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卷第十四 法苑珠林 卷第十五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十六

法苑珠林卷第十五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慱撰

千佛篇第五之三

 侍養部

  述意

夫神妙寂通圓智湛照道絶於形識之封理畢於生

滅之境形識久絶豈實誕於王宫生滅已畢寧假資

於侍衛但大聖應生本期利物有感斯現無幽不矚

機化萬途受説非一或假安禪悟道或藉慧解開襟

或示嬰孩扶侍或現乳哺資養緣悟多種不可一例

此是誘物之能濟俗之術也

  養育

依佛本行經云爾時太子既誕生適滿七日其太子

母摩耶夫人遂便命終或有師言摩耶夫人壽命算

數唯在七日是故命終雖然但徃昔常有是法其菩

薩生滿七日已而菩薩母皆取命終何以故以諸菩

薩幼年出家母見是事其心碎裂即便命終又薩婆

多師母見生子身體端正希奇之事歡喜不勝即便

命終命終之後即便徃生忉利天上時淨飯王見夫

人命終之後即便唤召釋種皆令雲集而告之言汝

等眷屬並是國親今是童子嬰孩失母乳哺之寄將

付嘱誰教令養育使得存活誰能憐愍愛如己生時

有五百釋種新婦彼等新婦各各唱言我能養育我

能瞻看時釋種族語彼婦言汝等一切年少盛壯意

躭色欲不能依時養育依法慈憐唯此摩訶波闍波

提親是童子真正姨母是故堪能將息養育童子之

身時淨飯王即將太子付嘱姨母而告之言善来夫

人如是童子應當養育善須䕶持應令增長依時澡

浴又别簡取三十二女令助養育以八女人擬抱太

子以八女人洗浴太子以八女人令乳太子以八女

人令其戲弄是時摩訶波闍波提白淨飯王言謹依

王勅不敢乖違

  善徴

又佛本行經云從太子出生已来淨飯王家日日増

長一切財利金銀珍寳二足四足無所乏少而説偈

  五榖及財寳 金銀諸衣服 或造或不造

  自然得充足 童子及慈母 乳酪酥常豐

  慈母少乳者 悉皆得盈溢

時淨飯王所有怨讎自然皆悉生平等心已漸生親

厚同一心意風雨隨時無諸災雹亦無擾亂少種多

收一切人民如法而行種種布施作諸功徳人無枉

横皆並歡喜猶如天上無有差殊以太子威徳力故

如是諸事莫不成就如偈所説

  人世順尊教 不慳亦不惜 無不如法行

  慈心不起煞 飢渇既得解 飲食皆充足

  一切悉歡喜 並受如天樂

又普曜經云菩薩生已七日其母命終受忉利天上

福相適昇彼天五萬梵天各執寳瓶二萬梵魔妻手

執寳縷侍菩薩母又瑞應本起經云菩薩本知母人

之徳不堪受其禮故因其將終而從之生又大善權

經云生後七日其母薨福應昇天非菩薩咎又因果

經云太子姨母摩訶波闍波提乳養太子如母無異

 占相部

  述意

夫至聖無方隨緣顯晦澄神虚照應機如響所謂寂

然不動感而遂通於是降神兠率之宫垂像迦毗之

域家世則輪王逓襲門望則聖道相因地中三千既

殊於洛邑國朝八萬有逾於稽嶺宗親藉甚孰可詳

焉縱呂公之相高帝世謂知人若私陀之視吾師未

可同日較其優劣昇沉有異也

  勑占

如瑞應經云爾時白淨王令訪得五百聰明相師令

占太子相師言是王之子乃是世間之眼猶如真金

有諸相好極為明淨若當出家成一切種智若在家

者為轉輪聖王領四天下第一之最又白王言有一

梵仙名阿私陀具足五通在於香山彼能為王斷於

疑惑時王心自思惟香山途路嶮絶非人能到當以

何方請來至此王作念時阿私陀仙遥知其意騰空

而来為王相之王見来已喜慰不可言王及夫人抱

太子出欲禮仙人時仙人止王曰此是天人三界中

尊云何而令禮於我耶時彼仙人即起合掌禮太子

足王及夫人白仙人曰唯願善相太子仙人相已忽

然悲泣不能自勝王及夫人見彼仙悲泣舉身戰怖

生大憂惱如大波浪動於小船即問仙人我子有何

不祥而悲泣耶答言太子相好具足無有不祥但恨

我今年壽已百二十不久命終生無想天不覩佛興

不聞經法故自悲耳若有衆生具三十二相或生非

處久不明顯此人必為轉輪聖王若三十二相皆得

其處又復明顯此人必成一切種智我今觀大王太

子諸相皆得其所又極明顯是以決定知成正覺仙

人爲王説此語已辭别而退又佛本行經云大王我

今自慨年耆根熟衰朽老邁當於爾時不得覩見失

此大利是故我今悲惋自傷非彼不吉即爲大王而

説偈言

  自恨我有大顛倒  不值此當得道時

  空過一生無所聞  豈非是我失大利

  我今年老根純熟  死時將至不復賖

  念此生分得遭逢  所以一喜一憂懼

  大王釋種方興盛  誕此童子福徳人

  一切諸苦逼世間  此悉能令得安樂

  呈恭

依佛本行經云是時摩耶詣童子所至已持手抱童

子頭令向仙人擬令禮拜仙人之足是時童子威徳

力故其身自轉足向仙人時淨飯王更復共扶廻童

子頭令拜仙人童子力故足還自轉向彼仙人時淨

飯王復廻童子頭向仙人還復轉足如是至三其阿

私陀遥見童子是時童子放常光明照觸大地童子

威徳端正可喜色純黄金頭如寳蓋鼻直而圓修臂

下垂支節正等無缺無減具足莊嚴時阿私陀即從

坐起白於王言大王莫將童子聖頭廻向於我何以

故彼頭不合頂禮我足我頭應當頂禮彼足復唱是

言希有希有大人出世最大希有大人出世我本從

天所聞者即此童子真實定是如彼不異時阿私陀

整理衣服偏袒右臂右膝著地伸其兩手抱持童子

安其頂上還復本座本座坐已還下童子置於膝上

  現相

如佛本行經云時淨飯王復白仙言大師我意欲令

我子常在云何方便及令幼年勿使捨我阿私陀仙

復白王言大王我實不能専正決定説是方便令作

障礙時淨飯王復語仙人作如是言大師善聴我今

當作種種方便設方便已不令我子從今幼稚及到

盛年不聴暫離捨我出家阿私陀仙即問王言大王

今者因何事故説如是語時淨飯王報彼仙人阿私

陀言尊師當知如我國内所有相師皆語我言若是

童子在家當作轉輪聖王以是因緣我如是語阿私

陀仙復白王言大王當知彼等相師皆大妄語何以

故如是勝相非是轉輪聖王之相今此童子有百善

相八十隨形挺特殊好分明炳著皆悉具足時淨飯

王問仙人言大師何等是八十隨形好時阿私陀具

白王言具説八十種好文殊經今依勝天王經説故勝天王經佛自説云

八十種好者一無能見頂二頂骨堅實三額廣平正

四眉高而長形如初月紺瑠璃色五目廣長六鼻高

圓直而孔不現七耳厚廣長埵輪成就八身堅實如

那羅延九身分不可壊十身節堅密十一合身廻顧

猶如象王十二身有光明十三身調直十四常少不

老十五身恒潤澤十六身自將衛不待他人十七身

分滿足十八識滿足十九容儀具足二十威徳逺震

二十一一切向不背他二十二住處安隱不危動二

十三面門如量不大不長二十四面廣而平二十五

面圓淨如滿月二十六無憔悴容二十七進止如象

王二十八容儀如師子王二十九行步如鵝王三十

頭如摩陀那果三十一身色光悦三十二足趺厚三

十三爪如赤銅葉三十四行時印文現地三十五指

文莊嚴三十六指文明了不闇三十七手文明直三

十八手文直三十九手文不斷四十手足如意四十

一手足紅白色如蓮華四十二孔門相具四十三行

歩不減四十四行步不過四十五行歩安平四十六

䐡𭰹厚狀如盤蛇團圓右轉四十七毛色青紅如孔

雀項四十八毛色潤淨四十九身毛右旋五十口出

無上香身毛皆爾五十一脣色潤澤如頻婆果五十

二脣潤相稱五十三舌形薄五十四一切樂觀五十

五隨衆生意和悦與語五十六於一切處無非善言

五十七若見人先與語五十八音聲不高不下隨衆

生樂五十九説法隨衆生語言六十説法不著六十

一等觀衆生六十二先觀後作六十三發一音答衆

聲六十四説法次第皆有因緣六十五無有衆生能

見相盡六十六觀者無猒六十七具足一切音聲六

十八顯現善色六十九剛强之人見則調伏恐怖者

見即得安隱七十音聲明淨七十一身不傾動七十

二身分大七十三身長七十四身不染七十五光遍

身各一丈七十六光照身而行七十七身清淨七十

八光色潤澤猶如青珠七十九手足滿八十手足徳

字依佛説寳女經云於是寳女問世尊曰如来有三

十二大人之相前世宿命行何功徳而致是相遍布

于體佛告寳女吾徃古世行無量徳合集衆行由得

是相遍于身體今粗舉要如来之相足安平立大人

相者乃徃古世堅固勸助而不退轉未曽覆蔽他人

功徳故如来手足而有法輪大人相者乃徃古世興

設若干種種施故如来至真指纎長好大人相者乃

徃古世剖説經義救䕶衆生令無患故如来手足生

網縵理大人相者乃徃古世未曽破壊他人眷屬故

如来手足柔輭㣲妙大人相者乃徃古世而以惠施

若干種衣細輭服故如来而有七合充滿大人相者

乃徃古世廣設衆施供諸乏故如来之膝平正無節

腸如鹿大人相者乃徃古世奉受經典不違失故

如来之身其隂馬藏大人相者乃徃古世謹慎已身

逺色欲法故如来之身頰車充滿猶如師子大人相

者乃徃古世廣修淨業修行備故如來至真常於胷

前自然卍字大人相者乃徃古世蠲除穢濁不善行

故如来支體具足成就大人相者乃徃古世施以無

畏安慰人故如来手臂長出於膝大人相者乃徃古

世人有作事佐助勸故如来身淨而無瑕疵大人相

者乃徃古世奉行十善無猒足故如来腦戸充滿𢎞

備大人相者乃徃古世其有病者施若干種藥瞻視

療故如来師子頰大人相者乃徃古世植種徳本具

足備故如来具四十齒白齊密大人相者乃徃古世

志性等仁於衆生故如来牙齒無有間疎大人相者

乃徃古世諫人諍鬬令和合故如来頰牙大人相者

乃徃古世則以㣲妙可意之物而施與故如来清白

美好髮眉大人相者乃徃古世善自䕶已身口心故

如來廣長舌大人相者乃徃古世出言至誠䕶口之

過故如來亹亹大人相者以無量福供養究竟心行

仁和與衆生願使得覆蓋故如來梵聲哀戀之音大

人相者乃徃古世言語柔和與衆人言護口節辭無

央數人聞其所語無不悦故如來瞳子如紺青色大

人相者乃徃古世常以慈目察衆人故如來之眼如

月初生大人相者乃徃古世無麤暴志心性和順故

如來眉間白毫大人相者乃徃古世咨嗟歌誦閑居

之徳衆行故如來頂上肉髻自然大人相者乃徃古

世奉敬賢聖禮尊長故如来肌體柔輭妙好大人之

相者乃徃古世心念合集法品藏故如来身形紫磨

金色大人相者乃徃古世多施衣服卧具牀故如来

之體一一毛生大人相者乃徃古世離於集㑹衆閙

之故如来之毛向上右旋大人相者乃徃古世尊敬

於師受善友教稽首從故如来頭髮如紺青色大人

相者乃徃古世愍傷羣黎不以刀杖而加害故如来

之身平正方圓無有斜曲大人相者乃徃古世已身

衆生勸化安之令定意故如来之脊如大鉤鎖善有

威曜巍巍之徳大人相者乃徃古世為諸正覺興立

形像繕修壊寺其離散者勸使和合施無畏懼其諍

訟者化令相順故汝欲知之吾徃世時行於無量不

可計㑹衆徳之本故如来宿世奉行如斯乃能致此

三十二大人之相也如第二十二梵聲相中依新婆

沙論云如来梵聲相謂佛於喉藏中有妙大種能發

悦意和雅梵音如羯羅頻迦鳥及發𭰹逺雷震之聲

如帝釋鼓如是音聲具八功徳一者𭰹逺二者和雅

三者分明四者悦耳五者入心六者發喜七者易了

八者無猒大智度論云如来有梵聲相如梵天王五

種聲而從口出一甚𭰹如雷二清徹逺聞聞者悦樂

三入心敬愛四諦了易解五聴者欲聞無猒菩薩亦

有如是五種聲從口中出迦陵毗伽聲相可愛如大

鼓音深遠又新婆沙論問相是何義答幖幟義是相

義殊勝義是相義祥瑞義是相義問何故丈夫相唯

三十二不增不減耶脇尊者説曰若増若減俱亦生

疑不違法相説有三十二者世間共許是吉祥義數

不増減若三十二相莊嚴佛身則於世間最勝無比

若當減者便有闕少若更増者則為襍亂皆非殊妙

故唯爾所三十二丈夫相也又智度論問是三十二

相三業之中何業種耶答曰是意業非身口業是意

業利故又六識中是意識非五識以五識不能分别

故問曰是三十二相幾時能成種答曰極遲百劫極

疾九十一劫釋迦牟尼菩薩九十一大劫行辦得三

十二相如經中言過去久逺有佛名弗沙時有二菩

薩一名釋迦牟尼一名彌勒弗沙佛欲觀釋迦牟尼

菩薩心純熟未即觀見之知其心未純熟而諸弟子

心皆純熟又彌勒菩薩心已純熟而弟子未純熟是

時弗沙佛如是思惟一人之心易可𨒪化衆人之心

難可疾治如是思惟竟弗沙佛欲使釋迦菩薩疾得

成佛上雪山上入寳窟中入火禪定是時釋迦菩薩

作外道仙人上山採藥見弗沙佛坐寳窟中入火禪

定放大光明見已心生歡喜信敬翹一脚立叉手向

佛一心而觀目未曽瞬七日七夜以一偈讚佛

  天上天下無如佛  十方世界亦無比

  世界所有我盡見  一切無有如佛者

七日七夜諦觀世尊目未曽瞬超越九劫於九十一

劫中得阿耨菩提釋迦菩薩貴其心思不貴多言若

更以餘偈讚佛心或散亂是故七日七夜以一偈讚

佛問曰何故釋迦菩薩心不純熟而弟子純熟彌勒

菩薩自心純熟而弟子不純熟耶答曰釋迦菩薩饒

益衆生心多自為身少故彌勒菩薩多為已身少為

衆生故

  業因

如得無垢女經云佛言菩薩成就四法得三十二丈

夫相何等為四一把金散佛或散浮圖二常以香油

塗如来塔三種種華香伎樂布施四眷屬相隨供養

和尚阿闍黎等爾時世尊而説偈言

  把金散浮圖 香油塗佛塔 施以華香樂

  敬心供養師 行如是四法 得三十二相

  端正甚奇妙 一切功徳具

菩薩成就四法得八十種好何等為四一種種妙衣

莊嚴法座二供養他人心不生倦三於法師所不作

鬬亂四教諸衆生修菩提行爾時世尊而説偈言

  妙衣嚴法座 供養他不倦 教衆生菩提

  易得八十好 菩薩修行此 四種功徳故

  常於一切時 有勝相莊嚴

  同異

如新婆沙論問八十隨好為在何處答在諸相間隨

諸相轉莊嚴佛身令極妙好問相與隨好不相障奪

耶答不爾相與隨好更相顯發如林中華顯發諸樹

佛身如是相好莊嚴又如金山衆寳雜飾問菩薩所

得三十二相與輪王相有何差别答菩薩所得四事

勝一熾盛二分明三圓滿四得處復有五事勝一得

處二極端嚴三文像𭰹四隨順勝智五隨順離染

  校量

佛阿毗曇經云以一千阿僧祇世界衆生所有功徳

成佛一毛孔如是成佛一毛孔功徳遍如來身毛孔

功徳成佛一好如是成就八十種好功徳増爲百倍

乃成如來身上一相所成就三十二相功徳増爲千

倍乃成如來額上一白毫相以一千毫相功徳増爲

百倍乃成如来一頂骨相一切飛天所不能見頂如

是不思議清淨功徳聚成就佛身是故如来於天人

中最為尊勝

  百福

依優婆塞戒經云佛言菩薩修一一相以百福徳而

為圍繞修心五十具思心五十是則名為百種福徳

善男子一切世間所有福徳不及如来一毛功徳如

来一切毛孔功徳不如一好功徳聚合八十種好功

徳不如一相功徳一切相功徳不如白毫相功徳白

毫相功徳復不及無見頂相功徳是故如来成就具

足無量功徳是三十二相即是大悲之果報又新婆

沙論問如契經説佛一一相百福莊嚴何謂百福答

此中百思名為百福何謂百思謂如菩薩造作増長

足善住相業時先起五十思修治身器令淨調柔次

起一思正牽引彼後復起五十思令其圓滿譬如農

夫先治畦隴次下種子後以糞水而覆漑之彼亦如

是始足善住相業有如是百思莊嚴乃至頂上烏瑟

膩沙相業亦復如是由此故説佛一一相百福莊嚴

問何者五十思耶答依十業道各有五思謂依離業

道有五思一離殺思二勸導思三讚美思四隨喜思

五廻向思謂廻所修向菩提故乃至正見亦爾是名

五十思有説依十業道各起下中上上勝上極五品

善思如雜修靜慮有説依十業道各起五思一加行

淨二根本淨三後起淨四非尋所害五念攝受有説

緣佛一相起五十刹那未曽習思相續而轉問如是

百福一一量云何有説若業能感轉輪王位於四大

洲自在而轉是一福量有説若業能感天帝釋位於

二天衆自在而轉是一福量有説若業能感他化自

在天王位於一切欲界天衆自在而轉是一福量有

説若業能感大梵天王位於初靜慮及欲天衆自在

而轉是一福量有説娑訶世界主大梵天王勸請如

来轉法輪福是一福量問彼請佛時是欲界繫無覆

無記心云何名福有説彼住梵世欲来請時先起如

是善心我當為諸有情作大饒益請佛轉法輪爾時

即名得彼梵福此不應理所以者何非未作時已成

就故如是説者彼請佛已還至梵宫後世尊轉法輪

時地神先唱如是展轉聲徹梵宫梵王聞已歡喜自

慶發純淨心而生隨喜爾時乃至成就此福有説世

界成時一切有情業増上力能感三千大千世界是

一福量有説除近佛地菩薩餘一切有情所有能感

富樂果業是一福量有説此中一一福量應以喻顯

假使一切有情皆悉生盲有一有情以大方便令俱

得眼彼有情福是一福量復次假使一切有情皆飲

毒藥悶亂將死有一有情令皆除毒心得醒悟彼有

情福是一福量復次假使一切有情皆被縛録臨當

斷命有一有情俱令解脱一時得命彼有情福是一

福量復次假使一切有情壊戒壊見有一有情能令

俱時戒見具足彼有情福是一福量評曰如是説所

説皆是純淨意樂方便讚美菩薩福量然皆未得其

實如實義者菩薩所起一一福量無量無邉以菩薩

三無數劫積集圓滿諸波羅蜜多已所引思願極廣

大故唯佛能知非餘所測如是所説廣大量福具足

滿百莊嚴一相展轉乃至三十二相皆具百福佛以

如是三十二百福莊嚴相及八十隨好莊嚴其身故

於天上人中最尊最勝

 遊學部

  述意

竊聞一切種智號悉達多樹自三祇之初獨高百劫

之末總法界而為智竟虚空以作身然身無不在量

極規矩之外智無不為用絶思議之表不可以人事

測豈得以處所論將啓愚夫之視聴須示聖人之影

迹或復示居外道或復現作童𫎇應同𩔖而誘凡隨

異形而化物然後稱無上士號天中天良由愚智潛

通凡聖難測不思議徳而功莫大焉

  召師

如佛本行經云時淨飯王知其太子年已八歲因果經云

年至七歲即㑹百官羣臣宰相而告之言卿等當知今我

化内誰最有智智能悉通堪為太子作師諸臣報言

大王當知今有毗奢婆蜜多羅善知諸論最勝最妙

如是大師堪教太子已下略述王即遣召而告之言尊者

大師能教我太子一切技藝諸書論不時蜜多報言

大王謹依王命我今甚能心生歡喜即嚴五百釋種

童子前後左右别有無量無邉童男童女隨從太子

將昇學堂時彼大師遥見太子威徳力故不能自禁

遂使其身從座忽起屈身頂禮於太子足禮拜起已

四面顧視生大羞慚時蜜多羅生慚愧已於虚空中

有一天子名曰淨妙從兠率宫共於無量無邉最大

諸天神王恒常守䕶太子在彼虚空隱身不現而説

偈言

  世間諸技藝 及餘諸經論 此人悉能知

  亦能教示他 是勝衆生者 隨順世間故

  徃昔久習來 今示從師學  世所有智

  諸諦及諸力 因緣所生法 生已及滅無

  一念知彼等 名色現不現 猶尚能證知

  況復諸文字

爾時天子説此偈已以種種華散太子上即還本宫

爾時太子即初就學將好最妙牛頭栴檀作於書板

純用七寳莊嚴四緣以天種種殊特妙香塗其背上

執持至於毗奢蜜多羅阿闍黎所而作是言尊者闍

黎教我何書自下太子廣爲説書或復梵天所説之書今婆羅門書正

有十四音是佉盧虱吒書隋言驢脣富沙迦羅仙人説書隋言華果

阿迦羅書隋言節分瞢伽羅書隋言吉祥邪寐尼書隋言大秦國書

瞿梨書隋言指言耶那尼迦書隋言䭾書娑伽羅書隋言牸牛波羅

婆尼書隋言樹葉波流沙書隋言惡言父與書毗多荼書隋言起尸

陀毗荼國書隋云南天竺脂羅低書隋言形人度其差那婆多

隋言右旋優波伽書隋言嚴熾僧佉書隋言等計阿婆勿陀書

阿㝹盧摩書隋言毗耶寐奢羅書隋言陀羅多書

烏場邉山西瞿耶尼書須彌西阿沙書支那國書即此國也

那書末荼义羅書毗多悉底書富數波書

提婆書那伽書夜义書乾闥婆書天音阿脩羅

不飲迦婁羅書金翅緊那羅書摩睺羅伽書

彌伽遮迦書諸獸迦迦婁多書浮摩提婆書地居

安多梨义提婆書虚空欝多羅拘盧書須彌逋婁婆

毗提訶書須彌烏差婆書膩差波書娑伽羅書

跋闍羅書梨伽波羅低犁伽書毗棄多書

阿㝹浮多書未曽奢娑多羅跋多書如伏伽那那跋

多書優差波跋多書尼差波跋多書波陀梨

佉書毗拘多羅波陀那地書從二増上凶耶婆陀輸多

羅書増上句已上末荼婆哂尼書梨沙邪婆多波恀比

多書諸山苦行陀羅尼卑义梨書伽伽那卑麗义尼書

觀虚薩蒱沙地尼山陀書一切藥草因沙羅僧伽何尼書

薩婆韋多書一切種音

爾時太子説是書已復諮蜜多阿闍黎言此書凡有

六十四種未審尊者欲教我何書是時多羅聞於太

子説是書已内心歡喜悦豫熈怡宻懐私慚折伏貢

高我慢之心向於太子而説偈言

  希有清淨智慧人  善順於諸世間法

  自己該通一切論  復更来入我學堂

  如是書名我未知  其本悉皆誦持得

  是為天人大導尊  今復更欲■於師

夫神理無聲因言辭以寫意言詞無跡緣文字以圖

音故字為言諦言為理筌音義合符不可偏失是以

文字應用彌綸宇宙雖跡繫翰墨而理契乎神昔造

書之主凡有三人長名曰梵其書右行次曰佉盧其

書左行少者蒼頡其書下行梵佉盧居于天竺黄史

蒼頡在於中夏梵佉取法於淨天蒼頡因華於鳥跡

文畫誠異傳理則同矣仰尋先覺所説有六十四書

鹿輪轉眼筆制區分龍鬼八部字體殊式准梵及佉

盧為世勝文故天竺諸國謂之天書西方寫經同祖

梵文然三十六國徃徃有異譬諸中土猶有篆籕之

變體乎按蒼頡古文㳂世代變古移為籕籕𨗇為篆

篆改為𨽻其轉易多矣至於傍生八體則有仙龍雲

芝二十四書則有楷草鍼殳名實雖繁為用益尠然

原本定義則體備於六文適時為敏則莫要於𨽻法

東西之書源亦可得而略究也

又佛本行經云時淨飯王復集羣臣言何處有師最

便武技教我太子諸臣報王此處有釋名為善覺其

子名羼提提婆隋言忍天堪教太子兵戎法式其所解知

一切凡有二十九種善巧妙術已下略而不述忍天向王云

臣甚能教王為太子欲遊戲故造一園苑名曰勤劬

是時太子入彼苑内遊戲或令按摩時彼五百釋種

臣悉為其兒古先一切書典教於太子及自釋子亦

如是教又復世人積年累月所學問者或成不成太

子能於四年之中及餘釋種皆悉學得通達無礙一

切自在是時忍天即為太子而説偈言

  汝於年幼時 安詳而學問 不用多功力

  須臾而自解 於少日月學 勝他多年歲

  所得諸技藝 成就悉過人

爾時太子生長王宫孩童之時遊戲未學年滿八歲

出問詣師入於學堂從蜜多及忍天所二大尊邉受

讀諸書并一切論兵戎雜術經歷四年至十二時種

種技能遍皆涉歷既通達已隨順世間悦目適心曽

於一時抂勤劬園遨遊射戲自餘五百諸釋種童子

亦各在其自已園内戲時有群鴈行飛虚空是時

童子提婆達多彎弓而射即著一鴈其鴈被射帶箭

遂墮悉達園中時太子見彼鴈帶箭被傷墮地見已

兩手安徐捧取已跏趺安鴈膝上以妙滑左手擎持

右手拔箭即以酥蜜封其瘡是時提婆達多遣使来

語太子言我射一鴈墮汝園中宜速付来不得留彼

是時太子報使人言鴈若命終即當還汝若不死者

終不可得時提婆達多復更重遣使人語言若死若

活快須相還我手於先善攻射得云何忽留太子報

言我已於先攝受此鴈所以然者自我發於菩提心

来我皆攝受一切衆生況復此鴈而不屬我以是因

緣即便相競聚集諸釋㝛老智人判決此事是時有

一淨居諸天變化作老㝛長者入釋㑹所而作是言

誰養育者即是攝受射著之者即是放捨時彼諸釋

㝛老諸人一時印可高聲唱云如是如是如仁者言

此是提婆達多童子共於太子最初搆結怨讎因緣

法苑珠林卷第十五

校譌

 第四紙三行令訪之令宋南藏作今十九行久疑當作又第二十紙十五行史

 宋南藏作吏

音釋

 薨呼弘切死也市兖切腓腸也無匪切不倦意幖幟幖甫遥切幟昌志切

 户圭切畛也古代切灌也莫中式忍尺紀市朱

 尠息淺切少也

 廵按山西督理河東塩課監察御史宜興呉達可施貲刻此

 法苑珠林第十五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甌寧唐士登書 長洲馬慶雲刻

  萬曆辛卯春淸涼山妙徳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