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三

卷第四十二 法苑珠林 卷第四十三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四十四

法苑珠林卷第四十三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變化篇第二十五

 述意部

夫聖人之用玄通無礙𦤺感多方不可作一途求不

可以一理推故麤以麤應細以細應麤細隨機理固

然矣所以大光明現諸神變者此應十方諸大菩

薩將紹尊位者耳若處俗接麤按邪歸正者復須隨

緣通變量稱物情不可以妙理通悟指事而變現不

思議之形質用遮不思議之頑見也譬聖人亦入鹿

馬而度脫之當抂鹿馬豈同於鹿馬哉若不異於鹿

馬應時常流不待此神變明矣

 通變部

如蕐嚴經云佛子如一如來一化身轉如是等不可

說譬喻法輪雲一切法界虗空界等世界悉以毛端

周徧度量一一毛端處於念念中化不可說不可說

佛刹微塵等身乃至盡未來際劫一一化佛身有不

可說不可說佛刹微塵等頭一一頭有不可說不可

說佛刹微塵等舌一一舌出不可說不可說佛刹微

塵等音聲一一音聲說不可說不可說佛刹微塵等

修多羅一一修多羅說不可說不可說佛刹微塵等

法一一法中說不可說不可說佛刹微塵等句身味

身復不可說不可說佛刹微塵等劫說異句身味身

音聲充滿法界一切衆生無不聞者盡未來際常轉

法輪如來音聲無異無斷不可竆盡是為一切諸佛

大力那羅延幢佛所住法又蕐嚴經云一切諸佛悉

有八種微妙音聲一一音聲悉有五百妙音聲眷屬

不可稱數百千音聲以為莊嚴無量無邊妙音聲妓

樂皆悉清淨普能演說一切諸佛正法義味悉離恐

怖安住無畏大師子吼悉令一切法界一切衆生聞

其音聲隨其本行種種善根皆令開觧是為一切諸

佛最勝無上口業莊嚴又處處經云爾時佛笑口中

有五色灮出者有五因緣一欲令人有所問因所問

有益故二恐人言佛不知笑故三為現口中灮故四

笑諸不至誠故五笑阿羅漢守空不得菩薩道灮還

從頂上入者當示後人大明故又佛說心明經云爾

時世尊為梵志乃笑五色灮從口出照十方五𧼈之

𩔖夫欲至人心喜令餓鬼飽地獄痛息畜生意開罪

除尋灮來詣佛所諸佛笑法皆有常瑞若授菩薩決

徧照十方灮從頂入授緣覺決灮入面門授聲聞決

灮入肩井說生天事灮從臍入說降人中灮從SKchar

說趣三苦灮從足心入諸佛之欣不以欲笑不以瞋

笑不以癡笑不放逸笑不利欲笑不榮貴笑不冨饒

笑今佛普等愍傷羣生行大慈笑無斯七也又智度

論云如佛初轉法輪時應持菩薩從他方來欲量佛

身上過虗空無量佛刹至蕐上世界見佛身如故而

說偈言

  虗空無有邊 佛功德亦爾 設欲量佛身

  唐勞不能盡 上過虗空界 無量諸佛土

  見釋師子身 如故而不異 佛身如金山

  演出大灮明 相好自莊嚴 猶如春蕐

又處處經云佛抂世時諸天鬼神龍人民皆到佛所

聽經數百千重前後皆見佛面所以者何佛前世時

言語無前後故是故無不見佛面者人臥皆隨佛所

首向佛尊故

 厭欲部

如大莊嚴法門經云爾時王舍城中有婬女女名金

色灮明威德彼女宿世善根因緣形貌端正衆相具

足身眞金色灮明照耀容儀媚麗世所希有神慧聰

敏辯才無礙音辭清妙深䆳柔軟言常含笑隨所行

處皆金灮照所著衣服亦皆金色一切人衆見者繫

心愛著無捨隨所遊處皆悉隨從有長者子名上威

德為欲樂故多與財寳共相要𢍆車乘莊嚴往詣園

林爾時金色女宿緣冥感為文殊師利化令入道神

變自在故以頭枕彼威德SKchar上而𥋍卽以神力於其

臥處現為死相膖脹𦤀爛難可附近須㬰腹破肝腸

剖裂五臓露現𦤀穢可惡大小便道流溢不淨諸根

支節蠅蛆唼食不可稱說時長者子見此死屍生大

恐怖身毛皆豎而作是念我今無救徧觀四方無歸

依處倍增怖畏發大怖聲彼長者子二因緣故生大

怖畏一㫺所未見如是惡事是故生怖二大衆知我

與彼同來在此而今忽死謂我故殺阿闍世王不鑒

此理横見加戮是故生怖時長者子獨於此林不見

一人一切凡聖誰能救者彼長者子過去善根雖熟

以不聞見文殊共金色女所說法故文殊師利卽以

神力令諸𣗳林悉說偈言長者聞已心大歡喜深自

慶幸捨棄死屍從林而出卽往佛所具說怖緣爾時

佛告長者子汝莫憂怖我當施汝一切無畏汝歸佛

者一切無怖長者白佛一切怖畏從何而生佛言從

貪瞋癡因緣故畏當知一切諸怖無主無作無有執

者汝先欲覺今何所在長者子言此中所見好色惡

覺凡夫貪著於聖法中無如是事於是佛為種種方

便說法時長者子得順法忍時金色女知長者子受

敎化已莊嚴五百馬車前後圍繞來詣佛所却住一

面爾時文殊問長者子言汝識此妺不長者子言我

今實識文殊師利言汝云何識時長者子卽向文殊

而說偈言

  見色如水沫 諸受悉如泡 觀想同陽燄

  如是我識彼 見行如芭蕉 知識猶如幻

  女名假施設 如是我識彼 身無覺如木

  亦如艸瓦礫 心則不可見 如是我識彼

  諸凡夫如醉 顚倒生惡覺 智者所不染

  如是我識彼 如彼林中屍 𦤀爛惡不淨

  身體性如是 如是我識彼 過去本不滅

  未來亦不生 現在不暫住 如是我識彼

  文殊當善聽 彼恩難可報 我本多貪欲

  見不淨解脫 彼身實不死 為化我現死

  愍衆故示現 誰見不發心 如是貪瞋癡

  及一切煩惱 如是體法性 善哉甚微妙

爾時佛告阿難此金色女上威德男已於過去敎化

令發菩提今更聞法得順法忍此金色女於當來世

過九十百千劫當得作佛號曰寶灮如來威德長者

於寶灮佛所得菩薩身名曰德灮寶灮滅後當得作

佛號曰寶炎如來又觀佛三昩經云佛告阿難我㫺

夏安居時波羅奈國有一婬女在高樓上有女名妙

意㫺日於佛有緣爾時世尊化三童子年皆十五面

貌端正勝諸世間一切人𩔖此女見己身心歡喜白

言丈夫我今此舍如功德天冨力自在衆寶莊嚴我

今以身及與奴婢奉上丈夫可備灑掃若能顧納隨

我所願一切供給無所愛惜作是語已化人就牀未

及食頃女前親近白言丈夫願遂我意化人不違隨

己所欲旣附近已一日一夜心不疲猒至二日時愛

心漸息至三日時白言丈夫可起飲食化人卽起纒

綿不已女生猒悔白言丈夫異人乃爾化人告言我

先世法凡與女通經十二日爾乃休息女聞此語如

人食噎旣不得吐又不得咽身體苦痛如被杵擣至

四日時如被車轢至五日時如鐵丸入體至六日時

支節悉痛如箭入心女作念言我聞人說迦毗羅城

淨飯王子身紫金色三十二相愍諸盲冥救濟苦人

恒在此城常行福度放金色灮濟一切人今日何故

不來救我我從今日乃至壽終終不貪色寜與虎狼

同處一穴不貪色欲受此苦惱化人亦瞋咄弊惡婦

女廢我事業我今共汝合體一處不如早死父母宗

親若來覓我處自藏我寧經死不堪恥辱女言弊物

我不用爾欲死隨意是時化人取刀刺頸血流滂沱

塗汙女身萎陁在地女不能勝二日青淤三日膖脹

四日爛潰五日漸爛六日肉落七日唯有𦤀骨如膠

如漆黏著女身一切大小便利及諸惡蟲迸血諸膿

塗漫女身女極惡猒而不得離女發誓願若諸天神

及與仙人淨飯王子能免我苦我持此舍一切珍寶

以用給施作是念時佛將阿難難陁帝釋在前梵王

在後佛放常灮照耀天地一切大衆皆見如來詣此

女樓時女見佛心懷慙愧藏骸無處取諸白氎纒裹

臰屍𦤀氣如故不可覆藏女見世尊為佛作禮以慙

愧故身映骨上𦤀骨忽然在女背上女極慙愧流淚

而言如來功德慈悲無量若能令我離此苦者願為

弟子心終不𨓆佛神力故𦤀骨不現女大歡喜為佛

作禮白佛言世尊我今所珍一切施佛佛為呪願梵

音流暢女聞呪願心大歡喜應時卽得須陁洹道五

百侍女聞佛音聲皆發無上菩提道心無量梵衆見

佛神變得無生忍帝釋所將諸天有發菩提心者有

得阿𨙻含者又百緣經云佛在世時舍衛城中有一

長者婦産一男兒形貌極醜狀似惡鬼有人見者捨

之而去年漸長大父母猒惡驅令遠棄乃至畜生見

此醜陋尚懷怖懼何況人𩔖又於一時詣林採果以

自存活飛鳥走獸無不怖走絶迹無住世尊慈念將

諸比丘到林欲度見佛避走佛以神力使不得去時

諸比丘各在樹下跏趺繫念世尊化作醜陋人執持

應器盛滿中食漸向醜人形狀𩔖已心懷喜悅今此

人者眞是我伴尋來共語同器而食食已時彼化人

忽然端正醜陋問言汝今何以忽然端正化人答言

我食此食以善心觀彼樹下坐禪比丘使我端正醜

陋聞已尋復斆之尋得端正心懷喜悅卽向化人㴱

生信解於是化人還復本形醜陋見佛三十二相八

十種好灮明普曜如百千日前禮佛足却坐一面佛

卽為其種種說法得須陁洹果卽於佛前求索出家

佛告善來比丘鬚髪自落法服著身便成沙門精勤

修習得阿羅漢果時諸比丘見是事已請佛為說宿

本因緣佛告比丘乃往過去無量世中有佛出世號

曰弗沙在一樹下結跏趺坐我及彌勒俱為菩薩到

彼佛所種種供養而翹一足於七日中說偈讚佛

  天上世間無如佛  十方世界亦無有

  世界所有悉能見  無有能及如佛者

爾時菩薩說此偈巳時彼山中有一鬼神作醜陋形

來恐怖我我以神力令彼行處懸崖嶮岨不能得過

時彼山神卽作是念我以惡心恐怖他故令我今者

行處嶮難不可得過今當往彼懺悔先罪作是念已

尋即往詣懺悔訖已發願而去佛告比丘欲知彼山

神恐佈我故五百世中形體醜陋見者驚走由彼懺

悔故今遭值我出家得道比丘聞已歡喜奉行頌曰

  大聖神變  隨事啟朦  含英秀發

  開悟相應  服以邪道  化現神通

  隱顯利物  乃軌髙蹤  羣生息謗

  感悟興隆  潛運自在  見者生恭

  罕逢斯聖  絶代靈龍  含生有福

  遇此休徵

感應緣略引二十五驗

通叙神化多種之變

漢時有左慈能變

舌埵山有帝女能變

夏鯀及趙王如意變

魏襄王年中有女變

漢建平中有男子變

漢建安中有男子變

晉元康中有女變

晉惠懷時有男女變

漢景帝時有人變

漢宣帝時有雞變

晉太康年中有彭蚑及蟹變

孔子於陳絃歌館中有鯷魚變

晉豫章郡吏易拔變

晉冝陽縣有女姓彭名娥變

晉太末縣呉道宗母變

晉復陽縣有牛變

炎帝之女變

諸傳襍記之變

秦時有江南宮亭廟神變

秦時南方有落民飛頭變

高陽氏同産夫婦變

魏時尋陽縣北山蠻人作術變

魏時清河宋士母因浴變

梁朝居士韋英妻梁氏嫁變

夫慈濟之道震古式瞻通化之方由來難測此是方

外之大聖非是域中之凡能竆之不可原究之不可

盡然凡聖雖别變化有同良由智有淺深障有麤細

機有大小化有寛狹葢達生死之本可以言變化矣

若依佛敎明信因果因緣相假方成變化矣據外俗

未達大方唯信緣起不頼因成故千寶記云天有五

氣萬物化成木精則仁火精則禮金精則義水精則

智土精則恩五氣盡純聖德備也木濁則弱火濁則

淫金濁則暴水濁則貪土濁則頑五氣盡濁民之下

也中土多聖人和氣所交也絶域多怪物異氣所産

也茍禀此氣必有此形茍有此形必生此性故食榖

者智慧而文食艸者多力而愚食桑者有絲而蛾食

肉者勇憨而悍食土者無心而不息食氣者神明而

長壽不食者不死而神大腰無雄細腰無雌無雄外

接無雌外育三化之蟲先孕後交兼愛之獸自為牡

牝寄生因夫高木女蘿託乎茯苓木株於土萍植於

水鳥排虗而飛獸蹠實而走蟲土閉而蟄魚淵濳而

處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本乎時者親旁則

各從其𩔖也千歲之雉入海為蜃百年之雀入江為

蛤千歲龜黿能語人語千歲之狐起為美女千歲之

虵斷而復續百年之䑕而能相卜數之至也春分之

日鷹變為鳩秋分之日鳩變為鷹時之化也故腐艸

之為螢也朽葦之為蛬也稻之為𧉪也麥之為蛺蝶

也羽翼生焉眼目成焉心智存焉此自無知而化為

有知而氣易也鶴之為麞也虵之為龞也蛬之為𧎚

也不失其血氣而性形變也若此之𩔖不可勝論應

變而動是謂順常茍䥘其方則為妖眚故下體生於

上氣之反者也人生獸獸生人氣之亂者也男化為

女女化為男氣之質者也魯牛哀得疾七日化而為

虎形體變易爪牙施張其兄將入搏而食之當其為

人不知將為虎當其為虎不知嘗為人故晉太康中

陳畱阮士禽傷於虺不忍其痛數嗅其瘡已而䨇虺

成於鼻中元康中曆陽紀元載客食道龜已而成瘕

醫以藥攻之下龜子數升大如小錢頭足㲉備文甲

皆具唯中藥已死夫妻非化育之氣鼻非胎孕之所

享道非物之具從此觀之萬物之生死也與其變化

也非通神之思雖求諸已惡識所自來然朽艸之為

螢由乎腐也麥之為蛺蝶由乎濕也爾則萬物之變

皆有由也農夫止麥之化者漚之以灰聖人理萬物

之化者濟之以道其與不然乎今所覺事者固未足

以究其變化之極也此乃由衆生本識襍業熏成因

種旣熟緣假外形情與非情隨緣興變若先無種縱

遇其緣緣踈力弱亦未能獨變故因假緣故種不獨

成緣假因故緣不獨辦因緣和合力用相齊萬𩔖由

生一非能建𢉙將來哲豈猜餘卜也

左慈字元放廬江人也有神通嘗在曹公座公曰今

日高會恨不得呉松江鱸魚為膾放云可得也求銅

盤貯水放以竹竿餌釣盤中須㬰引一鱸出公大撫

掌會者皆驚公曰一魚不周座席得兩為佳放乃復

餌釣之須㬰引出皆三尺餘生鮮可愛公便目前膾

之周賜座席公曰今旣得鱸恨不得蜀生薑耳放曰

可得也公恐其近道買因曰吾㫺使人至蜀買錦可

勑人告吾使使增市二端人去須㬰還得生薑又云

於錦肆下見公使已勑增市二端後經歲餘公使還

果增市二端錦問之云㫺某月某日見人於肆下以

公勑勑之增市二端錦後公近郊士人從者百許人

放乃齎酒一甖脯一片手自傾甖行酒百官百官皆

醉飽公還驗之酤賣家昨悉亾其酒脯矣公惡之隂

欲殺元放元放在公座將收之放却入壁中霍然不

見乃募取之或見於市乃捕之而市人皆放同形後

或見放於陽城山頭行人逐之放入於羣羊行人知

放在羊中告之曰曹公不復相殺本成君術旣驗但

欲與相見羊中忽有一大老羝屈前兩SKchar人立而言

曰遽如許人卽云此羊是競往欲取而羣羊數百皆

為羝羊並屈前SKchar人立云遽如許於是莫知所取焉

老子曰吾之所以為大患者以吾有身也及吾無身

吾有何患哉若老子之儔可謂能無身矣豈不遠哉

舌埵山帝之女死化為怪艸其葉蕋茂其華黄色其

實如菟絲故服怪艸者恒媚於人焉周宣王三十三

年幽王生是歲有馬化為狐晉獻公二年周惠王居

于鄭鄭人入王府多脫化為蜮射人萇𢎞見殺蜀人

藏其血故三年而為碧漢靈帝時江夏黄氏之母浴

伏盤水中久而不起變為黿矣婢驚走告比家人來

黿轉入㴱淵其後時時出現初浴𬖂一銀SKchar2猶在其

𩠐於是黄氏累世不敢食黿肉又呉寶鼎元年六月

晦日丹陽宣騫母年八十矣亦因洗浴化為黿其狀

如黄氏騫兄弟四人閉戸衛之掘堂上作大坑瀉水

其黿入水中遊戲一二日間恒延頸岀亦望伺户小

開便輪轉自躍入于深淵遂不復還

夏鯀天子之父趙王如意漢祖之子而鯀為黄能意

為蒼狗

魏襄王三年有女子化為化爲丈夫與妻生子故京

房易傳曰女子化為丈夫兹謂隂昌賤人為王丈夫

化為女子兹為隂勝陽厥咎亾也

漢建平中豫章有男子化為女子嫁為人婦生一子

長安陳鳳曰陽變為隂將亾繼嗣生一子者將復一

世乃絶也故使哀帝崩平帝沒而王莽SKchar

建安七年越嶲有男子化為女子周羣曰哀帝時

爾有此變將有易代之事也至二十五年獻帝封山

陽公

晉元康中安豐有女子曰周世寧年八歲漸化為男

至十七八而氣性成女體化而不盡男體成而不徹

畜妻而無子

晉惠懷之世京洛有人一身而有男女二體亦能兩

幸而尤好婬天下兵亂由男女氣亂而妖形作也當

太興之間又有女子其隂在腹肚居於揚州亦性好

婬色故京房易妖曰人生子隂在首則天下大亂若

在腹則天下有事若在背則天下無後

漢景帝元年九月膠東下蜜人年七十餘生𧢲𧢲有

毛生故京房易傳曰冡宰政厥妖人生𧢲五行志以

為人不當生𧢲猶諸𠊱不當舉兵向京師也其後有

七國之難起

漢宣帝黄龍元年未央殿輅軨廐中雌雞化為雄雞

毛衣亦變不鳴不將無距元帝初元中丞相府史家

雌雞化為雄雞冠距鳴將至永灮年中有獻雄雞生

角者五行志以為王氏之應也

太康四年會稽郡彭蚑及蟹皆化為䑕其衆覆野

大食稻為災始成有毛肉而無骨其行不能過田塍

數日之後則皆為牝至六年南陽獲兩足虎虎者隂

精而居乎陽金獸也南陽火名也金精入火而失其

形王室亂之妖也

孔子厄於陳絃歌於舘中夜有一人長九尺餘著皂

衣高冠大吒聲動左右子貢進問何人耶便提子貢

而挾之子路引出與戰于庭有頃未勝孔子察之見

其甲車間時時開如掌孔子曰何不探其甲車引而

奮之子路如之沒手仆於地乃是大鯷魚也長九尺

餘孔子歎曰此物也何為來哉吾聞物老則羣精依

之因衰而至此其來也豈以吾遇厄絶糧從者病乎

夫六畜之物及龜虵魚鼈艸木久者神皆依憑能為

妖怪故謂之五酉五酉者五行之方皆有其物酉者

老也故物老則為怪矣殺之則已夫何患焉或者天

之未䘮斯文以是繫予之命乎不然何為至於斯也

絃歌不輟子路烹之其味滋病者興明日遂行三

岀捜神記

晉時豫章郡吏易拔義熈中受番還家違遁不反郡

遣追見拔言語如常亦為施設使者催令裝束拔因

語曰汝看我面乃見眼目角張身有黄斑色便豎一

足徑出門去家先依山為居至麓變成三足大虎所

豎之脚卽成其尾右此一驗岀異𫟍

晉永嘉之亂郡縣無定主强弱相㬥冝陽縣有女子

姓彭名娥父母昆弟十餘口為長沙賊所攻時娥負

器出汲於溪聞賊至走還正見塢壁已破不勝其哀

與賊相格賊縳娥驅去溪邊將殺之溪際有大山石

壁高數十丈娥仰呼曰皇天寧有神不我為何罪而

當如此因奔走向山山立開廣數丈平路如砥羣賊

亦逐娥入山山遂崩合泯然如初賊皆壓死山裏頭

出山入娥遂隱不復出娥所捨汲器化為石形似雞

土人因號曰石雞山為娥潭右此一驗岀幽明録

晉義熈四年東陽郡太末縣呉道宗少失父單與母

居未有婦兒宗賃不在家隣人聞其屋中砰礚之聲

闚不見其母但有烏斑虎在其屋中鄕里驚怛恐虎

入其家食其母便鳴鼔會人共往救之圍宅突進不

見有虎但見其母語如平常不解其意兒還母語之

曰宿罪見追當有變化事後一月日忽失母縣界内

虎災屢起皆云母烏斑虎百姓患之發人格擊之殺

數人後人射虎中脅并㦸刺中其腹然不能卽死經

數日後虎還其家故牀上不能復人形伏牀上而死

其兒號泣如葬其母法朝冥哭臨之右此一驗岀齊諧記

晉復陽縣里民有一家兒牧牛牛忽䑛此兒䑛處肉

悉白兒俄而死其家葬此兒殺牛以供賓客凡食此

牛肉男女二十餘人悉變作虎右此一驗岀顧徽廣州記録

炎帝之女娃遊于東海溺而死化為精衛其狀如烏

常衘西山之木石以堙東海堙者塞也其音日因夸父與日競

走渴飲河河涸不足北飲大澤未至道死棄其狀化

為鄧林右此二驗岀山海經

博物志曰松脂淪入地千年化為茯苓茯苓千年化

為琥珀琥珀一名江珠今太山有茯苓而無琥珀益

州永昌出琥珀而無茯苓或復云燒蜂巢所作未詳

此二說孰是神農本艸經云取雞卵㲉黄白渾襍者

熟煑及尚軟隨意刻作物以苦酒漬數宿旣堅内著

粉中佳者亂眞此世所恒用無作不成○韓詩外傳曰孔子曰

為雀老蒲為葦捜神記曰土蜂名曰蜾今世

細腰之𩔖其為物雄而無雌不交不産常桑

蟲之子育之則皆化成已子也

秦周訪少時與商人泝江俱行夕止宮亭廟下同侶

相語誰能入廟中宿訪性膽果決因上廟宿竟夕宴

然晨起廟中見有白頭老公訪遂擒之化為雄鴨訪

捉還船欲烹之因而飛去後竟無他右此一驗岀述異記

秦時南方有落民其頭能飛其種人部有祭祀號曰

蟲落故因取名焉呉時將軍朱桓得一婢每夜臥後

頭輙飛去或從狗竇或從天窻中出入以耳為翼將

曉復還數數如此傍人怪之夜中照視唯有身無頭

其體微冷氣息裁屬乃蒙之以被至曉頭還礙被不

得安兩三度墮地噫咤甚愁而其體氣急狀若將死

乃去被頭復起傅頸有頃平和桓以為巨怪畏不敢

畜乃放遣之旣而詳之乃知天性也時南征大將亦

往往得之又嘗有覆以銅盤者頭不得進遂死

㫺者高陽氏有同産而為夫婦帝放之於崆峒之野

相抱而死神鳥以不死艸覆之七年男女同體而生

二頭四足手是為蒙雙氏右二驗岀捜神記

魏時尋陽縣北山中蠻人有術能使人化作虎毛色

介身悉如眞虎餘鄕人周有一奴使入山伐薪奴

有婦及妹亦與俱行旣至山奴語二人云汝且上高

樹視我所為如其言旣而入艸須㬰一大黄斑虎從

艸出奮迅吼喚甚為可畏二人大怖良久還艸中少

時復還為人語二人歸家愼勿道後遂向等輩說之

周尋復知乃以醇酒飲之令熟醉使人解其衣服及

身體事事詳視了無異唯於髻髪中得一紙畫作大

虎虎邊有符周密取錄之奴旣醒喚問之見事已露

遂具說本末云先嘗於蠻中告糴有一蠻師云有此

術以三尺布一升米精一赤雄雞一升酒受得此法

魏時有清河宋士宗母以黄初中夏天於浴室裏浴

遣家中子女盡出户獨在室中良久家人不解其意

於壁穿中闚不見人木盆水中有一大鼈遂開戸大

小悉入了不與人相承嘗先著銀SKchar2猶在頭上相與

守之啼泣無可奈何意欲求去永不可畱視之積日

轉解自捉出戸外其去駛逐之不及遂便入水復數

日忽還廵行宅舍如平生了無所言而去時人謂士

宗應行䘮治服士宗以母形雖變而生理尚存竟不

治䘮與江夏黄母相似右二驗岀續捜神記

梁時開善寺京師兆人韋英宅也英早卒其妻梁氏

不治䘮而嫁更納河内向子集為夫雖云改嫁仍居

英宅英聞梁嫁白日來歸乗馬將數人至於庭前呼

曰阿梁卿㤀我耶子集驚怪張弓射之應箭而倒卽

變為桃人所𮪍之馬亦化成茅馬從者數人盡為蒲

人梁氏惶懼遂捨為寺見洛陽寺記傳

眠夢篇第二十六之一

 述意部

原是一心積為三界癡流慢惰昬滯沉沒欲討其際

難測其本所以遠自無始至於今身生死輪轉塵劫

莫之比明闇遞來薪火不能譬逝水非駛器月難保

且夫盛衰之道與時交搆𥋍夢之途因心而動動由

内識境由外熏緣熏好醜夢通三性若㝛有善惡則

夢有吉凶此為有記若習無善惡汎覩平事此為無

記若晝緣青黄夢想還同此為想夢若見升沉水火

交侵此為病夢雖夢通三性然有報無報欲知斯事

如下經說

 三性部

如善見律云夢有四種一四大不和夢二先見夢三

天人夢四想夢云何四大不和夢答眠時夢見山崩

或飛騰虗空或見虎狼師子賊逐此是四大不和夢

虗而不實云何先見夢答或晝日見或白或黒或男

或女夜尅夢見是名先見夢此亦不實云何天人夢

答若善知識天人為現善夢令人得善若惡知識者

為現惡夢此卽眞實云何想夢者答此人前身或有

福德或有罪障若福德者現善夢罪者現惡夢如菩

薩母初欲入母胎時夢見白象從忉利天下入其右

脇此是想夢也若夢禮佛誦經持戒布施種種功德

此亦想夢問夢為善不善無記耶答亦善不善無記

若夢見禮佛聽法說法此是善功德若夢見殺盗婬

此是不善夢若夢見青黄赤白色等此是無記夢也

問曰若爾者應受果報答曰不受果報何以故以心

業羸弱故不感報是故律云除夢中不犯也又迦延

論云云何一切𥋍眠相應耶答曰或𥋍不眠相應如

未眠時身不軟心不軟身重心重身瞪瞢心瞪瞢身

憒心憒身𥋍心𥋍為𥋍所纏是謂𥋍不眠相應云何

眠不𥋍相應答曰不染汚心眠夢是謂眠不𥋍相應

云何𥋍眠相應答曰染汚心眠夢是謂𥋍眠相應云

何不𥋍不眠答曰除上爾所事問眠當言善不善無

記耶答曰眠或善或不善或無記云何為善答曰善

心眠夢云何不善答曰不善心眠夢云何無記答曰

除上爾所事如夢中施與作福持戒守齋如善心眠

時所作福當言餘福𮞉是名善云何眠時所作不福

當言𮞉耶答曰如夢中殺盗等如不善心眠餘不福

心𮞉是名不善云何眠時所作福不福不當言𮞉答

曰如眠時非福心非不福心𮞉如無記心眠時所作

福非福不當言𮞉是名無記問夢名何等法答曰是

五葢中無明葢也

 善性部

如出生菩提心經云爾時世尊告迦葉婆羅門言汝

善男子有四種善夢得於勝法何等為四所謂於𥋍

眠中夢見蓮蕐或見傘葢或見月輪及見佛形如是

見已應自慶幸我遇勝法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有𥋍夢見蓮蕐  及以夢見於華葢

  或復夢裏見月輪  應當獲得大利益

  若有夢見佛形像  諸相具足莊嚴身

  衆生見者應歡喜  念當必作調御師

又襍寶藏經云㫺有惡生王為行殘暴無悲邪見如

來遣迦栴延化其本國惡生王及夫人皆得生信王

大夫人號為尸婆具沙後生太子字喬波羅時王於

寢夢見八事一頭上火然二兩虵絞腰三細鐵䋞纏

身四見二赤魚吞其雙足五有四白鶴飛來向王六

血泥中行泥沒其腋七登太白山八鸛雀頭於夢

寤已以為不祥愁憂慘悴尋卽問諸外道婆羅門外

道聞王此夢素嫌於王兼嫉尊者迦栴延因王此夢

言大不吉不禳猒之禍及王身王聞其語信以為然

益增憂惱卽問之言若禳猒時當須何物諸婆羅門

言所須用者王所珍愛我若說者王必不能時王答

言此夢甚惡但恐大禍殃及我身除我以往餘無所

惜請為我說所須之物諸婆羅門等見其慇懃知其

心至卽語王言所可用者此夢有八還須八種可得

禳災一殺王所敬夫人尸婆具沙二殺王所愛太子

喬婆羅三殺輔相大臣四殺王所有烏臣五殺王一

日能行三千里象六殺王一日能行三千里駝七殺

王良馬八殺王所敬秃頭迦栴延却後七日若殺此

八聚集其血入中而行可得消災王聞其言以已命

重卽便許可還至宮中愁憂懊惱夫人問王何故如

是王答夫人具陳說上不祥之夢并道婆羅門禳夢

所須夫人聞已而作是言但使王身平安無患妾之

賤身豈足貴耶復白王言却後七日我歸當死聽我

往彼尊者迦栴延所六日之中受齋聽法王言不得

汝若至彼或語其實彼若知者捨我飛去夫人慇懃

王不能免卽便聽往夫人到彼尊者所禮拜問訊遂

經三日尊者怪問王之夫人未曾至此經停信㝛何

故今者不同於常夫人具說王之惡夢却後七日當

殺我等用禳災患餘命未幾故來聽法因向尊者說

王所夢尊者迦栴延言此夢甚吉當有歡慶不足為

憂一頭上火然者寶主之國當有天冠直十萬兩金

來貢於王正為斯夢夫人心急七日向滿為王所害

懼其來晚問尊者言何時來到尊者答言日晡時必

當來至二兩虵絞腰者月支國王當獻䨇劍價直十

萬兩金今日當至三細鐵網纏身者大秦國王當獻

珠纓價值十萬兩金後日凌晨當至四赤魚吞足者

師子國王當獻毗璢璃寶⿰𧾷攴價值十萬兩金後日食

時當至五四白鶴來者跋耆國王當獻金寶後日日

中當至六血泥中行者安息國王當獻鹿毛欽婆羅

衣價值十萬兩金後日日昳當至七登太白山者曠

野國王當獻大象後日晡時當至八鸛雀頭者王

與夫人當有私密之事事至後日自當知之夫人白

王良久果如尊者所言期限旣至諸國所獻一切皆

到王大歡喜尸婆具沙夫人先有天冠著重寶主國

所獻天冠王因挍戲脫尸婆具沙夫人所著一重天

冠著金鬘夫人頭上時夫人瞋恚而言若有惡事我

先當之今得天冠與彼而著尋以酪器擲王頭上王

頭盡汚王大瞋忿拔劍欲斫夫人夫人畏王走入房

中卽閉房戸王不得前王尋自悟尊者占夢云有私

密事正此是耳王及夫人尋至尊者迦栴延所具論

上來信於非法惡邪之言幾於尊者妻子大臣所愛

之物行大惡事今蒙尊者離於惡事卽詣尊者敬奉

供養驅諸外道婆羅門等遠其國界卽問尊者有何

因緣如此諸國各有所珍奉獻於我尊者答言乃往

過去九十一劫爾時有佛名毗婆尸彼佛出時有一

國名曰槃頭王之太子信樂精進至彼佛所供養禮

拜卽以所著天冠寶劍纓絡大象寶車欽婆羅衣上

獻彼佛緣是福慶生生尊貴所欲珍寶不求自至王

聞是已於三寶所深生敬信作禮還宮

法苑珠林卷第四十三

校譌

 第十二紙二行能語之南藏作與第十七𥿄十五行正南藏作止

音釋

 䆳雖遂切㴱也膖脹膖匹降切脹知亮切七余切蛆蟲也作答切齧也

 郎狄切小石也郎狄切車踐也尺救切腐氣也祈堯切舉也古本

 啼弟二音鮎魚也呼甘切愚癡甚也婢忍切母畜也之十切踐也

 切蟲藏也渠容切蟋蟀也𧉪古牙切米中蟲也所景切災也許偉切蝮虵也

 ⿸疒段公遐切腹中病也正 殻克𧢲切皮甲也都黎切牡羊也影逼切短弧似

 仲良切姓也黃能能囊來切黄能三足鱉也息委切越嶲郡名輅軨

 輅魯故切車也軨盧經切車 間小横木也砰𮁌砰披耕切𮁌克盍切砰𮁌石相築聲也

 闚缺規切門中視也烏𤓰切美女也蜾古火切魯果切正作

 蠮螉蠮一結切螉音翁瞪瞢瞪澄應切瞢母亘切瞪瞢不明貌於姓切大便也

 瑯琊居士王世貞施貲刻此法𫟍珠林第四十三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眞

 州王國英書 金陵沈一科刻萬曆辛卯夏清涼山妙德菴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