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三

卷第七十二 法苑珠林 卷第七十三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七十四

法苑珠林卷第七十三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謀𧩂篇第六十七之二

 㝛障部

又大乘方便經云爾時尊者阿難白佛言世尊我今

晨朝入舍衛城次第乞食見衆尊王菩薩與一女人

同一牀坐阿難說是語巳卽時大地六種震動衆尊

王菩薩於大衆中上昇虚空高一多羅樹語阿難言

尊者何有犯罪能住空耶可以此事問於世尊云何

罪法云何非法爾時阿難憂愁向佛悔過如是大龍

我說犯罪我求其過世尊我今悔過唯願聽許佛告

阿難汝不應於大乘大士求覓其罪阿難汝諸聲聞

人於障處行寂滅定無有畱難斷一切結菩薩成就

一切智心雖在宮中婇女共相娛樂不起魔事及諸

畱難而得菩提佛告阿難彼女人者當於過去五百

世中爲衆尊王菩薩作婦彼女人本習氣故見生愛

著繫縛不捨若衆尊王菩薩能與我共一牀坐者我

當令發阿耨菩提心爾時菩薩知彼女人心之所念

卽入其舍尋時思惟如是法門若内地大若外地大

是一地大心執女人手共一牀坐卽於座上而說偈

  如來不讚歎 凡夫所行欲 離欲及貪愛

  乃成天人師

時彼女人聞此偈巳心大歡喜卽從座起向衆尊王

菩薩接足敬禮說是偈言

  我不貪愛欲 貪欲佛所呵 離欲及貪愛

  乃成天人師

說是偈巳我先所生惡欲之心今當悔過發菩提心

願欲利益一切衆生爾時世尊記彼女人於此命終

得轉女身當成男子於將來世得成爲佛號無垢煩

惱譱男子我念過去阿僧祇劫復過是數時有梵志

名曰樹提於四十二億歲在空林中常修梵行彼時

梵志過是歲巳從林中出入極樂城見一女人彼時

女人見此梵志儀容端嚴卽起欲心尋𧼈梵志以手

執之卽時躃地爾時梵志告女人曰姊何所求女人

曰我求梵志梵志言我不行欲女曰若不從我我爾

當死爾時梵志如是思惟此非我法亦非我時我於

四十二億歲修淨梵行云何於今而當毀壞彼時梵

志強自頓抴得離七步離七步巳生哀愍心如是思

惟我雖犯戒墮於惡道我能堪忍地獄之苦我今不

忍見是女人受此苦惱不令是女以我致死爾時梵

志還至女所以右手捉作如是言姊起恣汝所欲爾

時梵志於十二年中共爲家室過十二年巳尋復出

家卽還具四無量心具巳命終生梵天中爾時梵志

卽我身是彼女人者今瞿夷是我於爾時爲彼女欲

暫起悲心卽得超越十百千劫生死之苦又慧上菩

薩經云㫺拘樓秦佛時有一比丘名曰無垢處於閑

居國界山窟去彼不遠有五神仙有一女人道遇大

雨入比丘窟雨晴出去時五仙人見之各各言曰比

丘姦穢無垢聞之卽自踊身在于虚空去地四丈九

尺諸仙見之飛處空中各曰如吾經典所記染欲塵

者則不得飛便五體投地伏𩠐謀横假使比丘不現

神變其五仙人墮大地獄時無垢比丘今慈氏菩薩

是也

别引十緣

孫陁利𧩂佛緣

奢彌跋𧩂佛緣

佛患頭痛緣

佛患骨節煩疼緣

佛患背痛緣

佛被木槍刺腳緣

佛被提婆達多擲石出血緣

佛被婆羅門女旃沙舞杅𧩂佛緣

佛食馬麥緣

佛經苦行緣

孫陁利𧩂佛緣第一

興起行經云如來將五百羅漢常以月十五日於中

說戒因舍利弗問佛十事舍利弗自從華座起立整

服偏露右臂右膝跪坐向佛叉手問世尊言世尊無

事不見無事不聞無事不知世尊無比衆惡滅盡諸

善普備一切衆生皆欲度之世尊今故現有殘緣願

佛自說使天人解以何因緣被孫陁利𧩂以何因緣

被奢彌跋提𧩂及五百羅漢以何因緣世尊自患頭

痛以何因緣世尊自患骨節疼痛以何因緣世尊自

患背痛以何因緣被木槍刺腳以何因緣被調達破

指出血以何因緣被多舌女人舞杆大衆來相誹𧩂

以何因緣於毗蘭邑與五百比丘食其馬麥以何因

緣在鬱祕地苦行六年佛語舍利弗還復華座吾當

爲汝說先因緣舍利弗卽還復坐阿耨大龍王聞佛

當說踊躍歡喜卽爲佛作七寶交露葢葢中雨栴檀

末香周徧無數諸天八部皆來詣佛作禮而立佛告

舍利弗往㫺過去波羅柰城有博戲人名曰淨眼時

有婬女名曰鹿相端正姝好時淨眼語鹿相曰當詣

園中共相娛樂女曰可爾鹿相便歸莊嚴衣服卽共

嚴駕至園娛樂經於日夜淨眼貪心當殺此女取其

衣服復念殺巳當云何藏之時此園中有辟支佛名

樂無爲去其不遠伺乞食後埋其廬中持衣而去誰

知我處念巳殺埋平地如故乘車而去從餘門入城

爾時國王名梵達國人不見鹿相遂徹國王王召群

臣徧城求之不得往到園廬捜索得屍諸臣語無爲

曰巳行不淨胡爲復殺辟支黙然不答如此至三不

答辟支便手腳著土此是先世因緣故衆臣便反縛

辟支考打問辭樹神現半身語衆臣曰汝莫考打此

人衆臣曰何以不打神曰此無是法終不行非諸臣

雖聞不肯聽用持詣王所王聞瞋恚勑諸臣等急縛

驢䭾打鼓徧廵出城南門將至樹下計牟針之貫著

竿頭極弓射之若不死者便破其頭諸臣受敎國人

皆怪或信不信衆人悲傷於時淨眼在破牆中藏聞

衆人言盗視逐行見巳念言此道人枉死念巳𧺆𧼈

大衆並喚上官莫困殺此人是我殺耳願放道人縛

我罪治諸官皆驚曰何能代他受罪卽共解辟支便

縛淨眼反縛如前諸上官等皆向辟支佛作禮懺悔

我等愚癡無故枉困道人當以大慈原赦我罪莫將

來世受此重殃如是至三辟支不答辟支佛念不冝

更復重入波羅柰城乞食我冝衆前取滅度耳便於

衆前踊昇虗空於中往反坐臥住立作十八變一腰

以下出煙腰以上出火二或腰以下出火腰以上出

煙三或左脇出煙右脇出火四或左脇出火右脇出

煙五腹前出煙背上出火六或腹前出火背上出煙

七或腰以下出火腰以上出水八或腰以下出水腰

以上出火九或左脇出水右脇出火十或左脇出火

右脇出水十一或腹前出水背上出火十二或腹前

出火背上出水十三或左肩出水右肩出火十四或

左肩出火右肩出水十五或兩肩出水或兩肩出火

十六或舉身出煙十七或舉身出火十八或舉身出

水卽於空中燒身滅度於是大衆皆悲啼泣或有懺

悔或有作禮取其舍利於四衢道起於偷婆諸官卽

將淨眼詣王手腳復以著土王忿依前殺之佛語舍

利弗爾時淨眼者則我身是其鹿相女者今孫陁利

是爾時梵達王者今執杖釋種是我於爾時由殺鹿

相枉困辟支以是罪緣無數千歲墮在泥犁無數千

歲墮在畜生無數千歲墮在餓鬼中爾時餘殃今雖

作佛故𫉬此𧩂

奢彌跋𧩂佛緣第二

興起行經云佛告舍利弗過去久遠九十一劫是時

有王名曰善說所造有一婆羅門名延如達好學廣

博常敎五百豪族童子復有一婆羅門名曰梵天大

冨饒財婦名淨音容貌第一性行和調無嫉妬心延

如以梵天爲檀越其婦淨音供養延如四事無乏有

一辟支佛名曰受學往到城内乞食偶至梵天門淨

音見辟支佛衣服齊整行步徐審心甚歡喜卽請供

養自今巳去常受我請卽以美食滿鉢與之辟支受

巳升空七反𮞉旋飛還時城内人見此神足舉國歡

喜供養無猒淨音供養辟支日進侍延如達遂薄延

如便興嫉妬誹𧩂之言此道人實無才德作不淨行

遂告五百弟子曰此道人犯戒無精進行諸童子各

歸家宣令曰此道人無有淨行與淨音交通國人咸

疑神足如是有此穢聲耶聲經七年乃斷於後辟支

現十八變取於滅度衆人乃知延如虚𧩂辟支佛佛

語舍利弗爾時延如達者則我身是爾時梵天者今

優塡王是爾時淨音者今奢彌跋是爾時五百童子

者今五百羅漢是佛語舍利弗我於爾時因供養故

便生嫉妬共汝誹𧩂辟支佛以是因緣共入地獄鑊

湯煎煮無數千歲由是餘殃今雖得佛故與汝等有

奢彌跋之誹也

佛患頭痛緣第三

興起行經云佛告舍利弗過去久遠世時於羅閱城

中時世榖貴饑饉困苦人皆拾取白骨打煑飮汁掘

百艸根以續微命用一升金貿一升榖爾時羅閱祇

城有大村數百家名曰吱越村東不遠有池名曰多

魚吱越村人將妻子詣多魚池捕魚食之捕魚著岸

在陸而跳我於爾時爲小兒年適四歲見跳而喜時

池中有兩種魚一名䴸一名多舌此自相語曰我等

不犯人横見殺我後世當報佛語舍利弗爾時吱越

村人男女大小者今迦羅越國諸釋種是爾時小兒

者則我身是爾時䴸魚者毗樓勒王是爾時多舌魚

者今王相師婆羅門名惡舌者是爾時魚跳我以小

杖打魚頭以是因緣墮地獄中無數千歲今雖得佛

由是殘緣故被毗樓勒王伐釋種時我得頭痛佛語

舍利弗我初頭痛時語阿難曰以四斗鉢盛滿冷水

來阿難如敎持來以指𢪛額上汗滴入水中水卽尋

消猶如自然終日亦如炊空大釜投一滴水水卽焦

然頭痛之熱其狀如是假令須彌山邊㫄出亞岸一

由延至百由延鎭我頭痛熱者爾當消盡

佛患骨節煩疼缘第四

興起行經云佛告舍利弗往㫺久遠世時於羅閱城

中有一長者得熱病甚困其城中有一大醫子别識

諸藥能治衆病長者子呼醫子曰爲我治病得愈吾

大與卿財寶醫子卽治長者病旣差巳後不報功長

者於後復病治差至三不報後復得病續喚治之醫

子念曰前巳三治三差而不見報見欺如此我今治

此當令大斷卽便與非藥病遂增劇便致無常佛語

舍利弗爾時醫子者則我身是爾時病子者今調達

是我爾時與此非藥致令無常以是因緣於數千歲

受地獄苦及畜生餓鬼之苦由是殘緣今雖得佛故

有骨節煩疼病生也

佛患背痛緣第五

興起行經云佛告舍利弗往㫺久遠世時於羅閱城

時大節日聚㑹時國中有兩姓力士一姓刹帝利種

一姓婆羅門種時共相撲婆羅門語刹帝曰卿莫撲

我我當大與卿錢寶刹帝便不盡力令其屈伏二人

俱得皆受王賞於時婆羅門竟不報刹帝到後節日

復來相撲還復相求如前相許刹帝復饒不撲得賞

如上如是至三不報後節復㑹婆羅門重語刹帝曰

前後所許當一時併報刹帝心念此人比數欺我旣

不報我又侵我分我今日當使其消殄乃笑語曰卿

誑我滿三今不用卿物便右手捺項左手捉跨腰兩

足蹵之挫折其脊如折甘蔗擎之三旋使衆人見然

後撲地卽死王及群臣皆大歡喜賜金錢十萬佛語

舍利弗爾時刹帝者則我身是婆羅門者提婆達多

是我於爾時以貪恚故撲殺力士以是因緣墮地獄

中經數千歲今雖成佛諸漏巳盡爾時殘緣今故有

此脊痛之患也

佛被木槍刺脚緣第六

興起行經云佛在羅閱祇竹園精舍與大比丘僧五

百人俱晨旦著衣持鉢與五百比丘僧及阿難共入

羅閱祇城乞食家家徧至見此里中有破剛木一片

木長尺二於佛前立佛便心念此是㝛緣我自作是

用當受之衆人聞見皆共聚觀大衆見之驚愕失聲

佛復心念今當現償宿緣之報使衆人見信解殃對

不敢造惡佛便踊在虗空去地一刃木槍逐佛亦高

一刃於佛前立佛復上二刃四刃乃至七刃槍亦隨

上七刃世尊復上高一多羅槍亦高一多羅佛復上

乃至七多羅槍亦隨上立於佛前佛復上高七里乃

至上由延槍亦隨之佛於空中化作靑石厚六由延

廣縱十二由延佛於上立槍便穿石出在佛前立佛

復於空中化作水廣十由延縱二由延㴱六由延於

水上立槍復過水於佛前立佛復空中化作大火縱

廣十二由延高六由延於其燄上立槍亦過燄至佛

前立佛復空中化作旋風縱廣十二由延高六由延

於風上立槍從𠊓邊斜來𧼈佛前立佛復上至四天

王宮如是展轉乃至梵天木槍從三十三天以次來

上乃至梵天於佛前立諸天皆相謂曰佛畏此槍捨

𧺆然槍逐不置爾時世尊與梵天說自㝛緣法從梵

天還展轉還至羅閱城所過諸天皆爲說㝛緣法槍

亦隨從上下至羅閱城佛亦爲羅閲祇人說㝛緣法

佛與比丘僧出羅閱城槍亦尋佛後國人盡逐佛出

城佛問衆人汝等欲何所至衆人答曰欲隨如來看

此因緣佛語衆人各自還歸如來自知時節阿難問

佛如來何以遣衆人還佛語阿難若衆人見我償此

緣者皆當盟死墮地阿難便黙世尊卽還竹園僧伽

藍自處巳房勑諸比丘各自還房阿難問佛我當云

何佛語阿難汝亦還房阿難卽還佛便心念是緣我

宿自造必當償之卽取大衣四䙝襞之還坐本座佛

便展右足木槍便從足趺上下入徹過入地㴱六萬

八千由延過地至水水㴱亦六萬八千由延過水至

火火高六萬八千由延至火乃焦當爾之時地爲六

反震動阿難諸比丘各自心念今此地動其槍必刺

佛腳足也佛被瘡巳苦痛酸疼阿難卽至佛所見佛

腳刺槍瘡便死倒地佛以水灑阿難乃起起巳禮佛

足摩拭佛足嗚佛腳足啼泣墮淚佛以是脚行至樹

下降魔上至三十三天爲母說法世尊金剛之身作

何因緣爲木所害佛語阿難且止勿啼世間因緣輪

轉生死有是苦患阿難問佛今者瘡痛增損何如佛

語阿難漸有降損舍利弗及諸比丘來禮佛問答亦

復如是佛語比丘且止莫啼我乃先世自造此緣要

當受之無可逃避此對非父非母所作亦非天王沙

門等作自造自受諸漏巳盡得神通者各自黙然惟

往日曾所說偈曰

  世人所作行 或作善惡事 此行還歸身

  終不朽敗亾

時耆婆阿闍世王等聞佛爲木槍刺腳從床悶死墮

地良久乃穌舉宮驚怖王起啼泣勑諸臣曰速疾嚴

駕欲至佛所諸臣受敎卽便嚴駕上車出城城内四

姓宗族士女百千圍遶共至佛所佛右脇側臥王禮

佛巳手捉佛足摩抆口嗚世尊瘡痛寧有損不佛慰

王巳命王使坐王言我從如來所聞佛身金剛不壞

今者何爲木槍所刺耶佛告王曰一切諸法皆爲緣

對我身雖是金剛非木槍能壞此㝛對所壞卽說頌

  世人所爲作 各自見其行 行善得善報

  行惡得惡報

是故大王當捨惡從善愚騃不學問未識眞道者戲

笑輕罪復當號泣不可以戲作罪後受大殃王語耆

婆汝合好藥洗瘡咒治必令時瘥耆婆曰諾耆婆卽

便禮佛洗足安藥後續止痛耆婆出百千價㲲用裹

佛足以手摩足以口嗚之曰願佛老壽此患早除一

切衆生長夜之苦亦得解脫卽起禮佛於一面住佛

於是爲王一切衆㑹說四諦法千比丘得漏盡意解

萬一千人得法眼淨復有百千諸天展轉相告皆來

慰佛說偈讚巳禮佛而去佛語舍利弗往㫺無數阿

僧祇劫前有兩部賈客各有五百人在波羅柰國各

合資財嚴船度海乘風徑往卽至寶渚渚上豐饒衣

被飮食及妙婇女種種龍寶無物不有一部賈客語

衆人曰我等所求巳𫉬今當住此以五欲自娛第二

薩薄告其部衆不應於此久住是時空中有天女慈

愍此輩便於空中語衆賈曰此間雖有財寶婇女衣

食不足久住卻後七日此地皆當没水語訖化去復

有魔女欲使没盡諌之不去前天所說水當没此皆

是虗𡚶不足可信說巳化去第一薩薄不信天告樂

住不去第二薩薄懼水不住卻後七日如前天言水

滿其地先嚴辦船未至之日所將部衆卽得上船

一薩薄先不嚴船水至之日與嚴治者著鉾持杖共

相格戰第二薩薄以銳牟刺第一薩薄腳徹過卽便

命終佛語舍利弗汝知第一薩薄者今提婆達是第

二薩薄者則我身是爾時第一賈客衆五百人者則

今提婆達五百弟子是爾時第二賈客五百衆者則

今五百羅漢是爾時第一天女者則今舍利弗是爾

時第二天女者則今名滿月比丘婆羅弟子是佛語

舍利弗我往㫺作薩薄貪財分死度海與彼爭船

銳牟刺薩薄腳以是因緣無數千歲經地獄苦墮畜

生中爲人所射無數千歲在餓鬼中𮛫鐵針上今雖

得金剛之身以是餘殃故今爲木槍所刺又大乘方

便經云㫺舍衛城中有二十人皆是最後邊身彼二

十人更有怨家二十人各各思惟我當爲作親友而

至其舍奪其命根不向人說彼時四十人以佛神力

故共至佛所如來爾時爲調伏是四十人故於大衆

中告大目揵連言今此大地出佉達羅剌欲刺吾左

足未至足之間此佉達羅剌卽從地出長一肘當出

之時目連白佛言我今當取此刺擲著他方世界佛

告目連非汝所能此刺在地汝不能拔爾時目連以

大神力前拔此剌于時三千大千世界皆大震動一

切世界隨剌而舉而不能動乃至一毛爾時世尊以

神通力上四天王天彼刺亦隨佛去如是展轉乃至

梵天亦復如是爾時如來從梵天還至閻浮提本所

坐處刺亦逐還至此地中豎向如來爾時如來卽以

右手捉刺左手安地右腳蹹之爾時三千大千世界

皆大震動時尊者阿難向佛合掌而作是言世尊往

㫺作何等業得如是報佛告阿難我過去世入大海

中持䂎刺人斷其命根以此因緣得如此報善男子

我說是業緣巳彼二十怨賊欲害二十人者作是思

惟如來法王尚得如是惡業之報況我等輩不受此

報是二十人卽從座起頭面禮佛作如是言我等所

興惡念不敢覆藏我先惡心欲害彼人今日向佛悔

過不敢覆藏我先惡心欲害彼人今重悔過不敢覆

藏時二十人卽得正解及四萬人亦得正解是故如

來示佉達羅剌刺足是名如來方便

佛被提婆達多擲石出血緣第七

興起行經云佛告舍利弗往㫺過去世時於羅閱城

有長者名曰須檀大冨多饒財寶産業備足子名須

摩提其父須檀奄然命終摩提異母弟名修耶舍摩

提心念我當云何設計不與耶舍財分唯當殺之乃

得不與摩提語耶舍云大弟共詣耆闍崛山上論說

去來耶舍曰可爾摩提卽執弟手上山將至絕高便

推崖底以石垖之便命絕佛語舍利弗汝知爾時長

者須檀者則今父王眞淨是也爾時子須摩提者則

我身是弟修耶舍者則今提婆達多是佛語舍利弗

我於爾時以貪財害弟以是罪故無數千歲在地獄

燒煑爲鐵山所垖爾時殘緣今雖得佛不能免此㝛

對我於耆闍崛山經行爲提婆達舉崖石長六丈廣

三丈以擲佛頭山神名金埤羅以手接石石邊小片

迸墮中佛腳大拇指卽破血出

佛被婆羅門女旃沙舞杅𧩂佛緣第八

興起行經云佛告舍利弗往㫺阿僧祇劫前有佛名

盡勝如來有兩種比丘一種名無勝一種名常歡無

勝比丘得六神通常歡比丘結使未除爾時波羅柰

城有長者名大愛資財無極婦名善多端正無比兩

種比丘往來其家以爲檀越善多婦者供養無勝比

丘四事無乏常歡微薄因此妬嫉横生誹𧩂言無勝

比丘與善多交通不以道法供養自以恩愛供養耳

佛語舍利弗爾時常歡比丘者則我身是善多婦者

今婆羅門女名旃沙是我於爾時無故誹𧩂無勝羅

漢以是罪緣無數千歲墮在地獄受其苦痛今雖得

佛以餘殃故爲多舌童女舞杅起腹來至我前曰沙

門何以不自說家事乃說他事爲汝今日獨自歡樂

不知我苦汝先共我交通使我有身今當臨月事須

酥油養於小兒盡當給我爾時衆㑹皆低頭黙然時

釋提桓因侍後執扇以神力化作一鼠入其衣裏嚙

於杆舞忽然落地爾時四部弟子及六師從衆見杆

墮地皆大歡喜揚聲稱慶欣笑無量皆同罵曰汝死

亦吹罪物何能興此惡意誹𧩂淸淨無上正眞此地

無知乃能容載如此惡物耶諸衆各說是時地卽劈

裂火燄踊出便墮中徑至阿鼻大泥犁中大衆見女

現身墮泥犁中阿闍世王便大驚恐衣毛爲豎卽起

叉手長跪白言此女所墮今在何處佛答大王此女

所墮名阿鼻泥犁闍王復問此女不殺人亦不偷盗

𡚶語何因便墮阿鼻耶佛語闍王我所說緣法有上

中下身口意行闍王復問何者爲重何者爲中何者

爲下佛語闍王意行最重口行處中身行在下王復

問佛佛答王曰身行麤現此事可見口行耳聞此二

事者世間聞見意行發念無見聞者此是内事衆行

爲意釘所繫縛如人欲行身三殺盗婬欲發口之四

過𡚶言綺語惡口兩舌先心計校然後施行是故繫

於意釘不在身口也於是世尊卽說偈曰

  意中熟思惟 然後行二事 揚慙於身口

  未曾愧心意 先當慙於意 然後恥身口

  此二不離身 亦不能獨行

於是阿闍世王聞佛說法啼泣悲感佛問王曰何爲

啼耶王答佛曰爲衆生無智不解三事𢘆有折減是

故悲耳此衆生等但爲身口爲大不知意爲㴱奥如

人殺生偷盗婬泆天下盡見口行四事天下所聞意

家三事非耳所聞非眼所見是故衆生以眼見耳聞

爲大今佛說乃知心意爲大身口爲小以是故身口

二事繫於意釘如多舌女欲𧩂毀佛先心思念當以

繫杆起腹在大衆中說是𧩂事故知意大身口小也

佛言善哉善哉大王善解此事常當學此意大身口

小事說是法時八千比丘漏盡意解二百比丘得阿

𨙻含道四百比丘得斯陁含道八百比丘得須陁洹

道八萬天人得法眼淨十萬人及非人皆受五戒二

十萬鬼神受三自歸又生經云爾時世尊與千二百

五十人俱入舍衛城欲詣波斯匿王宮受請時有比

丘尼名曰暴志以盂繫腹佀如懷妊因牽佛衣君爲

我夫從得有身不給衣食此事云何時諸大衆天人

釋梵四王諸天鬼神及國人民莫不驚惶佛爲一切

三界之尊其心淸淨過於摩尼智慧之明超於日月

獨歩三界無能逮者喻如虗空不可汙染佛心過彼

無有等侶此比丘尼旣佛弟子云何懷惡欲䜈如來

於是世尊見衆㑹心欲爲決疑仰瞻上方時天帝釋

尋時來下化作一鼠嚙繫盂繩盂卽墮地衆㑹覩之

瞋喜交集怪之所以時國王瞋此比丘尼棄家違業

爲佛弟子旣不能盡欲反懷妬結䜈大聖乎卽勑掘

地爲坑㴱欲倒埋時佛解喻勿得爾也吾宿罪非獨

彼殃乃往過去久遠世時時有賈客賣好眞珠數多

圓好時有一女諧欲買之有一男子遷益倍價獨得

珠去女人不得心懷瞋恨有從請看復不肯與心盛

遂怒汝毀辱我在在所生當報汝怨所在毀辱悔無

所及佛告王等爾時買珠男子則我身是其女人者

則暴志尼是因彼懷恨所在生處常欲相䜈佛說如

是衆㑹疑解莫不歡喜

法苑珠林卷第七十三

音釋

 槍七羊切矟也雲俱虗業切腋下也指移無粉切拭

 五革切顙也扶雨切鍑屬奇逆切甚也弼角切踏也

 切手按也苦瓦切兩股間也七六切蹋也麤臥切摧也五各切驚愕也

 褺襞褺徒協切襞彼㦸切褺襞猶摺疊也莫浮切句兵也以芮切利也

 切踐子筭切矛槊也莫厚切將指也五巧切齧也匹亦切破裂也

 夷質切放也楚交

 太倉居士吳雲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七十三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眞

 州王國英書萬曆辛卯溧水端學堯刻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