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萬九千四百二十四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九千四百二十五
卷之一萬九千四百二十六 

{{{caption}}}

{{{caption}}}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四百二十五二十二勘

驛站一

至无十年。省部議。節詼站官覷起馬剳子。若軍情急速即便依數應付肥壮好馬。母

得停留。如係緩慢公事。當日行遇三站。更要起馬。或無剳子。不得應付。 至元二十

八年二月。江浙行省所差使臣。奉完澤丞相傅奉聖㫖。節詼鋪馬勾當用心者。三箇

勾當呵。着一箇使臣來呵偏不了也甚麽。其餘納錢物的公事。都交船裹來者。欽此。

至元二十八年三月。中書省奏凖。各處來的使臣每的鋪馬。减了斟酌交去。 大

德四年正月。欽奉聖㫖。節詼來徃。使臣每根抵。放着脫脫禾孫教盤問者。無聖㫖牌

子。亂行的鋪馬。减了者不忙底。牛驢與者忙底。與鋪馬者。不忙的騎鋪馬的。有罪過

者 大德四年。通政院奏准上位并各衙門差去的使臣。六箇六箇家鋪馬行有站。

家生受有。今兩箇三箇四箇鋪馬以下官人每斟酌來的。交與四箇以上。上位不奏了

体與。 大德十年五月。欽奉聖㫖條欵。節詼諸處站赤消乏。盖因諸王駙馬公主并

內外官府。不詳事體緩急巨細。動輙馳驛以致站户逃移。今後非軍情錢糧緊急之

務合乘驛者。母得濫差。 至大三年。刑部呈准。各路所起鋪馬。除軍情錢糧緊。急事

務外。其餘公差。或不出境。母得濫行給驛。至大三年。兵部呈准。節詼事遇緊急。必湏

差人馳驛者。欽依巳降聖㫖。母得止用印信文字騎鋪馬。如有違犯。取與官司。並取{{{caption}}}

招伏。驗事輕重定罪。本出本境催辦差役者。止騎長行馬疋。 至大四年四月二十

二日。中書省奏。節詼金字圎牌是軍情緊急。勾當裹差使。有近年不緊急的勾當騎

着鋪馬行的多有。已後不忙其。勾當裹不與圎牌呵怎生。奉聖㫖那般者。欽此。 延

祐五年。兵部呈准。今後凢遇給驛到部。當詼令史驗无來文書。賫赴部官處。公同標

寫。合詼馬疋兀剌赤數目。正從分例呇冩撿目署押完僃。然後移付蒙古房憑付譯

冩别里歌 泰定改元詔條。節詼軍國事務。全藉站赤辦集。比年以來。諸王駙馬各

枝兒各衙門。不詳事體輕重緩急泛濫給驛。各處提調官不為用心整䘏。以致消乏

者衆。今後非軍情錢糧緊急必合乘驛者其餘母得濫給。進獻鷹隼。除海青金牙鶻

黑兎鶻白黄鷹外。餘並並行禁止湏要常加樽節。務從省减。仍從脫脫禾孫子細盤

詰拘當在都。通政院分東。若有不應給驛。而給驛。或多餘濫給者。嚴行斷罪。監察御

史廉訪司依例體察。 通制大。德七年十一月。江浙行省宣。使吕從善等連名状告。

本省差委馳驛管押金銀等物到都交納完備。通政院省會迴程。宣使應付驢畜者。

切縁從善等雖同閑慢。使臣一例。應付都堂議得閑慢。使臣給驢。本革泛濫之䌘各。

省宣使事畢回還聽差。雖同閑謾人員。回日依例給馬。

省部定到起鋪馬使臣換馬處。正使臣支粥食觧渴酒。 闊端赤支粥。 宿頎處。正

使臣白米一升。 麵一斤。酒一升肉一斤。{{{caption}}}

{{{caption}}}

油塩雜支鈔。 炭五斤。自十一月初一日為始。至正月三十日住支。 闊端赤不支

酒肉。雜支鈔。白米一升。麵一升。 至元十五年。兵部呈准。除朝廷大官人并正蒙古

使臣。及不食死肉。官員依例應付羊肉雞兒。其餘。使臣止。應付猪肉。 至元十九年

二月。通政院奏。在城裹使臣勾當了呵。喫得秖。應宿住行有。又這裹站裹喫了茶飯。

到那站裹喫不得呵。筭得鈔。要有。奉聖㫖兩箇日頭茶飯與者。如無。勾當。第三日休

與者。喫得飽。喫不得呵。鈔休與者。使氣力要呵。寫小名與來麽道。欽此。 至元十九

年六月。中書省奏江南行的。使臣每。與猪肉魚兒雞鵝鴨喫不肯。只要羊肉喫有奉聖

㫖節詼。若有猪肉呵與者。無猪肉呵交與飯喫者。魚兒敢廣也者。與魚喫者。無呵休

與者。羊肉鵝鴨雞等飛禽休與喫者。疾忙行文字省會將去。欽此。 至元二十一年。

通政院奏打捕鷹的忽都魯。兒在肉不肯。要喫活羊喫了。奉聖㫖。節詼如今。見在肉

有呵與。見在肉者。若見在肉與呵不喫的人每根底。水也休與者。欽此。 至元二十

一年六月。中書省剳付。如使臣夏月心用乳酪。於本名合得分例酒肉凖筭。應付。欽

奉聖㫖。節詼夜間宿頎處。依着斤兩秤與肉者。後的來的使臣每。存留斟酌與者。白

日間肉首思休與者。兵部議得。除蒙古站赤欽依見奉聖㫖施行。不係蒙古站赤。無

馬妳子去處。止依舊例應付。 通制。大德二年七月。御史壹呈。陜西壹咨雲南行省

有瘴毒地面。祇應依例。擬合添支茶蒜。兵部議得。雲南係煙瘴炎熱地面。出使人員{{{caption}}}

{{{caption}}}

在外。宜准所擬添撥茶蒜省准。立站。

條內諸站。元有牧馬草地。抑管民官與本站官打量見數挿立標竿明示界畔母得

互相侵徹。亦不得挾勢胃占民田。如有種佃與人。分收子粒附薄妆貯。母得非理破使。

至元十年省部議到事內節詼前站馬疋。到站不能迴還所到站內遽相對喂草料。

母致缺悮。大德十年御史壹呈准。節詼站赤置總差

大簿附寫馬數。凡遇起馬自下而上。挨次照差。仍置勘合文簿。出給即烙付管馬牌

頭。各牌依上詼寫。其人馬疋起送是何使臣。站官日逐書押。周而復始輪流走處。不

得越次重併。每旬結附憑凖元貼。從實照

至元二十一年。行御史壹剳付各處官吏將老弱馬疋添價抑逼站户妆買民力消

耗違悮軍期。行移合属禁治巡按體察。大德元年。都省議得節詼提調官吏人等

中買站馬嚴行斷罪。 大德三年。都省剳付。節詼凡遇馬疋不堪。倒死。隨即督勒站

户補買年小肥壮堪中走逓馬疋令站官就便相視印烙入站應役提調正官常切

點視若補買遲慢及老病不堪馬疋印烙入站即將站官痛行斷罪 大德四年兵

每季提調正官點視。櫵豪之家不得髙價中壹。廉訪司常加體察。立按察司

立按察司條內諸衙門應起鋪馬站船每李具數起

行移按察司內有不應者。即便紏察。 新{{{caption}}}

{{{caption}}}

格。節詼諸差人給驛者每李申報合属上司。有不應給驛而給者。隨即究問。行省差

遇起數咨省。 至大四年。刑部呈准。節詼若有差遣出使。湏要有職役人員。革閑無

禄之人。不許濫行差遣。除腹裹諸衙門。每月將發訖。使臣開具給驛事由。起馬數目。

具呈合于部分查勘外。據行省冝從都省移咨每季照勘。若有濫胃不應人等。凌虐

宫府。栲打站官。重者呈稟聞奏。輕者本處官同就便斷罪。

至元十年。省部定到事內。槽蒯鞍轡苫氊繩索一切什物。湏要足整。提點官每有赴

站點覤。母令短少。及馬瘦弱缺乏。 大德三年都省議得。凡遇馬疋倒死。提調正官

常加點視。若補買遲慢。及老病不堪馬疋印烙入站。即將站官痛行斷罪。 大德十

年。通政院呈。每車一輛装一千斤。鋪馬一疋止駞百斤。餘上斤重無令搭帶。都省議

得。仍令各處逹魯花赤正官常切提調分門。不致站赤生受。 至大三年。兵部呈當

站人等。將合給車馬祇。應。故行推延。不即應付提調官取當詼人員招伏。嚴加究治。

 至大四年。中書省咨。兵部呈。至大元年正月。中書省奏准。路府州縣逹魯花赤長

官提調站赤。照得水陸站赤除拘詼行省宣慰司總提調外。若站驛置立各路府州

城中止。合本路府州達魯花赤長官提調。其𠋣郭。司縣勿预。若站相離各路府州縣

寫逺去處。合從附近。或所在一州一縣。達魯花赤長官提。調。各當書心整治。常要頭

疋肥壮。船修整。走逓均平。一切所湏物色完備。撫治站户獲安。倘致逃竄。必致罪{{{caption}}}

{{{caption}}}

及提。調官吏。都省凖擬。 皇慶二年。兵部呈。節詼站官人等結攬站户。輛馬疋代

替走逓。其管站官吏。徃徃經斷。循獘弗悛。都省議得。盖因提。調官失於撿察。以致如

此。擬合督責提點正官。嚴加禁約。御史壹嚴加紏治。 延祐七年三月。欽奉詔條。節

詼各處站赤差役繁併。迪漸消乏。路府提調官鈐東站官人等。母致聚歛侵尅差役

不均。監察御史廉訪司嚴加禁治。 通制至大四年七月。中書省議得各處站赤令

既併入兵部管領。理冝從新整治路府州縣達魯花赤長官。欽依提調人户馬疋船

隻車輛鋪陳什物舘舍等項。要一一如法。如或不测差官點視。但有不完。定是取招

斷罪。仍於觧由內開寫。驗事輊重黜降。站赤條書。節詼管站官常切計點草料槽

具。依時飮喂。須要肥壮。無今瘦弱。不禁走逓頻倒死。有損站户。失悮公事。不測差

官檢校。若有似此。站官就便斷遣。 至元三十年十二月。江浙行省處通政院呈。各

處脫脫禾孫站官。騎坐鋪馬。将引兀剌赤人等根隨探親飮酒。以致馬疋失時喂飮。

死損。失悮走逓。除站官吿報迎接外。不許騎坐事。省府仰禁治施行。 至大三年。兵

部呈准。站官尅剥站。將富户取受脫放。及將馬疋靠損。今提調官痛行斷罪。重者

罷後。額設巳定。濫設以次人員。依例革去。節次欽奉聖㫖。節詼脫脫禾孫好生盤問

無鋪馬剳子并無海青牌面騎鋪馬人等。盤問不着。放過去呵。不有罪過那甚麽。都

省奏准。圎牌的加里哥與牌子。各另行呵。脫脫禾孫全與鋪馬。明白說將來。都省議{{{caption}}}

{{{caption}}}

到各處起運係官諸物經過。脫脫禾孫點視照勘差箚。不致夾帶。不為用心分問者。

治罪。 出使人員。隨身衣物鋪盖雨衣。别不得稍帶其餘物件。脫脫禾孫體問。 通

政院奏准。節詼脫脫禾孫提調着。諸一駙馬每各官每。行省家的文字裹休與鋪馬。

通政院議得脫脫禾孫元立。盤驗使臣詐僞。分㨂不應馳驛。責任非輕。如遇使臣到

驛。脫脫禾孫官吏子細用心盤詰。署。却驗每李具申本院𥟵考。或不用必盤詰。却

有透漏。或受有各。循情故縱。從監察廉訪司照刷究治。 兵部呈凖。節詼西僧人等

駞馱粗重。三馱之上用車。若有進呈貴細并行李。每馱止百斤。脫脫禾孫秤盤装發。

但有添荅。沿路脫脫禾孫就便除减。具數申院今後除御用紧急之物用馬外。其餘

一切諸物並用站船。若有船運之物。却行應付鋪馬。脫脫禾孫取招斷罪。軍官取發

封装經過。脫脫禾孫嚴切撿校夾帶物件。江南州郡俱有站船。隨處脫脫禾孫用心

分㨂。軍情紧急。使臣應。付鋪馬。其餘閑慢使臣及納物回程人員。應付站船。

立站條內使臣。須將鋪馬剳子辦驗無僞。即便應付鋪馬。母得止憑關子。 至元十

九年四月。欽奉聖㫖。節詼今後省家休與鋪馬文字者。這般裹與聖㫖。 至元二十

一年御史壹奉中書省剳付諸衙門差去人員。先行擬定正從員數。自起程脫脫禾

孫及站官署押印信文字行移前站。依上應付分例。如有多餘取要人員。除職官開

具姓名申部呈省究治。無職人員合属官司就便追問。各處祇應人員母得分外應。{{{caption}}}

{{{caption}}}

付。遍行依上體察。 至元二十三年十二月。中書省奏凖。節詼水路裹去的站船。有

與聖㫖忒多了。有省家文書交去。 元貞二年五有。中書省咨。户部議得下海。使臣

元賫鋪馬聖㫖。既於上船處給納到官。合今所在官司出給明白執照回日。行省以

憑照用。 大德五年。兵部呈。節詼若使。臣正從分例。有騎坐長行馬疋人員。驗所賫

省部并合給分例許支明文支付。取明白收附照筭。如無許支明文不得。應付。都省

准呈。 至大元年五有。欽奉聖㫖節詼不㨂是誰。鋪馬裹行的使臣他每的。

聖㫖覷了與鋪馬者。諸王駙馬有印信文書行呵。將他的文書咱每根抵說來者。

至大四年三月。詔條節詼諸賫物為驗者。今後母得給馬。 皇慶二年七月。中書省

咨蒙古文字。詼圓牌的别里哥與牌子。各另行呵。交脫脫禾孫休與鋪馬。明白說將

來他根底要罪過呵怎生。奉聖㫖是有各另行的根底鋪馬休與者。欽此。 皇慶元

年。兵部呈諸。衙門差使人員赴部給馬。本部斟酌緩急。於别里哥上漢兒字明白詼

寫正從兀剌赤幾名。然後發落合咨行省遍行腹裹諸衙門。今後差人須於差剳上

明白摽寫正從并兀剌赤名數。庶革泛濫。都省准呈。 延祐五年十一月。通政院奏

節詼呵只吉大王這裹來的上頭。嶺比省家無鋪馬聖㫖圓牌。他每印着馬兒。使着

半印勘合。騎着鋪馬來了。似這般哏冗亂去也。今後諸王駙馬每的。各官每的。行省

家的文字裹不與鋪馬呵怎生奉聖㫖。似這般的休與鋪馬者。欽此。 延祐六年。中{{{caption}}}

{{{caption}}}

書省奏。節詼沒聖㫖圎牌。只依差宣政院延慶司的印信方字起了鋪馬。奉聖㫖。您

宣政院功德司延慶司等衙門裹行文書者。無鋪馬聖㫖圎牌騎鋪馬的交住罷了

行文書者。欽此。 延祐六年。御史壹呈。今後應乘騎鋪馬人員。合今當詼官須給

鋪馬聖㫖并委去公事差剳。兩不相離。方許給驛。送處。兵部議得合依御史壹所言。

都省准呈。 至治二年。御史壹承奉中書省剳付。今後但凡遣使馳前去西畨地

面宣召官員。取大師父巴哈失西畨和尚。合用鋪馬。照依欽賫御寶聖㫖圎牌别里

哥內馬數依上應付。其。鳥思藏等三路宣慰司公幹。并憑准諸正令㫖大師父印信

文字差使人員。别無欽賫御寶聖㫖圓牌依例禁約。如達。欽依聖㫖事意取判署正

官首領官并馳驛人員招伏斷罪。拘詼脫脫禾孫不為用心盤詰亦合究問。監察廉

訪司嚴加紏治。 通制。皇慶二年十二月嶺北省咨。徃來使臣官員。通政院兵部九

給别里哥文字。俱於沿路脫脫禾孫處納訖致使徃來和寧。本省無憑可照正從鋪

馬分例。今後通政院兵部。應給别里哥明白摽寫。直至和寧激納庶革情獘。兵部議

得。冝准行省所擬。今後通政院兵部。應給别哥。  和寧路激納。沿路經過脫脫禾

孫辨驗無僞。背批相同。庶革詐胃。省准。

通制大德六年。兵部呈。各處站赤館含鋪陳什物。歲久損壞。實有不堪脩

理者。必湏添置。或有不敷。必借於民。不無騒擾。擬合各路於逐年額定平

銷祗應。從長規書到息錢逐旋脩置。省准{{{caption}}}

通制。大德八年。申書省照得各處行省下依都省元行。徃濫給鋪馬。雲南四川尤

甚。中間多是任滿得代無䘵之人。或因起納諸物。或指計稟公事為名。駙馬赴都因

而别行求仕。直至得除馳驛回還。不惟虗費官司分例。實恐迆漸消乏。站赤深為不

便。都省議得。今後任滿得代無䘵之人。不許差使赴都。如違。定將當詼首領官吏究治。

移咨各省。及剳付御史壹體察。 至大四年三月。兵部呈契勘內外諸司設立宣使

奏差。盖為幹辨公事。其各處行省宣慰司等衙門比。年不行差遣。故委府州縣正官

并得代不應差使營幹巳私之人。或以軍情為重。或以錢粮為大。或以貢物為急。

驗其呂職多起鋪馬。道途之間。源不绝。站赤消乏。盖由於此。若不整治。深為未便。擬

合遍行各處。今後凡遇押運官物。計稟勾當應合給驛之事。須遣上項宣使奏差人

員。量立程限。仍取廿罪文状在都。諸衙門如過各處起納官物計稟公事之人。依期

發遣。事無壅滯。省减鋪馬。省准

{{{caption}}}





{{{caption}}}








大德元年十一月中書省奏。節詼諸王駙馬各投下分撥到城子裹。并其餘的勾當裹。委付來的達

{{{caption}}}

魯花赤等根底。與常川行的鋪馬。令㫖那人自巳勾。當。不揀那裹去呵騎坐行有。不禁約呵不宜。將

他每與來的鋪馬。令㫖拘妆了呵怎生。奉聖㫖那般者。 大德二年六月初二日是宣政院奏節詼有

的和尚每不干諸王駙馬的他每根底。要了常川鋪馬令㫖。騎鋪馬要飮食草料行。有的令㫖交妆

呵怎生。奉聖㫖是有那般者。 大德六年。做買賫人推着尋希罕物貨。將上位來麽道。騎着鋪馬做

買賫行。有這般鋪馬聖㫖也合拘妆。奉聖㫖那般者。 至大二年十月。欽奉聖㫖節詼站户消乏的

綠故。使臣每多行的上頭消乏了也者。去年諸王駙馬每繁冗行的上頭。他每别里哥住罷了。坐了

位次。諸王每根底差使的聖㫖與來。又自從薛禪皇帝時分千户頭目每根底。說肥瘦的鋪馬聖㫖。{{{caption}}}

{{{caption}}}

交不䦨奚妆拾者麽道。與來的聖㫖根着。與來的有者。除這的之外。不揀誰根底與來的鋪馬聖㫖。

執把着行的。與來的聖㫖懿㫖令㫖都交拘妆者。隱藏的。要罪過者。 至大四年。中書省奏准。節詼

若有軍情紧急勾當。交圎牌裹行不忙的勾當。帶圓牌騎鋪馬的。他每的牌子都交拘妆了者。

延祐元年四月。中書省咨。來咨平江財賦提舉司。覓妆站船剳子。本司官不出本境。乘坐支請。分例

送兵部。議得若出境者。經由本省斟酌依例應付。不出境者禁止相應。請依上施行。 延祐二年九

月十二日。中政院奏。節詼中政院管的錢粮差發叚疋鈔定。在克應付鋪馬站來。如今各省交咱每

院裹應付有。奉聖㫖。節詼這的是我房子裹的勾當。為甚麽各省不應付。有您與省家大書。但屬中

政院管的錢糧差發叚疋鈔物。每年起將來的時分。應付鋪馬站船來者。

至元二十年十月。 江浙省。敬奉也不平大王令㫖。節詼忽都魯海牙三箇人箇匹馬去也。他根底

粮食草料。依着體例與者。移准中書省咨兵部。照得諸王百官并怯薛歹官員。但遇出外勾當。俱係

經由都省并字可孫准許文字。令經過去處應付飮食馬疋草料。得此咨請。依上施行。 大德二年。

中書省奏准。節詼諸王各位下。合䦨五户𦃡。歲賜叚疋軍器。搬運呵官呵脚力搬運有。其餘諸物無

搬運的體例。 大德二年六月。欽奉聖㫖。節詼諸王駙馬差使大勾當。明白奏過交行者。小勾當。經

由中書省行省行者。無體例勾當罷了者。 大德二年六月。宣政院奏凖。扣尚每不干諸王駙馬的。他每

根底要了常川鋪馬令㫖。騎着要飮食草料的交拘妆者。 大德九年。中書奏凖。諸王駙馬各投

下分撥到的。城子裹做官的。并他每勾當裹行的人每根底常川執把行的鋪馬今㫖。休與者。 大{{{caption}}}

{{{caption}}}

德九年八月。中書省奏。節詼明安荅兒陜西省官人說將來。諸王駙馬并各枝兒的。使臣每勾當完

備了不回去。騎着小鋪馬喫祇應住幾箇月也有到一年的因着呵里題說的上頭大勾當與八日。

小勾當與三日。鋪馬祇應者麽道。立定限次來。限次窄的上頭使臣每也辨不得勾當。俺商量來。諸

王駙馬每的使臣來呵。當詼的官人每提調者疾早完備與勾當者。他每的勾當米未完備呵。住罷

了鋪馬首思也。不宜也者。不立限次催趂了勾。當交去呵怎生。奉聖㫖那般者。欽此。 至大元年正

月。中書奏准。節詼諸王駙馬各投下銀字圎牌軍情紧要勾當裹差的人懸帶。其餘不紧要的勾

當交聖㫖裹行。 至元九年。兵部呈凖。各投下勾。當本位下公事。使臣合用祇。應等物雜於年銷錢

內支破。擬於本投下錢。應付。 大德八年。通政院奏。節詼諸王駙馬站裹鋪馬裹行呵。鋪馬裹飛放

有更使的伴當每。下站通放鷹去有。奏呵。奉聖㫖。今後諸王駙馬。不揀誰鋪馬上休飛放者。欽此

中書省議得。按察司官分輪巡按。遍歴所管地面。如無馬站去處仰就騎州縣官員

馬疋。依例換。 至元十七年正月。啓過皇太子事內。節詼按察司差將去的官人。

有自己氣力裹去呵去不得一般。二千里、迆外去的與鋪馬。二千里迤裹交長行頭

口去呵怎生。敬奉令㫖那般者。 至元二十三年三月。御史壹奏。節詼近者昂吉兒

奏。按察司官鋪馬裹行呵。水路不行。旱路行呵。交百姓生受。俺商量了。合水路行底

田地。水路裹交行。合旱路裹行的田地。交鋪馬裹行。欽奉聖㫖那般者。 至元二十

五年四月。御史壹咨四川道賫巡按鋪馬九疋聖㫖一道。擅起馬八疋。赴壹題脫公{{{caption}}}

{{{caption}}}

事違錯不應議得各道巳有差使鋪馬。不應於巡按鋪馬內起馬差使。勾當。請照會

各道。 至元二十七年三月。浙東道按察司書史董清調凖西道。係二十里之外。

申奉行壹剳付。仰本道就便給付站船一隻施行。 延祐元年六月十一日。中書省

奏。壹官人每。俺根底與文書行壹廉訪司裹之任去的官員二千里之上與鋪馬。其

餘每根底不與有上頭。去不得有。不以逺近徃迴。一印象與鋪馬奏過行文書到俺根

前有。逺方地面裹之任回還。合與鋪馬船隻等已有定例。只依先例交行呵怎生。欽

奉聖㫖那般者麽道。通制。至大四年十二月御史壹奏凖。節詼廉訪司之任官人二

千里之外。驗着他的呂級與鋪馬來。依着在先行來有體例。就起程處與鋪馬。

至元八年。兵部呈准沿邊萬户府遇有軍情。急速差人分頭飛報。各騎鋪馬一疋。統軍司元師府必合差

人直赴朝廷。省部樞宻院。或各處勾。當軍情要速事務。合騎馬二疋。所有剳子。上令統軍司元師府就便

給付外。據差官各處問軍民詞訟取發年銷紙剳。騎坐鋪馬。别無如此體例。所有軍官及出征人貟自

有梯。巳備到征行馬疋難擬馳驛 大德二年三月二十日。樞宻院奏准節詼今後軍每的盤纏。奥魯裹來

取呵差廉幹千户百户騎坐鋪馬前來取發者。 皇慶元年正月。兵部呈准。各省差軍官前去腹裹取發

軍人衣装。各路正官眼同稱盤。實有斤重。用印關防依例應。付鋪馬。仍令經過脫脫禾孫嚴加撿校。若有

夾帶物件。書行沒官斷罪。至大二年正月。通政院奏准。節詼江南做官去了。滿

了回來時站船裹來。有站赤生受。有今後出來的。自已氣力裹出來。 延祐二年中書省咨兵部。議得上{{{caption}}}

{{{caption}}}

任下任大小官員合令所在官司驗各人所受宣勅文憑。許今官含宿頎。都省准呈請依上施行。

大德三年。中書省咨。逺方之任官員。如遇河水結凍及不通水路去處。都省應付站馬。若水路通便

處。剳付兵部行移通政院。應付站船。至不通舟楫去處地面。所在官司。應付鋪馬。咨請照勘文憑。依

例應付。 皇慶二年。中書省咨議得逺方之任官員。已鋪馬站船定例。若孤身逺赴。老㓜在家。難

以存濟。許於應得站船就帶合有家口。請依上施行。 皇慶二年四月二十一日。中書省奏。節詼逺

方之任軍官。依民官例與鋪馬樞宻院官人每奏了俺根底與文書。俺商量來。軍官爺的替頭裹

兒。哥的替頭裹兄弟。襲替與付有與民官不廝似有不與呵怎生。奉聖㫖那般者麽道。欽此。 皇

慶元年兵部呈准。今後雲南甘肅四川之任官員。所處應付装載行李老小車輛。行省平章應付站

車二輛。左右丞叅政一輛。其餘宣慰司。都元師府廉訪司。宣撫司。總管府之任官員。俱係外任。擬免

應付 通制至元三年。都省議得逺方之任官員。如通水路止令站船起發。不通水路自備脚力。到

河問真定照依見定鋪馬數目應付。一品五疋。正從二品四疋。三品四品三疋。五品以下二疋。 皇

慶元年。兵部呈。雲南四川之任官員脚力今後照依行省官之任車輛通例。如遇不通站車去處。所

在官司。驗各官别無夾帶興販物貨實有行李斤重。和雇驢馬搬運。都省議得雲南四川行省官之

任鋪馬巳有定數。合得脚力車輛。除設置站車去處依例。應付外。如遇山路不通所存站赤每車一

輛例給鋪馬四疋。合准部擬。大德四年。中書省四月初四日咨准中書省咨。兵

部呈。兩廣若有身故軍官。抛下老小。擬合今本處行省斟酌,應付站船脚力。都省咨請依上施行。{{{caption}}}

{{{caption}}}

皇慶元年二月。中書省處兵部呈。逺方廻任官員。并身故家属。如蒙欽依至元二十五年。元貞二年

奏准事理。照依已定品級。早路應付長行馬疋草料水路站船出還本贯相應。都省凖擬。 至元二

十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奏准做官滿了廻去時。分解由文書要了。沿路站裹安下飮食草料交與者。

都省議定。今後就便出給文引。開寫。見授品級人馬數目。起程經過路分。每起應付正分例一名。餘

皆粥飯。長行馬疋依例應付草料。如至所止處,即將文引赴所在官司繳納觧部。三品以上正從不

遇五人。馬五疋。四品五品正從不過四人。馬四疋六品至九品正。從不過三人。馬三疋。 元貞二年

七月初六日。奏准雲南福建任滿回來呵。長行馬裹來煞生受有。又那裹做官去的沒了呵。媳婦

兒每出來不得。這的每。旱路。裹長行馬裹到來。水路裹呵站來。都省議定。一品二品船三隻。三品

至五品船二隻。六品至九品令譯史宣。使等船一隻。 延祐三年十一月。中書省咨。議得見任逺方

官員。遭值父母䘮亡奔䘮丁憂人員。照依任滿得代。一體應付脚力出還。請依上施行。 延祐七年

十二月。欽奉詔條。節詼雲南四川福建廣海赴任官員。巳有給驛定例。到任之後不幸病故。抛下家

属。無力出還。窮因逺方。誠可裹憫。仰所在官司取勘見數。應付元去鋪馬車船。仍給行糧。逓送還家

永為定例。 泰定元年六月。欽奉詔條。節詼雲南廣海八畨甘肅四川和寧官員。在任身故。不得婦

𦵏妻子流落者有之。仰所在官司除常例應付脚力行糧外。離鄉千里以上。給中統鈔二十錠。應付

家属。起遣𩨿骨還家。仍報所屬上司。轉行本贯知會。水為定例。 通制。元貞二年。奏凖。福建雲南任

回官員船隻。定驗品級一品二品。車三輛。三品至五品。車二輛。六品至九品令譂史通事宣使人等。{{{caption}}}

{{{caption}}}

車一輛。及任回官員。擬合一體應付。 大德二年二月。江西省咨。德慶路府判馬合麻因病作缺。看

詳患病作缺。終是到任人員。合照任回官例應付站船出廣。都省准擬。 延祐二年嶺北行省咨。任

回官員止依品級。應付站車。本省逺方酷寒重地。若比舊例元來鋪馬站車回還庶不生受。兵部議

得。本省與雲南福建風土不同。合凖所擬比都省元行依驗元坐鋪馬內量减一疋。却就站車一輛

廻還。省准。元貞二年。江西省咨。下海,使臣將引諸畨。俱稱貢

獻諸物。赴省索要冬夏衣装。鋪馬分例脚力。户部議得。諸畨人員。如有進呈之物。即同顯驗若無詐

偽。所索衣装脚力。斟酌准除。都省准擬。大德二年十一月三日。都浰奏准。節詼江浙省與将文

書來下海去的。使臣未到入去。早來騎小鋪馬。喫祇應。閑住七八箇月。但差的下海去必。須應付

一二年的祇應粮食。又不分揀正從。今後正從入數。分揀明白合入去的時分相近。交來呵省减祇

應有今後這裹分揀了正從人數。斟酌時月教去。 大德七年。江西省移准都省咨。下畨使臣装缷

處所。巳有奏准分例,其不由正路。别逺郡邑索要衣装。不係装缷去處。母得應付。 大德四年十二

月初三日。中書省奏凖。節詼海裹做買賣的人每。將着寶貨等物。指稱呈獻物貨。旱路裹騎鋪馬。物

貨於百姓處起夫擔運。到水路裹站船運將來。到這裹呵。依着時價要錢。又有這裹用不着的麄重

物貨沿路站赤百姓生受。今後可以呈獻希罕物貨有呵。交沙不丁分揀了。斟酌與鋪馬來者。 泰

定改元詔條。節詼竒珍異貨。朕所不貴諸人獻。已嘗禁止下海使臣指稱根尋希罕寶物冐支 官錢。

𥝠相愽易。屈節畨邦深玷國体。亦仰住罷。所給聖㫖牌靣書數拘收。{{{caption}}}

{{{caption}}}

至元二十九年。都省議得出。使人員除隨身衣服鋪盖兩衣外别不得梢帶其餘物件仰脫脫禾孫

體問。 大德元年。御史壹呈。西畨僧凡有駞馱。聴從隨處脫脫禾孫并站馬約量。每馬一疋除百斤

之外。不許装束駞馱。其餘使臣一體禁約都省准呈。 大德六年正月。通政院奏。和尚使臣每站裹

行呵。重駞馱將着行呵。馬每倒死了有。依着先例一百斤餘上不交駞呵怎生奉聖㫖那般者。宣政

院官人每分揀者。欽此。 大德八年。都省咨應有起納諸物,起發官司秤盤斤重。并打夾物料斟酌。

每船一隻可載數目。如法装運。不得多餘占破仍於咨文差剳上明白開寫所納物色斤重。合用船

隻。如違。究治。請依上施行。 大德十年。通政院呈。節詼隨處站赤設置車馬。每車一輛例載一千斤。

駞馱鋪馬。每疋止駞一百斤餘上斤重。無令搭帶累常禁止。各處脫脫禾孫不為用心。從公秤盤。縱

今。使臣夾帶斤重。壓損畜。不便。兵部議得。依准所擬。如脫脫禾孫不遵元行。依前縱放。不為用心

分揀。治罪黜降相應。都省議得。仍令各處達魯花赤正官提調分揀。 延祐五年部呈准使。臣添

搭斤重。壓損鋪馬。提調官并脫脫禾孫盤詰分揀。指名申覆上司斷罪。若有縱放。亦行治罪。監察廉

訪司體察究治。 通制。至元八年十月。工部呈。隨路起運人匠所申。脚力觔重不一。本部議得。今後

除人匠依例身重九十斤外。行李作伏斤重不等。擬合從公秤盤。多者不過三十斤。少者從實申報。

仍今各路官吏甘結。如有胃申不實。情願甘罪陪納。省准。

至元九年八月。兵部呈。今後天壽聖節元日。差人奉表詣闕稱賀。擬合騎坐鋪馬相應。都省准擬。至

大四年五月十二日。特奉聖㫖。進表時不揀那箇衙門裹差的宣使奏差合來的人每宋者。官人每{{{caption}}}

{{{caption}}}

首領官每并其餘勾當人。推稱綠故休來者來呵當了鋪馬。步行回去勾當裹。休委付者。欽此。 至

大四年。兵部呈。近在外諸司指以進表務由。泛濫一體差人馳驛。今後進賀表箋。除各道廉訪司照

依舊例外。處腹裹路分。差官馳驛赴都。其餘司属直𨽻省部。或属在都衙門。擬令所在路分就便附

納外。處各處行省宣慰司。都元帥府宣撫司。轉運司。各處總管府萬户府。及五品以上衙門。應有進

賀表箋。止赴所𨽻行省總司通行類咨。欽依差人馳驛赴中書省樞宻院微政院呈貢。不許另行給

驛。都省准呈。至元三十年。中書省剳付。通政院呈。江南各道首

領官吏。年終赴省照筭錢粮。因乘站船。徃徃全支分例送㨿。兵部照擬得各路考校差發課程定奪

户額。都堂議得。隨路上司人吏宣慰司令史一名。上路司吏二名。下路府州司史一名。㨿起發脚力

沿路飮食長行馬疋草料依舊。官為應付。本部看詳年終勾追各路人吏赴部。查勘年銷祇。應錢粮。

所有盬緾亦合依考較例放支。都省呈准。照會合属了當。今江南各道宣慰司隨中路人史赴行省照

筭錢粮。擬合依腹裹一体自备船隻。沿路經過去處官。員應付米麵。都省仰依上施行。 至元三十

年江浙行省移准中書省咨。年例赴省考較照筭年。終一切錢粮。止勾經手人吏。㨿所賫文憑卷宗。

依例官為應付站船逓運。其餘不拘此例。無得擅自應付。 至大二年。户部呈。考較差發課程定奪

科差户額。照筭年銷錢帛。今各道宣慰司并直𨽻省部去處赴都照勘。所勾首領官吏除手照文憑

脚力和雇。應 外。經過去處首領官史。史司史每名。應付米一升。麵一斤。長行馬一疋。草一束。料粟

五升錧驛內宿頓外。㨿各路所轄州縣人史赴府照筭。别無應付飮食分例明文。 至元三年六月。{{{caption}}}

{{{caption}}}

中書省剳付每年如遇勾喚科撥𦃡綿差發稅石總管府轉運司人史來時。一例起鋪馬三疋 至

元七年二月。尚書省剳付。運司人史照筭課程即與隨路打筭差發科撥稅石。一体依例應付鋪馬。

大德元年六月。中書省奏。幹脫每自已尋利息。騎着鋪馬做買壹呵無体例有將他的鋪馬聖㫖拘

妆了。今後做買壹呵。常行馬裹行者。奏了行聖㫖來。如今諸王駙馬幹脫户這般行呵。站赤不宜也

者。奉聖㫖是不拘妆者。欽此。至元四年八月。中書省剳付打捕鷹雞不應應。付

鋪馬。至元二十七年七月。欽奉聖㫖。節詼鷹根底鷹食。依例與者。送鷹來的人根底與粥者。欽此。

大德元年五月。中書省奏准。節詼買壹人每推着尋得希罕物貨。將上位來麽道騎着铺馬行。有這

鋪馬合拘妆。若有希罕物貨呵。那箇省近呵。那箇省官人每根底說了。斟酌物貨與鋪馬交來者。

大德四年。樂城縣中。每年四川行省土畨宣慰司等處。差西畨大師色目人員管押進呈馬騾狗隻

差賫把差剳。止賫前路關文。取要黑豆草束米肉啖馬。塩貨籠頭繩索正從飮食。將支持人史舘夫

非理拷打。中間夹帶極多。兵部議得。今後各省宣慰司等官員。遇有進呈諸物所須物色。須要經由

本處行省倒咨。於咨文差剳明白開寫。行移詼行站道。經過官司以憑應付。都省咨請依上施行。

大德八年四月欽奉聖㫖。節詼大數目裹的。諸王駙馬根脚裹掏摸鷹雞的人户。巳有定例。交送納

來者。除外不揀誰。為巳身勾當使見識休送納來者。堪中鷹雞有呵。行省官。管城子官人每相驗。委

實好鷹雞有呵。與鋪馬交送來者。不交覤了。自意差人的并送鷹。雞來的有罪過者。 至大四年三

月。詔條。節詼站赤消乏。盖由使客繁多。失於檢察。除海青外。應進獻鷹隼犬馬。並今止罷。 至大四{{{caption}}}

{{{caption}}}

年宣徽院奏准。節詼哈剌火拙根底葡萄酒。這幾年交站般運。有為軍情勾當的上頭立下的站有

交運呵不申交駱駞繁般運。又火拙根底西畨地面裹做官的每民户每獻到蒲萄酒。交自已氣。力

的他每識者休教鋪馬裹來 至治二年兵部呈通政院關。貢方物自有額例。其餘物件既無欽

賫聖㫖圎牌。并都省明文。擅給鋪馬。擬合欽依取判署正官首領官史招伏斷罪。合凖本院所擬。都

省准呈。 泰定改元詔條。節詼進獻鷹准。除海青金牙鶻黑免鶻白黄鷹外。除仰並行禁止。

至元八年八月。中書省定到合喂鷹食。海青免鶻早辰二兩。後晌三兩。鷹并牙鶻早辰一兩。後晌二

兩。皂鹰北海青等斟酌稍多。應付食用。新肉如無鮮羊肉。交殺與雞猪。 大德六年。户部㨿大都運

司中。舊例豹子每一箇日支羊肉七斤。大土豹淨羊肉四斤。小土豹淨羊肉三斤。自來遇夜不魯應

付肉貨及折支鈔兩。參詳今後如遇起發豹子沿路食肉若准大都運司所申應付相應。都省准擬。

至元二十九年。兵部擬各省起運官物並赴水站逓運。若有不及從行省雇脚至東河。內用站車運

至臨清。入御河水站將所行前路文字快便脚力語名。革去。禁約捉拿民船。差倩車輛。 至元三十

年都省議得。各處起運係官諸物起程。官司將物貨秤盤見數如法打角封記。備細數目於押物人

差剳內明白開寫。驗實起數目。可起馬疋并兀剌赤。斟酌緩急分作運次。經過脫脫禾孫更為點視

照勘差剳。不致夾帶餘物。如有達犯之人同元起發官司一体治罪。脫脫禾孫不為用心分揀。亦行

嚴加罪責。 大德七年八月。兵部呈准。江南行省送納。蒙山銀定茶芽扁子米叚疋皮貨等物。每運

三四十馱。鋪馬逓運。棵背兩脅打傷磨損。以致倒死。今後各省起運。須要經由水路逓運。不通水路{{{caption}}}

{{{caption}}}

去處站車般載。如無站卓。官為雇脚。 大德八年兵部呈准。行省行壹各道宣慰司。各路一切大小

諸衙門。若有起觧諸物。今起發官司當詼上司脫脫禾孫分揀。若有合於水路船運之物。却行應付

鋪馬。當詼判署正官首領官吏脫脫禾孫各取招伏。量其輕重責罰斷罪。 至大四年。兵部呈准。各

省欽妆鋪馬聖㫖園牌。除軍情紧急斟酌給驛。金銀等物若通河路去處。止令站船逓運。河水結凍

應付鋪馬駞運。仍令本省常加檢察。母致泛濫至大四年。兵部呈准。若有𥝠出巳物於各位下各

官宅送納所在官司站驛母行應付車馬。違者痛加追斷。 至大四年。兵部呈。今後起運物貨。宜從

都省行移各。省照依已定程限。將各起錢帛等物。趂迭河水通流須要經由水路站船逓運。急用物

色着緊起發。如遇河水結凍。今所在官司分揀金銀寶鈔細物緊關支持御饍。依例和雇脚力搬運。

都省凖呈 至治二年。兵部呈准。各省應起一切官物。除常行麄重物貨經由水路逓運。若有緊急

之物必須陸運者從本省斟酌。應付脚力。運送赴都。

大德七年。宣政院議得。西畨使臣人等行李駞馱。除麄重之類三馱之上用車逓運。若有進呈貴細

之物并行李衣服。每馱不過一百斤。從脫脫禾孫依一同秤盤装發。離驛不許添搭。沿路脫脫禾孫依

上秤盤。但有添搭之物。或百斤上。脫脫禾孫就便减除。具數申院。犯人斷罪其物沒官。地所装發

官司經過脫脫禾孫。一體究治。 大德十年五月中書省奏准。節詼西畨僧人。今後閑慢回程僧人。

通政院分揀了。從大都交他乘坐船隻。到衛輝路他每已身斟酌與鋪馬。重駞馱交車装逓送將去。

隨處脫脫禾孫。來徃的使臣每的輕重駞馱。交分揀。 至大四年二月二十六日。特奉皇太子令㫖。{{{caption}}}

{{{caption}}}

站赤好生生受有。畨八哈失每無。勾當的休交。上都去者。好生分揀者。敬此。 至大四年十月。御

史壹奏。節詼站裹來徃西畨僧人尚自多。交宣政院好生分揀。其實有德。行的和尚交來。别箇的休

交濫來。駞馱休交沉重。省减鋪馬的氣力。奉聖㫖節詼您與宣政院文書。交西畨田地裹有的衙門。

并臨洮等處緊要有脫脫禾孫分揀者。合來的交與其餘無這裹言語交來的。休與鋪馬者。有心來

的交他自巳氣力來者。無氣力的步行來者。欽此延祐二年。中書省咨兵部議得西僧泛濫。宜從

都省剳付。宣政院行下土畨宣慰司。都元帥府移咨陕西行省。今臨洮府等處脫脫禾孫欽依累降

詔書。分揀禁約。母致泛濫。馳馱沉重。剳付御史壹照會。拘詼廉訪司查勘各站逓運過使臣起數比

較。若有泛濫不應馳驛人員。就便依例究治。都省請依上施行。 延祐四年正月二十九日。宣政院

奉皇太后懿㫖。除奉聖㫖太后懿㫖題名宣喚交來的外。其餘鋪馬裹休夾帶將來者。 延祐五年

六月。中書省奏過事內。節詼秋間起程時僧人每。一時去呵。車輛鋪馬不敷有。今後交宣政院功德

司官提。調者好生分揀。休交泛濫。必合隨駕的僧人合騎鋪馬呵。交節續起呵怎生。奉聖㫖那般者。

欽此。 通制。延祐二年二月二十四日。宣政院奏凖。但凡西畨地靣裹。不揀甚麽勾當裹去的使臣

每。從京洮府臨洮府青碧甸子銅器椀楪靴隻等物。鋪馬上做買壹。多要鋪馬冗濫行。有如今似

那般行的。交京兆府臨洮府泥河根底有的。脫脫禾孫提調者若尋出做買壹的物來呵。使臣每根

底要了罪過。物交沒官。至大二年六月十二日。中書省奏諸王公主

駙馬僧道等。上位可忴見賜與田地每年妆那田地裹子粒去呵。騎着鋪馬。坐着站船。喫{{{caption}}}

{{{caption}}}

着。首思到那裹呵更騎着小鋪馬。喫着首思妆子粒有。奉聖㫖不揀誰根底鋪馬站船首

思休與者。禁了者。欽此。皇慶二年九月十四日。中書省聖㫖。節詼省

裹立了剳子。各衙門裹交行文書者。今後不揀是誰送骨殖去的每根底。休與鋪馬者欽

此。至大四年二月十六日。敬奉懿㫖令㫖一同。

官庶民人每沒了呵。又娶媳婦兒的。送女兒的。鋪馬裹行有。如今似那般行的。休交行

者麽道。敬此。延祐二年正月初四日。也可剳魯忽赤奏准。

節詼出軍的賊每。在先鋪馬裹差人交押送去。有近間交城子裹轉逓送的上將有罪的

人。沿路也有脫脫了的麽道。如今依先例鋪馬裹差人交押送去者。

至元十年。行部議得騎坐長行馬疋官員人等。站赤母得應付飮食草料。止令州縣

應付。如違。治罪。 至元二十五年十一月。奏准逺方任回官員。應付長行馬疋草料。

三品以上五疋。四品五品啊疋。六品至九品三疋。令譯史通事宣使人等二疋。 火

德二年。江浙行省剳付。年例取發逃亡事故軍官騎坐長行馬疋飮食分。例。長行馬疋

草料。經過站赤依例。應付草料。照依時月支給。户部定到每疋草一十二斤。榖料五

升。夏月自六月一日為始。至七月住支。冬月十一月一日為始。下年三月住支。 大

德六年正月二十三日。通政院奏。使臣每要畨僧人騎着鋪馬。將着長行馬疋要草

料有。奉聖㫖休與者麽道。欽此。至元十九年。都省議得。合騎小鋪馬數目。{{{caption}}}

{{{caption}}}

令官司臨時分揀。上位差來使臣及有軍情幹辦緊急公事者。依例騎坐。其餘閑慢使臣

人等。不須應付。 至元二十年。江淮行中書省議得。如遇軍情緊急勾當差人馳驛。自有

賫擎起馬聖㫖前去。例合。應付小鋪馬,若非軍情稍緩勾當乘坐站船人員。不須應付。

至元二十一年十月。江淮行中書省議得。本省差出人員到驛。如赴公聽理會公事。應付

小鋪馬。中書省議得。按察司官巡按。無站處就騎州

縣官馬疋。依例倒換。 至元二年三月。中書省區處事內。遍行省會各處當詼主首人等

如遇迭城站不到使臣并怯薛乡官中差委人等。即便應付飮食及宿頓房舍。并但有朝

廷差來使臣。經過無站赤去處。如要鋪馬。亦仰應付。若有不應付鋪馬飮食宿頓底人要

罪過臣人等却不得分外騒擾百姓。 至元七年。行部議到事內。若有騎坐長行馬疋

官員人等。站赤母得應付飮食草料。如有賫奉上司文字合應飮者。止今州縣應付。如

違。治罪。 至元二十年十月。江准都省咨。來咨。急都魯海賫擎也不干大王令㫖。不

魯經由都省經直於百姓處徃來。𥝠下取索飮食草料事户部議得。諸王百官怯薛歹官

員。但遇出外勾當俱係經由都省字可孫准許文字。今經過去處應付飮食馬疋草料。上

項事理。擬合依理經由准許文字應付。都省請依上施行。 至元三十年。都堂鈞㫖。馳驛

人員。背離站道。窎逺去處。幹辦公事。今經過州縣依例倒換鋪馬。送兵部行移通政院照

會施行。 至元三十年三月。通政院奏。節詼行省官人每使臣草賊等勾當去呵。離了站{{{caption}}}

{{{caption}}}

經過底城子民户裹頭不換一月四十日行來徃行。有根脚裹走逓者麽道。放有來換呵怎

生。奏呵奉聖㫖。經過城子裹民户裹換者。欽此。 元貞三年三月。湖廣省為徃來人員應

付官史馬事。移准中書省咨行省行院。諸衙門出。使人員。賫起馬剳子。馳驛幹辦緊急勾

當。經過不曾立站去處。擬合欽依應付。如無鋪馬剳子。不須應付。 皇慶元年三月初三

日。欽奉聖㫖。節詼徃來有人每。若晚了呵。經過處百姓每他每根底與了宿處。有的粥飯

與者。這般依本分與了。𠋣氣力交百姓每生受的人每。漢兒百姓每休聚衆闘歐。近呵根

底來說者。逺呵交城子裹官人每寫將他每名字來者。不與宿處粥飯的人每。有罪過者。

中統三年。欽奉聖㫖。詼經過使臣若城外立站。在城別無勾當公事。仰速便倒換鋪馬

前去勾當並不得輙入城中遷延遲滯。若是城中合有勾當仰於係官舘驛內安下。並不

得於官員民户房舍安下。如違。治罪。 至元二十四年七月。中書省剳付。通政院呈。差來

勾當人員每日將馬疋拴擊。時常於座子人家茶坊酒肆。看探親知。直至禁鍾時後。才方

還站。以至馬疋餓損。瘦弱倒死。失悮站赤。都省仰照驗禁治差出人員。母致似前違犯。

至元二十五年四月。行御史壹剳付。節詼今後各衙門遣差騎坐鋪馬人員。再三省論。無

得非理走驟鋪馬。員帶沉重物件。多餘取要分例。無故歐打站官。若使臣人中員乘騎鋪馬

倒死。明白開寫是何官府差某人。年月日時倒死。明白移牒按察司。及就申合干上司照

詳。𠈆此關防懲戒。仰依上紏察施行。 至元二十九年四月。行御史壹剳付。廣東道廉訪{{{caption}}}

司中。行樞宻院真宣使等四起聚為一處起馬十疋。叅詳每站所設正馬十疋。倘或到於

前站無馬。必須打過。及至回站又有使臣復行逓送則馬疋無可輪流。以致瘦乏倒死。夫

悮軍情緊急事務。仰禁約體察施行。 大德二年十一月。江浙行省據江東道呈。總統所

委王普智賫擎表章赴行宣政院。至大通站天道黑暗。要風大作。將船夫行打。逼今開船。

打翻船隻渰死人夫。其諸衙門出使人員。徃徃如此。理合禁治。仰行下合属禁治施行。

大德七年。兵部議到事內。節詼一等不畏公法出使人員。徃徃選揀攛行馬疋。并合得祇

應依例應付外。又行索要米木蜜水乳酪。及鞍轡損壞。便今各路脩整。少不應付。指選馬

為名。輙將官歐打。擬合嚴加禁治。違者斷罪。 至大四年正月十六日。通政院奏。如今

不忙的使要馬拽車子。有揀拽行馬。有𠋣氣力要首思喫。奉聖㫖節詼如今各衙門裹

各站裹的整治用着的勾當嚴切省會者。不用心盤問的脫脫禾孫掃憐裹頭目每。斷七

十七罪過者。掃憐則委付人者。不忙的使臣每要馬拽車子呵揀拽行馬呵。記着他的每

名字。文字。裹封着。咱根底。吿將來者。敲了他一箇。後頭改也者。欽此。兵部議得。緩慢使臣

要馬拽車子。選揀攛行馬者。各站無得應付。若恃勢強取。明立見證。中覆提調官司審問

是實。欽依上聞。誣吿者反坐其罪。如管站人等將合給車馬衹應。故行推延不即應付。提

調官取當詼人員招伏。嚴加究治。庶革摭拾阻滯之獘都省凖呈。 延祐五年。中書省奏。

兵部俺根底與文書。諸處來徃使臣并僧人。騎着鋪馬不問勾當緊慢。打着重駞馱走馬{{{caption}}}

{{{caption}}}

又推稱夫了别里哥麽道。添要分例。選揀攛行馬疋。又到赤城站住幾日不起。騎鋪馬。喫

首思。徃湯頭澡浴。百姓家裹安下。硬要長行馬疋草料。好生搔擾。奉聖㫖節詼今後不揀

誰騎鋪馬的人每。只與經過首思鋪馬者。湯頭澡浴去的人每國。小鋪馬首休也休與者。既

是騎鋪馬呵。長行頭口草料。休與者。至元年十一月。中書右三部區處到馬站

元定附藉四户共當正馬一疋。四户以上共除地四頃外。餘上地土。依例徽稅。若有四户

之下當正馬一疋者。亦共除地四頃。餘者依例徽稅。 至元二十年。都省差官。與江淮行

省宣慰司各路官。依驗各路稅𠕋。於苗米八石之下。二石之上。有丁户內差撥充水站户

每站一隻。用站夫八户。或十户。周嵗除苗米四十石。 至元二十五年。尚書省奏准。節詼

蠻子田地裹立馬站。十石粮之下納稅的。百姓每的數目不勾十户呵。八九户。若不呵兩

三户有呵。稅的數目裹合了七十石到呵。一箇馬餋者。站户不揀多少稅有呵。都交站裹

入去者。剩下的數目。休交落後。又一百石粮之下。十石糧之的。納稅的百姓每裹頭

若獨自一户自願當站一箇馬的差發納呵。那般人每根底交站裹入去。 至元二十九

年。都省依准福建省擬。福建逓運諸畨進獻官物。站户苗米五石之下。四石上户。僉補

船户。依站船例湊合苗米四十石。 至元三十年。都省依凖江浙省擬。逓運站户。每船一

隻不過苗米二十四石。於六户之上。或十户通行差撥。

至元三十一年。江浙行省移凖都省咨送。兵部議得江南看舘人夫。於抄定户𠕋內點差{{{caption}}}

丁多近下户計應役。合詼差稅衆户均納。腹裹看舘人夫。於包銀四兩之下户內選差相應人

當役。㨿各户差發稅石。衆户均納。延祐三年十月。江浙行省為站户内差撥祇應

庫子。移凖中書省咨送兵部。議得叅詳上項本事理擬合照依大德七年兩浙奉使宣撫與本省

一同講議。於餘粮的酌中户內每站止差一名。上下半年交替。准本户里正主首身役。具呈照詳。

咨請依上施行。站户雇人當役事理。聴從民便。站官頭目人等

不應結攬。依已行禁約。 延祐六年三月。江浙行省准中書省咨。御史壹呈。備行壹咨江南站役

迆漸消乏。逃竄者靠損。見户。冝令合干部分講議僉補。得此送兵部呈。照得皇慶二年二月。奏

准减繁事。內一件。各處行省腹裹路分。逃亡消乏站户。依例保勘體察完俻。事干行省者。本省

逐旋開坐咨省。腹裹路。分通類開呈。差官僉補又照得至大二年九月。欽奉詔書內一欵。節詼

軍站輸役繁重。冝今樞宻院察其利病。講究舉行。以示存䘏消乏者體覆是實。随即補

替欽此。咨請依例施行。

{{{caption}}}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四百二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