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遊記/15

 第十四回 海遊記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五回 燒糧營外放火害人 煎豆墳間熬油煉鬼编辑

  詩曰:
  小說無非是戰場,大刀闊斧共長槍。
  兩人對敵千軍看,萬弩交攻一馬當。
  為將只爭強與力,用兵不問草和糧。
  而今偏改聊從俗,似學庸醫寫舊方。

  公子見苗兵每隊有號旗,便射到幾個執旗的兵,眾苗自亂。公子闖入大營,大呼:「苗陣已亂,眾隨我來!」領總帥衝出。後營至糧台營,整頓軍威,苗兵漸退。

  自兩營被劫,火藥不敷。公子令在附近民間,取雞鴨蛋用石灰炒焦,放殼內,散與眾兵,戰時占上風拋去。又用柔制剛之法,以棉絮淋濕避炮。苗兵大敗,退守獸愁崖。這崖直立,數苗守住,人不能上。公子授計與梁慎,復勸總帥將金帛先賞兵眾。兵得金帛,束背上,齊湧上崖。木石紛下,兵至半崖而到。總帥長唄。苗性貪,見金帛都下崖取﹔兵忽躍起,直奔崖頂。苗不能守,退入鐵甕關。

  關以山為城。內即外苗主居住,城門塞斷,峭壁插天,無從攻打。公子幼有異人贈他鐵弓銅箭,金刀銀錘,皆係寶物,刻不離身。對山射箭,穿石透光。公子道:「山不甚厚,可煉而破。」乃令兵用藥煉山。那藥是:

  黃豆二十一斤,
  鹿角木三十斤,
  爬山虎三十斤,
  菖蒲二十二斤,
  松香二十一斤,
  蔥十斤,
  大鯪鯉一尾,
  桐油二百斤。

  公子令共為末,入油調黏石上。乾後火燒石爛如粉,煉破山,大兵殺入,外苗主自盡。苗境後有銅鎖關,關外與裡苗交界,進銀閘關是裡苗,再進金甌關是裡苗主住。公子見苗境泉甘土肥,乃散耔種,教苗開墾。仍用苗官守土。總帥道:「不用我的官,反助他的種,何故?」公子道:「設官必留兵,兵少不敵,兵多費廣,助種便有恒產,則不作亂。裡苗若出,必踐其田,自相阻當,我境無患。」

  總帥班師具奏梁慎為總兵,公子為參軍,加袁總帥為相,內用換成江作,總帥西山。紅磯島反了王四姑。

  那四姑年方及笄,替兄報仇,劫獄拒捕,聲勢漸大。成江自居中營,梁慎管頭敵營,公子管糧台營﹔新來副司艾奇,乃紫岩府捐升的,臧居華隨在幕中,代艾奇謀管糧台,住在營側。

  一夜大風,臧居華用火種暗將草堆焚著,糧台營中銀米火藥器甲俱燼,艾奇稟成江治公子罪。梁慎救免,罰令全賠。讓艾奇管糧台。

  公子帶徐元回家,把田產變價,交官還債。外只餘住房棲身,圍房取租度日。不多時,臧居華偷了糧台銀子逃回,途中聞成江大敗,艾奇被殺,自幸知機。見鑒清熱鬧,問其緣故,鑒清道:「洋水無淡沙,不能飲。沙商都是財主,日前有個沙商海納,寓此失火同我去金沙島化緣。除蓋房外,仍餘十之九。沙商最信佛,無法取他錢。」臧居華道:「我有取法,但法財侶地都少不得。我的法,你為侶財少五百金地,須墳多處造房子。」鑒清道:「銀子我有,在你埋棺地上造房便了。」臧居華取樟木作靈哥,柳木作靈姐,每用男女天靈蓋各四十九個為粉填空心,半夜用油煎黑豆,把鬼拘在木人上符咒,百日煉成一對。二人分佩能說人心事,人想鬼便知人,不想鬼也不知。二人到金沙島,鑒清見海納道:「小僧通慧了,有個神仙朋友,請來一會。」臧居華見海納道:「鑒師已成活佛了。」

  正在標榜,忽報:水大老爺拜會。海納請二人屏後暫坐。水部郎屏外談心,說曾夢見一詩,俟寫出請教。臧居華聽見,問了靈哥,叫人取筆寫出,送與部郎,部郎大驚。海納道:「此間有一活佛,一神仙。」部郎請會,又把二人薦與沙司。沙司道:「來得正好。」正是:

  踏破鐵鞋無覓處,守枯株樹有來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