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二

卷第四十一 法苑珠林 卷第四十二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四十三

法苑珠林卷第四十二

   唐上都西明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妖怪篇第二十四

 述意部

妖怪者千寳記云葢是精氣之依物者也氣亂於中

物變於外形神氣質表裏之用也本於五行通於五

事雖消息昇降化動萬端然其休咎之徵皆可得域

而論矣此是俗情之近見未達大聖之因果考斯徵

變乃是衆生宿業之襍因感現報之緣發因緣相㑹

物理必然故有斯徵未足可怪也

 引證部

如佛本行經云爾時佛告諸比丘言我念往㫺有一

馬王名雞尸形貌端正身體白淨猶如珂雪又若白

銀如淨滿月如居陁華其頭紺色𧺆疾如風聲如妙

鼓於彼時間閻浮提有五百商人時諸商人欲入大

海辦具資粮行到大海即祠海神備諸舩舶雇得五

舩師求覓珍寳時諸人輩至其海内忽值惡風吹其

舩舫至羅刹國其國多有羅刹之女欲到彼國大風

飄搏舩悉破壞時諸商人各運手足截流浮去欲詣

彼岸時羅刹女聞彼大海有舩破壞羅刹女等即往

救接一時捉得五百商人共彼商人五欲自娛歡喜

踴躍共生男女将彼商人置一鐵城既安置已變化

本形令使端正可喜過人人纔不及用天香湯澡浴

以香塗身著種種衣纓絡莊嚴妙華天冠懸以寳鈴

捷疾走行詣商人所語諸人言是諸聖子莫有恐也

莫有愁也過汝手來過汝臂來過汝腕來是時商人

窮極護命恐怖畏死遂於彼所起實女想與其手臂

時羅刹女度諸商人慈言哀愍從何逺來可為我夫

憐愍我等為我作主我等無人愛念作歸依處除滅

我等憂愁煩惱為我等輩當作家長我等承事不令

虧失爾時商人咸共惻愴舉聲啼哭各吐𤍠氣共相

慰喻迭互安心詣羅刹城未到彼城於其中路見有

一所其地寛廣皆悉平正樹林華果枝葉扶疎諸鳥

遊集如是無量復有襍華池沼華鳥滿中觀者欣悦

能滅憂煩其羅刹城四壁潔白狀如珂雪又如冰山

其城在地若遥觀者乃見彼城如白雲隊從地涌出

其城粧飾如經具述爾時諸羅刹女将諸商人向彼

城已教脱舊衣以諸香湯沐浴身體令坐種種妙勝

之座以五欲具而娛樂之五音諸聲於前而作經於

久時受大快樂後時諸羅刹女等告諸商人善哉聖

子是城南面不得從彼出向某處有一商人智慧深

細聰明利見即生疑念作是思惟以何等故不聽南

過我應伺諸女睡卧之時尋往所禁之處次第觀看

善惡之事爾時商主作是念已即伺彼諸羅刹女等

臥睡眠己遂安詳而起不令有聲即執刀從家而出

尋逐意趣漸漸前進至於少地見一微徑恐怖之所

無有艸木甚可畏懼乃聞有人大叫唤聲狀如叫唤

地獄中苦痛之聲聞此聲己身毛皆竪黙然而住良

久喘定還詣彼道漸進其路見一鐵城其城高峻聲

出之處詣城廵行而不見門到於北面見有一樹名

曰合歡近城而生其樹高大出於城上時彼商主見

斯樹已即上其樹觀看城内見彼城中多有人死百

有餘數或有死者已被食半或命未斷半身支解或

有饑渴逼惱而坐或復消痩唯有筋骨眼目坎䧟如

井底星迷悶在地頭髪蓬亂塵土坌身甚大羸痩各

相割肉而噉食之以是因緣作大叫唤如閻羅王所

居之處見諸衆生受大苦惱是大商主見是事已亦

復如是即以手捉合歡樹枝而揺動之一枝動已舉

樹枝葉互相撑觸而有聲出爾時受苦諸人聞是聲

已仰觀城上見彼商主在合歡樹見己悲呼汝是誰

耶為天為龍為夜叉為帝釋為大梵王等耶在於厄

難憐愍我輩故來至此救拔我等苦耶時彼人輩合

十指掌頭頂遥禮哀泣發聲仰面上觀仰如是白善

哉仁者汝今濟拔於我到於親愛之所耶爾時商主

從彼苦人聞是語已鬱怏不樂身心悲惱而報彼言

是諸人輩當知我今非是天龍乃至非大梵天也但

我等輩從閻浮提興生至此為求財故入於大海我

等将欲至於陸地忽遇大風船舶破散值諸婦女來

至我邊濟拔我等從爾已來常共如是諸女歡娛受

樂我今云何能濟汝苦是時商主復問彼言汝諸人

等云何在此受如斯事彼苦人輩即答言曰善哉善

人我等今者亦復如是行人同伴亦五百人船破至

岸亦遭羅刹女共受五欲将我等輩置鐵城中入此

城來已被他食二百五十今唯二百五十人在我等

亦共彼輩和合生於男女彼羅刹女語言微妙其聲

婉媚但彼女等貪食肉故共生男女悉還食盡汝諸

人輩慎莫共彼愛樂娛樂何以故彼甚可畏無愛心

故是時商主復問彼言諸人輩頗有方便得脱難不

彼即報言有一方便商主復問方便如何善哉為説

彼等報言十五日滿四月節㑹大喜樂日月與卯宿

合㑹之時有一馬王名曰雞尸隋云多髮形貌端正見者

樂觀白如珂貝其頭紺黒行疾如風聲如妙鼓彼所

停處乃有粇米自無糠糩甚大鮮白香美具足彼馬

所食食是米已來詣海岸露現半身口出人聲而作

是言誰欲度彼大鹹苦水如是三説我今當令安隱

得度彼岸若值如是馬者即得免難唯有此事更無

餘也汝等若欲脱諸難者勿泄此言商主復問汝等

頗曽見馬王不汝若見者何不親近何不度汝初從

誰聞如是之事彼等報言我從虗空聞如是聲而有

信者尋虗空聲詣於北道馬王之所雖往其所不受

彼言而復還歸我等皆由愛羅刹女是故如此今受

是厄是諸商主復問彼言汝等去來可共詣彼馬王

之所彼等報言我欲上城城即増長掘地欲出其孔

還合我等是處無解脱期我輩必為羅刹女食何當

得見彼親眷屬汝等人輩慎莫放逸隨意所去速詣

父母及自眷屬還歸本鄉唯願汝等心意和合我等

本生某處某城某邑善哉汝等若至彼處為我等輩

問訊父母諸親朋友作是語已復告彼言汝等後時

更莫發心向彼大海何以故大海内有諸恐怖但在

彼處隨宐活命得共父母妻子眷屬不復分離能行

布施多造福業嚴持齋戒是為第一是時商主聞彼

語已生大恐怖遂即下樹時彼諸人一時發聲叫唤

啼哭嗚呼極苦閻浮提内微妙之地何當得見若本

知是厄處寧住在彼餐噉牛糞用為活命不為求財

而來此也爾時商主依著本道還向本處見彼等輩

諸羅刹女猶故睡眠商主爾時還即眠臥至於天曉

便作是念云何令彼諸商人輩得知此事若輙出言

是即漏泄若其漏泄羅刹諸女恐将我等至厄難處

我之此語應須隱黙乃至四月臨當節㑹馬王來日

乃告彼等所以者何㫺有偈説

  凡於知識處 輕陳心實者 其事當漏泄

  聞者各各傳 是以怨所得 便受大苦惱

  故有智慧者 輕不漏其言

爾時商主隱黙而住乃至四月歡樂㑹時方始告彼

諸商人知汝等今者慎莫放逸戀著愛心或貪婦女

或貪飯食及餘資財我於汝等極生憐愍我今密語

時諸商人聞商主説猶如師子在於山林忽大哮吼

有諸凡獸在彼山邊聞其吼聲生大驚怖各相謂言

我等今者未脱大海可惡之事時彼商人過彼日己

遂至夜内見彼羅刹一切諸女躭著睡眠安隱而臥

私密盜竊從卧牀起咸共詣彼期處詣彼處已白商

主言善哉商主所見之者願為我説爾時商主即告

彼等説前見事諸人聞已憂愁不樂白商主言善哉

商主我等今當冝可速至彼馬王所願我等輩安置

得達閻浮提内本生之處時諸商人皆詣馬王所爾

時馬王至於海岸露現半身以人音聲而三唱告誰

欲樂度鹹水彼岸我當安隱負而度之令到彼岸時

諸商人聞馬王如是語已歡喜踊躍身毛皆豎合十

指掌頂禮馬王作如是言善哉馬王我等欲度樂至

彼岸願濟我等從水此岸達到彼岸爾時馬王告諸

商人汝等當知彼羅刹女不久應來或将男女顯示

於汝慈悲哀哭受於苦惱汝等於時莫生染著愛戀

之心汝等若起此意假使乗我背上必當墮落為彼

羅刹之所噉食若作如是意念彼非我許物非我男

女設使以手執我一毛而懸之者我於是時安隱相

送速到彼岸作是語已汝等今者可乗我背或執我

身分脚足支節時諸商人依語乗之爾時馬王負彼

商人出哀愍聲飛騰空裏行疾如風爾時彼諸羅刹

女輩聞彼馬王哀愍之聲復聞走聲狀如猛風忽從

睡覺覓彼商人悉皆不見處處觀看乃遥見商人乗

馬王上乗空而去既見是已速將男女馳走奔赴至

於海岸發慈愍聲哀號啼哭作大苦惱各作是言汝

諸聖子今者捨我欲何所去今我無主汝是我主汝

等於先墮在海難大恐怖中我等度汝唯願汝等與

我為夫汝等今者捨背於我欲詣何所無恩無義何

故相棄若有違犯今乞懴悔從今已去不作諸惡如

其不用我者今此男女可收将去時羅刹女雖作如

是慈流言語雞尸馬王仍将彼輩五百商人安隱得

度大海彼岸到閻浮提諸比丘於意云何時雞尸馬

王豈異人乎即我身是五百人中商主者豈異人乎

即舍利弗是五百商人豈異人乎即刪闍耶波離婆

闍迦諸弟子等五百人是我於彼時以此五百諸商

人等至厄難處救其厄難達到彼岸今者還復至刪

闍耶見之處舍利弗化已将詣我所我於邪見曠野

之中化令得脱度生SKchar海是故汝等當於佛所應生

尊重恭敬之心又舊襍譬喻經云㫺有五道人俱行

逢雪遇一神祠中宿舍中有鬼神像形國人所奉客

四人言今夕大寒可取木人燒之用炊一人言此是

人事不可敗之便置不破此室中鬼常噉食人自相

與語言正啗彼一人一人畏我餘四人惡不可放之

其不敢破者夜聞鬼語起呼伴去餘四人言何不破

像用炊然乎便取燒之噉人鬼怕即奔走去夫人學

道亦復如是常須堅意不可怯弱令鬼得便悞損人

也故維摩經云譬如人畏時非人得其便也又菩薩

處胎經云爾時世尊告智浄菩薩曰一生補處菩薩

以權方便在卑賤家生欲得示現除無明結十月在

胎臨生之日現無手足父母覩見謂為是鬼捐棄曠

野不使人見其後數日母復懐身具滿十月生一男

兒端正SKchar妙世之希有晝生夜死父母號哭椎胷向

天山神𣗳神何不憐我先生一子而無手足捐棄曠

野今生一子端正無比狀如天神今復晝生夜死心

肝斷絶當復奈何復經數月母漸懐妊十月具滿生

一男兒三頭八脚四眼八臂覩者毛豎父母眷屬捨

而欲去菩薩權見令不得去父母問曰為是天耶為

是龍鬼神耶爾時所生兒即以偈報父母曰

  非天夜叉鬼 須倫迦樓羅 為母除愚闇

  權生父母家 先無手足子 亦復是我身

  朝生若暮死 八住無上尊 我今受形分

  三頭八手脚 何為捨我去 徑向地獄門

  焚燒善根本 求滅亦欲難 今我還復體

  現本端正形 守戒不失願 託生父母家

  前後捨身命 其數如微塵 衆生病非一

  投於甘露藥 𧼈使入道險 不令入邪徑

  諸天受福樂 甘露除病藥 不違聖教藥

  解脱涅槃藥

頌曰

  求寶失舟濟 飄浮思救形 幻媚多方𧼈

  妖魅誑人情 假接度海難 虛發親愛聲

  自非馬王負 危苦詎安寧

感應緣略引二十七驗

東陽畱寵為血怪

魯昭公時龍怪

漢惠帝時龍怪

漢武帝時虵怪

漢桓帝時虵怪

晉太康中有魚怪

漢成帝時鼠怪

漢景帝時犬怪

漢章帝時魅怪

賈誼見鵩鳥怪

安陽城有亭廟怪

東越閩中虵怪

中山王周南䑕怪

桂陽張遺樹怪

南陽宋大賢亭怪

吳時廬陵郡亭中鬼

建安中東郡界老公怪

晉時有老貍作父怪

南京寺記烏巢殿怪

晉時有貍作人婦怪

晉時有貍作人女産兒怪

晉時張春女邪魅怪

宋時梁道脩宅内鬼魅怪

瑯瑘王騁之妻

西方山中人食鰕蟹怪

宋時王家作蟹斷有材怪

唐時逆人張亮霹𮦷怪

東陽畱寵字道𢎞居于湖孰每夜門庭自有血數升

不知所從來如此三四後寵為折衝将軍見遣北征

将行而炊飯盡變為蟲其家人蒸炒亦變為蟲其火

逾猛其蟲逾壯寵遂北征軍敗於壇丘為徐龍所殺

魯昭公十九年龍鬬於鄭持門之外洧洴京房易傳

曰衆心不安厥妖龍鬬其邑中也

漢惠二年正月癸酉朔旦兩龍現於蘭陵庭東坐溫

陵井中京房易傳曰有德遭害厥妖龍見井中行刑

甚惡黒龍從井出

漢武帝太始四年七月趙有虵從郭外入與邑中虵

鬬孝文廟下邑中虵死後二年秋有衞太子事自趙

人江充起

漢桓帝即位有大虵現德陽殿上洛陽市令淳于翼

曰虵有鱗甲兵之象也

晉太康中有鯉魚二枚現武庫屋上武庫兵府有鱗

甲亦是兵之𩔖也魚又極陰屋上太陽魚現屋上象

至隂以兵革之禍干太陽也及惠帝之初誅皇后父

楊駿矢交宮闕廢后為庶人也死於幽宮元康之末

而賈后專制謗殺太子尋亦廢故十年之間母后之

難再興自是禍亂搆矣京房易妖曰魚去水飛入道

路兵且作

漢成帝建始四年九月長安城南有鼠㗸黄藁栢葉

上民塚栢及榆樹上為巢桐栢為多巢中無子皆有

乾屎數升時議臣以為恐有水災起鼠盜竊小獸夜

出晝匿今正晝去穴而登木象賤人将居貴顯之象

也桐栢衞思后園所在也其後趙后自微賤登至尊

與衞后同𩔖趙后終無子而為害明年有鳶焚巢殺

子之象云京房傳曰臣私祿罔辟厥妖鼠巢也

漢景帝三年邯鄲有犬與家豕交時趙王遂與六國

共反外結匈奴以為援五行志以為趙王昬亂豕類

外交之異匈奴犬豕之類也

壽灮侯者漢章帝時人也能劾百鬼衆魅令自縛見

其形其縣人有婦為魅所病侯為劾之時大虵數丈

死於門外有大樹樹有精人止者死鳥過者墜侯劾

之樹盛夏枯落有大虵長七八丈懸死其間章帝聞

之徵問對曰有之帝曰殿下有怪夜半後常有數人

絳衣披髮持火相隨豈能劾之侯曰能此小怪耳帝

偽使人為之侯劾三人三人登時著地無氣帝驚曰

非魅也朕相試耳即使解之

賈誼為長沙王太傅四月庚子日有鵩鳥飛入其舍

止于坐隅良乆乃去誼發書占之曰野鳥入處主人

将去誼忌之故作鵩鳥賦齊死生而等禍福以致命

定志焉

安陽城南有一亭廟不可宿也若宿殺人有一書生

乃過宿之亭民曰此不可宿前後宿此未有活者書

生曰無苦也吾自能諧遂住廟舍乃端坐誦書良久

乃休夜半後有一人著皂單衣來往户外呼亭主亭

主應曰諾亭中有人耶答曰向者有一書生在此讀

書久適休似未寐乃喑嗟而去須㬰復有一人冠幘

赤衣呼亭主亭主應諾亦復問亭中有人耶亭主答

如前復喑嗟而去於是書生無他起詣向者呼處微

呼亭主亭主亦應諾復問亭中有人耶亭主答如前

乃問向者黒衣來者誰曰北舍母豬也又曰赤冠幘

來者誰曰西舍老雄雞父也曰汝復誰耶曰我是老

蠍也於是書生密便誦書至明不敢寐天明亭民來

視驚曰君何以得活耶書生曰汝促索函來吾與卿

取魅乃掘昨夜應處果得老蠍大如婆毒長數尺

於西家得老雄雞父北舍得母豬凡殺三物亭毒逐

静永無災横也

東越閩中有庸嶺高數十里其下北隙中有大虵長

七八丈圍之一丈土俗常懼治都尉及屬城長吏多

SKchar者祭以牛羊故不得福或與人夢或喩巫祝欲

得㗖童女年十二三者都尉令長並共患之然氣勵

不息共請求人家生婢子兼有罪家女養之至八月

朝祭送虵穴口虵輙夜出吞嚙之累年如此前後已

用九女爾時預復募索未得其女将樂縣李誕家有

六女無男其小女名寄應募欲行父母不聽寄曰父

母無相唯生六女無有一男雖有如無女無緹縈濟

父母之功既不能供徒費衣食生無所益不如早死

賣寄之身可得少錢以供父母豈不善耶父母慈憐

終不聽去寄自潛嚴不可禁止寄乃行告貴請好劍

及咋虵犬至八月朝便詣廟中坐懷劍将犬先作數

石米餈蜜麨灌之以置穴口虵夜便出頭大如囷目

如二尺鏡聞餈香氣先啗食之寄便放犬犬就嚙咋

寄從後斫得瘡痛急虵因踊出至庭而死寄入視穴

得其九女髑髏悉舉出咤言曰汝曹怯弱為虵所食

甚可哀愍於是寄女緩步而歸越王聞之聘寄女為

后拜其父為将樂令母及姊皆有賜賞自是東治無

復妖邪之物其歌謡至今存焉

中山王周南正始中為襄邑長有鼠從穴出在廳事

上語曰周南爾以某月某日當死周南急往不應鼠

還穴後至期復出更冠幘皂衣而語曰周南汝日中

當死周南復不應鼠復入穴斯須復出出復入轉行

數語如前日適中鼠復曰周南汝不應我復何道言

訖顛蹶而死即失衣冠周南便卒取視俱如常鼠

桂陽太守江夏張遺字昇高居鄢陵田中有大樹十

餘圍葢六畆枝葉扶踈盤地不生榖艸遣客斫之斧

數下樹大血出客驚怖歸白昇高昇高怒曰老樹汁

赤此何得怪因自斫之血大流出昇高更斫枝有一

空處白頭老公長四五尺突出趂昇高昇高以刀逆

斫殺之四五老公並死左右皆驚怖伏地昇高神慮

恬然如舊諸人徐視似人非人似獸非獸此所謂木

石之怪䕫蝄蜽者乎其伐樹年中昇髙作辟司空御

史兖州刺史

南陽宋名大賢西鄂有一亭不可止止則害人大賢

以正道不可干且上樓鼔琴而已不設兵仗至於夜

半時有鬼來登梯與大賢語瞋目磋齒形貎可惡大

賢鼓琴如故鬼乃去於市取死人頭來還語大賢曰

寧可行小熟啗因以死人頭投大賢前大賢曰甚佳

吾暮臥無枕正當得此鬼復去良久乃還曰寧可共

手摶耶大賢曰善語未竟大賢前便逆捉其脅鬼

急言死死賢遂殺之明日視之乃是老狐也因止亭

毒更無害怖

吳時廬陵郡都亭重屋中常有鬼魅宿者輒死自後

使官莫敢入舍時丹陽人姓湯名應大有膽武使至

廬陵便入亭止吏啓不可止此應不隨諌盡遣所将

人還外止宿應唯持一口大刀臥至三更中間有扣

閤者應遥問誰答云部郡相聞應使進相聞已而去

經須㬰間復有扣閤者如前曰府君相聞應復使進

身著皂衣去後應謂是人了無疑也頃復扣閤言是

部郡府君詣來應乃疑曰此夜非時又府君部郡不

應同行知是鬼魅持刀迎之見有二人皆盛衣服俱

進坐畢府君者便與應談談未畢而部郡跳至應背

後應顧以刀擊中之府君下坐走出之應急追至亭

後牆下及之斫傷數下去其處已還臥逹曙将人往

尋見有血迹追之皆得云稱府君者是老狐魅云部

郡者是老狸魅自後遂絶永無妖怪

建安中東郡界家有怪者無故盆器自發訇訇作聲

若有人焉盤案在前忽然便失之難生輙失子如是

數歲甚疾惡之乃多作美食覆葢著一室中藏户間

伺之果復重來發聲如前便閉户周旋室中更無所

見爲闇但以杖撾地良久於室隅間有所中呼曰哊

哊冥死開戸視之得一老公可百餘歲言語了不相

當貌狀頗欲𩔖獸遂行推問乃於數里上得其家人

云失來十餘年得之哀喜後歲餘日復更失之聞在

陳畱界復作妖怪如此時人猶以為此公也

晉時吳興一人有二男田中作作時見父來罵詈打

拍之兒歸以告母母問其父其父大驚知是鬼魅便

令兒斫之鬼便寂不復往父憂恐兒為鬼所困便自

往看兒謂是鬼便殺而埋之鬼便逐歸作其父形語

家二兒已得殺奴矣兒暮歸共相慶賀遂積年不覺

後有一師過其家語二兒云君尊候有大邪氣兒以

白父父大怒兒出以語師令𨒪去師便作聲入父成

大老狸入牀下遂得之往所殺者乃真父也改殯治

服一兒遂自殺一兒忿懊亦死右一十八驗岀捜神記

晉南京寺記云波提寺在秣陵縣新林靑陵㫺晉咸

安二年簡文皇帝起造本名新林寺時歴陽郡烏江

寺尼道容苦行通靈預知禍福世傳為聖𡡉咸安初

有烏巢殿屋帝使常筮人占之曰西南有女人師當

能伏此怪即遣使至烏江迎聖𡡉問此吉凶焉在𡡉

曰修德可以禳災齋戒亦能轉障帝乃建齋七日禮

懺精勤法席未終忽有羣烏運巢而去一時淨盡帝

深加敬信因為聖𡡉起此寺焉

晉海西公時有一人母終家貧無以葬因移柩深山

於其側志孝結墳晝夜不休将暮有一婦人抱兒來

寄宿轉夜孝子作未竟婦人每求眠而於火邊睡乃

是一狸抱一烏雞孝子因打殺擲後坑中明日有男

子來問細小昨行遇夜寄宿今為何在孝子云止有

一狸即已殺之男子曰君枉殺吾婦何得言狸狸今

何在因共至坑視狸已成婦人死在坑中男子因縛

孝子付官應償死孝子乃謂令曰此實妖魅但出獵

犬則可知魅令因問獵事能别犬不答云性畏犬亦

不别也因放犬便化為老狸則射殺視之婦人已還

成狸

晉太元中瓦官佛圖前淳于矜年少潔白送客至石

頭城南逢一女子美姿容矜悦之因訪問二情既和

将入城北角共盡欣好便各分别期更尅集便欲結

為伉儷女曰得壻如君死何恨我兄弟多父母並在

當問我父母矜便令女婢問其父母父母亦懸許之

女因勑婢取銀百斤絹百匹助矜成㛰經久養兩兒

當作祕書監明果騶卒來召車馬導從前後部鼓吹

經少日有獵者過覔矜将數十狗徑突入齚婦及兒

並成狸絹帛金銀並是艸及SKchar人骨虵魅等

晉永初中張春為武昌太守時人嫁女未及升車忽

便失性出外歐擊人乗云不樂嫁女家事俗巫云是

邪魅将女至江右此三驗岀幽明錄

宋時安定梁清字道修居揚州右尚坊問桓徐州故

元嘉十四年二月數有異灮仍聞擘籬聲令婢子

松羅往看見一人問云姓華名芙蓉為六甲至尊所

使從太微紫宮中下來遇舊居乃畱不去或鳥頭人

躬舉視眼摶擲灑糞穢清射之應絃而滅並有絳汁

染箭又覩一物形如猿懸在樹標令人刺中其髀墮

地奄没經日反從屋上跛行就婢乞食團飯授之頓

進二升數日衆鬼羣至醜惡不可稱論松羅牀障塵

石飛揚累晨不息婢採菊路遇一鬼著衣幘乗馬衞

從數十謂採菊曰我是上天仙人勿名作鬼問何以

恒擲穢汚答曰糞汚者錢財之像也投擲者𨒪遷之

徵也須之淸果爲武将軍北魯郡太守清厭毒既久

乃呼外國道人波羅氎讀咒文諸鬼怖懅或踰壁穴

而走皆作鳥聲於此都絶在郡少時夜中松羅復見

威儀器械人衆數萬一人戴幘送書麤紙有七十許

字筆跡婉媚逺擬羲獻又歌云登阿儂孔雀樓遥聞

鳳凰鼓下我鄒山頭髣髴見梁魯鬼有叔操喪哭泣

答弔不異世人鬼傳教曽乞松羅一函書題云故孔

修之死罪白牋以弔其叔䘮叙致哀情甚有詮次復

云近往西方見一沙門自名大摩刹問君消息寄五

丸香以相與之清先奉使燉煌憶見此僧清有婢産

於此便斷

瑯瑘王騁之妻陳郡謝氏生一男小字奴子經年後

王以婦婢招利為妾謝元嘉八年病終王之墓在㑹

稽假瘞建康東崗既空及虞輿靈入屋憑几忽於空

中擲地便有瞋聲曰何不作挽歌令我寂寂上道耶

騁之云非為永葬故不具儀耳右二驗岀異𫟍

周仲尼謂季桓子曰丘聞之木石之怪䕫蝄蜽韋昭注曰

木石謂山也䕫一足越人謂之山㺑或言獨足蝄蜽山精好學人聲而迷惑人也○右岀國語史記

曰秦始皇云山鬼不過知一歲事也

西方深山中有人焉其長尺餘袒身捕鰕蟹性不畏

人見人止宿喜依其火以炙鰕蟹伺人不在而盗人

鹽以食蟹名曰山㺑其音自叫人常以竹箸火中烞

音扑而山㺑皆驚犯之令人寒𤍠此雖人形亦鬼魅類耳所在山

中皆有之○右岀神異經

宋元嘉初富陽人姓王於窮瀆中作蠏斷旦往視之

見一材長二尺許在斷中而斷裂開蟹出都盡乃修

治斷出材岸上明往看之見材復在斷中斷敗如前

王又治斷出材明晨視所見如初王疑此材妖異乃

取内蠏籠中攣頭擔歸云至家當斧破然之未至家

三里聞籠中倅倅動轉顧見向材頭變成一物人面

㺅身一手一足語王曰我性嗜蟹比日實入水破君

蠏斷入斷食蟹相負已爾望君見怒開籠出我我是

山神當相祐助并令斷大得蟹王曰汝犯暴人前後

非一罪自應死此物種𩔖專請乞放王𮞉頭不應物

曰君何姓何名我欲知之頻問不已王遂不答去家

轉近物曰既不放我又不告我姓名當復何計但應

SKchar耳王至家熾火焚之後寂然無復異土俗謂之

山㺑亦知人姓名則能中傷人所以勤勤問王欲害

人自免右一驗岀述異記

唐逆人張亮㫺爲幽州都督於智泉寺禮拜見一大

像相好圓滿遂别供養亮遇霹𮦷其堂柱迸木擊亮

額𧢲而不甚傷及就寺禮像額見有破處事在冥報

記又貞觀年中其像忽然繞頸有㾗跡大如線焉時

人咸以爲不祥之兆未幾亮果以罪被誅其痕于今

見在岀㝠報拾遺記

法苑珠林卷第四十二

校譌

 第十三紙二行去北藏作云將北藏作将第二十一紙二行牋南藏作䏼四

 行僧淸下南藏有家字

音釋

 珂丘柯切石次玉㓗白如雪古暗切深靑也薄陌切海船也蒲悶切塵塕也

 抽庚切距也糠糩糠丘剛切榖皮也糩苦㑹切麤糠也房六切鴞屬洧洴

 軌切洴蒲丁切邯鄲邯河于切鄲都寒切邯鄲趙地名乞逆切與隙同緹縈

 兮切縈於營切緹縈漢太倉令淳于公女名也陟駕切叱怒也於䖍切邑名

 切木石之怪也呼宏切大聲也正作懊於到切悔恨也𡡉眉波切𡡉尼也

 切與咋同部禮切股也逹恊切毛布也燉煌燉徒孫切煌胡光切燉煌郡名

 於罽所斬陟格切齧也

 瑯琊居士王世貞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四十二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眞

 州王國英書 溧水毛討榮刻萬曆辛卯夏淸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