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二

卷第六十一 法苑珠林 卷第六十二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六十三

法苑珠林卷第六十二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忠孝篇第四十九之餘

 太子部

如報恩經云佛告阿難過去久逺無量無邊阿僧祇

劫有佛出世號毗婆尸入涅槃後於像法中波羅奈

國王名羅闍其王統領六十小國王有太子作小國

王有一大臣名羅睺羅心生惡逆殺害大王并二太

子王SKchar小子作邊國王仁性調善天神敬愛生一太

子名須闍提年始七嵗聰明慈孝王甚愛念時神語

王羅睺大臣謀奪國位收殺父王并殺二兄軍馬不

久當來殺王今可逃避王聞是語心驚毛豎仰而問

曰卿是何人但聞其聲不見其形所宣實不即報王

言我是大王守宫殿神以王福徳正法治國不枉人

民故先相告王宜速出衰禍不久正爾當至王聞是

已即入宫中便自思惟欲投他國時向隣國有其二

道一道計行七日乃到一道計行十四日至王即尋

辦七日粮食抱兒而去夫人隨後時去忩忩心意荒

迷或誤著十四日道其路嶮難復無水艸初發唯將

一人食粮而於今者三人共食數日粮盡前路猶逺

王與夫然舉聲大哭怪哉苦哉我從生來未曾聞有

如是苦惱何其今日身自受之竆厄並至舉身投地

自悔言我等㝛世作何惡行今受此禍思巳大哭悶

絶躃地復自思念不可三人併命此死宜殺夫人取

肉活身并續子命念已拔刀欲殺夫人其子見王欲

殺其母前捉王手問其因縁王即涕泣悲淚滿目㣲

聲語子欲殺汝母取其血肉以續餘命若不殺者亦

當自死我身亦爾今者死活竟何所在為活子命欲

殺汝母子白父言王若殺母我亦不食何處有子噉

於母肉既不噉肉子當俱死王今宜可殺子取肉濟

父母命王聞子言即便悶絶宛轉躃地而語子言子

如吾目何處有人自挑目食吾寧喪命終不殺子噉

其肉也子又語父言若斷子命肉則𦤀爛未得幾日

唯願父母宜可日日就子身上割肉三斤分作三分

二分奉父母一分自食以續身命父隨子言割肉三

斤支命進路二日未到身肉轉盡骨節相連餘命未

斷即便倒地父母見已尋前抱持舉聲大哭而作是

言我等無狀横噉汝肉使汝苦痛前路猶逺未達所

在汝肉已盡今者併命聚屍一處子諫父言已噉子

肉進路至此計前里程餘一日在子身今者捨命在

此仰願父母莫如凡人併命一處可於子身諸支節

間悉割餘肉用濟父母可達所在父母隨言割得少

肉分作三分一分與兒二分自食食已别去子起立

住看父母去父母爾時舉聲大哭隨路而去父母去

逺不見太子戀其父母目不暫捨良久躃地身體血

出蚊䖟唼食楚毒苦痛不可復言餘命未斷發聲立

誓願宿世殃惡從是除盡自今已往更不敢作今我

身肉供養父母願我父母常得餘福卧安覺安不見

惡夢天䕶人愛縣官盜賊隂謀消滅觸事吉祥餘身

血肉施此諸蟲皆使飽滿令我來世得成佛道施以

法食除汝饑渴生死重病發是願時天地大動日無

精光帝釋見已即便化作師子虎狼恐怖太子欲來

搏嚙太子語言汝欲噉我隨意取食何為見怖釋即

語言我非師子虎狼之屬是天帝釋故來試卿太子

聞已歡喜無量釋問太子汝於今者難捨能捨能以

身肉供養父母如是功徳願作何等天王人王梵王

魔王耶太子答言我不願此欲求佛道度脱一切天

帝釋言佛道長逺久受勤苦然後乃成汝云何能受

如是苦太子答言假使熱鐵在我頂上終不以苦退

於佛道天帝釋言汝唯空言誰當信汝太子尋即立

誓願言若我欺誑天帝釋者令我身瘡始終莫合若

不爾者令我平復血變為乳太子誓已即時身體平

復如故血白為乳身體形容端正倍常釋即讃言若

得佛道願先度我爾時父母到隣國已向彼國王具

説上事吾子孝養身肉供養其事如是隣國聞已感

其慈孝即與兵衆遣還歸國往伐羅𥈑父將兵衆順

道還過與子别處即自念言吾子死矣當收身骨還

歸本國舉聲悲哭隨路求覓遙見太子身體平復端

正倍常即前抱持悲喜交集語太子言兒今活耶爾

時太子具以上事向父母説父母歡喜共載大象還

歸本國太子福徳慈孝力故伐得本國父王即立太

子為王佛告阿難爾時父者今現我父悦頭檀是爾

時母者今現我母摩耶夫人是太子者今我身是時

帝釋者今阿若憍陳如是

 睒子部

如睒子經云過去世時迦夷國中有一長者無有兒

子夫妻喪目心願入山求無上道修清淨志信樂空

閑時有菩薩名一切妙見心作念言此人發意㣲妙

眼無所見若入山者必遇枉害菩薩夀終願生長者

家名之為睒至孝仁慈奉行十善晝夜精進奉事父

母如人事天年過十嵗睒子長跪白父母言本發大

意欲入深山求志空寂無上正真豈以子故而絶本

願父母取語便即入山睒以家中財物皆施貧者便

至山中以蒲為屋施作牀縟不寒不熱恒得其宜入

山一年衆果豐美食之皆甘泉水涌出清而且涼池

華五色鳥獸音樂慈心相向無復害意睒至孝慈𮛫

地恐痛天神山神常作人形晝夜慰勞睒著鹿皮衣

提瓶取水麋鹿衆鳥亦復往飲不相畏難時有迦夷

國王入山射獵王見水邊群鹿引弓射之箭誤中睒

胷睒被毒箭舉聲大呼言誰持一箭射殺三道人王

聞人聲即便下馬往到睒前睒謂王言象坐牙死犀

坐角亡翠為毛終麋鹿為皮害我今無事正坐何等

死耶王問睒言卿是何等人被鹿皮衣與禽獸無異

睒言我是王國人與盲父母俱來學道二十餘年未

曽為虎狼毒蟲所見枉害今我為王所射殺登爾之

時山中暴風忽起吹折樹木百鳥悲鳴師子熊羆走

獸之輩皆大號呼日無精光流泉為竭衆華萎死雷

電動地時盲父母驚起相謂曰睒行取水經久不還

将無為毒蟲所害禽獸號呼不如常時風起樹折必

有灾異王時怖懼大自悔責我作無狀本欲射鹿箭

誤相中射殺道人其罪甚重坐貪小肉而受重殃我

今一國珍寳之物宮殿伎女丘郭城邑以救子命時

王便以手挽拔睒胷箭㴱不得出飛鳥走獸四面雲

集號呼動山王益惶怖三百六十節節節皆動睒語

言非王之過自我宿罪所致我不惜身命但憐盲父

母年既衰老兩目復盲一旦無我亦當終沒無瞻視

者以是懊惱非為毒痛王復重言我寧入泥犁百劫

受罪使睒得活若子命終我不還國便住山中供養

卿父母如卿在時勿以為念諸天龍神皆當證知不

負此誓睒聞王誓心喜悦豫唯死不恨以我父母仰

累大王供養道人現世罪滅得福無量王言卿語我

父母處及卿未死使我知之睒即指示從此步徑去

此不逺自當見一艸屋我父母在中王徐徐行勿令

我父母怖懼以善權方便解悟其意為我上謝無常

今至當就後世不惜我命但念父母年老兩目復盲

一旦無我無所依仰以是懊惱用自酷毒死自常分

宿罪所致無得脱者今自懴悔願罪滅福生世世相

值不相逺離願父母終保年夀勿有憂患天龍鬼

常隨䕶助灾害消滅王領此言便將數人徑詣父母

所王去之後睒便奄絶鳥獸號呼遶睒屍上口舐胷

血盲父母聞聲以益憎怖王行既疾觸動草木肅有

人聲父母驚言此是何人非我子行王言我是迦夷

國王聞道人在山學道故來供養父母言大王善來

勞屈威尊逺臨草野王體安不宫殿夫人太子官屬

國民皆安善不風雨和調五穀豐足隣國不相侵害

不王答道人言𫎇道人恩皆自平安王問訊盲父母

言來在山中勞心勤苦樹木之間飛鳥走獸無侵害

不山中寒暑隨時安不盲父母言𫎇王厚恩常自安

𨼆我有孝子名睒常與我取果蓏泉水恒自豐饒山

中風雨和調無有乏短我有草席可坐果蓏可食睒

行取水且欲來還王聞傷心淚出且言我罪惡無狀

入山射獵見水邊群鹿引弓射之箭誤中睒故來相

語父母聞之舉身自撲如大山崩地乃為動王便自

前扶牽父母號哭仰天自説我子孝慈蹈地恐痛有

何等罪而射殺之向者風起樹木百鳥一時悲鳴疑

我子死父母啼呼父言且止人生必死不可得却今

且問王射睒何許今為死活王説睒言父母感絶我

一旦無子俱亦當死依襍寳藏經云王便悲泣而説

偈言

  我為斯國王 遊獵於此山 但欲射禽獸

  不覺中害人 我今捨王位 來事盲父母

  與汝子無異 慎莫生憂苦

盲父母以偈答王言

  我子慈孝順 天上人中無 王雖見憐愍

  何得如我子 王當見憐愍 願將示子處

  得在兒左右 并命意分足

於是王將父母向兒所椎胷懊惱號咷而言我子慈

仁孝順無比天神山神樹神河池諸神皆向説言

  釋梵天世王 云何不佐助 我之孝順子

  使見如此苦 㴱感我孝子 而速救濟命

又睒子經云願王牽我二人往臨屍上王即牽盲父

母往到屍上父抱其腳母抱其頭仰天大呼母便以

舌舐睒胷瘡願毒入我口我年已老目無所見以身

代子睒活我死死不恨也睒若至孝天地所知者箭

當拔出毒藥當除睒當更生於是第二忉利天王坐

即為動以天眼見二道人抱子呼哭乃聞第四兜術

天宫皆動釋梵四天王即從第四天王如人屈伸臂

頃來下睒前以神藥灌睒口中藥入睒口箭自拔出

更活如故父母驚喜見睒已死更活兩目皆開飛鳥

走獸皆大歡喜風息雲消日為重灮泉水涌出衆華

五色樹木華榮倍於常時王大歡喜不能自勝禮天

帝釋還禮父母及與睒子願以國財以上道人睒曰

王欲恩者王且還國安𨼆人民皆令奉戒王勿復射

獵夭傷蟲獸現世身不安𨼆夀盡當入泥犁中人居

世間恩愛暫有别離久長不可常保王宿有功徳今

得為王莫以得自在故而自放逸王自悔責從今已

後當如睒教從者數百皆大踊躍奉持五戒王辭還

宫令國中諸有盲父母如睒比者皆當供養不得捐

捨犯者重罪於是國中皆如王教奉持五戒十善死

得生天無入三惡道佛告阿難宿世睒者我身是也

盲父者今父王悦頭檀王是盲母者夫人摩耶是迦

夷國王者阿難是也時天帝釋者彌勒是使我疾成

無上正真道者皆由孝徳也

 業因部

如襍寳藏經云佛言若人於父母所作少供養獲福

無量少作不順罪亦無量我於過去久逺世時生波

羅奈國為長者子字慈童女其父早喪與母共居家

貧賣薪日得兩錢奉養於母方計轉勝日得四錢以

供於母遂復漸差日得八錢供養於母後人投趣獲

利轉多日一十六錢奉給於母衆人見其聰明福徳

皆來勸之入海採寳聞已白母母見慈孝謂不能去

戲語之言聴汝入海兒即結伴尅日已定辭去母即

抱兒啼哭而言不待我死何由得去兒已許他恐負

言信便自掣出絶母頭髮殤數十根遂去入海多得

寳還至於中路徒伴在前童女獨後失伴䥘道到一

山上見璢璃城饑渴往趣有四玉女擎四如意珠作

唱伎樂出城來迎四萬嵗中受大快樂復生猒心捨

之而去見頗梨城有八玉女擎八如意珠作樂來迎

八萬嵗中極大歡喜後猒捨去至白銀城有十六玉

女擎十六如意珠如前來迎十六萬嵗受大快樂後

復捨去至黄金城有三十二玉女擎三十二如意珠

如前來迎三十二萬嵗受大快樂後猒捨去到一鐵

城入見一人頭戴火輪捨著童女頭上而去時慈童

女即問獄䘚我戴此輪何時可脱獄䘚答言世間有

人作罪福業如入海經歴諸城然後當來代汝受罪

若無代者終不墮地復問我㫺作何罪福獄䘚答言

汝㫺兩錢供養母故得璢璃城四如意珠及四玉女

四萬嵗中受其快樂四錢供母得頗梨城八如意珠

及八玉女八萬嵗中受諸快樂八錢供母得白銀城

十六如意珠十六玉女十六萬嵗受於快樂以十六

錢供養母故得黄金城有三十二如意珠三十二玉

女三十二萬嵗受大快樂以絶母髮今得鐵城火輪

之報有人代汝乃可得脱復問獄䘚今此獄中頗有

受罪如我比不答言無量不可稱計聞已念言我㑹

不免願使一切應受苦者盡集我身作是念已鐵輪

即墮獄䘚見已鐵叉打頭尋即命終生兜率天佛告

比丘昔慈童女今我身是以是因縁於父母所少作

善惡獲報無量是故應勤供養父母又成實論云如

來於諸聖人及父母等起善惡業則受現報又文殊

問經佛説偈云

  日月照諸華 無有恩報想 如來無所取

  不求報亦然

頌曰

  入朝輔主  立志存忠  居家事親

  敬誠孝終  況佛大恩  普濟無竆

  酬恩報徳  豈惰䖍躬

感應縁略引一十五驗

舜子有事父之感

郭巨有養母之感

丁蘭有刻木之感

董永有自賣之感

陳遺有𤊙飯之感

姜詩有取水之感

吳逵有供葬之感

蕭固有延葬之感

咸冲有哀慟之感

虚之有疾愈之感

伯瑜有泣衰之感

石奢有代死之感

孝婦有養姑之感

雄和有投水之感

千石有墳墓之感

舜父有目失始時㣲㣲至後妻之言舜有井宂乏舜

父抂家貧厄邑市而居舜父夜卧夢見一鳳凰自名

為雞口銜米以哺已言雞為子孫視之是鳯凰黄帝

夢書言之此子孫當有貴者舜占猶也比年糴稻穀

中有錢舜也乃三日三夜仰天自告過因至是聴常

與市者聲故二人舜前舐之目霍然開見舜感傷市

人大聖至孝道所神明矣

郭巨河内温人甚富父没分財二千萬為兩分弟已

獨取母供養住自比隣有凶宅無人居者共推與居

無患妻生男慮養之則妨供養乃令妻抱兒已掘地

欲埋之於土中得一釜黄金金上有鐵券曰賜孝子

郭巨

丁蘭河内野王人也年十五喪母刻木作母事之供

養如生蘭妻夜火灼母面母面發瘡經二日妻頭髮

自落如刀鋸截然後謝過蘭移母大道使妻從服三

年拜伏一夜忽如風雨而母自還隣人所假𠎥母顔

和即與不和則不與鄭緝之孝子傅曰蘭妻誤燒母面卽夢見母痛人有求索許不

先白母隣人曰枯木何知遂用刀斫木母流血蘭還號造服行䘮廷尉以木減SKchar宣帝嘉之拜太中大夫

董永者鄭緝之孝子感通傅曰永是千乘人少偏孤與父居乃肆力田

畞鹿車載父自隨父終自賣於富公以供喪事道逢

一女呼與語云願為君妻遂俱至富公富公曰女為

誰答曰永妻欲助償債公曰汝織三百疋遣汝一旬

乃畢女出門謂永曰我天女也天令我助子償人債

耳語畢忽然不知所抂右此四驗岀劉向孝子傳

陳遺吳人少為郡吏母好食鐺底焦飯遺抂役恒帶

囊每煑食録其焦貽母後孫恩亂聚得數升恒帶自

隨及敗多有餓死者遺得活母晝夜泣憶遺目為失

明耳為無聞遺還入再拜號泣母目豁明右此一驗岀宋射孝

姜詩字士遊廣漢雒人母好飲江水兒常取水溺死

婦痛惜恐母知誑云行學嵗嵗作衣投于江中俄而

泉涌出於舍側味如江水甘美旦出鯉魚一雙右此一驗

岀東觀漢記 

吳逵吳興人也孫恩亂後兄弟嫂從有十三喪家貧

壁立冬無被袴晝則傭書夜還作㙛夫妻執事無食

自暇朞年辦七墓十三棺逆取傭直以供葬事隣人

乃悉折以為賻一無所取躬耕償之晉義熙三年

守張崇禮辟之

蕭固字秀異東海蘭陵人何十四世孫舊居沛何倍

長陵因家闗中少有孝謹遭䘮六年雉鵲遊狎其麞

鹿入其門牆徴聘不就固子芝字英髦孝心醇至除

尚書郎有雉數十餘喙宿其上嘗上直送至路雉飛

鳴車側右此二驗岀鄭緝之傳

吳中書郎咸沖至孝母王氏失明沖蹔行勑婢為母

作食乃取蠐螬蟲蒸食之王氏甚以為美不知是何

物兒還王氏語曰汝行後婢進吾一食甚甘美極然

非魚非肉汝試問之既而問婢婢服實是蠐螬沖抱

母慟哭母目霍然開明右此一驗岀祖台志怪

王虚之廬陵西昌人年十三喪母三十喪父二十年

鹽酢不入口病著牀忽有一人來問病謂之曰君病

尋差俄而不見又所住屋夜有灮庭中橘樹隆冬生

實病果尋愈咸以至孝所感右此一驗岀宋躬之孝子傳

韓伯瑜有過其母笞之泣母曰他日未嘗泣今何泣

也對曰他日瑜得笞常痛今母力衰不能使痛是以

泣也

石奢楚人事親孝昭王時為令尹行道遥見有殺人

者追之乃其父也奢縱父而還自繫獄使人言於王

曰夫以父立政不孝廢法縱罪不忠請死贖父遂因

自刎右此二驗岀說苑錄

漢書載東海孝婦養姑甚謹姑曰婦養我勤苦我已

老何惜餘年久累年少遂自縊死其女告官云婦殺

我母官收繫之拷掠治毒孝婦不堪楚毒自謀服之

時于公為獄吏曰此婦養姑十餘年以孝聞徹必不

殺也太守不聽于公爭不得理抱其獄辭哭於府而

去自後郡中枯旱三年後太守至思求其所咎于公

曰孝婦不當死前太守枉殺之咎當抂此太守即時

身祭孝婦之墓未反而大雨焉長老𫝊云孝婦名用

青青將死車載十丈竹竿以懸五旛立誓於衆曰青

若有罪願殺血當順下青若枉死血當逆流既行刑

已其血青黄縁旛竹而 極標又縁旛而下云爾

犍為符先泥和其女者名雄泥和至永建元年為縣

功曹縣長趙祉遣泥和拜檄謁已郡太守以十月乗

船於城湍墮水死屍喪不得雄哀慟號咷命不圖存

告弟賢及夫人令勤覔父屍若求不得吾欲自沉覔

之時雄年二十七有子男貢年五嵗貰三嵗又為作

繡香囊一枚盛金珠環預嬰二子哀號之聲不絶於

口昆族私憂至十二月十五日父喪未得雄乗小船

於父墮處哭數聲竟自投水中旋流沒底見夢告弟

至二十一日與父俱出投期如夢與父相持並浮出

江縣長表言郡太守肅登承上尚書遣户曹掾為雄

立碑圖像其形令知誌孝右二岀搜神記

唐慈州刺史太原王千石性自仁孝以沉謹所稱尤

精内典信心練行貞觀六年父憂居喪過禮一食長

齋柴形毁骨立廬於墓左負土成墳夜中常誦佛經

宵分不寢每聞擊磬之聲非常清徹兼有異香延及

數里道俗聞者莫不驚異右一驗岀冥報拾遺

不孝篇第五十之一

 述意部

夫以立忠立孝所以揚名於後代行逆行乖所以受

報於來苦孝逆升沉善惡胡越故大慈愍闍王之凶

勃譽羅雲之善徴將恐不孝毒火無由而滅惡逆重

闇開了未期譬如牢獄重囚具嬰衆苦抱長枷穿大

械帶金鉗負鐵鎻捶撲其軀膿瘡穢爛周徧形骸臭

惡纒帀而欲以此狀求見慈父懇誠難覩也

 五逆部

如智度論云佛弟子提婆達多是佛堂弟出家學道

誦得六萬法聚精進修行滿十二年其後為供養故

求至佛所求學神通佛告憍曇汝觀五隂無常可以

得道亦得神通而不為説取通之法出求舍利弗目

揵連乃至五百阿羅漢皆不為説但言汝當觀五隂

無常可以得道可以得通是時阿難未得他心智如

佛所言以授提婆達多提婆達多受學通法已入山

不久便得五通得五通已自念誰當與我作檀越者

如王子阿闍世有大王相欲與為親厚到天上取天

食還鬱單越取自然粳米至閻浮林中取閻浮果與

王子阿闍世或自變其身作象寳馬寳以惑其心或

作嬰孩種種變態以動其心王子意惑於柰園中大

立精舍四種供養并種種襍供無物不備以給提婆

達多日日率諸大臣自送五百釜羮餅提婆達多大

得供養而徒衆鮮少自念我有三十相減佛未幾直

以弟子未集若大衆圍遶與佛何異如是思惟已生

心破僧五百弟子舍利弗目犍連説法教化僧還和

合爾時提婆達多便生惡心推山壓佛金剛力士以

金剛杵而遥擲之碎石迸來傷佛足指華色比丘尼

呵之復以拳打尼尼即時眼出而死作三逆罪與惡

邪師富蘭𨙻外道等親厚斷諸善根心無悔恨復以

惡毒著指爪中欲因禮佛以中傷佛欲去未到於王

舍城中地自然破裂火車來迎生入地獄提婆達多

身有三十相而不能忍伏其心為供養利故而作大

罪生入地獄又涅槃經云善星比丘雖復讀誦十二

部經獲得四禪乃至不解一偈一句一字之義親近

惡友退失四禪退四禪已生惡邪見作如是説無佛

無法無有涅槃沙門瞿曇善知相法是故能知他人

心乃至爾時如來即與迦葉往善星所善星比丘遥

見我來見已即生惡邪之心以惡心故生身陷入阿

鼻地獄又如智度論説鬱陁羅伽仙人得五神通日

日飛到國王宫中食王大夫人如其國法捉足而禮

夫人手觸即失神通從王求車乗駕而出還其本處

入樹林間更求五通乃至為鳥急鳴以亂其意捨樹

至水邊求定復聞魚鬭動水之聲此人求禪不得即

生瞋恚我當盡殺魚鳥此人久後思惟得定生非有

想非無想處於彼夀盡下生作飛狸殺諸魚鳥作無

量罪墮三惡道又云有一比丘坐得四禪生増上慢

謂得阿羅漢恃是而止不復求進命欲終時見有四

禪中隂相來便生邪見謂無涅槃佛為欺我惡邪生

故即失四禪中隂便見阿鼻地獄泥犁中隂相來命

終即生阿鼻地獄佛為説偈云

  多聞持戒禪 未得無漏法 雖有此功徳

  此事不可信

又未生怨經云調達嫉佛徒衆還告太子未生怨曰

汝父國寳以貢佛僧國藏空竭可早圖之即位為王

吾興師往征佛也子可為王吾當為佛兩得其所不

亦善乎則勑勢臣奪其印綬付王獄禁王意恬然照

之宿殃心無恐懼重信佛言王曰吾有何過而罪我

乎皇后貴人率土巨細莫不哀慟王顧哭者曰佛説

天地日月須彌山海有成必敗盛者即衰合㑹有離

生者必死輪轉無際身尚不保何國之常王謂太子

曰汝每有疾吾為焦心欲以身命救危代汝親之仁

恩唯天為上汝懐何心忍為逆惡夫殺親者死入泰

山吾是爾尊以國惠汝吾欲至佛請作沙門太子曰

汝莫多云吾獲宿願豈有赦哉勑獄吏曰絶其餉食

以餓殺之瓶沙王向佛所抂稽首重拜曰子有天地

之惡吾無絲髮之忿被髮仰天呼曰痛乎天豈有斯

道哉舉國巨細靡不哀慟后謂太子曰大王桎梏處

抂牢獄坐卧須入欲見大王寧可不乎太子曰可后

淨身澡浴以蜜麨塗身入見大王面貌痩瘠不識本

形后曰佛説榮樂無常罪苦有恒王曰獄吏絶餉饑

渴日久身有八十户户有數百種蟲擾吾腹中血肉

消盡夀命且竆言之哽咽息絶腹連后曰具招斯報

妾以麨蜜塗身可就食之當惟佛誡無忽憂心王食

畢已向佛所抂哽咽稽首佛説榮福難保如幻如夢

誠如尊教吾不懼死唯恨不面禀佛清化與鶖鷺子

目連大迦葉講尊道奥王謂后曰如目連等衆惱已

除得六神通尚為貪嫉梵志所捶豈況吾哉為惡殃

追人猶影響佛時難遇神化難聞禀其清化誠亦難

值吾今死矣遷神逺逝夫欲建志莫尚佛教汝慎守

之防來禍矣后聞王誡重更哀慟爾時太子詰獄吏

曰絶王食久不死何為對曰皇后入獄身塗麨蜜貢

以延命太子曰自今莫令后見王身王饑勢起向佛

所抂稽首即為不饑夜時為明太子聞之令塞窻牖

削其足底無令得起而覩佛明有司即削足底其痛

無量念佛不忘佛遥為王説經曰夫善惡行殃福歸

身可不慎矣瓶沙對曰若當支解寸斬於體終不念

惡世尊重曰吾今為佛大千日月天神鬼龍靡不稽

首宿之餘殃于今不釋豈況凡庶具招宿殃王即叉

手向遥稽首今日命終永替神化喐咿哽咽斯須息

絶舉國臣民靡不躃踊呼天奈何瓶沙大王即得道

跡上生天上三道門塞諸障滅矣

述曰闍王後悔殷誠重懴具如涅槃不可備録據迹

似實約權俱化故依菩薩本行經云佛告阿闍世王

殺父惡逆之罪用向如來改悔故抂地獄中當受世

間五百日罪便當得脱唯當自責改往脩來莫用愁

憂王聞歡喜不能自勝又襍寳藏經云㫺迦黙國鳩

陁扇村中有一老母唯有一子其子勃逆不修仁孝

以瞋母故舉手向母適打一下即日出行遇逢於賊

折其一臂不孝之罪尋即現報苦痛如是後地獄苦

不可稱計也又百縁經云佛抂世時舍衛城中有一

長者婆羅門婦産一男兒容貌弊惡身體臭穢飲母

乳時能使乳敗若飲餘者亦皆敗壊唯以酥蜜塗指

令舐得濟軀命因為立字名曰得飽後漸長大求佛

出家佛告善來比丘鬚髮自落法服著身便成沙門

精勤修習得阿羅漢果而行乞食亦不獲得便自悔

責入其塔中見少坌汙即便掃灑時到乞食即便豐

足心懐歡喜白衆僧言從今以往衆僧塔寺聽我掃

灑僧即聽許後於一日眠不覺曉舍利弗見佛塔中

有少塵坌即便掃之時黎軍支便從眠寤見舍利弗

掃竟心懐悵恨語舍利弗汝掃我地令我今者饑困

一日時舍利弗聞是語已而告之言我今自當共汝

入城受請可得飽滿汝勿憂也聞已心泰受請時到

共舍利弗入城受請正值檀越夫妻鬭諍竟不得食

饑餓而還時舍利弗於第二日復更語言我於今朝

當自將汝受長者請令汝飽足時到將往其上中下

座皆悉得食唯此一人獨不得食髙聲唱言我不得

食爾時主人都無聞者饑困而還爾時阿難聞已㴱

憐於第三日語言我於今朝隨佛受請為汝取食足

使飽滿然阿難受持如來八萬四千諸法藏門未曽

漏脱今故為此黎軍支比丘取其飲食忽不憶空鉢

而還於第四日阿難復為取食還其所止道逢惡狗

所䶩飲食棄地空鉢而還於第五日大目犍連復

為取食中道為金翅鳥王見為搏合鉢將去置大

海中復不得食於第六日時舍利弗復為取食到彼

房門門自然閉復以神力入其房内踊出其前失鉢

墮地至金剛際復以神力申手取鉢其口復噤竟不

能食時日已過口輙自開於第七日竟不得食極生

慚愧於四衆前餐沙飲水即入涅槃時諸比丘見是

事已怪其所由請佛説本因縁佛告比丘乃往過去

無量世中有佛出世號曰帝幢将諸比丘遊行教化

時有長者名曰瞿彌見佛及僧㴱生信敬請來供養

日日如是便經父亡母故惠施子恡不聽乃至計食

與母母故分減施佛及僧子聞瞋恚即便捉母閉著

空室鏁户棄去至七日頭母極饑困從子索食兒答

母曰何如餐沙飲水足活今者何為索食語已捨去

竟不得食母便去世其子命終入阿鼻獄受苦畢已

還生人中饑困如是然由往昔供養佛故今得值我

出家得道比丘聞已歡喜奉行又新婆沙論云昔有

暴惡者令母執器自𤛓牛乳𤛓便過量母止之言餘

者可留以乳犢子其人既聞忽生瞋忿以手掬乳散

其母面墮著母身乳滴多少惡業力故即令彼人身

上還生爾所白癩

 婦逆部

如襍寳藏經云㫺有一婦禀性佷戾不順禮度每所

云為常與姑反後作方計教其夫主自殺其母其夫

愚癡即用婦語便將其母至曠野中結縛手足將欲

加害罪逆之甚感徹上天雲霧四合為下霹𮦷霹殺

其兒母即還家其婦開門謂是夫主問言殺未姑答

已殺至於明日方知夫死不孝之罪現報如是後入

地獄受苦無量

法苑珠林卷第六十二

音釋

 睒失冉抽庚切釜屬有足者音付驓終者布帛也謨交於計切經

 刑狄切牒也喐咿喐於六切咿音伊喐咿悲泣聲䶩木詣切齧也

 

 丹陽居士賀學易施貲刻此云苑珠林第六十二卷 呉江北丘明覺對 眞

 州王國英書萬曆辛𫑗冬江寧魏子清刻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