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遊記/02

 第一回 海遊記
第二回
第三回 

第二回 入紅氣絕處逢生 望火光忙中有錯编辑

  詩曰:
  且把香茶飲數杯,從頭至尾說將來。
  水中有地須相信,天外無人莫混猜。
  但覺鴻毛為性命,曾看蜃氣結樓台。
  妄言妄聽聊消遣,只當奇書讀一回。

  管城子道:

  幼時出洋販筆,船在海中正行,見前面紅霧障天。舵師道:「此乃南澳,氣下有落漈水,船近不得。」那日風大,船收不住,直入紅氣中。前低後高,隨水淌下去。只說水底是漩渦,那知是平水。左手有石壁,並無山坡。只得近山下碇。

  晚間山上吹角,船上也吹角相喚,山上忽用繩垂下燈籠,繫著紙卷,用腳船去取看,一字也認不得。乃在紙後寫認不得三字,仍繫好讓他提上去。舵師道:「我們認不得他的字,他如何認得我們的字,寫也無用。」只見那燈又放下來,再取看時上寫道:

  若是中國人,明早船上接。

  滿船人大喜,次早來了一隻船,引入石壁生就的大水門,那門有閘板,用青灰粉的,若放下時與石壁同色。兩壁上鎸著字道:

  落漈水中生就壁,無雷國裡辟為門。

  船進了水門,便有城市,泊在人煙聚處。有官來查,叫船上眾人上岸點名。官道:「你們的貨物交與行牙,換些珠寶,上岸來過活。管船的領文憑在洋中運貨謀生。」眾人道:「消了貨還望指條歸路。」官道:「此處比中國照日影算低三百三十里,四面皆水,來易去難。」眾人道:「四面水下來,豈不淹了地方。」官道:「相傳地是浮的,水歸地穴,被地氣吸下去。這地氣六十年一發,四方逆流上去,三個時辰東流改了西流,若遇順風,船方得去。你們莫想回國罷。」吩咐行牙把貨上了稅方去,我的筆也換了珠寶。行牙又替我尋了房子,過到而今。舵師尚在,算年數地氣將上,遂移在船上住。舵師已與水手說明,見水西流開船。出洋正是順風,那船頭高尾低,上山的一般,不消三個時辰出到海面。北風愈大,吹到個地方亂石無際。舵師道:「這嘍咕城船入去又是不得出來的。」乃收篷下碇。待著西南風走到一個荒島泊住。

  晚間我開後窗望月,見一船飛來,用火槍打我的船。我忙拖了行囊,鑽窗跳上腳船,搖入島中,藏了一夜。天明尋大船不見,腳船不敢走海,只得傍島忍餓。到黑又來了一只船,我疑是強盜,伏在腳船中探看,被他看見,幾把鉤子將我鉤住,連行囊拖上大船。有人問道:「你家在那裡,可另有大船。昨夜此處火光,可是你們的事。這囊中可有財帛,為何敢窺探我的船?」我應道:「家在海底下,昨夜火光是我們的事,這囊中是珠寶,要便拿去,窺探尊船是我該死。」那人道:「招認明白,丟下海去罷。」正是:

  不愁下海風波險,只恐還鄉盜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