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卷第十五 法苑珠林 卷第十六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十七

法苑珠林卷第十六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千佛篇第五之四

 遊學部之餘

  捔力

如因果經云太子至年十嵗與兄弟捔力與萬眷屬

將欲出城于時有一大象當城門住諸人皆不敢前

提婆逹多以手摶頭卽便躃地難陀以足指挑擲著

路傍太子以手執象擲著城外還以手接不令傷損

象又還甦時諸人民歎未曽有深生竒特四遠人民

百千萬億皆集來看園中有七重金鼔銀鼔鍮石銅

鐵等鼔各有七枚提婆逹多最先射之徹三金鼓次

及難陀亦徹三鼓太子嫌弓弱取庫内祖王一良弓

無能張者太子抂坐以手拼弓聲悉聞城内百千國

人及虚空天子舉聲嗟歎以放一箭徹過諸鼔然後

入地泉水流出又徹過大鐵圍山又佛本行經云是

時太子所射之箭天主帝釋從虚空中秉執將向三

十三天至天上已爲此箭故於彼天中建立箭節常

以吉日諸天聚集以諸香蕐供養此箭乃至於今諸

天猶有此箭節日又太子執箭一射便穿七鐵猪過

七鐵猪過已彼箭入地至於黄泉其箭所穿入地之

處卽成一井於今人民常稱箭井又太子共諸釋種

相撲並皆卧地其體不傷又一切釋種一時共撲太

子太子以手觸彼皆悉倒地爾時彼釋及諸看衆皆

生竒特之心於上虚空無量諸天同以一音而說偈

  十方一切世界中  所有勇健諸力士

  悉皆力敵如調逹  不及太子聖一毛

  大人威德力無邊  暫以手觸皆倒地

  聖者威神力廣大  汝等云何欲比方

  假使不動須彌山  大小鐵圍甚牢固

  并及十方諸山等  一觸能碎如微塵

  鐵等强鞕金剛珠  及以諸餘一切寶

  大智力能末如粉  況復撲此少力人

爾時諸天說此偈已將諸種種天蕐散太子上於虚

空中𨼆身不現時淨飯王知其太子所有技能皆悉

勝彼一切諸人自旣眼見踊躍喜歡勑喚白象瓔珞

莊飾令太子乗將入城内從城門出是時提婆城外

而入見此白象而問人言此象誰許欲將何處其人

報言欲將出城擬悉逹乗欲入城内提婆逹以妬嫉

故便以左手執於象鼻右手築額一下倒地宛轉三

帀遂卽命終白象卧地塞彼城門衆人徃來不通出

入道路塡咽不能得行復有童子名曰難陀相續而

來問知事已卽以右手執彼象尾牽取離門可行七

歩許太子復問誰牽離門衆人言難陀太子言善哉

難陀作事善也太子思惟彼等二人雖能示現其自

氣力但此象身甚大麤壯於後壞爛臭熏此城門以

左手舉象以右手承從於空中擲置城外越七重牆

度七重塹旣擲過已離城可有一拘盧奢而象墮地

卽成大坑乃至今者諸人相傳名於此處爲象墮坑

卽此是也爾時無量百千衆生一時唱言希有竒特

未曽聞見而說偈言

  調逹築煞白象已  難陀七歩牽離門

  太子手擎抂虚空  如以土塊擲城外

集一切福德三昧經云爾時毗耶離大城有大力士

名曰淨威德成就大力閻浮提中所有衆生無有等

者聞沙門瞿曇成就十力那羅延身復作是念我當

徃觀沙門瞿曇何如我也卽徃佛所初覩如來得大

信樂禮如來足一心觀佛世尊知己心欲降伏卽告

目連汝徃取吾昔菩薩時為妙瞿夷釋種捔力時箭

目連白佛不知何處爾時世尊從右足放光遍照三

千世界之下大金剛輪箭抂彼堅住佛告目連汝見

箭不目連白言已見佛告目連汝取持來時大目連

卽下至彼如屈伸臂頃一切大衆皆見其去卽便持

來授與如來佛言此父母生力非神通力若以神通

之力是箭卽過無量無邊諸佛世界

  校量

如集一切諸功德三昧經云佛告目連如一切四天

王中一切天子力等一天王力十天王力等三十三

天中一天子力一切三十三天中天子力等一帝釋

力十帝釋力等燄摩天中一天子力一切燄摩天中

天子力等一燄摩天王力十燄摩天王力等一兠率

陀天中一天子力一切兠率陀天中天子力等兠率

陀天王力十兠率陀天王力等一化樂天中一天子

力一切化樂天中天子力等一化樂天王力十化樂

天王力等他化自抂天中一天子力一切他化自在

天中天子力等一他化自在天王力十他化自在天

王力等一魔天中一天子力一切魔天中天子力等

一魔王力十魔王力等半那羅延力十半那羅延力

等一那羅延力十那羅延力等一大那羅延力十大

那羅延力等一百劫修行菩薩力十百劫修行菩薩

力等一千劫修行菩薩力如是已下展轉十重加之

乃至十方千千千萬劫修行菩薩力等一無生法忍

菩薩力十無生法忍菩薩力等一十地菩薩力十十

地菩薩力等一最後身菩薩力是故目連菩薩成就

如是力故生便卽能行於七歩若此世界佛不持者

便壞不住何以故菩薩當其生已行七歩時此界大

地縱廣六十千由旬菩薩生已當下足時便當都没

深百千由旬還舉足時復當涌出百千由旬以佛持

故令是世界不動無壞衆生無惱最後身菩薩始初

生時則便具有如是力假使一切世界衆生悉得具

足垂成菩提菩薩之力補於如來處非處智力百千

萬億分不及其一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得具如

是十種之力名爲如來應正遍覺此中不明菩薩通

力若用通力能以恒沙世界置於足指一毛端上擲

過無邊恒沙世界如是徃來不令衆生有於苦惱如

是神力不可稱量不可數知若當如來盡現通力者

汝等聲聞尚不能信况餘衆生爾時淨威力士聞說

菩薩父母生力聞已驚恠身毛皆竪生希有心憍慢

皆滅歸依三寶發無上心

 納妃部

  𫐠意

夫法身無形隨應而現機緣萬途故化迹非一或離

欲而受道或處染而現權若不示其納妃凡識謗非

人種雖示五欲之境不壞一心之志故歴王城之門

衰老病死之八苦乃自嗟曰人生若此在世何堪脫

屣尋眞其於斯矣故維摩經曰先以欲鉤牽後令入

佛道也

  灌帶

依因果經云太子年大父王勑下餘國却後二月八

日灌太子頂皆可來集立爲太子勑旣至已諸國王

及群臣等至時並皆雲集看立太子放大鴻恩

長安西明寺道宣律師者德鏡𤣥流業髙清素精誠

苦行畢命終身早得從師五十餘年棲遑問道志在

住持但一事可觀資成三寶綴緝儀範百有餘卷結

集髙軌屬有深㫖粤以大唐乾封二年仲春之節身

在京師城南清宮故淨業寺逐静修道年至桑榆氣

力將衰專念四生又思三㑹忽以徃縁幽靈顧接病

漸瘳降勵力殷仰遂感冥應時有諸天四王臣佐至

律師房門似人行動蹀足出聲律師問言是誰答言

弟子張瓊律師又問何處檀越答言弟子是第一欲

界南天王之第十五子王有九十一子英略神武各

邦都所統海陸道俗區分持犯界别並親受佛敎

護持善惡使遺法載隆積殖其功也依經卽是護世

四王南方毗留離王之子常加守衞不徒設也律師

又問檀越旣遺德劣故來相看何故門首不入答云

弟子不得師敎不敢輙入律師云願入就座入已禮

敬伏坐律師又問檀越既篤信三寶又受佛囑護持

善來相看何不現形答言弟子報身與餘人别光色

又異驚動衆心共師言論足得不勞現身律師又問

貧道入春已來氣力漸弱醫藥無効未知報命遠近

答云律師報欲將盡無煩醫藥律師又問定報何日

答云何須道時但知律師不久報盡生第四天彌勒

佛所律師又問同伴是誰答云弟子第三兄張璵通

敏超悟信重釋宗撰祗洹圖經百有餘卷烈峙天宮

無聞地府律師承此告及踊思尋之請述用開道俗

又有天人韋琨亦是南天王八大将軍之一臣也四

天王合有三十二將斯人為首生知聰慧早離欲塵

清淨梵行修童眞業面受佛囑𢎞護在懐周統三洲

住持為最亾我亾瑕殷憂於四部逹物逹化大濟於

五乗所以四有佛敎互渉頽綱僧像阽危無非扶衞

屢𫎇展對曲備嘉猷歎律師緝叙餘風聖迹住持刪

約撰集於是律師既承靈屬扶疾筆受隨聞隨錄合

成十卷律師憂報將盡復慮天人將還筆路蒼⿱⺾⿰氵亾

暇餘事文字亦復疏略但救聖意不存文飾所有要

略住持敎迹不決者並問除疑以啓心惑合有三千

八百條勒成十篇一叙結集儀式二叙天女偈頌三

叙付囑舍利四叙付囑衣鉢五叙付囑經像六叙付

囑佛物七叙結集前後第八第九此二不成闕於名字十叙住

持聖迹律師旣親對冥傳躬受遺誥隨出隨欣耳目

雖倦不覺勞苦但恨知之不早文義不周今依天人

所說不違三藏敎㫖即皆編録雖聞天授還同佛說

始從二月迄至六月日别來授無時暫閑至冬初十

月三日律師氣力漸微香旛遍空天人聖衆同時發

言從兠率天來請律師律師端坐一心合掌斂容而

卒臨終道俗百有餘人皆見香蕐迎徃昇空律師是

余同學昇壇之日同師受業雖行殊薰蕕好集無二

若見若聞隨理隨事捃摭衆記簡略要集編録條章

並存遺法住持利益也爾時有四天王白宣律師如

來臨湼槃時與人天大衆在于香山頂阿耨逹池南

牛頭精舍住告大迦葉汝將須菩提在須彌山頂吹

大法螺召集十方十地諸菩薩及聲聞僧百億梵釋

及四天王等亦召十方諸佛來集香山迦葉隨敎大

衆雲集爾時世尊跏趺而坐入金剛三昩定大地六

種震動又放眉光遍照大千經于七日大衆咸疑不

知何縁世尊從三昩起熈怡微笑告諸大衆言我初

踰城始出宮門外有揵闥婆王將領部族奏百千天

樂來至我所即問我言欲徃何所我答言欲求菩提

彼語我言汝定成正覺有拘留孫佛欲入湼槃時付

囑我金瓶瓶中有寶塔盛七寶印黄金印有二白銀

印有五將付悉逹常使我護若成正覺時我尋來至

依言受瓶已不久成道大梵天王與地神堅牢於菩

提樹南以黄金白玉造大金剛壇衆寶莊嚴爾時揵

闥婆王白十方佛言我見過去佛初成道時咸昇金

剛壇金瓶盛水用灌佛頂成就法王位今見釋尊始

得菩提亦如前佛昇金剛壇我聞山王下七重清海

内有八功德水徃古諸佛欲昇法王位皆登金剛壇

用水灌頂我自徃取欲灌釋迦頂彼揵闥婆王開瓶

出印塔將瓶取水爾時十方諸佛命我昇壇我即繞

壇三帀從于南面上西轉而北住至于壇中心自敷

尼師壇禮十方佛諸佛命我坐入金剛三昧十方來

佛又告娑竭龍王汝徃大海底寶馬王洲上頻伽羅

山頂彼有大巖窟名爲金剛藏用貯輪王鍾及貯法

王鍾皆用黄金作七寶白玉用塡其上諸佛出世皆

用千鍾灌頂之上輪王出世亦千鍾灌汝持佛鍾來

不用輪王者即盛八功德水以灌釋迦爾時龍王承

佛敎已即取金鍾以授十方佛諸佛受已命揵闥婆

王汝持彼水來瀉我金鍾内諸佛受已地爲六種震

動十方諸來佛各放白毫光而彼光明中歎佛寶功

德我從三昧起亦放眉光共諸佛光合成一寶蓋遍

覆大千界日月星辰大海諸山及衆生業報蓋中悉

現而是寶蓋中有百億諸佛土諸佛命我起立金壇

又禮十方佛時十方諸佛又告和修龍王徃頻伽山

頂彼山有窟藏諸佛座及輪王座皆用黄金作之如

須彌山佛座九龍繞之輪王座五龍繞之令法王登

位時座于時十方諸佛又命大魔王及大梵王共轝

佛座來至于金壇上諸佛命我坐我坐即依言便却

踞坐時十方諸佛以金鍾盛水用灌我頂諸佛灌已

次及四王帝釋魔梵次第灌之我灌頂已得淨三昧

無量佛法一時皆現地又大動百億諸魔皆來降伏

十方諸梵王各執天樂奏佛成道曲而諸樂器中皆

放光明說六波羅蜜時揵闥婆王將前七寶印來授

十方佛諸佛受印以印我面七竅佛又告我言今印

汝七竅令具七覺分最初印面門為揀擇煩惱及諸

智數如是耳目鼻等次第印之又以黄金印用授十

方諸佛諸佛受已即印我胷三處由獲法印故證得

三空智解了諸佛法次持白銀印又授十方佛諸佛

受已即印我頂及以手足既得印已證成無漏智具

五分法身諸佛印竟咸舒金色手以摩我頂我得摩

已證百千三昧得千法明門斯等諸佛法我已久證

為諸衆生故示同輪王相又示希瑞相我頂及手足

皆放五色光明一一光中具百千樓觀我諸分身佛

並在樓觀中皆如我受印登大法位我自成道來常

持此瓶塔未曾示汝等今時方現又佛告普賢大士

開瓶出寶塔依命出塔已在世尊前立世尊起禮塔

已塔門自開中有真珠觀其數十三萬觀别成一印

并金疊毗尼還有十三萬中有五比丘入于滅盡定

佛告文殊汝取我法角黄金為釦至彼比丘所吹我

出世曲及起深定曲比丘聞樂音尋從定起問文殊

師利今何佛興世耶答曰此賢劫中第四釋迦佛比

丘又言我是拘留孫佛聲聞大弟子彼湼槃時令我

住此塔内守䕶諸印等乃至樓至佛方始湼槃爾時

比丘即從座起遥禮世尊問訊起居已又告文殊彼

佛勑我釋迦臨湼槃時汝於諸印中取二十三印將

付釋迦佛滅度之後所有遺敎彼時衆生垢重邪見

不持禁戒諸天龍神皆不擁䕶令諸四部無有威德

我留此印與釋迦文佛令大菩薩於後世中將二十

三印遍印遺法印彼四部無有毁犯若樂讀誦經者

印彼人口無有遺忘若修定人行直心者並用印之

令彼終後屍形不壞或有光明諸惡衆生見如上瑞

皆生欣重心説是語已塔門還自閉之

  求婚

如佛本行經云爾時太子漸向長成至年十九時淨

飯王為於太子造三時殿一者暖殿以擬隆冬第二

涼殿以擬夏暑第三中殿用擬春秋於後園廣造池

臺(“士”換為“亠”)栽蒔蕐果衆人作樂隨時侍衛不可具陳淨飯王

復憶太子初生之時相師私陀記為輪王復記成道

作何方便令不出家得紹王位釋族報王今當速為

太子别造宮室令諸采女娯樂是則太子不捨出家

而説偈言

  阿私陀所記 決定無移動 諸釋勸立殿

  望使不出家

王復語釋種言汝等當觀誰女堪與太子為妃爾時

五百釋種各各唱言我女堪為作妃王復籌量忽取

他女脫不稱可則成違負若語太子終不可道復更

思惟可以雜寶作無憂器持與太子令施諸女密使

觀察看太子眼目曕曯在誰即聘作妃王即於迦毗

城振鐸唱言從今已去至七日來我太子欲見諸釋

女施與一切雜寶種種玩弄無憂之器爾時一切諸

女莊嚴其身來集宮門欲見太子以太子威德大故

不敢正看但取寶器各各低頭速疾而過寶器盡已

最後一女波私吒族釋種大臣摩訶那摩其女名爲

耶輸陀羅前後侍從圍繞而來遥見太子峨峨注睛

舉其雅步瞻觀直眄目不斜窺漸進前趨來迎太子

如舊相識曽無愧顏即白太子可與我寶太子報言

汝來既遲皆悉施盡女復白言我有何過汝今欺我

不與寶器太子答言我不欺汝但汝不及是時大指

邊有一所著印環價直百千從指脱與耶輸白言我

於汝邊可止直爾許物耶太子報言我之所著自餘

瓔珞任意所取女復白言我今豈可剥脱太子止可

莊嚴太子作此語已心不歡喜即迴還去爾時世尊

成佛已後尊者優陀夷而白佛言云何如來將身一

切無價瓔珞脱持施與耶輸陀羅不能令彼心喜佛

告優陀夷言至心諦聽我當説之優陀夷言願爲我

説爾時佛告優陀夷言我念徃昔無量世時迦尸羅

國内波羅柰城時有一王信邪倒見而行治化彼王

有子造少罪愆父王驅擯令出國界漸漸行至一天

祠中共婦相隨居停而住食粮罄盡王子遊獵殺捕

諸蟲以用活命所獵之處見一鼉蟲趂而殺之即剥

其皮肉水中煮其欲向熟汁便竭盡是時王子語其

婦言肉未好熟卿更取水彼王子婦即便取水婦去

已後王子飢急不能忍耐即食鼉肉一切悉盡不留

片殘時王子婦取水迴還問其夫言此中鼉肉今抂

何處王子報言鼉忽然還活今已走去其婦不信何

忽如是鼉肉已熟云何能走婦心不信而意思念必

是我夫飢急食盡誑我言走情懷瞋恨心常不歡於

後數年其父命終時諸大臣即迎王子灌頂為王既

作王已所得衆寶皆悉與妃其妃不悦王語妃言何

故顏容不悦其夫人即説偈以報王言

  最勝大王聽 徃昔遊獵時 執箭或持刀

  射殺野鼉死 剥皮煑欲熟 遣我取水𣸸

  食肉不留殘 而誑我言走

佛告優陀夷此汝當知爾時王者我身是也其王后

者今耶輸是也我於爾時少許犯觸猶今不喜又佛

本行經云爾時大臣摩訶那摩見於太子一切技藝

勝妙智能最為上首而作是言惟願太子受我懴悔

我於先時謂言太子不解多種技藝令我心疑不嫁

女與我今已知願受我女用以為妃爾時太子占良

吉日及吉㝛時稱自家資而辦具禮持大王勢將大

王威而用迎納耶輸陀羅以諸瓔珞莊嚴其身又復

共五百采女相隨而徃迎取入宮共相娯樂受五欲

樂是故説偈言

  耶輸陀羅大臣女  名聞蓋國逺近知

  占卜吉日取為妃  迎將來入宮殿内

  太子共其受欲樂  歡娛縱逸不知猒

  猶如天王憍尸迦  共彼舍脂夫人戲

爾時世尊於後最初得成道已時優陀夷即白佛言

未審世尊徃昔之時與瞿多彌釋種之女有何因縁

乃能令彼捨諸童子直取如來用以為夫而心娛樂

云何而得爾時佛告彼優陀夷言汝優陀夷至心諦

聽其瞿多彌釋種之女非但今世嫌餘釋童而樂於

我乃徃過去世時亦復如是不用彼等諸釋童子取

我為夫我念徃昔雪山之下多有雜𩔖無量無邊諸

獸馳遊各各相隨任其所食時彼獸中有一牸虎端

正少雙於諸獸中無比𩔖者彼虎如是毛色光鮮為

於無邊諸獸求覓欲取為對各各皆言汝屬我來汝

屬我來復有諸獸自相謂言汝等且待莫共相爭聽

彼牸虎自選取誰即為匹偶彼獸即是我等之王時

諸獸中有一牛王向於牸虎而説偈言

  世人皆取我之糞  持用塗地為清淨

  是故端正賢牸虎  應當取我以為夫

是時牸虎向彼王説偈答言

  汝項斛領甚高大  止堪駕車及挽犁

  云何將此醜身形  忽欲為我作夫主

是時復有一大白象向於牸虎而説偈言

  我是雪山大象王  戰鬬用我無不勝

  我既有是大威力  汝今何不作我妻

是時牸虎復以偈答彼白象言

  汝若見聞師子王  膽讋驚怖馳奔走

  遺失屎尿狼籍去  云何堪得為我夫

爾時彼中有一師子諸獸之王向彼牸虎而説偈言

  汝今觀我此形容  前分闊大後纎細

  在於山中自恣活  復能存恤餘衆生

  我是一切諸獸王  無有更能勝我者

  若有見我及聞聲  諸獸悉皆奔不住

  我今如是力猛壯  威神甚大不可論

  是故賢虎汝當知  乃可爲夫作於婦

時彼牸虎向師子而説偈言

  大力勇猛及威神  身體形容悉端正

  如是我今得夫已  必當頂戴而奉承

爾時佛告優陀夷言汝優陀夷應當悟解彼時師子

諸獸王者即我身是時彼牸虎者今瞿多彌釋女是

也時彼諸獸現今五百釋童子是當於彼時其瞿多

彌已嫌諸獸意不願樂聞我說偈即作我妻今日亦

然捨諸釋種五百童子既嫌薄已取我為夫又因果

經云時太子至年十七王集諸臣而共議言為訪索

婚有一釋種婆羅門名摩訶那摩其人有女名耶輸

陀羅顏容端正聰明智慧賢才過人人禮備舉有如

是德故索為妃太子雖納為妃然恒與妃行住坐臥

未曽有世俗之意但修禪觀又普曜經云時諸力士

釋種長者啓王若太子作佛㫁聖王種王曰何所有

玉女宜與太子為妃以權方便令當試之使上工匠

立端金像以書文字女人德義如吾所流能應聘耳

王告左右梵志入迦夷衛國遍瞻周行覩一玉女淨

猶蓮蕐𩔖玉女寶是執杖釋種女名俱夷見太子竒

異才術以女俱夷為太子妃又年十七王為納妃揀

選數千最後一女名曰裘夷端正第一神義備舉是

則㝛命賣蕐女也雖納為妃久而不接婦人情欲有

附近心太子曰汝却人有汗垢必汙此䙝婦不敢近

諸女咸疑太子不男太子以手指妃腹曰却後六年

爾當生男遂以有娠又五夢經云太子有三妃菩薩

母姓瞿曇氏是舍夷長者女長者名水光其婦名餘

明婦居近邊城生女之時日將欲没餘明照其家内

皆明因立字之瞿夷此云明女即是太子第一妃也第二

妃生羅雲名耶檀亦名耶輸其父名移施長者按瑞應本

起善權衆經及智度論並云羅睺羅是第二耶輸生依五夢十二遊經等云第一妃生十二遊經前無如

是復闕流通恐是西方諸羅漢别集釋前卷已㑹之第三妃名鹿野其父名釋

長者太子以三妃故白淨王為立三時殿依西方一年立為三

時春夏冬不别立秋用四月為一時故云三時殿也殿别有二萬采女以娛樂

太子太子不出家時身作轉輪王别名遮迦王此云飛行

  疑謗

如智度論云菩薩有二夫人一名劬毗耶是王女不

孕二名耶輸陀羅菩薩出家夜有人言太子出家何

得有娠汗辱我門釋種欲以火坑焚燒母子耶輸自

恨無事立大誓言我若邪行其腹内兒願母子隨火

消化耶輸發此願已即投火坑於是火滅母子俱存

火變蓮池母處蕐座知實不虚後生兒似菩薩身父

王大喜作百味歡喜丸奉佛佛變五百比丘皆如佛

身羅睺持丸與佛鉢中方驗不虚又大善權經云疑

菩薩非男是黄門故納瞿夷釋氏之女羅雲於天變

沒化生不由父母合㑹而有又佛本行經云爾時摩

訶波闍波提共彼釋女耶輸陀羅將羅睺羅廣辦供

具賫持襍物詣彼神所其神名曰盧提羅迦從神作

名其苑亦名盧提羅迦於彼苑中菩薩徃昔在家之

日恒於彼苑按摩逰戲彼苑内有一大石菩薩徃日

於上坐起耶輸陀羅釋種之女當於爾時將羅睺羅

卧息彼石於後捉石擲著水中遂立誓言我今安誓

如實不虚唯除太子更無丈夫共行彼此我所生兒

實是太子體𦙍之息是不虚者今此大石在於水上

浮遊不没時彼大石如彼安誓在於水上遂即浮泛

如芭蕉葉浮於水上不沉不没亦復如是於時大衆

見聞此已生希有心歡譁嘯調踊躍無已呌喚跳躑

歌舞作唱旋裾舞袖又作種種音聲伎樂更為羅睺

羅作其生日耶輸陀羅生息之時是羅睺羅阿脩羅

王捉蝕其月於刹那頃暫捉還放是故立名羅睺羅

可喜端正諸人見者莫不歡悦膚體黄白如真金色

然其頭頂猶如繖蓋其鼻高隆猶如鸚鵡兩臂脩

下垂過膝一切支節無有缺減諸根完具莫不充備

  胎難

如佛本行經云其羅睺羅如來出家六年已後始出

母胎如來還其父家之日其羅睺羅年始六歲問曰

何故羅睺處在母胎六年不出答曰羅睺徃昔為王

將彼仙人入苑六日不出故在母胎止住六歲大意

同前問何故其母耶輸六年懷胎答故本行經云佛

言汝諸比丘我念徃昔過無量世有一群牛在於牧

所其牛主妻自將一女徃至牛羣搆取乳酪所將二

器並皆盈滿其器大者遣女而負其器小者身自擔

提至其中路語其女言汝速疾行此間路嶮有可怖

畏爾時彼女語其母言此器大重我今云何可得速

疾其母如是再三語汝速疾行今此路中大有恐怖

爾時彼女而作是念云何遣負最大器更復催促遣

令急行其女因此便生瞋恚而白母言母可且兼將

此乳器我今暫欲大小便耳而彼母取此大器負擔

行已其女於後徐徐後行爾時彼母兼負重擔遂即

行至六拘盧舍爾時佛告諸比丘言汝等若有心疑

彼女有瞋恚心乃遣其母負重行六拘盧舍者莫作

異見耶輸陀羅釋女是也既於彼時遣母負重行其

道路六拘盧舍由彼業障在於生死煩惱之内受無

量苦以彼殘業今於此生懷胎六歲亦有經云羅雲由過去塞其䑕

孔禁鼠六日不出故受胎六年

  神異

如觀佛三昧經云時耶輸陀羅及五百侍女或作是

念太子生世多諸竒特唯有一事於我有疑采女衆

中有一女子名脩曼那即白妃言太子是神人也奉

事歴年不見其根况有世事復有一女名曰淨意白

言大家我事太子經十八年未見太子有便利患况

復諸餘爾時諸女各各異説皆謂太子是不能男太

子晝寢皆聞諸女欲見太子隂馬藏相爾時太子於

其根處出白蓮蕐其色紅白上下二三蕐相連諸女

見已復相謂言如此神人有蓮蕐相此人云何心有

染著作是語已噎不能言是時蓮中忽有身根如童

子形諸女見已更相謂言太子今者現竒特事忽有

身根如丈夫形諸女見已不勝喜悦現此相時羅睺

羅母見彼身根蕐蕐相次如天劫貝一一蕐上乃有

無數大身菩薩手執白蕐圍繞身根現已還没如前

日輪此名菩薩隂馬藏相爾時復有諸婬女等皆言

瞿曇是無根人佛聞此語如馬王相漸漸出現初出

之時猶如八歲童子身根漸漸長大如少年形諸女

見已皆悉歡喜時漸長大如蓮蕐幢一一層間有百

億蓮蕐一一蓮蕐有百億寶色一一色中有百億化

佛一一化佛有百億菩薩無量大衆以為侍者時諸

化佛異口同音毁諸女人惡欲過患而説偈言

  若有諸男子 年皆十五六 盛壯多力勢

  數滿恒河沙 持以供給女 不滿須㬰意

時諸女人聞此語已心懷慚愧懊惱躃地舉手拍頭

而作是言嗚呼惡欲乃令諸佛説如此事我等懷惡

心著穢欲不知為患乃令佛聞訶猒欲惡各猒女身

四千女等皆發菩提心二千女人逺塵離垢得法眼

淨二千女人於未來世得辟支道佛告阿難我初成

道在熙連河側有五尼揵共領七百五十弟子自稱

得道來至我所以其身根繞身七帀來至我所鋪草

而坐即作此語我無欲故身根如此如自在天我今

神通過踰沙門百千萬億爾時世尊告諸尼揵汝等

不知如來身分若欲見者隨意觀之如來積劫修行

梵行在家之時都無欲想心不染黒故得斯報猶如

寶馬𨼆顯無常今當為汝少現身分爾時世尊從空

而下即於地上化作四水如四大海四海之中有須

彌山佛在須彌山正身仰卧放金色光其光晃曜映

諸天身徐出馬藏繞山七帀如金蓮蕐蕐蕐相次上

至梵世從佛身出一億那由他雜寶蓮蕐猶如蕐幢

覆蔽馬藏此蓮蕐一億有十億層層有百千無量化

佛一一化佛百億菩薩無數比丘以為侍者化佛放

光照十方界尼揵見已大驚心伏佛梵行相乃至如

此不可思議形不醜惡猶如蓮蕐我今頂禮佛功德

海求佛出家皆得道果

法苑珠林卷第十六

校譌

 第九紙十六行清宋南藏作青

音釋

 鞭魚孟切堅也余亷切近邊欲墮意音口金飾器口也莫甸切斜視也

 唐何質渉切懼也音散織絲綾為蓋也丑凶切直也

 常熟居士嚴濟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十六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甌寧

 唐士登書 上元周天𧙓刻萬曆辛卯夏淸涼山妙徳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