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北偶談/卷二十四

 卷二十三 池北偶談
卷二十四
卷二十五 

◎一家完聚

浙東亂時,諸暨陳氏女年甫十六,為杭鎮撥什庫所得,鬻於銀工。工逼之,堅不肯從。杭人郭宗臣、朱膽生、尚禦公者,創義醵金,以贖難民,知女之義,贖之。方至,忽友人某贖一童子,問之,即其夫也。翌日贖一嫗至,乃其母也。繼又贖一嫗至,其姑也。有兩翁覓其妻,踉蹌至門,即其父與翁也。兩家骨肉,一時完聚,詢之,蓋將於十二月二十四日婚,而兵忽奄至,遂被掠雲。三人具衣蛻,治酒肴,為之合巹,給裝而歸之。人以為女子貞節所感。

◎關索

雲貴間,有關索嶺,有祠廟極靈。雲明初,師征雲南,至此見一古廟,廟中石爐插鐵箭一級,其上曰:漢將關索至此。雲南平,遂建關索廟,今香火甚盛。《月山叢談》:雲南平彜過曲靖,晉寧過江川,皆有關索嶺,上各有廟。蓋前代凡遇高埠置關,關吏備索,以挽舁者,故以名耳。傳訛之久,遂謂有是人,而實妄也。

◎洗眼方

右通政袁密山(景星),廣西平樂人,嘗傳一洗跟方雲:宋元豐間,某太守年七十,雙目不明,遇仙人傳此方。洗一年,目力如童子,錄之如左:

每歲立冬日,采桑葉一百二十片,懸風處令自於。每月用十片,水一碗,於砂罐內,煎至八分,去渣溫洗。每洗眼日,清凈齋戒,忌葷酒。正月初五日,二月初一日,三月初五日,四月初八日,五月初五日,六月初七日,七月初七日,八月初八日,九月三十日(月小則廿九日),十月初十日,十一月初十日,十二月初一日。

◎治鳥傷

凡鳥翅足折,餵以芝麻,仍嚼爛敷患處,即差。見《客座新聞》。宋三館書目有《<口木>(以麥反)漱》二卷,皆養鷹之法,具醫療之術。

◎孫文定

益都孫文定公(廷銓),世居顏神鎮。為童子時,常五鼓入塾,道遇一長人如方相狀,目睢盱可畏,直前欲搏之。公方悚懼,自覺身驟長與之等,且搏且卻,至孝水西岸玉皇宮,其物忽不見。公又常讀書齋中,有狐貽金豆數枚而去,其家有金豆山房,至今存焉。

◎男子生子

福建總兵官楊富有嬖童,生二子,楊子之,名曰天舍、地舍,魏惟度(憲)親見之。楊歷官江西提督。近樂陵男子範文仁,亦生子,內兄張賓公(實居)親見之。

◎采人參

《本草圖經》:人參一椏至四椏,各五葉。今遼東采參者,識其苗,不語,急以緯簾(涼帽名)覆其上,然後集人發掘,則得參甚多。否則苗倏不見,發之無所得。禮鬥儀雲:下有人參,上有紫氣,理或然也。康熙戊牛,予直內庭,曾應制賦禦苑人參詩,親睹其樹。唐人詩詠人參者絕少,惟韓翃雲:“上黨人參五葉齊。”溫岐雲:“松刺流空石差齒,煙香風軟人參蕊。”

◎白海棠

範烈女者,易州範良鼒女,許字田,未婚而夫死,烈女聞之,即自縊。庭前有海棠一株方花,時甚穠艷,女死,花忽變白。一時文人奇之,多為賦詠雲。

◎端肅拜

《周禮·九拜》,其一曰端肅拜,今人止以為婦人之禮。近見元人題跋,末亦有書端肅拜者,猶有古意。

◎三相女

李騰空林甫女,得道廬山,李太白有《送內往廬山尋女道士李騰空》詩。金陵張可度詩所謂“父居黃閣女崆峒,流水桃花石室中”是也。茅山有秦檜女繡大士像,甚靈異,居人不敢托宿。見蔣說。王安石女最工詩,見覺範詩雲雲。曰:“此浪子和尚耳。”見吳曾《漫錄》。又蔡卞妻亦安石女,有文。三奸皆有如此女子,亦一奇也。

◎白騾異

濮州兵侍谷原蘇公總督宣大時,一日聞邊警,親率偏師,出塞禦之。戰衄,與眾相失,敵追急,馬蹶而死。正倉皇間,忽山上一白騾馳下,公躍而乘之,得馳人塞。既至,騾忽不見。敵退,遣人至其山跡之,山有文昌祠,白騾宛然在焉。

◎異性

近所聞見異姓,再識如左。若干、昭、涉、詩、移、絮、茄、節、棧、冕、招、產、腰、閉、坑、縮、維、防、戲、波、友、昃、蟲、鱉、歹、奴、粟、竹、針、線、團、圓、續、羸、狡、灰、迮、旦、佴、俳、問、風、西、弟、諒、抗、朗、晃、角、細、答、扁、銀、教、興、行、賞、彥、要、<帶足>、庹、<彡且>、睢、、焉、見、猶、玉、環、星、邰、是、汝、式、土、昶、駟、鈔、樹。

又甲子科山西舉人有因必芳,曲沃人。降緯,介休人。又泰和縣早禾市巡檢遆修紀。涿州人。廣德州杭村巡檢爨礦,河南人。

◎兩裴迪

唐有兩裴迪:一天寶詩人,與王維、杜甫友善。一為王鐸辟租庸招納使。朱溫鎮宣武,辟節度判官,既篡位,拜右仆射。溫自岐還,將吏皆賜迎鑾葉贊功臣,入見,溫目迪曰:“葉贊之功,惟裴公有之。”見《五代史·雜傳》。

◎黃巢

黃巢自長安遁歸,奔於太山狼虎谷,為其甥林言斬首送徐州,其死明甚。乃小說杜撰,稱其遁去為僧,依張全義於洛陽。曾繪己像,題詩雲:“記得當年草上飛,鐵衣著盡著僧衣。天津橋上無人識,獨倚闌幹看落暉。”按此詩,乃元微之贈智度師絕句,特改首句“三陷思明三突圍”為雲雲耳。此宋陶谷、劉定之說。《癸辛雜誌》又雲,即雪竇禪師《賓退錄》亦已辯之,為此言者,真亂臣賊子之尤也。

◎餘聞錄之訛

《餘聞錄》記湖州吳進士為父乞壽詞於李西涯,西涯不許。吳問人曰:“今爵位大於西涯者誰耶?”曰:“太師英國公張輔也。”吳具幣求英公,英公令門館作詩與之。吳得詩,誇於人雲。黎愧曾(士弘)筆記亦載其事。不知英國公輔死土木之難,與李相去甚遠。黎博雅君子,亦仍其謬,何也?

◎禾山寺顏書

永新縣禾山寺傍,有顏魯公書“龍溪”兩大字,鐫於石壁,方廣徑丈。數百年已來,石壁如故,而二字每年輒徙下,今離地不二尺矣。

◎郭文毅

郭文毅(正域)貴盛時,與漢陽老孝廉劉某者為姻。一日,劉之女眷至郭氏,郭殊不加禮。歸而訴之孝廉,郁郁以歿,既數十年矣。明末獻賊屠武昌城市,人民稀少,有人入城,過城隍廟,見懸一牌雲:“郭正域劉某一案候審。”時正白晝,朱墨如新。漢陽宗侄孟谷(戩)說。

◎女化男

嘉靖中,山西男子李良雨化為女子,事載前史。近見《仁恕堂筆記》莊浪二事甚奇。一紅塵驛軍莊姓者婦寡,有一女已字人,年十二,忽變為男子。女羞不能自明,及就婚,其夫覺而聞之官,乃以聘禮還之夫家,聽其別娶。而夫之母憐女之婉嫕,又以其女歸之。今名莊啟盛,現為莊浪廳書役。丁巳秋,又有莊浪女子十五歲,亦化為男。與莊事僅隔十年,皆在莊浪,亦異聞也。

◎範忠貞

範忠貞(承謨)撫浙日,杭之西溪有虎攫人,遣卒往捕。一日,自詣水月和尚卜之,告以故,和尚答雲:“山頭大蟲任打,門內大蟲休惹。”範不悟而去。未幾遷閩督,遇逆藩之變,竟以身殉,始悟門內大蟲之語。

◎挑戰

挑戰二字見《左傳》,宣十二年,趙旃請挑戰,弗許。唐人詩屢用之。《類要》雲:兩陣既立,各以將出鬥,謂之挑戰。《劇談錄》白敏中興師討吐蕃,有酋帥衣緋茸裘,乘白馬,出陣,頻召漢軍鬥將。有潞州小將善射,馳馬彎弧而出,射中其項,抽短劍,踣於鞍上,脫緋裘金帶,奪馬而還。又李臨淮將白孝德,斬賊將劉龍仙事亦相類。又《五代史·周德威傳》有陳章者,號陳夜叉,乘白馬,被朱甲以自異,求陽五欲生致之,德威出挑戰,禽之。唐宋已來實有鬥將之事,非盡稗官之妄說也。

◎箐雞

箐雞,產水西,長尾白羽,羽之周遭,黑文緣之,如淡墨所畫。或畜之,見人輒避去,終不馴擾。門人黃自先(元治)官平遠府通判雲然。

◎樂顏棗

樂毅棗,產吾鄉,大倍常棗,雲是樂毅伐齊所遺種也。《太平廣記》所載,有王母、仲思等名。又有安期棗,梁國夫人棗。《西京雜記》,上林有西王母棗,出昆侖山,而不及此。先方伯《群芳譜》雲,樂氏棗,豐肌細核,多膏肥美,舊傳樂毅自燕攜來。《太平寰宇記》,濰州貢毅氏棗,今青城縣產無核棗,一名虛中,即《西京雜記》之枵棗也。上林又有顏淵李,出魯國。

◎井溢

康熙二十四年,長山一廢寺,有池水,忽大溢。眾往視之,有物如牛,伏池中,人不敢逼。次年,鄒平郭莊居民院中井鳴如牛吼,水忽上溢,祭之乃止。

◎短人

丙寅春,長山之苑城周村間,有短人,長可尺許,須眉手足皆具,能按拍而歌。問之雲:年三十餘矣。豈巨靈僬僥之類耶?

◎黑牡丹

曹州牡丹,品類甚多,先祭酒府君嘗往購得黃、白、綠數種。長山李氏獨得黑牡丹一叢,雲曹州止諸生某氏有之,亦不多得也。

◎範祠鳥

長白山醴泉寺,即范文正公讀書處,祠在佛殿東偏。康熙間,秋霖浹旬,祠上漏下濕,公像獨不沾濡。寺僧疑而竊窺之,有大鳥張兩翼,翼上有火光,正覆其上。天霽,遂失所在。

◎文昌閣鸛

濟南府學文昌閣,有二鸛巢其上。一日翔西郊,為一軍士射中其脛。此鸛每帶箭出入,人皆見之。偶中丞閱軍,將士皆集轅門,此軍方負墻立,鸛忽飛翔其上,矢墜焉。軍士異而取之,俄覺耳中癢不可忍,試以箭鏃搔之,墻忽壓焉。鏃深入不可出。軍士嘆曰:此鸛報怨也,吾其死矣。數日果死。

◎萬歲

《後漢書·韓棱傳》:竇憲為大將軍,威震天下,尚書以下議欲拜之,伏稱萬歲。棱正色曰:禮,無人臣稱萬歲之制,乃止。然《馬伏波傳》:吏士皆伏稱萬歲。又《吳良傳註》,《東觀記》曰,門下掾王望,諂稱太守功德,掾史皆稱萬歲。

◎無上將軍

《滕撫傳》:建康元年,陰陵賊徐風,自稱無上將軍。《何進傳》:帝(靈帝)躬擐甲介馬,稱無上將軍,行陣三匝而還。人主自稱將軍,與明武宗先後一轍,至與劇賊同號,尤可異也。

◎師資

老子曰:“善人為不善人之師,不善人為善人之資。”資之雲者,如《詩·小雅》: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之義。今俗謂受業為師,同學為相資,語蓋有本。然以同學為不善,義亦可商。師資之情,後漢廉範對明帝語。

◎庫厙

松江有厙公山,厙音舍,字書註,姓也。《後漢·竇融傳》,金城太守厙鈞。按融傳章懷太子註,引《前書音義》曰,厙氏,即倉庫吏後也,本王嘉上哀帝疏。今羌中有厙姓,音舍,雲承鈞之後。《風俗通》雲:古守庫大夫之後,以官為氏。然則厙鈞之姓為式夜切?為苦故切?《漢書》註亦未定其音訓。《氏族博考》雲:庫氏有二,漢倉氏、庫氏,以官為氏。又河南官氏誌,庫傉官氏改為庫氏,則是苦故切之庫,又有二族矣。《奇姓通》收入去聲韻,從舍音。(按:式夜切,字從廠。苦故切,字從廣。自是兩字兩讀,因章懷註雙引之,混不可辯耳。)

◎六丁

祭酒,舊不一二年輒遷去,春秋丁祭無過四者。順治中,淄川高念東侍郎(珩)為祭酒,久不遷。一日至閣,洪文襄(承疇)戲謂曰:高先生可謂五丁開山矣。高笑對曰:無妨六丁六甲。果三年始遷去。予在成均,迄四載始遷少詹。戲為口占寄先生雲:“嘉話曾聞役六丁,任教人笑鈍司成。六丁今日還加二,始信前賢畏後生。”然此官清簡,實宜恬靜。《南史》丘靈鞠有言,人居官願數遷,使我終身為祭酒,不恨也。獨學舍稟給皆久廢,用兵已來,捐貲者率許在籍肄業,期滿該省布政使司徑送吏部銓授,雍中人才寥寥,素餐為慚耳。

◎偏諸

《治安策》:“今民賣僮者,為之繡衣絲履偏諸緣。”又雲:“白縠之表,薄紈之裏,縫以偏諸。”服註曰:“如牙條以作履緣。”顏曰:“偏諸,若今之織成以為要襻及褾領者也。”杜詩:“客從西北來,遺我翠織成。”錢註,引《廣雅》天竺有細織成。《宋書·禮誌》諸織成,衣帽錦帳,純金銀器,雲母從廣一寸以上,皆為禁物。《高麗史》:獻織成衣襖弓劍。按子美詩題,乃太子張舍人遺織成褥段,蓋褥帳衣帽要襻褾領,皆有織成。而偏諸以為衣履之緣者,乃織成之一耳。

◎銀杏

鄉大夫有好為雅談者,問鄰縣一友人雲:“聞貴鄉多銀杏,然否?”友人不應,問再三不已,旁人皆匿笑,終不悟。蓋銀杏淫行,音同也。又江淮間一御史疏陳水患,內雲:“臣鄉下流之下流”,人亦傳以為笑。

◎趙康敏

壽光趙康敏公(訥)故第,為裔孫所鬻,屢易主矣。居者每見朱衣人於堂中,輒病。後某官張姓者居之,初入宅,復見朱衣人悲叱咄唶,張設拜,遙謂之曰:“公子孫自不肖,不能守先業;此宅且數易主人,與某無與。公生為名卿,何不達而屢此見祟耶?”言甫畢,朱衣以袂掩面,入壁而沒。白是不復見。

◎墨芍藥

館陶人家有墨芍藥,與曹州黑牡丹,皆異種。

◎邵進士三世姻

同年濟寧邵士梅,字嶧暉,順治辛卯舉人,登己亥進士。自記前生為棲霞人,姓高,名東海。又其妻某氏,死時自言,當三世為夫婦,再世當生館陶董家,所居濱河河曲第三家,君異時官罷後,獨寓蕭寺翻佛經時,訪我於此。後謁選得登州府教授,一日檄署棲霞教諭,暇日訪東海故居,已不存。求得其孫某,為置田宅。已而遷吳江知縣,謝病歸,殊無聊賴。有同年知館陶縣,因訪之,館於蕭寺。寺有藏經一部,寂寥中取閱之,忽憶妻語,隨沿河覓之,果得董姓者於河曲第三家。家有女未字,邵告以故,且求縣宰縱臾,遂娶焉。後十餘年,董病且死,與邵訣曰:此去當生襄陽王氏,所居濱江門前有二柳樹,君幾年後訪我於此,與君當再合,生二子。邵記其言,康熙己末在京師時,屢為予及同年傅侍御彤臣(扆)、潘吏部陳伏(颺言)言之。

◎賽從儉

文登人賽從儉,卜地葬親於黃山。南有鄰某者,陰圖其地,夜遺地主金,老嫗赴塋,忽迷失道,有二童子執炬前曰:“嫗欲往賽氏塋乎?吾為嫗導。”中途謂曰:“此地誠善,但汝家不能有。賽氏當世科第,天啟之也。”言已忽不見。嫗乃在海港中,及覓路至塋所,則既葬矣。嫗悔,述其故。從儉曰:汝言果不妄,吾子孫有仕宦者,即以十金為贈,書其言於券末。後從儉知三河縣,子孫多仕郡縣,皆不負約。康熙丙午元旦五更時,近村人遙見塋前有二炬繞行,曾孫玉紘以是秋舉鄉試,明年登第。己酉元旦復然,玉紘子璋以是秋舉鄉試,明年登第。

◎劉大成

天啟中,文登生員劉大成以儒醫耆德為鄉黨所推,董修學宮。鑿泮池,得一石函,啟之,有女骼釵釧,為徙瘞北城隍上。次日,復得一瓶,中貯竹漿,外勒八語雲:“浜人花母,劉支竹漿,一匕濟人,廣嗣功長,南文煥發,北屋城隍,妥予之靈。”雲雲。自後劉以竹漿施病者,輒愈。享年八十餘,生六子,諸孫科第甚眾。

◎二狠石

京口北固山甘露寺有狠石,臨潼驪山亦有狠石,皇甫涅《狠石銘》曰:“狠石蒼蒼,驪山之旁。昔秦皇帝,謀之不臧。七十萬人,茲焉遑遑。”是也。今人但知甘露寺矣。

◎舞蠅虎

《書》言百獸率舞。傳記所載,如舞馬、舞象、舞鸞、舞鶴之屬不一。《杜陽雜編》載,唐穆宗朝(或雲憲宗),飛龍士韓誌和,本倭國人,於禦前出一桐木合,方數寸,中以丹砂養蠅虎子,其形盡赤,分為五隊,令舞《梁州》。上召國樂以舉其曲,蠅虎盤回宛轉,無不中節。每遇致詞處,則隱隱如蠅聲。曲終,累累而退,若有尊卑等級者然。又《續癸辛雜誌》,臨安呈水嬉者,以大斛貯水,小銅鑼為節。凡龜鱉鰍魚之類皆名,呼之即浮水面,戴戲具而舞。觀此則蟲豸水族皆能舞,不獨鳥獸矣。

◎水蠶

吾鄉山蠶,食椒椿槲柘諸木葉而成繭,各從其名。故相國益都沚亭孫公(廷銓)作《山蠶說》,曲盡物性,文多不錄。唐小說載元和八年,大軫國貢神錦衾,水蠶絲所成。雲其國以五色石甃池塘,采大柘葉飼蠶於池中。始生若蚊睫,遊泳其問,及長,可五六寸。池中有挺荷,蠶經十五日,即跳入荷中成繭,自然五色,亦謂靈泉絲。山蠶、水蠶,皆物產之異。

◎熱洛河

《盧氏雜說》,明皇射鹿,取血煎酪,賜哥舒翰及安祿山,謂之熱洛河。祿山帳下健兒名曳落河,恐因字音相近而傅會其說。今齊魯間以蕎麥作面食,名河洛,俚名亦有所本。

◎老神仙

獻賊軍中有老神仙者,本鄧州陳氏子,少遊終南,遇一道士,授異術,能生死人,後為獻賊所得。賊監軍孫可望被酒,刃其嬖妾,以刀圭藥投之立起,於是賊中呼為神仙。既而獻賊誤刃其愛妾,洞脅潰腹,復俾陳活之,納其腸,以針紉之,傅以藥,夾以木版,以繩約之,七日而蘇。獻賊敗,入滇,以病死。

◎蹇少保

明少保薊遼總督蹇公(達),字汝上,四川巴縣人。自記前兩世為某衛指揮,以墜馬死,往生山西某府趙氏,名某,登進士,官至重慶太守,與邑紳蹇公來譽善。一日,蹇設席召守飲,守方坐堂皇,聞吏白蹇公有使邀請,即出就輿,甫出門,見大河阻路,方異之,若有人推墜河中,驚而寤,室廬非故,而形軀已小,在衤朋褓中。家人報蹇公入視,曰男也。繼又傳報趙太守以痰病死矣。蹇公為出涕,自往護其喪,尋送夫人及二子歸裏。心皆了了,然無可奈何,以義斷割。早成嘉靖乙丑進士,自禮部郎出為故郡太守,兩子已長,以通家禮來謁,欲言不可,姑隱忍之,惟時時存恤其家。居三年,遷山東提學副使,乃詣故居致辭,夫人請見,不禁泣下,夫人亦泣,以通家故,不知固即其夫也。及兩子送至境,始屏人告以前生事,執手泣別而訣。

◎賀相國

明相國對揚賀公(逢聖),崇禎中枚卜詣京師,舟至九江之鱘魚嘴,風浪大作,公具袍笏拜禱,舟上人忽見空中有緋衣神人,執一黑鬼投水中,風遽息。公設祭大王廟以答神佑,自是香火益盛,日宰羊豕無算。十三年,蘄王欲興復溈仰道場,延三昧律師入楚,過九江,夢神告曰,某九江神宋大王也。前生與師及賀相公三人同在山中修道,師不昧正因,今為大師;賀以福緣為宰相;唯某一念之差,為血食之神。昨因鱘魚嘴樹妖欲覆賀舟,某以前世因救之,緣此宰殺日繁,將來必墮無間地獄。師明日過此,必至廟中為我授記,更布其事於四方,使來禱祀者戒宰殺,幸甚。師如其言。自是鱘魚嘴行旅坦然矣。此與《冷齋夜話》所記弄亭湖神托安息國王子建洪州大安寺事相類。

◎張道人

商丘高辛鎮有道人,嘗周遊歸德屬邑,貌類少壯,雖長老自童幼見之,形容不改,莫知其年。自雲張姓,鹿邑人,居少林若干年,武當若干年,勞山若干年,屈指百數十年矣。一日,募修某祠廟需石灰千斤,人問所出?曰自有之。忽至一寡婦姑媳門求布施,以孀且貧辭。道人曰:“門前槐樹旁有灰三千斤,何雲無也?”如其言掘之,果然。或問,曰:“渠先祖建樓所餘,我常見之,其家不知也。”頗能前知。有問之者,則曰:“我是顛子,我是顛子。”日可行三百裏。崇禎末,袁賊亂梁宋間,致道人,縛置地上,驅所掠婦女裸體淫之,遂敗其道,日行僅百五六十裏,亦谷食矣。語人曰,譬桶子已破,再箍便難。

◎日者

宜興陳其年(維崧),年四十餘,尚為諸生。一日過京口,有日者謂之曰:“君年過五十,必入翰林。”宣城梅杓司(磊)因贈以詩曰:“朝來日者橋邊過,為許功名似馬周。”至己未,果以諸生應博學宏詞薦,授翰林院檢討,時五十六。又有範來者,字文園,善相人。謂武進周清原、吳江徐釚皆當不由科甲入翰林。己未皆授簡討。其言良驗。範,海寧人,驤字文白之弟也。

◎龍異

康熙壬子歲,吾邑李鹺副仲嘿(鴻雷)家,日正午,忽有一物蜿蜒數尺,鱗鬣可畏,遍體如金色,爛然奪目。自院中入所居之室,已,復出,形漸長大,知其龍也。忽雲霧浦然如煙雲,庭中晦冥,遂不見。伊中丞翕庵(辟)石。

◎荷蘭刀劍

康熙六年,荷蘭國入貢,其貢物有刀劍八枚,皆可屈伸,縈繞如帶。《劍俠傳》載,種諤畜一劍,可屈置盒中,縱之復直。張景陽《七命》論劍曰,若其靈寶,則舒屈無方。斯之謂歟。

◎銅人

聞西洋人欽天監管理監事加工部侍郎南懷仁言,白大西洋入中國,凡十萬里。海舶甚巨,海口有銅人,高不知其幾由旬,舶出其胯下,或出其脅間乃入海洋,不知何由鑄造也?

◎山溪烈婦

旌德縣地曰山溪,有民家女某氏,嫁甫數月,夫死,無子,又無舅姑伯叔,遂歸母家,誓不更適人。久之,其父母私受鄉人聘,旦夕且娶。女覺之,自請於父母,父母不能隱,遂告以故。女欣然曰,嫁則嫁矣,明日當一辭夫墓耳,許之。乃歸房中,晨起理妝,易新衣,內衣皆自縫紉。行至溪上,時山水暴漲,女顧之喜,至橋半,急踴身入水死。乘流數裏,岸樹而止。有石工某見之,欲褫其衣,衣結不可解。忽以手自批其頰曰,吾以父母欲奪吾節而死,汝小人輒敢無狀,吾褫汝魄矣。語畢而死,觀者莫不嘆異。父母為合葬故夫墓焉。

◎張巡妾

徐藹,字吉人,會稽諸生。年二十五,得瘕疾,痛不可忍,年餘,瘕能作人言。瀕死時,見一白衣少婦問曰,君識張睢陽殺妾事乎?君前生為睢陽,吾即睢陽之妾也。君為忠臣,吾有何罪?殺之以饗士卒。吾尋君已十三世矣,君世為名臣,不能報復,今甫得雪吾恨。言訖,婦不見,藹亦隨逝。庚申在京師,其門人範思敬說。

◎童謠

萬歷王子,山東鄉試,濟南童謠雲:“三人兩小,太陽離島。”是科解元乃長山徐海曙日升也。又某科有童謠雲:“山佳木,一旦挑。上天差我送羊角。”是科解元,平度崔桓也。康熙庚子,又有童謠雲:“一裹針,三條絲。”是科解元,新城李嗣真,解副益都高三思也。天啟辛酉,朱純領解,亦有“一牛兩尾”之謠。

◎趙廷鑨

順治甲午,有某生者應試濟南,瀕入闈,其仆忽死,但胸前微暖。及出闈,仆忽蹶然而起,生問之雲:“適隨主人入棘闈,見號舍有紅黃二色旗,主人所居之舍則紅旗也。”生喜曰:“果爾,當娶某氏女妻汝。”仆難之,生曰:“吾既為孝廉,何慮彼不嫁其女乎?”既入二場,其仆又死如前,比出復蘇,連呼“可惜可惜”。生急問之曰:“主人已中解額,因昨日一言,今易萊陽趙廷鑨矣。”生然疑且半,私心悔之。及榜發,榜尾一人,即萊陽趙廷鑨也。

◎禦馬

供奉周道言,禦廄有千里馬,毛色純黑,惟顱及四蹄白,長可一丈,腹有逆鱗,高麗所貢也。

◎顧東橋

何元朗《叢說》載,分宜嘗邀顧東橋,樂工盈庭六七十人,東橋顧從人,賞銀五錢遣之。明日邀六卿則聽命,如小生賞賜各二三兩。比年各省督撫中丞宴監司,賞伶人多至四十金或六十金。視分宜當日,不啻什倍矣。

◎斷腸草

康熙庚申春,有徽人方姓者,商於都門,與其徒八人合貲累千金往江南,次河間之南腰ㄢ,宿焉。其八人者,與騾夫先食,方以齋素獨後。忽一人且食且語曰:“斷腸草。”如是者三。方怪而問之曰:“君知食中有斷腸草乎?宜勿食。”其人曰然。隨視騾夫,已如中惡狀仆地矣。方急呼,眾人皆停箸,而身自走通衢,呼集居人,召醫視之,曰中毒也。急解之,皆蘇。而騾夫食獨多,遂不救。方因問某,曰:“食時若有人在後告以斷腸草者三,聽其語,隨出諸口,初不自知也。”諸商欲鳴之官,居人力浼之,僅以百金賂騾綱,其主人竟漏網。道路間不可不知。

◎恪妃

世祖皇帝恪妃石氏,灤州人,戶部侍郎申之女也。申父維嶽,明萬歷庚戌進士,官某省副使。會王府中官某鴆其王,反誣其妃某弒逆,撫按以下皆納其賄,將具獄矣,維嶽獨持不可,力雪妃冤。至是申生恪妃,竟入宮掖,人以為妃之報雲。

◎河套喇嘛

嘉禾譚舟石(吉璁)《延綏鎮誌》雲,套中最尚佛教,距榆林三百裏外,為砑抱山,山左有水曰河泥津古羅,右有泉曰法兒烏蘇,中有寺曰堵王,延袤可十裏,兩水環其前而合流,其地名曰板升社,寺中住持則板地兒得喇嘛也。寺一門二殿,門名哈刺哈,殿亦覆以琉璃瓦。殿名撒藏,中塑大喇嘛像,傍皆供藏佛。第二殿名堵王,中亦塑大喇嘛像,稱曰補兒罕板弟子,譯言佛與祖師也。楹之東為蓮花佛,佛身高二尺。頂湧一菡萏,長可五寸許,制甚巧,有機,捩之開,便成蓮菂,上坐一三首佛,花瓣中亦各有一佛臥焉。楹之西為馬頭佛,一佛坐以俟。馬頭佛頸中掛三十六鬼頭數珠,貌甚獰惡,當面飛來若欲撲噬狀。坐佛作歡喜容,仰子舒臂迎之。復以兩足鉤出其後,是曰佛度。而鬼頭者,皆以銀鑿成也。傍皆供小藏佛,設木龕三層,大小參差無數。四壁皆畫天神及諸菩薩。而金剛者,長不過二尺餘,就次於東西墉下,左刀矛,右幡幢。少北皆ね置柱黃金塗,梁間懸纓絡,結成花勝者四。殿立四柱,空其中,如樓不庋,板垂四阿,而室則十二,開窗牖於上,若重屋然。殿後有塔,名蘇婆兒哈,即大喇嘛蛻骨處。山之半,創一小殿,名蘇沒。繚以周垣,南啟一門。東西與北,皆有配殿,殿中供者名瓦窯聖,類牟尼;左供阿赤爾馬儀,類普賢;右供紅勝撥帝蘇,類觀音。其山無石而有石子,套部長以潔白圓潤者,人各集一堆,名阿保,高丈餘,列山上,自王以下皆有。歲之初夏作醮,或三日,或一月,前期以佛頭如盂者,銀足承之,盛水,用酒或白糖供於殿上。佛頭盂骨厚可寸許,不類人之髑髏也。經有三卷,皆梵文,誦或以百計,以千計,亦時時作樂。樂器俱用銀,以人脛骨作管,銀筒承其上下吹之,聲如清角。誦經畢,取佛頭盂中水,人以匙分之。自口至頂,用手婆娑,為獲福矣。復用柏樹一枝,綴五色小旗,並刻木作刀劍弓矢,植於堆上。或其主有遠行,則以一矢告,反亦如之。皆插於柏樹之傍。其鏃或以金銀為之,任其朽,人不敢犯。時或旱澇,亦往祈焉。旱則喇嘛首頂以瓷缽水禱於山,以口噀之,雨如期至。或雨時,喇嘛曰,此中不須雨,亦以頂水噀之,雨即分雲而下。澇則左手指間搢一小紅旗,掌中托一小凈水瓶,右手撚訣而前,至山上,口誦梵語,雨即止。或有病,誦經以禳,兼以小紅丸藥救之即愈。或其人中鬼,以頂骨數珠壓其頂,或繞其中指,是人即發顫,自呼伏,曰某鬼為祟。頂骨數珠者,以高僧頂骨中取圓厚如棋者為之,其數亦一百八雲。其徒可三百人。戒行亦與浮圖相似,但所飲食者,乳漁牛羊耳。

 卷二十三 ↑返回頂部 卷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