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孺人六十壽序

汪孺人六十壽序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7

昔聖人之制夫婦之禮也,其合離厚薄一視其所以事父母,而己之私不與焉,故婦順成,內和而家理。以眾人觀之,事淺而情昵,莫如夫婦之居室矣。而婚禮之樂歌曰「德音來括」,又曰「令德來教」,其卒章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此君子所望於賢師友而不可必得者,而以責於始入室之婦人,詩人豈故迂其義哉?蓋不如此,不足以盡夫婦之理,而為人倫之極也。《杕杜》之三章曰:「王事靡盬,憂我父母。」男女暌隔,不自言其傷,而獨以憂其舅姑為大戚。女子之志行若此,豈非所謂高山之可仰、景行之可行者與?

吾友曹晉袁少孤貧,客遊授經,以養其母,近三十年。其妻汪孺人能喻其志,曲折致忠養,不異於晉袁,而太夫人以忘其憂。晉袁兄弟七人皆同居,有得於外,孤者、嫠者先取足焉,孺人布衣糲食常不充。晉袁間語孺人曰:「吾久客,雖以養,顧亦使嫠知有夫者常獨居,無懊恨耳。」孺人自是恩禮有加,而嫠者以忘其苦。太夫人之終也,晉袁適遠遊,孺人久弱足,匍匐在視。太夫人執其手,大號痛,哀動左右。晉袁性剛直,治家素嚴,於妻子淡如也。至是,感孺人誠孝,相敬愛,老而彌篤。蓋晉袁之刑於妻與孺人之順於姑而宜其家人者,按之古者夫婦之禮可謂合矣。

己亥季夏,孺人六十。其子恒占將請余文歸壽其母,而晉袁數止之。蓋知余之艱於文,尤病以文為壽之非古也。而其子卒固以請。余嘉孺人之行幾近於詩人之所云,而傳其事,將有裨於女教,於是乎書。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