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萬二百八十七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三百九
卷之一萬三百一十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三百九  二紙

洪武正韻想姊切。殂也。殁也。終也盡也禮記。死者。澌也。言若冰釋澌然而盡也。說文作死。今文作死。周禮疾醫注。少曰死。老曰終。許慎說

文。澌也。人所離也。从㱑从人。凡死之屬皆从死。息姊切。古文死如此。臣鍇通釋澌。冰盡也。息似反。古文死如此。臣鍇曰。古歹字。劉熈釋名

人始氣絶曰死。死。澌也。就消澌也。漢以來謂死為物故。言其諸物皆就朽故也。顧野王玉篇神盡也。古文張參五經文字死從人。今經典乆相承

從也。丁度集韻古作。鄭樵六書畧人之残也。或曰从匕聲。會意吳棫韻補叶音。息利切太玄裝首。裝無讎禍且至也。季仲播軌送其死也。裝于昏

尚可避也。又叶音。小禮切。屈原天問。天式從横陽離爰死。大鳥何鳴。夫焉䘮厥體。今讀訛戴侗六書故息止切。。从从而也。韓道昭五音類

聚芦。。並古文五音類聚音死古文楊桓六書統心毋。魂散魄墜而氣絶也。从从人。。歛也。統注#隷死訛。或从。上古厚衣以薪也

熊忠韻會舉要商次清次音。當作𣦸趙謙聲音文字通𣦸。心子切。人澌歾所以離也。从人歺。為意。俗隷作死非。凥古文从人尸。爲意韻會定正字切

斯已。斯篆新鮮死。書並古論語古孝經 寳帶篆姚敦臨二十四體篆

{{雙行註文|鼎古並楊鈞鍾鼎集韻公緘師䛼秦泰山石

{{雙行註文|刻並石經 古孝並古老子杜從古集篆古文韻海

並徐鉉 隷篆韻書老子銘見洪遵漢隷分韻孔宙碑見並 眞漢隷字源書

{{雙行註文|卿趙子 行昂書黄庭米草芾書

王羲之 王獻張錦鮮于

總叙爾雅崩。薨。無禄。卒。殂落。殪。死也。邢萬䟽釋曰。此皆死之别稱也。曲禮云。天子死曰崩。諸俠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禄。庻人曰死

鄭注云。異死名者。為人褻云無知。若猶不同然也。自上顛壞曰崩。薨韻壞之聲。卒。終也不禄。不終其禄。死之言。澌也。精神澌盡也。又曰。壽考曰卒。短

折曰不禄。鄭注云。禄。謂有德行任為大夫士。而不為者。老而死。死大夫之稱。少而死。從士之稱。此云無禄者。即彼之不禄也。殂落者。李巡曰。殂落。竟

死之稱。郭云古者死亡。尊卑同稱耳。故尚書堯曰殂落。舜曰陟方乃死者。皆虞書舜典文也。謂之殂落者。盖殂為徃也。言人命盡而徃落者。若草木

禁落也。殪者。案隠九年左傳云。裏戎師前後撃之。盡殪。柱注云。殪。死也。禮記曲禮上曰。天子曰崩。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禄。庻人曰死。鄭玄注

曰。山巔壞曰崩。薨。崩之聲也。卒。終也。不禄。不充其禄也。死之言。澌也。精神澌盡也。死寇曰兵異於凡人當饗禄其後也。壽考曰卒。短折曰不禄。老而

死。從大夫之稱。少而死。從士之稱也。春秋說題辭天子曰崩。崩之為言殞也。諸侯稱薨。薨之為言奄然而亡。大夫曰卒。精輝終卒。卒之為言絶。絶於

邦也。士曰不禄。失其忠也。不禄之言削名章也。庻人曰死。魂魄去心。死之為言。精爽窮也。五經通義曰崩薨從何王以來乎。曰從周。何以言之。尚書

曰放勲乃殂落。舜曰陟方乃死。武王旣王。是以知武王以前未稱崩薨也。至成王太平。乃制崩薨之著。尚書曰翌日乙丑成王崩。釋名曰。漢以來謂

死為物故。言其諸物皆就朽也。論語子罕篇。子疾病。子路使門人為臣。病間曰。乆矣哉。由之行詐也。且予與其死於臣之手也。無寧死於二三子之

手乎。且予縱不得大葬。子死於道路乎。 季路曰敢問死。曰未知生。焉知死。劉向說苑子貢問夫子。人死有知。將無知也。孔子曰吾欲言死人有知

也。恐孝子妨生以送死也。吾欲言死人無知也。恐不孝子孫棄親不葬也。賜欲知人死。有時將無知也。死徐自知之。猶未晚也。 又曰莊子之楚。見

窮髑髏。髐然有形。檄以馬捶。因而問之曰。夫子貪生失理。而為此乎。將子有亡國之事。鐵鉞之許。而爲此乎。於是語卒。援髑髏枕而卧。夜半髑髏見

夢曰。子之談者似辯士諸子所言。皆生人之累也。死則無。此矣子欲聞死之說乎。莊子曰然。髑髏曰死無君於上。無臣於下。亦無四時之事。縱然以

天地爲春秋。雖南面王樂不能過也。無能子無憂篇。夫人大惡者死也。形骸不摇而偃者也。夫形骸血肉耳目不能虛而靈。則非生之具也。故不待

不摇而偃。則曰死。方摇而趨。本死矣。所以摇而趨者。憑於本不死者耳。非能自摇而趨者。形骸本死。則非合死非合死。無死矣。死者。人之大惡也。無

死可惡。則形骸之外。何足汨吾之至和哉。史記曰范雎說秦昭王曰。夫以鳥獲任鄙之力。荆成孟賁許慎曰。荆成。勇士也。孟賁。衛人。慶忌夏育之勇

焉。而死者人之所必不免也。程氏遺書死者不可謂有知。不可謂無知。上蔡語録余問死生之說。謝子曰。人死時氣盡也。曰有鬼神否。謝子曰。余當時

亦曹問明道先生。明道曰。待向你道無來。你怎生信得。及待向你道有來。你但去尋討看。謝曰此便是荅厎語。又曰横渠說得來别。這箇便是天地

間妙用。湏是將來做箇題目入思議始得。講說不濟事。曰沉魂滯魄影響底事如何。曰湏是自家看得破始得。張亢郡君化去。嘗來附語。亢所知事

皆能言之。亢一日方與道士圍碁。又自外來。亢欲接之。道士封一碁子。令將去問之。張不知數。便道不得。乃曰許多時共你做夫婦。今日却信一道

士胡說。我今後更不來。又如紫姑神。不識字底把着寫不得。不信厎把着寫不得。推此可以見矣。曰先王祭享鬼神則甚。曰是他意思别。三日齋。五

日戒。求諸隂陽四方上下。盖是要集自家精神。所以格有廟必於萃與渙言之。如武王伐啇。所過名山大川致禱。山川何知。武王禱之者以此。雖然。

如是以為有。亦不可。以為無。亦不可。這裏有妙理。於若有若無之間。湏斷置得去始得。曰如此却是鶻突也謝子曰不是鶻突。自家要有便有。自家

要無便無始得。鬼神在虛空中辟塞滿。觸目皆是。為他是天地間妙用。祖考精神便是自家精神。知命雖淺近。也要信得及。將來做田地。就上靣下

工夫。余初及第。年歲前夢入内庭。不見神宗。而太子涕泣。及釋褐時。神宗晏駕。哲廟嗣位。如此事直不把來草草看。却萬事眞實有命。人力計較不

得。吾平生未嘗干人。在書局亦不謁執政。或勸之。吾對曰。他安能陶鐵我。自有命在。若信不及。風吹草動。便生恐懼憂喜。枉做却閑工夫。枉用却閑

心力。信得命及。便養得氣不折挫。朱子語録劉用之云。人之禱天地山川。是以我之有感彼之有。子孫之祭祖先。以我之有感他之無。文公曰。神祗

之氣。常伸而不已。人鬼之氣。則消散而無餘矣。其消散亦有乆速之異。人有不伏其死者。所以旣死。而此氣不散。為妖為怪。如人之凶死。及僧道之

人。旣死而不散。僧道務養精神。所以凝聚不散。若聖賢則安於死。豈有不散而為神恠者乎。如黄帝。堯。舜。不聞其旣死而為靈恠者也。嘗見輔漢卿

說。某人死。其氣温温然薰蒸滿室。數日不散。是他氣盛。所以死時如此劉元城死時。風雷轟于正寢。雲霧晦冥少頃辨色。而公已㟨坐薨矣。他是甚

麽様氣魄。或曰莫是元城之忠。感動天地之氣否。文公曰。只是元城之氣自散耳。他養得此氣剛大。所以散時如此。祭義云。其氣發揚于上為昭明。

焄蒿悽愴。此百物之精也。此數句說盡了。人死時。其魂氣發揚于上。昭明。是人死時自有一般光景。焄蒿。即前云温温之氣也。悽愴。是一般肅然之

氣。令人悽愴。如漢武帝時。神君來則風肅然者是也。此皆萬物之精。既死而散也。晦庵續録問有人死而氣不散者。何也。曰他是不伏死。如自刑自

害者。皆是未伏死。又更聚得這精神。安於死者。便自無。何曾見堯舜做鬼來。 曾見人說。有人死。其室中皆温煖。便是氣之散。禮記云。其氣發揚于

上為昭明。焄蒿悽愴。此百物之精也。昭明。是精光。焄蒿是煖氣。悽愴。是慘栗者。如漢書李少君招魂云。其氣肅然。 死而氣散。泯然無迹者。是其常

道理。恁地有託生者。是偶然聚得氣不散。又怎生去凑著那生氣便再生。然非其常也。伊川云。左傳伯有為厲。又别是一理。自古

有死識遺。世俗惑佛老者期不死復生。然孔子曰。自古皆有死。老子曰。人生大期。以百二十年為節度。釋氏經云。天地及日月。時至

皆歸盡。况天裂星隕。郡䧟谷遷。沙漠遺滄海之蹤。嵓穴著螺蚌之窟。乾坤且有毁時。人欲乆不死。理乎。後世方士言黄帝老聃例不死。余考易大。傳

言神農黄帝堯舜氏沒。而黄帝葬橋山。莊子述老聃死。秦失弔之。而鄠縣柳縣。各有老子墓。故近時劉潜夫詩云。無藥可延黄帝壽。有人曾哭老聃

來。則黄帝鼎湖攀龍之事。老子青鹿上升之說。何徃非幻。又釋迦云。我今背痛。將入𣵀槃。經云佛於桑樹下右脅側卧而化。老子化胡經云。周匡王

五年。佛七十九歲。死於拘尸那城。雙林木下。葬於回鹿山。他如彭祖七百。偓佺千歲。例以歲紀。亦同歸於盡而已。况其事不經見。皆寓言稗說之録

乎。禮外傳曰。壽者百二十。過此不死。為失期。為妖恠。然則秦皇漢武。殆未知失歸之恠也。唐牛僧孺曰。人以得其死為壽。兵為力死。刑為獄死。不耕

織為餒死寒死老無依。病無託為孤死。舍是皆可言壽。老子亦曰死而不亡者壽。則必可傳。雖死猶生也。人誰無死

古今事通韓玉温甫燕人。擢第為鳳翔判官。北兵圍燕。夏人䧟邊州。玉募兵屯華亭。敗夏人。因移檄關中。略云人誰無死。有臣子之當為。事至于今。

忍君親之弗顧。勿謂百年身後。虛名一聽史臣。只於今日目前。何顔以居人世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富貴功名。當自致耳。或誣玉有異志。收死獄中

士夫憤惜之。物老則死老君中經曰人之年壽。終竟自死矣。何以言之以其不堅守神故也。譬猶萬物之生。非欲

求死。但自然枯槁死耳 安死吕氏春秋曰古之人非無寳也。其所寳者異也。孫叔敖疾將死。戒其子曰王數封我矣。吾不受也。孫

叔敖。楚大夫蔿賈之子。莊王之令尹也。為我死。王則封汝。必無受利地人所貪利之地。楚越之間。有寢之丘者。此其地不利。人不利之而名甚惡惡

謂名丘也。荆人畏鬼。而越人信禨。言荆人畏鬼神越人信吉凶之禨祥。此地名丘。畏惡之名終不利也。可長有者其唯此也。唯獨也孫叔敖死。王果

以美地封其子。而子辭。請寢之丘。故至今不失。孫叔敖之知。知不以利為利矣。知以人之所。惡為己之所喜。此有道者之所以異乎俗也。衆人利利。

孫叔敖病利。故曰所以異於俗也。五員亡。荆急求之。登太行而望鄭曰。盖是國也。地險而民多知。登。升也。太行。山名。處則未聞多知將問所以自竄

也。其主俗主也不足與舉。卑猶謀也。俗王不肖凡君去鄭而之許。見許公而問所之。許公不應東南嚮而唾。欲今之吳也。五員載拜受賜曰知所之

矣因如吳。過於荆至江上欲涉。涉渡。見一丈人。丈人。或孝稱也刺小船方将漁。從而請焉。丈人度之絶江。絶過問其名族族。姓。則不肯告。大人不肯

告觧其劎以予。一作獻。丈人曰。此千金之劎也。願獻之獻。上也丈人。丈人不肯受。曰荆國之法。得五員者。爵執圭。禄萬儋。金千鎰。昔者子胥過吾猶

一作尚不取。執圭。周禮侯執信圭。言爵之為侯也。萬儋。萬石也。金千鎰二十兩為一鎰不取子胥以受賞也。故曰我何以欲子之千金劎今我何一

作曷。以子之千金劎為乎。五員過於吳。過猶至也。使人求之江上。則不能得也每食必祭之。祝曰江上之丈人。天地至大矣。至衆矣將奚不有為也。

而無以為為矣。何不有為。言無不為也。江上丈人。無以為矣。無以為乃大有於五員也。故曰而無以為也。而無以為之。名不可得而聞。聞知也。身不

可得而見。求之江上。不能得也。其惟江上之丈人乎。宋之野人。耕而得玉。獻之司城子罕。子罕不受。司城。官名。野人請曰。此野人之寳也。願相國為

之賜而受之也。子罕曰。子以玉為寳。我以不受為寳。故宋國之長者曰。子罕非無寳也。所寳者異也。今以百金與搏黍以示兒子。兒子。小兒。兒子必

取搏黍矣。以和氏之璧與百金以示鄙人。鄙人必取百金矣。以和氏之璧道德之至言。以示賢者。賢者必取至言矣。其知彌精。其所取彌精。其知彌

觕其所取彌觕。精。微妙也。觕。麤䟽也。知死樂庵語録先生自㓜講明道學。中年以後。絶欲清修。於崑山南。架屋數間。號樂庵。時徃來

其間。焚香酌茗。與諸子及門弟談道德性命之學。淳熈戊戌夏。微覺不喜食。即徃樂庵。諸子侍旁。時女兄亦求問疾。先生曰。某將老死。姊無庸憂人

之死生如晝夜。生處便是死䖏。死䖏便是生䖏。若恁地理會得。又那得生死。語竟即取紙數十幅為手簡徧别親舊。作遺訓六事以示諸子。云皆吾

治命。不得違戾。吾平生性命道德之學。治亂安危之策。不獨載諸空言。亦粗見之行事。今既永訣。豈容緘默。戲說偈曰。竿木隨身得自由應緣已畢

復何求。翛然來徃等孤鴈。影落寒潭迹不留。書訖。且語諸子曰。吾本欲便徃。為天氣不爽。姑少留以俟月上。及夜。沐浴遂冠櫛起坐。精神自若。了無

欠伸意。至二皷而逝。是夕風月清美。如陽春髙秋。天宇湛然。萬籟沉寂。不類人境。識者知先生之逝。决非與萬物同盡者。先是。語監征王琛曰。吾

可漏子已有頃放䖏矣。豈非先知者耶。先生平日劇談道學。每語諸公。看我臘月三十日。好好做箇散場。聞者憮然。至是乃相與歎服。

人死莊子應帝王篇。列子與神巫季咸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嘻子之先生死矣。弗活矣。不以旬數矣。吾見恠焉。見濕灰焉。列子人

泣涕沾襟。以告壺子。壺子曰。嚮吾示之以地文萌乎。不震不正。是殆見吾杜德機。 夢奠知死禮記檀弓孔子蚤作。

負手曳杖。消摇於門。歌曰泰山其頽乎。梁木其壞乎。哲人其萎乎。夏后氏殯於東階之上。則尤在阼也。殷人殯於兩楹之間。則與賔主夾之也。周人

殯於西階之上。則尤賔之也。而丘也。殷人也子疇昔之夜。夣坐奠於兩楹之間。夫明王不興。而天下其孰能宗予。予殆將死也。寢疾七日而殁矣。

遺書知死漢書司馬相如既病免。居茂陵。天子曰相如病甚。可徃悉取其書。使者徃而相如死。妻曰。長卿未死時。有

一卷書。曰有使者求書。奏之。乃遺箚言封禪事誦經期死酉陽雜俎荆州百姓何軫妻阿劉。事何軫鬻販為業。妻劉

氏少斷酒肉。常持金剛經。先焚香像前。願年止四十五。臨終心不亂。先知死日至。大和四年冬。四十五矣。悉捨資装供僧。欲入歲假。遍别親故。何軫

以為病魅。不信。至歲除日。請僧受八關沐浴。易衣獨䖏一室。趺坐髙聲念經。及辨色悄然。兒女排室入中看之。已卒。頂熱灼手。何軫以僧禮葬。塔在

荆北郭。夢詩知死宋江少虞類苑陝郊魏䖏士野。蒲中李昭君瀆。乃中表也。俱有髙節。以吟詠相善。野於東郊鑿

室方丈。䕃以脩竹泉流。其前白樂天洞。瀆結茅中條之隂。曰浮雲堂。皆有瀟洒之趣。每乘興相過。賦詩飲酒。累日乃去。一日瀆過野曰。前夕恍惚如

夢中。床下有人曰。行到水窮䖏。未知天盡時。即正悮曰。盍云坐看雲起時。對曰此浮雲安能起耶。瀆水命。此必死期。故來訪别。還家未幾卒。 蜀人

任玠温如晚寓寧州府宅。一夕夣一山叟貽詩曰。故園路逺歸去來。玠和之曰。春風天逺望不盡。旣覺自笑曰。吾其死乎。數日不疾而逝。

猿知死三國蜀志鄧芝為大將軍。見猿抱子在樹上。引弩射之。中猿母。其子為㧞箭。以木葉塞創。芝乃歎息㧞弩水中。以傷

物性。自知當死。遂卒。診脉知死宋通鑑長編萬適。苑丘人。以翰林學士韓丕舉赴京師。及命為梁縣主簿。始受命。太

醫趙自化恠其色變。為診脉曰。君將死矣。適猶勉赴朝謝。舉止山野。人皆笑之。後數日果卒。 心痛知父死

南郡新書裴敬彝父為王典所殺。敬彝時在城。忽自覺流涕不食。謂人曰。我大人凡有痛䖏。吾即不安。今日心痛。手足皆廢。事在不測。遂歸覲。父

果已死。先知死期事文類聚後漢博士郭鳳。好圖讖。先自知死期。令弟子市棺之具。至其日而終預知

死期夢溪筆談張忠定。少時謁華山陳圖南。遂欲𨼆居華山。圖南曰。佗人即不可知。如公者吾當分半以相奉。然公方有官職。未可

議此。其勢如失火家待君救火。豈可不赴也。乃贈以一詩曰。自吳入蜀是尋常。歌舞筵中救火忙。乞得金陵養閑散。亦湏多謝鬢邊瘡。始皆不諭其

言。後忠定更鎮杭益。晚年有瘡發于頂。後治不差。遂自請得金陵。皆如此詩言。忠定在蜀日。與一僧善。及歸。謂僧曰。君當送我至鹿頭。有事奉託。僧

依其言至鹿頭關。忠定出一書封角。付僧曰。謹收此。後至乙卯年七月二十六日。當請於官司。對衆發之。慎不可私發。若不待其日及私發者。必有

大禍。僧得其書。至大中祥符七年歲乙邜。時凌侍郎策帥蜀。僧乃持其書詣府。具陳忠定之言。其僧亦有道者。凌信其言。集從官共開之。乃忠定眞

容也。其上有手題曰。詠當血食於此。後數日得京師報。忠定以其年七月二十六日捐館。凌乃為之築廟於成都。蜀人自唐以來嚴祀韋南康。自此

乃改祠忠定至今。 知道者苟未至脫然。隨其所得淺深。皆有效驗。尹師魯自直龍圖閣謪官。過梁下。與一佛者談。師魯自言以静退為樂。其人曰

此猶有所係。不若進退兩忘。師魯頃若有所得。自為文以記其說。後移鄧州。是時范文正公守南陽。少日師魯忽手書與文正别。仍囑以後事。文正

極訝之。時方饌客。掌書記朱炎在坐。炎。老人好佛學。文正以師魯書示炎曰。師魯遷謪失意。遂至乖理。殊可恠也。宜徃見之。爲致意開譬之無使成

疾。炎即詣尹。而師魯已沐浴衣冠而坐。見炎來道文正意。乃笑曰。何希文猶以生人見待。洙死矣。與炎談論頃時。遂隱几而卒。炎急使人馳報文正。

文正至。哭之甚哀。師魯忽舉頭曰。早已與公别。安用復來。文正驚問所以。師魯笑曰。死生常理也。希文豈不達此。又問其後事。尹曰。此在公耳。乃揖

希文復逝。俄頃。又舉頭顧希文曰。亦無鬼神。亦無恐怖。言訖。遂長徃。師魯所養至此。可謂有力矣。尚未能脫有無之見。何也。得非進退兩忘猶存胷

中歟。 吳人鄭夷甫。少年登科第。有美才。嘉祐中。監髙郵軍稅務。嘗遇一術士能推人死期無不驗者。令推其命。不過三十五歲。憂傷感歎。殆不可

堪。人有勸其讀老莊以自廣。乆之。潤州金山一僧端坐。與人談笑間。遂化去。夷甫聞之。喟然嘆曰。既不得壽。得如此僧。復何憾哉。乃從佛者授首楞

嚴經。徃還吳中。歲餘忽有所見。曰生死之理。我知之矣。遂釋然放懷。無復芥蒂。後調封州判官。預知死日。先期旬日。作書與交游親戚叙訣。及次叙

家事備盡。至期。沐浴更衣。公舍外有小園面溪。一亭潔飾。夷甫至其間。親督人洒掃。及焚香。揮手指畫之間。屹然立化。家人奔出呼之。已立僵矣。亭

亭如植木。一手猶作指畫之状。郡守而下。少時皆至。民觀者如墻。明月乃就歛。髙郵崔伯易為墓誌略叙其事。余與夷甫逺親。知之甚詳。士人中。盖。

未曾有此事。事文類聚宋張乖崖。少與逸人傅霖同學。公既顯達。求霖三十八年不可得。作憶霖詩云。寄語巢由莫相笑。此生中不羡軽肥。晚年守

宛丘。有被褐騎驢。扣門大呼曰。語尚書。青州傳霖。閽吏走白。公曰。傳先生天下士。汝何人敢呼姓名。霖笑曰。别子一世。尚爾童心。是豈知世間有我

哉。公問昔何隱而今出。霖曰。子將去矣。來報子爾。公曰。詠亦自知之。霖曰知復何言。後一月。公薨。 熈寧十年夏。康節感徵疾。氣日益耗。神日益明。

笑謂司馬温公曰。雍欲觀化一巡如何。温公曰。先生未應至此。康節笑曰。死生亦常事耳。張横渠先生喜論命。來問疾。因曰先生論命否。當推之。康

節曰。若天命則已知之矣。世俗所謂命。則不知也横渠曰。先生知天命矣。載尚何言。程伊川曰。先生至此。他人無以為力。願自主張。康節曰。平生學

道。豈不知此。然亦無可主張。時康節居正寢。諸公議後事於外。有欲葬近洛城者。康節已知。呼伯温入。曰諸公欲以近城地葬我不可。當從伊川先

塋耳。七月初四大書詩一章。曰生于太平世。長于太平世。死于太平世。客問年幾何。六十有七歲。俯仰天地間。浩然獨無愧。以是夜五更。捐館

預營死事猗覺寮雜記杜預自表營首陽之南。為將來兆域。取制於邢山鄭祭仲之墓。陶淵明自作挽詞。自祭文。杜

牧之。白樂天。辛秘。李栖筠。王績。嚴挺之。柳子厚。皆自撰墓誌。盧照鄰。李適。司空圖。自作墓衛大經自鑿墓。自為誌。顔魯公在蔡州。度必死。乃作遺表

墓志祭文。謂之達亦可。謂之近名亦可。䖏死若魯公可也。知死後佳甚避囂録葉衡罷相歸金華。一日忽忽

不樂。問安曰。某且死無所恨。未知死後佳否耳。一士在下座。作而對曰。佳甚。問何以知。曰使死而不佳。皆逃歸矣。一死不反。是以知其佳也。皆笑。明

年葉薨。 陟方乃死書舜典。五十載陟方乃死。瓮牖閑評書曰五十載陟方乃死。陟方猶言升遐耳。既曰陟方。又曰

乃死。何也故傳書者。以乃死二字為注。誤寫為正文。殂落。亦死也。堯典曰。舜乃殂落。而揚子法言又云。黄帝堯舜殂落而死。則是不可曉矣。

終化而死羅泌路史發揮易之名篇。終化而死。神之易也。八百而死類說艾子見老

姥衣衰麄之服。哭甚哀。艾子曰。嫗夫誰也。曰彭祖。艾子曰彭祖壽八百而死。固不為短。可以無恨。嫗曰吾夫壽八百誠無恨。然又有壽九百而不死

者。豈不恨耶。後天而死太平廣記周昭王夢羽人與以藥。名曰續脉明丸補血精散。王請以此藥貯以玉缶。緘以

金繩。以之塗足。則飛天地之外。從於尋常有得服之。後天而死不臘而死唐柳宗元文集司馬凌君誌。凌凖告刺史

崔君曰。余嘗學黄帝書。切脉視病。今余肝伏以濇。腎浮以代。將不臘而死審矣。後如其言。掩靣而死左傳哀公十六

年。楚白勝在吳。子西欲召之。葉公曰。吾聞勝也詐而亂。無乃害乎。子西曰。吾聞勝也信而勇。不為不利。舍諸邊境。使衛藩焉葉公曰。周仁之謂信。率

義之謂勇。吾聞勝也好復言而求死士。殆有私乎。復言非信也。期死。非勇也子必悔之。弗從召之。使䖏吳境為白公。後與石乞作亂。殺子西子期于

朝。而劫惠王。子西以袂掩靣而死。慙於葉公閉口而死左傳哀公晋荀瑶帥師圍鄭入郛酅。魁壘賂之以知政。閉

其口而死。吞舌而死燕丹子田光謂荆軻曰。盖聞士不為人所疑。太子送光之時。言此國事願勿洩。此疑光也。是疑

而生于世。光所羞也。向軻吞舌而死接踵而死史記仲尼原子傳。勾踐謂子貢曰。孤不料力與吳戰。困於會稽。日夜

焦唇乾舌。徒欲與吳王接踵而死。倒立而死唐書隱峯傳。峯於五臺金剛窟倒立而死亭亭然如植。屹定如山。併

力不動。峯妹為尼。咄之曰。老兄昔為不循法律。死且熒惑於人。乃以手輕攘。僨然而仆。峯遺一頌曰。獨弦琴子為君彈松柏長青不怯寒。金礦相和

性自别。任向君前試取看。温州府志尼玄機。温之瑞安人宿覺女弟唐咸通間築庵大日山。叅雪峰禪師。言下契悟後住淨居寺。倒立而化。宿覺喝

之曰。汝生也顛倒。死也顛倒。乃仆後一夕。大雷電龕不見。尋之則在大日巖竇。有圓明歌傳于世。 朝聞夕死

朝聞道。夕死可矣。宏齋弊帚藁朝聞夕死說。朝聞道夕死可矣。何謂也。謂道重於死乎。非也。死乃道也。離道而論死者。非惟不知死。眞不知道。夫道

也者。圓神而無方也。通活而無固也。運行而無留也。周回而無𠋣也屢遷而無居也。變化而無常也。混浩流轉於宇宙間。而不可窮者也。為動靜。則

動必有靜。而靜復為動。為徃來。則來必有徃。而徃復為來。為進退。則進必有退。而退復為進為闔闢。則闢必有闢。而闔復為闢。為盈虛則盈必有虛。

而虛復為盈。為屈伸。則伸必有屈。而屈復為伸。為消長。則長必有消。而消復為長。為出入。則出必有入。而入復為出。此一機也。其混浩流轉。豈有窮

哉。然則生必有死。而死復有生。豈有他哉。即此道在宇宙間。所以動靜。徃來。進退。闔闢。盈虛。屈伸。消長。出入者。之為也。易之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

說者。正此之謂乎。夫不曰生死。而曰死生。以死復有生。無停息也不曰要終。而曰反終。以終還為始。非斷絶也。故原其始之生。則必有終之死。而知

死之說矣反其終之死。則復為始之生。而知生之說矣。此死生者所以非為人小己之私。乃為道大化之公也。生非人之生。道實生之。死非人之死。

道實死之。生者道而死亦道。則生死何與我。而我何私為之好惡哉。生固所可好也。若必惡死是。惡道也。而可乎。故生於道。而朝有聞焉。即亦死於

道而夕即可焉。生亦猶朝也。死亦猶夕也。一日之運。有朝必有夕。百年之運。有生必有死道如是故也。故死生者。晝夜之道。知晝夜之道。即知朝夕

之道矣。彼二氏者。豈知此哉。夫寂必有感。死必有生者。道也。釋氏乃欲寂滅而無生。曾不知樂於寂滅。則道絶矣。無生。猶有夜而無晝也。靜必有動

生必有死者。道也。老氏乃欲清靜而長生。則道膠矣。長生猶有晝而無夜也。有是道乎。夫死生終始。實大道大化之運。如環無端者也。使生而無死。

死不復生。始而無終。終不復始。則道為有窮而非道矣。所謂生生之易者。正以其生生不已也。未知生。焉知死者。生猶死也。事死如事生者。死猶生

也。易之反覆上下而變通不窮者此道而已。不然。乾坤毁。則無以見易。易不可見。則乾坤或幾乎息矣。二氏者。盖皆以生死為一身之私。而不知此

道之公耳。生我死我。一聽於道。何不可之有。要必洞然於中。而無秋毫之疑。庻乎時至而能死也夫易簀而死

檀弓。曾子寢疾病。樂正子春坐於牀下。曾元。曾申。坐於足。童子隅坐而執燭。童子曰華而皖。大夫之簀與。子春曰止。曾子聞之。瞿然曰然。斯季孫之

賜也。我未之聞能易也。元起易簀。曾元曰夫子之病革矣。不可以變。幸而至於旦。請敬易之。曾子曰。爾之愛我也不如彼。君子之愛人也以德。細人

之愛人也以姑息。吾何求哉。吾得正而斃焉斯已矣。舉扶而易之。反席未安而殁。結纓而死春秋左氏傳哀公十

五年。孔子在魯。子路為衛孔悝家臣。莊公因孔姬以入于孔氏。迫孔悝强盟之。遂劫以登臺。欒寧將飲酒。灸未熟。聞亂。使告子路。召獲駕乘車行爵

食灸。奉出公以奔魯。子路將入。遇子羔將出。曰門已閉矣。子路曰。吾姑至焉。子羔曰。弗及。不踐其難。子路曰。食焉不避其難。遂出。子路入及門。公孫

敬問焉曰。無入為也。子路曰。是公孫也求利焉而逃其難。由不然。利其禄。必救其患。有使者出乃入。曰太子焉用孔悝。雖殺之。必或繼之。且曰太子

無勇。若燔臺半。必舍孔叔。太子聞之。下石乞於黶敵子路。以戈撃之斷纓。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結纓而死。孔子聞衛亂。曰柴也來。由也死矣。象山

語録問子路死之非。只合責當時不合事輙。曰此是去册子上看得來底。亂道之書成屋。今都滯在其間。後云子路死。是甚次第。不說。

弁而死左傳襄公二十五年。崔子弑齊莊公。祝鮀父祭於髙唐。至復命。不說。弁而死於崔氏。舉鼎而

史記秦武王與孟說舉龍文鼎絶臏而死。徐廣曰臏。或作脉矣。聽琴聲而死燕丹子秦王曰。今日

之計事。以子計耳。乞聽琴聲而死。召姬人皷琴。琴聲曰羅縠單衣。可掣而絶。八尺屏風。可超而越。鹿盧之劎。可負而㧞。軻不曉音。秦王從言掣之絶

超屏風負劎而走。軻㧞匕首摘之决秦王。刃入銅柱火出。物固有死戰國策蘇代曰。堯舜之賢而死。禹湯之智而死。

孟賁之勇而死。烏獲之力而死。生之物固有不死者乎。 心未嘗死莊子德充符篇。夫保始之徵。不懼之實。勇士一

人雄入於九軍。將求名而能自要者而猶若是。而况宫天地府萬物。直寓六骸。象耳目一知之所知。而心未嘗死。禄盡則

楊龜山語録豐尚書稷。嘗言少時見雪竇教人惜福云。人無壽夭。禄盡則死。國不待死經子法語荀子

國不待死。天下不待亡。注言不暇有所待而死亡逺之甚也。民報以死文子王遇之以禮。民報之以死。

重於死宋吳泳鶴林集賜黄伯固辭依舊兵侍知隆興撫安使不允詔。 情生於文。豈不念天倫之愛。義重於死。而容辭王

事之勞。罪不至死舊。唐書楊纂傳。纂貞觀初長安令。賜爵長安縣男。有婦人𡊮氏妖逆。為人所告。纂究問之。不得

其状。𡊮氏後又事發。伏誅太宗以纂為不忠。將殺之。中書令温彦慱以纂過誤。罪不至死。固諌。乃赦之 和不如死

南史侯景傳。 城中日蹙。簡文乃請武帝曰。侯景圍逼。既無勤王之師。今欲許和。更思後計。帝大怒。曰和不如死。敗不如

左傳哀公六年。楚子在城父將救陳。卜戰不吉。卜退不吉。王曰然則死也。再敗楚師。不如死。棄盟逃讐。亦不如死。死一也。其死讐乎。

皆樂其死五代史後唐伶官傳。莊宗時。魏王繼岌已破蜀。劉皇后聽宦者讒言。遣繼岌賊殺郭崇韜。崇韜素疾伶

人由此皆樂其死。尤諱言死清波雜志士大夫欲永保富貴。動有禁忌。尤諱言死。獨溺於聲色。一切無所顧避。聞

人家姬侍有惠麗者。伺其主翁屬纊之際。已設計賄牙儈。俟其放出以售之。雖俗有熱孝之嫌。不䘏也。又佩玉以尸沁為貴。酬價增數倍。墟墓之物。

反為生人寳玩是不可以理語。胡不遄死詩相鼠篇。相鼠有體。人而無禮。人而無禮。胡不遄死。有識

之死。增廣字訓浮圖謂有識之死。受生循環。言人死神識不散。復寓形而受生。小人曰死禮記檀弓

子張召申祥而語之曰。君子曰終。小人曰死。吾今日其庻幾乎。殺人者死西漢書髙祖初入關中。與父老約法三章。

殺人者死。傷人及盗抵罪。餘悉除去秦苛法。新唐書王彦威傳。 彦威其先出太原。擢明經甲科。累擢司封郎中。弘文館學士。諌議大夫。興平民上

官興殺人。亡命。吏囚其父。興聞自首請罪。京兆尹杜悰。御史中丞宇文鼎。以其自歸死免父之囚可勸風俗議减死。彦威上言殺人者死。百王共守。

原不殺。是教殺人。有詔貸死。彦威詣宰。相㩀法爭論。下遷河南少。尹。始禍者死左傳定公十三年。荀躒言於晋侯曰。

君命大臣。始禍者死。載書在河。今三臣始禍。而獨逐鞅刑。已不均矣。請皆逐之。人傳已死宋蘇東坡集謝量移汝州

表。疾病連年。人皆相傳於已死。饑寒併日。臣亦自厭其餘生。 偷心已死禪林僧寳傳黄龍青禪師曰。古之學者言

下脫生死。效在什麽䖏。在偷心已死。一死書脩五禮。五玉。三帛。二生。一死摰。孔䟽曰一死。謂雉。上所執也。不可生。故曰一死。王氏曰

文有時。别有倫。守此而不犯分。然後可以為士。故士執雉也。 但少一死續後漢書宗預傳。時都護諸葛瞻初統朝

事。廖化過預。欲與預共詣瞻許。預曰吾等年踰七十。所竊已過。但少一死爾。何求於年少軰而屑屑造門邪。遂不徃。所欠一

冷齊夜話東坡作贈舉子詩曰。平生萬事足。所欠惟一死。事見梁僧史。曰世祖宴東府。王公畢集。詔跋陀羅至。跋陀羅皤然清癯。世祖望

見。謂謝莊曰。摩訶衍有機辯。當戲之。䟦陀趨外陛。世祖曰。摩訶衍不負逺來。惟有一死在。即應聲曰。貧道客食陛下三十載。恩德厚矣。無所欠。所欠

者唯一死耳。宋吳垌五總志洪覺範雖以詩名。而荒唐不學。世無其比。未易一二舉也。三國宗預云。吾年逾七十。所竊已過。所欠唯一死耳。故東坡

曰年來萬事足。所欠唯一死。乃引梁僧䟦陀羅為證。又四更自寳公塔還合妙齋。疲卧松下石上。其詩云。露眠不管牛羊踐。我是鍾山無事僧。初不

知牛羊下來為底時節。而用於四更事中。以吾法議之。當斷不應而從重。獨欠一死宋史李誠之傳。誠之移知蘄州。

蘄自南渡以來。未嘗被兵。誠之曰。備禦無素。金人長驅而來。將若之何。相視城壁而增益之。嘉定十四年二月。金人犯淮南。時誠之已逾滿。代者不

至欲先遣其孥歸。聞難作而止喟然謂其僚。曰吾以書生再任邊壘。行年七十。抑又何求。獨欠一死爾。當與同僚戮力以守。不濟則以死繼之。

所𢬵一死北盟録宋欽宗。靖康中。粘罕軍前交割三鎮地界。馮樞宻問殺使人否。對曰。自古戎秋無道何嘗殺使人。

李徽猷云。某所𢬵一死。無足計較者。分甘一死北盟録宋欽宗時霍安國令仲熊與金人戰敗被擒見敵樓上張紫

伞一柄。監軍骨捨郎君坐其下。令人傳譯云何故不曉逆順抗拒王師。仲熊曰。仲熊是趙皇臣子。奉安撫使指揮來將兵才微兵薄分甘一死。後骨

捨郎君乃貸其命。甘。分一死金史畢資倫傳。宋龜山說制時青乘隙襲破泗州西搞城。資倫失計。墮南城求死。為宋

軍所執。以見時青。青說之曰。畢宣差。我知爾好男子亦宜相時達變。金國勢已衰弱。爾肯降我宋。亦不負爾。若不從。見劉大師即死矣。資倫極口駡

曰。時青逆賊聽我言。我出身至貧賤結柳器為生。自征南始得一官。今職居三品。不幸失國家城池。甘分一死。尚不能報。肯從汝反賊求生耶。

不過一死金史楊連夫傳。達夫字晋卿。耀州三原人。泰和三年進士。有才幹。所至可紀。會有詔徙民東入關。達夫與

衆行及韶。避兵于州北之横嶺。為游騎所執。將禠衣害之。達夫挺然直立焉首。畧無所懼。稍侵辱之。即大言曰。我金國臣子。既為汝所執。不過一死。

忍裸袒以黷天日耶。遂見殺。即有一死啽囈集張太傳世傑本信安。歸宋擢承宣使。丙子正月。宋秀王與擇奉二

王出宫航海。時獨松告急。世傑力議出師。為陳宜中沮之世傑曰。吾盡吾職分。延得一日。也是趙家一日之天下。如不可為。亦即有一死。庻幾可見

趙皇於地下。世傑忠宋之心。已見於此時矣。人有三死數類哀公問於孔子曰。智者壽乎。仁者壽乎。孔子曰然。人

有三死。而非其命也。行已自取也。天寢䖏不時。飲食不節。逸勞過度者。疾共殺之。居下位而上千其君。嗜欲無厭。求索不止者。刑共殺之。以少犯衆。

以弱侮强。忿怒不類。動不量力。兵共殺之此三者死。非其命也。人自取之。若夫智士仁人。持身有節。動静有儀。喜怒以時。無害其性。雖得壽焉。不亦

乎。横死有三法句譬喻經有病不治。為一横死。治而不慎。為二横死。憍恣自用。不達逆順。為三横死。

榖四死吳越春秋句踐隂謀傳。計𥓋曰。春種八榖。夏長而養。秋成而聚。冬畜而藏。夫天時有生而不救種。是一死也。夏長無

苗二死也。秋成無聚。三死也。冬藏無畜。四死也。雖有堯舜之德。無如之何。民有五死劉向說苑民有五死。聖人能去

其三不能除其二。飢渴死者。可去也。凍寒死者。可去也。罹五兵死者可去也。壽命死者不可去也。癰疽死者。不可去也。飢渴死者。中不充也。凍寒死

者。外勝中也。離五兵死者。德不忠也。壽命死者。歲數終也。癰疽死者血氣窮也。故曰中不正者。外淫作。外淫作者。多怨怪。多怨恠者。疾病生。故清净

無為。血氣乃平。七死西漢書鮑宣傳。哀帝時。宣上書諫曰凡民有七亡。又有七死。酷吏毆殺。一死也。歐。撃也。治獄深刻。二死也。冤䧟

亡辜。三死也。盗賊横發。四死也。怨讎相殘。五死也。歲惡飢餓。六死也。時氣疾疫。七死也。九死離騷雖九死其尤未悔。 

以十死隋書鄭譯傳。宣帝時。譯内史事。初髙祖與譯有同學之舊。譯又素知髙祖。相表有竒。傾心相結。至是髙祖為宣帝所

忌情不自安。嘗在永巷。私於譯曰。乆願出藩。公所悉也。敢布心腹。少留意焉。譯曰。以公德望。天下歸心。欲求多福。豈敢忌也。謹即言之。時將遣南征。

譯請元帥。遂請髙祖為壽陽總管以督軍事。帝從之。明日髙祖為丞。相拜譯柱國。相府長史治内史上大夫事。及髙祖為大蒙宰。總百揆。以譯兼領

天官都府司會總六府事。出入卧内。言無不從。賞賜玉帛。不可勝計。每出入以甲士從。拜其子元璹為儀同。時尉迥王謙司馬消難等作亂。髙祖逾

加親禮。俄而進位上柱國。恕以十死。龍逢諫死太平御覧符子曰。桀觀炮烙於瑶臺。謂龍逢曰。樂乎。龍逢曰。樂。桀曰。

觀刑何無惻怛之心。龍逄曰。天下苦之。而君以為樂。臣君之股肱。何不恱乎。桀曰。聽子諫。諫得我改之。諫不得我刑之。龍逄曰。臣觀君冠。危石也。臣

觀君履。春冰也。未有冠石而不壓。蹈春冰而不䧟。桀笑曰。是曰亡則與俱亡。子知我之亡。而不自知乎亡。子就炮烙之刑。吾觀子。龍逄歌趍曰。造物

勞我以生。息我以炮烙。故涉斯。我樂人不知。赴火而死。戰死西漢書李陵傳。成安侯者。頴川人父韓千秋。故濟南相。奮撃南越。戰

死。武帝封其子延年為侯。以校尉隨陵。單于使騎並攻漢軍。疾呼曰李陵韓延年趣降。遂遮道急攻。陵夜半時撃皷起。士皷不鳴。陵與韓延年俱上

馬。壯士從者十餘人。虜騎數千追之。韓延年戰死。應天府志臨海松陽人柳榮。從張悌至揚州。榮病死船中二日。時軍已上岸。無有埋之者。忽然大

呼言人縳軍師。人縳軍師。聲激揚。逐活。人問之。榮曰上天北斗門下。卒見人縳張悌。意中大愕。不覺大呼。言何以縳張軍師。門下人怒榮。叱逐使去。

榮便去怖懼曰。餘聲發揚耳。其日悌戰死。元史忠義傳。任志死國。王閔之。令其子存襲。庚寅歲。金。將武仙攻潞州。存戰死。當戰死

北史安同傳。宜城王奚斤自長安追赫連昌至安定。同子頡為監軍侍御史。斤以馬多疫死。士衆乏粮。乃築壘自固。昌遂驕矜。日來侵掠。頡曰等死

當戰死。寧可坐受囚乎。乃隂與尉眷等謀選騎馬。昌來攻壘。頡出應之。昌馬蹶而墜。頡擒昌送京師。尚戰死新唐書驃騎。傳

昆明蠻尚戰死。惡病亡勝兵數萬。父子戰死資治通鑒唐髙宗龍朔二年。二月戊寅。左驍衛將軍白州刺史沃沮

道緫管龐孝奉。與髙麗戰於蛇水之上。軍敗。與其子十三人皆戰死。與賊戰死續通鑑長編宋神宗元豐五年。初費

萬為蠻所襲。經畧司數移文責知宣州王竒竒不能堪。後數日賊萬餘人攻普義砦。與官軍戰。竒出遂敗。尚有親兵數百。或勸竒乘騎逃去。竒輙駡

曰。大丈夫當盡節以報國。遂死之。 兵出戰死資治通鑑昭宗景福二年。時漙求救於朱瑾。朱全忠遣其。將霍存將。

騎兵三千軍曹州以俻之。瑾將兵二萬救徐州。存引兵赴之。與朱友裕合撃徐兖兵於石佛山下。大破之。石佛山近彭城。薛史曰石佛山在彭門南。

述征記。彭城南有石佛山。項方二丈二尺。瑾遁歸兖州。辛卯徐兵復出。存戰死。霍存恃勝而不虞。徐兵之。復出。故戰敗而死。復。扶又翻。

䧟戰死宋史韓浩。傳。浩丞相琦孫。守濰州建炎二年。金人攻城。浩率衆死守。城䧟。力戰死之。特贈三官。官其家三人云。

上岸戰死隋書麥鐵杖。傳。鐵杖驍勇有膂力。遼東之役。請為前锋。顧謂醫者吳景賢曰。大丈夫性命自有所在。豈能

艾炷炙類。瓜帶歆鼻。治黄不。差而卧死兒女手中乎。將度遼。謂其三子曰。阿奴當備淺色黄衫。吾荷國恩。今是死日。我既被殺。爾當富貴。唯誠與孝。

爾其勉之。及濟橋未成。去東岸尚數大。賊大至。鐵杖跳上岸。與賊戰死。下馬戰死有官龜鑑張須陀以功遷齊郡

通守。領河南道十二郡黜陟討捕大使。尋將兵拒東都郡賊翟讓。前後二十餘戰。每破走之。轉滎陽通守。時李宻說讓取洛口倉。讓憚須陀。不敢進。

宻勸之。讓遂與宻率兵逼滎陽。須陀拒之。讓懼而退。須陀乘之。逐北十餘里。時李宻邀撃湏陀。軍遂敗。宻與讓合軍圍之。湏陀潰圍輙出。左右不能

盡出。湏陀躍馬入救之。徃來數四。衆皆敗散。乃仰天曰。兵敗如此。何面目見天子乎。乃下馬戰死。舍馬戰死

忠義傳。午皓與金。將遇。所部。步不滿二百。乃下與戰。謂其徒曰。吾所以舍馬者。欲與若等同死也。金人欲招之。皓力戰死。犒軍死

新唐書李希烈。傳。髙彦昭撃家牛犒軍士。死戰。斬首三千級。飲血力戰死元史石天應傳。天應

曰。先時人諌我南遷。吾違衆而來此。事急弃去。是不武也。汝等勉之。少頃。敵兵四合。天應飲血力戰。至日午死之。木華黎聞而痛惜焉。 

兒當戰死元史石天應傳。吾年垂六十。老耄將至。一旦卧病床第。聞後生輩立功名。死不暝目矣。男兒要當死戰陣

以報國。是吾志也。 爲君父死宋史忠義。傳。李成大知金壇縣。北兵至。戰不勝。為吏民挾降。乃謀復金壇。事泄繫獄。

榜掠不屈。遂殺其二子以懼之。終不屈。笑曰。子為父死。臣為君死。卒殺之。張南軒語録先生曰。某頃侍先公在淮上。忽報虜騎將至。先公以城中兵

少為憂。問某曰。將何以應之。某曰。惟當率城中軍民戮力一戰。不得已。則父為君死。子為父死而已。但爲主死

忠義傳。張弘範兵至崖山。得張世傑甥韓。命以官。使三至招之。世傑歷數古忠臣曰。吾知降生且富貴。但為主死不移耳。爲國家

宋史趙師旦傳。師旦知康州。儂智髙破邕州。順流東下。賊已薄城下。師旦止有兵三百。開門迎戰。殺數十人。會暮賊稍却。師旦。語其妻取

州印佩之。使負其子以匿。曰明日賊必大至。吾知不敵。然不可以去。爾留死無益也。遂與監押馬貴部士卒固守州城。遲明。賊攻城愈急。左右請少

避師旦曰。戰死與戮死何如。衆皆曰願為國家死。至城破無一人逃者。矢盡。還㩀堂而坐。智髙麾兵皷噪爭入脅師旦。師旦大駡曰。餓獠。朝廷負若

何事。乃敢反邪。天子發一校兵。汝無遺類矣。智髙怒。并貴殺之。賊去。州人立廟。事平。贈光禄少卿云。為國致死

昭公元年。趙孟曰臨患不忘國。忠也。思難不越官。信也。圖國忘死。貞也。謀主三者。義也。宋史劉汲傳。時金人復渡河。諜知鄧州爲行在所。命其將銀

朱急攻京西。汲遣副緫管侯成林守南陽。金人奄至殺成林。汲集。將吏謂曰。吾受國恩。恨未得死所。金人來必死。汝有能與吾俱死者乎。皆流涕曰。

惟命乃下命募敢死士四百人。及南陽䧟。命。將戚鼎將兵三千逆戰。及命靳義與趙宗印分西南門掎之。汲自以牙兵四百登陴。望見宗印從。間道

遁。即自至鼎軍中。麾其衆陣以待敵至。皆死鬬。敵却。俄而義敗。金人攻之益急。矢下如雨。軍中請汲去。汲不許。曰使敵知安撫使在此。為國致死。敵

大至。汲死之。事聞。贈太中大夫。謚忠介。為社稷死北盟録靖康二年。金人出榜闕下求立異姓。云軍前南官亦當

舉。唯何桌李若水預此議。及軍前。取其家屬兄若虛到南薰門親見。番官數人共嘆其忠。且言我大遼死難者二十餘人。你南朝只李侍郎一人。後

自京師奔大元帥府。上書者數十人。皆言為社稷死者。唯李若水一人。為民而死元史楊朵兒只傳子不花。文宗

入繼大統。除通政院判。將行。值陝西諸軍拒詔。郡邑守吏率民逃之。不花獨率衆出禦。呼西人諭之曰。民者祖宗所致。國家大事。何與於民。汝等既

昧逆順。又欲殘此無辜。吾有為民死爾。不汝從也。陣潰。逐見殺。為忠義死名臣言行録孫昭逺為都緫管。嘗與諸子

書曰。今曰扞禦甚難。若假一歲。庶幾可保。吾四男二女。今不復念。要為忠義死耳。盡忠得死史記鄭世家。解揚將

死。顧謂楚軍曰。為人臣母忘盡忠得死者。楚王諸弟皆諌。王赦之。於是赦觧揚。守正而死新唐書列女傳。殷保晦妻

封。保晦歴校書郎。黄巢入長安。共匿蘭陵里。保晦逃。賊恱封色。欲。取之。固拒。賊怒勃然曰。從則生。不然正膏我劎。封駡曰。我公卿子。守正而死。猶生

也。终不辱逆賊手。遂遇害。保晦歸。左右曰。夫人死矣。保晦號而絶。 抱義而死馬令南唐書潘丞祐傳。王延政鎮建

州。辟丞祐為度支判官。延政與福州構隙。丞祐極諌。不納。會晋安使至。延政大閲以誇示之。辭氣益悖。丞祐長跪固諌。其言甚切。延政大怒。謂軍士

曰。汝可。為我食判官肉。丞祐曰。與其不義而生。孰若抱義而死。事勢如此。蚤死為幸。乆之乃解竭力効死金史馬慶

祥傳。大。將蒙古不花將攻鳳翔行省。檄慶祥分道清野。行遇先鋒于澮水。戰不利。且行且戰將及城。會大兵邀其歸路。度不能脫。令其騎曰。吾屬荷

國厚恩。竭力效死。乃其職也。臣願効死名臣言行録金人再犯京師。議割兩河。湏大臣偕行。聶昌耿南仲皆以事

辭。陳過庭曰。主憂臣辱臣願效死。見難能死程氏外書匹夫悍卒。見。難而能死者有之矣。惟情慾之牽。妻孥之愛。

斷而不惑者鮮矣。握節以死宋史崔縱。傳。縱登政和五年進士第。累遷承議郎。幹辨審計司。二帝北行。髙宗將遣

使通問。廷臣以前使者相繼受撃莫肯徃。縱毅然請行。乃授朝請大夫右文殿脩撰試工部尚書以行。比至。首以大義責金人。請還二帝。又三遺之

書。金人怒。徙之窮荒。縱不少屈。乆之。金人許南使自陳。而聽其還。縱以王事未畢。不忍言又以官爵誘之。縱恚恨成疾。竟握節以死。洪浩張邵還。遂

歸縱之骨。詔以兄子延年為後。守城而死倦游雜録儂賊破邕州。偶江漲。遂乘桴沿流入番禺。時賛善大夫趙師旦

知康州。到任始一月。賊既迫境。諭官屬吏民使避賊。謂曰。吾固知斯城不可守。然守城而死。乃監兵洎吾之職也。若曹無預禍。賊既至。率弱卒不滿

百禦之半日。城䧟。越與監兵者皆死之。士卒得免者無一二。先是一日。趙方出其妻藏於山谷。道中生一子。弃草中。賊去凡三日歸。視之尚生。人謂

忠義之感。又有曹覲者。以太子中舍知封州。賊既至。乃易服遁去。未十餘里。為賊所擒。賊猶謂曰。汝乃。好駡我南人作蠻者也。今日猶不拜耶。曹竟

不屈。至晚積薪燔死于江壖。時本路主漕運者與曹有舊。乃移師旦事於覲。仍詩之于石。朝廷贈覲太常。少卿。子孫弟侄洎女子授官賞命服者數

人。趙贈衛尉少卿。一子得殿直。趙史君之事。嶺外人率皆知之。康州人為之立祠堂一至今祭享不絶。冒陣而死

漢書諸葛瞻傳。魏鄧艾自陰平由景谷道入。瞻督諸軍拒之。至涪而艾已長驅而前。破瞻前鋒。瞻退住綿竹。艾遣書誘瞻曰。若降者必表爲琅琊王。

瞻怒。斬艾。使遂戰。大敗。臨陣死。時年三十七。瞻長子尚歎曰。父子荷國重恩。不早斬黄皓。使敗國殄民。何用生為。策馬冒陣而死。叱賊

而死北史酈道元。字善長。除御史中尉。時雍州刺史蕭寳夤反状稍露。侍中城陽王徽素忌道元。因諷朝廷遣爲關右大使。遣其行

臺郎中郭子帙圍道元于隂盤驛亭。道元瞋目叱賊。厲聲而死。駡賊而死金史李寳信妻王氏張覺以平州叛。王氏

䧟賊中。賊欲逼室之。王氏駡賊賊怒。遂支解之。元史忠義傳。蕭景茂家貧力農。至元四年。南勝縣民李智甫作亂。掠龍溪。景茂與兄佑集鄕丁拒之。

衆敗。景茂被執。賊脅使從已。景茂駡曰。狗盗。我生為大元民。死作隔洲鬼。豈從汝為逆耶。賊怒。縳景茂於樹。臠其肉。景茂益憤駡。賊以刀决其舌。景

茂駡不絶聲而死。遇賊而死元史忠義傳。合剌普花以右丞唆都督兵征占城。交趾屬護餉道。北至東管慱羅界

中。遇劇賊歐鍾等。横絶石灣。其鋒銳甚。合剌普花身先士卒。且戰且行。矢竭馬創。徒步格鬬。以衆寡不敵。為所執。賊欲奉之為主。不屈。遂遇害。

平賊甘死新唐書封常清傳。常清平賊。敗書聞。帝削常清官使白衣隷髙仙芝軍效力。仙芝使衣黑衣監左右部軍。

及邊令誠以詔書至示之。常清曰吾所以不死者。恐污國家節。受戮賊手。今死乃甘心。遇兵赴死元史列女傳。趙

彬妻朱氏。天暦初。西兵掠河南。朱氏遇兵被執。逼與亂朱氏拒不能脫。紿以井傍瘞金。得近井即赴井中死。又王氏女安哥從父避兵印山。兵搜得

之。欲污之。安哥不從。投澗死。有司言状。表其廬。殺馬示必死宋史曹友聞傳。北兵入興元。至大安。友聞分遣

諸。將夾撃。親帥精兵入龍尾頭。弟萬聞之。五皷出隘口與之會。内外兩軍皆殊死戰。血流二十里。𥠖明大兵益增。迺以鐵騎四面圍繞。反聞嘆曰。此

殆天乎。吾有死而已。於是極口詬駡。殺所乘馬。以示必死。血戰愈厲。與弟萬俱死。軍盡殁。北兵遂長驅入蜀矣。事聞。特贈龍圖閣學士太中大夫。賜

廟褒忠。謚曰節。萬。特贈武翼大夫。令死即死揚内翰談苑太祖善御豪傑。得人之死力。居常多幸講武池。臨流觀

皆水戰。因謂左右曰。人皆言忘身為國。然死者人之所難。言之易爾時禁衛。將帥軍厢主皆侍側。有天武厢主李進卿前對曰。如臣者。令死即死耳。

遂躍入池中。太祖急令水工數十人救之。得免。幾於委頓。扼吭而死契丹志太宗會同十年。十二月。遼伐晋杜威等

降。初威之降也。皇甫遇初不與謀。遼帝欲遣遇先入大梁。遇辭退。謂所親曰。吾位為將相。敗不能死。何面目復南行。至平棘。遂扼吭而死。太宗會

同十年。十二月。遼帝既破晋。遣兵趣河陽。捕景延廣。延廣見帝於封丘。帝責之曰。兩主失權。皆汝所為也。十萬横磨劍安在。召喬榮使相辨證。榮出衣

襟所藏書。乃以十事責延廣。每服一事。授一牙籌。授至八籌。帝叱鎖之。後命押送歸本國宿陳橋。夜分扼吭而死。拜日而死

元史石抺也先。傳。祖庫烈兒誓不食金禄。率部落逺徙。年九十。夜得疾。命家人候日出以報。及旦。沐浴拜日而死。東向而

晉書劉聦紀。趙染與索綝戰於城西。魯徽諌止。染不聽。敗績而歸。染悔曰。吾不用魯徽之言。以至於此。何面目見之。於是斬徽。徽臨刑謂

染曰。將軍愎諌違謀。戇而取敗。而復忌前害勝。誅戮忠良。以逞愚忿。亦何顔面瞬息世間哉。𡊮紹為之於前。將軍踵之於後。覆亡敗喪。亦當相尋。所

恨不得一見大司馬而死。死者無知則已。若其有知。下見田豐為徒。要當訴將軍於黄泉。使將軍不得服床枕而死。叱刑者曰。令吾面東向。大司馬

曜聞之。曰蹄涔不容尺鯉。染之謂也。南鄉拜而死宋史文天祥。傳。天祥臨刑。殊從容謂吏卒曰。吾事畢矣。南

鄕拜而死。數日其妻歐陽氏收其屍。面如生。年四十七。不可無名而死金史完顔素蘭妻傳。參政

完顔素蘭妻。亡其姓氏當崔立之變。謂所親曰。吾夫有天下重名。吾豈肯隨衆䧟身。以辱吾夫乎。今日一死固當。但不可無名而死。亦不可離吾家

而死即自縊于室。以人從死通鑑周外紀。釐王四年。是歲秦武公薨。初以人從死從死者六十六人。子白不立。封

平陽。立其弟德公。良臣從死史記秦本紀。三十九年。繆公卒。葬。雍。從死者百七十七人。秦之良臣子輿氏三人。名

曰奄息。仲行鍼虎。亦在從死之中。君子曰。秦繆公不為諸侯盟主。亦宜哉。死而棄民。收其良臣而從死。且先王崩。尚有遺德垂法。况奪之善人良臣。

百姓所哀者乎。是以知秦不能復東征也。室人從死子思子公父文伯死。室人有從死者。具母怒而不哭。相室諌之。

其母曰。孔子天下之賢人也。不用於魯。退而去。是子素宗之。而不能隨。今死而内從死者二人焉。若此。其於長者薄。於婦人厚也。臣請

從死史記李斯。傳。公子髙欲奔。恐收族。乃上書先帝無恙時。臣入則賜食。出則乘輿。御府之衣。臣得賜之。中厩之寳馬。臣得賜之。臣

當從死而不能。為人子不孝。為人臣不忠。不忠者無名以立於世。臣請從死願葵酈山之足。惟上幸哀憐之。 士多從死

西漢書匡衡傳。元帝時。匡衡上䟽云。秦穆貴信。而士多從死。注。應邵曰。秦穆公與群臣飲酒。酒酣。公曰。生共此樂。死共此哀。於是奄息仲行鍼虎詐

諾。及公薨。皆從死。黄爲詩所為作也。止從死史記秦本紀。獻公元年。止從死。東女王死

書西域東女傳。東女王死。國人以金錢數萬納王族。求淑女二立之。次為小王。王死因以為嗣。或姑死婦繼。無纂奪。貴人死剝其皮。内骨瓮中。糅金

屑瘞之。王之葬。殉死者數十人。人願隨死嶺外代答闍婆國。國王及官豪有死者。左右承奉人皆願隨死。焚則躍入

火中。棄骨於水。亦踣水溺死不悔。毒死新唐書李希烈傳。貞元二年。李希烈遣杜文朝寇襄州。爲樊澤所破。獲文朝會嗣曹王臯。

張建封。曲環。及李澄。四畧其地。勢日蹙。希烈縮氣不敢摇。啖牛肉而病。親將陳仙竒隂令醫毒之。以死。 飲藥而死

東漢書蔡倫傳。倫初受竇后諷㫖。誣䧟安帝祖母宋貴人。及太后崩。安帝始親萬機。勑使自致廷尉。倫耻受辱。乃沐浴整衣冠。飲藥而死。新唐書列

女傳。楊慶妻。王世充兄之女。慶以河間王子為郇王守滎陽。䧟於世充。故世充妻之。用為管州刺史。太宗攻洛陽。慶謀與王曰歸。唐。謝曰鄭以我奉

箕帚者。綴公之心。今負恩背義。自為身謀。可若何。至長安。則公家婢耳。願送我還東都。慶不聴。王謂左右曰。唐勝則鄭滅。鄭安則吾夫死。若是生何

益。乃飲藥死。慶入朝。官宜州刺史。 竟以藥死事文類聚韓退之為李于墓誌。叙當世名貴。服金石藥。欲生而死者

數輩。著之石。藏之地下。豈為一世戒耶。而竟以藥死。故白傳云退之服琉黄。一病竟不痊也。 服丹致死王明清揮

塵餘話王稱定觀者。元符殿帥恩之子。有才學。好與元祐故家游范元實温潜溪詩眼中亦稱其能詩。政和末。為殿中監。年二十八矣。東眷甚渥。少

年貴以酒色自娱。一日忽宣召入禁中。上云朕近得一異人。能製丹砂。服之可以長生乆視。煉治經歲而成。色如紫金。卿為試之。定觀忻躍拜命。即

取服之。才下咽。覺胷間煩燥之甚。俄頃烟從口中出。急扶歸。已不救既殮之後。但聞棺中剝啄之聲。莫測所以。已而火出其内。頃刻之間。遂成烈熖。

室廬盡焚。開封府尹亟來捄之。延燒數百家方止。但得枯骨於餘燼中。亦可怪也。服丹疽死王明清揮塵餘話丁

廣任保州教授。會有道人過郡。自言能煉大丹。服之可以無疾。然後飛昇度世。郡之守貳館之選日創竈。依其法煉之四十九日而成。廣聞之裁書

以獻。乞取刀圭。以養病身。僅得半粒。廣忻然服之。不數日郡。將通判皆疽發於背。相繼而死。廣腰間亦生癤甚恐。亟飲地漿觧之。明年疾作。因澡

身水入瘡口中。遂不能起。金石之毒。有如是者。併書于此。以為世誡云。引椒而死北史髙允傳。髙遵子元榮詣洛

訟冤。猶恃道登。不時還赴。道登知事决方乃遣之。遵恨其妻不與訣。别䖏沐浴。引椒而死。食馬肝死西漢書郊祀志。

武帝既誅文成。後悔其方不盡。及見欒大。大說。大為人長美言。師古曰。善為甘美之言也。多方略。而敢為大言。䖏之不疑。大言曰。臣常徃來海中。見

安期羡門之屬。顧以臣為賤。不信臣。師古曰。顧。念也。又以為康王諸侯耳。不足與方。臣數以言康王。康王又不用臣。臣之師曰。黄金可成。而河决可

塞。不死之藥可得仙人可致也。然臣恐效文成。則方士皆掩口。惡敢言方哉。上曰。文成食馬肝死耳。注索隱曰。氣勃而毒盛。故食走馬肝殺人。儒林

傳曰。食肉無食馬肝是也。子誠能修其方。我何愛乎。刮金飲之而死續後漢書孫堅傳。先荆州刺史

王睿與堅共撃零桂賊。以堅武官。言頗輕之。及武陵大守曹寅詐檄移堅收睿。堅即勒兵襲睿。睿窮迫。刮金飲之而死。刮金印

服之而死吳志諸葛融為奮威將軍。攝兵駐公安。兄恪既誅。乃取融。兵到圍城。飲藥而死。江表。傳曰。先是公安有靈

鼉鳴。童謡曰白鼉鳴。龜背平。南郡城中可長生。守死不去義無成。及恪誅。融果刮金龜印服之而死。自經而死

小史宋文帝元嘉三年。以徐羡之。傳亮。謝晦。殺廢帝及廬陵王誅之。爾曰召羡之行至西門外。謝晦弟㬭為黄門郎上直。報亮云殿内有異䖏分。亮

馳報羡之迴還西州。乘内人問訊車出郭步走至新林入陶竈中。自經而死。年六十三。時為司徒南平公。有官龜鑑趙昴發守池州。城將䧟。發遂置

酒與妻作别云我世受國恩。今力竭城䧟。惟有死而已。妻曰。君死。妾又如何獨生。乃相與自經而死。金史胡天作傳。天作守平陽凡四年。屢有功。詔

録其子定哥為奉職。元光元年。十月。青龍堡危急。詔遣古里申石倫會張開郭文振兵救之。次彈平寨東三十里不得進。知府事木虎忽失來總領

提控王和。各以兵歸順。臨城索其妻子。民兵皆潰。執天作。天作已歸順。詔誅忽失來子之南康者。命天作子定哥承應如故。天作已受大元官爵。佩

虎符招撫懷孟之民。定哥聞之。乃自經死。贈昭武將軍。夫殁自經死元史列女傳。趙美妻王氏。至治元年。

美溺死。舅姑念其年少無子。欲使更適。以族姪繼婚。王氏知不免。即自經死。 李冬兒。丁從信妻也。年二十二。從信殁。服闋。又母問之曰。吾為汝再

擇婿。冬兒不從。還從信家自經死○李氏。惠髙兒妻也。髙兒殁。父母欲嫁之。李氏自縊死。家亡自經死

列女傳。貴哥。羅五十三妻也。天暦初。五十三得罪。貶海南。籍其家。詔以貴哥賜近侍卯罕。卯罕親迎之。貴哥度。不免。如厩自經死。董安

于縊死左傳定公十四年。梁嬰父惡董安于。謂。知文子曰。不殺安于。使終為政於趙氏。趙氏必得晋國。盍以其先發。難也。討

於趙氏。文子使告於趙孟曰。范中行氏雖信為亂。安于則發之。是安于與謀亂也。晋國有命。始禍者死。二子既伏其罪矣。敢以告。趙孟患之。安于曰。

我死而晋國寧。趙氏定。將焉用生。人佳不死。吾死。莫矣。乃縊而死。趙孟尸諸市。而告於知氏曰。主命戮罪人。安于既伏其罪矣。敢以告。知伯從趙孟

盟。而後趙氏定。祀安于于廟。 逼令縊死舊唐書長孫無忌。傳。許敬宗誣奏無忌謀反。髙宗竟不問所由。惟聴誣構

之說。遂去官爵。流黔州敬宗尋與吏部尚書李義府。遣大理正𡊮公瑜。就黔州重鞫無忌反状。公瑜逼令自縊而死。籍没其家。無忌既有大功。而死

非其罪。天下至今哀之。遭妒絞死訓女蒙求九州春秋。司隷馮方女。國色也。𡊮術悅而納之。諸婦害其寵。語之曰。

將軍貴人有志節。當時時涕泣憂愁。必長見欽重。從之。後諸婦因共絞繫之梁。術誠以為不志而死。厚加殯歛。馬繮絞死

資治通鑑髙宗咸亨二年。賀蘭敏之敕流雷州。復其本姓。至韶州。以馬繮絞死。自剄而死西漢書尹翁歸傳。翁歸為

右扶風。緩於小弱。急於豪强。豪强有論罪輸掌畜官。使斫莝。責以負程。不得取代。不中程輙笞督。極者至以鈇自剄而死。京師畏其威嚴。師古曰。論

罪。决罪也。扶風畜牧所在。有苑師之屬。故曰掌畜官也。畜。許救反。莝。斬芻。音千卧反。鈇。斫莝忍也自刎而死

書隗囂傳。囂奔西城。從楊廣月餘。楊廣死。囂窮困。其大。將王捷别在戎丘。登城呼漢軍曰。隗王城守者。皆必死無二心。願諸軍亟罷。請自殺以明之。遂

自刎而死。有官龜鑑李芾德祐乙亥守譚州。竭力備禦。吳繼明夜半宻使人出城議降。公不知之。將納欵。迫書状。公曰。我不曉如何書。遂入東向再

拜曰。臣力竭矣。無以謝陛下。即命鄶子沈忠先壞一家老㓜。次及公。然後縱火焚之。沈忠嘆曰。侍郎且𢬵得命。吾敢愛死。既縱火。亦自刎而死。

伏劎而死晋書車濟。傳。濟果毅。有大量。張重華以為金城令。為石季龍將麻秋所䧟。濟不為秋屈。秋必欲降之。乃臨

之以兵。濟辭色不撓。曰吾雖才非龐德。而受任同之。身可殺。志不可移。乃伏劍而死。秋歎其忠節。以禮葬之。後重華迎致其喪。親臨慟哭。贈宣和都

尉。通鑑周外紀。齊田恒與國人盟。曰不盟者死及家。石佗人曰。不盟。是吾親也。從人而盟。是背吾君也。嗚呼。生於亂世。不得正行。劫於暴人殺。不能

全義。乃進盟以免父母。退伏劍而死。手劎格死西漢書鮑宣。傳。山陽曹竟子期皆儒生。去官不仕於莽。莽死。漢更始

徵曹竟以為丞。相封侯。竟不受侯爵。會赤眉入長安。欲降竟。竟手劍格死。刎脰而死榖梁傳僖公十年。晋殺其大夫

里克。稱國以殺。罪累上也。里克殺其二君與一大夫其以累上之辭言之何也。其殺之不以其罪也。其殺之不以其罪奈何。里克所爲殺者。為重耳

也。夷吾曰是又將殺我乎。故殺之不以其罪也。其為重耳殺奈何。晋獻公伐虢得麗姬。獻公私之有二子。長曰奚齊。稚曰卓子。麗姬欲為亂。故謂君

曰。吾夜者夢夫人趨而來。曰吾苦畏。胡不使大夫將衛士而衛蒙乎。公曰。孰可使。曰。臣莫尊於世子。則世子可。故君謂世子曰。麗姬夢夫人趨而來

曰。吾苦畏。女其將衛士而徃衛蒙乎。世子曰敬諾。築宫。宫成麗姬又曰。吾夜者夢夫人趨而來曰。吾苦飢。世子之宫已成。則何爲不使祠乎。故獻公謂

世子曰。其祠。世子祠已。祠致福於君。君田而不在。麗姬以酖爲酒。藥脯以毒。獻公田來。麗姬曰。世子已祠。故致福於君。君將食。麗姬跪曰。食自外來

者。不可不試也。覆酒於地而地賁。以脯與犬。犬死。麗姬下堂而啼呼曰。天乎。國。子之國也。子何遲於為君。君喟然嘆曰。吾與女未有過切。是何與我

之深也。使人謂世子曰。爾其圖之。世子之傅里克謂世子曰自入自明則可以生。不入自明。則不可以生。世子曰。吾君已老矣。已昏矣。吾若此而入

自明。則麗。姬必死。麗姬死。則吾君不安。所以使吾君不安者。吾不若自死。吾寧自殺以安吾君。以重耳為寄矣。刎脰而死。故里克所為殺者。為重耳

也。夷吾曰。是又將殺我也。絶脰而死金史聶孝女。傳。孝女字舜英。尚書左右司員外郎天驥之長女也。年二十三。適

進士張伯豪。伯豪卒。歸父母家。天驥留汴。崔立劫殺宰相。天驥被創甚。日夜悲泣。恨不即死。舜英謁醫救療百方。至刲其股。雜他肉以進。而天驥竟

死。時京城圍乆食盡。舜英頗讀書知義理。自以年尚少艾。夫既亡。父又死非命。比爲兵所污。何若從吾父于地下乎。葬其父之明日。絶脰而死。一時

士女賢之。潰腹死有官龜鑑李玄通歴定州緫管。為劉黑闥所破。愛其才欲以為將。不聴。囚之。故吏有餉飲饋者。玄通曰。諸

君見哀。吾能一醉。遂縱飲。謂守者曰。吾能舞剱。可借刀。守士與之。曲終仰天太息曰。大丈夫撫方面不能保所守。尚何視息邪。乃潰腹死。

杙抉傷而死左傳襄公十七年。齊人獲臧堅。齊侯使夙沙衛唁之。且曰無死。堅稽首曰。拜命之辱。抑君賜不

終。姑又使其刑臣禮於士。以杙抉其傷而死。注。杙。小木椓也。 臧堅義不受辱。乃以杙自抉其所傷而死。 焚死抱朴子内篇。論仙卷。

噎死者不可譏神農之播榖。燒死者不可怒燧人之鑽火。登樓焚死資治通鑑昭宗景福二年。汴軍攻徐州。累月不

克。自去年十一月攻徐州至是五月矣。通事官張濤以書白朱全忠云。進軍時日非良。故無功。全忠以為然。敬翔曰。今攻城累月。所費甚多。徐人已

困。旦夕且下。使。將士聞此言。則懈於攻取矣。全忠乃焚其書。癸未。全忠自。將如徐州。戊子。龐師古㧞彭城。時漙舉族登鷰子樓自焚死。僖宗中和元

年。時漙㩀徐州。至是而曰。張建封之鎮徐也。有愛妓曰盻盻。建封既没。張氏舊第有小樓名鷰子盻盻念舊愛而不嫁。居是樓十餘年。幽獨悵然。出

白樂天集。 考異曰。實録五月汴州奏㧞徐州。舊紀四月汴將王重師牛存節䧟徐州。舊傳漙求援于兖州。未瑾出兵救之。值大雪。粮盡而還。汴將

王重師牛存節夜乘梯而入。漙與妻子登樓自焚而卒。景福二年也。新紀四月戊子。朱全忠䧟徐州。時漙死之。薛居正五代史。梁紀丁亥師古下彭

門。梟溥首以獻。唐太祖紀年録。四月澤州李罕之上言。懷孟降人報汴將龐師古。於今月八日攻䧟徐州。徐。帥時漙舉族皆没。温既下徐。方詐請朝

廷命帥昭宗乃以兵部尚書孫儲為徐師。既而温以他詞斥去。自以其將瑱之。四月八日盖河東傳間之談。今從編遺録新紀。侮神

焚死夷堅志毫州盖老君鄉里。故立太清宫崇事之。嘗有道人賣藥者。敝衣貧寠。而意氣揚揚甚倨。携藥爐詣殿下燒藥。大言自尊。

指聖像曰。此吾之弟子也。吾為老君師。聚觀漸衆。須臾火自爐出。灼其衣。熖發满身。驚而走。左右以水沃之。不滅。狂走廷中。火所經他物不焚。獨焚

厥身。已而北面像前。若首状者。遂斃。視其軀幹。皆灼爛矣。遇賊焚死啽囈集鄧中甫名光薦廬陵人。宋乙亥冬。携家

避地于閩。次年。景炎閫帥趙緫卿以書幣辟幹官。冬香山警。挈家入山遇土賊。一妻四兒四女三妾。十二口皆焚死。百口焚

恱生隨抄虜每欲南寇。宇文虛中則屢以策止之。至有江南荒僻。得之不足以富之語。王倫未弁相繼得歸。皆能言其状。上大嘉奬。虛中

亦附奏言虜中虛實。時家在閩中。上命其子師瑗添差本路轉運判官。檜慮虛中沮和議。反遣其家至虜。以牽制之。紹興十五年九月。金主亶祀天

于郊。虛中先是嘗與其翰林學士髙士譚等謀。以是日劫殺之前期以蠟書來告。乞為外應。檜拒不納。會虜亦覺。虛中與老㓜百口同日受焚死。天

為之晝晦。縱火燒死資治通鑑隋煬帝大業九年。杜伏威轉掠淮南。自稱將軍江都留守。遣校尉宋顥討之。帝置鷹

揚府郎將副郎將。每府置越騎校尉二人掌騎士。步兵校尉二人掌部兵。守。式又翻。校。户教翻。伏威與戰。陽為不勝。引顥衆入葭葦中。因從上風縱

火。顥衆皆燒死。縱火而死宋北盟録太原䧟。金人入城。守臣通判王逸。誓不屈賊。登閣抱太宗御容。令人縱火而死。

投火而死宋北盟録内侍黄經臣投火而死。靖康小雅曰。公諱經臣。為保德軍承宣使。金人旣集城下。上命公督視

東壁。城䧟之夕。金人自陳門入。循城而東。縱火通津門下。時在城上將士奔潰。獨不肯去。望闕號慟。赴火而死。駡敵炙死

元史忠義傳。李伯温弟守忠知平陽府事。丁亥夏四月。金紇石烈真襲撃權國王按察兒於洪洞。守忠出援之。師潰入城。副帥夾谷常德潜獻東門

以納金兵。城遂䧟。金人執守忠使降。守忠駡之語惡。金人怒置守忠鐵籠中。火炙死。水死禮記祭法冥勤其官而水死注。冥。契六世

孫也。其官。玄冥水官也。 溺死文苑英華溺死判○甲與乙同舟。既而甲懼水自投因溺死。其家訟乙故殺。縣斷以疑○孫欽望對

靈長演派。資潤下以流謙。習坎䟽源。含内虛而濟物。故桂林望斷。漢臣嗟其水源。航葦無因。衛女嘆其河廣。由是剡木為楫。利涉存焉。造舟為梁。

有自來矣。惟甲與乙。俱因行邁。駕言出游。大川為阻。家非溱澨。不可褰裳。地若滄流。愛憑皷棹。既而甫辭岸浦。喜二子之同舟。方駕波心。嗟一夫之

墜魄。尋漆園之奥㫖。未昧藏舟。考司寇之微言。旋驚逝水。至若沃焦不易。吕梁難詞。一類士龍之笑。幾漸漁父之勇。家人告稱故殺。縣司斷以疑條。

乙則有詞。未云甘伏。向若平生宿憾殞命。猶或推科。如其邂逅相逢自死。如何結罪誠可捍一作悍竿而求水府。豈得陳牒而訟官曹。不悟生也有

涯。將等死而無吊。欲使江岸上。式族孝女之碑。箜篌曲中。永作狂夫之曲。竊稽状迹。不伏為宜。○同前○語稱有用自逺。易曰朋從爾思。同氣相求。

同舟共濟。吕安之懷叔夜或泛黄河之水王子之尋戴逵亦冒山隂之雪。何以仰止。欽賢是慕。想彼甲乙。道契筌蹄。泛漲海之雲。若見一作望蓬萊

之樹。棹𠋣砂之日。方追河洛之仙。既而智乏謀身。情乖拯物。覆舟之慎想伯夷而載虧。驚濤之游。歎伯昏而遂逺。三命有極。百齡俄謝禍兮難𠋣。寧

收轉壑之魂。比之匪人。忽覩盈庭之訟。尋端指状於甲。誠亦可矜。㩀理詳刑在乙寧宜寘罪。何者禮稱不弔。溺者已絶律通人情。乙惟一作為無咎。

庻從平典。用叶大倫○同前○鴻爐賦象。人壽幾何。生榮死哀。物類同致。晝夜不捨。宣尼興其歎息。言凶共同。賈誼發其詞賦。春言甲乙。俱涉大川。

懸流波而得朋。理征棹而云邁。乙則同舟而濟。宛若神仙。甲乃懼水而投。遽嗟沉溺。波心乍没。還疑觀影之人。泉路不歸。更似懷沙之客。然則渡河

奏曲。曾不爾思。逝水沉魄。自招其咎。家人有訟。虛陳故殺之端。乙既無讎。難寘惟輕之典。簿訴不伏。理合哀矜。縣斷以疑。殊乖部一作剖察。以愚管

見。釋故為宜。成汭溺死太平廣記唐天祐中。淮師圍武昌。杜洪中令乞師於梁王。梁與荆方睦。乃諷成令汭

帥兵救之。汭欲親征。乃力造巨艦一艘。三年而成。號曰和州戰艦。舟次破軍山下。為吳師縱燎而焚之。汭竟溺死。先是改名曰汭。汭字。水内也。水内

之死。豈前兆乎。丁丞相溺死浩然齋雅談丁大全丞相謪嶺外。至藤州溺死。三山林桂龍以詩嘲之曰。一柂

中流欠把持偏輕偏重失便宜。孤舟不是無人渡。身作風波問阿誰。移溪實壑誤明君。驚動沿江十萬軍。幸是不沉湘水死。有何面目見靈均。

稚。子如何濟急流。一篙才錯便難收。當初把作尋常看。豈料中流觧覆舟。投河而死續後漢書董卓傳。少帝即位。大

將軍何進等謀誅宦官。乃召卓。將兵入朝。既而中常侍張讓等反誅進。虎賁中郎。將𡊮術燒南宫青鎖門。與𡊮紹共誅宦官。讓等劫帝及陳留王走

北宫。夜至小平津。尚書盧植等追及。手劎斬數人。讓等投河而死。遂扶。少帝及陳留王至𨿅上。投溪而死宋北盟録

金人攻太原。築長城圍其外。而援兵不至。軍兵多餓死。王禀知太原不可守。乃走入統平殿。取檀香御像。以疋練繫於其背。縋城投溪而死。

河以死元史忠義傳。劉天孚以母憂起知河中府。視事兩月。陝西行省丞。相阿思罕為亂。舉兵至河中。天孚日夜治戰守具。

選丁壮分守要害。阿思。罕列栅河西。縳筏河上。縱火欲屠城。阿思罕兵入城。欲脅使附已。方坐府治。號令諸軍。天孚佩刀直前。不得進。退謂幕僚王

從善等曰。吾家本微賤。荷朝命至此。今不幸遭大變。吾何忍從之而負上恩哉。吾寧蹈河以死。遂拂衣出。時天寒河冰方堅。天孚㧞刀斫冰開。北望

為國語若祝謝者。再拜已脫衣帽岸滸。乃投水中。 投水而死古今事通長沙趙淮漕江東金陵破。走溧水民砦。砦

破見執不屈。械過楊州。令呼降。而反其詞。怒械還金陵殺之。當出金陵止一妾從。為一萬户所得。曰。妾願事公終身。第趙運。使無人埋骨。可令人與

我徃殯。殯畢即歸。如其言。尸在江濱。安命人推之入水。尸猶滯淺䖏。妾取篙自推之入深水中。仰天大哭。亦投水死。又安福北津。歐陽木匠女。十七

八為北軍所掠。臨河橋斷軍留心欲就懽。女曰。當天無禮。恐穢神明。可去人家取門扇來。渡江去房子内成親也。軍如言徃。女投中流去。旬日軍退。

尸方浮。衆皆嘆異私謚之曰貞潔。 躍入水死杭州府志夏仁壽妻徐氏。錢唐人。仁壽坐事被謪。以室行。夜泊横裏

有寇至。仁壽迎撃被傷。徐氏不受污。遂躍入水死。負御容赴水死夷堅志宋靖康元年。王禀為宣

撫司統制守太原。太原守禦。禀功爲多。及至城䧟。禀引疲乏之兵欲出西門。無何西門插板索斷。不能出。軍已入城。倉皇之間。士卒勸禀降禀歎曰。

城䧟士無鬬志。又且門阻。天亡禀也。禀豈惜死。違天命而負朝廷哉。遂負原廟太宗御容赴汾水而死。轉運韓緫以下死者三十六人。圍城凡二百六

十日。城中軍民餓死者十之八九。固守不下。至是始破。後粘罕得其屍。令張孝純驗之既實。向屍大駡。率諸酋執兵同踐之。而暴於野。

夫赴水死文丞相行状崖山敗後。祥興乘黑雲中與數舟漂去宰執陸秀夫赴水死。公有炯炯一心在。天水相與永

詩。赴井而死古今事通周馳。字仲才。濟南人。大定住大學。以論策魁天下。家饒財。所得東脩。皆散諸生之貧者貞

祐濟南䧟。擕二孫赴井死。鄉人葬之宅後壽樂堂。覆舟而死壽昌乘武昌郡西有蘆州。輿地云。伍子胥叛楚。出關

於江上。見漁父求渡。時旁多人。漁父曰。灼灼兮侵己。私與子期兮蘆之漪。子胥既渡解劎與之。不受。子胥曰掩子槳。勿令其露。漁父知意。遂覆舟而

{{雙行註文|死。投崖而死宋史忠義傳。鞏信與北兵戰于方石嶺。中數矢傷重不能戰。自投崖石而死。土人葬之。顔色如生。遼

史太祖紀。七年上以夷离堇涅里衮附諸弟為叛。不忍顯戮。命自投崖而死。投壕而死金史寳符李氏傳天興元

年。北兵攻城。矢石之際。忽見一女子呼於城下。曰我倡女張鳳奴也。許州破。被俘至此。彼軍不日去矣。諸君努力為國堅守無為所欺也。言竟。投壕

而死。朝廷遣使馳祭于西門。 觸樹而死史記晋世家。晋靈公不道趙盾數諫之。靈公患之。使鉏麑刺趙盾。盾閨門

開。居䖏節。鉏麑退歎曰。殺忠臣。棄君命。罪一也。遂觸樹而死。 毁壞壓死文苑英華毁壞壓死判乙有所毁壞而

誤殺人。科其備慮不謹。訴合所由為罪。韓極對 立物有恒。竪樹在始。繕而不固。壞則難支。既動作而必虞。將紀律而斯約。罰之惟五。先明宥。一

作有過之文。死則有三。終傷不吊之者。若故誤而先定。乃平刑而是察。乙則何者率爾薄言。已聞滅鼻止灾。胡乃反唇推過。且宇之必葺。誠備慮而

則安。墻或不終。將隙壞而誰咎。罪有所在。焉可逃夫。 崔殷對 九川既滌。是資築護。庶役斯起。于以僝工。俾湍悍不生。而安居作乂。彼己之乙。謂

為何人率作而毁。豈增修而蕆事。壞乃致害。仍推過於所由。言則飭文。慮實無備。雖壓溺不弔。酌戴禮而何傷。而殺人者死。在蕭章而難忘。論以故

傷。鬬則是减。稱乎誤殺。科其不應。爾徒有詞。吾從丕弊。 田季羔對 乙惟賤工。執用為事。撤彼墻屋。嘗聞作向之詩。誤此殺人載犯謨虞之律。雖

因緣毁壞。宜申重典。而過失殺傷。非無𢑱憲。毁垣之下。人盍違而去之。壞宅之間。乙恐非其罪也。且凡所隳圮。尤資讅慎。泉臺構落。非梓匠之宏規。

廣。厦榱崩必鄭僑之見壓。備慮欲繩其不謹。懸危可恐乎無情。既殊故犯之名。請抵從輕之議。許其收贖。竊謂平反。 梁乘對。爰有建立。洎乎崩毁。

必慎傷人。無至害物。何哉主者曾不任能。顧彼匠人。豈因和巧。旣無備慮。且乏周防。遂昧立身。果貽誤殺。事殊隙壞。物果榱崩。將壓有契於國僑。不

弔遂符於戴禮。况造作之與毁壞。匠人之與主司。並著皋繇之書。合以所由為罪。且人誰無死。痛其不終。宜用明刑。以慰幽懷。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三百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