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北偶談/卷二十三

 卷二十二 池北偶談
卷二十三
卷二十四 

◎善慶庵老僧

顏神鎮善慶庵,孫文定公香火院也。有住持老僧,年八十餘,辛未夏,一日早起,索浴罷,呼侍者曰:“好語主人,吾去矣!”遂升座而寂。壁間留偈雲:“者個臭皮袋,撇下無礙。洪爐烈焰中,明月清風在。”惜忘其名矣。

◎萬歲

古亦有人主自呼萬歲者。《新序》:“梁君出獵,見白雁群,公孫襲下車拂矢,雲雲。梁君援其手上車,入廟門,呼萬歲,曰:“幸哉!他人獵得禽獸,吾獵得善言。”

◎命名

《左氏傳》申繻曰:“名有五不:以國不以官,不以山川,不以隱疾,不以畜生,不以器幣。”按春秋諸侯、公子、卿大夫之名,犯此者甚眾。沿及漢初猶然,如瘈、疥、疵、痤、蟣、虱、狗、彘、掉尾(姓昭涉)之類。見於《史》《漢》者,不可枚舉。陸龜蒙《小名錄》序雲:“三代之時,殷尚質直,以生日名之,如太甲、太乙、武丁是也。周以伯仲次之,如太伯、仲雍、叔達、季歷之類是也。自周以降,隨事而名之,至有黑臀、黑肱之鄙,羊肩、狐毛之異,負芻之賤,禦寇之強,杵臼、籧篨,髡頑、狂狡,不壽、不臣,皆名不正而言不順也。然則繻之言何據乎?

◎東野氏

《東野誌》世表載:魯公少子魚,始以東野為氏。子宗,宗子雷,雷子暉,弟淳。又六代灝,弟淳。七代縉,弟紳。十代繪,弟純。十四代璋,弟珙、弟璜。十六代輔,弟輸、軏、轅。三代無此等名,必出杜撰無疑。

◎獨角青牛

明時六月十二日,禦廄洗馬於積水湖,導以紅仗,中有數頭,錦帕覆之。最後獨角青牛至,諸馬莫敢先之。見陸啟浤叔度《北京歲華記》,蓋崇禎年中事也。今三伏日洗象,亦導以紅仗,在宣武門西響水閘上。明時洗象,則自八月十二日始,更三日為期。亦見《歲華記》。

◎前定

唐人小說,記王涯、舒元輿兄弟事甚奇,《老學庵筆記》一事絕相類:“苗劉之亂,有內侍秦同老者,被命荊楚,前一日還行在,尚未得對,亦死焉。又有蕭中道者,日侍左右,忽得罪,黜為外郡監,前一日出城,遂免。”事皆前定如此。

◎南宋國學

南宋國學,即嶽忠武王故第,其土地祠在東南隅,神即忠武也,封號曰“正顯昭德孚忠英濟侯”,見《夢粱錄》。又雲景靈宮即韓蘄王賜宅。

◎秦羅子孫

《說聽》載秦檜裔孫某,宰湯陰,綽有政聲,每欲謁忠武祠,輒逡巡弗果。將及瓜,謂同僚曰:“少保雖與先世有惡,豈在後嗣耶?且吾守官,無愧神明,往謁何害!”遂為文祭之,拜不能起,嘔血數升而死。事在嘉靖初年。魏莊渠提學河南歸,為所親言之。此與宋御史羅汝楫子鄂州知州願事全相類。汝楫附秦檜劾忠武。願即著《爾雅翼》以古文名,朱子稱為南渡第一者也。

◎祀王右軍

同年馮再來刑侍(甦)嘗著《滇考》,有雲:初,雲南未知尊孔子,祀王逸少為先師。元世祖至元十五年,除張立道中慶路總管(立道,陳留人),始言於賽曲亦(名贍思丁,回回人),建孔子廟,置學舍,歲時率諸生行釋菜禮。後立道卒官,與賽曲赤並祠鄯闡城,至今血食不絕。以王右軍為先師固奇,且右軍生平足跡未嘗至滇,滇人何為祀之?皆不可解。

◎蜂分日

謝臯父《晞髮集》有粵山蜂分日記雲:“甌粵之南某山,其民老死不知歲歷,惟戶養蜂,四時旦暮悉候之。蜂之分也,其日必吉,人家無大小貿易,皆趣成之。事未及辦,則以待後之分日。至於婚嫁興作皆候焉。蜂移之家,若鄰若仆,無遠近遞相報,不敢隱。有販者至其地,留一年,書蜂分之日,凡百有奇,歸取歷驗之,皆黃道紫微、天月德,吉曜也。其不分者,非兇星,則常日也。物性之靈能通造化如此。

◎鬥駝鬥象

《圭塘小槁》有《鬥駝賦》,蓋蹄角羽毛之屬,無不可教鬥者。康熙中,駕幸南苑,觀象與虎鬥,虎竟為象所斃。此又一奇也。

◎董宗伯

高念東先生書來雲,昔聞宋直方(征輿)中丞說:“董思白宗伯臨終時,忽索鏡自詫,作美人相。

◎鄭刺史祠

王璵似,字魯珍,益都諸生也。康熙元年,省父保寧太守玉生(字稚昆),歸次鳳翔橫水西,迷失道。時方五月,暍甚,遙見山麓屋宇,隱隱出林表,策馬赴之,可五六裏。至則古木參天,藤蔓糾結,漸入陰翳,不見曦景。猬伏鼠竄,棲鶻磔磔,驚起叢薄間,心悸欲返。更誤入敗垣北,得一亭,蒿藜沒徑,闃無人跡,系馬階楹,轉入東北隅,有堂巍然。堂後素壁上題詩,滅沒不完,有雲:“殘魂搖遠夢,弱骨冷空山。”又雲:“金刀斷織韓香事,千載銜冤泣月明。”方吟諷然疑之頃,忽墻下窸窣有聲,一巨蛇出草間,拔刃逐之,乃引至別院。一室類祠廟,室中有塑像綠衣少年,衣冠甚古。室東西正黑如夜,西北隅微茫,有物如床幾,不敢近,稍以刃穴壞牖土石視之,天光穿漏,則一敗柩耳。睇其中,豐鬢纖足,女子也。雖衣花成土,而依稀可辯,胸壓匕首,剪刀出其左脅。憶壁間詩,殆以此,因以土覆其身而出。比紆回出林木,日已將夕,僮仆方旁徨道左,乃覓路東行。恍忽見一女子,拊心倒行馬前,既而形隨目矚,化身百千。投逆旅假寐,夢女子來雲:“荷君厚意,後十三年再得相見。”比覺,問店主人,雲:“鄭刺史祠也。闖寇已來,久為豺虎之窟,欲焚其處而未果也。”然十三年後,竟無所遇雲(王生,予門人)。

◎造書

《法苑珠林》雲:造書凡三人,長名曰梵,其書右行;次曰梵盧,其書左行;少者蒼頡,其書下行。按梵盧虱咤書,隋言驢唇也。西域有驢唇書、蓮葉書。佛書之妄不必言,其長梵而少蒼頡,亦陰抑儒書,如謂宣聖為儒童菩薩之類。

◎墜石

順治十三年二月初十日午時,寧陵縣忽有響聲自東北來,黑氣如鬥,光芒甚異,墜落城中民家。其形如石,重二斤十四兩。見總督李尚書(蔭祖)報疏。

◎濮陽蘇氏

濮陽蘇氏,其先本元蒙古之後,至谷原兵侍(祐),始以進士起家,官至總制,以文章名海內。其祠堂藏始祖某所用鐵槊,重百斤,至今尚存。

◎黃衣人

康熙甲子春,有刑部筆帖式某,素奉神佛甚謹。一日,忽有旋風起庭際,風息,見黃衣人衣冠甚偉,立庭中,呼其名謂曰:“吾,天神也,以汝事神甚謹,故降汝家,可掃除東廂,吾居之。”某焚香拜禮如所言。次日,黃衣忽問曰:“汝鄰家有病者,吾能愈之。”某傳語迎神,果即日愈。御史邁色者,有妹病劇,聞而拜求之。黃衣曰:“當為汝查勘。”良久曰:“宿業深重,以君虔禱,但可遲限三日,終不能生也。”果三日卒。已而求者踵至,黃衣人謂某曰:“本以汝善人,故來棲止。今車馬雜沓,久且不利於汝,吾當去此。汝福本薄,如甘貧,可延壽命,慎無妄求。若有贏餘,則促算矣。”遂去不見。

◎湯學士夢

左庶於湯潛庵(斌),夜夢登高山,已陟其半,忽一人自後越之先登。湯鼓勇繼之,遂至山巔。顧一室空無所有,惟壁上懸《麻姑仙壇記》。既覺,不知所謂。癸亥臘月,閣學缺,特用右坊王庶子儼齋(鴻緒)。甲子二月,閣學復缺,湯遂繼擢。上官日,適某督撫疏內有蔡姓名經者,宛平王相公笑雲:“蔡京宋奸臣,胡同其音?”高陽李相公曰:“彼乃京字,此《麻姑仙壇記》中所雲蔡經耳。”湯聞之竦然。事之前定如此。是年六月,特擢湯江蘇巡撫。蓋麻姑壇在撫州,而蔡經家吳之洞庭也。

◎蔡氏狀元

德清蔡翁者,築室落成,夢人持一盤授之,盤有四紅箋,箋各大書一“一”字。後其孫奕琛為刑部侍郎,南渡拜相,官一品。奕琛子啟僔,國朝康熙庚戌科狀元及第。啟賢子升元,康熙壬戌科狀元及第,皆其曾玄也。兩狀元皆生於此宅。升元從弟彬,辛酉浙省解元,人始悟四“一”字之兆。升元生時,其父夢一金甲神人持紅箋大書,懸其廳事雲:“第一甲第一名蔡升元”,遂以名之,而字曰征元。及壬戌殿試日,又夢如前。升元及第,其父年才四十六。《見只編》:德清老人蔡四者,以服鹿角膠壽至百八歲,豈即其人耶!

◎瓷易經

益都翟進士某,為饒州府推官,甚暴橫。一日,集窯戶造青瓷《易經》一部,楷法精妙,如西安石刻十三經。式凡數易,然後成。蒲城王孝齋(綡)官益都令,曾見之。

◎吳漢槎

吳江吳孝廉漢槎(兆騫),以順治十五年流寧古塔二十餘載。康熙辛酉,歸至京師,相見出一石砮,其狀如石,作紺碧色,雲出混同江中,乃松脂入水年久所結,所謂肅慎之矢也。又高麗棋子一枚,乃硨磲所制。又雲:寧古塔東北二百餘裏,乃金之會寧府,有斷碑尚存,書法如柳誠懸,頃為一流人所碎。碑文可以辯識者,有“俯瞰闕庭”,又“文學盛於東觀”雲。

◎羊馬

西域種羊,或雲以皮肉埋地,或雲以脛骨,率用初冬季春未日,其詳見於《異物誌》、《剡溪漫筆》諸書。吳立夫《淵穎集》有《波斯國種羊皮書褥歌》。又元僧楚石詩:“自言羊可種,不信繭成絲。”予嘗考之,不自立夫、楚石始也。北齊高昂詩:“隴種千口羊,泉連百壺酒。朝朝圍山獵,夜夜迎新婦。”形諸歌詠,其來久矣。《雙槐歲鈔》以骨羊草馬作對雲。雲南越賧故地之西,多薦草,產善馬,始生若羔,歲中紐莎縻,飲以米瀋,七年可禦,日馳數百里,世稱“越賧駿”。見《唐書》。(周嬰《卮林》雲:《太平廣記》引《談藪》,作壟種(於)〔千〕口羊。《詩紀》、《詩所》乃雲千口牛,誤也。)

◎赤蝦子三都

《雙槐歲鈔》雲:東粵順德縣,有地曰壽星塘,山水幽勝,有物名赤蝦子,如嬰兒而絕小,自樹杪手相牽掛而下,笑呼之聲亦如嬰兒,續續垂下,甫至地而滅,俗謂蓬萊仙女遺類也。《諾臯記》載:昔有姚、汪、王三姓,食都樹皮,餓死,化為鳥都,皮骨為豬都,婦女為人都,皆棲大樹,即如人形而絕小,男女自相配偶。在樹根者名豬都,在樹尾者名鳥都,在樹尾可攀及者名人都。左腋下有鏡印,闊二分。其禁有山鵲法、打土壟法,食其巢,味如木芝。有術者周元大,能禹步為厲術,以左合亦索圍木斫之,樹仆,剖其中,三都皆不能化,乃執而烹之。周侍郎櫟園詩:“人都擁樹形同鳥”是也。

又《月山叢談》載:廣西思恩縣近村樹杪,有二人約長一尺五寸,武人裝束,白竹纏,芒屩,其行如飛。此當即赤蝦子之類,蓋閩粵皆有之。

◎準字諱兩見

宋寇萊公準作相,諸司公移諱其名,改為準,至今相沿不易。汴京舊有平準務,蔡京為相,以其父名準,改為平貨務。又官司公移皆避其名,如京東、京西皆改畿左、畿右。然予按《求古錄》載,泰安州冥福寺,五代後唐長興四年中書門下牒石刻,已用準字。《唐韻》二字並收,準字下註曰:俗。《莊子》:平中準;《管子》:懷繩與準鉤準繩;《文子》:放準尋繩。皆用此字,不始寇公也。

◎師生同姓名

古人同時同姓名者,如毛遂、陳遵、韓翃、李益,(門第文章)往往有之。然不聞師生同姓名也。康熙癸丑會試,今翰林學士張敦復(英)為同考官,本房中式舉人張英,海鹽人;丙辰會試,編修馬殿聞(鳴鑾)為同考官,本房中式舉人馬鳴鑾,河南人。

◎吹笛

宋人小說記張子韶言:閭巷有人以賣餅為生,吹笛為樂;僅得一飽資,即歸臥其家,取笛而吹,如此有年。鄰有富人察其人甚熟,欲委以財千餘。初不可,堅諭之,乃許諾。錢既入手,遂不聞笛聲,但聞籌算聲耳。其人大悔,急還富人錢,於是再賣餅,明日笛聲如舊。此與唐劉伯芻所言安邑裏粥餅人,匆匆不暇唱渭城事絕相類。今士大夫不及吹笛人者多矣。

◎青鸞

《雙槐歲鈔》有《貞鶯》、《烈鴛》二詩,因憶昔在揚州署中,有青鸞二,飲啄必俱。一日其雄曲鹿觸死,雌日夜哀鳴,不忍聽聞,數日亦死。予感其義,作《青鸞操》。

◎念佛鳥

唐韋蟾嶽麓道林詩:“靜聽林飛念佛鳥,細看壁畫馱經馬。”按王得臣《麈史》:安陸有念佛鳥,小於鴝鵒,色青黑,常言“一切諸佛”。宋元憲詩:“鳥解佛經言。”張齊賢守郡日,為作古詩一篇。

◎鏊字搟字

鏊、魚到切。字書曰:餅鏊。今山東俚語尚然。富鄭公言:太宗既下并州,欲乘勝收復薊門,咨於眾。參知政事趙昌言對曰:“自此取幽州,如熱鏊翻餅耳。”殿前都指揮使呼延贊曰:“此鏊難翻。”又《北夢瑣言》:王蜀時,有趙雄武能造大餅,每三鬥面搟一枚,大如數間屋,因號“趙大餅”。搟字亦俚語。

◎帨

《麈史》謂《野有死麕》之詩曰:“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婦人服飾獨言帨者。按《內則》註雲:帨,婦人拭物之巾也,居則設於門右,佩則分之於左,常以自潔之用也。古者女子嫁則母結帨而戒之。(徐太室徑定《野有死麕》為淫詩,甚有理)

◎刀圭

刀圭字常用之,而未有確義。《碧裏雜存》雲:在京師買得古錯刀三枚,形似今之剃刀,其上一圈如圭璧之形,中一孔即貫索之處。蓋服食家舉刀取藥,僅滿其上之圭,故謂之圭,言其少耳。泉、布、錯刀,皆古錢名。

◎風磨風扇

西域哈烈、撒馬兒罕諸國,多風磨。其制:築垣墻為屋,高處四面開門,門外設屏墻迎風,室中立木為表,木上用圍置板乘風,下置磨石,風來隨表旋動,不拘東西南北,俱能運轉,風大而多故也。耶律文正詩:“沖風磨舊麥,懸杵搗新粳。”

又有風扇,於帳房中,高懸布幔,下多用頭發當面,設繩索牽動,自然有風,不用揮扇也。見陳誠《西域錄》。(錄載沙塵海牙在撒馬兒罕之東五百餘裏,有草春生秋死,臭氣逼人,取其汁熬以成膏,即阿魏也。又有小草高二尺許,遍身棘束,葉網如藍,清秋露降,綴於枝幹,甘如餳蜜,可熬為糖,名達郎古賓,即甘露也。)

◎筆蘆

姑熟青山李白墓,生蘆,其形如筆,號“筆蘆”。績溪舒頔道原有詩雲:“筆蘆蕭蕭青山巔。”(頔,元末人,有《華陽文集》七卷)

◎捉臥甕人

昔見朱竹垞簡討(彜尊)詩雲:“捉臥甕人選新格。”初不解,及觀《通誌》有趙昌言捉臥甕人格、及采珠局格、旋棋格、金龍戲格等名,始悟所謂。

◎正德錢

於慈仁寺市,見正德錢二,面幕皆有文如蟠螭狀,與今制殊異。正德,又夏國偽年號也,錢不知何年所造?

◎閻羅

世傳趙定宇、馮具區皆為閻羅王。近聞比部張屏公(四維)言:癸丑秋,居保定,忽夜夢至一官署,堂廡宏壯,見有官府衣冠坐於堂上,披覽文書,視之,乃先兄西樵也。張與先兄昔同官,交甚厚,因前問:“此何地?君所覽是何文書?”先兄笑曰:“此非人間。我已死為神,主此文書,察世人善惡耳。”張雲:“然則我何為至此?豈非死耶!”先兄答:“君不應死,但此地不宜久留,當即送歸。”倏而夢覺。張時未聞先兄之訃,特至京師問之,王太史曰:“西樵以今年七月死矣。”先兄歿時,遍體作種種香,當已證菩薩果位,然平生忠厚正直,死作閻羅王理亦有之。《釋典》謂閻羅是嗔相報身,先兄以悲憤歿,豈其征乎?

◎虛實

今墟市之稱,義取朝實暮虛也。宛丘有羲神實。羅蘋《路史》註:實者對虛之名,天文旗中四星為天市,其中星多則實,虛則耗,神農所在,人民常實,非若虛砦,朝實而暮虛也。地以實稱,亦奇。

◎犀角刀子

周嬰《卮林》載唐牛肅紀聞雲:牛騰,唐郟城令,中書令裴炎甥也。炎遇害,騰謫牂牁建安丞。時中丞崔察用事,貶官例皆辭行,誅殛甚眾。騰將見察,懼不知所為。忽遇一人謂曰:“公有犀角刀子乎?”曰:“有。”曰:“甚美。”授以神咒,令見察時,但俯伏掐訣(言帶犀角刀子掐乎訣乃可以誦咒,其訣左手中指第三節橫文,以大指爪掐之),而密誦咒七遍,無患矣。咒曰:“吉中吉,迦戍律提,中有律陀,阿婆迦呵。”已而果免於難。嬰自雲:崇禎癸酉為縣令所羅織,庭讞時,偶有象牙刀子以代犀刀,掐訣誦咒如前,亦獲免。因錄之以傳於世。

◎關壯繆現身

袁太常密山(景星)言:順治丙申年五月廿二日,關壯繆忽現身廣東韶州府西城上,身憑女墻,以右手捋髯,時方亭午,須眉面目,歷歷可睹。廿三日、廿八日復現,舉城官民奔走禮拜,總督尚書李棲鳳親詣廟祭焉(後甲子使粵,別詳《皇華紀聞》)。

◎陸舟

朱秋崖(克生)雲:寶應西去十里,地曰黎城鎮,古黎王城也。又西北七十里,曰張公鋪,屬天長縣。康熙乙巳二月二日,張公鋪人見平地中忽擁官艦數十,帆檣樓櫓畢具,船首列羽旗大纛之屬,儀衛森然,所過之地,迅如飛鳥,跡其過處,草木皆靡,竟不知何祥也。

◎獸種

《家語》曰:馬十二月而生,狗三月而生,豕四月而生,猿五月而生,鹿六月而生,虎七月而生,蟲八月而生。《淮南子》本此。《魏略》雲:黃牛羌種,孕身六月生。《廣誌》雲:僚民皆七月生。《蜀郡記》雲:諸僚娠七月生,蓋獸種也。

◎官銜

官銜二字,習俗不識其義。《家語·禮運篇》雲:“官有銜,職有序。”註:銜、治也。《執轡篇》雲:“古之銜天下者,以六官總治焉,故曰銜四馬者執六轡,銜天下者正六官。”官銜之義本此。《封氏聞見記》雲:“銓曹聞奏之時,先書舊官品於前,次書擬官於後,使新舊兩銜不斷,如人銜物,又如馬之有銜,以制其首。人謂銜尾相屬,即其義也。”此臆說,殊無所據。

◎博野婦人

郭宮庶快圃(棻)說:博野有一婦人,一生不飲食,而育男女數人,操作與常人無異,亦罕疾病雲。

◎不敢欺

今市井俚語雲不敢欺,亦有所本。《國策·秦興師臨周章》顏率謂齊王曰:“不敢欺,大國疾定所從出,敝邑遷鼎以待命。”

◎三西湖

《粵劍編》雲:惠州豐湖在郡城西,人呼為西湖。東以城為儲胥,西南北三方皆群山為衛,儼然與武林相似。蘇長公曾買此湖為放生池,出禦賜金錢築堤障水,人號曰“蘇堤”。是天下有兩西湖、兩蘇堤也。潁州亦有西湖。坡知潁州,謝表雲:“出守二邦,輒為西湖之長。”是又三西湖也。

◎天醫

俗說雷部擊人,必有天醫隨之,或誤擊則旋活之。近雲南府有二人,同行遇雷,皆殛死。其一人恍忽見一比丘坐其旁,以手摩其腦曰:“汝不應死,勿慮。汝家人尋至矣。”時有目擊者,歸告二人之家,家人皆號泣至,至則生矣,比丘亦不見。宗兄行人爾成(敬公)說。

◎火神

武進諸生楊某館於某氏,其人富而豪侈,每夜飲,必三鼓。一日醉歸,見館中燈火甚盛,從窗隙竊窺之,見案邊二燭卓立甚巨,有緋衣人據案觀書,意其楊也。明日詢之,楊對以實早寢,未嘗夜讀,然心怪之。至夜,假寐以伺,近三鼓,忽有大聲傳呼!排戶而入,隨有二巨燭出地上,已而紅焰滿室,仆隸雜Ш,擁一緋衣人至,據案而坐,取案上書冊翻之。楊懼而叫呼,緋衣人若不聞者。將五鼓,緋衣者徐起,徑趨楊臥處,眾皆從之。忽舉床四腳,盤旋室中,復擲之空中者數四。天將曙,又聞傳呼聲,寂無所見矣。久之,楊始蘇,起視門戶,扃鐍如故;問院中人,毫無所聞也。因急謝主人歸。歸數日,火大作,所居皆燼,始悟所見乃火神耳。楊後中鄉試。

◎鴛鴦鏡

楚人王蘭士者,嘗遊江西,一日遇風雨,投宿古祠,遂假寐。門忽洞開,見翁媼二人入祠,直據上坐,仆從十許人旁列,復有二翁媼扶服入跪。其前坐者怒,數其罪,顧從者鞭之數百,跪者哀號乞憐,且曰:“業生此不孝子,不敢辭罪,祈見釋,當碎其鴛鴦鏡,事猶可及也。”坐者沉吟釋之。王忽嗽發聲,遂無所睹。晨起雨霽,將行,忽有年少持一鏡入,拜祠下。某怪而問之,曰:“此鴛鴦鏡,漢物也。”視之背作鴛鴦二頭,益異之,謂少年日:“肯見售乎?”少年不可。展轉間,鏡忽墜地而碎。少年方驚惋,某告之曰:“汝必有失德,壞人閨門事,不實相告,且有陰譴。”少年懼,吐實,乃與裏中謝氏女約私奔,期會祠中,鏡即女所遺也。因語以夜來所見,少年大悔恨,再拜而去。王視其額,乃謝氏宗祠也。

◎鹿盡心

順治中,安邑知縣鹿盡心者,得痿痹疾。有方士挾乩術,自稱劉海蟾,教以食小兒腦即愈。鹿信之,輒以重價購小兒擊殺食之,所殺傷甚眾,而病不減。因復請於乩仙,復教以生食乃可愈。因更生鑿小兒腦吸之,致死者不一,病竟不愈而死。事隨彰聞,被害之家,共置方士於法。

◎內江石壁魚

四川內江縣儒學後有石壁甚奇,明三百年中,衣冠科第甲西蜀。順治末,輝縣冀應熊為成都知府,好作擘窠大書。一日,至內江謁文廟,愛石壁之奇,書而鑱諸石。石破,有清泉一泓,魚十餘頭,遊泳其中,見風水涸,魚皆化為石。自是科第不振。《炙輠集》載:有人以石子壓紙,或見欲得之,酬價二十緡。後破之,乃有一魚躍出,其中泓然清流也。又李後主有小石彈丸置研池中,水終日不耗。陶谷取之投地,石裂,中有小魚躍出死,自是研無復潤澤矣。

◎松頂生蘭

予門生翰林湯西崖(右曾),嘗於湖南永州道中,見古松數萬株,是宋刺史柳開所植,亙數百里。有蘭寄生,長松杈椏間,可徑丈,葳蕤四垂,時正作花,香聞遠近。其地曰“奇蘭鋪”,草木寄生,理固有不可解者。

◎驢駒媚

座客偶舉唐小說《霍小玉傳》中有驢駒媚,不知何物。按僧贊寧《物類相感誌》雲:“凡驢狗〔駒〕初生未墮地,口中有一物如肉,名媚,婦人帶之能媚。

◎姓異

一、兩、雙、五、六、七、柒、八、九、第二、第五、第八、九百,皆姓也。《聞見記》載縣令妻伍氏、縣丞妻陸氏、主簿妻漆氏事以為笑,不過音同耳。

◎劍俠

某中丞巡撫上江,一日,遣吏賫金三千赴京師,途宿古廟中,扃鐍甚固,晨起已失金所在,而門鑰宛然,怪之。歸告中丞,中丞怒,亟責償。官吏告曰:“償固不敢辭,但事甚疑怪,請予假一月往蹤跡之,願以妻子為質。”中丞許之。比至失金處,詢訪久之,無所見,將歸矣,忽於市中遇瞽叟,胸懸一牌雲:“善決大疑。”漫問之,叟忽曰:“君失金多少?”曰:“三千。”叟曰:“我稍知蹤跡,可覓車子乘我,君第隨往,冀可得也。”如其言。初行一日,有人煙村落,次日入深山,行不知幾百里,無復村疃。至三日,逾亭午抵一大市鎮,叟曰:“至矣。君但入,當自得消息。”不得已,第從其言。比入市,則肩摩轂擊,萬瓦鱗次。忽一人來訊曰:“君非此間人,奚至此?”告以故,與俱至市口覓瞽叟,已失所在。乃與曲折行數街,抵大宅,如王公之居,歷階及堂,寂無人,戒令少待。頃之,傳呼令入,至後堂。堂中惟設一榻,有偉男子科跣坐其上,發長及骭,童子數人執扇拂左右侍。拜跪訖,男子訊來意,具對,男子頤指語童子曰:“可將來!”即有少年數輩扛金至,封識宛然,問曰:“寧欲得金乎?”吏叩頭曰:“幸甚,不敢請也。”男子曰:“乍來此,且將息了卻去。”即有人引至一院,扃門而去,日予三餐,皆極豐腆。是夜月明如晝,啟後戶視之,見粉壁上累累有物,審視之,皆人耳鼻也,大驚,然無隙可逸去,旁徨達曉。前人忽來傳呼,復至後堂,男子科跣坐如初,謂曰:“金不可得矣,然當予汝一紙書。”輒據案作書,擲之揮出。前人復導至市口,惝恍疑夢中,急覓路歸。見中丞,歷述前事,叱其妄,出書呈之。中丞啟緘,忽色變而入,移時,傳令歸舍,並釋妻子,豁其賠償。吏大喜過望。久之,乃知書中大略:斥中丞貪縱,謂勿責吏償金,否則某月日夫人夜三更睡覺,發截若干寸,寧忘之乎?問之夫人良然,始知其劍俠也。日照李洗馬(應廌)聞之望江龍簡討(燮)雲。

◎八才子圖

今世傳孟襄陽、王右丞輩七賢過關圖,皆策蹇重戴。《青箱雜記》亦雲:世傳潘閬、安鴻漸八才子圖,皆策蹇重戴。其為唐七賢、宋初八才子,不可得而詳也。《東觀餘論》跋,滕子濟所藏唐人出遊圖雲:此卷據其名題,或有弗同時者,而揚鑣並驅,睇盼相語,豈亦於世得意忘象者乎。題名雲:宋之問、王維、李白、高適、岑參、史白凡六人,尤為不倫。

◎濮州女子

明末山東將亂,時濮州民家子周猱頭者,居負郭之周家村,語多清狂,人謂不慧。一日自城中歸,過真武廟側,有雙鬟女子立道旁樹下,絕色也。謂周曰:“與君夙緣,當為君婦。”遂攜至家拜母,母疑其蹤跡,俾子遣之。女子笑曰:“我以夙緣奉天帝命為汝家婦,誰能遣我?”久之,事姑孝謹,即鄰裏無不敬愛之。周家素貧,又值荒歉,女子日具食養姑,皆豐潔。周被役築城,同事者戲語曰:“同執畚鍤,能俾君婦治饌相勞乎?”周歸語婦,答曰:“此不難,但張帷幕,吾自致之。”如其言,果日獲飽食。一日潛告其姑曰:“此地不久必大亂,不可留也,曷避之?”乃遍辭鄰裏,挈姑與夫擔負去,不知所往。未幾,榆林賊起,濮被兵甚慘,果如其言。

◎浦回子

浦回子者,固原人,業染,所居對城隍廟。一道士夜坐廟門,火光繞身。浦意其異人,獻以茗果,不納,浦益恭,道士乃食其一棗,謂曰:“子誠信有根器,他日訪我羅山。”浦如其言訪之,逾年歸,以道授其妻,復去。王輔臣亂後還家,容色如少年。鄰人曹文珽者叩之,曰:“久居終南山,山中老人多眉長過面,扱之兩耳間者。洞中有二黑猿,見我執手甚歡,其言即不能辯,飲以瓢水,清甘如醴。由此不饑不寒,雪天可著單衣,旬日不食,自若也。”歸數日,求見其妻,妻拒之曰:“各做自家事,何必相見。”浦因別去,徐步出郭門,鄰人送之,奔馳不及而返。

◎靜寧州道士

陜西靜寧州一道士,賣藥於市,手持小葫蘆,修廣僅寸許,傾之,得土數升,皆成金丹,以予病者,立已。求者日眾,不能給,以麈尾一揮,人人袂間各得三粒。一日以小瓢貯丹,任人自取,極力多攫,止得三粒。數百人悉得藥,而瓢仍不空。後不知所之。

◎王九臯

王九臯字鶴鳴,濮州人,萬歷壬午舉人。自少至老,夜未嘗寐,終身不知有夢。少時常遇關壯繆,親指隙地,令為建祠。今濮州大關帝廟是也。

 卷二十二 ↑返回頂部 卷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