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遊記/14

 第十三回 海遊記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四回 遇盜船義釋白老虎 舉石臼勇救粉金剛编辑

  詩曰:
  濟困扶危一好人,地方逼得不容身。
  但教冤獄時常陷,那怕銅山也要貧。
  且自江湖為浪子,讓他龜兔作鄉紳。
  貪官污吏無財發,惟聽奸謀害萬民。

  徐府幾個世僕稟公子道:「自還券放賑後,疊遭官司,已借了十萬銀子債。若遇荒年再遭橫事,便禁不起。有此府縣鄰里,少爺莫想安居。須出去幾年才好。」公子道:「有個年伯,現為黃磯島總帥,姓袁名弼,可去投他。」

  乃遣散家人,賞銀資生。只留徐順管家務,徐文應門戶,徐忠理田房,徐元隨出門。各人妻子伏侍二姨太太同小姐,取銀三百兩,往送與謹因抵香火。看見張信,問道:「你回去要多少盤費?」張信拜道:「小人只有住房,一妻一女,無以生活,求賞飯吃。」公子道:「只好幫你點本錢,自去謀生。」帶張信到家,贈銀一百兩。

  事畢起行。夜泊白岩洋。公子燈下看書,聞有船來。近跳上人來,對艙內案上一戟刺來,公子將書按住。那人抽不回戟,叫划船的遞斧來。有人答道:「我拿不動,你來取。」那人去取斧,公子拈戟上船頭。那人舉斧過船,公子用戟撥落斧。那人要拾,被公子捺到,呼船人捆起,划船逃去。公子道:「你兵器不輕,為何作盜?」那人道:「我姓白名老虎,因荒年不能養母,作此營生。」公子道:「放了你,又去作盜否?」白老虎道:「若有三十金本錢,斷不作盜!」公子取銀三十兩與他,道:「若再作盜,遇著不饒。」放綁,拋上岸去,兵器丟下。

  一日阻風花岩洋,公子上岸散步,見石臼架在樹上,有一肥白女子,望著歎氣。公子問:「是何緣故?」女子道:「奴叫孫雪姐,因有力,人叫奴粉金剛。此地近洋各村,奉養奴防盜。近日來了個鐵羅漢胡霸,要眾奉養他。適才經過,奴捧石臼出來打米,他送上樹,奴取不下。所以歎氣。」公子道:「替你取下來。」雪姐感謝。村旁轉出黑大漢道:「誰敢移我放的石臼!」罵不住口。雪姐道:「他是過客,罵他則甚。」胡霸道:「是你老公護著!」他舉拳就打。兩下交手,一腿把雪姐打到。公子道:「男人如何打女孩子?」胡霸道:「干你鳥事?」一腿飛來,公子接著一拋,跌了多遠,趕上去踹一腳。胡霸爬出村去,回看雪姐也立不起。公子來扶雪姐道:「踢了腿筋一揉便好。」公子替雪姐揉了片時全愈。請公子到家獻茶,問了來歷,又說道:「胡霸來報仇怎好?」公子道:「他善用鴛鴦腿,須用鷺鴦腳踏他。」便傳授雪姐,雪姐一學便會。公子道:「你甚伶俐,再傳你兩件兵器何如?」雪姐千恩萬謝。

  公子到船上,取了白老虎的戟斧傳授雪姐。都已精熟,就把戟斧送與雪姐。開船到黃磯島,見袁總帥。總帥道:「聞你文武雙全,來得正好。我西山近兩座苗島,裡苗是個女主,尚相安。外苗侵犯地方,容不得,老夫要征苗,你正好同去。」即點公子為參謀,副將梁慎為頭敵。兵到苗境,公子管糧台營,在後。忽聞頭敵營被劫,苗兵已圍中營。急令後營固守,拍馬去看大營。只見苗兵圍住,公子驚曰:「年伯休矣。」正是:

  官員任上求財易,兵將場中要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