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萬一千九百五十七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一千九百五十八
卷之一萬一千九百五十九 

{{{caption}}}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一千九百五十八 十九梗

周鼎

周文王鼎减小樣製  宣和博古圖

{{{caption}}}

曾公作方王尊彛

右高八寸九分。耳高二寸三分。闊二寸。深五寸八分。口徑長六寸一分闊四寸三分。腹徑長六寸三分。闊四寸五分容三升有半。重一十二斤三兩

四足銘七字按鹵字。許慎說文云。從西省象鹽形鹵。即魯字也。古尚書魯作𣥏。古之文字。形聲假借。如鄦作許。咎作皋。繆作穆之類是也。尊。說文云。

酒器也從酋廾以奉之。今尊傍加。乃阜字。從阜者盖取高大之意。彛。說文云。宗廟常器也。從糸。糸。綦也。廾持米。器中實也。王聲也。今彛其首作𠨽

者。乃王也其左作點者。象米形也。右作者。糸也。下作者。廾也。魯公者周公也。文王者。周文王也。按史記魯世家云。武王徧封功臣。同姓戚者。封

周公旦扵少昊之墟曲阜是為魯公周公不就封。留佐武王。今考其銘識文畫尚類于商。則知周公之時。去啇未逺。故篆體未有變省。以是推之。則

此為周公作祭文王之器無疑。其制足象蜼形。上為鼻。下為尾。高而且長。其兩耳亦鏤蜼文。蜼之為物。爾雅以謂禺屬。昂鼻而長尾。尾有兩岐。遇雨

則以尾塞其鼻。盖取其有智衮冕綉宗彛之章。而以虎蜼。亦此義也。其身四周。隱起獸靣。盖饕餮之象也。古者鑄鼎象物。以知神姦。鼎設此象。盖示

飲食之戒。銘曰。尊彛者。舉禮器之總名而已。是鼎也。仲忽扵元祐間進之。奇竒古可愛。足以冠周器。腐儒扶持異端。輙稱墟墓之物。以請罪焉。方當紹

述先烈。作新大政。故用聖遏朋邪。以彰寳器。俾一時純正不沮於朝。異代神奇復顯扵世。豈不快哉。









周晉姜鼎    宣和博古圖{{{caption}}}


  惟王九月乙灰晋妻曰余惟嗣朕光姑君晋邦余不

   辱妄寧經雍明德宣郵我猷用招所辝辟委楊乃光

   烈虔不墬𧭷覃亭以㷘我萬民嘉遣我鍚虎贵平两

   勿廢文侯顯命畏貫過弘征綏湯原取乃吉金用作

   寶尊鼎用康碩妥懷逺廷君子晋姜用蘄綽綰眉壽

   作息爲亟萬年無樓用享用德唆保孫子三壽是利

{{{caption}}}



右高一尺三寸。耳高一寸二分。闊二寸。深七寸七分。口徑一尺四寸七分。腹徑一尺五寸。容四斗一升。重七十七斤二兩。三足。銘一百二十有一字。

晉姜。齊侯宗女姜氏。以其妻晉文侯。故曰晉姜。觀其始言君晉邦。取其寡小君之稱。以正其名。中叙文侯威貫通洪。征綏湯原。以顯己之有𦔳迨其

末也。又言保其孫子。三夀是利。則三夀者與詩人言三壽作朋同意盖晋姜觀其始。特保我子孫。而外之三𡖖。亦冀夀考也。欵識條理。有周書誓誥

之辭而又字畫妙絶。可以為一時之冠廣川書跋晉姜鼎銘 晉姜鼎以今權量校之。其重若干其容若干。以合周律。當為權若干。為量若干周自

中世。天子不得考度量。協彛器。侯國得自為制則噹晋國不知其為讙量輕重多寡也。銘曰。維王十月乙亥。晋姜曰。余維祠先姑君晋邦余不敢荒

寧。知其為晋鼎矣。然則其謂晋姜則齊女也。春秋時齊歸晋女者。獻公則齊姜。文公則大姜。平公則少姜其在春秋前。則穆侯夫人書傳雖間有遺

缺。不得盡見。然其著者此爾。少姜早死。齊姜不得主祀穆夫人不盡穆侯世。惟文公夫人。當襄公世。猶不棄祀事。疑此大姜鼎也。聖人作春秋。扵歲

首則書王。說者謂謹始以正其端。故舊史以示成法。今昔人作鼎則曰王矣。是當時諸國。皆以尊王正為法。不獨魯也。考扵禮制。鼎者或以宴享亦

或以饗祭其數亦異矣故有正鼎者謂牛羊豕魚腊腸胃膚也。其在羞鼎則膷膮矣。盖食禮無膚。祭禮則有之。故其大者為膚鼎惟膚則享備體

也晋姜之作。殆膚鼎謂邪 膷。音香平𦞦臐。音勲牛𦞦膮。音尞豕𦞦見内則

周伯碩父鼎  宣和博古圖{{{caption}}}







{{{caption}}}

惟六年八月初言已子史伯碩父遣孝子

朕皇考釐仲王母乳母尊鼎用祈丐百禄

眉壽錧绰永命萬年無疆子孫永寶用享

右高一尺六寸九分。耳高四寸四分。闊四寸八分。深九寸九分。口徑一尺六寸八分。腹徑一尺七寸九分。容九斗五合。重一百二十斤八兩。三足。銘

五十字。耳足皆素。純縁之外。飾以蟠夔。腹間比以鱗紋。銘曰。惟六年八月初吉己者。以年繫月。以月繫日也。曰。子史伯碩父者。伯碩父雖不見扵經

傳。然周有太史内史之官。謂之子史。則稱扵父曰子。舉其官曰史。而伯碩父。則又其名也。曰。追孝于朕皇考釐仲。王母乳母者。用昭孝享于其考妣

也。釐謚也。而曰釐仲者。盖古人以字為謚。因以為族。則仲疑其族也。若王母乳母。則追孝皇考而并及之。其曰綰綽。則祝以優裕之辭耳。東觀餘論

二器形制欵識悉同。而文字刓缺以二鼎參讀而互辨之。可識者四十三字。不可見五字而已。案史伯。周宣王臣。碩父。其字也。鄭桓公為周司徒。問

王室於史伯。史伯具以諸國及晋楚所以興對。春秋外傳是之。而漢書古今人表。於厲王宣王時。皆書史伯。疑非二人。盖羡文耳。此二鼎銘文。著史

伯碩父。所以作鼎。曰。朕皇考釐仲。王母舟母尊鼎。而周器之拓文。有曰。史頴作朕皇考釐仲。王母舟母尊鼎。欵識字畫。大致皆同。則知頴者。盖碩父

之名。三鼎之文互相見耳。考之經傳。周有史佚。衛有史鰌。晋有史趙。率以官為氏。故碩父之名與字。皆冠以史。曰伯者。盖五十所加。猶伯陽父。仲山

父之類是也。又幽王之臣虢石父。而晋有伯石。於碩父亦近之。然虢石父。虢公也。未嘗為史。而晋之伯石。乃揚食我耳。非天子之命卿。弗可稱伐於

鼎是知史伯碩父。非此二人也。古文舟。與周同。史伯周臣。故稱其王母曰周母。猶周之姜。任。大姒。號曰周室三母。亦以國著也。以斯銘考之。釐仲者。

史伯之皇考。而周母其王母也。今先釐仲而後周母。則釐仲實王父耳。下言王母。則上為王父可知。故但曰皇考。銘之首曰。惟六年八月初吉己子。

以己配子。則於十日剛柔。疑若弗類。然三代鼎𢑱銘刻若此者尚多有之兄癸𢑱文曰丁子。周戠敦文曰乙子。今此鼎文曰己子。是也。或曰戊與己

同類。古尚未分。則所謂己子。乃戊子也。或曰易之五位相得而各有合。以配十日若甲與己合。古亦未分。則所謂己子。乃甲子也。丁子。乙子。義亦如

之。其說未知孰是。銘之卒章曰。用蘄綽綰眉壽。晋姜鼎銘亦有此語盖祈天永命俾弗中絶故日綰垂裕後昆。俾昌而大。故曰綽。與萬年子孫永寳

同意皆善禱之辭也。鼎唇之文鏤為龍與饕餮之象而腹皆作龍鱗與周寏父鼎頗相類。皆合而成體。散而成章之義。所謂龍文之鼎。盖取諸此。廣

川書跋史伯碩父鼎銘 史伯碩父鼎二。至和元年。虢州得之。嘗命校其權量所極。并其形制圖焉。其一高尺有七寸八分。深尺有一寸二分。徑尺

六寸九分受一石二斗重若干。其二高尺有六寸五分深尺有八分。徑一尺五寸八分其受一石重若干。銘曰惟六年八月初吉己子。史伯碩父追

孝于朕皇考釐仲。王母舟母尊鼎。凡四十三字。其六字刓缺不可識。或謂支干相配五行。無己字也。余按商兄癸彛為丁子。周戠敦作乙子。其類

甚多。盖以剛日柔日相配。而制器之日用剛。則以柔配之用柔則亦以剛為配。五行之用然也。戊己為土。戊為土生己為土滅。剛日不用而以己配

者盖用其剛。必即柔以成之。今術家猶然。在甲子六年正月朔當辛未。則八月一日朔當戊子。然碩父正宣王時。其曰史伯。則史臣而位大夫者故

得作宗器以薦祖廟。班固以史伯為厲王世。昔鄭桓公。宣王司徒。問國於史伯。則不得為在厲王時矣。今官庫有史頴鼎銘。同其皇考舟母。或以碩

父為潁字者。雖然。必與其字為配。至其與宗器於廟。則不得以字著也。潁或與碩父為兄弟。此不可得知矣。其二鼎以釐仲為皇考。而以舟母為王

母釐盖其王父。則以舟為王母。其周女也。稱王父以皇考。則周固有之矣。古之為史者書傳直以名配之。而不著姓。此其世代不得考也。然銘有用

蘄綽綰眉壽或為說曰。綰。如祈天永命。綽。如垂裕後昆。以其書考之。恐不盡得其文。古人於書直有不可意得者矣。









周史頙鼎   宣和博古圖{{{caption}}}









{{{caption}}}

史頭作朕皇考釐仲王母乳尊鼎用追享

孝用勒丐眉壽永命今終頭其萬年多福

無疆子子孫孫永寶用享

右高一尺四寸六分。耳高三寸九分。闊四寸三分。深九寸五分。口徑一尺五寸。腹徑一尺五寸六分。容六斗二升三合。重七十六斤。二足。銘四十三

字。耳足純素。純緣之下。以雷紋為飾。曰史頙者。雖不見扵經傳。盖史則言其官。頙則疑其名。是器與前伯碩父鼎言其考妣謚號。大率相類。然所異

者。此鼎差小。特不紀其歲月。雖辭有詳畧。器有小大。不害其為同。寔一時之物也。

周王伯鼎    宣和博古圖{{{caption}}}







{{{caption}}}

王伯作

右高五寸三分。耳高一寸二分。闊一寸四分。深三寸。口徑長四寸七分。闊三寸四分。腹徑長五寸。闊三寸六分。容一升六合。重三斤四兩。四足。銘六

字。按史傳有曰。史伯者。著其姓也。有曰鄭伯者。舉其國也。有曰僖伯者。稱其謚也。今此伯謂之王。以為謚。則王不可為謚。以為國。則王未嘗名國。以

為姓。則三代之間未見王姓而顯者。惟武王初定商。以九鼎寳玉封諸侯。而書序堯商之後。亦曰分寳玉扵伯叔之國。然則王伯者。疑其為王之伯{{{caption}}}

父也。曰寳齍者考諸周禮。雖有掌玉齍之官。然形制訖無所考。以其方而四足。與諸方鼎悉類。故附於鼎云。

周季㜏鼎依元樣製  宣和博古圖

{{{caption}}}








正月王在成爾王徒于楚麓命

小臣夌先見楚居王至于徒居廡

邊小臣夌鍚貝鍚馬兩夌拜稽首

對楊王休用作李娟寶尊筭

右高五寸五分。耳高一寸。闊一寸二分。深三寸五分。口徑五寸五分腹徑五寸八分。容三升。重三斤二兩。三足。銘四十九字。昔康王命作册畢曰分

居里成周郊。則成周者。西周也。麓。說文以為守山林吏。又曰。林屬於山為麓。則徙于楚麓者。謂其山之林麓盖如書言大麓之類。王欲徙楚先命小

臣夌徃見。以相其居。王至于居也。復遣錫貝錫馬。及兩所以賞之。曰李㜏者。說文㜏。通作妘。以謂祝融之後姓也。富辰嘗舉叔妘。而韋昭亦以妘為

妘姓之女。則㜏乃其妃也。曰季者。又特言其序耳。言詩所謂彼美孟姜。仲氏任只有齊季女。皆指其序也。

周中鼎减小樣製 宣和博古圖

{{{caption}}}








{{{caption}}}

中作寶鼎

右高九寸三分。耳高二寸一分。闊二寸二分。深六寸一分。口徑八寸七分。腹徑九寸五分。容一斗五升。重九斤四兩。三足。銘四字。曰中作寳鼎純素

不加文縷與父已中甗。南宫中鼎皆出一手。持南宫中鼎。銘文僅百字其略曰王命中先相南國則知是器皆中一時之制也。銅色沁暈如碧玉。製作

典古。在周器中。最為純厚者焉。

周南宫中鼎减小樣製  宣和博古圖

{{{caption}}}








{{{caption}}}

惟十有三月庚寅王在寒師王命太

史括懷土王曰中茲懷人內史鍚于

琖王作臣令括里汝懷土作乃釆中

對王休命䵼父乙尊惟臣尚中臣赫赫

右高八寸五分。耳高一寸八分。闊一寸七分。深五寸四分。口徑長七寸二分。闊五寸四分。腹徑長七寸一分。闊五寸三分。容七升五合重一十斤。

四足。銘五十七字。

周南宫中鼎二依无樣製  宣和博古圖

{{{caption}}}










惟王命南宫伐反虎方之年王命中

先相南國贯行蓻王居射圖真

山中呼歸生原刋王執刋寶筭

{{{caption}}}

右高八寸四分。耳高一寸九分闊一寸八分。深五寸三分。口徑長六寸。闊五寸二分腹徑長五寸九分。闊五寸一分。容五升五合。重八斤四兩四足。

銘三十九字。

周南宫中鼎三依无樣製  宣和博古圖

{{{caption}}}








{{{caption}}}

惟王命南宫伐反虎方之年王命中

先相南國贯行蓻王居在射圃真山

中呼歸生原刋王蓻刋寳彛

右高八寸四分。耳高一寸九分。闊一寸五分。深五寸四分。口徑長六寸。闊五寸二分。腹徑長六寸。闊五寸。容五升有半。重一十斤。四足。銘三十九字

右三器以南宫為氏者。在周有之。如書所謂南宫括南宫毛是也。中則其名耳。然名氏同而疑識或異。曰。作乃采者。盖采事也。命以立事。則因為此

鼎而勒之銘也。其曰。伐虎方之年者。虎方。猶鬼方也。虎為西方之獸。是必因西征而昭其功以銘之也。三鼎形模。大畧相類。至其銘文間有不可知

者。則闕疑以待博識。






永樂大典門卷之一萬一千九百五十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