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陽伽藍記/序

  洛陽伽藍記
卷第一 

《三墳》《五典》之說,九流百氏之言,並理在人區,而義兼天外。至於一乘二諦之原,三明六通之旨,西域備詳,東土靡記。自項日感夢,滿月流光,陽門飾豪眉之像,夜臺圖紺髮之形,邇來奔競,其風遂廣。至於晉室永嘉,唯有寺四十二所。逮皇魏受圖,光宅嵩洛,篤信彌繁,法敎愈盛。王侯貴臣,棄象馬如脫屣;庶士豪家,捨資財若遺跡。於是招提櫛比,寶塔駢羅,爭寫天上之姿,競摹山中之影;金刹與靈臺比高,講殿共阿房等壯。豈直木衣綈繡,土被朱紫而已哉!曁永熙多難,皇輿遷鄴,諸寺僧尼,亦與時徙。至武定五年,歲在丁卯,余因行役,重覽洛陽。城郭崩毀,宮室傾覆,寺觀灰燼,廟塔丘墟。牆被蒿艾,巷羅荊棘,野獸穴於荒階,山鳥巢於庭樹。遊兒牧豎,躑躅於九逵;農夫耕老,藝黍於雙闕。《麥秀》之感,非獨殷墟;《黍離》之悲,信哉周室!京城表裏,凡有一千餘寺,今日寥廓,鐘聲罕聞。恐後世無傳,故撰斯記。然寺數最多,不可遍寫;今之所錄,止大伽藍,其中小者,取其祥異,世諦俗事,因而出之。先以城內為始,次及城外。表列門名,以記遠近。凡為五篇。余才非著述,多有遺漏,後之君子,詳其闕焉。

太和十七年,高祖遷都洛陽,詔司空公穆亮營造宮室,洛陽城門依魏晉舊名。

東面有三門:北頭第一門,曰建春門。漢曰上東門。阮籍詩曰「步出上東門」是也。魏晉曰建春門,高祖因而不改。次南曰東陽門。漢曰中東門。魏晉曰東陽門,高祖因而不改。次南曰青陽門。漢曰望京門。魏晉曰清明門,高祖改為青陽門。

南面有四門:東頭第一門,曰開陽門。初,漢光武遷都洛陽,作此門始成,而未有名,忽夜中有柱自來在樓上。後瑯琊郡開陽縣上言南門一柱飛去,使來視之,則是也。遂以「開陽」為名。自魏及晉因而不改,高祖亦然。次西曰平昌門。漢曰平門。魏晉曰平昌門,高祖因而不改。次西曰宣陽門。漢曰小苑門。魏晉曰宣陽門,高祖因而不改。次西曰津陽門。漢曰津門。魏晉曰津陽門,高祖因而不改。

西面有四門:南頭第一門,曰西明門。漢曰廣陽門。魏晉因而不改,高祖改為西明門。次北曰西陽門。漢曰雍門。魏晉曰西明門,高祖改為西陽門。次北曰閶闔門。漢曰上西門。上有銅璇璣玉衡,以齊七政。魏晉曰閶闔門,高祖因而不改。次北曰承明門。承明者,高祖所立,當金墉城前東西大道。遷京之始,宮闕未就,高祖住在金墉城。城西有王南寺,高祖數詣寺與沙門論義,故通此門,而未有名,世人謂之「新門」。時王公卿士常迎駕於新門,高祖謂御史中尉李彪曰:「曹植詩云:『謁帝承明廬。』此門宜以『承明』為稱。」遂名之。

北面有二門:西頭曰大夏門。漢曰夏門。魏晉曰大夏門,高祖因而不改。宣武帝嘗造三層樓,去地二十丈。洛陽城門樓皆兩重,去地百尺,惟大夏門甍棟干雲。東頭曰廣莫門。漢曰穀門。魏晉曰廣莫門,高祖因而不改。自廣莫門西,至於大夏門,宮觀相連,被諸城上也。

一門有三道,所謂九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