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萬一千六百十八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一千六百十九
卷之一萬一千六百二十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一千六百十九 十四巧

壽親養老書三

壽親養老新書堂上慈親八十餘。階前兒輩戲相呼。㫖甘取足隨豐儉。此樂人間更有無。康節翁詩。先人怡軒居士。奉八十有三之母。大書屏間。時

應紫方垂髫也。既壯挾册從宜春通守鄒愛山。官游愛山。愛其母施及塾賓所至。令應紫侍七衰之母以行。咸淳庚午。寓上杭縣齋。汀守劉審軒刊

吕東萊辦志録。應紫與寓目焉。中間二則載春夏奉親事。注云養老奉親書。於是方知此書之名。越二載壬申。至宜春遍求於𡊮吉文獻故家。咸無。

焉。自後司馬倦游意謂此書不可復得矣。閲三十有餘載。大德己巳春。總管氷壑鄒君。緘其書視余。余手之不釋。如獲隨珠和璧之寳。口之不置。如

聆虞韶商頀之音。已不勝其欣喜。未幾復以其續編來示。命名壽親養老新書。其中嘉言懿行。雅事竒方。前書所未有者。粲然畢備。又何如其喜也。

君自喜杉遷樵南。重作文靖公故宅。栖居高明。剩有園池亭館之勝。經史圖書。琴棋觴詠。欵親友於玉壺中。諸郎諸孫。珠聯玉立。善能承順其志。怡

恱其心。允謂人間至樂。湖山院落。雲月為家。四時佳興。自有痴樂堂。樵南小隱二記新書鋟梓。抑使世之養老奉親者。同有此樂焉。錫類之仁逺矣。

應紫雖不獲再遂寸草春暉之志。而亦不忘於老菜斑衣之思。君昔官中都時。曾遇異人。授以怡神養性之㫖。故續書多述老人之所以自養者。應

紫之志喜。蓋充然有得於斯。鷼鷃同游。亦惟曰各安其分云爾。是年冬至節日。同郡泰寧玉窻黄應紫序

太上玉軸六字氣訣。黄庭山人𨈕應博述。 道藏有玉軸經。言五臓六腑之氣。因五味薰灼不和。又六欲七情。積乆生病内傷臓腑。外攻九竅。以至

百𩨿受病。輕則痼癖。甚則盲廢。又重則䘮亡。故太上憫之。以六字氣訣。治五臓六腑之病。其法以呼而自瀉出臓腑之毒氣。以吸而自採天地之清

氣以補之。當日小驗。旬日大驗。年後萬病不生。延年益筭。衛生之寳。非人勿傳。呼有六。曰呵呼呬嘘嘻吹也。吸則一而已。呼有六者。以呵字治心氣。

以呼字治脾氣。以呬字治肺氣。以嘘字治肝氣。以嘻字治膽氣。以吹字治腎氣。此六字氣訣。分主五臓六腑也。凡天地之氣。自子至巳為六陽時。自

午至亥為六陰時。如陽時則對東方勿盡閉窻户。然忌風入。乃解帶正坐。扣齒三十六以定神。先攪口中濁津漱煉二三百下。候口中成清水。即低

頭向左而嚥之。以意送下。候汩汩至腹中即低頭開口。先念呵字。以吐心中毒氣。念時耳不得聞呵字聲。聞即氣粗。及損心氣也。念畢仰頭閉口。以

鼻徐徐吸天地之清氣以補心氣。吸時耳亦不得聞吸聲。聞即氣粗。亦損心氣也。但呵時令短。吸時令長。即吐少納多也。吸訖即又低頭念呵字。耳

復不得聞呵字聲。呵訖。又仰頭以鼻徐徐吸清氣以補心。亦不可聞吸聲。如此。吸者六次。即心之毒氣漸散。又以天地之清氣補之。心之元氣亦漸

復矣。再又依此式念呼字。耳亦不可聞呼聲。又吸以補脾。耳亦不可聞吸聲。如此者六。所以散脾毒而補脾元也。次又念呬字以瀉肺毒。以吸而補

肺元。亦須六次。次念嘘字以瀉肝毒。以吸而補肝元。嘻以瀉膽毒。吸以補膽元。吹以瀉腎毒。吸以補腎元。如此者。并各六次。是謂小周。小周者。六六

三十六也。三十六而六氣徧。臓腑之毒氣漸瀉。病根漸除。祖氣漸完矣。次看是何臓腑受病。如眼病。即又念嘘嘻二字各十八遍。仍每吹以吸補之。

總之為三十六訖。是為中周。中周者。第二次三十六通為七十二也。次又再依前呵呼呬嘘嘻吹六字法。各為六次。並须呼以㵼之。吸以補之。愈當

精䖍。不可怠廢。此第三次三十六也。是為大周。即總之為一百單八次是謂百八訣也。午時屬陰。時有病。即對南方為之。南方屬火。所以却陰毒也。

然又不若子後巳前面東之為陽時也。如早起。床上面東將六字各為六次。是為小周。亦可治眼病也。凡眼中諸證。惟此訣能去之。他病亦然。神乎

神乎。此太上之慈㫖也。略見玉軸眞經而詳則得之師授也。如病重者。每字作五十次。凡三百而六腑同矣。乃漱煉咽液。叩齒訖。復為之。又三百次

訖。復漱煉嚥液叩齒如初。如此者三。即通為九百次。無病不愈。秘之秘之。非人勿傳。

四時攝養論中有云。春肝氣盛者。調嘘氣以利之。夏心氣盛者。調呵氣以踈之。秋肺氣盛者。調呬氣 以泄之。冬腎氣盛者。調吹氣以平之。但言

調此四 氣而書中未詳及四氣之訣。今舉曾叔祖樸庵炎詹集中玉軸六氣全文以明之。黄玉窻云。愛山𡊮倅得樸 庵親傳。每日子午卯酉四

時行持六字。宻室中竹簾 布帷隔風為上。亦嘗得愛山親授口訣云。食後將息法。 平旦點心訖。即自以熱手摩腹。出門庭行五六十步消息

之。中食後。還以熱手摩腹。行一二百步。緩緩行。勿令氣急。行訖。還床偃卧。顆蘇煎棗啜半升以下。人參茯苓甘草等飲覺似少熟。即以麥門冬竹葉

茅根等飲。量性將理。食飽不宜急行及走。不宜大語逺喚人嗔喜卧睡。覺食散後隨其所業。不宜勞其心力腹空即須索食。不宜忍饑。生硬粘滑等物

多致霍亂。秋冬間暖裹腹。腹中微似不安。即服厚朴生薑等飲。如此將息。必無横疾。

養性 鷄鳴時起。就卧床中導引訖。櫛漱即巾正坐。量時候寒温吃點心飯。若粥。若服藥。先飯食服藥。吃酒消息訖。入靜室燒香誦經。洗雪心源。息

其煩慮。良乆事了。即出徐徐步庭院散氣。地濕即勿行。但屋下東西步。令氣散。家事付與兒子不宜關心。平居不得嗔呌用力。飲酒至醉。并為大害。

四時氣候和暢之日。量其時節寒温。出門行三二里。及三百二百步為佳。量力行。但勿令氣之喘而已。親故相訪間。同行出游百步。或坐。量力談笑。

纔得歡通。不可過度耳。人性非合道者。焉能無悶。須畜數百卷書。易老莊等。第一勤洗浣。以香霑之。身數沐浴。令潔净。則神安道勝也。左右供使之

人。得清净子弟小心少過謙謹者。自然事閑。無物相惱。令人氣和心平。几人不能絶嗔。若用無理之人。易生嗔怒。妨人導性。

二篇之㫖。養衛得理。皆沈存中懷山録所述。存中名括安車 輪不欲高。高則摇。車身長六尺。可以卧也。其廣合轍輞。以索繫合

之。索如縧大可也。車上設四柱蓋宻薕竹織絹糊黑漆。少加棱。棱重又蔽眼。害於觀眺。箱高尺四寸。設茵薦之。外可以隱肘為法。車後為門。前設扶

板。加于箱上。在前可憑。在後可𠋣。臨時移徙。以鐵距子簪于兩箱之上。板可闊尺餘。令可容書策。及肴樽之類。箱下以板彌之。卧則障風。近後為宰

户。以備反卧觀山也。車後施油幰。幰兩頭施軸如畫幀。軸大如指。有雨則展之。傳于前柱。欲障日障風。則半展。或偏展一邊。臨時以鐵距子簪于車

蓋梁及箱下。無用則卷之。立于車後。車前為納陛。令可垂足而坐。要卧則以板梁之令平。瑟書酒榼扇帽之類。挂車柱及蓋間車後皆可也。

漢召申公以安車蒲輪。閔子騫江革皆嘗為親御車。 邵康節詩云。喜醉豈無千日酒。惜花還有四時花。 小車行處人觀看。滿洛城中都是家。又

六。大子 中消白日。小車兒上看青天。司馬温公崇德待康節不至。有詩云。淡日濃雲合復開。碧嵩清洛逺縈迴 。林端高閣望已乆。花外小車

猶未來。康節和章亦 有萬花深處小車來之句。老人游觀。雅宜小車之適。存中懷山録。以安車為首云。

逰山具。逰山客不可多。多則應接人事勞頓。有妨靜賞。兼僕衆所至擾人。今為三人。其諸應用物。共為兩肩三人荷之。操几杖持蓋雜便更三人 

足矣。肩輿者未預客有所携則相照裁損。無浪重複。惟輕簡為便。器皿皆木漆。輕而逺盗。惟酒杯或可用銀錢一二千。使人腰之。操几杖者可兼也。

行具二肩。甲眉。

左衣篋一。衣。 被。 枕。 盥漱具。 手巾。 足巾。 藥。 湯。 梳。

右食匱一。竹為之。二鬲。并底蓋為四。食盤子三。每盤果子 採十。酒榼一。

可容數勝。以備沽酒。匏一。杯 三。漆筒合子貯脯修乾果嘉蔬各數品。餠餌少許。 以備飲食不時應猝。惟三食盤相重為一鬲。其

餘分任之。暑月果修皆不須携。乙肩。 竹鬲二。下為櫃。上為虛鬲。

左鬲上層書箱一。紙。 筆。 墨。 硯。 剪刀。 韻略。 雜書册。

櫃中食碗榬各六。匕箸各四。生果數物。削果刀子。右鬲上層琴一。竹匣貯之。

摺叠棋局一。櫃中棋子茶二三品。臘茶即碾熟者。盞托各三。瓢等。 附帶雜物。 小斧子。 刀子。 斸藥鋤子。 䗶燭。

柱杖。 泥靴。 雨傘。 凉笠。 食銚。 虎子。 急須子。油筒。

老人心閑無事。每喜出游。康節詩所謂待天春暖秋 凉日。是我東逰西泛時也。懷山録述游山之具。適 用之宜。倪尚書思經鋤堂雜志記霅川

城内外逰賞去 處凡四十二所。謂每月一游。則日日可度。每歲一游。則可閲三十年。日日逰太頻勞費可厭。歲一游 太疏。今酌其宜。每月徃一

處逰。一月之中。又擇 良辰美景。具山殽野蔌。或邀一兩賓。無賓。携子弟同行。庶踈數得中。亦康節所謂遍洛陽城皆可逰也。

居山約 余營兼山。本以藏拙。已就粗安。可以忘歸。諸兒之意。眷戀挽留。又難遽絶。今與汝曹約。每月二十日在山。十日在家。獨甚署甚寒兩月則

全在家。恐山中不便也。山中不可獨。須子弟一人侍。置曆輪流四子。每人一旬。周而復始。其當旬者。飲膳之類專一掌之。其餘在家有效時新。各隨

其意。多少不拘。無亦不責。其或有商議事。合要來此。不必當旬。自宜前禀。自六月為始。各於旬下書名。如當旬有私幹。兄弟那容。倪南書之子祖仁。

祖義。祖禮。祖智。祖信。祖常。祖常有最良之譽。老人之性有喜山居者。沈存中云。山林深逺。固是 佳境。獨徃則多阻。數

人則喧雜。必在人野相近。 心逺地偏。背山臨流。氣候高爽。土地良沃。泉石清美。如此。得十畒平坦處。便可葺居。左右映帶。岡阜形。最為上地。

地勢好。則居者安也。締 造規模。從人意匠。中門外作池可半畒餘。種芰荷菱芡。繞池岸種甘菊。既可采。又可觀賞。

欹床。 如今之𠋣床。但兩向施檔。齊高合曲尺上平。僧家亦無偏禪𠋣。亦有反檔。然高低不等。難為反𠋣。若背以左檔。則右檔可几臂。𠋣右檔。則左

可几臂。左右几互𠋣。令人不倦。仍可左右蟠足。或枕檔角欹眠。無不便適。其度座方二尺。足高一尺八寸。檔高一尺五寸。從地至檔。共高三尺三寸。

木製藤綳。或竹為之。尺寸隨人所便增損。飽食緩行初睡覺。一甌新茗侍兒煎。脫巾斜𠋣繩床 坐。風送水聲到耳

邊。裴晋公詩也。醉床。為床長七尺。廣三尺。高一尺八寸。自半以上别為子面。歉大床中

間子面廣二尺五寸。長三尺。皆木製。韋綜之。韋綜欲澀欲眠人身不退韋下虛二寸。床底以板彌之。勿令通風。子面歉下與大床平。一頭施轉軸。當

大牀中。子面底設一拐撑。分為五刻。子面首挂一枕。若欲危坐即撑起。令子面直上。便可靠背。以枕承腦。欲稍偃。則退一刻。盡五刻。即與大床平

矣。凡飲酒不宜便卧。當𠋣床而坐。稍卷。則稍偃之。困即放平而卧。使一童移撑。高下如意。不須以盡四體之適。大床兩緣有二尺餘。前節孔為直。凡

其下為笋。欲𠋣手則歉窌孔中。二床便於佚老。制度皆佳。觀雪庵。庵長九尺。闊八尺。高六尺。以輊木為格。紙糊之。三面如枕。屏風

上以一格覆之。面前施夾幔。中間可容小坐床四具。不妨設火及飲具。隨處移行。背風展之。迥地即就雪中卓之。比之氈賬。輊而門闊。不礙贍眺。施

之别用皆可。不獨觀雪也。此庵。即東坡之擇勝亭也。東坡守汝陰。作亭以帷幕為之。世所未有。銘

略云。乃作新亭。筵楹欒梁。鑿枘交設。合散靡常。赤油仰承。青幄四張。我所欲徃。十夫可將。與水升降。除地布床。又云豈獨臨水。無適不臧。春朝

花郊。秋夕月場。無脛 而趍。無翼而翔。敞又改為其費易償。榜曰擇勝。名實允當。觀此銘。則其製度可備見也。子由亦云 。子瞻以幄為亭。欲徃即

設。不常其處。名曰擇勝 。作四言一章。轍愛其文。故繼之。略云。我兄和仲。塞剛立柔。視身如傳。苟完不求。山磐水嬉。 習氣未瘳。豈以吾好。而俾民

憂。賴尾甚清。賴曲 孔幽。風有翠幄。兩有赤油。匪舟匪車。亦可相攸。養老奉親者為之。良可以供游觀之適云。

蒲花褥。 九月掇蒲。略蒸。不爾則生蟲。暴。令燥。投布囊中。將取花如柳絮者。欲為坐褥。或卧褥。以帛為方囊。满實蒲花。杖鞭令匀。厚五六寸許。其上

復以褥表囊之。虛軟温燠。他物無比。春間不御則褫去褥表。出囊稪笐燥處略。暴之。歲歲如此。南方海閩中有木綿。亦不及蒲花之柔暖。

湯鎗。 温酒為鐵銅槍。深三寸。平底。可貯二寸湯。以酒杯排湯中。酒温即取飲。冬時擁爐靜話。免使僮僕紛紛。殊益幽致。

羊羔酒 米一石如常法浸漿。肥羊肉七斤。麴十四兩。諸麴皆可。將羊肉切作四方塊爛煑。杏仁一斤同煑。留汁七斗許。拌米飯麴。更用木香一兩

同醖。不得犯水。十日熟。味極甘滑。此和化成殿方雪花酒。 羊精膂肉一斤去筋膜。温水浸洗。批作薄片。用極好酒一升。煑

令肉爛。細切研成膏。别用羊筒髓三兩。腎窠脂一兩。於銀鍋内鎔作油。去滓。却入先研肉膏内。并研令匀。又入龍腦少許拌和。傾入瓷甌内。候冷。每

用時取出切作薄片。入酒杯中。以温酒浸飲之。龍腦候極温方入。如無腦。入木香 許亦佳。二味各入少許尤佳。二酒宜為㫖甘之奉。

茶䕷酒 好酒一斗。用木香一塊。以酒一杯於砂盆内約磨下半錢許。用細絹濾入瓶。宻封包。臨飲取茶䕷百英。浮沉酒面。人不能辨。查花和露紅

小蓓取十箇。去枝葉。用生紗袋盛挂於瓶口。近酒面一寸許。宻封瓶口。三兩日可飲。或以湯柑皮。旋滴汁數點於酒盞内亦佳。

此酒色香味三絶。宜奉老人清興。酴醾本酒名也。世所開花。元以其顔色似之。故取其名。唐書百官 志。良醖著令供酴醾酒。今人或取花以為

枕囊。故黄山谷詩云。名字因壺酒。風流付枕幃。香炭 以精石炭屑之。生葵葉雜搗為餠錢大。暴乾。焚香雖致冷濕地。火

亦不滅。石炭相郡煤子最佳。餘處者性急。動之則火滅。不得已。清泉者次之。長泉者又為下。

一法。杦炭末五兩。胡粉黄丹各一兩。合搗為細末 。着糈米膠和匀作餠子。候乾。火内燒通紅。以𥿄 灰埋香爐中。焚香經夕。不滅不消。

降真香。 虛堂清夜宴坐焚之。降眞香一斤。沉香四兩。龍腦一分。宻和之。茅香時燒。少許亦佳。本草云。可入印香中合香附子末用。

四品竒香。 雪梅香。 丁香一分沉香半。脛炭篩研半兩來。捻取些兒爐口𤑔。人人道是雪中梅。

江梅香 人人盡道是江梅。半兩丁香一分茴。更用藿零俱半兩。麝香少許是良媒。

百花香。 一兩甘松二兩芎。麝香少許蜜和同。圓如彈子安爐上。恰似百花凝曉風。

長春香 二兩箋香三兩檀。麝香腦子一錢寬。華堂靜處爐香起。清韻長春賽蕙蘭。

御愛四和香。   沉香。     檀香。      降眞。箋香。     茅香。     海螵蛸。各一兩重。麝香。二錢重。

樟腦。一錢半重。 龍骨。半兩   蜜。右諸銼碎。蜜和匀。後用龍骨麝腦碾細和入新瓦 瓶内。封閉勿今氣

出。經三日方傾出。限三日過。 過四更時分當天取露氣。天明便收。陰乾。如此三 次。研為末。用蜜些子黄臘調作餠子。用瓷器收。遇燒時用水一

盞傍香爐邊。方燒香。香方甚多。獨此方用龍骨鎖住。其烟不散。所以為妙。

試茶。 採嫩芽。先沸湯。乃投芽煑變色。挹取。握去水。小焙中焙欲乾。槍内略炒。使香磨碾皆可。坐圖臨泉。旋擷旋烹。芳新不類常韻。

香茶 上春嫩茶芽每五百錢重。以緑豆一升去殻蒸焙。山藥十兩。一處細磨。别以腦麝各半錢重。入盆同研。約二千杵。納罐内宻封窨三日。後可

以烹點。愈乆香味愈佳。栢湯方。 採嫩柏葉。綫繫垂挂一大瓮中。紙糊其口。經月取。如未甚乾。更

閉之。至乾取為末。如嫩草色。不用瓮。只宻室中亦可。但不及瓮中者青翠。若見風則黄矣。此湯可以代茶。夜話飲之尤醒睡。飲茶多則傷人氣。耗精

害脾胃。柏湯甚有益。如大苦。則加少山芋尤佳。外臺秘要有代茶新飲。然作藥味。不若栢湯。隱居道話。尤助幽尚。

三妙湯 地黄枸杞實各取汁一升。蜜半升。銀器中同煎如稀餳。每服一大口。湯調酒調皆可。實氣養血。乆服彌益人。

乾荔枝湯。    蔗糖一斤。毬糖亦好。大烏梅潤者二二湯浸。時復换水。澄去酸汁。不去核焙乾。     桂去皮為木。

生薑 二兩。薄切作片。焙乾。右先將烏梅生薑為細末。入在沙糖内。與桂末拌和匀。再取麤隔過。如

茶點喫。欲作膏子吃。烏梅用 去核。修事如上法。不焙。桂作小片為末。薑切片 不焙。用水三碗。煎至二碗。湯調服。 暑熱心煩。井水調服。 乘龍圖

傳暑月可常合服之。清韻湯     縮砂仁三兩。          石葛蒲一兩。

甘草半兩。右末入鹽點服。

棖湯。     棖子十箇。    乾山藥一兩。   甘草二兩。鹽四兩炒。   白梅四兩。捶碎去仁核。

右先用棖子。山藥。甘草。白梅。一處研細。捏作 餠子。焙乾為末。入檀香半兩。尤佳。

桂花湯。     黄桂花三斤。揀淨。去青柄。研細。以瓷器盛貯覆合略蒸花。     乾薑一兩。   甘草一兩略炒。

右末和匀。量入炒鹽。盛貯莫令漏氣。如常點服。醍醐湯。     神曲二兩。    鹽十兩炒。   官桂二兩。

甘草七兩。   烏梅八兩洗搗碎。乾薑三兩煨。右先將五味焙乾為末。後入炒鹽和匀作一處。新磁罐收。

洞庭湯     真橘皮四兩。不去白。去蒂。研作小錢大。冷水浸一宿。曬乾。     生薑四兩。淨洗。

右將薑與橘皮同淹一宿。曬乾。焙乾。入甘草一兩 三錢。炙黄。好白鹽梅二十箇去核。以白麵拍作片 子。無油銚内煿乾。入炒白鹽一兩半。同一

 處為末。沸湯點用。木瓜湯。     生薑四兩取汁。 木瓜十兩。    白鹽五兩。

甘草五兩。   紫蘇十兩。右炒薑鹽拌和蘇瓜甘草三日取出曬乾為末。沸湯點服。手足酸服之

妙。又一方加縮砂山藥炒為末。消 食化氣壯脾。韻梅湯。     半黄梅百箇。捶去仁。       青椒四兩。揀

淨秤。     薑一斤 。去皮研。甘草。四兩。炙為末。 鹽半斤。右件安净鉢内。一處拌匀。烈日曬半月。以色變稍 紫為度。更約度稀稠

得所為佳。須用曬半日月安净 瓶内點用。已上諸方。皆得之秘傳。宜供湯藥之用。

熟水。 稻葉。榖葉。楮葉。橘葉。樟葉。皆可采陰乾。紙囊懸之。用時火炙使香。湯沃。暴其口良乆

前朝翰林院定熟水。以紫蘇為上。沉香次之。麥門冬又次之。蘇能下胸膈滯氣。功效至大。炙蘇須隔 竹紙不得翻。候香以湯先泡一次。傾

却再泡用。大能分氣極佳。晨朝補養藥糜法。

地黄粥。 切地黄二合。候湯沸。與米同下槍。先取酥二合蜜一合同炒令香熟。别貯之。候粥欲熟。乃下同煑取熟。

胡麻粥。 烏油麻去皮。蒸一炊曝乾。更炒令香熟。每用白糠米一升。胡麻半升。如常煑粥法為之。臨熟加糖蜜任意。極香甘。胡麻多治之。臨時取用。

乳粥。 牛羊乳皆可。先淅細糠米精細。控令極乾。乃煎乳令沸。一依用水法。乃投米煑之。候熟即挹置碗中。每碗下真酥半兩置粥上。令自鎔如

油遍。覆粥上。食時旋攪美無比。山芋粥。薯土於山者。名山藥。一名山芋。山芋山生者佳。種者無味。

取去皮。細石上磨如糊。每碗粥用山芋一合。以酥二合。蜜一合。同炒令凝。以匙揉碎。粥欲熟。投攪令匀乃出。

粟粥。 小粟去殻。切如米粒。每糠米一升。粟肉二合同米煑。更無他法。百合粥。 生百合一升。切蜜一兩同水窨熟投欲熟粥中每碗用三合。

麋角粥。 新麋角一具寸截。流水内浸三日。刷腥穢。以河水入砂瓶或銀瓶内。以桑葉塞瓶口。勿令漏氣。炭火猛煑。時時看候。如湯耗旋益熱湯。一

日許。其角爛似熟山芋。掏得酥軟即止。未軟更煑。慎勿漏氣。漏氣則難熟。取暴乾為粉。其汁澄濾候清冷。以綿濾作膠片。碗威風中吹乾。麋角膠别

入藥。每粥一碗。入麋角粉五錢。鹽一匙。同攪温服。枸杞子粥。 枸杞子生研捩取汁。每一碗粥可用汁一盞。加少熟蜜同煑。

馬眼粥。 新黑豆一斗。净淘入大釡中。如常用水煑令熟。擗去汁。再入釡。以熟麻油浸之。豆上油深四指。宻蓋之。慢火煑。直候露出豆。即以匙拌轉

更煑。直令粒盡油即佳。每粥一釡。可下熟豆三五碗。欲熟入拌勾食之。又法 白米二升。别煑令熟。大顆黑豆一升。先以薄灰汁煑豆令熟。濬出

豆。却以清水燒沸。依前入豆再煑。透出灰氣。漉出。却以沙糖六兩。用水兩碗化濾過。入鹽二兩。醬三兩。只用水。取醬汁同煑熟。桃仁杏仁皆可為粥。

生去皮尖。略炒令香。細研。水絞取濃汁。隨意入粥中煑。臨時加酥蜜亦可。金罌术煎亦可作粥。一如用糖法。

諸山蔬可作粥者。皆隻如菜粥法。禮記内則。言子事父母。婦事舅姑。進盥授巾之後 。問所欲而敬進之。

以饘酏為先。饘。厚粥。酏。 薄粥也。故此編詳述懷山録中諸藥麋法。陸放翁云 。平旦粥後就枕。粥在腹中暖而宜睡。天下第一樂也。

紫不托法。 新黑豆煑取濃汁。搜麫作湯餠。極甘美。能去麫毒。令不蒸服丹石人尤宜食此。雜蒓熱為羹妙。

沈存中六。麫治壅熱益氣力。但不可多食。致令憤 悶。料理有法。節而食之。餺飥蒸餠。及糕素餠。 起麫等法。在食經中。此法用黑豆汁搜麫

則無毒矣。造山藥麫法。 取山藥去皮薄切。日中暴乾。柳箕中挪為粉下篩如常麫。

食之加酥蜜為淳麫尤精。益氣力。長肌肉。乆服輕身。耳目聦明。不飢延年。造乾地黄法。 九月末。掘取肥大者去鬚熟蒸。微暴乾。又蒸。暴乾食之。如

蜜可停。芭蕉脯。 蕉根有兩種。一種粘者為糯蕉可食。取作手大片。灰汁煑令熟。

去灰汁。又以清水煑。易水令灰味盡。取壓乾。乃以鹽醬蕪荑椒乾薑熟油胡椒等雜物研浥一兩宿。出焙略槌令軟食之。全頰肥肉之味。

牛蒡脯。 十月以後。取根洗乾。去皮少煑。勿太爛。硬者即熟煑。并槌令軟。下雜料物如芭蕉脯法。浥焙取乾。

笋脯。一如牛蒡脯法。蓮房脯。 取嫩蓮房去蒂。又用皮。入灰煑。浥一如芭蕉脯法。焙乾。以石壓

令匾。作片收之。薝蔔鮓。 薝蔔花即栀子也。採嫩花釀作鮓。極香美。

白樂天方齋劉禹鍚饋以菊苗虀蘆菔鮓。換取樂天六 班茶二囊。以自醒酒。

乾蕨菜。 採嫩蕨菜蒸熟。以乾灰拌之。同爆極乾。濯去灰。又暴乾收之。臨食湯浸令軟。味如合蕇。

石芥𦯼菜。此二物極辛。為菹大佳。苦益菜。苦益菜。青蘘苦麻。皆可作羹。

苦麻即今俗謂之胡麻者。葉作羹大甘滑。其苗名情葉。松藻 去赤皮。取嫩白者蜜漬之。略燒令蜜熟。勿太熟。極香脆。

白芷。 蜜漬。糟藏。皆可食。防風芽 防風芽如胭脂色。天門冬芽如馬椿。芹菜。芎芽。又有蘼蕪枸杞

芽。菊芽。荇菜水藻牛膝芽。地黄嫩葉。皆如常菜治之。東坡詩云。秋來霜露滿東園。蘆菔生兒芥有孫。我 與何曾同一飽。不

知何苦食鷄豚。况藥菜之佳乎。水苔 立春前采嫩者。淘澤令極净。其間多沙石螮蟲。取得壓乾。隻入鹽

油完椒切薤白同入瓶中。釀為醑醋浸食之甚佳。又可油炒。加鹽醬亦善。爪虀。 生甜瓜。揀取未熟者。每十斤隨瓣切開。去穰不用。就百沸湯綽過。

以鹽五兩匀擦翻轉。豆豉末半升。釅醋升半。麵醬斤半。馬芹。川椒。乾薑。陳皮。甘草。茴香。各半兩。蕪荑二兩。并為細末。同瓜一處拌匀。人瓷瓮内淹壓

扵冷處頓之。經半月後則熟。瓜色明透。絶類琥珀。味甚香美。苿虀。 大菘菜叢採十字劈裂。菜菔取緊小者破作兩畔。同向日中曬去

水脚。二件薄切作方片如錢眼子大。人净罐中。以馬芹茴香雜酒醋水等令得所。調净鹽澆之。隨手舉罐。撼觸五十七次。蜜蓋罐口。置竈上温處。仍

日一次如前法撼觸。三日後可供菜。色青白間錯。鮮潔可愛。藕虀 嫩藕稍隨意切作方塊如骰子大。就蟹眼湯内快乎綽上。取牽牛

花揉汁淹染片時。投冷熟水中滌過。控乾。以馬芹鹽花泡湯入少醋加蜜作虀。澄冷澆供之。

豆虀。 先取濕沙納瓷器中。以緑豆匀撒其上如種蓻法。深桶覆藏室中。勿令見風。日一次掬水洒透。俟其苗長可尺許樀取。蟹眼湯綽過。以料虀

供之。赤豆亦可種。然不如緑豆之佳。薺熒 俗謂薺為東風菜。方言訛而為公爹菜。謂可以奉公爹也。東坡與

徐十三書云。今日食齊極美。天然之珍。雖不甘於五味而有味外之美其法取薺一二升許。淨擇入淘了米三合冷水三升。生薑不去皮槌兩指大。

同入釡中。澆生油一蜆殻當於羹面上。不得觸。觸則生油氣不可食。不得入鹽醋。君若知此味。則陸海八珍。皆可厭也。天生此物。以為幽人山居之

禄。輙以奉傳。不可忽也。羹以物。覆。則易熟而羹極爛。乃佳也。本草。薺和肝氣明日。凡人夜則血歸於肝。為宿血 之臓。過三更不睡。

則朝且而色黄燥。意思荒浪。 以血不得歸故也。若肝氣和。則血脉流通。津液暢 潤。東坡嘗有詩云。時繞麥田求野薺。强為傮舍煑 山羹。陸

放翁亦有詩云。小着鹽醯助滋味。微加薑 桂助精神。風爐歙鉢窮家活。妙訣何曹肯授人。

荀鱖。 東坡回錢穆父書云。竹萌蒙佳貺。取笋簟菘心與鱖魚相和。清水煑孰。用薑蘆菔自然汁及酒三物等入少鹽。漸漸欵洒之。過熟可食。不敢

獨味。此請依法作。與老嫂共之。老人有性喜茹素。不忍害物者。菽水之奉。在嘉蔬 藥菜料理如法。殊

益於人。杞菊芎术等苗。嫩時采食之。或煑或虀。或炒或罨。悉用土蘇鹹豉汁。加 鹽下飲甚良。蔓菁作虀最妙。不斷五辛者。春秋嫩 韭。四時

採薤。甚益緑豆紫蘇烏麻。須宜貯。俱能 下氣。其餘豉醬之徒食所不可少。皆須貯蓄肉食心 不害物。但以錢買猶愈於殺。第一戒慎勿殺。若

肉須新鮮。似有氣息。則不宜食。爛臓損氣。切須慎之戒之。種植。 庭檻園林間種植可愛玩之物。如世間花果。人家自有。此不悉載

令抄東坡一書。誠齋一詩于左。東坡與程全父書。

白鶴峯新居成。從天侔求數色果木。太大則難活小 則老人不能待。當酌中者。又須土砧稍大。不傷根者。

柑。      橘。      柚。      荔枝。楊梅。     枇杷。     松。      柏。

含笑。     栀子。謾寫此數品。不必皆有。仍告書記其東西。

誠齋三三逕詩。 東園新開九逕。江梅。    海堂。    桃。      李。

橘。     告。     紅梅。     碧桃。芙蓉。

九種花木各植一徑。命曰三三徑。其詩云。三徑初開是蔣卿。再開三徑是淵明。誠齋奄有三三徑。一逕花開

一徑行。歐陽公示謝道人種花詩云。

淺深紅白宜相間先後仍須次第栽我欲四時携酒去。莫教一日不花開。

西園胡大壯一喜種花卉。以窺造化生育之妙。喜飲醇酎。以寓經綸夑理之方。

芸香。 古人藏書謂之芸香是也。采置書帙中。即去蠹。置席下去蚤虱。栽園庭間香聞數十步。極可愛。葉類豌豆。作小叢。生秋間。業上微白如粉。江

南人謂之七里香。江南極多。大率香草多只是花過則已。縱有葉香者。須採掇嗅之方香。此草逺在數十步外。此間以香。自春至秋不歇絶。可玩也。

茅香。 閑地種之。可洗手。終日香。一年數次刈閑屋中。時時燒少許亦佳。本草云。苗業可煑作浴湯。令人身香。同藁本尤佳。仍入印香中。合香

附子用。枸杞。 揀好地熟斸。加糞訖。然後遂畦長開壟。深七八寸。合寬。乃取枸杞

連莖銼長四寸許。以草為索。慢束如羹碗大。於壟中立種之。每束相去一尺。下束訖。别調爛牛糞稀如麵糊灌束子上舍滿。减則更灌然後以肥土

壅之。滿訖。土上更加熟牛糞。然後灌水。不乆即生。乃如剪韭法。從一頭起首割之。得半畆。料理如法。可供數人。其割時與地面平。高留則無葉。深剪

則傷根。割仍避熱及雨中。但早朝為佳。又法。但作束子。掘坑方一尺。深於束子三寸。即 不束子訖。着好糞滿

坑填之。以水沃糞下。即更着糞填。以不减為度。令糞蓋束子一二寸。即得生。 後極肥嫩。數數。鋤壅。每月一加糞尤佳。

又法。但畦中種子如種菜法。土糞下水。當年踈瘦 。二年以後悉肥。勿今長苗。即不堪。食不盡。即 剪作乾菜。以備冬中。常使如此。從春

及秋。其苗 不絶。取甘州者為眞。葉厚大者是有刺。葉小者是 白棘。不堪服食。

又法。枸杞子於水盆内采令散訖暴乾。斸地作畦。畦中去却五六寸土。勿作壟。縳草穰作稕。似臂長 短。即以泥塗稕令遍。以安壟中。即以

子布泥上一 面。令稀稠得所。乃以絗土蓋之令遍。又以爛牛糞蓋上令徧又布土一重令與畦平。待苗出。時時澆灌 。及堪採。即如剪韭法。

更不要煑煉。每種用二月 初一。每年但五度剪。不可過也。凡枸杞生西河郡 谷中。及甘州者其味過於蒲萄。今蘭州西去鄴城靈 州九原

並大根莖尤大甘菊。 移根最佳。若少時折取苗。乘雨濕種便活。一年之後落遍地。長服

却老。冬中收子。剪如韭法。陸龜蒙杞菊賦云。惟根與菊。偕寒互緑。或頴或苕。煙披雨沭。我衣敗

綈。我飯脫粟。羞慚齒牙。苟 且梁肉。蔓延駢羅。其生實多。爾杞未棘。爾菊未 莎。其如于何。其如予何。東坡云。天隨生自言常食杞菊。及夏五

月枝葉老硬。氣味苦澀。猶食不已 。余守膠西。與通守劉君循古城廢圃。求杞菊食之 。捫腹而笑。作後杞菊賦云。人生一世。如屈伸肘。何者

為貧何者為富。何者為美。何者為陋。或糠 核而瓠肥。或粱肉而黑瘦。何侯方丈。庾郎三韭。較豐約於夢寐。卒同歸於一杇。吾方以杞為粱。

以菊為糗。春食苗。夏食葉。秋食花實。而冬食根。 尚庶幾乎河西南陽之壽。張南軒賦云。張子為江陵 之數月。時方仲春。草木敷榮。經行郡

圃。意有所 欣。爰命采掇。付之庖人。汲清泉以細烹。屏五味而不親。甘脆可口。蔚其芬馨。盡日為之加飯。而 他物不足以前陳。又云。天壤之

間。孰為正味。厚 或腊毒。淡乃其至。猩唇豹胎。徒取詭異。山鮮海錯紛紏莫計。苟滋味之𢦙偏。在臓腑而成贅。惟杞 與菊微勁不苦。滑甘靡

滯。非若它蔬。善嘔走水。 既瞭目而安神。復沃煩而滌穢。驕南陽於西河。又 頽齡之可制。隨寓必有。約居足恃。雪消壤肥。其 茸藏蕤。與子婆

娑。薄言掇之。古銚瓦盆。啜汁咀 虀。高論唐虞。咏歌書詩。嗟乎。微斯物。孰同先 生之歸。於是相屬而歌。殆日晏以忘饑。

地黄。 十二月耕地。至正月可止。三四遍細爬訖。然後作溝。溝闊一尺。兩溝作一畦。畦闊四尺。其畦微高而平硬。甚不受雨水。苗未生間。得水即爛。

畦中又撥作溝。溝深三寸。取地黄切長二寸。種於溝内訖。即以孰土蓋之。其土厚三寸以上。每種一畒。用根五十斤。蓋土訖。即取經冬爛草覆之。候

牙稍出。以火燒其草。令燒去其苗。再生葉肥茂。根益壯。自春至秋。凡五六耘。不得鋤。八月堪采根。至冬尤佳。若不采。其根太盛。春二月當宜出之。若

秋採訖至春不復更種。其生者猶得三四年。但采訖。比之明年。耨耘而已。參驗古法。此為最良。按本草二月八月采。殊未窮物性也。八月殘葉猶在。

葉中精氣未盡歸根。二月新苗已生。根中精氣已滋。不如冬月採殊妙。又與蒸暴相宜。古人云。二月八月。非為種者。将為野生。當須見苗矣。欲食葉。

但露散後摘取傍葉。勿損中心正葉。甚益人。勝諸藥。  東坡詩云。地黄飼老馬。可使光鑒人。吾聞樂。天 語。喻馬施之身。白樂

天採地黄詩。凌晨荷鍤去。 壽暮不盡筐。携來朱家門。責與白面郎。與君啖肥馬。可使照地光。願為馬殘粟。敕此苦飢腸。我衰 正伏櫪。垂耳

氣不振。移栽附沃壤。本草。古稱地 黄宜黄土。今不然。大宜肥壞虛地。則根大而多汁 。蕃茂爭新春。沉水得稚根。言以水沉而試之也。口華

子云。浮者名天黄。半浮半沉者名人貴。况者 名地黄。其銳者仕也。重湯養陳薪。於鼎釜水中更 以呰盛水而煑。謂之重湯。投以東何清。何

膠出東何。其用皮有老少。則膠有清濁。和以北海醇。崖蜜助甘冷。山薑發芳辛。山薑。水名。古方用术。 頭為寒食餳。寒食日研杏仁為酪。以

煑麥粥。以餳 沃之。嚥作瑞露珍。丹田自宿火。渴肺還生津。願向内熱子。一洗胸中塵。

五加。取根深掘肥地二尺埋一根。令没舊痕甚易活苗生從一頭剪取每剪訖鋤土擁之

五加盖天有五車之星精也。金應五行。人應五德。位應五方。物應五車。青精入莖。有東方之液。白 氣入節。有西方之津。赤氣入華。有南方

之光。玄 精入根。有北方之飴。黄烟入皮。有戊巳之靈。五神鎮主。相傳育成。用之者眞仙。服之者反嬰。大 服輕身耐老。明目下氣。補中益精。

堅筋骨。强志 意。五葉者良。葉可作蔬菜食。五月七月採莖。十月採根陰乾。張子聲。楊建始。王叔才。于世彦。 皆服此酒。得壽三百年。有子二

十人。世世有得服 五加酒散而獲延年者。不可勝計。或只為散。以代湯茶而餌之驗亦然也。

青蘘。 切麻苗也。取八棱者。畦中如菜法種之。生苗為菜食。秋間依此法種之。甚滑美。

百合。 上好肥地。加糞熟斸訖。春中取根大劈取瓣。於畦中如種蒜法。五寸一瓣種之。且作行。又加糞灌水。苗出即鋤四邊。令絶無草。春後看稀稠

得所處更别移亦得。畦中乾即灌水。三年後。其大如拳。然後取食之。又取子種亦得。或一年以後。二年以來始生。甚遲。不如種瓣。

黄精。 擇取葉參差者是真。取根擘破稀種。一年以後極稠種無時。其苗香美可食。

苜蓿。 擇肥地斸令熟。作壟種之。極益人。還須從一頭剪。每剪加糞。鉏土擁之。

合歡。 萱草也。移根畦中稀種。一年自稠。春剪苗食如枸杞。秋夏不堪食牛蒡。 取子畦中種。種時乘雨即生。若有水。不候雨也。地須加糞。灼然後

肥。旱則沃水。剪如上法。菜中之尤益者。但多種。食苗及根莖。益於人。蓮子。 八九月取堅黑子。瓦上磨尖頭。直令皮薄。取墐土作熟泥封如三

指大。長使帶頭兼重。令磨須尖泥。欲種時擲至池中。重頭向下。自能周正。薄皮上。易生。數日即出。不磨者率不可生。

藕。 春初掘取藕三節。無損處。種入深泥。令到硬土。榖雨前種。當年有花。藕可作粉。其法取粗藕。不限多少。凈洗截斷。浸 三宿。數。換水。看灼然

潔淨。然後漉出。碓中碎擣。以新布絞取汁。重搗。取汁盡為度。又以宻布 濾去粗惡物。澄去清水。如稠難澄。以水攪之然後 澄。看水清即瀉

去。一如造米粉法。鷄頭。 鷄頭粉取新熟者。去皮熟搗實如上法。

菱角粉。去皮如上法。薑粉。以生薑爛研。捩汁如上法。以和羹。

葛粉。去皮如上法。開胃止煩熱。茯苓粉。銼如癉子。以水浸去赤汁如上法。

松栢粉。春採嫩葉如上法。須垂露採為之。經宿則無粉。如嫩草鬱鬱可愛。

脫果。 木生之果。八月間。以牛羊滓和土包其鶴滕處被端幹相樓黄絞處。如大柸。以紙裏囊覆之。麻繞令宻緻。重則以杖柱之。任其發花結實。明

年夏秋間。試發一包視之。其根生。則斷其本理土中。其花實皆晏然不動。一如巨本所結。予在蕭山縣。見山寺中橘木止高一二尺。實皆如拳大。蓋

用此術也。大木亦可為之。嘗見人家有老林擒。木根已蠹朽。圃人乃去木本二三尺許。如上法以土包之。一年後。土中生根。乃截去近根三尺尺許。

包入地後遂為完木。凡種果木。須望前種實多。望後種實少。

百部。 山地種之如百合法。多種為佳。取根按汁濯衣。令不生虱。仍潔白如用皂角也。

右自杞菊以㺵為粥。為粥。為脯。為粉。須自種植 。克饒足用。百部之種。亦可為澣濯之供。

菖蒲石。 恠石竒峯。以沙石器種之。旦暮易水則茂。水濁及有泥滓則萎。一寸九節者。服之可以烏髭輕身延年。夜檠燈間置一兩盆。可以收煙。不

薰人眼。東坡詩云。碧玉碗盛紅瑪瑙青盆水養石菖蒲。曾茶山詩云。窻明九靜室空虛。盡道幽人一事無。莫道幽人無一事。汲泉承露養菖蒲。文石

清漪。斯亦几案間良玩也。相鶴。 不必  如鶴經所說。但取其標格立瘦唳聲清徹者為勝。凡老

鶴所生則氣韻清古。三年頂赤則能唳。細論其法。頸欲細而長。身欲人立而不横。足欲瘦而節欲高。頸肥則類雁。身横則類鶩。脛麤韻俗則類鸛。聲

濁體肥則類鵝。皆下材也。鶴雖食魚稻甚多。老則食榖漸少。甚老則不食。惟華亭縣鶴窠村所出者為得地。他處雖時有。皆几格也。養處須有廣水

茂木。風月清曠之地。嘗食生物則格韻高野畜之籠樊。詞以熟食。則多肥濁。而精彩羽毛日漸摧藏。類手鷄矣。

養龜。 龜者壽物。養庭檻中。可以愛玩。愈於觀他物。尤宜畜山龜。爾雅謂之攝龜者。腹下殻能開合。此龜啖蛇。蛇甚畏之。庭檻中養此龜則蛇不復

至。以至園圖中多畜之。大能辟蛇。兼此龜不賴水。陸地蓄之。不夫其性。予在隨州時。寓法雲寺之後有竹園。常苦多蛇。寺僧乃蓄龜于園中。自爾不

復有蛇。相鶴養龜二事。皆懷山録所述。收畫。子弟遇好圖畫。極宜收拾。在前士大夫家有耕莘。築巖。釣渭。浴沂。

荀陳德星。李郭仙丹。蜀先主訪草廬。王羲之會蘭亭。陶淵明歸去來。韓昌黎盤谷序。晋廬山十八賢。唐瀛州十八學士。香山九老。洛陽耆英。古今事

實。皆繪為圖。可以供老人閑玩。共賓友高談。人物山水。花木翎毛。各有評品吟咏。亦以廣後生見聞。梅蘭竹石。尤為雅致。瑶池壽鄉圖慶壽。近年有

壽域圖。備列歷代聖賢神仙耆壽者。丹青妝點。尤為竒玩。王維字摩詰。九歲知屬辭。擢進士。工草隷。善畫 。名盛於開元天寳間。

寧薛諸王。待若師友。晝思 入神。至山平水逺。雲勢石色。繪工以為天機所到 。别墅在輞川。地竒勝。與裴迪游其中。賦詩相詶為樂。東坡云。

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 畫。畫中有詩。秦太虛云。余為汝南。得疾卧直舍 。高仲符携輞川圖示余曰。閲此可以療疾。余本江海人。

得圖喜甚。即使二兒從旁引之。閲於枕上。 恍然若與摩詰入輞川。度華子岡。經孟城坳。舔輞 口莊。泊文杏館。上斤竹嶺。並木蘭紫。絶茱萸

沜。躡槐陌。窺塵柴。返於南北垞。航歇湖。戲柳浪。濯奕家瀬。酌金屑泉。過白石灘停竹里館轉辛夷 塢抵漆園幅巾杖履棋奕茗飲或賦詩

自娱。忘其身之 匏繫於汝南也。數日疾良愈。龍眠居士李公麟字伯時。能行草書。善畫。尤工人 物。人以比顧陸。顧

頸之。陸知微。晚年致仕歸老 。肆意於泉石間。作龍眠山莊圖。為世所寳。韓子 蒼題太乙真人蓮葉圖云。太乙眞人蓮葉舟。脫巾露 髮寒颼

颼。輕風為帆浪為楫。卧看玉宇浮中流。中 流。蕩漾翠綃舞。穩如龍驤萬斛舉。不是峯頭十丈 花。世間那得葉如許。龍眠畫手老人神。尺素

幻出眞天人。恍然坐我水仙府。蒼煙萬頃波𥻘𥻘。玉堂 學士今劉向。禁直苕嶢九天上。不須對此融心神。 會植青黎夜相訪。觀畫之趣。二

事可參。置琴。 朱文公琴賛云。養君中和之正性。禁爾忿欲之邪心。乾坤無言之

有則。我欲與子鈎其深。歐陽公云。予嘗有幽憂之疾。退而間居。不能治也。既而學琴於友人孫道滋。受宫聲數引。乆而樂之。不知疾之在其體也。夫

疾生乎憂者也。藥之毒者能攻其疾之聚。而不若聲之至者能和其心之所不平。心而平。不和者和。則疾之忘也宜哉。奉親者能琴。時為親庭皷一

二操。亦足以娱恱其意。和平其心。琴師六言云。擘托抹挑打摘。先後輕重疾徐。最是 一般妙處。更要其

人讀書。斯亦子弟藏修息游之一益云。延方士。 湖州東林沈東老。能釀十八仙白酒。一日有客自號回道人。長

揖於門曰。知公白酒新熟。逺來相訪。願求一醉。公見其風骨秀倖跫然起迎。徐觀其碧眼有光。與之語。其聲清圓。於古今治亂老莊浮圖氏之理無

所不通知其非塵埃中人也。因出酒器十數於席間曰。聞道人善飲。欲以鼎先為壽如何。公曰。飲器中鍾鼎為大。屈卮螺柸次之。梨花蕉葉最小。請

戒侍人次第速斟。當為公自小至大以飲之。笑曰。有如顧愷之食蔗。漸入佳境也。又約周而復始。常易器滿斟於前。笑曰。所謂柸中酒不空也。回公

興至即舉杯。常命東老皷琴。回浩歌以和之。又嘗圍棋以相娱。止奕數子輙拂去。笑曰秪恐棋終爛斧柯。回公自日中至暮。已飲數斗無酒色。東老

欲有所叩。回公曰。聞公自能黄白之術。未嘗妄用。且篤於孝義。又多陰功。此余每日所以來尋訪而將以發之也。東老因叩長生輕舉之術。回公曰。

四大假合之身。未可離形而頓去。東老攝衣起謝。有以喻之。回公曰。此古今所謂第一最上極則處也。飲將達旦。瓮中所釀止留糟粕而無餘瀝。回

公曰。乆不逰浙中。今日為公而來。當留詩以贈。然吾不學世人用筆書。乃就擘席上㨨皮畫字題於庵壁。其色微黄而漸加黑。其詩云。西鄰已富憂

不足。東老錐貧樂。有餘。白酒釀來緣好客。黄金散畫為收書。已而告别東老啓關送之。天漸明矣。握手并行。至舍西石橋。回公先度。乘風而去。莫知

所適。延名衲 成都一僧誦法華經甚專。雖經兵亂。卒不能害。忽一山僕至云。

先生請師誦經。引行過溪嶺數重。煙嵐中一山居。僕曰。先生老病起晚。請誦至寳塔品。見報。欲一聽之。至此果出。野服杖黎。兩耳垂肩。焚香聽經罷。

入不復出。以藤盤竹箸秫飯一孟。祀萄數既。無鹽酪。美若甘露。得襯錢一環。僕送出路口。問曰。先生何姓。曰。姓孫。問何名。僕於僧掌中書思邈二字。

僧大駭。僕遽失之。三日山中尋求。竟迷舊路。歸視襯資。乃金錢一百文也。由兹一飯。身輕無疾。天禧中。僧一百五十歲矣。後隱不見。

欵延方士談真誥。時約名緇聽梵書。二士共談。必 說妙法。真有所過。豈不樂。哉。

肅客。 未文公晚年。野服見客。榜客位云。滎陽吕公嘗言京洛致仕官與人相接。皆以閑居野服為禮。而嘆外郡或不能然。其指深矣。某叨恩致事。

前此蒙賓客下訪。初亦未敢援此。遽以老人野逸自居。近緣乆病。艱於動作。遂以野服從事。上衣下裳。大帶方履。比之凉衫。自不為簡。所便者東帶

足以為禮。解帶足以燕居。且使窮鄉下邑。復見京都舊俗之美。亦補助風教之一端也。又云。衰病之餘。不堪拜跪。親舊相訪。亦望察此。非應受者并

告權免。庶幾還答。不至闕禮。羅鶴林云。余嘗於趙季仁處其其服。上衣下裳。衣 用黄白青皆可。直

領。兩帶結之。緣以皂。如道服。長與滕齊。裳必用黄。中及兩旁皆四幅。不相屬。頭帶皆用一色取黄裳之義也。别以白絹為大帶。兩旁以青或

皂緣之。見儕輩則繫帶。見卑者則否。謂之野服。又謂之便服。記事 周益公云。蘇子容聞人引故事。必令人檢出處。司馬温公聞新事

即便抄録。且記所言之人。故當時諺曰。古事莫語子容。今事勿告君實。司馬公對賓客無問賢愚長㓜。悉以疑事問之。有草 簿數牧。常致座

間。苟有可取。隨手抄録。或對客 即書。率以為常。其書字皆真謹。劉元城見時。已 有三十餘册。

曾祖南谷文靖公。叔祖樸庵提刑。皆有日記。樸庵 所記名長生曆。有序云。司馬温公日記九十年作一 帙。一日之事。無論善惡必載焉。限

以十年。所以 推一期進得與否也。夫子三十而立。自是十年。則有加扵前矣。至從心之時。蓋涉歷四十年。聖人所 以宻推熟察以自驗。其

道藝所造。功力所成者至矣 。夫甲乙周而時已乆矣。時愈乆而行愈進。此聖人 之所以為聖人也。温公之帙。豈其原亦出於比歟。長生曆

亦十年為一帙。二老相訪。 周益公以宰相退休。楊誠齋以秘書監退休。為廬陵二大老。

益公嘗訪誠齋于南溪之上。留詩云。楊監全勝賀監家。賜湖豈比賜書華。回環自闢三三逕。頃刻能開七七花。門外有田供伏臘。望中無處不煙霞

却慙下客非摩詰無畫無詩只謾誇。誠齋和云。相國來臨處士家。山間草木也光華。高軒行李能過李。小隊尋花到浣花。留贈新詩光奪月。端令老

子氣成霞。未論藏去傳貽厥。拈向田夫野老誇。。好事者繪以為圖。誠齋題云。平叔曾過魏秀才。何如老子致元台。蒼松白石青苔逕。也不傳呼宰相

來。用魏野詩翻案也。誠齋蒙嗣東山先生伯子以集英殿修撰致仕。家居年八十。雲巢曾無疑益公門人也。年尤高。嘗携茶袖詩訪伯子。其詩云。褰

衣不待履霜回。到得如今亦樂哉。泓頴有時供戲劇。軒裳無用任塵埃。眉頭猶自懷千恨。興到何如酒一杯。知道華山方睡覺。打門聊伴茗奴來。伯

子和云。雪舟不肯半塗回。直到荒林意盛哉。籬菊苞時披宿霧。木犀香裏絶纖埃。錦心綉口垂金薤。月露天漿貯玉杯。八十仙翁能許健。片雲得得

出巢來。其風味庶幾可亞前二老云二老相訪。倡姸酬麗。四詩可觀。放翁詩云。老人 無一事。有。興即吟詩。

唱者和者皆須興到也。儲書。 邵康節詩云。花木四時分景致。經書萬卷號生涯。有人若問閑居

處。道德坊中第一家。歐陽文忠公六一堂記云。琴一張。棋一局。酒一壺。藏書一萬卷。集録金石遺文一千卷。以吾一翁老於此五者之間是為六一

陸放翁書巢記云。陸子既老且病。猶不置讀書。名其室曰書巢。吾室之内或栖于櫝。或陳于前。或枕藉于床。俯仰四顧。無非書者。吾飲食起居。未嘗

不與書俱。間有意欲起而亂書園之至不得行。輙自笑曰。此非吾所謂巢者耶。二公蓋儲書以自佚其老者也。丁度之祖顗。盡其家貲以置書至八

千卷。且曰。吾聚書多矣。必有。好學者為吾子孫。度力學有守。登服勤詞學科。仕至參致。曾子固平生嗜書。家藏至六萬餘卷。手自讎對。白首不倦。此

儲書以遺其子孫者也。孟子有賢父兄之言。惟以書教子弟者而後為賢。晉人有佳子弟之目。惟從父兄之教而知書者而後為佳。

唐杜荀鶴詩云。欺春只愛和醅酒。諱老猶看夾注書 。放翁詩云。燈前目力依然在。且盡山房萬卷書。

歐公詩云。至哉天下樂。終日在書案。家仲本云。至樂莫如讀書。至要奠如教子。又云。人家教子弟 如養芝蘭。然既積學以培植之。又須積

德以澆灌之。子弟儲書。正以備侍旁檢閲。陳后山左右圖書。日以詩論為務。其志

專欲以文章名後世。夜與諸生會 宿。忽思一事必明燭繙閲。得之乃已。或以為可待 且者。后山曰。不然。人情樂因循。一放過則不復省矣。

故其學甚慱而精。尤好經術。非如唐之諸子 。作詩之外。他無所知。魏衍昌世亦彭城人。從后 山學。年五十餘。見異書猶手自抄寫。藏書數

千卷云。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一千六百十九

重録總校官侍郎臣高 拱

學士臣胡正蒙

分校官洗馬臣林 煥

書寫儒士臣孫 說

圈點監生臣馬承志

臣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