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萬九千四百二十三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九千四百二十四
卷之一萬九千四百二十五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四百二十四 二十二勘

站赤九

{{{caption}}}







使臣驛内安下。 中統二年。欽奉聖㫖。節談據徃來使臣。城子裏没勾當的休入去。如有勾當入城去的。使臣。仰於蓋下的使臣館驛内安下者。官

員民户每的房子衷休得安下。這般聖㫖有來。今再行省諭。經過使臣。今後照依已前聖㫖體例行者。若城外立站。在城别無勾當公事。仰速便倒

換合騎鋪馬前去勾當。並不得輙入城中。遷延遲滞。若委是城中合有勾當仰於係官館驛内安下。並不得於官員民户舍内安下。如違。治罪。仍仰

站赤人等依理驗視。應付鋪馬。祇應如違。亦行治罪。無得違犯事。欽此。立站赤條畫。 至元 年 月。中書省奏奉聖。六部併作四部。欽依别

行外。據别路站赤鋪馬數目。仰本部常切檢校。今逐一區處。 一。諸站鋪馬。大槩一體走遞。其間或有馬足參雜瘦乏病患氣力生受去處。雖因走

遞使然。亦由站間不得其人。及本路官司有失照覷。今後委自本路管民正官。督勒管站。常川計點草料槽具。各站户人等。將所養馬足依時飲喂。

湏要肥壮。無令瘦弱。若是不禁走遞頻頻倒死。驗數補買不唯有損站户。抑亦失悮隣站驛桯緊急公事。省部不測差官前來檢校若有似此站官。

就便斷遣。 一。四户養馬一足。若有倒死。又索補買。一歲之間。所費甚重。今知得諸處站赤。不䘏站户疾苦。中間因事作斃。妄行科䧟錢物。百般掻

擾。仰各路總管府。常切體察。或有人告首到官。取問是的。依條重斷。追贜還主。别差好人代替。 一。站户多有影占近上人户不令供馬。止要出備

錢物以益𥝠已若不禁治。切恐乆而靠損其餘户計今後有人告發。或官司察究得知。痛行治罪。諸人結攬者同。 一。元奉省箚。站户依驗使臣分

例上。應付當日首思。若使臣有勾當住呵。官司應付者。今體知得諸處站赤例於馬户處胃行攢䧟羊酒米麫首思等物。除使臣分例食用。多有

尅落數目。今後委自總管府斟酌。各站緊慢。使臣起數扣筭。必用首思數目。令本站於馬户處依理計置。明附文簿。排日依分例支銷。總府每月照

刷。如有冒破及不應者。勒本站官陪償。 一。元奉省箚。總站許設頭目三員。其餘站驛量設二員。額外不許添設。仍其管站頭目姓名申來。 一。今

後站户如遇買馬。仰本管先行相視過。然後立契成交。須要根買年少服壮無病耐騎坐者。無得聴從站户止圖價少。濫買年老有病瘦弱馬足。目

下雖省此小馬價。不乆倒乏。官司兩不便當。 一管站官不得𥝠騎站馬。及令般駝諸物。如違。痛行治罪。 一。遇有使臣經過。管將起馬箚子辨驗

無僞。即便應付鋪馬。母得止驗來站闕子倒換。亦不得非理刁蹬停留。一。諸站元有牧馬草地。仰管民官與本站打量見數。插立標竿。明示界畔。

無得互相侵亂。亦不得抉勢冒占民田。如有種田與人收到子粒。附簿收貯。不得非理破使。 一。使臣經過起數。仰總府取會。每季不過次月初十

日已裏申部。仍開使臣姓名并鋪馬數日。賫擎是何官司。起馬箚子來徃某處勾當公事。 至元新格。 諸事應差人給驛者。雖有元降起馬聖㫖。

皆須置曆開附。每季申報合屬上司。有不應給驛馬而給者。隨即究問。行首差過起數咨省。雖不給驛。其不須差人可辯之事。凢於所屬官司。母得

因而煩擾。 品。從鋪馬例。 至元八年三月。尚書兵部承奉尚書省箚付。先據御史臺備山東東西道按察司申。照得各路官員。應起鋪馬自行出

給。有品同。起馬多少不一。别無定例。乞通行定奪送本部。議得除有下項定例疋數。止合依舊乘騎外。隨路官員若奉特㫖。或省部明文。及急速公

事應給驛者照依舊例。三品五疋。四品五品四疋。六品七品三疋。八品以下止給二疋。省府准擬。除已箚付御史臺照會外。仰遍行合屬。依上施行。

一。隨路總管府。監捕蝗蝻鋪馬。户部元行達魯花赤。總管二疋。同知治中府判二疋。 一。隨路運司。每季差押運官一員。庫子一員。赴都送納課

稅。驗元給箚子起馬二疋。既運司革罷總管府依例送納。 一。各路交鈔。庫官庫子赴都關支鈔本觧納昏鈔。鋪馬已有定例。各路總管府就給箚

子。起馬二疋。 一。隨路局院起納叚疋雜造軍器等生活。各路就給箚子。應付押運官馬一疋。一。 隨路府運司衙門。每歲差發計撥稅粮考較課

程人吏。各路就給箚子起馬三疋。今既運司併人總府。亦合依例騎坐一。隨路係官投下局院。每年差人赴都及於他處間支物料。起馬一疋。上

年不曾馳驛者。不在此限。 一。隨路差人根挨急逓鋪遺失損壞文字。本路就給箚子起馬一疋。 一。隨路差人押運進呈御膳野物。本路就給箚

子起馬一疋。 一隨路運司駝運鹽引。驗斤重給馬。今既改立都鹽使司。亦合依例應付。 站户不便。 至元十六年九月。通政院據臨洮府脫脫

木孫塔察兒。備臨洮鞏昌通安等十站申。該先蒙官司設立站赤時。俱係採寳人户。於内差訖軍匠等户。却將貧難人户補充。内有無田地營運事。

必與人種佃為活。又值累年田禾雹兩旱霜簿收。闕少口糧。草粮艱得走遞頻併。倒死馬疋數多。蒙官司勤令補買。應當不前。所有些小家産折觧。

貨賣盡絶。枉冤無辜人户。太半在逃。及投充諸王位下昔慱赤怯怜口人匠等事。不肯應當站役。以致逼臨站户。將男女典雇賣與他人。得到鈔數。

補馬草料口糧等用度。至元十四年。十五年。二次伯答罕土里作亂。人事不能作活。又蒙官司拘收訖馬。每疋不下八九十兩價鈔其隣站倒死。致

將鋪頭疋車杖順帶過站及本處官司臨站户。與民户一體科䧟和買和雇。一切大小雜役人夫長行。馬疋草料等件差役。委實靠損。見在人户消

乏。難以存止。申乞照詳事。得此。於五月二十日。行宫内哈伯平章等官并本院一同奏准。臨洮府脫脫木孫塔察兒奏告下項事理。具呈中書省照

詳。欽依聖㫖事意施行。 一件。除帶上位新圓牌子聖㫖底文書裏行底使臣。鋪馬休與者麽道。明白聖㫖。有諸王并諸衙門勾當。𠋣付來底官人

底文書裏行的。怎生麽省着行麽道。奏有這底軍情勾當裏着圓牌子行有。除這的已外。不揀甚麽勾當。諸衙門行底。若遮當呵不宜麽道。這般商

量了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一件。總帥管着底城子裏出來當站有來底。二百四十户站户。只必帖木兒大王根前。諸王根前。愛不

花駙馬根底頭下有麽道。不當站有麽道。奏有這底只依在先體例裏面。有站家則交當站者。這般商量了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

一件。只必帖木兒大王位下使臣。騎着鋪馬吃祗應。更長行馬根底草料。要了宿頓呵。奏呵休與者麽道。聖㫖了也。 一件。臨洮府站家從在先放

頭口底田地。只必帖木兒大王令㫖裏。海音秃昔刺。陳帖木兒不花三个做主有麽道。奏有這言語是實呵。交回與者。商量了也麽道。奏呵那般者

麽道聖㫖了也。 一件。民户底官人每根底。和尚每根底。常川拿着行底。諸王底。鋪馬令㫖。也有這般底怎生麽道。奏有這般體例裏令㫖收拾呵

怎生。商量了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一件諸王布施鋪馬裏行有麽道。奏有諸王底布施鋪馬裏行者麽道。商量了也。别个和尚每

根底鋪馬裏休行者。這般商量了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一件。諸王位下細茶飯。五户納與。軍人根底錢物鋪馬裏將去。有這的怎

生麽省着行麽道。奏有這底從在元先行來底。若罷了呵不宜也者。這般商量了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 一件。脫脫錢債利錢。收拾

鋪馬裏行有麽道。奏有這的省着行呵怎生。商量了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 一件。總帥底。總管府按察司底官人每。不揀甚麽勾當

裏。鋪馬裏行有。怎生省着行麽道。奏有這的有忙軍情勾當呵。鋪馬裏行者。除外站家裏鋪馬休得行者。有民户勾當呵。民户裏州城省行呵怎生

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 一件。諸衙門遷轉官員來底去底官人每。鋪馬裏行有。這般的怎生省着行麽道。奏有這的今後不與鋪馬呵

怎生商量了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 一件。大王每好事底勾當寫着裏的頭。旴用底物取去呵。鋪馬裏行有怎生般省着行麽道。奏

有諸王行也者。商量了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 一件。大王每來的時分。去的時分。民户裏不交納鉢。站家鋪馬裏行有麽道。奏有這

的有忙勾當呵站家鋪馬裏騎者。無忙勾當呵。民户准備鉢納鉢着來 呵怎生。商量了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 一件。黄水站家為船

隻勾當裏鋪馬行有。這底行底一番兒兩番兒有。着行呵怎生。商量了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 一件。土鉢田地裏。差得去的使臣根

脚鋪馬之上。大王每根底。國師根底。官人每根底。得了鋪馬文書。來底物件將着行有麽道。奏有這底根脚裏。鋪馬以上不着添着這般。商量了也

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 一件。省樞宻院。御史臺。通政院。王相府。諸站這的每文書裏鋪馬裏行者。怎生麽省着行麽道。奏呵。這的不揀

甚麽勾當裏。從在先鋪馬行完備勾當來有來。這的罷了呵不中也者。則依着那体例裏行呵怎生。商量了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行

御史臺准御史臺咨。承奉中書省箚付。據通政院呈。備臨洮府脫脫禾孫塔察兒臨洮鞏昌通安等十站。田禾薄收。走遞頻併。鋪馬倒死。站户在逃。

及投充諸王下昔慱赤怯怜口人匠等事過臨洮站户典雇男女補買馬疋等事。五月二十日。通政院官元良哈歹等及脫脫木孫塔察兒。一同

奏准站赤内事理一十五件。呈乞照詳都省除已箚付王相府。欽依聖㫖事意施行。 諸衙門不得給鋪馬箚子。 至元十九年六月。中書省奏過

下項事理。仰欽依聖㫖事意施行。 一奏江南行省行臺按察司。宣慰司。各處總管府諸衙門官人每。差使臣呵。他每出給鋪馬箚子有奏呵。便行

文字省諭休教行者聖㫖了也。 一。奏江南做官去來的一箇漢兒人。說有江南行底使臣每。與猪肉魚兒鷄鵝鴨喫不肯。只要羊肉吃。有那田地

裏每一口羊用七八十兩賈。有這般呵。教站赤生受的一般奏呵。若有猪肉呵與者。無猪肉呵教與飯吃者。魚兒教廣也者。與魚吃者。無呵。休與者。

羊肉鷄鵝鴨等飛禽休與吃者。這一件事。并行省行臺。宣慰司。各總管府按察司。諸衙門不得出馬箚子。差鋪馬行的兩件公事。一處疾忙行文字

省諭將去。截日罷了者。聖㫖了也。 使臣與印信文字 至元二十九年。行御史臺箚付。據監察御史呈。量事緩急。給降符信文字施行。移准御史

臺咨。至元二十九年二月十七日。奏過事。内一件行臺與將文書來。去年拿了䘮哥後頭上位差底使臣每。没御寳聖㫖。没官人每底印信文字。口

傳聖㫖人根底要罪過底人也有。有罪過底人根底放了底也有。封了人房子斷没底也有。這般呵。真底假底。分揀不得。這其間裏。做賊說謊底有

去也。俺商量得。今後不揀誰。上位奏准差。使臣呵。合與聖㫖底與御寳聖㫖。省臺院不揀屬那箇衙門底交與印信文字者。這般呵便當麽道。奏呵。

那箇人那般來。聖㫖有呵。咬剌也奴。伯顔察兒。兩箇口傳聖㫖放了人來麽道。奏呵。是有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咨請照驗。休揀攛行馬例 元

貞二年月日。欽奉聖㫖。通政院官人每奏。站户每不揀誰。休隱藏者。屬上都大都兩路站户根底和雇和買。不揀甚麽差發休重併要者差去的使

臣攛行馬休揀騎者。站家草地每不揀誰休占了。來呵回與者麽道。薛禪皇帝聖㫖有來。如今屬站的站裏差使𧻞避了。城子裏官人每根底各投

下裏。有站家草地每。有姓占了不曾與來的也有麽道。奏來。如今站户每不揀誰交影占者。大都上都兩路站户每根底和雇和買休要者。但屬站

的草地每不揀誰占了來呵。回與者。攛行馬休揀騎者。道來這般宣諭了呵。站户每影占的。大都上都兩路站户每根底和雇和買要的。屬站底草

地每不回付的。攛行馬揀騎的人每。不那甚麽道。聖㫖俺的猴兒年正月初七日。大都有時分寫來。 任回官員站船例 大德元年六月。行中書

省准中書省咨。來咨奏准。福建雲南任回官員。旱路裏長行馬裏來到。水路裏應付站船。欽此。照得至元二十五年十月二十三日。准中書省咨。奏

淮任回官員飲食馬疋草料。即今水路站船。别無坐到各各品級合得船數。莫若照依都省已定飲食草料體例。三品以下與船三隻。四品五品與

船二隻。六品至九品及令譯史通事宣使人等與船一隻。行李人數雖多。船隻不過此例。外據在任亡殁官員妻子。亦合依驗已死官員品級。依例

應付飲食馬疋草料。水路應付站船。實為兩使。都省照得。飲食草料已有定例。今將擬到站船數目開坐前去。咨請依上施行。准此。照得。先准中書

省咨至元二十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奏准福建行省官人每與將文書來。俺管底城子裏做官來的人每田地逺麽道。不肯來有。如今怎生般來的

每根底。去時分鋪馬裏去了。月日滿呵。回來時分俺根底要了觧由文書的每根底。自已的長行頭口裏回來呵。沿路站裏飲食。他每的馬每根底

草料。交與的道有俺商量得。他每的言語是的一般有依着他每說來的站裏安下飲食草料交喫着。來呵怎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

欽此。都省今驗任回官員品級。議定人馬數内。三品以上正從不過五人馬五疋。四品五品正。從不過四人馬四疋。六品至九品正。從不過三人馬

三疋。令譂史通事宣使人等正。從不過二人馬二疋。今後回任官員。就便出給文引開寫。見授品級人馬數目起程。經過路分每起。應付正分例一

名餘者粥飯。長行馬疋。亦仰依例。應付草料。如所至去處。即將元給文引赴所在官司繳納觧部。准此又准中書省咨。元貞二年七月初六日。奏過

事内一件。雲南福建省官人每與將文書來。那裏赴任去的官人每。鋪馬裏去有任滿回來呵。長行馬裏來。有那般呵㬠生受。有人又那裏做官人

去的殁了呵。媳婦孩兒每出來不得。說將來有。俺商量的。這的每出來時節。旱路裏長行馬裏來。到水路裏呵。站船裏來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

者。欽此。除欽依外移准者。省生到任回官員。品級合得站船數目開坐前去。仰照驗依上施行。一品二品。船三隻三品至五品。船二隻。六品至九品。

令譯通史宣使等船一隻。 投下起給鋪馬例 中書省咨。御史臺呈本臺。大德二年六月。奏過事。内一件。諸王附馬差着使臣。各路州縣開讀令

㫖文書。除免本投下。百姓和雇和買。理斷公事。又不礙本投下寺觀與護持令㫖文書。動衆迎接。多騎鋪馬等事。本臺商量來。今後諸王駙馬有大

勾當呵。皇帝根底明白奏過交行者。小勾當呵經由中書省行者。他每無體例勾當罷了呵怎生。欽奉聖㫖是也那般者。開讀去的人根底有呵。和

那文書。那裏的廉訪司官一處與將來者。欽此 禁走驟鋪馬 大德三年十二月。湖廣行省箚付。據通政院呈。近據鎮江路申。江浙行省差千户

烏馬兒前去汴梁等路取勘逃亡事故軍人。到於本路管下丹陽站。省本官令兀剌赤潘荒兒於鋪馬上梢帶𥝠已行李沉重。被本官將所騎馬疋

走驟。及將兀剌赤馬疋沿路催趕。以致前項馬疋。倒死委官與烏馬兒千户眼同開剶。相視得前項馬疋。委因走驟倒死。申乞照詳事。得此。取訖烏

馬兒不應走死鋪馬明白違錯招伏在官。為此。照得至元二十九年七月内。有福建行省孟左丞騎坐鋪馬五疋。赴上位奏禀爪哇出征軍需物料

勾當。至雄州迎見髙平章回還。沿路走死揚州界首站馬一疋。移准大都通政院咨。十一月十七日。本院官奏來聖㫖。節該那馬交陪了。要罪過者

欽此。行據揚州路着落本官追陪訖已死馬價給主外。據已招罪犯。欽遇赦恩釋免了當。欽此。行據烏馬兒走死馬疋。着落本人依例追陪馬價給主。

别行補買好馬走遞外。及江浙行省差百户禹順楊庭玉赴北取發盤纏。别無賫把行省勘合箚子。詐坐站船。即係違例事理。擬合禁治今後各衙

門出使人員。除軍情緊急勾當。其餘公事。不許將鋪馬走死。閑慢者止令應付站船。似望站赤稍得甦息。為此。移咨大都通政院。及關中書省。兵部

具呈都省。遍行各處。依上嚴加禁約去後。今准江浙行省箚付。該准中書省咨刑部呈。本部參詳上項事理如蒙移咨行省依例禁約施行。准此。

結攬站赤 大德五年。中書兵部承。奉中書省箚付。通政院呈。楊州水站。正户不行當役。管站頭目人等結攬。轉雇諸人替當。損壞船隻。瘦弱頭疋。

失悞遞運。都省議得。除站户雇人當役事理。聴從民便。站官頭目人等。不應結攬。依已行禁約。逓運船隻。須要堪中。若有損壞。釐勒修理。除外。仰就

行合屬。依上施行。奉此。遍行照會去後。回准通政院闕該。本院議得。即與元行禁約不同。又兼車馬水旱站赤。先為站官頭目人等。與站户并别管

人户𥝠下結攬當役。不行依例走逓。屢常禁約。弊猶鄭除。更若縱令雇揚非惟勞佚不便。又恐因而倒壞站赤。又准户部關。奉中書省判。江浙行省

咨宣使怯列呈。管押木綿到陵州。停滯一十餘日。隨處站船人夫俱是替名。不係當站正户。却將船隻於避靜溝港灣泊。都堂鈞㫖送户部。行移合

屬。就便究問施行。又奉省判前箚魯花赤都事苗好謙呈。因差經由山後桓州等一十一站。提領百户人等貪圖濟已。勒令站户。不令親身應當。每

年馬一疋。受雇錢中統鈔二十五錠。牛一隻鈔一十六錠攬當。所以站户貧難。典賣田宅在逃。無可伸訴。其餘路分。盖其一也。今後合令各站置簿

摽附一户。自上而下。挨次輪流當役站官每日署押用印關防。逼勒攬當馬牛身役之人。斷罪罷役。仍令監察御史。各道廉訪司。常切體察。上項文{{{caption}}}

簿。每上下半年與其餘卷宗一體照刷。革去前斃奉都堂鈞㫖送兵部照擬連呈奉此移准通政院關。照得大德元年四月承奉中書省箚付御史

臺呈監察御史察知大都馬站官劉亨等。結攬閏榮等馬疋代替走遞。要訖工錢。若便追斷。終無所守通例。伏慮差池送兵部。擬將劉亨結攬站役

工錢追没。罪犯量情斷决。今後内外水旱車站馬疋等。須要正身應當。管站官吏結攬者。工價等鈔追没。痛行斷罪仍取提調正官招伏申呈。仰依

上禁約施行奉此。遍行禁約去訖。今准前因。除已行下楊州等處。依上禁約外關請依奉都省箚付内處分事理禁約施行准此本部叅詳。宜從通

政院所擬相應覆過。奉都堂鈞㫖送兵部依上施行。

{{{caption}}}




背站馳驛兩路

兀剌赤失去鋪馬箚

走死站馬

借騎鋪馬

違例應付鋪馬駞叚匹

夾帶從人多騎鋪馬

多取分例私帶官物

極治站赤 至大元年五月。江浙行省中書省咨。於至大元年正月初九日奏准下項事理部省除外咨請欽依施行。 一件。因着吏臣頻併上頭。

站赤每哏生受。有良鄉站裏。去年九月至十二月四箇月。其間起至一萬三千三百餘馬來各處差的使臣内無體例的并多騎去鋪馬的人每多

有依着至元二十八年完澤丞相為鋪馬生受的上頭也曾奏。奉世祖皇帝聖㫖。將大都應有諸處差來未回去的使臣分揀來。俺如今也好生分揀。

有體例無體例的。緊的慢的分揀了不合與的不教與。多要的鋪馬教揀了。不緊的使臣每。教水路裏相合回去。這般行呵。無體例多濫騎鋪馬的人每

也怕也者奏呵奉聖㫖那般者。 一件外處差出去的使臣每打栲站赤。取要錢物多要鋪馬又騎坐鋪馬越至幾路不便換打沉重駝馱的都教

這差將去的人每問者。他每合斷的。就便要罪過者。他每問不得記了姓名文書裏說將來。又管站官外脫脫禾孫站頭目每作斃。壞了站的也有

也者。那般的人每。也都交這差去的使臣問了。自脫脫禾孫以下。就便要罪過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委付好人做脫脫禾孫者。 一件。各處

的站赤。在先教各路達魯花赤總管提調着來。如今臺官人并行省官與將文書來。只教路官提。調站呵。離着站逺的耽悮了勾當的一般者。本處

有的路府州縣官。就近提調呵便當的一般麽道說有俺商量來。整治站赤的。其間他每的言語是的。一般教路府州縣達魯花赤長官提調呵怎

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 兵部管站赤。 至大四年七月。江西行省准中書省咨至大四年三月二十三日。奏過事。内一件。站赤在前屬兵部

管來。通政院官不用心拯治的頭上。站赤哏生受有。如今休交通政院管交兵部管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都省除已箚付兵部欽依交管外。咨請

欽依施行 長官提調站赤 皇慶元年正月。江西行省准中書省咨。兵部呈。撿會到至大元年正月初九日中書省奏過事。内一件。節該各處的

站赤在先教各路達魯花赤總管提調着來。云云見前欽此。照得各處水陸站赤事多干礙有司除拘該行省宣慰司總行提調外。若是站驛置立

在於各路州府城中。正合令本路府州遴魯花赤長官親臨提調。其𠋣郭司縣勿預。若站相離各路府州窵逺去處合從附近。或所在一州一縣達

魯花赤長官提調。各當盡心整治。常要頭疋肥壮。車船脩整。走逓均平。一切所須物色完備。撫治站户獲安。倘致逃竄倒斷必致罪及提調官吏。得

此。照得先為整治站赤。遍行各處。今路府州縣達魯花赤長官欽依提調去訖。今准前因。都省咨請照驗。依已今事理施行。禁治搔擾站赤 皇

慶元年七月日。江西廉訪司承奉行臺箚付。准御史臺咨。承奉中書省箚付呈。監察御史呈。燕南河北車站人户逺年逃竄。有司不肯詣實申報。止

是樁配見户包當。其各站提領百户與拘該州縣通同作斃。結攬詭名添價販賣驢畜。營利益已。又提點官等總領親戚退閑官吏。假借盛勢聘散

香茶等物。勒要錢物。致使站户逃移消乏。如今合干部分定擬約柬官民便益送據兵部呈叅詳。監察御史所言事理。擬合遍行禁治。及箚付御史

臺令監察御史各道廉訪司嚴加紏治相應具呈照詳都省。仰依上施行使臣 職官占住館驛 至元八年八月 日御史臺據河北河南按

察司申。准南京路巡按簽事牒。體知在京館驛。有本路官員占住。却令宣使人等於人家安下。就問得站赤官完顔邦襟具到本路館驛。除達魯花

赤及同知占住訖二位外。有二位安下宣使人員。以此於南京路行卷内照得至元七年八月初八日。承奉兵部符文。奉尚書省箚付。備中書省咨

該六月十二日奏。京兆府盖下底館驛。不交使臣每安下呵。却交人家裏安下搔擾百姓。奉聖㫖既有使臣安下館驛不交安下呵。却交人家裏安

下。搔擾百姓。那裏有那般體例。欽此。 禁使臣人家安下 元貞元年六月。中書兵部承奉中書省判。送翰林國史院呈。准本院直學士陳奉訓牒。

會驗先欽奉世祖皇帝聖㫖。節該徃來使臣於館驛内安下者。官員民户每房子裏休安下者。欽此。當職自召入翰苑。客居三年。本貫東平。有老母

并其餘家屬。見住宅舍一區。近知得本處官司引領使臣人等於内安下使闔家老㓜驚惶。無所軃避。照得東平館舍非一。自有使臣安下去處。其

本處官司不遵朝廷典訓。輙敢非理搔擾實為未便。牒請照驗事准此。具呈照詳。依例施行。奉都堂鈞㫖送兵部行移。究治施行。 禁使臣條畫

中統三年三月。欽奉聖㫖道與諸路達魯花赤管民官衆百姓每。據中書省奉告本體知得出征軍馬徃。來使臣人等内。有不畏公去之人。村下取

要飲食馬疋草料。批拽頭疋。搔擾百姓不安。乞禁約事准奏。年前為殺退阿里不哥。大軍回程。燕京住冬有益都李總管反叛。不免降兵征討。及令

各處簽軍守把城池。皆因反賊李壇。致使百姓生受。今逐一區處下項事理。 一。據征進徃來軍馬。今後私經過去處。每六七十里趂好水草地面

安置營盤一所。差蒙古漢兒官員祗待。據合與底依例應副。軍馬使臣不得一面輙入州縣村寨店鎮。如有不來設置營盤去處。故意於沿路宿頓。

或村下取要飲食馬疋草料。百姓人等並不得應副。如有違犯之人於已委祗待官處陳告。與管軍官一同取問得實。照依箚撒斷遣。如斷不定呵

經由本路達魯花赤管民官教奏說來者。 一。海青牌子使臣并徃來使臣。於過徃客旅㽵農百姓人等處奪要拽車牽船騎坐頭疋。有妨農種。及

阻礙客旅經行。深為未便。當除舊立站赤添補氣力。又禮經直道上剏設海青新站。其餘使臣依舊赴站倒換。海青使臣如來到前站没路。倒了一

疋呵換一疋者。乏了兩疋呵換兩疋者。如是元騎馬疋不乏。强行奪要頭疋不有罪過那甚麽。 一。長行馬疋草料。照依已先體例。截自四月一日

為頭住支。不以是何人等。毋得鄉下取要馬疋草料。百姓亦不得應副。這般省會。已後却有强行取要之人。寫了姓名於本路達魯花赤總管民官

處陳告。取問是實。照依箚撒斷遣。如斷不定呵。教奏說將來者。 一。近據和買草料起運諸物。雖是官為支價。其搬運脚力。百姓亦是生受。已後怎

生。可怜見咱每不識那甚麽。即目正是養種農忙時分。據未散雜役人夫盡行住罷。所據和買草料内。若有已支訖價錢。或准訖諸課數内有拖欠

者。依數送納如今已是四月為頭和買仰趂時分種養。毋得失悮歲計。一軍馬經行鎮店村寨。百姓人等避怕搔擾。時暫𧻞避。今已嚴行禁約不

令搔擾外。仰本路達魯花赤管民官多出文牓。招集百姓依舊復業寧家。趂時種養。使臣住坐者。如達魯花赤管民官并委付去底人每看覷面皮。

不為用心勾當。亦行斷罪。 一。諸處軍馬草料。截自四月一日住支者。使臣不過三站 至元十年九月。河南等路行部見欽奉聖㫖。供給兩處

行院并上司差遣。使臣徃來勾當。全籍錢馬走逓幹辦。照得本部并諸衙門差出勾當緩慢人員乘騎鋪馬。沿路因事停住。上馬趂趕程限走驟。以

致將馬足即漸瘦弱倒死。若不定立程限。切恐站赤生受省部議得。今後凡差出勾當人員。出給鋪馬箚付於上驗事標寫緊慢字號。除為軍情急

速勾當。不拘此限外。據常例緩慢勾當差出人員。每日不越三站走逓。仰更為照依坐去下項事理。行下管轄州縣并站赤。依上施行。 一。各處如

遇宣使人等到站湏要站赤官屬覷起馬箚子。若軍情急速勾當。即便依數。應付肥壯好馬。毋得停留。如係緩慢公事。當日行過三站。更要起馬。或

無箚子。取要鋪馬。不得應付。 一今後站赤但有宣使人員到站。依驗箚子應付正馬。所據兀剌赤。如元來騎馬者亦教坐馬。係步行者止令步行。

回馬本站更行闕文與前路站赤。依上施行 一。差出馳驛勾當人員。合得飲食。依例應付。毋得𨵗悮。如違。定是取招施行。若有騎坐長行馬疋官

員人等。站赤毋得應付飲食草料。如有賫奉上司文字合應付飲食者。止令州縣應付如違治罪。 一。諸府州司縣官探伺迎接官員差人不得乘

坐鋪馬。 一。今後除為朝廷急速公事之外。毋得擅差報馬。亦不得亂行前路文字。 一。今後使臣人員。騎坐前站馬疋。遇晚到站不能回還。仰於

所到站内依例逓相對喂草料。毋致聞悮。 一。站内槽前鞍轡苫氈繩索。一切什物。湏要完整。仰各處提點官每月赴站點覷。毋令短少。亦不致馬

疋瘦弱闕乏。 使臣索要妓女 至元二十一年七月。行御史臺據嶺北湖南道提刑按察司申准分司官按察使周通議牒。近據管妓樂管勾張

樁狀告。崔局長將手帕令樁散與妓女人家取要錢物。并差人賫帖子要妓女三名赴館驛内伴宿了當。次後崔局長再來喚妓女三名。為是夜深

不曾差撥。因此將樁歐打乞施行事。得此。除外追照得管勾張樁掌管差撥妓女文曆及總管府批帖。自至元二十一年正月十一日至三月十五

日。經過使臣索要妓女宿睡内知官職姓名四員。余只該不知使臣總差撥。應付妓女八十八人。各各開寫姓名。并伴宿月日夜數。就問得除事故

外妓女三十二名。各状供相同。仍讅問并不得分文鈔兩。今檢會到至元十四年七月内。欽奉聖㫖。今南宋平定。擬立提刑按察司條畫内一欵。節

該諸出使人員。若非理搔擾各處官司。因事取要錢物者。仰按察司體究得實。申行御史臺施行。欽此。看詳出使人員。只有上司定到飲食分例。别

無許令差撥妓女伴宿。今出使人員有此污濫不潔。若不紏察申覆。切恐所在人民觀感成俗此道官政未易肅清。牒請照驗定奪。備申行御史臺

照詳施行。得此照得欽奉聖㫖條畫内一欵。節該諸官吏入茶坊酒肆者。委監察御史紏察。又欽奉聖㫖條畫内一欵。節該察到職官污濫罪犯。每

上下半年類申御史臺。又一欵節該諸出使人員。若非理搔擾各處官司。仰按察司體究得實。申臺呈省。欽此。憲臺照得知名不經歷時宣使等四

名。即係職官污濫。除另行究問外。仰照驗今後若有似此污濫搔擾各處官司之人。常加體察禁約施行。 使臣不得騎馬入酒肆 至元二十四

年七月。燕南河北道按察司承奉御史臺箚付。該奉中書省箚付。通政院咨。據西京路申。豐州站官李子進等告稱本站馬疋。雖係𠋣郭站赤。見於

府外一十餘里立站。遇有上司差來本府勾當人員供送各人騎坐馬疋無問勾當緊急緩慢。每日須要將馬疋拴繫。時常於座子人家茶房酒肆

内。或看探親知人等。直至打禁鍾時後纔方回站。以致將馬疋餓損瘦弱倒死。必須勒令站户隨即補買。切恐因而靠損人户。失悮站赤。事係利害。

咨請更為箚付各衙門如有差出人員。毋令似前違犯。都省除外仰照驗依上施行。 禁使臣打站官 至元二十七年。行尚書省箚付准尚書省

咨。據通政院呈。應出使人員至站。無問鋪馬首思曾無失悮。便將站官人等非理栲打。選揀馬疋。站官人等避怕𧻞閃。轉致違悮。今後使臣人等到

站若失悮鋪馬首思人等。明白取招呈省申院斷罪。似為不致站赤生受。行省地靣各省就便出榜。其餘路分令合屬禁治事。都省除外。咨請照驗。

遍行所屬出榜禁約。出使人員。無故不得將管站頭目人等非理打拷。仍拘鈴管站頭目人等。常切在站聴候。母得輙離站赤。失悮支持。准此。 使

臣拷打站官 至大四年八月。江西行省准中書省咨。刑部呈。山東廉訪司關。至大元年九月十九日。有開讀聖㫖使臣忽赤兀歹等。為河東軍人

勾當。將利津縣尹成克孝打傷身死。勾促忽赤兀歹等到官取問間。欽遇詔書釋放了當。又使臣五兒等二起到站拷打官員。多要羊肉米麵鈔兩等

物。本部議得。若有差使。須差有職役人員。無禄之人。不許差遣。如欺凌官府擾民重者。呈禀聞奏。輕者本處官司就便斷罪。具呈照詳。得此。又據御

史臺呈。陝西行咨。漢中道廉訪司申德順州隴安驛等站官邵信等告。至大元年九月内御位下西僧。使臣烈思八巴等多起馬疋車輛。取要鈔

兩等物。打拷站官等事。至大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欽遇詔赦革撥。今後内外出使人員。似此擾害站赤。宜從都省聞奏。嚴加禁約。實為便益。具呈

照詳送刑部。議得今後若有差遣出使。須要委令有職役人員外。據革閑無禄之人。不許濫行差遣。除腹裏諸衙門内。每月將發訖使臣開具給驛

事由起馬數目。具申合干部分查勘外。據各處行省宜從都省移咨每季照勘。若有冒濫不應人等。凌虐官府。拷打站官。重者呈禀聞奏。輕者本處

官司就便斷罪相應具呈照詳都省咨請依上施行。 禁約使臣稍帶沉重 至元二十九年閏六月。中書省據通政院呈照得内外諸衙門并各

處行省出使人員騎坐鋪馬。為無駝馱馬疋。多於兀刺赤馬上稍帶氈袋行李皮篋子。沉重物貨更有不盡。令兀刺赤沿身負帶。致將馬疋壓損。因

而倒死。逼令站户補買。即日馬價。比之向日添加數倍。委是生受。乞禁約事。都省議得今後出使人員。除隨身衣服鋪盖雨衣外。别不得稍帶其餘

物件。除已箚付本院行下各處脫脫禾孫體問外。咨請照驗依上施行。 出使筵會事理 大德十年六月。湖廣行省准中書省咨。刑部呈。奉省判

御史臺呈。監察御史呈。備河間運司書吏嚴士元狀首。大德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户部楊司計為催起京敖鹽引。蒙本司郭運使等省會立帖子於

陳案牘處。借到中統鈔七十五兩。買到羊一口馬妳子餠酪。及令王三姐等歌唱筵會了當。貴得楊元狀招。不合依隨髙經歷等前去黄伯善花園

内食用訖郭運。使等熟羊一口。馬妳子等物。及樂妓婦女歌唱筵會。罪犯是實。本臺看詳司計楊元所招罪犯。宜令合干部分定擬外。據運使郭浩

等合從省臺已委官一就取問。通行議擬相應。呈奉中書省箚付送刑部。議得凡出使人員於所至之處。若是彼無營求免避之事。此無徇𥝠欺公

之實。賓主飲食宴樂。即古今内外通理。叅詳今次取到司計楊元運使郭浩等招伏詞因。難議坐罪。都省准擬。仰依上施行。奉此。照得出使人員。已

有日給定例。年終兵部依例照筭。訪聞朝廷使臣并省院臺部諸内外衙門一切出使人等。所到郡縣。除日常例外。官吏懼其威勢。𥝠結情好。自下

馬送路日游賞。鋪張筵會。所費甚多。用過錢物既不出官吏已身。又不敢明破官錢。止是詭名作弊。多端移易。非取之官。即取之民。習以成風。公𥝠

並困。今後諸出使官吏。除正祗應分例外。并不得預本處官吏宴會。其本處官吏並不得邀請。許提刑按察司體察。如有違犯之人。計贜定罪。設宴

及赴宴之人。一體科斷使官府民間。并免侵漁非為小補。行下合屬體察去訖。又照得至元三十一年七月初四日。本臺奏過事内一件。在前世祖

皇帝聖㫖裏。不揀甚麽勾當裏差出的使臣每。到外頭非理搔擾。各處官司因事取受錢物。更有多吃祗應。没體例交百姓底。交俺體察來。近間開

讀聖㫖詔赦差出去底使臣每。更不揀甚麽大小勾當裏使出去底人每。到外頭。城子裏官人每根底要肚皮吃祗應。那官人每催着梯已俸錢麽

道。就裏動支官錢科䧟百姓。這般行的也有。如今皇帝登寳位。這般使見識做賊說謊底人每根底不整治呵。大勾當怎生行得。百姓每怎生不生

受底。如今俺似這般聞奏過。各道行文書禁了呵。似這般犯着底人每。體察出來呵。重底聞奏了要罪過。輕底俺每就斷呵怎生麽道。奏呵。那般者。

聖㫖了也欽此。又奏過一件。近年以來。裏頭外頭。不揀那箇大小衙門裏做筵席呵。官人令史俸錢裏頭尅除着出麽道。除着他每俸錢却於官錢

裏頭借要了底也有。祗應裏要了也有。他每俸錢裏出來底也有。為那上頭養活不得。無怕懼。無羞耻。罪過裏入去底多有。如今中書省樞宻院不

揀那箇衙門官人每筵席呵。自己氣力裏做筵席者。他每管着底以下衙門官吏俸錢根底不交剋除要呵怎生麽道。監察每這般說有。俺商量來

監察每言語是有。更但凡尋道子求仕的人每。并所屬官吏每。與筵席的交禁治呵怎生麽道。奏呵。那般者。省官人每根底說與者麽道。欽遵外。今

據前因。本臺看詳楊元職居户部司計。慛起所屬運司鹽貨。因事飲用本司官吏筵會有違禁例罪遇元免。難同賓主宴樂。古今通禮。若以為例。使

出使人員做俲侵漁官府。誠為未便。本部議得。御史臺撿會到奏准聖㫖事意。擬合欽依禁治外。所言出使人員。不得預本處官吏宴會。設宴赴宴

之人科斷事理。今來叅詳。凡出使人員於所至之處。如親戚故舊。禮應徃返之人。賓主宴樂。理難斷絶。其餘不應飲用官吏筵會。侵漁官府。禁治相

應。具呈照詳。都省准擬請依上禁治施行。 脫脫禾孫 脫脫禾孫休搜行李。二欵至元十六年七月初五日。中書兵部承奉中書省箚。付據忽都

答兒侍郎蒙古文字譯詼來徃底使臣。除鋪蓋已外馬裏休駝者。駝呵脫脫禾孫每使臣底駝馱搜呵要了者麽道。聖㫖有來。如今來底使臣。脫脫

禾孫站官一處捜呵。鋪蓋已外不揀甚麽。脫脫禾孫要。有江南來底客官每也多有。似較没體例的一般麽道。奏呵。我幾時道來。今後休教搜者麽

道。聖㫖了也。欽此。又至元十六年十月初四日。行御史臺准御史臺咨。承奉中書省箚付。據樞宻院呈。七月十六日。内裏有時阿里陳左丞使來的

使臣阿䔍蠻對本院官奏說。沿路上來的呵。有隨站脫脫禾孫搜人底駝馱。來拜見西南官每也都搜要了東西。奉聖㫖先頭言語了來底休搜者。

要了東西都回也者。欽此。具呈。照詳。欽依聖㫖。行下合屬照會施行。准此。照得先准中書省咨。欽此。都省已經箚付。 脫脫禾孫盤問使臣 至元

五年二月初十日。中書右三部承奉中書省箚付。欽奉聖㫖。令後朝廷與諸王并中書省樞宻院制國用使司應副鋪馬使臣人等。驗各管官司元

發箚子數目外。但有多添鋪馬者。仰本處官司就便將元去使臣捉拿。步行差人監押前來。及各處脫脫禾孫好生的盤問。無鋪馬箚子。并無海青

牌面騎鋪馬人等者若無。却將海青牌并箚子并箚子人盤問。不着放回去呵。脫脫禾孫不有罪過。那甚麽。欽此。 站官 站官不得離驛 至元

十四年四月二十九日。通政院咨。四月初三日忙阿剌太子位下來底帖赤連者塞兩箇。奏豐州底站裏呵。站家頭目涙有等侯了多時。為不來上

頭。豐州官人每根底喚將來問呵。他每道俺已前管着時分。不曾這般怠慢。如今為俺不管着呵。他每自由自在底行有麽道。俺尋思已後。使臣每

來的勾當。似這般怠慢遲悮了去也這般。奏呵。兀良户根底說者這般。聖㫖了也。傳奉這般聖㫖呵。與中書省官人商量。奏呵。如今這裏差人去。若

那站家一番遲慢來呵。打了則交他站裏在意幹辦勾當。若已在前既曾怠慢做罪過來呵。打了交出去呵。擬付會勾當的人這般。奏呵。奉聖㫖那

般者。欽此。當院除已差官前去取問。及行下站赤須要從朝至暮。無得輙離站驛。各取甘結文状保結申覆外。咨請欽依施行。 站官看守官物

至元十六年十月。中書省據通政院呈。上都路中失八兒土囊家户站木赤温僧奴招訖偷盗本站頓放係官布疋。又招年前累曾偷盗番布皮毬

氊襪等罪犯。本院官聞奏過。已正典刑除將犯人分尸。發下西京北京等路隨站轉遞曉諭外。如今後官物到站時。暫停住於館舍内頓放。日夜令

本站官百户人等在意看守。無得違犯。如違。依例處死。將站官百户人等斷罪。 詔赦站站官不得妨公務 至元二十九年七月十九日。通政院

欽奉聖㫖條畫内一欵。節該除詔赦迎送外。其餘並不得迎送柢待。以妨公務。欽此。照得近年以來。諸處官司依前迎接。多有擅差站官兀剌赤人

等騎坐鋪馬迎接。預先走報。因而損壞馬疋。母得似前違錯。 選取站官事理 至元二十三年九月。中書省准御史臺呈。江南諸路新附站官不

曉喂養馬疋。本省議擬於有根脚曾歷仕入流品北人内選取提領一員。每月俸給一十兩。二周歲為滿無過於巡檢内任用。副使本處站户内選

差一員。常川勾當。就當本户身役請定奪。都省議得。每站設提領副使各一員。提領一員於慣曾勾當北人内選取。受行省箚付勾當。三周歲為滿。

若有成效無過犯者依驗受行省付身例别定奪委用副使於本處站户上户内選知官事為衆推服者一名受通政院箚付常川勾當咨請依上

施行。 整治站官事理 至大元年五月。江浙行省准中書省咨。照得大德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改元詔書内一欵。見本詔於大德十一年十

二月二十六日奏過事内一件。站赤氣力消乏的上頭。這裏差去的人每鋪馬。斟酌事務計較與鋪馬。中書省樞宻院御史臺依舊從便差使。其餘

諸衙門但有必合差人出去的公事。中書省斟酌應付鋪馬。各處行省宣慰司轉運司等衙門。除急軍情勾當外。即便差人報來者。其餘不緊的勾

當類省。一處差人俸人一名鋪馬裏來呵。站赤每也省氣力勾當也便益又除大數目鷹房子外。其餘不揀是誰。為因自己的勾當上頭推送鷹鷂

鋪馬裏來的每根底。休濫與鋪馬。實是堪中上位根底進呈的好鷹鷂有呵。有司官親身相驗過。分揀了。堪中好的。教印信文書省部裏與將來者。

大數目鷹房子送納。鷹鷂來的時分。行省宣慰司有司親身相驗了堪中的。教鋪馬裏送來者。不堪的休與鋪馬者。到這裏將來的鷹鷂户呵。交鋪

馬生受費耗支應上面上頭。將元分揀來的官人并選將來的人根底要罪過。更指稱進呈諸物麽道。濫騎鋪馬的駝馱沉重的無體例打拷站赤

的。百姓每根底科䧟首思等。一切不便。該載不盡合行的勾當。俺斟酌行文書整治呵怎生。又站赤頭目却是通政院行省各路官委付的人。有今

後大都上都在城站裏。於到選雜職人員。委付受勑官二員。其餘站裏各委付受勑官一員。依體例與俸錢。以次人員。交通政院選着委付。這般整

治了。通政院官專一用心提調。各處脫脫禾孫用心盤問。别了的人每根底。依体例要罪過呵怎生。奏呵。奉聖㫖是也那般者。欽此。 皇慶元年七

月。江西行省准中書省咨。來咨站户内選保站官。本欲優䘏站户。誠為美意。却緣站赤之設。通設朝廷政令。逺方邊關事情。不為不重。廣海極邊。新

附地面相離。本省三十餘里。即與腹裏事體不同。若比於站户内選取。豈惟不諳站赤事務。倘有機宻公事。中間恐非所宜。莫若於色目北人内選

用。相應相參勾當。𠈆為長便。咨請回示。又准湖廣江浙行省咨。為前事。擬合照依舊例。從本省於已設提領内銓注。委任百户。從路府州縣提調正

官於站户内選保相應送據兵部呈。照得江西等省咨。站户内選保站赤。江南腹裏事体不同。倘有邊關軍情機宻事務。恐非所宜。以此參詳。合咨

各省照勘各站驛令若有急缺。或不設去處。於相應人内銓注提領一名。相叅勾當。如蒙准呈。照會相應。具呈。照詳。得此。都省咨請依上施行。 站

户 禁約差役站户 皇帝聖㫖。行中書省官人每根底。行樞宻院行御史臺宣慰司官人每根底。廉訪司管城子的達魯花赤每根底。火失不花

奏將來蠻子田地裏有的站户每說有。自立站以來。除當站外。不揀甚麽差役不當有來。如今管民官每重要差役。有忙的不忙的使臣每。都騎鋪

馬有麽道。奏將來如今忙的根底鋪馬裏。不忙的使臣每根底牛驢船與者。站户每根底除當站外。不揀誰休重科差役者。道來這般。宣諭了呵。不

忙的騎鋪馬的。站户每根底重科差役的人每有罪過者。聖㫖俺的蛇兒年三月初六日。奪羅歡火失温有的時分寫來。大德元年。湖廣行省箚付。

據通政院呈本院官奏奉聖㫖分院前來鎮江置立。整治江南四省站赤除欽遵外。後站户人等徃徃赴院陳告。各路府州縣差充里正主首雜泛

差役。耽悮應當站赤。於至元三十年三月初六日。奏奉聖㫖。節該站户每除當站外。不揀誰休重科差役者。這般宣諭了呵。重科差役底人每有罪

過者。欽此。近據平江路管下水站户赴院陳告。承充里正主首外。若不再行移各路欽依已降聖㫖事意禁治。誠恐其餘路分亦有似此重複差役。

搔擾站户。日漸靠損深為米便。今將元奉聖㫖全文重録。在前呈乞行下合屬。欽依施行。 元簽站户不替 元貞元年三月二十三日。通政院奏

站户在先薛禪皇帝聖㫖裏。籍册裏入去了的。休交出去者麽道。聖㫖有來。如今有氣力的站户出去了呵。站赤倒斷了的般有氣力呵站户不交

出去。依着在先聖㫖體例。只教當站呵怎生。奏呵。那般者。聖㫖了也。欽此。站户别投户事 大德二年正月。通政院准上都通政院咨。據桓州至

昌平上站達魯花赤申。照得各站額設車正貼人户。有近上富。實有丁力。站户避重逐輕。或弟或兄。擅自將本户分房家口。一面呈獻諸王位下隱

占。或投充人匠校尉等户。不肯當站。止靠見役人户應當。若不於本處相應户内别行抽換或依舊勾充元簽站户當役誠恐乆而為例。轉投屬别

管官司。至日倒斷站赤。事繫利害。又據灤湯站申。亦為此事。得此大德元年七月二十二日。奏過事内一件。站户每各投下大王每根的。后妃每根

底。怯怜口裏。匠人校尉裏。入去了的。有如今那般入了的每根底。和那各投下的頭目每一處分揀着。奉聖㫖入去了的有也者。無聖㫖自意入去

的打了。交當站呵怎生麽道。奏呵。重打了回與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分間站户事 大德二年三月。御史臺承奉中書省箚付。通政院呈。大德

元年三月二十三日。本院官奏過事内一件。漢兒田地裏有的站户。富的窮了也。窮的富了也。這底每差發。覷了貧的富的。分揀當差發呵怎生麽

道奏呵。那般者。聖㫖了也。欽此。 體覆消乏站户 大德五年五月。行御史臺准御史臺咨。承奉中書省箚付。通政院呈。照得大德二年十月二十

四日准鎮江通政院咨。各省消乏站户。請早為聞奏。補替施行。准此。於大德三年正月初七日聖㫖。江南有的塔海為頭官人每。俺根底說將來。在

先江南四省管着消乏逃亡站户每。在先行省官人每替頭裏補與來。如今省家官人每根底說將去定奪。交替頭裏補換呵怎生麽道。奏呵。那般

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已於二月二十九日具呈都省行移各省。欽依施行去訖。至三月十一日。准兵部關該承奉中書省箚付。通政院呈准江南

分院咨各省消乏逃亡站户。都省除已移咨各省。委有消乏逃亡人户。保勘體覆明白。擬定咨省。得此。咨各處行省并鎮江通政院依上施行去訖。

今准本院咨江南各省逃亡消乏站户。始初有司體覆是實。隨即於應應户内簽補。將合該稅糧收除明白。不失官司元額。不惟官民兩便。站赤亦

得成就。緣前項逃乏站户。始自本院奏准。至今相及二年。未經簽補。如又令體覆明白。至日咨省見得各處因此遷延。卒。急不能成就。誠恐倒斷站

赤。事係利害。照得腹裏補户。須於額内除豁合納差稅。江南補户抵數替換。收除明白。不失官司限額。擬合令廉訪司疾早體覆。實為便當。當院除

已移咨本院使塔海通奉等馳驛前赴貴院咨請。年為會議聞奏施行。准此。於大德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奏蠻子田地裏有的消乏站户每。猪兒

年奏呵替頭裏。百姓每裏頭補換與麽道。聖㫖有來。省家官人每。行省家官人每。體覆者麽道。文書與將去來。行省家官人每體覆了。合補換有麽

道。行省家與將文書來。如今省家官人每。又交廉訪司官人每體覆麽道。有比及體覆回將文書來呵。見彼的站户每生受。有如今廉訪司官人

每體覆的委實消乏是實呵。那每每替頭裏那裏。相應的百姓每裏頭補換呵怎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站户餘糧當差 大

德六年十一月。江浙行省箚付。據通政院判官忻都承信呈。前來浙西補換消乏站户。常州等路水馬遞運站户衆告。路府州縣將富豪户計放免。

止憑鄉司人等供報。多有虛裝。或産去稅存。及苗求數少。勾充里正主首。妨悮當站等事。即目各處將站户。不問餘糧多寡。一槩差充里正主首。應

當雜泛差役。若蒙詳酌。以站户餘糧當差者。亦宜定與石數則例。免致一槩差擾靠損消乏不便。具呈。照詳。得此。照得近准中書省咨。御史臺呈。行

臺咨。太平建康路站户告稱。但有餘糧站户。不問糧數多寡。一例勾充里正主首。妨誤當站。果欲以餘糧當差者。亦宜明白定與則例。許令有餘糧

若干以上石數者應當。若干以下者不當。免致一槩動摇。此係江南各省通例。咨請議擬明白咨省。准此行移。各站講究回申。所據不一。省府議得

各處元簽水馬站户。依驗苗糧七十石該馬一疋。四十石該船一隻。數内有獨户充當。或數户各凑應當。若是定立石斗則例。應當主首里正。又兼

各處百姓田糧多寡。貧富事體不同。似難一體立定石斗則例應當。今擬各處站赤。除當站田糧外。所有餘糧比附本鄉都有田粮稅。不以是何户

計内照依科粮鼠尾驗田數多者。從上挨排輪流應當。似為均平。移准都省咨該送户部。照擬得。宜准江浙行省所擬。中間若有不應。令廉訪司紏

問相應。咨請依上施行。 站户簪戴避役 大德十一年九月。江浙行省准中書省咨。御史臺呈。江南行臺咨。察知杭州路仁和縣土豪沈擾善元

係籍定站户。在後簪戴道冠求充崇德州道判。與妻妾同處。買占良民田土。不當差役。擬合與有妻室僧官一體當差。江南似此甚衆。若不分揀。深

為不便。得此送户部。照得至元二十八年。欽奉聖㫖。節該漢兒蠻子和尚先生每修行的体例。離家寺裏坐地者。有如今有一等狡猾𧻞奸歹人。怕

當差發。𧻞了剃了頭髮。與媳婦孩兒一處住。有自己身不乾凈。怎生告天祝壽。有媳婦的和尚先生交做百姓當差。又照得大德八年。詔書内一欵

軍。站民匠諸色户。計近年以來徃徃為僧為道影蔽門户。苟避差役。若不整治。乆而靠損貧下人民。今後除色目人外。其願欲出家。若本户丁力數

多。差役不闕。及有昆仲傳養父母者。赴元籍官司陳告。勘當是實。申覆各路給據。方許簪剃。違者斷罪。勒令歸俗。欽此。本部照得沈揚善元籍馬站

户計在後求充道官。妻室同居。而避差役。擬合欽依令沈揚善依舊應當差役相應。得此。咨請依上施行。若有似此人等。一体禁治。省府除外。仰照

驗施行。 給驛站 給降鋪馬箚子 至元十九年四月初九日。中書省欽奉聖㫖。有人說秃博田地裏。多有您省家文書裏騎鋪馬的人行有。欽

此。回奏則不是秃博田地裏省家鋪馬箚子有。又俺每催趂課程錢糧一切公事。差人去呵。都騎鋪馬有。更有一兩箇常川騎鋪馬箚子與了的也

有。外前行省家它每自出箚子徃來勾當公事的也多有。奏呵。奉聖㫖那省裏來的來着雖這般呵。您商量者。今後您省家休與鋪馬文字者。這裏

與聖㫖者。欽此。 省臺出給站船差箚 至元二十三年十二月十一日。中書省奏過事内一件。如今騎鋪馬根底。與聖㫖交去有。又水路裏去的

站船。有與聖㫖忒多了。有俺省家文書裏交去呵怎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鋪馬印信文書裏行 至元二十六年閏十月。福

建行省准尚書省。咨該至元二十六年八月二十八日。奏過事内一件。遼陽省官人每與將文書來軍情勾當裏使喚人呵。在先與的牌子闕少有。

再兩箇差使圓牌索將去也。俺商量得依着他每索將來的與呵怎生麽道。奏呵。牌子不索與。您今後但帶牌子的。賫奉聖㫖的使臣差呵。這人根

底這些鋪馬。這田地裹為這般勾當去也麽道。騎鋪馬牌子聖㫖外。拿着行的您的印信文書裹行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印信文字乘驛鋪馬

至大三年五月。行臺准御史臺咨。奉尚書省箚付來呈。淮西廉訪司申。追照得廬州内。為盖寺造船行卷内。至大二年二月十六日。有安豐路髙

府判馳驛前來。報稱本路長押官違限未到。蒙宣慰司提調官見將本路張經歷鎖索問罪。為此差録事孫徵事馳驛前去和州催併。及差録判程

員前去六安州牧買生漆。應付站馬各一疋。照得起鋪馬聖㫖二道。俱已差官欽賫出外。議得係欽奉聖㫖。盖寺緊切事理。止用本路印信文字。應

付鋪馬。除已取當該首領官吏招伏。若便議擬。在前并不曾斷過如此体例。共餘諸衙門亦有似此違例給驛起數。據當該判署正官。亦合一體究

問。本臺看詳淮西廉訪司所言。宜令合干部分定擬。仍取問禁約相應。送據兵部。呈移准通政院關。該今後各處應有差委。不出本境催辦公事人

員。擬合止騎長行馬疋。餘准御史臺所擬取問禁約相應。准此。本部叅詳廬州不應止用本路印信文字。差委録事孫徵事等前去和州等處催辦

公事。既係至大二年十月十七日。詔恩已前事理。别無定奪。今後事遇緊急。必須差人馳驛者。欽依已降聖㫖事意施行。毋得止用印信文字乘騎

鋪馬。如有違犯。取與官司。並取招伏。驗事輕重定罪。不出本境催辦差發者。依准御史臺通政院所擬。止騎長行馬疋。如蒙准擬。移咨各省箚付本

部遍行遵守。仍令御史臺体察相應。具呈使詳。都省仰依上施行。 起馬置曆挨次 大德十年四月。湖廣行省准中書省咨。兵部呈奉省判御史

臺呈。陝西行臺咨。西蜀四川道廉訪司申。准本道廉訪使曹少中牒。切見四川站户。多係凋瘵貧民。三十家應當鋪馬一疋。每疋不下中統鈔一十

餘錠。又况山路崎嶮。每站相去百有餘里其馬馳驟。易於困乏死損。提調官司不曾立法。恣任站官弄權將富勢之家馬疋。作弊歇閑。其貧弱者連

日差遣。以致死損馬疋。消乏站户。近因成都蜀川驛站馬倒損數多。慮有此弊。體問得本站設馬七十六疋。除日遂起送使臣外。小鋪馬日差三二

十疋。止有走逓鋪馬曆一扇。别無差撥小鋪馬文曆。凡送使臣。站官紊亂差遣。不曾遍輪。自三月初一日四月終。兩箇月。查照得本站馬數。每疋有

走至七番六番。或四番三番。却有止差一二番者。如此偏重不均。除另行外。省會本站自五月初為始。置總差文簿一扇。附寫馬數。凡遇起馬。照依

元附文簿一扇附寫馬數。凡遇起馬照依元附文簿自上而下挨次點差。仍每疋出給勘合印貼一張。并置勘合簿一扇。於貼簿上該寫某人馬疋。

起送是何使臣。分付管馬牌頭。令各牌依上置曆附寫過。責付養馬人夫收管逓送。其站官日逐書押。湏要周而復始。輪流走逓。不得越次偏重重

併差遣。每旬結附本站官查照。憑准元貼。從實照勘。又小鋪馬亦挨次輪差。三日或二日交換。俱要依上置簿附寫。每旬結附。以備查照。近來追到

元置文簿。查照得五月至六月終。亦該兩箇月元設馬數走遞。每疋不過四番。尚有止當三番。未差遍者。小鋪馬每疋不過十三日。中間亦有已當

二十日。未差遍者。較之在前未置文簿之前。番數减半。咸得其平。而偏重靠損之弊。又恐不實。再行差官磨問得委是均平。及查照本站。元置印貼

文簿相同。當職看詳。成都府站置立總要去處。提調官親臨提調。弊且如此。其他各路所屬。此弊不無。今將查照到本站三月初一日至四月終。未

曾置簿之前。元差馬疋次數。并今次置簿關防之後。輪差數目開坐前去。請照驗准此。申乞明降。得此咨請。照驗准此。本臺看詳。若准所言便益。具

呈照詳施行。批奉都堂鈞㫖。送兵部照擬。連呈奉此。移關通政院依上照擬去後。今准本院關。照得前項事理。累經行移各處官司常切提調所管

站赤。將各該車馬船隻明附文簿輪番走逓。不致偏負。今准前文。當院看詳。若准本道所言。遍行照會禁約。誠為允當。關請照驗准此。本部參詳上

頃事理。宜從所擬。遍行照會禁約相應。具呈照詳都省除外。咨請依上禁治施行。禮上官員二千里外騎鋪馬 至元十七年三月。行御史臺准

御史臺咨。至元十七年正月十五日。孛魯忽答兒中丞等啓過皇太子事理内一件。俺的按察司上任去時。騎鋪馬有。來時五月裏答察兒奏這遷

轉的官人每來。去站裏騎鋪馬有。今已後休交騎鋪馬呵怎生。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有來。如今俺每商量得蠻子田地裏。河西田地西川京兆這

般差將去的官人每。有自己氣力裏去呵去不一般。二千里迤外去的與鋪馬。二千里迤裏差去的。教長行頭口裏去。令㫖那般者。欽此。 又皇慶

元年五月。江南行臺准御史臺咨。至大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奏過事内一件。在先薛禪皇帝時。分臺裏行臺裏。廉訪司裏之任去的官人每。二千

里之外。驗着他的品從與鋪馬。如今上位根底奏了。臺裏行臺裏。廉訪司裏之任去的官人每有呵。依着在先行來的體例裏。就起程處與鋪馬呵

怎生。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本臺咨請欽依施行。 乘坐站船鋪馬例 至元二十三年三月初三日。御史臺官奏過。近日昂吉兒教奏

過。按察司官人每鋪馬裏行呵。水路裏不行。旱路行呵交百姓生受有麽道。奏呵。王速帖木兒根底說者麽道。聖㫖有來。俺商量了。合水路行底田

地裏水路裏行者。合旱路裏行的田地裏教鋪馬行呵怎生。奏呵。奉聖㫖那般者。欽此。 之任鋪馬站船 大德三年二月。江西行省為兩廣福建

之任官員。聽除人員。賫所受宣勑。欲便赴任。告給鋪馬站船。合無應付。移准中書省咨。該照得逺方之任官員。如過河水結凍。及不通水路去處。都

省給付鋪馬。聖㫖前去。若水路通便。箚付兵部行移通政院應付站船至有不通舟楫地面。所在官司依例應付鋪馬。咨請照勘明白文憑。依例施

行。 使臣起馬數目 大德五年正月日。湖廣行省准中書省咨。通政院呈。蒙古文字譯該鼠兒年九月二十六日。奏上位并各衙門差去的使臣。

五箇六箇家鋪馬行有站家鋪馬為那上頭生受有。今後兩箇三箇四箇鋪馬以下官人每。斟酌的來的交與四箇鋪馬以上。上位不奏了。休與呵

怎生麽道。奏呵。那般者麽道聖㫖了也。欽此。 逺方病故官屬回還脚力延祐七年十一月。欽奉至治改元詔書内一欵。雲南四川福建廣海之

任官員。已有給驛定例。到任之後。不幸病故。抛下家屬。無力出還。窮困逺方。誠可哀憫。仰所在官司取勘見數。應付元去鋪馬車船。仍給行粮逓送

還家。如有典賣親屬人口。並聽圓聚價不追還。永為定式。 䘏站赤。大德十年五月十八日。欽奉整治政化詔書内一欵。諸處站赤消乏。盖因諸王

駙馬并内外官府不詳事体緩急。動輙馳驛以致站户逃移。今後非軍情錢粮緊急之務必合乘驛者。毋得濫差。 大德十一年五月。欽奉登寳住

詔書内一欵。蒙古站赤消乏尤甚。别行接濟。其餘諸站。仰通政院定奪優䘏。仍禁各投下諸衙門。毋得濫給鋪馬。 大德十一年十二月。欽奉至大

改元詔書内一欵。諸處站赤消乏。盖因近年以來内外衙門諸王駙馬各投下濫行給驛。脫脫未孫不為用心盤詰。有司失於整治之故。仰中書省

通政院先將消乏逃亡人户。合并僉補管站頭目。因而典買本管站户親屬。並聽完聚。價不追還。蒙古站赤并其餘整治事理。次第舉行。 至大二

年九月。欽奉立尚書省詔書内一欵。軍站輸役繁重宜令樞宻院通政院察其利病。講究舉行。以示存䘏。站户消乏者体覆是實。隨即補替。 至大

四年三月十八日。欽奉登寳位詔書内一欵。站赤消乏。盖因使客繁多。失於檢察。除海青外應進獻鷹隼犬馬等物。并令止罷。各處歲貢方物。有司

自行額例。其餘非奉宣索。不得擅進。應有執把聖㫖令㫖。盡行拘收。諸王駙馬投下及各衙門鋪馬聖㫖。仰中書省定擬以聞。賫物為驗者。今後毋

得給馬。不應差使。營幹已𥝠。罪及給馬判置正官。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常加紏察。 延祐七年三月欽奉登寳位詔書内一欵。各處站赤差撥繁

併迤漸消乏。仰中書省通政院設法樽裁。諸衙門毋得濫設給驛。違者。罪及當䛟判署官吏。路府提調官鈴束站赤官人等。毋得聚䧟侵尅。差役不

均監察御史肅政廉訪司嚴加紏治。 延柘七年十一月。欽奉至治改元詔書内一欵。站赤消乏。盖因差使頻并。今後諸衙門并諸王公主駙馬各

枝兒常加樽節。如有必合差人。馳驛幹辦公事。斟酌應副。務從省减。一切聞防約束事理悉從舊制脫脫木孫用心盤詰違者。違申本道廉訪司究

問。通政院給馬之際。若有不應差人及多餘濫給。鋪馬者。嚴加斷罪。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四百二十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