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萬九千七百三十七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九千七百三十八
卷之一萬九千七百三十九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七百三十八 一屋

沙門灌頂國清百録二

沙門灌頂國清百録王屬眞觀惠裴一法師裴是梁湘東王蕭釋門師觀是湘江左右名望最重十七 静惠和南更雪寒重。願禮懴不迺仰疲弟

子眩恍無理眞觀法師願得入山攝慮禪寂令以彼書仰呈裴公又正束裝待小晴通便當就路但觀公非唯義解又誦法華。既朗慧燈方澄定水

仰惟闍梨德侔安逺道邁光猷遐邇傾心振錫雲聚紹像法於將墜以救昏蒙顯慧日之餘光用拯澆俗兼孔山陰舍良田以供耕墾。姚寳安捨淨

財以給葅菜禪堂行就修緝粮廪不慮闕無諸善因緣亦各隨喜弟子力薄竭誠供養。願勿以資待繼意徒衆爲憂憑兹福業庶遣煩勞藉此熏修。

冀荷冥祐弟子陳静惠和南王送經像入天台 金銅坐像一軀浧槃經一部 燭一百犍 大旙二十張 絹一百疋淨人白石。 淨人阿

甘。 右牒沈儀同請疏 儀同公菩薩戒弟子吳興沈君理和南竊聞大乘者。大士之所乘也。髙廣普運直至道場復作四依周旋六道。仰惟德厚。

深會經文於五誓之初請開法華。題一夏内仍就剖釋道俗。咸瞻延佇。嘉唱慈悲。利益不違本誓耳謹和南 陳左僕射徐陵書最多門人。競將去

追尋。止得三紙。 陵和南昨預沈儀同法席。餐奉甘露。無畏之吼。衆咸歸伏。然正法炬朗諸未悟。目慶餘年得逢妙說尋事展此不申心。謹和南

 陵和南注仰之心難可敷具㧞公至蒙三月二十日㫖用慰積歲傾心。麥冷體中何如。願一日康勝山中春夏無餘障惱耳遲復存㫖弟子二三

年來溘然老至眼耳聾闇心氣昏塞故非復在人兼去歲弟六兒夭喪痛苦成疾由未除愈適今月中又有哀故頻歲如此窮慮轉深。自念餘生無

復能幾無由禮接係仰何言敬重璪公金還白書不次弟子徐陵和南陵和南放生星聞公家極相隨喜事是㧞公口具謹不多。唯遲㧞公廷

出數百里水全其命根如此功德筭數無盡隨喜無量。此不委諮。弟子徐陵和南 陳徐陵五願上智者禪師 陵和南弟子思出樊籠無由羽化。

既善微弱。冀願力莊嚴 一願臨終正念成就 二願不更地獄三途。三願即還人中。不髙不下處託生 四願童眞出家如法奉戒 五願不

墮流俗之僧。憑此誓心以策西暮今書丹欵仰乞證明。陵和南陳吏部尚書毛喜書 累年仰系不易可言。承今夏在石像行道欣羡無極。又聞欲

於天台營道場。當在夏竟耳。學徒逺近歸依者理應轉多安心林野法喜自娱。禪講不輙耳四十二字門令附雖留多時。讀竟不解無因諮訪。爲恨

轉積南嶽亦時有信照禪師在嶽嶺徒衆不異大師。在時善公於山講釋論彼亦邑遲望還綱維大法不者歸鍾嶺攝山亦是棲心之處。何必適逺

方詣道場希勿忘京師邊地之人。豈知迴向傾心無時不積未因接顔色東望欷滿敬德信人今𨑰白書不具弟子毛喜和南弟子諸弟及兒等悉

蒙平安第三任鄱陽郡第二爲豫章王司馬第四大延卿。第五入閤任度支郎。大兒由在東宫爲中書舍人仰蒙垂顧以大善知識大同學輙復逺

諮 喜次書秋色尚熱道體何如禪禮無乃損德。弟子老病相仍。湯藥無效兼不得自閑轉有困爾仰承移徃佛隴永恐不復接顔色。悲慨但深。仰

惟本以曠濟爲業獨守空巖更恐違菩薩普被之㫖近與徐丹陽諸善知識共詳量等是一山鐘嶺天台亦何分别必希善加三思不滯。於彼我京

師彌可言師一二因㧞師口具其間願敬道德。弟子毛喜和南喜次書。適奉南嶽信山衆平安弟子有答具述甲乙後信來當有音外也今奉寄

牋香二片 熏陸香二斤 檳榔三百子 不能得多示表心勿責也。弟子毛喜和南喜又書慶講 今者仰餐敷說訓徃綽然。道俗嗟味般若照

明豈是拙辭所能稱述弟子毛喜和南 天台山修禪寺智顗禪師放生碑并序二十二陳通直散騎常侍國子祭酒東海徐孝克撰夫太易無體

品類所以咸亨太一無名至人於是設教仰觀俯法逺取旁求。兼三以才。吹萬維物建官台鉉則五嶽作鎮辨方伯牧故四瀆分流闕伊闕覧八紘

鑿龍門陂九澤播厥習險因之以利民相生卜洛樹之以君長。坎之時用大矣哉。我皇帝作聖凝神。乘圖御籙無爲無欲道契汾陽垂拱垂衣德隆

至治辰象貞明管灰合序。方外無虞海内有被風雅於華戎盛雍熈於曩代。巍巍乎難得而稱者也至如光啓法式。榮敷道樹化彰十善弘濟四

生 天台修禪寺智顗禪師蔬練自居苦節行矣奉揚皇風總持像季。禪師俗姓陳氏頴川人也乃有媯之後焉四友驚座逖聽多美。六竒列爵。世

載其賢祖詮早世父起祖梁使持節散騎常侍益 陽縣開國侯禪師童眞出家聦敏易悟寓居荆峽游化幽并自北徂南兼行禪智禹穴將探台

山是卜白鷄路出青髄巖開攀桂結宇蕭然甜止林交五柳既馥旃檀之氛塔現三層終縣水精之色雲崖天樂不鼓自鳴石室金容無形留影。秀

嶺嶔岑浪波浩瀚洪濤蜃氣冒逺苞空巨壑喬松干雲翳日翔集飛走叢有珍怪地中藏玉觀曲枝而易辨淵内沉珠見員流而可别神通開士。如

意桑門振錫咒泉。騰空舞鉢。受丹仙客。况急水而時來。避官真人乘迴風而逈至厥土宏灑靈讖斯在禪師福慧基鎡聲光利益宣猛將軍臨海内

史計尚兒子勲之曾世顯方術賣藥登仙間于昔漢剖符作守即此明時請轉法輪講金光明經一部前雲騎將軍臨海内史陳思展及其猶子陳

要卿等即土人也戎章衣綉優秩家邦奉屈禪師次講法華經典 白牙團扇初開律藏之門 玉柄麈尾傍闡經王之偈繫珠始訓親友醉除夢

皷將鳴。梵魔疑遣因迺雙明誡勸廣辯殃福尚兒。仍奬論滬主嚴續祖羊公賀等群賢凡百君子信誓斯立丹誠恪勤白業諧辯嗟如棠之徃累嘆

銄僕之來緣各捨滬業及魚梁等合六十三所二緣樹下縣唱善哉五旬座上。遥閒彈指巨海無際一時清謐衆生無邊同荷安快掌擎世界。未粤

難思。手把虛空非名希有桂陽王殿下皇枝之貴應懋間平情崇孔釋。吐懸河之㫖撃節證明示半月之形深心隨喜五侯三傑曾不間然黄髮青

衿。咸同踊躍藏諸篆素青編落簡樹以貞碑聲芳靡絶假令山止海運惠施之美猶傳。龜吉筮凶鐫勒之功無毁。孝克才慚十倍。學墮三餘秋莬春

蒱乆捐。染截書紳晝地曾何圖寫。雖復張池並黑。寧擬妙辭峴石徒刊非能墮淚。仰熏心之上善。羡山水之清音。寸志片言。乃爲銘曰。 設位觀像。

剖極開渾。蕩蕩爲大。倉蒼以尊膏川淚瀆。地脉何源。導疏諮要。蓋取維軒。嗟乎坎德。至矣坤元。淳風樂土君臨御寓明明孝治。穆穆聖主。道冠當今。

功髙前古慶恊嘉瑞。美均撃拊。仁沾動植澤及邀宇。釋種髙族。身資瓢䔩。匪慕分圭歸心染服。辭彼緣慮。言旋幽谷志託松筠。形隨喬木。七覺善誘

五禪清肅。無逺弗届。無思不服將軍邦宰。肩印銷罪淑女良夫。民業珍賄。靡█十明寧追百倍。不見所欲忘懷無待各捨貨泉同成佛海决漭宜右𡨋蒙。

瞻眺唯空。屏師送雨列子揚風鯤鱗以北極外之東逺水銜日。曾波駕蓬地上之比山下之蒙涇清渭濁朝宗會同天台維節。林泉搔屑。頂列三晨。

峯危九折瀑布髙㵼神狀姝潔響若奔雷皎如素雪時隆冬而不凝歲炎旱而無竭石橋杳邈晨暺映徹仰止青霄俯臨丹穴鳥路雲通。人途徑絶。

渤澥難邊含情溯沿嗷嗷岌岌萬萬千千皷鰓掉尾相望自然。薜網無挂。任鈎不牽歌舼靜拽響俎停氈行滿業大弘生爲最斷樹誠規。翳樊斯誠。

噲叅靈鶴。敬康神蔡。隨感明珠于期軒蓋嘉會信徵潜騰是賴。逝矣虞淵波淵易遷髙岸深谷。蓬海桑田。石餘幾拂芥盡何年。大地將隕。須彌洞然。

風傾金際火及初禪犄歟水性報轉常圓。 隨髙祖文皇帝敕。二十二皇帝敬問光宅寺智顗禪師。朕於佛教敬信情重徃者周文之時毁壞佛法。

發心立願必許護持。及受命於天仍即興復。仰憑神力法輪重轉。十方衆生俱獲利益比以有陳虐亂。殘暴東南。百姓勞役不勝其苦。故命將出師。

爲民除害吳越之地今得廓清道俗又安深稱朕意朕尊崇正法救濟蒼生欲令福田永存津梁無極。師既已離世網。修已化人必希奬進僧伍固

守禁戒。使見者欽服閒即生善。方副大道之心是爲出家之業。若身從道服心染俗塵非直含生之類無所歸依抑恐妙法之門更來謗讟宜相勸

勵以同朕心春日漸暄道體如宜也 開皇十年正月十六日内史令安平公臣李德林宣内史侍郎武安子臣李元操奉内史舍人裴矩行。 秦

孝王書二十三 冬暮寒切道體何如法務勤辛有以勞悆安州方等寺奉爲皇帝修立屈法師向彼行道甚不可言已令所司發遣供給願以熏

修爲懷不憚利涉也道深敬德遣白不其弟子楊俊和南。十二月十七日。秦孝王次書二十三 傾仰每深甚熱禪師道體何如修習不乃勞心也。

夫由有展企結良深願珍德遣白不具弟子楊俊和南五月十九日。奉施沉香等如别至願撿領。 沉香十斤。 牋香十斤 熏陸少許 右牒薄

申供養 𣈆王初修書二十四 金風御節玉露調時道體休和。安樂行不法師抗志名山。栖心慧定法門靜恱戒行熏修籍甚徽猷乆承音德欽

風已積。味道爲勞冀託舟航用披雲霧故遣使人徃彼延屈。希能輕舉以沃虛金。佇望來儀不乖眷意也弟子楊廣和南 王治禪衆寺書。二十五

深具謙挹之㫖。但髙人逰處觸地是安然法宇僧坊須盡嚴正。經云四事供養一不可虧已勒有司修葺願忘懷受施也。弟子楊廣和南。 王受

菩薩戒疏二十六 使持節上柱國太尉公揚州總管諸軍事。揚州刺史𣈆王弟子楊廣稽首奉請十方三世諸佛本師釋迦如來當降此土。補處

彌勒一切尊經。無量法寳初心以上金剛以降諸尊大權摩訶薩埵。辟支緣覺。獨脫明悟。二十七賢聖。他心道眼乃至三有最頂十八梵王。六欲天

子。帝釋天主四天大王天仙龍神飛騰隱顯任持世界作大利益守塔衛法防身護命護淨戒無量善神咸願一念之頃承佛神力俱會道場。證明。弟

子誓願攝受弟子功德竊以識暗萌興即如來性無明俯墜本有木彰理數斯歸物極則及欲顯當果必積于因是調御世雄備歷生死草木爲籌

不可勝計。恒沙集起固難思議深染塵勞方能厭離法王啓運本化菩薩。譬如日出先照髙山隨逗報冝權爲方便如彼衆流咸宗大海弟子基承

積善生在皇家庭訓早趨貽教夙漸福理攸鍾妙機須悟耻崎嶇於小逕。希優逰於大乘咲止息於化城誓舟航於彼岸但開士萬行戒善爲先菩

薩十受專持最上諭造宫室必因基趾徒架虛空終不成立佛揆庸 抑又聞之孔老釋門咸資鎔鑄不有軌儀孰將安仰誠復釋迦能仁本爲和

尚文殊師利冥作闍梨而必籍人師顯傳聖授自近之逺感而遂通薩陁波崘磬髓於無竭善財童子忘身於法界經有明文敢爲臆說深信佛語

聿遵明導。天台智顗禪師。佛法龍象童眞出家戒珠因淨年將耳順。定水淵澄因靜發慧安無礙辯先物後己謙挹盛風名稱晉聞衆所知識弟子

所以虔誠遥注命擑逺延每畏緣差值諸留難亦既至止。心路豁然及披雲霧即銷煩惱謹以今開皇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總管金城設十僧

蔬飯敬屈禪師授菩薩戒戒名爲孝亦名制止方便智度歸親奉極以此勝福奉資至尊皇后作大莊嚴同如來慈普諸佛愛等視四生猶如一子

弟子即日種羅睺業生生世世還生佛家如日月燈明之八王子。如大通智勝十六沙彌眷屬因緣法成等侣俱出有流到無爲地。平均六度。恬和

四等。衆生無盡度脫不窮結僧那於始心。終大悲以赴難。博逺如法界究竟若虛空具足成就皆滿願海楊廣和南 王嚫戒師衣物等。 聖種納

袈裟一緣 黄紋舍勒一腰 綿三十屯 鬱泥南布袈裟一緣。 黄絲布襪一具絹四十疋。 鬱泥絲布偏但一領。 黄紬卧褥一領。布三

十禪。 鬱泥絲布坐褥一具 烏紗蚊幬一張 紙二百張。 鬱泥綵布方裙一腰 紫綖靴一量 錢五十貫 鬱泥雲龍綾被一緣。 龍鬢席

一領。 蠟燭十挺。 鬱泥羅頭帽一領 須彌氈一領 銅硯一面 髙麗青坐布一具 鳥皮履一量 墨二挺 黄絲布背襠一領 南榴枕

一枚。 和香一合。 鐵錫枚一柄見在 象牙管一管 塵尾一柄。 烏油鐵鉢一口并袋斑竹筆二管 銅匙箸一具 犀角如意一柄。并匣

白檀曲几一枚 銅重碗三口 鑰石香爐奩一具 山水繩牀一張。銅搔勞一口 銅香火匙箸一具 白檀支頰一枚。銅澡灌一口。

楠榴夾膝一枚 桃竹蠅拂一柄 鐵翦刀一口 蒱移文木案并褥犀裝瓜刀一口鐵剃刀一口 黄絲布隱囊一枚 紫檀中箱一具。

鐵鑷子一具。 白瓦唾壺一口并籠巾 心筆格一枚。 銅燭擎一具。鍮石裝柿心經搭一具 犀裝書刀一口。 白團扇一柄。 師嚴教尊。右

四字爪 喜捨供養。右四字龍 習惱餘氣。右四字懸針 緣覺侵斷。右四字垂露 咸登常樂。右四字飛白 豈如菩薩。右四字倒薤 能施所

受。右四字魚 聲聞是證。右四字科斗 戒定慧滿。右四字多 苦集滅道。右四字大篆 榖皮屏風一具。爪篆龍魚科斗飛白垂露倒薤等書淨

人善心年十一。 右牒開皇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玉禀戒名總持菩薩書疏二十七即用法諱弟子緫持和南。 柳顧言還奉㫖垂示六種捨

施。及留受用弟子一日恭嚫猶以陋薄。不稱宿心。來㫖既以轉施功德彌爲增上悲敬福田深是平等固非 所能周見事事仰依其所留者。既以

不多 留受用㫖遣報諮謹和南 王 書二十八 弟子總持和南履長戒辰在俗成慶伏惟吐納禪慧與時休和。弟子禀受以來。粗堪靜攝。謹

遣叅承謹和 南王請留書二十九 弟子總持和南爰逮來誨。須徃荆楚辭致首尾仰具髙懷但祇禀淨戒事成甫爾宿昔凝滯。匪遑諮决。闍梨

和尚經稱勝田種子雖投嘉苗未植方用心形。永伸供養庶憑善誘。日灑塵勞凡厥共緣依止有地斯亦舟航兼運利益弘多。如來化導何必止還。

天竺菩薩應變本無定方深願坦然以虛受物遲延展禮。面當諮遜。謹和南。開府柳顧言宣口教云智者爲當長去更有還期弟子意不欲相去遼

逺。脫能旋迴不敢留停鎮下近山隨樂住止又欲奉留待二月十八日同度延陵鎮仍共至栖霞履行於彼送别。王重留書三十弟子總持和

南逮㫖須取明二日垂别。修復未周。便深傾欷弟子前昨晝夜熟更惟忖。智者至止以來未經一夏兼荆潭路逮。安居將促。江波浩蕩行程難期。既

去此處。又不至前所半途結夏。投止亦難。又按經律一夏供養。安居僧福田無量况乎師道及大衆力凡夫漢薄本資勝緣菩薩大慈須受應供暮

春行謝首夏向臻九旬忽違四事虛棄修心與理。於情匪安。今欲仰留。度夏發遣冀不半途飄露脫疑邑下喧湫須依林壑安居攝山。亦當爲便。右

法歲將滿預勒蔣州裝船南出石頭西浮彌易既乘爽節因得順風。去留之冝事理咸會此間彼處仰聴擇一意不可盡辭豈多宣謹和南三月一

日 王許行書 弟子總持和南復逮今㫖欲遂前心功德因緣。豈敢違忤謹遵宿願即命所司發遣發日離。晨仰聴詳擇庶解夏非逺。秋水乘流。

賜答來期。必當無爽用兹歡喜以蠲悲欷謹和南。 蔣州僧論毁寺書奉誠寺慧文龍光寺法今光宅寺智勝寺稽首和南伏見使人賫符。壞諸

空寺若如即目所睹全之與破及有僧無僧毁除不少伏惟大王菩薩。植信崇明興建三尊慈仁化物豈不弘護佛法留心塔寺但此處僧徒忽見

毁廢咸懷憂恐大王雖照同朝日而聖道髙逺衆情傾仰無因簡徹。伏惟智者禪師道俗歸止有所言勸悉善爲先文等不揆庸微馳來奉告必願

運大慈悲垂爲申達冀未壞之寺庶得安全。敢藉護持。輙此祈仰。謹和南開皇十二年二月八日 述毁寺書 今獲蔣州奉誠寺。慧文。律師書。敬

呈如别仰惟匡持三寳行菩薩慈近年寇賊交横寺塔燒燼。仰乘大力建立將危遂使佛法安全道俗蒙賴收拾經像處處流通誦德盈衢銜恩滿

路昔居戎在陳尚得存心况息武興文方應光顯至如慧文所述。𢭆剔伽藍必由在所官人多生僻解致令外僧惶惑憂懼不寧貧道常念無堪。謬

當知識若論愛惜形命豈敢言忤公門特是佛法相開亦由香火事大。意之所爲唯憂冥道寧忘即日之身必存未來之義若不述愚心。則虛當四

事復乖三稔香火是何人乎是何人乎在所官司唯悕事辦。豈慮因果將來善惡耶當願聖德尊嚴履萬安之路福禄隆重髙而不危修菩薩行。棟

梁佛法墻塹三寳澤覃四海風芳萬代若謂寺多州少國或不聴方便善權仰由安立若須營造治葺城隍江南竹木之鄉採伐彌易仰希弘紐。提

㧞將沉故寺若存新福更長冀蒙矜允幽顯沾恩法事仰干追深愧踖。沙門某敬白三月十一日 王答弟子總持和南爰逮髙㫖騰蔣州僧所及

竊以僧居望刹食惟分衛所立精舍本依聚落近年奉詔傳征吊民伐罪。江東混一。海内人寧塔安其堵市不易業斯亦智者備所明見。而忘殷頑

民。不慚懷土。有苗恃險敢恣螳螂横使寺塔焚燒。如比屋流散。鍾梵輟響。鷄犬不聞。廢寺同於火宅持鉢略成空返僧衆無依。實可傷嘆。彼地福盡

方成丘墟。所餘堂塔本不壞毁其有現僧亦許房住唯虛廊檐宇。會當倒壓所以移來還充寺館其外椽版權借築城若空寺步廊有完全者亦貸

爲府解須一二年間民力展息即於上江結筏以新故。本勒所司。具條孔目。無慮零漏恐逺僧未能曲見頓用仰誣。必願言提冥諸其掌。猥延滿

禮。煉側良深謹和南 述匡山寺書 江州匡山東林寺者東晉雁門慧逺法師之所創也逺是彌天釋道安之髙足安是大和尚佛圖澄之弟子

三德相承如日月星眞佛法梁棟皆不可思議人也而逺内閑半滿外善三玄德布遐方聲髙霄漢初詣山足依止一林共耶舍禪師頭陁。其下。若

說若默脩西方觀末於林右建立伽藍因以爲名東林之寺。逺自創般若佛影二臺謝靈運穿鑿流池三所梁孝元構造重閣莊嚴寺宇即日宛然。

峯頂寺者是齊慧景禪師感山人延請因栖其峯次梁慧歸在後登躡。方建伽藍峯有水泉忽然枯涸歸燒香咒願清流盈滿天降甘露於泥洹日。

是以先德名踪垂芳不斷松霞清曠觸處蕭條公私徃還莫不歸向自大化江左貧道因至彼山憩泊東林時游峯頂。以歲爲日。美玩忘勞然山下

伽藍偏近驛道行人歸去頗成混雜今奉請爲兩寺檀越庶籍影響衆得安心禮誦䖍誠用酬洪澤并乞勒彼所由永禁公私停泊沙門某敬白

王答 弟子緫持和南垂誨述江州潯陽廬山東林寺峯頂寺須令弟子並爲檀越主山嶺盤秀下屬江湖香爐層峯上虧雲日。仙人之所戾止。隱

倫於焉不歸况乎慧逺法師勝依結構謝客梁元穿池重閣景師息心神應峯頂智者憩歷踵武前賢師嚴道尊實深隨喜所恨寡薄無益將來。庶

籍熏修方證常樂兼陳二寺偏近驛道行人徃來頗成混雜須勒彼州今去公私使命不得停止即付所司依事頒下謹和南三月一日 王書與

匡山三寺極暄法師道體何如衆内咸冝也雁門逺法師四依菩薩。翻飛朔野栖息南山息思以後名德相繼智者見令爲寺檀越。顧修寡薄非敢

克當奬導既引良深隨喜敬德指此承問 楊廣和南三月二十一日。與禪閣寺書春序將謝道體何如僧衆清善匡山佛寺興自慧逺法師。法師

師於彌天道安安師於佛圖澄妙德相承莫之最江東龍藏悉本雁門雁門上人創迹廬阜自梁及𣈆止有東林陳晚澆漓别生禪閣僧徒好異

豈稱至和智者爰居還須合一想均願海更無異味行人將送過指此相聞楊廣和南三月二十一日 與峯頂寺書 暮春暄和。寺衆清勝禪恱

法喜致足恬懷爐峯香氣烟霞共逺智者經託勝地爲在。總内令爲檀越。誠深隨喜更追厚愧善當敬朂楊廣和南三月二十一日。 王謝法門書。

弟子總持和南奉㫖今日齋竟即事登舟睽阻方遥彌以傾欷。垂示法相。雖文㫖淵蹟源本難尋而教門方便開悟易益恭承善誘永以受持。庶

籍津梁得無退轉自服膺至道每沾弘護將事遵途復降良藥沐浴慈被伏用凄荷謹和南 王遣使徃匡山叅書 弟子總持和南親信傳仲詵

還。逮去月朔告用尉延結熱猶熾願道體休和仰承經過攝山鍾岫寺塔安善徒衆和肅仍留二十僧權停開善進至嶽結夏安居東林禪閣還

爲一寺峯頂精舍。復皆隨喜敬緣勸發獲此熏修用耨身田方流法雨金光明福喜荷彌深弟子去月十四日始度朱方風土異冝流金在節。攝衛

多不調適每有劣然二十九日來石頭稍已平復自江浦違心。馳情彭蠡。以日爲歲無時暫忘願未解夏前預整裝束法歲若滿即事西浮。彼間酬

願。務令在促非但弟子蔽識希護周爰深恐禪慧學徒咸思鑽仰宣尼在陳致嘆自衛便歸屈道紆情事非爲已今遣主簿王灌指徃祗承并貢别

牒。用忘存著敢略繁辭謹和南七月一日 去衣六件 鹽一百斛。 米一百斛 右件其鹽米悉出江州正倉王灌賫合魚開送王重書 弟子

緫持和南東林山寺使至逮八月八日誨用慰馳結仰承已徃衡山至當稍乆法緣若竟願即沿流冀在歲陰必期展覲弟子渡江還去月初移新

住多有造次未善安立來㫖最以法事實用慚悚始於所居外援建立慧日道場安置照禪師以下江陵論法師亦已逺至於内援建立法雲道場

安置潭州覺禪師已下即建深善輙以諮知仰承相次爲營功德深荷扶助難用逺陳而發此至江州遂下請僧料云何能得相資前施鹽米其米

迴入東林鹽以上路盈長之外乃可别營功德今山僧返路行用仰酬尋别遣使迎延願預整歸計江山遼夐豈盡成曲謹和南十月十日 王遣

使潭州迎書 弟子總持和南歲聿云暮寒氣殊重禪悅經行願常安樂弟子頃來每多勞疾但睽覲稍乆唯用傾結仰度所營功德已當究竟今

遣左親信伏達奉迎願便事沿流延遲諮具謹和南十一月十五日 王遣使荆州迎書 弟子總持和南暄和道體勝悆仰揆衡嶽法師。乆當圓

滿江陵功德復應成就隨喜之至難用勝言弟子今入朝覲。行次陝州。馳仰之誠與時而積故遣使人迎候希便進道來月下旬唯遲祗接。路首忩

促豈復委宣謹和南二月二十二日 王於長安遣書。 弟子總持和南違移缺馳誠載勞兼事入朝彌增延屬武關雖阻荆近於吳。是以暫停陝

州遣使承接行人𨑰命具奉覼縷非惟年尊疾動又已結夏安居。理事相推固須停止弟子還鎮非乆。便願沿流仰會江都庶應旦夕。將聖德果亦

復差機。因緣多端。請不勞慮謹和南九月十日。 弟子總持和南。僧使智邃來。奉五月二日誨用慰馳結。仰承衡嶽功德圓滿。便致荆巫。履涉虧和。

深以傾悚。弟子於江都入朝至陝關眩𥞼停歧陽腹内又不調適。去月末還京輦。如欲相承。猶自羸薾。未即祗覲。望雲延願珍納。行人今返。辭豈宣

具。謹和南 弟子緫持和南。奉㫖於荆州當陽縣境玉泉山陲。爲建造伽藍招提行道。圖寫地形。具以賜示伏以布金遍地買園建立。奉置三尊。永

流萬代。唱誦所不能讃。筭數所不能量孰意輕微。頓蒙創造。循復來㫖。爽然失厝。既事出神心理生望表無容違拒苟作形迹。即具聞奏。嘉號乃覃

名符天冠道場聲滿恒沙世界福報仰歸遜辭難涉謹和南。 弟子總持和南垂㫖今撰衡嶽禪師碑文郭有道之無愧辭髙德逾此。陸士衡之披

文想質。弟子多慚既蒙奬成不剋勵邯鄲絶妙。深恐難工還鎮病瘳。庶或勉强。循覧行狀。用難思議佛澄道安寧復過是和南弟子總持和南垂

賜萬春樹皮袈裟一緣。述是梁武帝時外國唯獻四領。今餘一而是建初鳥瓊法師所披。謹尋菩薩成稱所著袈裟皆染使壞色。况復自然嘉樹。妙

彩天成相應之言。無勞外假萬春表長生之稱。二翼合善譬之辭。永服周旋恒充布薩常事。半月豈唯元日。著如來衣。深荷慈奬。謹和南。弟子總持

和南率施别牒五彩幡錦香爐檀等十種示表微誠。薄申法貺。鮮陋追悚。謹和南。五色四十九尺幡二張五色班羅經中二枚。 絹五十疋。 錦香

爐檀十張 熏陸香二斤 剃刀十口 鵄納袈裟一領。 油鐵鉢十口。雄黄七斤。 青須彌氈五領 右牒文皇帝敕。給荆州玉泉寺額。皇帝

敬問修禪寺知顗禪師省書具至意孟秋餘熱道體何如。熏修禪悅有以怡慰所須寺名額。今依來請智邃師還指宣徃意。開皇十三年七月二十

三日 兼内史令蜀王臣秀宣内史侍郎武安子臣李元慘。 奉内史舍人長坦男臣鄭子良行 王在京遣書 弟子緫持和南。仰違已乆。馳係

實深獻歲非遥。傾遲䖍禮暮春届節當遣奉候謹和南九月二十四日。王在京重遣 弟子緫持和南適逮近㫖用慰馳情。春暄。願道體康勝。玉

泉創立道場嚴整禪衆歸集靜慧日新隨喜之深。難以辭諭。弟子始服三石散竟調息勞心秋仲歸蕃。請夏訖㳂下在於拜覬。差當匪奢其間玪德。

今遣統軍魯子譽徃祗承謹和南。 王從駕東岱於路書。 弟子總持和南。仲秋轉冷。仰惟道體康悆。弟子即日粗可行。未由䖍禮。但增延結願珍

德。謹遣修承謹和南於路次書。 緫持和南寒氣漸嚴。仰惟康豫。動寂怡神。興居安恱。弟子陪奉鑾駕。旅次長奉逺憑勝力。行徃安隠。瞻言祗覲。庶

或匪遥。願珍重此不宣具。謹和南十月十九日。 王還蕃遣迎書。 弟子緫持和南。獻歲春明仰惟道體勝豫。禪悅法喜衆咸集業。功歸有在。悉由

明導。敬憶江都暫欲西上先到衡嶽用賽師恩。次徃渚宫以報生處。䖍承此㫖。衛送大江陽子臨流。具申來請。即蒙開許。還至觀濤。年來歲徃。寒暑。

屢變。恭聞功德圓滿逺難賛述弟子多幸。生在佛家過庭所聞。匪直詩禮轉輪漸奉實惟旦暮。今者陪扈鑾軑發自京歸。言停洛陽。又止歷下柴下

望之禮本自虞書巡會之聲盛於姬典至尊憲章先古。允叶人神。相風指南。奉朝東岱以今月十一日吉辰。宗事云畢。子時天地載廓。日月增華。休

氣神光燭近被逺。靈芝競吐山谷連木并秀官壇喑聾矎躄之徒無醫而自令愈扶老携㓜之侣不謀而同到臣子殫見事非虛飾。一物得所。萬里

斯應。師資至重。敢不稍問弟子從𠙳蕃即辭行所夾鍾將未必届揚州。今遣奉迎使願沿下。餘春未盡。必希拜覲其問珍德續復祗承。謹和南正月

二十日 王謝天冠仍請淨名義䟽緫持和南前揆菩薩天冠。率爾式之樣深嫌不工即用呈簡。爰逮今製思出神衿圖比目連妙逾郢匠。開士五

明此居其一。金剛種智兹焉摽萬。是智因地化物不可思議接引隨方多能盡達冠尊於身端嚴稱首跪承頂戴覧鏡徘徊。有飾陋容增華改觀。弟

子多幸謬禀師資。無量劫來悉憑開悟。色心無作。觸仰勝緣。度脫舟航。何慮不果。但戒爲基趾。信實行先保解毗尼。昔年䖍受身雖疏漏。心護明珠

而定品禪枝屏散歸靜。猥以凡薄荷國鎮蕃爲子爲臣難虧難怠。豈藉四緣。能入三昧。此非臆斷。實荷誠說。經稱非禪不智非智不禪定觧相資。能

證無漏又電光斷結。其例甚多慧解脫人。厥朋不少。即日欲服膺智斷。率先名教。永泛去流。兼同治國。未知底滯可開化不師嚴道遵可降意不。宿

世根淺可發萌不菩薩應機可逗時不若未堪敷化且暫息緣。如可津梁便開秘藏。書云民生在三事之如一。况█釋典而不從師今之慊言備瀝

素欵成就事重請 棄飾辭謹和南六月二十一日。 答爰逮累翰。殷勤至法匹夫行善止度一身仁王弘道含生荷賴蓋登地菩薩應生大家。所

以發心興隆大道曷可量也孰可比哉貧道山僧。本懷夙至。於天台舊居。言念無捨庶因世境安樂更得寄趾幽林仰爲行道非唯城邑。近歲謬承

人泛。擬迹師資。顧此踈蔽以非時許况聖澤日隆復垂今命。省諸庸鄙。彌匪克堪貧道禀承師教禪慧頗持耳去眼流如華上水采聽經論其功既

淺。賴荷禪門。憑定修習比於專學數論區分。理乃弗違。業乖至熟。自非如來明達。種智髙圓。檀林殊能誰肯雙揖。泥乎去聖滋逺。曉悟甚㣲。徒欲承

恩。懼乖深寄有招幽譴。兼虧聖德特願更迴神慮。别俟勝賢妙果芳因。使無斷絶。經稱一句染神歷劫不朽大智慧海。信爲能入。固知深解大乘。佛

法乆住。功德易滿智慧最髙守質抱愚仰希聴覧徒申庸俚。終不自宣。沙門某白。王重請書。五十 弟子總持和南。仰逮還㫖猶乘謙尊循復乆之。

恍如自失共功以學貴承師事推物論歷求法界緣厝心有在。若習毗曇則滯有情著。若修三論。又入空過甚成實雖復兼舉猶帶小乘釋論地持。

但通一經之㫖。如使次第遍修僧家尚難盡備况居俗而欲無崖當今數論法師無過此。地但恨不因禪發。多起諍心達者無違求那明偈仰帷厚

習善根。非一生得。初乃由學俄逢聖境南嶽禪師親所記莂。說法第一。無以仰過。照禪師來具述此事于時心喜已域寸誠智者昔入陳朝。彼國明

式。瓦官大集衆論鋒起榮公强口先被折角兩瓊繼軌截獲交綏忍師賛缺唯唱希有弟子仰延之始便事勝集屈登無畏釋難如流。親所聴聞。衆

咸瞻仰適承前徃荆楚講法華經舊學名僧。莫不歸服故知非禪不智驗乎。金口此聞。名僧所說智者融會盡有階差譬若群流。歸乎大海。此之包

舉始得佛意弟子即日而不依請譬彼彌勒今當問誰唯願未得令得。未度。令度樂說無窮法施無盡復使顧言稽首𧆛拜。謹和南。六月二十五日。

題面録後序 智者道傳三觀存乎一家之書而德化兩朝章安紀諸百録觀其始立制法以肅内衆中 以動王臣後論放生以安昆蟲之類。

昭昭乎廣大之化璨如日星所謂光宅天下者也章安序云。貽示後昆。知盛德之在兹爲可信矣鏤板雖已印行而未經校勘。因將古本對證且訛

誤非一遂改證前後凡十餘處庶披覧之際無壅厥意。見此題者可别訛正 蘇州北禪無量壽院傳 天台祖教沙門淨梵題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七百三十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