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州糾曹廳壁記

汴州糾曹廳壁記
作者:劉寬夫 唐
829年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40

郡府之有錄事參軍,猶文昌之有左右轄,南臺之有大夫中丞也。糾正邪慝,提條舉目,俾六聯承式,屬邑知方。致上於坐嘯,舉綱維之未振,俾側者不敢挾其側,奸者不敢萌其奸。法令修明,典章不紊,此其任也。大梁當天下之要,總舟車之繁,控河朔之咽喉,通淮湖之運漕。丞相治所,鵷鷺成列。地辟土沃,兵多甲堅。人尚矜豪,氣率驕蹇。有梁園兔苑之遺事,當四會五達之通莊。雜燕、趙悲歌之人,邇吳楚剽輕之俗,為吏之道,不倫他邦,滔滔來往,齗齗阡陌。任剛毅則失於突犯,守謙卑則病於委隨。剛則害身,隨則弛法。貞元以來,戎帥自擅,威令已出,無復國章,堤防不完,徽纆蕩失。調補斯任者,但疊跡斂手,以脫禍為心,何有意於勾稽,而敢思其職業者哉!

太和二年,琅琊郡葛公元方由天長令而蒞焉。至則以為當今聖上務治,丞相鎮靜,以至清肅群下,以至公奉朝廷,凡所建啟,惟道是適。苟踵弊於斯日,不以分畫於茲辰,則緣奸積蠹,無時而去。於是端誠守職,以正束邪。以儉慎律同僚,以直方吹屬邑。綽綽自立,職分隨來。故得上下葉和,遠近修整。法有刊定之制,軍無侵漁之患。人存政舉,其在於斯,遊刃恢恢,肯綮無滯。主畫諾而克勝其任,司準繩而無忝厥官,從容其間,進退不苟。其唯葛君乎!元和中,憲宗皇帝勵進理道,注意法律,特設科以招士,欲問明廷後,詔有司核其妍否。先君僕射公時為司績外郎,實專斯寄,絕因緣之舉,以公共為先,於數十人中,得君充詔。故君之行實,敢不詳知。

夫公署有記,其來自遠,燦名氏於屋壁,示成敗於將來。俾善惡克彰,韋弦斯在,此蓋《春秋》之旨也,豈可闕哉!葛君以余從事斯文,叨官倚相,見託論撰,無愧直書。太和三年記。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