皆期九月。謂本是期。而降在大功者。案

喪服。女子爲父母卒哭。沂符有玄謂卒哭喪之大事畢。可以歸於夫家。此云既練歸不同者。熊氏云喪服注云。卒哭可以歸。是可以歸之節。其實歸

時在練後也。要義婦人父母喪既練歸夫家。一說卒哭可歸。見前注䟽陳櫟詳解吉祭而復寢。禫祭後值吉祭訖。則復遽正寢也。期居廬。終喪不御

於内者。其服居廬。以終期年之喪。而不御婦人於内者。父在。為母為。妻齊衰期。者乃父在而爲母。與爲適妻服齊喪期。之服者焉然也。若非此二端。

則不居廬。終明年也。大功布衰九月者。皆三月不御於内。大功服則三月後方御於内。婦人不居廬。不寢苫。不出外。且質弱故也。喪父母旣練而歸。

婦人。喪父母則年喪。待旣練而後歸夫家。期九月者旣葬而歸。於期大功之喪。則旣葬後歸夫家陳澔集說禫而從御。吉祭而復寢。 從御。鄭氏謂

御婦人。杜預謂從政而御職事。杜說近是。蓋復寢。乃復其平時婦人當御之寢耳。吉祭。四時之常祭也。禫祭後值吉祭同月。則吉祭畢而復寢。若禫

祭不值當吉祭之月。則踰月而吉祭。乃復寢也。孔氏以下文不御於内爲證。故從鄭說。又按。間。傳言旣祥復寢者。謂大祥後復殯宫之寢。與此復寢

異。 期居廬至旣葬而歸。喪父母。謂婦人有父母之喪也。旣練而歸。練後乃歸夫家也。女子出嫁爲。祖父母。及爲父後之兄弟皆期服九月者。謂

本是期服。而降在大功者。此皆衰殺故葬後即歸也。彭氏纂圖註義禫而從御。至旣葬而歸。 從御凡御琴瑟皆是。齊。衰期。謂與大功布衰九月。皆

三月不御於内者。謂義服期愚。殺也。不御於内。皆謂不復寢也。餘同注䟽公之喪。大夫俟練。士卒哭

而歸。鄭玄注此公。公士大夫有地者也。其大夫士歸者。謂素在君所。食都邑之臣。孔頴達䟽公之至而歸  正義曰。此一經明公士大夫

有地之君喪其臣歸之節。 公之喪者。臣下呼此有地大夫之君爲公。故云公之喪。 大夫俟練者。此君下之臣大夫待練而歸。 注此公至之臣。

 正義曰。知此公是公士大夫有地者。以其臣大夫待練。士待卒哭。故知非正君若正君。案雜記。大夫次於公館以終喪。士練而歸。彼謂正君與此

殊。故知此非正君。云其大夫士歸者。謂素在君所。食都邑之臣者皇氏云。素先也。君所食都邑。謂公士大夫之君采地。言公士大夫在朝廷而死。此

臣先在其君所食之采邑。故云素。在君所食都邑之臣。君喪而來服。至小祥而各反。故云歸也。皇氏所解。於文爲便。然唯據國中而死。若在采邑。理

則不包也。熊氏云素在君所。謂此家臣爲大夫者。素先在君所食都邑之臣。謂家臣不在君所出外食都邑者。今君喪皆在。若大夫士練。及卒哭後

素在君所者。歸於家。素食都邑者。歸於都邑。若如熊氏解。鄭當云素在君所及食都邑之臣。今不云及。其義疑也。衛湜集說山陰陸氏曰。言俟著衰

之。殺早矣。據父母既練而歸。曰旣衰有餘也。鄭氏曰。見前注。孔氏曰見前䟽。陳櫟詳解若國君之喪。大夫則待期而練。士則待卒哭而後歸其家。陳

澔集說雜記曰。大夫次於公館以終喪。士練而歸。言大夫士爲國君喪之禮也。此言公者。家臣稱有地之大夫爲公也。有地大夫之喪。其大夫與士

治其采地者。皆來奔喪。大夫則俟小祥而反其所治。士則待卒哭而反其所治也。黄震日抄大夫士守君喪於公所之節。大夫士

父母之喪。既練而歸。朔月忌日。則歸哭于宗室。諸

父兄弟之喪。既卒哭而歸。鄭玄注歸。謂歸其宫也。忌日。死日也。宗室。宗子之家。謂殯宫也。禮。命

士以上。父子異宫。陸德明音義上。時掌反。孔頴達䟽大夫至而歸。 正義曰。此一經明庶子遭喪歸家之節。大夫士。謂庶子爲大夫士也。禮。命士以

上。父子異宫。故大夫士有父母之喪。至小祥各歸其宫也。隱義曰。大夫士父母之喪。旣小祥而歸庶子爲大夫士者也。適子終喪在殯宫也。朔月忌

日則歸哭子宗室者。朔月朔望也。忌日。死日也。宗室。適子家殯宫也。雖練各歸。至忌日及朔望而歸殯宫也。 諸父兄弟之喪。旣卒哭而歸者。諸父

諸足弟並期爲輕。故至卒哭而各歸賀氏云。此弟謂適弟。則庶兄爲之。次云至卒哭乃歸也。下云兄不次於弟。謂庶弟也。要義庶子居喪歸家之節。

見前注䟽陳澔集說命士以上。父子皆異宫。庶子爲大夫士而遭父母之喪。殯宫在適。子家。旣練各歸其宫。至月朔與死之日。則徃哭于宗子之家。

謂殯宫也。諸父兄弟期服輕。故卒哭即歸也。父不次於子。兄不次於弟。鄭玄注謂不就其殯

宫爲次而居。孔頴達䟽父不至於弟。 正義曰。喪旣畢。故尊者不居其殯宫次也。彭氏纂圖注義次。謂就殯宫而爲喪次。以尊喪平。以長喪㓜。皆非

人道之順。故父兄不次於于弟焉。餘見前䟽君於大夫世婦。大歛焉。爲之賜。則

小歛焉。鄭玄注爲之賜。謂有恩惠也。孔頴達䟽君於至歛。焉 正義曰。此經以下至君退必奠。明君於大夫及士。并夫人於大夫

士。恩賜弔臨主人迎送之節。各隨文解之。此一經論君於大夫世婦之禮。此世婦謂内命婦。大歛爲常。爲之恩賜。則小歛而徃。然則君於大夫大歛

是常。小歛是恩賜。案隱元年公子益帥卒。公不與小歛。故不書日者。熊氏云。彼謂帑也卿則小歛。焉爲之賜。則未襲而徃。故昭十五年。有事于武宫

籥入叔弓卒。去樂。卒事。公羊云。君聞大夫之喪。去樂卒事而徃可也。故鄭云。去樂卒事而徃。未襲也。是卿未襲而徃。案柳莊衛君即弔急弔賢也。要

義叔弓卒。去樂卒事而徃。見前䟽陳櫟詳解君於大夫世婦大歛馬。世婦。内世婦。弔臨祝其大。歛禮之常也。爲之賜小歛焉。弔臨視其小歛。此乃爲

之加恩賜也。非禮之常也。 餘同後衛湜集說。於外命婦。既加盖而君至。鄭玄注於臣之妻畧

也。孔頴達䟽於外至君至。 正義曰。外命婦恩輕。故旣大。歛入棺加蓋之後而君至也。則知大夫及世婦。未加蓋以前君至也。陳櫟詳解闔棺君始

立。於臣之要畧也於士。既殯而徃。爲之賜。大歛焉。夫人於世

婦大。歛焉。爲之賜。小。歛焉。於諸妻爲之賜。大。歛焉

於大夫外命婦既殯而徃。大夫士既殯而君徃焉。

使人戒之。主人具殷奠之禮。俟于門外。見馬首。先

入門右。巫止于門外。祝代之先。君釋菜于門内。祝

先升自阼階。負墉南靣。君即位于阼。小臣二人執

戈立于前。二人立于後。鄭玄注殷。猶大也。朝夕小奠。至月朔則大奠。君將來則具大奠之禮以待

之。榮君之來也。祝負墉南面。直君北房户東也。小臣執戈先後君。君升而夾階立。大夫殯即成服。成服則君亦成服。錫衰而徃吊之。陸德明音義直

如字。又音值。當也。先後。悉見反。下胡豆反。一音並如字。夾。古洽反。𢷤者進。鄭玄注當賛主人也。始立門東北面。主人

拜稽顙。君稱言視祝而踊。主人踊。鄭玄注稱言。舉所以來之辭。相視祝而踊。

祝相君之禮。當節之也。陸德明音義相。息亮反。下相上並同。孔頴達䟽於士至人踊。 正義曰。此一經明君賜及夫人於大夫士。及妻妾恩賜之差。

又明君弔士大夫之禮。 於諸妻爲之賜大歛焉。諸妻姪娣及同姓女也。同士禮。故爲之賜之。大歛焉。若夫人姪娣尊同世婦。當大歛焉。爲之賜。小

歛爲。 於大夫外命婦旣殯而徃者謂夫人於大夫及外命婦。旣殯而徃。但有一禮。無恩賜差降之事。 大夫士旣殯而君徃焉者。君於大夫雖視

大。歛。或有旣殯之後而始徃。與上同也。 使人戒之者。謂君將徃。使人豫戒告主人使知之。 主人其殷奠之禮者。殷。大也。主人得君之戒告。先備

具月朔大奠之禮。重君之來故也。 俟于門外者。君來之時。主人待於門外。 見馬首先入門右者。謂見君馬首。先君而入。門右。謂門東北面。 祝

先升自阼階者。君應升自阼階。故祝先道君升阼階。員墉南南者。墉。壁也。祝先升阼階。在君之北。立於房户之東。皆員辟而鄉南也。君即位于阼者。

主人不敢有其室。故君位于阼而西鄉也。 小臣二人執戈立于前。二人立于後者。前後小臣各二人。執戈辟。邪氣也。君升而小臣夾階北面。俟君

也。盧云。上言即位于序端。謂君臨大夫。將大。歛時。禮未成。辟執事。故即位于序端。此是大夫士既殯而君徃。禮已成。故即位于阼階也。 注。祝負至

弔之。 正義曰。直君北者。直。當也。君既在阼階。祝立當君北。在房户東而南。鄉也。云小臣執戈先後君。君升而夾階立者。顧命云。夾階上刃。是夾階

立也。云大夫殯即成服者。大夫除死日三日。殯與成服同日。主人旣成服。故君錫衰而徃弔。𢷤者進。𢷤謂賛於主人禮者。𢷤者始在門東北面。今君

旣升阼。則此𢷤者進於孝子前。告孝子使行禮也。然喪賛曰。相。而此云𢷤者。以君之弔禮無嫌𢷤道之義。故得以擯言之也。主人拜稽顙者。以君臨

視。故主人于庭中北面拜而稽顙。 君稱言者。稱。舉也。君舉其所來之言。謂弔辭也。與言旣畢當哭踊。祝以相君。祝先踊。君乃視祝而踊。君踊畢。主

人乃踊。衛湜集說君於大夫至旣殯而徃。 嚴陵方氏曰。小歛在先。大。歛在後。喪事以速爲敬。故大歛。而徃者。則爲禮之常。小歛而徃者。則爲之賜

也。 大夫士至主人踊。 横渠張氏曰。殷。衆也。周禮立其殷。謂置衆士也。殷奠者。以盛此禮報事。衆人執物以進。所以表其勤也。是以殷奠不足。則

取諸大功以下。又不足則反之。是知用人之多也。其進之也。必人執一物以薦。薦有不盡則反之。部來取以再薦之也。易言殷薦之上帝。亦是衆進

之義。鄭氏曰見前注。孔氏曰見前䟽。陳櫟詳解大夫士旣殯而君徃焉。君於大夫雖視大歛。或省旣殯之後始徃者。使人戒之。先使人戒報之。𢷤者

進。𢷤賛主也者進主人前告使行禮。餘同注䟽。陳澔集說君於大夫至大歛焉爲字並去聲 君於大夫及内命婦之喪。而視其大歛。常禮也。若

爲之加恩賜則視其小歛也。外命婦。乃臣之妻。其恩輕。故君待其大歛入棺加蓋之後而後至也。士雖卑亦宜有恩賜。故亦視其大歛 夫人於至

𣩵而徃 已上言君夫人視之皆有常禮而爲之賜。則加禮也。 大夫士至主人踊 大夫士之喪。君或以他故不及歛者。則𣩵後亦徃。先使告戒

主人使知之。主人其盛饌之奠。身自出候於門外。見君車前之馬首。入立于門東北面。巫本在君之前。今巫山不入。祝乃代巫先君而入。君釋菜以

禮門神之時。祝先由東階以升。員墉南面者。在房户之東。背壁而向南也。主人拜稽顙者。以君之臨喪。故於庭中北面拜而稽顙也。君稱言者。君舉

其所來之言。謂弔辭也祝。相君之禮。稱言畢而祝踊。故君視祝而踊。君踊畢。主人乃踊也。餘同孔䟽黄震日抄君於大夫至𣩵而徃。恩輕者𣩵而後

徃。恩重者大。歛而徃。異恩者小歛即徃。爲之賜。言異恩也。餘同鄭注彭氏纂圖註義夫人於世婦。大歛焉爲之賜。小。歛焉。夫人於世婦。與君於世婦

同。餘同注䟽大夫則奠可也。士則出俟于門外。命之反奠

乃反奠。卒奠。主人先俟于門外。君退。主人送于門

外。拜稽顙鄭玄注迎不拜。拜送者。拜迎則爲君之答已。君於大夫疾。三問之。在

殯。三徃焉。士疾臺問之。在殯壹徃焉。鄭玄注所以致殷勤也。孔頴違䟽大

夫至徃焉。 正義曰。此一節明君來弔士與大夫。其禮不同。 大夫則奠可也者。君旣在阼。主人在庭。踊畢則釋此殷奠于𣩵可也。言對人君可爲

此奠。 士則出俟于門外者。士卑不敢留君待奠。故先出俟君於門外。謂君將去也。 命之反奠乃反奠者。君使人命反設奠。士乃反入設奠也。

卒奠者。設奠畢也。 主人先俟于門外者。奠畢主人又先出門待。君大夫士同然。 君退主人送于門外拜稽顙者。出去也。主人於門外送之而拜

也。 注。迎不至答已。 正義曰。案曲禮。凡非弔喪。非見國君。無不答拜。然則喪法。孝子拜賓無答拜之理。今者君出。孝子雖拜。君無答理。而云拜迎。

則爲君之答已者。以尋常禮敵孝子。雖拜賓無答理。今君來臨臣。臣旣拜迎。尊卑禮隔。意恐君之答已。故不敢拜迎。業僖二十四年左傳。宋先代之

後。於周爲客。有喪拜焉者。謂其餘諸侯來弔國喪。以其卑。主不拜之。若宋來弔。王用敵禮拜謝之。亦是主人拜賓之義也。要義孝子拜。賔無答拜之

理。並見前注䟽陳櫟詳解大夫則奠可也。君弔大夫。主人踊畢。對君而奉設奠可也。命之反奠乃反奠。君命之反設奠。乃反設奠。君於大夫疾。三問

之。在𣩵三徃焉。三泣者。所以致君之設勤也。大夫於士。降設以兩。尊卑之序也。君弔則復𣩵服。鄭玄注復反也。及其

未𣩵未成服之服。新君事也。謂臣喪既𣩵後。君乃始來弔也。復或爲服。孔頴達䟽君弔至殯服。 正義曰。謂臣喪大歛與殯之時。君有故不得來。至

𣩵後主人已成服。而君始來弔。主人則復殯服者。復。反也。𣩵服。謂𣩵時未成服之服。主人于時反復。此服新君之事。其服則苴絰免布深衣也。不散

帶。故小記云。君弔雖不當免時也。主人必免不散麻。注云。爲人君變。貶於大。歛丧之前。既啓之後也。陳澔集說大夫則奠至拜稽顙。 若君所臨。是大

夫喪則踊畢。即釋此殷奠于殯可也。若是士喪。則主人卑不敢留君待奠。故先出俟于門。謂君將去也。君使人命其反而奠。乃反奠。奠畢。主人又先

俟于門外。君去即拜以送也。奠畢出俟。大夫與士皆然。 君於大夫至復𣩵服。 𣩵後主人已成服。而君始來弔。主人則還著𣩵時未成服之服。蓋

苴絰免布深衣也。不散帶。故小記云。君弔雖不當免時也。主人必免。不散麻。一則不敢謂君之弔後時。又且以君來。故新其禮也。黄震日抄大夫則

奠至復殯服。明君來弔士。與大夫禮不同。彭氏纂圖註義君於大夫疾至在殯壹徃焉。以三以壹。則以多少爲𨺚。殺之節。餘同前注䟽 {{{caption}}}






夫人弔於大夫士。主人出迎于門外。見馬首。先入

門右。夫人入升堂即位。主婦降自西階。拜稽顙于

下。夫人視世子而踊奠如君至之禮。夫人退。主婦

送于門内。拜稽顙。主人送于大門之外。不拜。鄭玄注視

世子而踊。世子從夫人。夫人以爲節也。世子之從夫人位。如祝從君也。孔頴達䟽夫人至不拜。 正義曰。此一經明夫弔臣禮。 先入門右者。門亦

大門也。謂孝子迎君之妻禮。亦如迎君禮也。 夫人入升堂即位者。亦升阼階西鄉如君也。 主婦降自西階拜稽顙于下者。主婦臣妻也。旣夫人

來弔。故婦人爲主人。當夫人升堂即位時。而主婦從西階而下拜稽顙於堂下。如男主也。 夫人視世子而踊者。世子夫人之世子。隨夫人來也。夫

人來弔。則世子在前道引。其禮如祝道君也。 其如君至之禮者。亦先戒乃具殷奠。夫人即位哭後。主婦拜竟。而設奠事。如君弔禮者。若士則亦主

人先出而聽命反奠也。 夫人退。主婦送于門内拜稽顙者。門寢門也。婦人迎送不出門。故夫人去於路寢門内而拜送之。而不拜迎。而拜送之義

與君同也。 主人送于大門之外不拜者。亦如送君也。而不拜者。喪無二主。主婦已拜。故主人不拜。衛湜集說金華應氏曰。君臣之際。猶家人也。君

於外内婦旣殯徃。夫人於大夫士之家。亦徃弔之。然蓋弔内子士妻之禮。亦在其中矣。主人迎而先入門右。夫人升而自阼階。待夫人猶待君也。主

婦拜稽顙于下。執妾禮猶臣禮也。夫人之行。世子實待之。世子視祝而踊。夫人則視世子而踊也。退則送于門外。婦人迎送不下堂。而特至門者。爲

所尊變也。其來也。主人迎于門外。送亦如之。所以代主婦而伸敬也。門外者。男子之所有事。婦人迎送不出門。雖對所尊而不敢變也。古之君臣。猶

一體也。頭目手足疾痛慘楚。彼此無不相應。君臣猶一家也。父兄子弟。言凶休戚。上下無不相關。視之如一體。故疾則君三問再問。喪則君或撫或

踊。真若吾手足之虧折焉。視之如一家。故君喪則大夫士位乎東。世婦士妻位乎西。不翅父兄之痛也。及臣之有故。則君視之。夫人視之。世子視之。

真若子弟之失亡焉。然諸婦之至君所。惟喪祭爲然。詩曰。讀宰君婦。廢徹不遲。諸侯非問疾弔喪則不入諸臣之家。夫人之行。必與世子偕。其動也

不苟矣。鄭氏曰見前注。孔氏曰見前䟽。陳澔集說夫人弔。則主婦爲喪主。故主婦之待夫人。猶主人之待君也。世子。夫人之世子也。夫人來弔。則世

子在前道引。其禮如祝之道君。故夫人視世子而踊也。主人送而不拜者。喪無二主。主婦已拜。主人不當拜也。黄震日抄此大夫士之妻送迎夫人

禮。大夫。君不迎于門外。入即位于堂下。主人北靣

衆主人南靣。婦人即位于房中。若有君命。命夫命

婦之命。四鄰賔客。其君後主人而拜。鄭玄注入即位於下。不升堂而立阼

階之下。西面下正君也。衆主人南面於其北。婦人即位於房中。君雖不升堂。猶辟之也。後主人而拜者。將拜賓使主人陪其後。而君前拜。不俱拜者。

主人無二也。陸德明音義下正。户嫁反。孔頴達䟽大夫至而拜。 正義曰。此一節明大夫君之禮。不迎于門外者。貶於正君。謂大夫下臣稱大夫爲

君。故曰大夫君也。入即位于堂下者。阼階下也。大夫君入寢門。不得升堂。乃即阼階下位而西。鄉也。 主人北面者。主人適。子也。其君旣即阼階下

位。故過。于辟之位所以在君之南北面也。 農主人南面。婦人即位于房中者。婦人之位在堂。其君旣來。故婦人並爲位于東房中也。然此言婦人

即位房中。非止大夫之君。亦總正君來。禮如此也。又不言大夫之君妻來者。當同夫人禮也。又前君臨大。歛云主婦尸西不言。辟者。大。歛衰深。故不

辟君。今旣𣩵後。哀。殺故。辟也。亦與前互也。 若有君命命夫命婦之命。四鄰賔客。其君後主人而拜者。若當此大夫君來弔時。或有其本國之君命。

或有國中大夫命婦之命。或有昔經。使四鄰之國卿大夫遣。使來弔。若或有此諸侯在庭。則此大夫之君。代主人拜命。及拜諸賓也。所以爾者。喪用

尊者拜賔故也。君雖代爲主拜賔。而猶不敢同於國君。專代爲主。故以主人陪置君之後也。主人在君後而拜。謂君先拜。主人後拜也。 注婦人至

二也。 正義曰。婦人即位於房中者。東房中。云君雖不升堂猶。辟之也者。以婦人合在尸西東面。君來升堂。婦人。辟之在房中。今大夫君来。雖不升

堂。婦人猶。辟之於房中也。然案未大。歛之前。君雖來。主婦猶在尸西。其旣殯已後君來。雖不顯婦人之位。今此大夫君云婦人即位房中。明正君旣

殯而來。婦人亦即位房中也。故云猶。辟之。云而君前拜不俱拜者。主人無二也者。以經云其君後主人而拜。是君在前。主人在後。又君拜在前。主人

拜在後。是主人立與拜皆在君後。不與君同時拜。君旣爲主。當推君在前。故云主人無二也。陳澔集記大夫之臣。亦以大夫爲君。故曰大夫君也。言

此大夫君之弔其臣喪也。主人不迎于門外。此君入而即堂下之位。位在阼階下西向。主人在其位之南而北面也。此大夫君來弔之時。若有本國

之君命。或有國中大夫及命婦之命。或鄰國卿大夫遣使來弔者。此大夫君必代主人拜命及拜賔。以喪用蒓者主其禮故也。然此君終不敢如國。

君專代爲主。必以主人在。已後。待此君拜竟。主人復拜也。 石梁王氏曰。後主人者。已在前拜。使主人陪後。







永樂大典卷之七千四百六十一 {{{caption}}}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