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三

卷第六十二 法苑珠林 卷第六十三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六十四

法苑珠林卷第六十三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不孝篇第五十之餘

 棄父部

如襍寳藏經云爾時世尊而作是言恭敬宿老有大

利益而常讚歎恭敬父母耆長宿老不但今日我於

過去久逺有國名棄老國彼國土中有老人者皆逺

驅棄有一大臣其父年老依如國法應抂驅遣大臣

孝順心所不忍乃㴱掘地作一密窟置父著中隨時

孝養爾時天神捉持二虵著王殿上而作是言若别

雄雌汝國得安若不别者汝身及國七日之後悉當

覆滅王聞是已心懐懊惱即與群臣參議斯事各自

陳謝稱不能别即募國界誰能别者厚加爵賞大臣

歸家往問其父父答子言此事易别以細輭物停虵

著上其躁嬈者當知是雄住不動者當知是雌故律云白

疊試虵去住不同也即如其言果别雄雌天神復問言誰於睡

者名之為寤誰於寤者名之為睡王與群臣復不能

辯大臣問父此是何言父言此名學人於諸凡夫名

為覺者於諸羅漢名之為睡即如其言以答天神又

復問言此大白象有幾斤兩群臣共議無能知者大

臣問父父言置象船上著大池中畫水齊船㴱淺幾

許即以此船量石著中水没齊畫則知斤兩即以此

智以答天神又復問言以一掬水多於大海誰能知

之群臣共議又不能解大臣問父此是何語父言此

語易解若有人能信心清淨以一掬水施於佛僧及

以父母困厄病人以此功徳數千萬劫受福無竆海

水極多不過一劫推此言之一掬之水百千萬倍多

於大海即以此言用答天神天神復化作餓人連骸

拄骨而來問言世頗有人饑竆痩苦劇於我不羣臣

思量復不能答復以狀問父父答子言世間有人慳

貪嫉妬不信三寳不能供養父母師長将來之世墮

鬼中百千萬嵗不聞水穀之名身如太山腹如大

谷咽如細針髮如錐刀纒身至腳舉動之時支節火

然如此之人劇汝饑苦百千萬倍即以斯言用答天

神天神又化作一人手腳杻械項復著鏁身中火出

舉體焦爛而又問言世頗有人苦劇我不群臣率爾

無知答者大臣復問其父父即答言世間有人不孝

父母逆害師長叛於夫主誹謗三尊將來之世墮於

地獄刀山劍樹火車鑪炭灰河沸𡱁刀道火道如是

衆苦無量無邊不可計數以此方之劇汝困苦百千

萬倍即如其言以答天神天神又化作一女人端正

璝瑋踰於世人而又問言世間頗有端正之人似我

者不群臣黙然無能答者臣復問父父時答言世間

有人信敬三寳孝順父母好施忍辱精勤持戒得上

天上端正殊特過於汝身百千萬倍以此方之如瞎

獼猴復以此言以答天神天神又以一栴檀木方之

正等又復問言何者是頭群臣智力無能答者臣又

問父父答言易知放著水中根者必沉尾者必舉即

以其言用答天神天神又以二白騲馬形色無異而

復問言誰母誰子群臣亦復無能答者復問其父父

答言與草令食若是母者必推草與子如是所問悉

皆答之天神歡喜大遺王珍竒財寳而語王言汝今

國土我當擁䕶令諸外敵不能侵害王聞是已極大

踊悦而問臣言為是自知有人教汝賴汝大智國土

獲安既得珍寳又許擁䕶是汝之力臣答王言非臣

之智願施無畏乃敢具陳王言設汝今有萬死之罪

猶尚不問況小罪過臣白王言國有制令不聽養老

臣有老父不忍驅遣致犯王法藏著地中臣來應答

盡是父智非臣之力唯願大王一切國土還聽養老

王即歎美心生喜悦奉養臣父尊以為師濟我國家

一切人命如此利益非我所知即便宣令普告天下

不聽棄老仰令孝養其有不孝父母不敬師長當加

大罪爾時父者我身是也爾時大臣者舍利弗是爾

時王者阿闍世是也爾時天神者阿難是也故俗云養老乞

言卽其是也又襍寳藏經云㫺者世尊語諸比丘當知往

㫺波羅奈國有不善法流行於世父年六十與著敷

屢使守門户爾時兄弟二人兄語弟言汝與父敷屢

使令守門屋中唯有一敷屢小弟便截半與父而白

父言大兄與父非我所與大兄教父使守門屋兄向

弟言何不盡與敷屢截半與之弟答兄言適有一敷

屢不截半與後更何處得兄問弟言欲更與誰弟言

豈可得不畱與兄耶兄言何以與我弟言汝當年老

汝子亦當安汝置於門中兄聞此語驚愕曰我亦當

如是耶弟言誰當代汝便語兄言如此惡法宜共除

捨兄弟相將共至輔相所以此言論向輔相説輔相

答言實爾我等亦共有老輔相啓王王可此語宣令

國界孝養父母斷先非法不聽更爾又優婆塞戒經

云是五逆罪殺父則輕殺母則重殺阿羅漢重於殺

母出佛身血重於殺阿羅漢破僧復重出佛身血頌

  君愛忠臣  父憐孝子  況佛大慈

  拔苦樂彼  不荷其恩  害親存己

  一墜幽塗  累劫終始

感應縁如是五逆及惡心向三寶現遭殃咎者無量並散抂諸篇今略述三不孝現報之驗也

周王彦偉

齊何君平

隋婦養姑

周時有人姓王字彦偉河南人為性凶惡好遊獵父

母孤養憐愛極重每諌不許共惡人交遊復抑不聴

射獵恐損身命不存係嗣偉不從父訓常獵不止兼

逐惡人恒為麤過父母既見不止凶行罰杖五十身

瘡不得出以恨父母伺夜眠之後密以土袋壓父母

口加身坐上望氣不出意令遣死無其瘡瘢將為䘚

亡不猜己身忽見有鬼來入堂内震動家内大小並

覺翻偉牀前偉便仰卧土袋已抂偉腹父母穌覺遂

挽兒腹上土袋不能去身偉復見鬼壓土袋上極困

垂死唱呌救命合家大小及以隣人併力挽之必竟

不移偉聲不出但得以手叩頭合掌而卒

齊何君平相州人母裴氏少年誕平後更不孕父母

憐愛劇同眼目父母憐重平長大不多教學問縱暴

自遊年至二十父母憐愛不聽别室父因使出行經

年方還父行去後母憐共私父還到舍共母殺父埋

之後園誑他道父未還天雷霹父屍出然後霹平身

身上具題因縁親隣告官聞徹天聽勑殺裴氏暴屍

不聽收埋右二見李歸心錄也

隋大業中河南人婦女養姑不孝姑兩目盲婦以蚯

蚓為羮以食之姑怪其味竊藏一臠畱以示兒兒還

見之欲送婦向縣未及而雨雷震失其婦俄而婦從

空落身衣如故而易其頭為白狗頭言語不異問其

故答云以不孝姑為天神所罰夫以送官時乞食於

市復不知所抂右一驗岀冥報記

報恩篇第五十一

 述意部

葢聞三寳恩重慈䕃四生化育十方等同一子機無

細而不臨智有來而必撫遂使優填刻像鬱爾浮光

斯匿鑄形超然避席自兹厥後靈瑞倍興嘉聲彌盛

靡艸從風念則罪滅福生敬則徳隆終古良由如來

長我法身父母養我生身既修長夀之因必存蜉蝣

之命恩義㴱重特須思報也

 引證部

如正法念經云有四種恩甚爲難報何等爲四一者

母二者父三者如來四者説法法師若有供養此四

種人得無量福現抂爲人之所讚歎於未來世能得

菩提又大般若經第四百四十三云若有問言誰是知恩能

報恩者應正答言佛是知恩能報恩者何以故一切

世間知恩報恩無過佛故又増一阿含經云爾時世

尊告諸比丘若有衆生知返復者此人可敬小恩尚

不忘何況大恩設離此間百千由旬猶近我不異我

恒歎譽若有衆生不知返復者大恩尚不憶何況小

恩彼非近我我不近彼正使被僧伽梨抂吾左右此

人猶逺是故比丘當念返復莫學無返復又舍利弗

問經云佛言夫受戒隨其力辦可以為施不限多少

文殊師利白佛言云何如來説父母恩大不可不報

又言師僧之恩不可稱量其誰為SKchar佛言夫抂家者

孝事父母抂於膝下莫以報生長與之等以生育恩

㴱故言大也若從師學開發知見次恩大也夫出家

者捨其父母生死之家入法門中受㣲妙法師之力

也生長法身出功徳財養智慧命功莫大也追其所

生乃次之耳又中隂經佛問彌勒閻浮提兒生墮地

乃至三嵗母之懐抱為飲幾乳彌勒答曰飲乳一百

八十斛除母腹中所食四分東弗于逮兒生墮地乃

至三嵗飲乳一千八百斛西拘耶尼兒生墮地乃至

三嵗飲乳八百八十斛北鬱單越兒生墮地坐着陌

頭行人授指嗽指七日成人彼土無乳中隂衆生飲

吸於風古人用其小𣁬准今唐𣁬一𣁬當舊三𣁬故乳似多又難報經云左肩

持父右肩持母經歷千年便利背上猶不能報父母

之恩又増一阿含經云孝順供養父母功徳果報與

一生補處菩薩功徳一等又佛説古來世時經云吾

㫺抂波羅奈國穀米湧貴人民饑饉我負擔艸賣以

自活彼有縁覺名曰和理來遊其國我早出城欲擔

負草爾時縁覺着衣持鉢入城分衛至於中道吾負

草還於城門中復與相遇空鉢而出和理縁覺遥見

吾來即自念言吾早入城此人出城今負草還想朝

未食吾當隨後往詣其家乞以遏饑我時擔草自還

其舍下草着地顧見縁覺追吾之後如影隨形我時

心念朝出城時見此縁覺入城分衛如空鉢還想未

獲食吾當斷食以奉施之即持食出長跪授之道人

愍受其縁覺曰今穀米饑貴人民虚餓分為二分一

分着鉢一分自食為應法爾施主報之唯然聖人願

徐食之早晚無抂道人願受加哀一門時彼縁覺悉

受飯食吾因是徳七反生天爲諸天王七反抂世人

中之尊因此一施爲諸國王長者人民群臣百官所

見奉事四輩道俗所見供養自來求吾吾無所須又

佛升忉利天爲母説法經云佛抂忉利天歡喜園中

波利質多羅樹下三月安居四衆圍繞身毛孔中放

千灮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摩耶夫人聞已乳自流

出若審是我所生悉達多者當令乳汁直至於口作

此語已兩乳直出猶白蓮華而便入如來口中摩耶

見喜踊躍怡悦如華開榮一心五體投地専精正念

結使消伏佛爲説法得須陁洹果佛抂天上種種利

益不可具述爾時世尊夏三月盡將欲還下閻浮放

五色灮照曜顯赫時天帝釋知佛當下即使鬼神作

三道寳堦中央閻浮檀金左用璢璃右用碼碯欄楯

雕鏤極為嚴麗佛語摩耶生死之法㑹必有離我今

應下還閻浮提不久亦當入於𣵀槃摩耶垂淚説偈

爾時世尊與母辭别下躡寳堦梵天王執葢及四天

王侍立左右四部大衆歌唄讚歎天作伎樂充塞虚

空散華燒香導從來下閻浮提其王波斯匿等一切

大衆集抂寳堦稽首奉迎佛還祇洹處師子座四衆

圍遶歡喜踊躍不可具説又觀佛三昧經云父王白

佛當往忉利天為母説法佛言當如輪王行法問訊

檀越時持地菩薩入首楞嚴定從金剛際作金剛華

華華相次四龍各持七寳㙜持地為佛作三道寳堦

世尊至已入宫白毫相光化作七寳葢覆母上作七

寳牀奉令坐又六度集經云㫺者菩薩為大理家積

財巨億常奉三寳慈向衆生觀市覩鼈心悼之焉問

價貴賤鼈主知菩薩有普慈之徳答曰百萬菩薩答

曰大善將鼈歸家臨水放之覩其游去悲喜誓曰衆

難命全如爾今也廣起𢎞願諸佛讚善鼈於後夜來

齧其門怪門有聲便出見鼈語菩薩曰吾受重潤身

得獲全無以答恩水居之物知水盈虚洪水將至必

為巨害矣願速嚴舟臨時相迎答曰大善明晨詣門

如事啓王王以菩薩宿有善名信用其言遷下處髙

時至鼈來洪水至矣可𨒪下載尋吾所之可獲無患

舩尋其後有虵趣舩菩薩曰取鼈云大善又覩漂狐

曰取鼈云亦善又覩漂人搏頰呼天哀濟吾命曰取

鼈曰慎無取也凡人心偽尠有終信背恩追勢好為

凶逆菩薩曰蟲𩔖爾濟人𩔖吾賊豈是仁哉吾不忍

為也於是取之鼈曰悔哉遂之豐土鼈辭曰恩畢請

退答曰吾獲如來無所着至真等正覺者必當相度

鼈曰大善鼈退虵狐各去狐以穴為居獲古人伏藏

紫磨黄金百斤喜曰當以報彼恩矣馳還白曰小蟲

受潤獲濟㣲命蟲穴居之物求穴以自安獲金百斤

斯穴非家非塜非劫非盜吾精誠之致願以貢賢菩

薩㴱惟不取徒損無益於貧民可以布施衆生獲濟

不亦善乎尋而取之漂人覩焉曰分吾半矣菩薩即

以十斤惠之漂人曰爾掘塜劫金罪應奈何不半分

之吾必告有司答曰貧民困者吾欲等施爾欲専之

不亦偏乎漂人遂告有司菩薩見拘無所告訴唯歸

命三尊悔過自責慈願衆生早離八難莫有怨結如

今吾也虵狐㑹曰奈何斯事虵曰吾將濟之遂衘良

藥開闗入獄見菩薩狀顔色有損愴而心悲謂菩薩

言以藥自隨吾將齚太子其毒尤甚莫能濟者賢者

以藥自聞傅即瘳矣菩薩黙然虵如所云太子命欲

將殞王令曰有能濟兹封之相國吾與參治菩薩上

聞傅之即瘳王喜問其所由本末自陳王悵然自咎

曰吾闇甚哉即誅漂人大赦其國封為相國執手入

宫並坐談論佛法遂致太平佛告諸沙門理家者是

吾身國王者彌勒是鼈者阿難是狐者鶖鷺子是虵

者目連是漂人者調達是菩薩兹惠度無極行布施

如是又新婆沙論云㫺揵䭾羅國迦膩色迦王有一

黄門恒監内事暫出城外見有群牛數盈五百來入

城内問驅牛者此是何牛答言此牛將去其種於是

黄門即自思忖我宿惡業受不男身今應以財救此

牛難遂償其價悉令得脱善業力故令此黄門即復

男身㴱生慶悦尋還城内佇立宫門附使啓王請入

奉現王令喚入怪問所由於是黄門具奏上事王聞

驚喜厚賜珍財轉授髙官令知外事頌曰

  盛哉能仁  悲救為先  乗機赴感

  鞠養慈憐  狐金虵賞  閹人身全

  知恩報徳  幽𡨋應焉

感應縁略引四驗

宋時吳子英春

宋時有人念佛免難

宋時渤海陳裴

唐并州石壁寺僧

宋吳子英春者舒鄉人善入水捕得赤鯉魚愛其色

好持歸不殺養之池中數飼以米穀食之一年長丈

餘遂生角有翅子英怖拜謝之魚言我來迎汝上我

背與汝俱升天嵗來歸見其妻子魚復迎之如此有

七十人故吳中門户並作神魚子英祠右此一驗岀列仙傳

宋有一國與羅刹相近羅刹數入境食人無度王與

羅刹約言自今以後國中家各専一日當分送往勿

復枉殺有奉佛家唯有一子始年十嵗次當充行父

母哀號使至心念佛爰及宗親助子屬想便送此兒

辭别捨之以佛威神力大鬼不得近明日見子尚抂

歡喜同歸於兹遂絶國人嘉慶慕焉右此一驗岀幽明錄

宋酒泉郡太守到官無幾輙䘚死後有渤海陳裴見

使此郡裴憂愁不樂就卜者占其吉凶卜者曰逺諸

侯放伯裘能解此者則無憂裴仍不解此語卜者報

曰但去自當解之裴既到官侍監有王侯平有史侯

董侯等裴心悟曰此所謂諸侯矣乃逺之即卧思放

伯裘之義不知何謂至夜半後有物來上裴被上裴

覺以被冐取之其物跳踉訇訇作聲外人聞持火入

欲殺之魅乃言曰我實無惡意但欲試府君耳聽一

相赦當㴱報府君恩府君曰汝為何物而忽干犯太

守魅曰我本百嵗狐也今變為魅乎垂化為神而正

觸府君威怒甚遭困厄聴一放我我字伯裘若府君

有急難但呼我字則自解矣裴乃喜曰卜眞放伯裘

之義即便放之小開被忽然有赤灮如震電從户出

明日夜有敲户者裴問曰誰答曰伯裘問曰何為答

曰白事問曰白何亊答曰北界有賊發奴也裴案發

則驗每事先以語裴於是境界無毫毛之姧而咸曰

聖君岀後經月餘主簿李音共裴侍婢私通既而驚

懼慮伯裘來白遂與諸侯謀殺裴却爲傍無人便使

諸侯持杖直入欲格殺之裴惶怖即呼伯裘來救我

即有物如申一疋綘練然作聲音侯伏地失魂乃以

次縛取之考問來意故皆服首後月餘日與裴辭曰

今得為神矣當上天去不得復與府君相見往來遂

去不見也右此一驗岀搜神異記

唐并州石壁寺有一老僧禪誦為業精進練行貞觀

末有鴿巢其房楹上哺養二鶵法師每有餘食恒就

巢哺之鴿鶵後雖漸長羽翼未成乃並學飛俱墜地

而死僧並收瘞之經旬後僧夜夢二小兒白之曰兒

等為先有少罪遂受鴿身比來聞法師讀法華經及

金剛般若經既聞妙法得受人身兒等今於此寺側

十餘里某村某姓名家託生為男十月之外當即誕

育僧乃依期往視見此家一婦人同時誕育二子因

為作滿月齋僧呼為鴿兒兩兒並應之曰諾一應之

後嵗餘始言右一驗岀冥報拾遺報恩事廣不可具述

背恩篇第五十二

 述意部

葢聞四生沉溺必假舟航六趣昏迷本憑奬導是故

三寳大慈俯應蒼民曲垂提引令脱苦難況復違背

重恩豈不永沉苦海是故婦人鴆毒夫𫎇王賞樵人

害熊現報臂落良由違恩業重現受交報故智度論

云知恩者大悲之本開善業之初門人所愛敬名譽

逺聞死得生天終成佛道不知恩者甚於畜生也

 引證部

如百喻經云㫺有一婦荒婬無度欲情既盛疾惡其

夫每思方筞䂓欲殘害種種設計不得其便㑹值其

夫騁使隣國婦密為計造毒藥丸欲用害夫詐語夫

言爾今逺使慮有乏短今我造作五百歡喜丸用為

資粮以送於爾爾若出國至他境界饑困之時乃可

取食夫用其言至他界已未及食之於夜暗中止宿

林間畏懼惡獸上樹避之其歡喜丸忘置樹下即以

其夜值五百偷賊盜彼國王五百疋馬并及寳物來

止樹下由其逃突盡皆饑渴於其樹下見歡喜丸諸

賊取已各食一丸藥毒氣盛五百群賊一時俱死時

樹上人至天明已見此群賊死抂樹下詐以刀箭斫

射死屍收其鞍馬并及財寳驅向彼國時彼國王多

將人衆尋迹來逐㑹於中路值於彼王彼王問言爾

是何人何處得馬其人答言我是某國人而於道路

值此群賊共相斫射五百群賊今皆一處死在樹下

由是之故我得馬及以珍寳來投王國若不見信往

看賊之瘡痍殺害處所是王即遣親信往看果如其

言王時欣然歎未曽有既還國已厚加爵賞封以聚

落彼王舊臣咸生妬嫉而白王言彼是逺人未可信

伏如何卒爾寵遇過厚至於爵賞逾越舊臣逺人聞

已而作是言誰有勇健能共我試請於平原校其技

能舊人愕然無敢敵者後時彼國大曠野中有惡師

子截道殺人斷絶王路時彼舊臣詳共議之彼逺人

者自謂勇健無能敵者今復若能殺彼師子為國除

害真為竒特作是議已便白於王王聞是已給賜刀

杖尋即遣之爾時逺人既受勑已堅强其意向師子

所師子見之奮噭鳴吼騰躍而前逺人驚怖即便上

樹師子張口仰頭向樹其人怖急失所捉刀落師子

口師子尋死爾時逺人歡喜踊躍來白於王王倍寵

遇時彼國人率爾敬服咸皆讚歎又諸經要集云有

人入林伐木迷惑失道時值大雨日暮饑寒惡蟲毒

獸欲侵害之是人入石窟中有一大熊見之怖出熊

語之言汝勿恐怖此舍温暖可於中宿時連雨七日

常以甘果美水供給此人七日雨止熊將此人示其

道徑熊語人言我是罪身多人怨家若有問者莫言

見我人答言爾此人前行見諸獵者問汝從何來見

有衆獸不答言見一大熊於我有恩不得示汝獵者

言汝是人黨以人𩔖相觀何以惜熊今一失道何時

復來汝示我者我與汝多分此人心變即將獵者示

熊處所獵者殺熊即以多分與之此人展手取肉二

肘俱墮獵者言汝有何罪答曰是熊看我如父視子

我今背恩將是罪報獵者恐怖不敢食肉持施衆僧

上座是羅漢語諸下座此是菩薩未來出世當得作

佛莫食此肉即時起塔供養王聞此事勑下國内背

恩之人無令住此新婆沙論云時上座觀肉是菩薩肉共取香薪焚燒其肉收其餘骨

起窣堵波禮拜供養如事佛塔又九色鹿經云㫺者菩薩身為九色

鹿其九種色角白如雪常抂恒水邊飲食水草常與

一烏為知識時水中有一溺人隨流來下或出或没

仰頭呼天山神樹神諸天龍神何不愍我鹿聞下水

救之語言汝可𮪍我背捉我角負出上岸溺人下地

遶鹿三帀向鹿叩頭乞為大天作奴給其使令採取

水草鹿言不用且各自去欲報恩者莫道我抂此人

貪我皮角必來殺我時國王夫人夜夢見九色鹿即

詐病不起王問何以答曰我昨夜夢見非常之鹿其

毛九種色其角白如雪我思欲得其皮作坐縟其角

作拂柄王當為我得之王若不得我將死矣王募國

中若有能得當分國而治賜其金鉢盛滿銀粟賜其

銀鉢盛滿金粟溺人聞之欲取富貴念言鹿是畜生

死活何抂往至王所言知鹿處王大歡喜言汝若能

得其皮角來者報之半國溺人面上即生癩瘡溺人

言大王此鹿雖是畜生大有威神王宜多出人兵乃

可得耳王即大出人衆徑到恒水邊烏抂樹頭見人

兵來即呼鹿言知識且起王兵來至鹿故熟眠卧不

覺烏下啄耳鹿方驚覺四向顧望無復走地便往趣

王車邊傍臣欲射王曰莫射此鹿非常將是天神鹿

言大王且莫射我我前活王國中一人鹿復長跪問

王言誰道我抂此王便指示車邊癩面人是也鹿即

仰頭視此人面眼中淚出不能自勝此人前溺抂水

中我不惜身命自投水中負此人出約不相道人無

反復不如出水中浮木也王有愧色汝受其恩奈何

反欲殺之即下勑國中若有驅逐此鹿者當誅五族

衆鹿數千皆來依附飲食水草不侵禾稼風雨時節

五穀豐熟人無疾病其世太平時九色鹿我身是也

烏者阿難是也國王者今父王悦頭檀是也時王夫

人者今孫陁利是也時溺人者調達是也我雖有善

心向之故欲害我難有意至又雀王經云㫺者菩薩

身為雀王慈心濟衆由䕶身瘡有虎食獸骨挂其齒

困饑將終雀王入口啄骨日日若兹雀口生瘡身為

痩疵骨出虎活雀飛登樹説佛經曰殺為凶虐其惡

莫大虎聞雀誡勑聲勃然恚曰爾始離吾口而敢多

言雀覩其不可化退速飛去佛言雀王者是吾身虎

者是調達身又襍寳藏經云時提婆達心常懐惡欲

害世尊乃顧五百善射婆羅門使持弓箭詣世尊所

挽弓射佛所射之箭變成諸華五百婆羅門見是神

變皆大怖畏即投弓箭禮佛懴悔佛為説法皆得須

陁洹道復白佛言願聽我等出家學道佛言善來比

丘鬚髮自落法服着體重為説法得阿羅漢道諸比

丘白佛言世尊神力甚為希有提婆達多常欲害佛

然佛恒生大慈佛言非但今日如是於過去時波羅

奈國有一啇主名不識恩共五百賈客入海採寳得

寳還返到淵迴處遇水羅刹而捉其船不能得前衆

啇人等極大驚怖皆共唱言天神地神日月諸神誰

能慈救濟我也有一大龜背廣一里心生悲愍來向

舩所負載衆人即得渡海時龜小睡不識恩者欲以

大石打龜頭殺諸啇人言我等𫎇龜濟難活命殺之

不祥不識恩也不識恩曰我儕饑急誰能念恩輒便

殺龜而食其肉即日夜中有大羣象蹹殺衆人爾時

大龜我身是也爾時不識恩者提婆達多是也五百

啇人者五百婆羅門出家得道是也我於往㫺濟彼

厄難今復拔其生死之患也又佛説栴檀樹經云佛

告阿難諦聴執受時維耶梨國有五百人入海採寳

置船步還經歴㴱山日暮止宿豫嚴早發四百九十

九人皆引去一人卧熟失伴仍遇天雨雪失去徑路

竆厄山中啼哭呼天有大栴檀香樹樹神謂竆人言

可止畱此自相給衣食到春可去竆人便留至于三

月啓樹神言受恩得全身命未有㣲報顧有二親今

抂本土實思得還願乞發遣樹神言善便自從意以

金一鉼賜之去此不逺當得還邑竆人臨去問樹神

言此樹香潔世所希有今當委還願知其名神言不

須問也竆人復言依隂此樹積歴三月若到本國當

宣樹恩神便報言樹名栴檀根莖枝葉治人百病其

香逺聞世之竒異人所貪求不須道也竆人還至國

中親族歡喜後無幾間國王病頭痛禱祀天地山水

諸神病不消差名醫省視唯得栴檀香以䕶病得愈

王即募求民間無有便宣令國中得栴檀香者拜為

封侯妻以王女時竆人聞賞禄重便詣王所白言我

知栴檀香處王便令匠臣將竆人往伐取香樹至到

樹所使者見樹洪直枝條茂盛華果煌煌以希見故

心不忍伐不伐者則違王命躊蹰徘徊不知云何樹

神空中言曰便伐但置其根伐已以人血塗之肝腸

覆其上樹自當生還復如故使者聞神言如此便令

人伐之竆人住抂樹邊樹枝跢地摽殺竆人使者便

與左右議言向者樹神言當得人血肝腸以祠樹心

不知當以誰賽此人今死便以當之則屠割之取其

肝血如神所勑樹即便生如本無異車載伐樹以還

國中醫即進藥王病得愈舉國歡喜王命國中人民

其有病者皆出香給病皆得愈舉國欣欣遂致太平

阿難退坐稽首質言是竆人何無反復違樹神重誓

佛報曰乃往㫺維衛佛時有父子三人其父奉行齋

戒未曽懈怠大兒常於中庭空中燒香供養十方諸

佛小弟愚癡不知三尊輒以衣覆香上兄謂弟言此

事大重何以犯之弟起惡言誓言斷兄兩足兄復起

念當拍殺弟父言汝二子諍使我頭痛大兒報言願

破我身為藥令父平損口妄言故世世受罪弟興惡

意欲斷兄足後果將人往斷樹身兄欲拍殺弟今作

樹神果因樹為體拍殺弟身時國王頭痛者其父也

奉齋精進故得尊貴時言使我頭痛者後果頭痛各

受其殃佛言罪福報應如影隨形頌曰

  大悲愍濟  徳重乾坤  恩㴱父母

  義越君臣  忠孝盡命  猶難報恩

  如違厥理  交喪其身

法苑珠林卷第六十三

校譌

 第十二紙九行仁北藏作行

音釋

 騲音艸牝馬也蜉蝣蜉房鳩切蝣于求切蜉蝣渠略也鋤麥切齒齧也

 切埋直禁切毒鳥也達合切踐也音丙金鈑也先代切祭禱也

 中書科中書舍人常熟嚴徴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六十三卷 呉江北丘明覺對 眞

 州王國英書萬曆辛卯溧水端本澄刻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