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四

卷第八十三 法苑珠林 卷第八十四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八十五

法苑珠林卷第八十四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怨苦篇第七十七之餘

 地獄部

如罪業報應教化地獄經云爾時信相菩薩為諸衆

生而作發起白佛言世尊今有受罪衆生為諸獄卒

剉碓斬身從頭至足乃至其頂斬之已訖巧風吹活

而復斬之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坐不信三尊不

孝父母屠兒魁膾斬截衆生故獲斯罪第二復有衆

生身體頑痺睂鬚墮落舉身洪爛鳥栖鹿宿人跡永

絶玷汗親族人不喜見名之癩病何罪所致佛言以

前世時坐不信三尊不孝父母破壞塔寺剝脱道人

斫射賢聖傷害師長常無返復背恩忘義常行苟且

婬匿尊卑無所忌諱故獲斯罪第三復有衆生身體

長大聾騃無足宛轉復行唯食泥土以自活命為諸

小蟲之所唼食常受此苦不可堪處何罪所致佛言

以前世時坐為人自用不信好言善語不孝父母反

戾時君若為帝主大臣四鎮方伯州郡令長吏禁督

䕶恃其威勢侵奪民物無有道理使民苦悴呼嗟而

行故獲斯罪第四復有衆生兩目盲瞎都無所見或

觝樹木或墮溝坑於時死巳更復受身亦復如是何

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坐不信罪福障佛光明縫鷹

眼合籠繫衆生皮囊盛頭不得所見故獲斯罪第五

復有衆生蹇吃瘖瘂口不能言若有所説閉目舉手

乃不言了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坐誹謗三尊輕

毁聖道論他好醜求人長短強誣良善憎嫉賢人故

獲斯罪第六復有衆生腹大項細不能下食若有所

食變為膿血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偷盗僧食或

為大㑹福食屏處偷啗恡惜巳物但貪他財常行惡

心與人毒藥氣息不通故獲斯罪第七復有衆生常

為獄卒熱燒鐵釘釘人百節骨頭釘之已訖自然火

生焚焼身體悉皆燋爛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坐

為針灸醫師針人身體不能差病誑他取財徒受苦

痛令他苦惱故獲斯罪第八復有衆生常在鑊湯中

為牛頭阿傍以三股鐵叉叉人内著鑊湯中煮之令

爛還復吹活而復煮之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信

邪倒見祠祀鬼神屠殺衆生湯灌搣毛鑊湯𤋎煑不

可限量故獲斯罪第九復有衆生常在火城中煻煨

齊心四門俱𨳩若欲𧼈門門即閉之東西馳走不能

自免為火燒盡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坐焚焼山

澤火煨雞子焼煑衆生身爛皮剝故獲斯罪第十復

有衆生常在雪山中寒風所吹皮肉剝裂求死不得

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坐横道作賊剝脱人衣使

冬月之日令他凍死生㓟牛羊痛不可堪故獲斯罪

第十一復有衆生常在刀山劒樹之上若有所捉即

便割傷支節斷壞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坐屠殺

為業烹害衆生屠割剝裂骨肉分離頭脚星散懸於

髙格稱量而賣或復生懸衆生苦痛難處故獲斯罪

第十二復有衆生五根不具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

時坐飛鷹走狗彈射禽獸或斷其頭或斷其足生搣

鳥翼故獲斯罪第十三復有衆生攣躄背僂腰臗不

隨脚跛手拘不能操涉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坐

為人野田行道安槍或安射窠施張弶穽陷墜衆生

頭破脚折傷損非一故獲斯罪第十四復有衆生常

為獄卒桎梏其身不得免脱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

時坐䋄捕衆生籠繫人畜飢窮困苦或為宰主令長

貪取錢財枉繫良善怨酷昊天不得縱意故獲斯罪

第十五復有衆生或顛或狂或癡或騃不别好醜何

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坐飲酒醉亂犯三十六失復

得癡身如似醉人不識尊卑不别好醜故獲斯罪第

十六復有衆生其形甚小陰藏甚大挽之身疲背伏

進引行立坐卧以之為妨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

坐持生販賣自譽已物毁呰他財嚻升弄㪷捻秤前

後欺誑於人故獲斯罪第十七復有衆生男根不具

而為黄門身不妻娶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坐犍

象馬牛羊猪狗死而復穌故獲斯罪第十八復有衆

生從生至老無有兒子孤立獨存何罪所致佛言以

前世時坐為人SKchar惡不信罪福百鳥産乳之時賫持

瓶器循大水渚求拾鴻鶴鸚鵡鵝鴈諸鳥卵㲉擔歸

煑啗諸鳥失子悲鳴叫裂眼中血出故獲斯罪第十

九復有衆生少小孤寒無有父母兄弟為他作使辛

苦活命長大成人横罹殃禍縣官所縛繫閉牢獄無

人追餉飢窮困苦無所告及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

時坐喜捕拾鵰鷲鷹鷂熊羆虎豹枷鎖而畜孤此衆

生父母兄弟常恒憂悲悲鳴叫裂哀感人心不能供

養常苦飢餓骨立皮連求死不得故獲斯罪第二十

復有衆生其形甚醜身黑如漆兩目復青鞠頬俱埠

皰面平鼻兩眼黄赤牙齒疎缺口氣腥臭矬短擁腫

大腹凸髖腳復繚戾僂脊尩肋費衣健食惡瘡膿血

水腫乾痟疥癩癰疽種種諸惡集在其身雖親附人

人不在意若他作罪横罹其殃永不見佛永不聞法

永不識僧何罪所致佛言以前世時坐為人子不孝

父母為臣不忠其君為君不敬其下朋友不賞其信

鄉黨不以其齒朝廷不以其爵妄為𧼈詐心意顛倒

無有其度不信三尊弑君害師伐國掠民攻城破塢

偷寨過盗惡業非一美已惡人侵凌孤老誣謗賢聖

輕慢尊長欺誑下賤一切罪業悉具犯之衆惡集報

故獲斯罪爾時一切諸受罪衆生聞佛作如是説悲

號動地淚下如雨而白佛言唯願世尊久住説法令

我等輩而得解脱佛言若我久住薄德之人不種善

根謂我常在不念無常善男子譬如孩兒母常在側

不生難遭之想若母去時便生渴仰思戀之心母方

還来乃生歡喜善男子我今亦復如是知諸衆生善

惡業緣受報好醜故般湼槃爾時世尊即為此諸受

罪衆生而説偈言

  水流不常滿 火盛不久然 日出須㬰沒

  月滿已復缺 尊榮豪貴者 無常復過是

  念當勤精進 頂禮無上尊

又舊雜譬喻經云昔有六人為伴造罪俱墮地獄同

在一釡中皆欲説本罪一人言沙二人言那三人言

特四人言渉五人言姑六人言陁羅佛見之𥬇目連

問佛何以故笑佛言有六人為伴俱墮地獄共在一

釡中各欲説本罪𤍠湯沸涌不能再語各一語便迴

下一人言沙者世間六十億萬歲在泥犁中始為一

日何時當竟第二人言那者無有出期亦不知何時

當得脱第三人言特者咄咄我當用治生不能自制

意奪五家分供飬三尊愚貪無足今悔何益第四人

言渉者言我治生亦不至誠財産屬他為得苦痛第

五人言姑者誰當保我從地獄出便不犯道禁得生

天樂者第六人言陁羅者是事上頭本不為心計譬

如御車失道入邪折軸車壞悔無所及頌曰

  盛年好放𨓜 凶猛勸不移 天長曉露促

  生老病来資 百節俱酸痛 千痾並著時

  華堂相一捨 幽塗萬苦㧗

感應緣略引一十三驗

周宣王殺杜伯亡後現報

秦始皇伐終南山樹怪

秦髙平李羡奴助鬼報

晉吴郡張縫家殺鬼報

魏劉赤斧夢蔣侯召為主簿驗

吳王夫差枉殺臣公孫聖現驗

晉安定張祚為張璀枉殺現驗

晉張頎枉殺麴儉頎被現驗

宋秣陵縣令陶繼之枉殺太樂妓現驗

宋將軍張悦枉殺江州長史鄧琬現驗

宋文惠太子枉殺豫章王蕭嶷現驗

魏洛陽令冦祖仁枉殺成陽王元徽現驗

唐國初相州大慈寺羣賊共停相殺汙寺現驗

周宣王殺杜伯不辜杜伯曰死若有知三年必使君

知之三年周宣王田於甫田從人滿野日中杜伯乗

白馬素車朱衣朱冠執朱弓挟朱矢射王中心折脊

伏屍而死右一驗出墨子傳

秦始皇時終南山有梓樹大數百圍䕃宫中始皇惡

之興兵伐之天輒大風雨飛沙石人皆疾𧺆至夜瘡

皆合有一人中風雨傷寒不能去留宿夜聞有鬼来

問樹言秦王凶暴相伐得不困耶樹曰来即作風雨

擊之其奈吾何又曰秦王使三百人被頭以赤絲繞

樹伐汝得無敗乎樹寞然無聲病人報秦王案言伐

之樹斷中有一青牛出逐之𧺆入河於是秦王立旄

頭𮪍右一驗出玄中記

秦髙平李羡家奴健至石頭堈忽見一人云婦與人

通情遂為所殺欲報讎豈能見助奴用其言果見人

来鬼便捉頭奴喚與手即使到地還半路便死鬼以

千錢一疋青絞𦆛袍與奴囑云此袍是市西門丁與

許君可自著勿賣也

永初二年吳郡張縫家忽有一鬼云汝分我食當

相祐助便與鬼食舒席著地以飯布席上肉酒五肴

如是鬼得便不復犯暴人後為作食因以刀斫其所

食處便聞數十人哭哭亦甚悲云死何由得棺材又

聞主人家有梓船奴甚愛惜當取以為棺見檐船至

有斧鋸聲治船既竟聞呼喚舉屍著船中縫眼不見

唯聞處分不聞下釘聲便見船漸漸昇空入雲霄中

久久滅從空中落船破成百片便聞如有數百人大

笑云汝那能殺我我當為汝所困者耶但知惡心我

憎汝狀故撲船壞耳右二驗出幽㝠錄

魏劉赤斧者夢蔣侯召為主簿日促乃往廟陳請母

老子弱情事果切乞𫎇放恕㑹稽魏邊多才藝善事

神請與邊自代因叩頭流血廟祝曰特願相屈魏邊

何人而擬斯舉赤斧固請終不許尋而赤斧死右此一驗

出志怪傳

吳王夫差殺其臣公孫聖而不以罪後越伐吳吳敗

𧺆謂太宰嚭曰吾前殺臣公孫聖投於胥山之下今

道當由之吾上畏蒼天下慙於地吾舉足而不進心

不忍往子試唱於前若聖猶在當有應嚭乃向餘杭

之山呼曰公孫聖聖即從上應曰在三呼而三應吳

主大懼仰天歎曰蒼天蒼天寡人豈可復歸乎吳主

遂死不反

晉安定張祚以永和中作涼州刺史因自立為涼王

河州刺史張璀士衆强盛祚猜忌之宻遣兵進圖璀

璀率衆拒祚祚遂為璀所殺璀後數見祚来部從鎧

甲舉手指璀云底奴要當截汝頭璀入姑臧立張玄

靜為凉王自為凉州牧又謀廢玄靜而自王事未遂

間與玄靜同車出城西門橋梁牢壯而忽摧折刺史

舊事正旦放鳥璀所放出手輒死有鸛来巢廣夏門

彈逐不去自往看之宋燉煌宋混遣弟澄即於巢所

害璀璀臨命語澄曰汝荷婚姻而為反逆皇天后土

必當照之我自可死當令汝劇我矣混自爲尚書令

輔政有疾晝日見璀從屋而下奄入柱中其柱狀若

火燒掘土則無所見混因病死澄又然燈油變為血

廏中馬一夕無尾二嵗小兒作老公聲呼曰宋混澄

斫汝頭又城東水中出火後三年澄為張邕所殺

晉張頎西域校尉張頎以怨殺麴儉臨死有恨言後

頎夜見白狗自拔劍斫之不中頎便倒地不起左右

見儉在傍遂以暴卒

宋元嘉中李龍等夜行劫掠于時丹陽陶繼之為秣

陵縣令微宻尋捕遂擒龍等龍所引一人是太樂妓

忘其姓名劫發之夜此妓推同伴往就人宿共奏音

聲陶不詳審為作欵列隨例車上及所宿主人士貴

賓客並相明證陶知枉濫但以文書已行不欲自為

通塞遂并諸劫十人於郡門斬之此妓聲藝精能又

殊辯慧將死之日親隣知識看者甚衆妓曰我雖賤

隸少懷慕善未嘗為非實不作劫陶令已當具知枉

見殺害若死無鬼則已有鬼必自陳訴因彈琵琶歌

曲而就死衆知其枉莫不殞泣月餘日陶遂夜夢妓

来至案前云㫺枉見殺實所不分訴天得理今故取

君便入陶口仍落腹中陶即驚寤俄而倒絶狀若風

顛良久方醒有時而發輒夭矯頭反著背四日而亡

亡後家便貧顇一兒早死餘有一孫窮寒路次

宋秦初元年江州長史鄧琬立刺史晉安王子勛為

帝以作亂初南郡太守張悦得罪鎮歸揚都及湓口

琬赦之以為冠軍將軍與共經紀軍事琬前軍𡊮顗

既敗張悦懼誅乃稱暴疾伏甲而召鄧琬既至謂之

曰卿始此禍而欲賣罪少帝乎命斬於牀前并殺其

子以琬頭至五年悦寝疾見琬為厲遂死

宋濟豫章王蕭嶷亡後忽見形於沈文季曰我病未

應死皇太子加膏中十一種藥使我不差湯中復加

藥一種使我痢不斷吾已訴先許還東郕當判此事

便懐出青紙文書示文季云與卿少舊為呈主上也

俄而失所在文季懼不敢傳少時文惠太子薨

魏城陽王元徽初為孝莊帝畫計殺爾朱榮及爾朱

兆入洛害孝莊而徽懼𧺆投洛陽令冦祖仁祖仁父

叔兄弟三人為刺史皆徽之力也既而爾朱兆購徽

萬戸侯祖仁遂斬徽送之并匿其金百斤馬五十疋

及兆得徽首亦不賞侯兆乃夢徽曰我金二百斤馬

百疋在祖仁家卿可取也兆覺曰城陽家本巨富昨

令收捕全無金銀此夢或實至曉即令𭣣祖仁祖仁

又見徽曰足得相報矣祖仁疑得金百斤馬五十疋

兆不信之祖仁私歛戚屬得金三十斤馬三十疋輸

兆猶不充數兆乃發怒懸頭於樹以石硾其足鞭捶

殺之右此七驗出𡨚䰟志

唐初相州大慈寺塔被焚以大業末年羣賊互興寺

在三爵臺室西葛蔞山上四鄉来投築城固守人物

擁聚尺地不空塔之上下重複皆滿於中穢汙不可

見聞賊平之後人散寺僧無力可除忽然火起焚蕩

内外一切都盡唯東南角太子思惟像殿得存可謂

火淨以除臭穢也此塔即隋髙祖手勑所置初以隋

運創臨天下未附吳國公蔚逈周之柱臣鎮守河北

作牧舊都聞楊氏御圖心所未允即日聚結舉兵抗

詔官軍一臨大陣摧解牧擁俘虜將百萬人總集寺

北遊豫園中明旦斬决園牆有孔出者縱之至曉使

斷猶有六十萬人並於漳河岸斬之流屍水中水為

不流血河一月夜夜鬼哭哀怨切人以事聞帝曰此

段一誅深有枉濫賊止蔚逈餘並被驅當時惻隱咸

知此事國初機𠉀不獲縱之可於遊豫園南葛蔞山

上立大慈寺拆三爵臺以營之六時禮佛加一拜為

園中枉死者寺成僧住依勑禮唱怨哭之聲一斯頓

上來所引者由孫相係目覩親知信承佛敎善惡之報驗知不虚我殺還我償豈有斯謬矣

業因篇第七十八

 述意部

夫涉其流者則澄愛河而清五濁失其宗者則震邪

山而起三障靜言兹理豈虛也哉是知善由信發惡

由邪開所以一念之惡能開五不善門一念之善能

除累劫之殃是故善須雕琢自勉可有心師之訓惡

須省退懲過可有情悔之時不爾徒煩長養浪飾畫

瓶終糜碎於黄塵㑹楚苦於幽府貽厥緇素鑒朂意

 業因部

如對治論云復次有四種諸業差别謂黑黑異熟業

白白異熟業黑白黑白異熟業非黑白無異熟業能

盡諸業黑黑異熟業者謂不善業由染汙故不可愛

異熟故白白異熟業者謂三界善業不染汙故可愛

異熟故黑白黑白異熟業者謂欲界雜業善不善雜

故非黑白無異熟業能盡諸業者謂於方便無間道

中諸無漏業以方便道無間道是彼諸業對治故非

黑者離煩惱垢故白者一向清淨故無異熟者生死

相違故能盡諸業者由無漏業爲永拔得黑等三有

漏業與異熟習氣故又優婆塞戒經云若善男子有

人不解如是業緣無量世中流轉生死雖生非想非

非想處壽八萬劫福盡還墮三惡道故佛告善男子

一切模畫無勝於意意畫煩惱煩惱畫業業則畫身

又阿毗曇雜心業品偈云

  業能莊飾世 趣趣各處處 是以當思業

  求離世解脱 身口意集業 在於有有中

  彼業為諸行 嚴飾種種身 身業當知二

  謂作及無作 口業亦如是 意業當知思

又涅槃經云善男子因有五種何等為五一生因二

和合因三住因四增長因五逺因云何生因生因者

即是業煩惱等及外諸草木子是名生因云何和合

因如善與善心和合不善與不善心和合無記與無

記心和合是名和合因云何住因如下有柱屋則不

墮山河樹木因大地故而得住立内有四大無量煩

惱衆生得住是名住因云何增長因因緣衣服飲食

等故令衆生增長如外種子火所不燒鳥所不食則

得增長如諸沙門婆羅門等依因和尚善知識等而

得增長如因父母子得增長是名增長因云何逺因

譬如因咒鬼不能害毒不能中依慿國王無有盗賊

如芽依因地水火風等如水鑽人繩為酥逺因如名

色等為識逺因父母精血為衆生逺因如時節等悉

名逺因善男子湼槃之體非是如是五因所成云何

當云是無常因一切諸法復有二種因一者作因二

者了因如陶師輪繩是名作因如燈燭等照暗中物

是名了因善男子大涅槃者不從作因而有唯有了

因了因者即是三十七品助道之法六波羅蜜是名

了因又云三解脱門三十七品能為一切煩惱作不

生生因亦為湼槃而作了因善男子逺離煩惱則得

了了見於湼槃是故湼槃唯有了因無有生因又云

若離如是三十七品終不能得聲聞正果乃至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果不見佛性及佛性果以是因緣

梵行即是三十七品何以故三十七品性非顛倒能

壞顛倒性非惡見能壞惡見性非怖畏能壞怖畏性

是淨行故能令衆生畢竟進作清淨梵行也

述曰上来雖引經論明業因多種至時斷罪未明輕

重故别引優婆塞戒經辯業不同别有四例一將物

對意有四二輕重不同有八三上中下不同復八四

依薩婆多論有心無心不同復八臨時判罪並皆攝

盡故經第一云有物重意輕有物輕意重有物重意

重有物輕意輕一物重意輕者如無惡心殺於父母

者是二物輕意重者如以惡心殺於畜生者是三物

重意重者如以極惡心殺所生父母者是四物輕意

輕者如以輕心殺於畜生者是第二如是惡業復有

八種輕重不同何等為八一有方便重根本成已輕

二有根本重方便成已輕三有成已重方便根本輕

四有方便根本重成已輕五有方便成已重根本輕

六有根本成已重方便輕七有方便根本成已重八

有方便根本成已輕物是一種以心力故得輕重果

如十善業道有其三事一方便二根本三成已若復

有人能勤禮拜供養父母師長和尚有德之人先意

問訊言則柔輭是名方便若作已竟能修念心歡喜

不悔是名成已作時專著是名根本十善既爾十惡

亦然第三是十業道復有三種謂上中下或方便上

根本中成巳下或方便中根本上成巳下或方便下

根本上成巳中綺互作八准前可知第四依薩婆多論方便根

本成巳有心無心作八句准𩔖可知又如阿毗曇心

論云有五種果一報果二所依果三增上果四身力

果五解脱果若是善有漏法或四果或五果能斷結

使是謂五果不依斷結是謂四果除解脱果若是無

漏法或四果或三果若能斷結於四果中除其報果

若不斷結除報果解脱果若是無記法中唯有三果

除報果解脱果

 十惡部

第一就地獄明起不善依毗曇論云有五業道一惡

口二綺語三貪四瞋五邪見於中惡口綺語及瞋彼

受苦時三種現行惡罵獄卒故惡口現行即此惡口

語不應時違法非正即落綺語爾時忿怒即是瞋恚

此三不善地獄現行若論貪業及與邪見成就在心

而不現行以彼麤凡未斷煩惱故貪邪見成就在心

彼處男女各恒受苦無有男女共行邪事是故無此

貪心現行以常受苦心識暗鈍不能推求因果有無

是故亦無邪見現行自餘殺盗妄語兩舌彼處不行

一向是無問若地獄不有現行貪及邪見業道者云

何説彼成就此二答煩惱心法未斷已来雖不現行

性恒成就不同身口七支色業是麤作法發動方成

無造作處則不説成故雜心論云地獄之中無相殺

故無殺業道無受財故無盗業道無執受女人故無

邪婬業道異想説故名妄語彼無異想故無妄語常

樂離故無兩舌為苦所逼故有惡口不時説故故有

綺語貪及邪見成就不行第二第三明鬼畜道中十

惡具有而無身口七支惡律儀也問今畜生中不知

言者雖有音聲成口業不答彼起瞋時發聲則别雖

非言辯亦成口業故成實論云畜生音聲是口業不

答雖無言説之别從心起故亦名為業亦可言具十

者多是龍王解人意志故具十業道自餘癡鈍畜生

但可具身三意三六種餘四不具以口不解語故若

據劫初畜生解人語者此亦可具十惡第四就人中

起罪行者人中即有四天下南閻東弗西耶此三方

人起惡多故皆具十惡然東西則輕南方最重以有

受惡律儀故若就北單以論罪者彼方唯有四不善

業一綺語二貪三瞋四邪見由有歌詠故有綺語貪

瞋邪見成而不行問北方有行欲事云何言無邪婬

業道答彼方無夫妻共相配匹雖有婬事無相凌奪

故無邪婬問既有行婬即貪欲現行云何而言但成

不行答彼起婬貪非俗能裁雖數現行聖説無罪但

此貪心所起之婬尚非罪業不牽苦報何况内心能

起之貪如世夫妻貪愛非制問北方之人既有歌詠

等此不應法即是妄語云何不説有妄語業答彼人

淳直不行姧偽無誑他心故非妄語彼定千歲故無

殺命彼方衣食地有粇米樹有寶衣自然而出無有

主掌故無偷盗彼人和柔故無兩舌惡口等業故雜

心論云鬱單有四不善業道壽命定故無殺生無愛

財故無盗無執受女人故無邪婬無欺他故無妄語

常和合故無兩舌以柔輭故無麤言有歌歎故有綺

語若論意業道雖成就而不現行第五就天起罪行

者此欲界六天有殺盗等於中雖有十不善業而無

身口七種惡律儀故雜心論云欲界六天有十業道

離不律儀雖不害天而害餘趣如害脩羅亦有截手

足斷而復還生若斬首則死展轉相奪乃至十業道

一切皆有亦有薄福諸天乏少資緣更相攬竊故有

盗業或有諸天自薄所愛婬他美天故有邪婬自餘

七業文顯可知若論色無色天依如毗曇則無不善

據理而言亦有輕微三業不善謂彼意地有邪慢等

身口業過如初禪中婆伽梵王語諸梵衆汝得住此

我能令汝盡老死邊汝等不須詣瞿曇所黑齒比丘

往彼問言初禪三昩依何三昧生從何三昧滅梵王

答言我是諸梵中尊者黑齒比丘言我不問梵王尊

卑但問初禪三昧依何三昧生從何三昧滅彼不能

答即捉尊者牽出衆外語尊者言我不能知初禪三

昧從何三昧生從何三昩滅汝何忍在梵中損辱我

也此是諂詐不善煩惱言佛不能令汝解脱即是謗

佛綺語惡口上界唯有此諂詐發動身口微不善業

然不於他人起麤違損以生上者曾修得定盡離欲

界麤貪瞋等故得彼報還能修定雖有煩惱唯是癡

心以迷道故起愛慢等樂修善法望得勝他此等煩

惱為定所壞故不損物不相違害若依毗曇上界煩

惱非是不善説為無記此細貪等能行淨心雖是無

記體是染汙不同報生色心苦樂及威儀等白淨無

記故論説為穢汙無記是汙穢故潤業受生若此煩

惱不潤業受生若此煩惱不潤業者業種則燋永不

牽報上界衆生不應更生由能潤業故得更生問上

界煩惱既能潤業潤生得報何故非記答上界煩惱

雖復潤業唯得總報受生而已不由此惑正感樂果

亦不招苦故是無記不同下界不善煩惱感得總報

及别報苦若依成實論上二界中所起邪見皆名不

善如彼論説人在色無色界謂是湼槃臨命盡時見

欲色中隂即生邪見謂無湼槃謗無上法當知彼中

有不善業又論説彼上界邪見是苦因緣違理上界

據其位判衆生心細所起或微多不成業故名無記

若據通論不妨於中有起麤邪成不善者毗曇所説

義當前判成實所論義當後通又據望理彼細煩惱

皆違理起悉是不善准依成實不善惡業三界通起

唯有多少增微為異

述曰向来就凡明諸罪行依身起處竟若論聖人如

須陁洹等出觀失念容有起意輕微不善生惡願等

具欲結者貪瞋雖强片似餘凡唯可直起貪欲瞋慢

不更思量起邪見心亦不起殺盗等心如依毗曇得

有眷屬枷捲等事輕不善業若依成論有意不善設

動身口不成業報又彌勒菩薩所問經論云此十不

善業道一切惡法皆從貪瞋癡起如依三毒起殺生

者若依貪心起者或為皮肉錢財故斷生命等是名

依貪起若依瞋心起者或以瞋心殺害怨家等是名

依瞋起若依癡心起者或有人言殺虵蝎等以生衆

生苦惱故雖殺無罪或言波羅斯等言殺却老父母

及重病者則無罪報是名依癡起如依三毒起偷盗

者若依貪心起者或為自身或為他身或為飲食等

是名依貪起若依瞋心起者或於瞋人邊及瞋人所

愛偷盗彼物等是名依瞋起若依癡心起者如有婆

羅門言一切大地諸所有物唯是我有何以故以彼

國王先施我故以我無力故為餘姓奪我受用是故

我取即是自物不名偷盗是名依癡心起如依三毒

起邪婬者若依貪心起者或於衆生起貪染心不如

實修行等是名依貪起若依瞋心起者或於他守䕶

資生依瞋心故起或婬怨家妻妾或婬怨家所愛之

人等是名依瞋起若依癡心起者或有人言譬如碓

臼熟華熟果飲食河水及道路等女人行婬無罪或

如波羅斯等邪婬母等是名依癡起如依三毒起妄

語者此三可解如是兩舌惡口綺語皆亦如是依貪心起者依

貪結生次第二心現前如是名為依貪起依瞋結生

者名為依瞋起依癡結生者名為依癡結起如貪瞋

與邪見皆亦如是應知問曰何故不説作不作相無

作相决定何業中有何業中無答曰唯除邪婬餘六

業中悉皆不定此義云何若自作者成就作業及無

作業若使他作唯有不作不得有作於邪婬中决定

有作不得有不作何以故以此邪婬畢竟自作無使

他作是故經言頗有非身作業而得成就殺生罪不

答言有如口使人作成就殺罪又問頗有非口業作

而得成就妄語罪不答言有如以身業作成就口業

妄語之罪又問頗有非身業作非口業作而得成就

身口業不答言有如以依仙人瞋心故以唯欲界色

身善業道中畢竟有作及以無作禪無漏戒無無作

戒何以故以依心故中間禪不定若深厚心畢竟恭

敬心作身口業成就作業及無作業若深厚心結使

心起身口業亦成就作業及無作業若非深厚心非

畢竟恭敬心造身口業唯有作業無無作業若非深

厚結使心發身口業亦唯有作業無無作業而方便

作業心還悔者唯有作業無無作業問曰於業道中

何者是前眷屬何者是後眷屬答曰若起殺生方便

如屠兒捉羊或以物買將詣屠所始下一刀或二三

刀羊命未斷所有惡業名前眷屬隨下何刀斷其命

根即彼念時所有作業及無作業是等皆名根本業

道次後所作身行作業是名殺生後眷屬業乃至綺

語皆亦如是應知自餘貪瞋邪見業中無前眷屬以

初起心即時成就根本業道又身口意十不善業道

一切皆有前後眷屬此義云何如人起心欲斷此衆

生命因復更斷餘衆生命如欲祭天殺害衆生即奪

他物欲殺彼人復婬其妻生如是心還使彼妻自殺

夫主復以種種鬭亂言説破彼親屬無時非實於彼

物中生於貪心即於彼人復生瞋心為殺彼人故生

如是邪見增長邪見以斷彼命復欲殺其妻男女等

如是次第具足十種不善業道如是等業名前眷屬

一切十不善業道皆亦如是應知又離善道非方便

修行善業道是方便以逺離根本故及逺離方便故

言方便者如彼沙彌欲受大戒將詣戒場禮衆僧足

即請和尚受持三衣始作一白作第二白時如是悉

皆名前眷屬從第三白至羯磨竟所起作業及彼念

起無作業是等皆名根本業道次説四依乃至不捨

所受善行身口作業及無作業如是等悉皆名後眷

屬問曰應説十不善業道果及隨順因答曰有三種

果一果報果二習氣果三增上果一一業道皆有此

三種此義云何具足十不善業道有下中上若生地

獄中是果報果習氣果者從地獄退生于人中依殺

生故有短命果依偷盗故無資生果依邪婬故不能

䕶妻依妄語故有他謗果依兩舌故眷屬破壞依惡

口故不聞好聲依綺語故為人不信依本貪故貪心

增上依本瞋故瞋心增上依邪見故癡心增上如是

一切名習氣果增上果者依彼十種不善業道一切

外物無有氣勢所謂土地髙下雀鼠雹塵土臭氣

多有虵蝎少穀細穀少果細果及以苦果如是一切

名增上果復有相似果者如殺者故興所害衆生種

種諸苦因彼苦故生地獄中受種種苦以斷他命後

生人中得短命報斷他暖觸是故一切外物資生無

有氣勢如是一切十業道中隨義相應解釋應知如

劫奪他物邪婬他妻雖不生他重逼惱苦而破壞心

是故受罪雖不破壞不瞋不惡口而由惡心是故得

法苑珠林卷第八十四

校譌

 第九紙十五行逐北藏作遂第二十紙十六行或南藏作惑

音釋

 騃五駭切癡也都禮切觸也居乙切言難也公户煻煨煻音唐煨

 烏恢切煻煨灰火也敷羈切剝也莫結切手拔也苦官切兩股間也

 切足徧廢也其亮切施𦊙於道也疾政切䧟坑也桎梏桎之日切足械也梏古沃

切手械也許驕居言苦𧢲切鳥卵也匹貌昨禾切短也

 寨士邁切栅也子爾切捽也七罪渠衣莫刀絞緵

 絞古巧切緵子紅切普鄙居祜切馬舍也于敏切墜下也於阮

 蒲門切水名魚力食盈切縣名古候切贖也直𩔖切鎮也

 主蘂切打也力主烏貴芳符切軍所虜𫉬也烏光切曲也僂弱也

 雕琢雕丁𦕅切琢竹𧢲切枷捲枷古牙切捲去員古轉二切雹ဂ雹蒲𧢲切雨冰

 紀力切與棘同

 呉江居士沈令名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八十四卷薦父沈問母張氏往生安

 養呉江比丘明𮗜對沙彌本宏書溧水毛詩賦刻萬曆辛卯秋淸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