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萬一千六百十六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一千六百十八
卷之一萬一千六百十九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一千六百十八十四巧

壽親養老書二

壽親養老新書壽親養老之事。著於諸儒記禮之書備矣。然自後世觀之。則猶有未備焉者何也。二帝三王之世。風氣渾淪。人生其間。性質醇厚。故

能平血氣於未定方剛之際。全筋力於欲𡊮將老之時。人子之愛其親。因其康彊。加以奉養。為之安其寢處。時其㫖甘。娱其耳目心志。即可使之燕

佚怡愉。全生而益壽。則禮經所載。謂之備可矣。後世大楪日漓。真元日殽。七情為沴。六氣乘之。壯或夭傷。老冝尪弱。孝子慈孫。服勤左右。寢膳調娱

外。尤不能不唯疾之憂。而求之禮經。則不過曰痛癢抑搔而已。若秦越人過洛之所為醫。曾未見之省録。顧得謂之備歟。孝哉陳令尹。廼能緝是

書於千數百年之後。而特詳於醫藥治療之方。凡為四時調攝。食治備急合二百三十有三焉。斯亦備矣。吾樵鄉先哲太師文靖鄒公之曾孫。敬直

翁鉉。推老老親親之念。紬繹是書有年。猶恨其說之未備也。則又廣集前修嘉言懿。行。竒事異聞。與夫藥石膳羞器服之宜於佚老者。釐為三卷。而

方論所述。愈益精詳。是書始大備。吾聞喬木故家。壽基世積。翁之高祖叔祖。二母夫人。皆年過九十。備極榮養。今翁亦希年矣。桂子蘭孫。盈庭戯綵。

青山流水。竹色花香。鳩杖鸚杯。蒼顔玄鬢。見者謂不老地行仙。盖是書驗於公家乆矣。兹復不私其驗。繡諸梓而公之。且拳拳導夫人以自養之說。

夫能知自養之養。而后能安享子孫之養。此吾於讀書重歎翁用心之仁也。仁者必壽。繇是八十而師。九十而相。百𡻕而定律令。百世而與諮謀。衍

而為商大夫之八百。曾元而下。家慶一堂。是書之驗。將千𡻕之日至而未止也。詩曰。永錫爾類。又曰。永錫難老。請為翁三誦之。時大德丁未中元。樵

西麓苑徹孫序顔氏家訓曰。夫所以讀書學問。本欲開心明目。利於行耳。未知養親者。欲

其觀古人之先意。承顔怡聲下氣。不憚劬勞。以致甘腰。惕然慙懼。起而行之也。經史傳記。述孝子順孫嘉言懿。行。聮篇累牘。不勝其紀。今略舉數十

 條以激發夫人孝愛之心。必有目之心之而興起者矣。文公家禮曰。凡子事父母。婦事舅姑。天欲明。咸起盥潄。櫛總具冠帶。昧𠁊適

父母舅姑之所。省問父母舅姑起。子供湯藥。婦具晨差。供具畢。乃退。各從其事。按内則曰。子事父母。婦事舅姑。雞初鳴。適父母舅姑之所。及所。下氣怡聲。

問衣寒燠。疾痛苛癢而敬抑搔之。怡。恱也。苛。瘡也。抑。按也。搔。摩也。温公曰。丈夫唱喏。婦人道萬福。問侍者夜來安否何如。侍者曰安。乃退。其或不安

節則侍者以告。此即禮之晨省也。出入則𢦙先𢦙後。而敬扶持之。先後。随時便也。進盥。少者奉槃。長者奉水。請沃盥。盥卒授巾。槃水盥水者。巾以恱

手。問所欲而敬進之。所欲。如下文鍾酏之類。柔色以温之。温。藉也。承尊者必和顔色也。饘酏粥也。稠者為饘。稀者為酏。酒醴厚者為酒。薄者為醴。芼

羹魚内為羹。芼之以。菽麥蕡稻黍梁秫菽。大豆也。蕡。麻也。稻黍梁秫皆未也。唯所欲。随所愛棗粟飴蚕以甘之。飴。錫也。四者味皆甘。堇荁枌榆免

薨滫瀡以滑之。𦮨與荁相類。枌與榆相類。四物新者曰免。乾者曰薨。滫。溲也。瀡。滑也。數者性皆滑。脂膏以膏之。脂膏亦類也。角者曰脂。無角者曰膏。二

者皆肥而澤。父母舅姑必嘗之而后退。尊長舉箸。子婦乃各退就食。温公曰。藥物乃身之切務。人子嘗親自檢數調煑進。不可但委婢僕。脱若

有誤。即其祸不測。晨。俗謂㸃心。易曰。在中饋。詩曰。惟酒食是議。几烹調飲腸。婦人之職也。近年婦女驕倨。皆不肯入庖厨。令縱不親執刀匕。亦當

檢校監視。務令精潔。劉氏曰。門其意之所欲食者。則敬順之心以進之。和柔其色以愠之。芬芳其意以奉之。庶其親喜而不厭也。孝子之事其親。必

養其志。常使歡欣。樂其子之能養。 曲禮曰。凡為人子之禮。冬温而夏清。昏定而晨省。定安其衽也。省問其安否如何。温公曰。父母舅姑將寢。則

安里而退。丈夫唱喏。婦人道安置。此即禮之定也。老萊子。少以孝。行養親。年七十。父母俱存。着五色斑斕之衣。為嬰兒戯扵親

側。言不稱老。為親取食。上堂是跌而偃。因卧地為嬰兒啼。或弄鸚扵親側。欲親之喜。身老壽而雙親具慶。亘今古鮮儷者也。

東漢黄香事父竭力致養。暑則扇床枕。寒則以身温席。晉王延事親色養。夏則扇枕席。冬則以身温被。隆冬盛寒。體常無全衣。而親極滋味。二人孝行。

甚相類也。陳太丘詣荀朗陵。貧儉無僕役。乃使元方將車。季方持杖從後。長文尚少。載

着車中。既至。荀使叔慈應門。慈明行酒。餘六龍下食。文若亦小。坐着膝前。于時奏眞人東行。兩家父子會聚之樂至矣哉。陳寔。字仲弓。為太丘長。荀

淑舉方正。輔朗陵侯相。紀。字元方。寔長子。至德絶俗。與寔高名並著而弟諶又配之。每宰府辟名。兼鴈成群。世號王君。諶字李方。淑有八子。儉。緄。靖。

燾。。𠁊。肅。敷。居西豪里。縣令曰。高陽氏有才子八人。署其里為高陽里。時人號曰八龍。于時德星聚。太史奏五百里賢人聚。

朱文公聚星亭畫屏賛云。猗歟陳子。神嶽鍾英。文淵懿範。道廣心平。願言懷人。曰我同志。故朗陵君。荀季和氏。連峰對起。麗澤潜滋。僾而不見。有黯

其思。薄言造之。顧無僕役。獨呼二兒。駕于以出。青芻黄犢。布幰紫車。策紀前衛。杖諶後趨 。所造伊何。高陽之里。維時荀君。聞至而喜。顧謂汝靖。徃應

于門。六龍矯矯。布席開尊。靖肅而前。翁拜其辱。何悮斯晨。得見清穆。命𠁊行觴。旅饋次陳。獻𨠩交錯禮度情親。載笑載言。同非德義。益邁乃猷。以輔

斯世。髧髦兩稚。亦置膝前。漂深本固。莫出匪賢。崇臺囬極。于以占天。猶曰兹野。德星萃焉。高山景行。好德所同。課忠責孝。獨㮣余衷。 有客詣陳大

丘。談鋒甚敏。太丘乃令 元方季方炊飯。太丘問炊何遲留。元方長跪曰。君與客語。乃具竊聽。炊忘着箄。今皆成麋。太丘曰。爾頗有所識否。二子長跪。

俱說言無遺失。太丘曰。如此。俱成糜自可。何必飯邪。王長豫為人謹順。事親盡色養之孝。丞相見長豫輙喜。敬豫輙嗔。長豫與丞。

相語。掌以謹宻為端。觀其親之喜愠。則其子之為人可知矣。慨字長豫。導長子。恬字敬豫。導次子丞相導也。

王羲之牽諸子抱弱孫。一味之甘。割而分之。以娱曰前。義之生七子。羲之又有之。長之。字子直。第三子微之。字子猷。最幼子獻之。字子敬。孫禎之。

微之之子。後周李遷哲。除眞州刺史。其本周也。男女六十九人。縁漢千餘里第宅相次。

姬媵之有子者分處其中。遷哲鳴笳導從。徃來其間。縱酒歡讌。子孫參見。𢦙志其年名。披薄以審之。漢陸賈五男。常乘安車駟馬。從歌鼓瑟。侍者十

人。約其子四過汝。汝給人馬酒食。其徃來擊鮮之樂。未得如遷哲之子孫衆多。唐郭子儀諸孫數十人。每群孫問安不盡辨。頷之而已。此亦可以為

盛也。子儀中書令。二十四考。壽八十五。唐河東節度使柳公綽。在公卿間最名有家法。中門東有小齋。自非朝謁之

日。每平旦輙出至小齋。諸子仲郢皆東帶晨省扵中門之北。公綽决𥝠事。接賔客。與公權及群。從弟再會食。自亘至暮。不離小齋。燭至則命一人子

弟執經史躬讀一過。訖乃講議。居官治家之法。𢦙論文。或聽琴。至人定鍾然後歸寢。諸子復昏定扵中門之北。凡二十餘年。未嘗一日變易。公綽。公

權。公諒。見第三人。公器。公度。其從兄弟也。公綽一子四孫。子仲郢。孫璞。珪。壁玼。公權子誡。懸子仲憲孫 玼字直清

公綽子仲郢。事公權如事公 綽見公權未嘗不東帶。為京兆尹。出遇公權扵通衢必下馬端笏立候公權過乃上馬。公權莫歸。必東帶迎候扵馬首。

公權屢以為言。仲郢終不以官逹有小改。公綽妻韓氏。相國休之曾孫。家法嚴肅儉約。為縉紳家楷範。常命粉苦參黄連熊膽和為丸。賜諸子每永

夜習學含之以資勤苦。仲郢以禮律身。居家無事。常端坐拱手。出内齋亦肅容束帶。三為大鎮。厩無良馬。衣不薰香。公退必讀書手不釋卷。事事皆

可法也。柳玭曰。崔山南昆弟子孫之盛。鄉族罕比。山南曹祖王母長孫夫人年高無

齒。祖母唐夫人事姑孝。每旦櫛縱笄。拜於階下。即升堂乳其姑。長孫夫人不粒食數年而康寧。一日疾病。長幼㓜萃。宣言無以報新婦。有子有孫。皆

得如新婦孝敬。則崔之門。安得不昌乎。崔以南昆弟。唐世系博陵第二房。崔頲八子。世比荀氏八龍。琯字從律。為山南西道節度。

張蒼口中無齒。飲乳。壽百餘𡻕。穢城有人年一百四十𡻕。不復能食榖。飲曾孫婦乳。見南史梁須蕭印傳。

東漢姜詩。事母至孝。妻奉順尤篤。母好飲江水。水去舍六七里。妻常溯泝流而級。始嗜魚膾。又不能獨食。夫婦常力作供膾。呼鄰母共之。舍側忽有涌泉

味如江水。每旦輙出雙鯉魚。常以供二母之膳。子婦同心竭力以致其養。不易得也。

 

節孝徐先生。事母謹嚴。非有大故。未嘗去其側。日具太夫人所嗜。𢦙不獲。即奔走闤市。若有所亡。人𢦙慕其純孝。損直以售之。親戚故人。或致甘毳。誠

不至。禮不恭。弗受也。所奉饌。皆手自調味。太夫人飲食。時先生率家人在左右為兒嬉。𢦙謳歌以說之。故太夫人雖在窮巷。而奉養與冨貴家等。無

須臾不快也。先生名積。字仲車。自兒童不為嬉戯。寡言笑。莊毅如成人。事母太夫人篤

孝。朝夕冠帶問起居。一日幞頭晨省。外氏諸婦大笑之。翌日復如是。笑不已。被笑旬日彌恪。自是至老不廢。童蒙訓云。先生因具公裳見貴官。忽自

思云。見貴官尚必用公裳。豈有朝夕見母而不具公裳者乎。遂晨省具公裳揖其母。先生應舉貢禮部。不忍一日去其親。遂徒步載母西入京師。中

進士第。同榜第一人許安世率同年數十人拜太夫人扵堂上。仍以百千為太夫人壽。數徃返。先生終拒之先生年過壯未娶。𢦙勉之。答曰。娶非其

人。必為母病。子非敢忘嗣。固有待也。初從安定胡先生學。潜心力行。不復仕進。其學以至誠為本。積思六經而喜為文詞老而不衰。政和六年謚節

孝處士。任元受事母盡孝。母老多疾病。未嘗離左右。元受自言老母有疾。其得疾之

由。𢦙以飲食。𢦙以燥濕。𢦙以語話稍多。𢦙以憂喜稍過盡言皆朝暮候之。無毫髮不盡。五臓六腑中事。皆洞見曲折。不待切脉而後知。故用藥必效。

雖名醫不逮也。張魏公作都督欲辟之入幙。元受力辭曰。盡言方養親。使得一神丹可以長年。必持以遺母。不以獻公也。况能舎母而與公軍事邪。

魏公太息而許之。程明道先生曰。事親者不可以不知醫。陸放翁曰。先公守南都時。有直秘閣張山者。開封人。判留司御史臺事。年八

十餘矣。視聽步履飲食悉如少壯。或問何術至此。曰。吾無他術。但頃嘗遇異人授一藥。服之數十年。未嘗一日輟耳。其法用香附子。薑黄。甘草三物。

同末之。沸湯㸃。晨起空心服三四錢。名降氣湯。以為人所以多疾病者。多工由氣不降。故下虛而上實。此藥能導之使歸下爾。鄉人有效之者。𢦙返致

虛弱。盖香附子薑黄瀉氣太甚而然。不知山何以獨能取効如此。意其别有它術。特託此藥以岡人。及渡江見一武官王昇者。亦七十餘矣。康强無

病。問何所服藥。則與山正同。而後知人之扵藥。各有所宜。不可强也。祖光禄少孤貧。性至孝。常自為母炊爨作食。王平北聞其佳名。以兩婢餉之。

因取為中郎。祖訥字士言。能清言温嶠蔫為光禄大夫。王又字叔元。為平此將軍。

吳隱之。事母孝謹。與太常韓康伯鄰居康伯母賢明婦人也。謂康伯曰。汝君居銓衡。當舉如此輦人及康伯為吏部。隱之遂階清級。古人以孝行取人。

賢明之婦亦知此義。吕侍講希哲。言孝子事親須事事躬親。不可委之使令也。嘗說榖梁言天子

親耕。以供粢盛。王后親蠶以供祭服國非無良農工女也以為人之所盡事其祖禰不君以已所自親者也此說最盡事親之道又說為人子者聽

於無聲視於無形。未嘗頃刻離親也事親如天頃刻離親則有時而違天。天不可得而違也。 吕侍講字原明申國正獻公公者之長子正獻公居

家簡重寡黙。不以事物經心而申國夫人性嚴有法度雖甚愛公然教公事事循蹈䂓矩甫十𡻕祁寒暑雨。侍立終日不命之坐不敢坐也日必冠

帶以見長者平居雖甚熟在父母長者之側不得去巾襪縳褲衣服。唯謹行步出入無得入茶肆酒肆市井里巷之語鄭衛之音未嘗一經扵耳不

正之書。非禮之色。未嘗一接扵目内則正獻公與申國夫人教訓之嚴。外則焦先生千之字伯强化導之篤故公德器成就。大異衆人。公嘗言人生

内無賢父兄外無嚴師友。而能有成者少矣。司馬温公曰凡諸卑幼。事無大小。母得專行必咨禀於家長。又曰。凡子受父

母之命。必籍記而佩之。時省而速行之。事畢則返命焉。或所命有所不可行者。則和色柔聲。具是非利害而白之。待父母之許。然後改之。若不許。苟

於事無大害者。亦當曲從。若以父母之命為非而直行已志。雖所執皆是。猶為不順之子。况未必是乎。吳顧愷每得父書常掃洒九案。舒書扵上。

拜跪讀之。每句應諾。閲畢再拜。得父之書猶拜跪而讀。受父之命。其敬佩而行。當何如耶。

包孝肅極字希仁。始及第。以親老侍養。不仕宦且十年。人稱其孝。范忠宣純仁字堯夫。再調官皆不赴。文正公遣之。公曰。純仁豈可重禄食

而輕去父母都。雖近亦不能朝夕在側。遂終養焉。二公以事親為重。以仕進為輊。可法也。

王逄原思歸賦云。吾父八十。母髮亦素。尚爾為吏。夐馬遐路。嗷嗷晨烏。其子反哺。我豈不如。鬰其誰素。惟秋之氣。憀栗感人。日興愁思。側江濵。憶為

童子。當此凛辰。百果始就。迭進其珍。時則有紫菱長腰。紅芡圓實。牛心縴蒂之柿。獨包黄膚之栗。青芋連區。烏禆五出。鴨脚受彩乎微核。木瓜鏤丹

而成質。青乳之梨。頳壼之橘。蜂蛹淹鹺。榠櫨漬蜜。膳羞則有鵁鶄野鳫。澤鳬鳴鶉。清江之膏蠏。寒水之鮮鱗。冐以紫薑。雜以茭首。觴浮萸菊。爼薦菁韭。

坐溪山之松篁。掃門前之桐柳。僮僕不譁。圖書左右。或靜黙以終日。或歡言以對友。信吾親之所樂。安閭里其滋乆。切切余懷。欲辭印綬。固非效淵

明之𥚹心。耻折腰扵五斗。潘岳閑居賦云。太夫人在堂。覧止足之分。庶浮雲之志。築室種木。逍遥自得。

池沼足以漁釣。春稅足以代耕。灌園鬻䟽。供朝夕之膳。牧羊酤酪。俟伏臘之資。凛秋暑退。熈春寒徃。微雨新晴。六合清朗。太夫人御板輿。升軽軒。逺

覧王畿。近周家園。席長筵。列子孫。柳垂陰。車結軌。𢦙宴于林。𢦙褉于汜。昆弟斑白。兒童稚齒。稱萬壽以獻觴。或一懼而一喜。壽觴舉。慈顔和。浮柸樂

飲。絲竹駢羅。頓足起舞。杭青高歌。人生安樂。孰知其他。 王潘二賦。仕宦而志扵事親者。良可諷味。

黄山谷乎書云。王谹稚川。元豐初。調官京師。寓家鼎州。親老九十餘矣。尚閲貴人家歌舞。醉歸書其旅邸壁間云。雁外無書為客乆。蛩邉有夢到家多。

畫堂玉佩縈雲響。不及桃源欵乃歌。余訪稚川扵邸中而和之詩曰。五更歸夢常苦短。一寸客愁無奈多。慈母每占烏鵲喜。家人應賦扊扅歌。身如

病鶴翅翎短。心似亂絲頭緒多。此曲朱門歌不得。湖南湖北竹枝歌。王稚川既得官都下。有所盻忘歸。余戯作林夫人欵乃歌二章與之。竹枝歌本

出三巴。其流在湖湘耳。欵乃湖南歌也。詩曰。花上盈盈人不歸。棗下纂纂實已𡸁。臘雪在時聽馬嘶。長安城中花片飛。從師學道魚千里。盖世成功

黍一炊。日月𠋣門人不見。看盡林烏返哺兒。四詩之作。可謂盡朋友責善之義。山谷至孝。奉母安康君。至為親滌虎子。未嘗頃刻不供子職。故錫類

之意。力勸稚川以歸侍云。明道伊川二先生之母夫人侯氏。事舅姑以孝謹稱。與太中公珦相待如賔

客。公頼其内助。禮敬尤至。而夫人謙順自牧。雖小事未嘗專。必禀而後行。伊川曰。先夫人侯氏七八𡻕誦古詩曰。女子不夜出。夜出秉明燭。自是日

暮。則不復出房閣。既長好文而不為辭章。見世之婦女以文章筆札傳於人者。則深以為非。

楊誠齋夫人羅氏年七十餘。每寒月𥠖明即起。詣厨躬作粥一釜。徧享奴婢。然後使之服役。其子東山先生啓曰。天寒何自苦如此。夫人曰。奴婢亦人

子也。清晨寒冷。須使其腹中略有火氣。乃堪服役耳。東山曰。夫人老且賤事何倒行而逆施乎。夫人曰。我自樂此。不知寒也。汝為此言。必不能如吾

矣。東山守吳興。夫人扵郡圓種紵。躬緝績以為表。時年八十餘矣。東山月俸分以奉母。夫人忽小疾。既愈。出所積劵曰此長物也。今宜悉以謝醬。則

吾無事矣。平居首飾止扵銀子三女。悉自乳曰。飢人之子。以哺吾子。是誠何心哉。其家采禄㝗土階如田舍翁。三世無增飾。史良叔

守廬陵。官滿采訪。入其門。升其堂。日之所見。無非可敬可仰可師可法者。所得多矣。因命晝工圖之而去。誠齋東山。清介絶俗。固皆得之天資。而婦

道母儀所助者亦多矣。左傳文伯之母老而猶績。文伯曰。以歜之家而主猶績乎。母曰。王后親織玄紞。公侯之夫人加以紘綖。卿之内子為大帶。命

婦成祭服。列士之妻加之以朝服。自庶士以下皆衣其夫。社而賦事。烝而獻功。男女効績。愆則有辟。古之制也。羅鶴林大經云。觀誠齋夫人。乃知古

今未嘗無列女。未嘗無賢母。籍溪胡氏宗系記序云。吾家自上世以來。事親從兄。多以孝悌開。曾祖十四

公有二兄。雖已異居。每事必先咨長兄。次咨仲兄。二兄不取而後取。二兄許行而後行。曾祖妣余太君感末疾。十年不離床席。飲食起居梳沐盥漱

便皆須人抱負扶掖。子孫婦女左右奉事惟懼不如其意。祖妣章太君。妣余氏。叔祖妣吳令人。更互直侍。衣不解帶。日不交睫。朝夕匪懈。余太君

常慰勞之曰。吾無以報汝。天當以祐汝等。吳令人果膺福慶。是生文定公。登巍科。歴顯任。其立朝正色。直言無所假借。所以納忠君父之意。雖死

不忘。憲昔侍文定居漳濵十五年。見其躬事二親。可謂盡之矣。奮由白屋。二親安樂享禄飬者二十年。皆生受官邑之封。此人間所稀有。令人慈母

也。通詩書。逹義理。愉顔柔色以事之。不足以為難。中大公嚴毅豪勇。不可少犯。文定所以事之者。未始徇其意。每每以正道開說。中大乆而益親信

之。有晚生兒女三人。初以為慮。文定視之如一。嫁幼妹與己女。裝遣奩具無少異。中大臨終。以二荆授文定曰。二弟若不才。為汝之羞。可嚴教之。文

定注對曰誓不忍撻之。其後循循然誘以學術。迪以道義。立之昏宦。皆克有成立。至使一家烝烝。雖婦女兒童。咸知恭順之道。實由文定躬行之化

所及也。孔子曰。人之行莫大於孝。有子曰。孝悌也者。其為人之本歟。後代子孫當務勉行孝悌。以無恭所生。庶幾門風益振。家聲不墜。豈不善㢤。明

文定公安國字康侯。仕至給事中。二弟。長安止。仕至郡倅。次安老。仕至知州。三子。長政堂。寅。字明仲。仲五峯。少。字仁仲。季寧。藉溪。憲。字廪仲。仕至祕

書省正字。西大壯字季履。五峯第三子。元魏楊播。家世純厚。至敦義讓。昆季相事。有如父子。椿津恭謙。兄弟旦則聚

扵廳堂。終日相對。未曾入内。有一美味。不集不食。㕔堂間徃徃幃慢隔障。為寢息之所。時就休偃。還共談笑。椿年老。曹他處醉歸。津扶持還至假寢。

閣前承候安否。椿津年過六十。並登台鼎。而津常旦暮參問。子姪羅列堦下。椿不命坐津不敢坐。椿每近出。或日斜不至。津不先飯。椿還然後共食。

食則津親受匙筯。味皆先嘗。椿命食。然後食。津為肆州。椿在京宅。每有四時嘉味。輙因使次附之。若𢦙未寄。不先入口。一家之内。男女百口。緦服同

爨庭無間言。楊字延慶。事元魏孝文帝為平東將軍。椿字延壽。位至司徒。津字羅漢。為司空。椿津俱事明太后。

椿嘗戒子孫云。吾兄弟在家必同盤而食。若有近行不至。必待其還。亦有過中不食。忍飢相待。吾兄弟八人。今存者三。不忍别食也。聞汝兄弟時有

别齋獨食者。又不如吾一世也。又云仕魏以來。高祖而下。七郡守。三十二刺史。内外顯仕少比。

司馬温公與其兄伯康友愛尤篤。伯康年將八十。公奉之如嚴父。保之如嬰兒。每食少頃。則問曰。得無饑乎。天少冷。則拊其背曰。衣得無薄乎。

范忠宣知襄城縣。承事伯兄。照管湯藥飲食居處衣服。必躬必親。如孝子之事嚴父。事親從兄。仁義之實。愛敬之理。與生俱生。仁之至。義之盡也。

温公耆英眞率會約。 序齒不序官。 為具務簡素。 朝夕食各不過五味。菜果脯醢之類。各不過三十器。 酒廵無筭。深淺自斟。主人不勸。客亦不辭。

逐廵無下酒。時作某羹不禁。召客共用一簡。客注可否扵字下。不别作簡。或因事分簡者聽。會日早赴。

不待促。違約者每事罰一巨觥。公自序其詩云。作眞率會。伯康與君從七十八𡻕。

安之七十七𡻕。正叔七十四𡻕。不疑七十三歲。叔逹七十𡻕。光六十五𡻕。合五百一十𡻕。口號成詩。用安之前韻。伯康温公之兄。君從席汝言。要之

工尚恭。正叔楚建中。不疑王謹言。七人五百有餘𡻕。同醉花前今古稀。走馬闘雞非我事。紵衣絲髮且相輝。經春無事連翩醉。彼此徃來能幾

家。切莫辭斟十分酒。儘從他笑滿頭花。南陽劉驎之。為栢冲長史。冲嘗至驎之家。驎之方條桑。謂冲使君既枉駕。宜

先詣家君。冲詣其父。父命乃還。拂短褐與冲言。父使驎之自持濁酒𦵔菜供賔。冲勑人代之。父辭曰。若使官人。則非野人意也。 德星之聚。慈明行

酒。六龍下食。宋胡侍講治家甚嚴。閨門整肅。尤謹内外之分。諸子常侍立左右。賔至則供億茶湯。待客不用使令而以子弟。禮度𡢃雅。杜子美詩

亦有問荅未及已。兒女羅酒漿之句。横渠先生曰。若親之故舊所喜當極力招致。賔客之奉當極力營辨。務以恱

親。不可計家之有無。然又須使之不知。其勉强勞苦。苟使見其為而不易。則亦不安矣。

唐張士嚴。父病。藥須鯉魚。冬月氷合。有獺䘖魚至前。得以供父。父遂愈。宋查道字湛然。歙州人。母病思鱖魚羹。方冬苦寒。道注祝扵河。鑿氷脫巾以取

之。得鱖尺許以饋。母疾尋愈。孝感之事。無世無之。孟宗得筍之事尤竒。陳遺之鐺飯。蔡順之異器椹。尤扵患難中得力。眞西山叅政。性篤孝為母吳

夫人祈福詞云。天下之樂。莫如以禄之及親。人子之情。尤欲其親之難老。母疾愈。醮謝詞云。莫親乎母。實為命以相依。盖高者天。惟盡誠而可動願

損臣身之筭。以延母氏之齡。爐薰之燼未銷。囊藥之功已應。孝行之簡在帝心君此。為人子者可不敬諸。

應璩古樂府云。昔有行道人。陌上見三叟。年各百餘𡻕相與鋤禾莠。住車問三臾。何以得此壽。上臾前置辭。量腹節所受。中叟前置辭。室内嫗麄醜。下

臾前置辭。暮卧不覆首。要㢤三叟言。所以能長乆。晦翁語録。𢦙云俗語夜飯減一口。活得九十九。先生曰。此出古樂府三臾詩。

唐柳公度。年八十有强力。人問其術。對曰。吾平生未嘗以脾胃熟生物。暖冷物。不以元氣佐喜怒耳。此下十數條。述老人所以觀自飬者。

冨鄭公。年八十。書座右云。守口如瓶。防意如城。張延老。名珙。年七十餘。步趨拜起健甚。自言夙與必拜數十。老人氣血多滯。

拜則支體屈仲。氣血流暢。可終身無手足之疾。唐仲俊。年八十五六。極康寧。自言少時因讀千字文有所悞。謂心動神疲四

字也。平生過事。未嘗動心。故老而不衰。太醫孫君昉。字景初。自號四休居士。山谷問其說。四休笑曰。麄茶淡飯飽即

休。補破遮寒暖即休。三平二滿過即休。不貪不妬老即休。山谷曰。此安樂法也。夫少欲者。不伐之家也。知是者。極樂之國也。四休家有三畆園。花木

鬱鬱。客來煑茗。談上都貴游人間可喜事。或茗寒酒冷。賔主皆忘。其居與余相望。暇則步草徑相尋。故作小詩。遺家僮歌之以侑酒茗詩曰。太醫診

得人間病。安樂延年萬事休。又曰。無求不着看人面。有酒可以留人嬉。欲知四休安樂法。聽取山谷老人詩。

山谷四印云。我提養生之四印。君家所有更贈君。百戰百勝。不如一忍。萬言萬當。不如一黙。無可簡擇。眼界平。不藏秋毫。心地直。我肱三折得此醫。自

覺兩踵生光輝。團蒲日靜鳥吟時。爐薫一炷觀之。四休四印。老少冨貧。普同受用。

東坡云。舊說南陽有菊水。水甘而芳。居民三十餘家飲其水皆壽。或至百二三十𡻕。蜀青城山老人村。有見五世孫者。道極嶮逺。生不識鹽醢。而溪中

多枸杞。根如龍蛇。飲其水故壽。道人中徃徃多有耆壽者。陸放翁云。青城山上宫道人此人也。巢居食松麨。

年九十矣。人有謁之者。但粲然一笑。有所請問。則託言病聵。一語不肯荅。于嘗見之扵丈人觀道院。忽自語養生曰。為國家致太平與長生不死。皆

非常人所能。且當守國使不亂。以待竒才之出。衛生使不夫。以須異人之至。不亂不天。皆不待異術。惟謹而已。子大喜。從而叩之則已復言聵矣。

放翁又云。老葉道人。龍舒人。不食五味。年八十七八。平生未嘗有疾。居會稽舜山。天將寒。必增屋瓦。補墻𨐧。使極完固。下帷設簾。多儲薪炭。杜門終日。

及春乃出。對客莊敬。不肯多語。于每訪之。殊無它語。一日黙作意欲叩其所得。纔入門。即引入卧内燒香。具道其過師本末。若先知者。赤異矣夫。

旴江有日峰丘道人。號河南子。年九十餘。皓髮朱顔。冬夏一單衣。兩雪不張盖。叔祖西巖寺丞招之來㤗寧留十餘載。檇一道藍。繫一小牌子。上書詩

四句云。老遲因性慢。無病為心寬。紅杏難禁雨。青松耐𡻕寒。常跣足賣卜於市。得錢則散與小兒。兒爭拾之黄玉窻與二三友叩問功名。皆笑而不

言獨指玉窻云。子壽高。嘗問養生之術。但指小牌子上詩四句𦕑焉。今歴五十餘年。信知其言之有味也。

太乙眞人七禁文其六曰。美飲食。養胃氣。彭鶴林云。夫脾為膱。胃為腑。脾胃二氣互相表裏。胃為水榖之海。主受水榖。脾為中央。磨而消之。化為血

氣。以濨養一身。灌溉五臓。故修生之士。不可以不美其飲食。所謂美者。非水陸畢備。異品珍羞之謂也。要在乎生冷勿食。塵硬勿食。勿强食。勿强飲

先饑而食。食不過飽。先渴而飲。飲不過多。以至孔氏所謂食䭚而餲。魚餒而肉敗不食等語。凡此數端。皆損胃氣。非惟致疾。亦乃傷生。欲希長年。此

宜深戒。而亦養老奉親。與觀頥自養者之所當知也。黄山谷云。爛蒸同州羔。灌以杏酪。食之以匕。不以筯。南都撥心麫。作槐芽温

淘。糝以襄邑抹猪。炊共城香稻。薦以蒸子鵝。吳與庖人斫松江鱸鱠。繼以廬山康王谷水烹曾坑闘品。少焉解衣仰卧。使人誦東坡赤𨐧前後賦。亦

足以一笑也。此雖山谷之寓言。然想像其食味之美。安得聚之。以奉老人之㫖甘。

東液老饕賦云。庖丁鼓刀。易牙烹熬。水欲新而釜欲㓗。火惡陳而薪惡勞。九蒸暴而日燥。百上下而湯鏖。嘗項上之一臠。嚼霜前之兩鰲。爛櫻珠之煎

蜜。滃杏酪之蒸羔。蛤半熟以含酒。蟹微生而帶糟。盖聚物之天美。以養吾之老饕。婉彼姬薑。顔如李桃。彈湘妃之玉瑟。鼓帝子之雲璈。命仙人之萼

緑華。舞古曲之鬱輪袍。引南海之玻瓈。酌涼州之蒲萄。願先生之者壽。分餘𤁋於兩髦。候紅潮於玉頰。驚暖響扵檀槽。忽纍珠之妙曲。抽獨繭之長

繰。閩乎倦而少休。疑吻燥而當膏。倒一缸之雪乳。列百柁之瓊艘。各眼灧扵秋水。咸骨碎扵春醪。美人告去。已而雲散。先生方兀然而禪逃。響松風

扵蠏眼。浮雪花扵兎亳。先生一笑而起。渺海𤄃而天高。苕溪漁隱曰。東坡扵飲食。作詩賦以寫之。徃徃皆臻其妙。如老饕賦。豆粥詩。

是也。豆粥詩云。江頭千頃雪色蘆。茅簷出没晨煙孤。地碓舂粇光似玉。沙瓶煮豆軟如酥。我老此身無看處。賣書來問東家住。卧聽難鳴粥熟時。蓬

頭曳履君家去。又寒具詩云。纖手搓來玉數尋。碧油煎出嫩黄深。夜來春睡無軽重。壓褊佳人纏臂金。寒具乃捻頭也。出劉禹錫佳話。過子忽出新

意。以山芋作玉糝羹。色香味皆竒絶。天酥陀則不可知。人間决無此味也。詩云。香似龍涎仍釅白。味如牛乳更全清。莫將北海金虀鱠。軽比東坡玉

糝羹。誠齋菜羹詩亦云。雲子香抄玉色鮮。菜羹新煑翠茸纖。人間膾炙無此味。天上酥陀恐爾甜。

宋太宗命蘇易簡講文中子。有楊素遺子食經羹藜含糗之說。上因問食品何物最珍。對曰。物無定味。適口者珍。曰。臣止知虀汁為美。臣憶一夕寒甚。

擁爐痛飲。夜半吻燥。中庭月明。殘雪中覆一虀盂。連咀數根。臣此時自謂上界僊厨。鸞脯鳳胎。殆恐不及。屢欲作氷壺先生傳紀其事。因循未果也。上

笑而然之。唐劉晏五鼓入朝。時寒。中路見賣蒸胡處。熱氣騰輝。使人買以袍袖包裙

褐底㗖。謂同列曰。美不可言。此亦物無定味。適口者珍之意也。倪正父云。魯直作食時五觀。其言深切。可謂知慙愧者矣。余嘗入一佛寺。

見僧持戒者。每食先淡喫三口。第一以知飯之正味。人食多以五味雜之。未有知正味者。君淡食則本自甘美。初不假外味也。第二思衣食之從來。

第三思農夫之艱苦。此則五觀中已備其義。每食用此為法。極為簡易。且先喫三口白飯。已過半矣。後所食者雖無羹蔬。亦自可了。處貧之道也。又

云。造物勞我以生。逸我以老。少年不勤。是不知勞也。年老奔馳。是不知逸也。天命我逸而我自勞可乎。又曰。吾鄉有前輩三人。其一施大任參政。享

年九十有四。其一李季叔參政。享年八十有一。其一沈持要詹事。今年已八十有二。耳目聦明。步履軽捷。夜書細字。三賢難老。皆以絶欲早。故効驗

彰彰如此。然則欲求長平者。可不以為法乎。倪正父經鉏堂雜誌述五事云。靜坐第一。觀者第二。看山水花木第三。與良

朋謂論第四。教子弟第五。述齊齋十樂云。讀義理書。學法帖字。澄心靜坐。益友清淡。小酌半醺。澆花種行。聽琴翫鶴。焚香煎茶。登城觀山。寓意奕棊。

雖有他樂。吾不易矣。劉後封云。外舅林寳章臻。晚𡻕奉祠。舊廬略繕葺。小囿粗種蓻。體中佳時。幅

巾短褐。野眺露坐。悠然忘歸。二子公遇公選。朝夕侍公。跬步不離。家庭講肄。偶有會意。公輙喜曰。天下至樂不出閨門之内。公遇兄弟。安隱約習。苦

淡耆年。一燈熒然。語必逹且。至言妙義。不縁師授。亦非言語文字可傳。公遇號寒齋。二子。同字子眞。合字子常。守寒齋孝友之規。子常事兄如父。家

政聽焉。子眞亦極友愛。連床之語至曙。一膳之珍必剖。制行同孝謹。臨財同廡讓。讀書同義趣。作文同機鍵。奕世傳一心。百年如一日。父子兄弟。

自為師友。世未有如林氏家庭講肄之樂者也。鶴林羅大經云。余家深山中。每春夏之交。蒼蘚盈堦。落花滿徑。門無利喙。松

影參差。禽聲上下。午睡初足。旋汲山泉。拾松枝。煑苦茗。啜之隨意。讀周易國風左氏傳離騷太史公書。及陶杜詩。轉蘇文數篇。從容步出徑。撫松竹。

與麛犢共偃息扵長林豐草間。坐弄流泉。漱齒灌足。既歸竹窻下。山妻稚子。作笋蕨。供麥飯。欣然一飽。弄筆窻間。随大小作數十字。展所藏法帖墨

蹟畫殺縱觀之。興到則吟小詩。𢦙草玉露一兩叚。再烹苦茗一盃。出少溪邊。邂逅園翁溪友。問桑麻。說秔稻。量晴校雨。探節數時。相與劇談一餉。歸

而𠋣杖柴門之下。則夕陽在山。紫緑萬狀。變幻頃刻。恱可人目。牛背笛聲。兩兩來歸。而月印前溪矣。唐子西詩云。山靜似太古。日長如小年。玩味此

句最妙。然色其妙者盖少。彼牽黄臂蒼。馳獵扵聲利之場者。但見衮衮馬頭塵。忽忽駒隙影耳。人能眞知此妙。則東坡所謂無事此靜坐。一日是雨

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所得不已多乎。易曰。觀頥。觀其自養也。康節詩云。老年軀體素温存。安樂𥦮中則有春。盡道山翁拙扵用。也能康濟自

家身。此自養之㫖也。善自養如鶴林。斯可以佚老矣。邵康節先生年老逢春吟云。年老逢春雨乍晴。雨晴况復近清明。天低宫殿

初長日。風暖園林未囀鸎。花似錦時高閣望。草如箇處小車行。東君見賜何多也。又復人間乆太平。凡八首首尾吟云。堯夫非是愛吟詩。詩是堯夫

喜老時。明着衣冠為士子。高談仁義作男兒。敢扵世上明開眼。肯向人前浪皺眉。六十七年無事客。堯夫非是愛吟詩。凡十一昔惜芳菲吟云。緑楊

陰裏尋芳徧。紅杏香中。帶酒歸。末聮云。芳樽有酒慈親樂。猶得堦前衣。凡四首擊壤集一編。老人怡神恱目。時可吟玩。無名公傳。自教尤詳。性

喜飲酒。命之曰太和湯。所飲不多。不善過醉。其詩曰。飲未微酡。口先吟哦。吟哦不足。遂及浩歌。所寢之室謂之安樂窩。冬燠夏凉遇有睡思則就枕。

其詩曰。墻高于肩。室大如斗。布被暖餘。藜羹飽後。氣吐胸中。充塞宇宙。聞人言人之善就而。和之。又從而喜之。其詩曰。樂見善人。樂聞善事。樂道善

言。樂行善意。聞人之善。如佩蘭蕙。晚有二子。教之以仁義授之以六經。家素業儒。口未嘗不道儒言。身未嘗不道儒行。其詩曰。羲軒之書。未嘗去乎。

堯舜之談。未嘗離口。當中和天。同樂易友。吟自在詩。飲歡喜酒。百年升平。不為不偶。七十康强。不為不壽。老境從容。善扵自養。孰有如康節翁者乎。

吕東萊伯恭。欑山吳氏佚老庵記云。横山具君珉。治别室之西偏。榜以佚老。休工歸役。斤斧收聲。輯枝立于前。聞竊語扵階者曰。棊隴繩畦。坻粟京稼。

籌筭掛𨐧。萬貨四臻。此吾主人翁所以佚其老也。少進至於門。聞行語扵㙦者曰。豐林遽宇。樽爼靖嘉。鷗鷺不驚。風月相荅。此吾豪長者所以佚其

老也。又進至於郊。聞聚語扵塾者曰。焙嗣以學。既楙既敷。秩壺以禮既序既飭。此吳鄉丈人所以佚其老也。他日吾君為予道之。子曰夫三者之言

何如。吳君曰。階得吾粕。𡍼得吾漓。塾得吾醇。出浸逺。吾名吾室。義其䆒扵此乎。子曰。未既也。畏嶠登輿。身閑心慄。厭市築墉。目鶄耳喧。君雖善自佚。

踰闑以徃。肩頳腹枵者踵相接。或𢦙不升。尪瘠憊。呻吟交於大逵。專一室之佚樂乎哉。君里中望也。盍勸族黨。愒勞振乏。已責紓逋。同其美於是

鄉。則盡横山表裏皆吾佚老庵也。其視尺椽半席。廣狹何若。君謝曰。厚矣。子之拓吾境也。顧童奴陷其說於𨐧間以勸。此記為勉耆英力行好事。歛

歲濟賑。實積陰功。必有紫府眞人延之扵上坐者。辛稼軒詞。壽趙茂中郎中。時以置蒹濟倉里中賑濟。除直秘閣沁園春云。

甲子相高亥首。曹疑絳縣老人。看長身玉立。鶴般風度。方頥鬚磔。虎様精神。文爛卿雲。詩凌鮑謝。筆勢駸駸。更右軍渾餘事。羡僊都夢覺。金闕名存。

門前父老忻忻。換奎閣新褒詔語温。記他年帷幄。須依日月。只今劍履。快上星辰。人道陰功。天教多壽。看到貂蟬七葉孫。君家裏。是幾枝丹桂。幾樹

靈椿。又呈茂中前章記廣濟倉事滿江紅云。我對君侯。長恠在兩眉陰德。更長

夢玉皇金。姓名僊籍。舊𡻕炊煙渾欲斷。被公扶起千人活。筭胸中除却五車書。都無物。溪左右。山南北。花逺近。雲朝夕。看風流杖履蒼髯如戟。種

柳如成陶今宅。散花更滿維摩室。勸人間且住五千年。如金石。趙龍國自詠念奴嬌云。

吾今老矣。好歸來。了取青山活計。甲子一周餘半紀。諳盡人間物理。婚嫁隨縁。田園粗給。知足生慚愧。心田安逸。自然綽有餘地。還是初度來臨。葛

巾野服。不减貂蟬貴。門外風波煙浪惡。我已收心無累。弟勸兄酬。兒歌女舞。樂得醮醮醉。滿堂一笑。大家百二十𡻕。

辛稼軒壽人七十感皇恩雲。七十古來稀。人人都道。不是陰功怎生到。松姿雖瘦。偏耐雲寒霜冷。看君

霜鬢底。青青好。樓雪初晴。庭聞嬉笑。一醉何妨玉壺倒。從今康徤。不用靈丹仙草。更有一百𡻕人難老。

又為嬸母王氏慶七十感皇恩云七十古來稀。未為稀有。須是榮華更長乆。滿床靴羅列兒孫新婦。精神

渾似箇西王母。遥想畫堂。两行紅袖。妙舞清歌擁前後。大男小女。逐箇出來為壽。一箇一百𡻕一盃酒。

最高樓壽洪内翰七十云金老。眉壽正如川。七十且華進。樂天詩句看山裏。杜陵酒債曲江邊問

何如歌窈窕。舞嬋娟。更十𡻕太公方出將。又十𡻕武公方入相。留盛事。看明年。直須腰下添金印。莫教頭上欠貂蟬。向人間長冨貴。地行僊。

鵲橋僊。為人慶八十。席聞戯作云。 朱顔暈酒。方瞳㸃漆。閑傍松邉荷杖。不須更展畫圖看。自是箇壽星模

樣。今朝盛事。一杯深勸。更把新詞齊唱。人間八十𡪯風流。長貼在兒兒額上。

又為岳母慶八十云。八旬慶會。人間盛事。齊勸一杯春釀。胭脂小字㸃眉間。猶記得舊時官

樣。綵衣更着。功名冨貴。直過太公以上。大家着意記新詞。過着箇十年便唱。

品令族姑。慶八十。來索俳語更休說。便是箇住世觀青菩薩。甚今年容貌八十𡻕。見𡻕道才十八。莫

 獻壽星看燭。莫祝靈龜椿鶴。只消得把筆軽軽去十字上添一撇張于湖孝帥潭州日。壽黄倅永存母淑人木蘭花云。慈聞生日。見說今年

年九十。戯綵盈門。大底孩兒七箇孫。人間盛事。只這一般難得似。願我雙親都似君家太淑人。

曹租參政文靖公壽伯母太夫人上官氏木蘭花詞云。吾家二老。前有高平生癸卯。若到今辰。詎止榮華九十齡。共惟伯母。九十新年還又五。五五相

承。好看重違乙巳春。 上官氏朋溪寧國府判夣得樸庵編修户部提刑傳之母。高平郡夫人江氏。文靖公之祖母。皆年過九十。吾家二壽母也。

又有鷓鴣天二闋云。九十吾家兩壽星。今夫人賽昔夫人。百年轉眼新開。十月循環小有春。

十月二十一日出生日到。轉精神。目光如鏡步如雲。年年長侍華堂宴。子子孫孫孫文孫。壽母開年九十三。佳辰就養大江南。緹屏冕耀新寧國。

繡斧斕斑老樸庵。傾玉斝。擘黄相。兩孫垂綬碧於藍。便當刋頌崆峒頂。留與千年作美談。

文靖公在朝日。壽母昌國葉夫人詞云。帝里風光别是天。花如錦繡柳如烟。還違令節春三二。又慶慈闈𡻕八千。

斟壽斝。列長筵。子孫何似詠高年。各裒千首西湖作一度生朝獻一篇。任靜江經略安撫日。元夕奉親出郊詞云。

綵結輕車五馬隨。傾城爭出看花枝。笙歌十里巖前去。燈火千門月下歸。蓮炬引。老菜衣。蛾眉無數捲簾窺。誰知萬里逢燈夕。却勝尋常三五時。

壽母詞云。滿二望三時。中春三十日生。春景方明媚又見蟠桃結子來。王母初筵啓。

無數桂林山。不盡灕江水。總入今朝祝壽杯。永保千千𡻕。樸庵編修户部知平江府日。壽母上官太夫人感皇恩云。覔得箇州兒。稍供

綵戯。多謝天公為排備。一輪明月。醖作清廉滋味。傾入壽杯裏何妨醉。我有禄書。呈母年萬計。八十三那裹暨。便和兒𥮅。恰一百四十地。這九千餘

𡻕長随侍。鷓鴣天云。天遣豊年祝母齡。人人安業即安親。探支十日新陽福。來獻千

秋古佛身。兒捧盞。婦傾瓶。更欣筵上有嘉賔。紫駞出釜雙臺餽。玉節升堂兩使星。

家居日。鷓鴣天壽詞云。諸佛林中女壽星。千祥百福産心田。喜歸王母初生地。滿勸麻姑不老泉。吾夢佛。半千員。一年一佛護庭臺。數過九十從頭數。

四百餘零一十年。序云。十月二十一日。吾母太淑人生日也。今年九十。仰荷乾坤垂佑。賜以福壽康寧。願益加景覆。令其耳目聰明。手足便順。五臓

六腑。和氣流通。常獲平安之慶。子孫賢順。寸禄足以供甘㫖也。貴玉牎祖母張氏壽八十有三。乃翁怡軒居士賦詞。有八十加三迎九十還似嬰童

之句。其居與𣝢庵對門。樸庵聞之喜曰。吾仁鄰亦有壽母如此耶。怡軒慶母年開九詩云。又見梅粧碧玉枝。弟兄相聚着菜衣。西方佛慶明朝誔。

南極星騰壽日輝。百𡻕阿㜷開九裏。兩房孫子戯重闈。年年得侍高堂醉。坐對天花散漫飛。

劉隨如鎮。壽趙路分八十感皇恩云。八十叢風流。那誰不喜。况是精神可人意。太公當日。未必榮華如此。兒孫列兩行菜衣戯。好景良辰滿堂和氣。唱

箇新詞管教美。願同彭祖。尚有八百來𡻕。十分才一分那裏暨。此詞亦用那裏暨三字。盖本扵康伯可之詞。

程滄洲壽後溪劉侍郎云。朱顔白髮炯雙瞳。一念平生造物通。内閣圖書眞學士。西園几杖老僊翁。木公金母人間現。桂子桐孫壽藉同。遥想綵衣圍

四世。後溪無日不春風。姚狀元賦吕氏宜老堂云。此堂清不着珠璣。只要雙親佚老宜。春酒儘堪眉壽介。斑衣長似乳時嬉。婦垂鶴髮陪姑綽。翁撚

銀髯課子詩。飽飲菊花潭上水。鷄窠猶自拜孫枝。二詩貴華冨艷。人間至樂孰加焉。李守為水言。奉使過海至瓊。道逢一翁。自稱揚避舉。年八十一

其叔父皆年一百二十餘。又見其祖宋卿年九十五。次見誰窠中有小兒出顯下視。宋卿曰。此九代祖也。不語不食。不知其幾𡻕矣。

唐九老圖白樂天詩序云。胡果年八十九。言敗年八十八。劉眞年八十七。鄭據年八十五。盧眞年八十三。張渾年七十七。居易年七十七。於東都履道

坊合尚齒之會。七老相顧。既醉且歡。靜而思之。此會希有。同各賦七言韻一章以記之。樂天詩云。

七人五百八十四。拖紫紆朱垂白鬚。囊裏無金莫嗟嘆。樽中有酒且歡娱。吟成六韻神還旺。飲到三盃氣尚麤。嵬峩狂歌教婢拍。婆娑醉舞遣

孫扶。天年高邁二踈傳。人數多扵四皓圖。除却三山五天竺。人間此會且應無。

𢦙傳諸好事者。有二老年貌絶倫。同歸故鄉。亦來斯會。洛中遺老李元𠁊年一百三十六。禪僧如滿歸洛年九十五。皆年之尤高者也。續命書姓名

年幽。寫其形貌附于圖右。樂天贈之詩云。雪作鬚眉雲作衣。遼東華表暮雙歸。當時一鶴尤希有。何况今逢兩令威

宋洛陽耆莫會文潞公年七十七留守西都冨韓公年七十九致政在里第二公弼亮三朝。為國元老。與庘司封汝言等於韓公之第。買酒相樂。賔主

十有二人。圖與妙覺僧合。司馬温公年未七十亦。與馬。潞公命温公序其事。諸公皆有詩。温公詩云。

洛下衣冠愛惜春。相從小飲任天眞。隨家所有自可樂。為兵更微誰笑貧。不待珍羞方下筯。只將佳景便娱賔。庾公此興知非淺。藜藿終難作

 主人。潞公請老致仕。後再起平章軍國之事。制書云。吕望惟賢。起佐文王之治。

周公。已老。留為孺子之師。繼而請老。復以太師致仕。年九十二。壽獨高扵諸公云。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一千六百十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