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遊記/01

  海遊記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一回 虎蛇肆虐信天翁飄泊江乾 歐鷺訂盟管城子歸來海外编辑

  詩曰:
  說部從來總不真,平空結撰費精神。
  入情入理般般像,閒是閒非事事新。
  那有張三和李四,也無後果與前因。
  一番海話荒唐聽,又把荒唐轉告人。

  此詩乃作書的所作。作書的是誰,乃是個山人,以漁樵為活,不與外人往來,不但年代不知,連自己的姓名都忘了。那知山中出了虎,水裡出了蛇,容不得身,只得賣了住房,買一個小船,到外河去捕魚。

  一日午睡,船未繫牢,淌到江心,順流而去。山人驚醒,推舵到江中一山泊住。山上樹石圍著寺宇。山人繫好船,上山一望,見江到東越寬,直接大海。一點黑影飄來漸近漸大,乃是一隻海船。山人回船時,海船已抵山坡,送一老人出來,背著行囊跳上山坡,海船順水回去。老人叫道:「煩那船渡我到岸。」山人道:「我不是渡船。看你年老,渡你到岸。」老人上船問山人的姓名,山人道:「我姓名忘了,因見一種水鳥專吃魚,又不會捕魚,待魚鷹剩下的方有的吃,名信天翁。古人有詩道:

  江上魚鷹貪未飽,何嘗餓死信天翁。

  我不善謀生,與這水鳥相似,遂以信天翁為名。轉問老人姓名來歷,老人道:「我作筆賣,人呼我管城子。若問來歷,我的蹤跡太奇,一言難盡,渡江要緊。」信天翁道:「尊府何處?有甚急事,無暇談心?」管城子道:「劉阮歸來,家也沒有,還有甚事,只好隨遇而安。此處風波險,若在安靜處,談幾天也不妨。」信天翁道:「恐到安靜處,你要上岸。我最喜奇聞,定要請教。你既無家業,我也只一身,正是清風明月,一對閒人。何不在我船上,盤桓些日子。」管城子道:「我原說隨遇而安,既承款留,我們須結個漁兄漁弟,方好相處。」信天翁便與管城子對著江邊鷗鷺,滴酒為盟,結為兄弟。信天翁把船搖到河口要住。管城子道:「風波尚近,何不泊進些。」信天翁道:「裡面水窄魚少。」管城子道:「我海外帶點東西來,二人睡著吃,也用不了。」說著取出一粒珍珠,遞與信天翁道:「若沒處賣,便當了用。」信天翁上岸,當銀五十兩,連票交與管城子。管城子看票笑道:「這字比外國的還難認些。」往河裡一丟,那票隨水淌去。隨取銀子,叫信天翁買齊應用的物件,把船移到安靜處泊住。信天翁料理了酒飯,又烹了一壺茶,請管城子談來蹤去跡。正是:

  目中敢謂空千古,海外原來有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