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録碎事 (四庫全書本)/卷08上

巻七下 海録碎事 巻八上 巻八下

  欽定四庫全書
  海録碎事巻八上    宋 葉廷珪 撰聖賢人事部中
  老稚門
  頽齡
  沈休文詩若䝉西山藥頽齡儻能度注魏文帝詩曰西山一何高何高殊未極上有兩仙童不飲亦不食與我一圓藥光耀生五色服之四五日身體生羽翼
  鄉耋
  徳輝灼邦懋芳風被鄉耋顔延年詩
  夙齡
  夙齡愛遠壑晚涖見竒山夙齡早歲也晚涖謂暮年臨職沈休文詩
  舊齒
  親友多零落舊齒皆凋喪謂耆老也陸士衡詩
  末塗
  末塗幸休明徐幹詩
  黄髪期
  願以黄髪期養生念將老又王其愛玉體俱享黄髪期曹子建詩
  齒臷
  時邁齒臷徒結切大也言年齒漸老大也陳孔璋詩
  華顛
  蔡邕傳曰華顛胡老注云顛頂也謂白首也新序齊王對閭丘印曰士亦華髪墮顛而後不用耳
  西夕年
  李崖拜太保謂其子曰不可以西夕之年取笑於來今也
  長年人
  臨風杪秋樹對酒長年人白樂天詩
  老朽
  駱賔王與鄉友書云耆耋者化為異物少壯者皆為老朽
  侲子
  侲子童子也音真出漢書
  翻日車
  後漢李尤九曲詩云年歲晚暮時已斜安得力士翻日車
  急景頽年
  急景倐云暮頽年寖已衰李義山詩
  黄小中丁
  男女始生為黄四歲為小十六為中二十一為丁六十為老出隋書
  眉梨
  眉梨耋耉老也東齊曰眉言秀眉也燕代之北曰梨言靣色似凍梨也宋衛兗豫曰耋秦晉之郊陳兗之㑹曰耉出方言
  麋梨
  文曰麋梨老也注麋猶眉也方言
  大人
  漢蘇純三輔號為大人注長老之稱出蘇章傳
  纖兒
  㑹稽王道子少年專政委任羣小陸汭望闕而嘆曰好家居纖兒欲撞壊之耶
  老陳陳
  誰覺老陳陳牧之詩
  方瞳老叟
  老聃居山有父老五人方瞳玉靣握青筠杖共談天地乃五方五行之精拾遺記
  方小
  季康子之母死公輸若方小言年尚幼也
  八百錢馬
  襄陽耆舊傳南陽太守張忠曰吾年往志盡譬如八百錢馬生死同價
  疾侵耄及
  疾侵耄及愒隂將盡常恐卒填溝壑虞竒書
  華顛童牙
  裴駰曰唐睢華顛以悟秦𠂀羅童牙以報趙
  歲貶顔
  王僧孺詩未應歲貶顔直以憂殘髪
  憂殘髪見上
  前路
  前路漸欲少不覺生涕洟
  黄頷小兒
  黄頷小兒崔陵指言文襄謂其幼小
  年渉危境
  詔曰昔高允年渉危境而家貧養薄言老境也北史
  鑷白
  長呼望青雲鑷白坐相歡秋顔入曉鏡壯髪凋危冠李白詩
  髪先秋
  朱顔君未老白髪我先秋
  青歲歇
  紅顔悲舊國青歲歇芳洲
  朱顔子
  昨朝朱顔子今日白髪催
  少童
  洛陽少童邯鄲女江淹
  年逮耉
  歲月其徂年其逮耉
  年力
  年力𤣥頽侵選詩
  未暮
  幼壯困孤介未暮謝幽貞注謂衰老之時選詩
  大耋
  大耋嗟落暉大老也周易大耋之嗟㓙
  老冉冉
  老冉冉其將至騷經
  年長大
  年行已長大所懐空萬端魏文帝詩
  已成老翁
  已成老翁但未白頭耳
  齒危髪秃
  齒危髪秃之老任彦升序
  不二老
  朝寡純徳之士鄉乏不二之老
  鳩車竹馬
  王元長曰小兒五歲曰鳩車之戲七歲曰竹馬之遊
  志節門全節附
  老兵
  闗公聞黄忠為後將軍怒曰大丈夫終不與老兵同列
  丹石心
  既秉丹石心寧流素絲涕謝𤣥暉
  乗長風
  宗慤字元幹叔父少文問其所志慤曰願乗長風破萬里浪
  烈火辨玉
  烈火辨玉疾風知草
  池荷不濕
  池荷不濕火玉常冷
  建豹尾
  晉王含謂其妻曰男兒不建豹尾不復歸矣
  鳴珂
  李泌少為詩曰天覆吾地載吾天地生吾有意無不然絶粒升天衢不然鳴珂遊帝都安能不貴復不富空作昂藏一丈夫鄴侯家傳
  帶金珮紫
  丈夫處世當帶金珮紫
  松栢志
  宗世林薄曹操為人不與之交後操作司空總朝政問宗曰可以交未答曰松栢之志猶存以忤㫖見疎位不配徳
  背洛水
  諸葛靚後入晉除大司馬召不起以與晉室有讐常背洛水而坐
  南靣百城
  李謐嘗曰丈夫擁書萬巻何假南面百城
  温蠖
  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䝉世之温蠖乎史記屈原列傳
  微尚
  平生有微尚歡笑自此畢謝𤣥暉
  雞争食
  寧與黄鵠比翼乎將與雞鶩争食乎楚詞
  薄雲天
  英辭潤金石髙義薄雲天
  過半路
  戰國䇿或謂秦王曰行百里者半於九十此言末路之難也
  養胎
  勾踐養胎以待用昭王恤病以雪仇故能以弱燕服强齊羸越滅勁吳
  乗髙車
  郭丹入闗而嘆曰不乗使者車不復出門後奉使南陽果乗高車
  忠義門
  忠規
  忠規密謨潜慮帷幕傅季友表
  忠鬼
  易雄為王敦所執曰今日即戮得作忠鬼乃所願也遂殺之
  望義
  望義如歸謂程嬰杵臼也
  野馬黄羊
  杜祁公詩雙鳧乗鴈常深愧野馬黄羊亦過憂張説曰吾肉非黄羊必不畏喫血非野馬必不畏刺
  事百君
  張岱曰古人有言一心可以事百君
  卞忠貞
  卞壼死蘇峻之難諡忠貞公
  丹府
  親仁罄丹府之愛赤心也
  釋生取義
  故中郎西平郭脩手刃費禕勇過聶政功逾介子可謂殺身成仁釋生取義者也
  忠義為首
  中領軍桓範薦徐宣疏曰争奪之時以䇿略為先分定之後以忠義為首
  俸禄門禄養附
  斗食
  百官表百石以下有斗食佐史之秩
  廨錢
  先是臺省府寺咸置廨錢收息蘇孝慈以為官民争利非興化之道奏罷之請公卿已下給職田各有差
  皤然就養
  蕭嵩罷中書令其子衡以主壻三品嵩皤然就養十年餘衣冠榮之
  智謀門
  折慮
  趙奢正疆埸秦人折北慮猶息謀也盧子諒詩
  深識士
  道逢深識士舉手對吾揖潘正叔詩
  時謀
  恨我無時謀譬諸具官臣王仲宣詩
  堂上竒
  何必操干戈堂上有竒兵張景陽詩
  幄中䇿
  慨無幄中䇿徒慙素絲質盧諶詩
  借前箸
  酈食其請立六國後漢王以問張良良曰臣請借前箸以籌之
  胷中畫
  慢世薄功業非無胷中畫李白
  人惎之謀
  天啓其心人惎之謀惎教也音忌西京賦
  畫一竒
  畫一竒出一䇿
  謀無遺諝
  謀無遺諝舉不失䇿筭無遺䇿畫無失理諝思與反智也辨亡論
  議論門
  外庭末議
  向者亦嘗厠下大夫之列陪奉外庭末議司馬遷書
  仰首伸眉
  仰首伸眉論列是非
  白馬碧雞
  白馬之論碧雞之詞莊子
  儀表門容止附
  䑕子
  魏文帝詔曰孫權前後詞㫖頭尾擊地此䑕子自知不能保爾許地也
  跬行
  跬行妄歩武跬舉足也謝宣逺詩
  咫歩
  曷云途遼曾不咫歩盧子諒詩
  屏營
  飛鴻不我顧佇立以屏營廻行貌石季倫詩
  光塵
  兾事速訖旋侍光塵繁休伯牋
  規行矩歩
  規行無曠迹矩歩豈逮人陸士衡
  瓊樹枝
  願一見顔色不異瓊樹枝
  半天朱霞
  劉訏與族兄歊各履高操族祖孝標曰訏超超越俗如半天朱霞歊矯矯出塵如雲中白鶴皆儉歲之粱稷寒年之纎纊也
  雲中白鶴見上
  讜朗
  讜朗英盼斐亹髙談
  星彩
  仰窺星彩光越天
  肅拜
  肅拜凡拜之輕者近乎揖唐書音訓
  荆楚仙人
  宋龔祈辭不應辟命風姿端雅容止可觀中書郎范述見之嘆曰此荆楚仙人本傳
  范長頭見時號雜名門
  風流宗
  晉王濛美姿容與劉惔齊名時稱風流舉濛惔為宗焉
  風塵表物
  晉王衍自然是風塵表物
  賀雅
  梁賀琛毎進見武帝與語移時故省中語曰上殿不下有賀雅容止閒雅故人呼之
  霍亂秃梟
  唐曲江令朱隨侯舉止輕脫張鷟目為霍亂秃梟僉載
  冰稜
  高談敬風鑒古貎怯冰稜段成式
  高酋酋
  壇宇寛帖帖符彩高酋酋杜牧之
  符彩見上
  精神淵著
  桓秉稱高坐和尚精神淵著
  文弱
  陸士龍為人文弱可愛
  神王
  司馬太傅府多名士一時儁異庾文康云見子嵩在其中嘗自神王
  醉傀俄
  山濤曰𥞇叔夜之為人也巖巖若孤松之獨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將崩
  爽朗清舉
  𥞇叔夜風姿特秀見者嘆曰蕭蕭肅肅爽朗清舉
  朝霞舉
  海西公時諸公毎朝朝堂猶暗唯㑹稽王來軒軒如朝霞舉
  瓌姿偉態
  瓌姿偉態不可勝讚神女賦
  狀異常人
  蔡邕謂從弟谷曰董卓性剛難濟吾且遁逃山中以待如何谷曰君狀異常人每行觀者盈集以此自匿不亦難乎乃止
  風儀
  風儀與秋月齊明音徽與春雲等潤
  貎寢
  王粲之荆州依劉表表以粲貎寢而體弱通侻不甚重也裴松之曰貎寢謂貎負實通侻者簡易也
  嵓下電
  王戎神彩秀徹視日不眩裴楷目之曰爛爛如嵓下電
  風流門
  醖藉
  漢贊韋𤣥成孔光匡衡張禹咸以儒宗居宰相位服儒衣冠傳先王語其醖藉可也顔師古云謂如醖釀及薦藉道其寛博重厚也
  一槩風流
  王謝子弟有一槩之風流陳蔡生徒須四科之選擢
  雅流𢎞器
  周顗於荆州敗績未得用王丞相與人書曰雅流𢎞器何可得遺
  外司馬
  王晞為常山王司馬登山臨水以談醼為事人謂之物外司馬
  才望髙雅
  才望高雅非常流所及陸景初
  人物門
  魏家玉
  孫興目孔沉魏顗曰沉為孔家金顗為魏家玉
  第一流
  劉真長言㑹稽王故是第二流中人耳桓温曰第一流復是誰劉曰正是我輩耳
  映九泉
  殷仲堪喪後桓𤣥問仲文曰卿家仲堪定是何似人曰雖不能休明一世足以映徹九泉仲堪仲文從弟
  肉鴨
  舊日韓康伯捋肘無風骨說林云韓康伯似肉鴨
  器局
  裴尼性𢎞雅有器局
  識度
  裴師仁好學有識度
  幹略
  裴鴻少恭謹有幹畧
  一至
  劉劭人物志曰一至謂之偏材偏材小雅之質也
  懐文抱質
  偉長獨懐文抱質恬淡寡與
  人宗
  北靣人宗謂為人所敬任彦升序
  英姿茂績
  議者多非光武不以功臣任職至使英姿茂績委而不用
  蘭薫雪白
  顔冉龍翰鳯雛曾史蘭薫雪白
  癡傲門疎謬褊急附
  長卿慢
  雖好相如逹不同長卿慢𥞇康高士傳曰長卿慢世越禮自放謝惠連詩
  内機
  張子闇内機單生蔽外象
  無筭
  眺實庸流行能無筭言不足數也
  水淫
  南史何佟之性好潔一日之中洗滌者十餘過人稱為水淫
  清狂
  漢書張敞言昌邑王清狂不蘇林注云凡狂者隂陽胗盡濁今此不狂似狂者故云清狂或曰色理清徐而心不慧曰清狂猶云白癡也
  白癡見上
  老革
  彭羕仕劉備左遷謂人曰老革荒謬注云猶言老兵也
  狗意
  石勒謂張賔曰王彌位重言卑恐其遂成前狗意也
  長柄葫蘆
  二陸初入洛詣劉道真初無他言唯問東吳有長柄葫蘆卿得種來否陸殊失望
  哀家梨
  桓南郡毎見人不快輒嗔云君得哀家梨當復不蒸食不
  愚癡膜
  已决一切愚癡膜
  木强人
  漢書贊曰周昌木强人也
  箕踞
  郭解出人皆避有一人獨箕踞視之解問其姓名客欲殺之解曰居邑之不見敬是我徳不修
  傲不可長出曲禮
  酒囊飯袋
  五代周行逢嘗言馬氏諸子恣縱奢僭文武之道未嘗留意時人皆謂之酒囊飯袋荆湘近事
  謝宣明面
  宋劉穆之孫瑀為益州刺史與顔峻書朱修之三世為將一旦在荆州作謝宣明面謂謝晦三十五歲為荆州都督有自矜之色宣明晦字
  間氣布衣
  皮日休傲誕自號間氣布衣𤨏言
  才疎意廣
  後漢孔文舉負其高氣志在靖難而才疎意廣迄今無成功
  捧手不拜
  穆紹見尒朱榮捧手不拜榮亦矯意禮之
  尊身忽物
  尊身忽物是已非人李冲表奏李彪罪狀云
  握齱
  握齱好荷禮初角反急促之貎荷與苛同
  罵坐
  灌夫罵坐不敬繫居室注居署名也屬少府後改曰保官
  䕶前
  宋武帝與沈約各數果事多少約少帝三事出謂人曰此公䕶前不讓即羞死帝欲抵其罪徐勉固諫而止
  直性狹中
  嵇叔夜絶交書云吾直性狹中多所不堪
  滑稽門
  造化小兒
  唐杜審言病且死宋之問武平一往問之審言曰甚被造化小兒相苦其滑稽如此
  強口馬
  殷浩語孫盛曰卿莫作強口馬我當穿卿鼻孫曰卿不見決鼻牛我當穿卿頰
  滑稽
  滑稽則東方朔枚乗師古曰滑稽轉利之稱也滑亂也稽礙也言其變亂無礙也
  邪呼逐除
  曹景宗臘月使人作邪呼逐除徧往人家乞酒食以為戲
  索長安米
  東方朔云臣言不可用罷之無令但索長安米索盡也先各反
  一囊粟
  臣朔長九尺餘亦奉一囊粟侏儒飽欲死臣朔饑欲死
  口諧辭給
  東方朔口諧辭給又自公卿在位朔皆敖弄無所屈
  三日香
  襄陽記劉季和性愛香常如厠還輒過香爐上主簿張旦曰人名公作俗人不虚也季和曰荀令君至人家坐席三日香旦曰醜婦效顰見者必走公欲集道去耶季和大笑
  ⿰塠
  有人見劉道真曰此少年甚⿰塠道真問此言佳否道真曰若佳言令汝翁⿰塠母⿰塠⿰呼回反塠徒推反小說
  撒園荽
  園荽即胡荽世傳布種時口誦䙝語則滋茂故士夫以穢談為撒園荽出湘山集
  詼諧取容
  明節不可久安也故詼諧以取容
  輕薄門
  驚蛺蝶見時號喻物門
  齒冷
  南史樂預傳曰此事人笑諸公至今齒冷無為救也
  山驢王
  梁祖言於昭宗曰趙崇是輕薄團頭於鄂州坐上佯不識駱駞呼為山驢王遂阻三事之拜
  輕薄團頭見上
  栗犢
  西京雜記惠庄聞朱雲折五鹿充宗之角乃嘆曰栗犢乃能爾耶
  成佛在後
  宋孟顗字子彦事佛精懇為謝靈運所輕常曰丈人生天當在靈運前成佛當在靈運後
  𦂌揖
  以肩揖人曰𦂌音補講反輕脫之態也玉堂閒話
  沾沾自喜
  魏其沾沾自喜耳多易難以為相注沾沾輕薄也他廉反多易者多輕易之行也
  銳氣蹻容
  銳氣剽於中葉蹻容世於樂府蹻綺驕反蜀都賦
  謙讓門
  奉有餘見上門
  謙虚席
  陸士龍輩以洪筆為租米紙札為良田𤣥黙為稼穡義理為豐年談論為英華忠恕為寳珍文章錦繡藴藻為繒帛坐謙虚為席薦張義讓為帷幙行仁義為室宇修道徳為廣宅出世說
  終身讓路見叔姪門
  細讓
  存彼大方擯此細讓
  勤惰門
  一饋七起
  鬻子曰禹嘗據一饋而七起劉子曰夏禹一饋七起周公一沐三握髪
  人生在勤
  左傳人生在勤勤則不匱文王猶勤况寡徳乎
  筋駑肉緩
  𥞇康性復疎懶筋駑肉緩又簡與禮相背懶與慢相成
  勇力門
  龍文鼎
  秦武王有力與孟說舉龍文鼎絶臏而死臏頻刅切
  批熊拉虎
  批熊碎掌拉虎摧斑七啓
  輕訬
  輕訬趬悍輕訬捷也初梢反趬丘昭切馬融賦
  揖蛙
  越絶書越王見怒蛙揖之勇士皆歸之以平吳
  虎癡
  魏許禇力如虎號虎癡馬超為虎侯
  語音傖重
  周鐡武語音傖重膂力絶人
  鐡小兒
  長孫承業諸子驍果號曰鐡小兒
  三馬不勝
  巨毋霸長一丈大十圍軺車不能載三馬不能勝卧則枕鼓以鐡筯食
  豬突豨勇
  王莽募天下囚徒人奴名曰豬突豨勇
  引強
  材官引強注能引強弓弩也音其兩反前漢
  鼎士
  全趙之時武力鼎士袨服叢臺之下一旦成市注扛鼎之士也鄒陽書
  意烏猝嗟
  意烏猝嗟千人皆廢項王注意烏恚怒聲猝嗟嘆也猝千忽反
  竒材劍客
  李陵自請曰臣所將屯邊者皆荆楚勇士竒材劍客也力扼虎射命中願得自當一隊
  鵰悍狼戾
  料其虓勇則鵰悍狼戾
  憤氣雲踊
  憤氣雲踊如雲之踊也孫子荆書
  中黄伯
  奮中黄育獲之才尸子中黄伯余左執太行之獶而右搏彫虎
  佽飛
  吕氏春秋荆人佽飛渉江中流兩蛟繞其船佽飛拔劍刺殺之
  恐懼門
  俇俇
  楚詞曰䰟俇俇而南征渠往反惶遽貎
  創艾
  漢書羌虜破散創艾亡逃出塞師古曰謂懲懼也創初向反艾音乂
  咄唶
  咄唶令心悲上丁兀下子夜切大驚嘆聲曹子建
  跼天蹐地
  跼天蹐地若無所容陸士衡表
  垂堂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言懼墜瓦所傷前漢
  局影
  局影凝嚴側身扃禁言在近列而懐戒懼李斯書
  進退維谷
  劉琨上書云自守則稽聰之謀進討則勒襲其後進退維谷首尾狼狽
  冘豫
  冘豫不决注音淫漢書
  背芒增刺
  背芒增刺心火潛然李義山文
  辟易
  辟易上頻易切下音亦謂驚而改易其處唐書音訓
  重足一迹
  石顯用事公卿畏之重足一迹注言恐懼不敢自寛縱也前漢
  震跼
  逺近震跼
  一夕九升
  神一夕而九升寡婦賦
  側足
  側足無行徑馬援曰隗囂側足無所立
  命如絲
  寸心若不亮微命察如絲選詩
  危葉畏風
  危葉畏風驚禽易落王元長䇿秀才文
  禍福門
  禍梯
  李兌謂肥義曰奚不稱疾而傳政公子成毋為禍梯不亦可乎
  害漸
  利端始萌害漸亦牙後漢蔡邕傳
  慶弔相隨
  蘇秦說齊王再拜仰而賀俯而弔齊王曰是何慶弔之相隨也
  福過灾生
  庾亮傳小人禄薄福過灾生
  紏纒
  禍之與福何異紏纒賈誼傳
  福不盈眥
  福不盈眥禍溢於世眥齊細反出班孟堅荅賓戲
  改過門悔過附
  吞刀刮腸
  竺景秀以過繫作坊嘗云若許某自新必吞刀刮腸飲灰滌胃高帝釋之卒為忠信士
  創艾
  創艾謂懲懼也創初向反艾讀曰乂西漢
  遷思廻慮
  遷思廻慮言改過也
  閉閣思過
  韓延夀為左馮翊民有兄弟訟延夀閉閣思過
  𠎝由已致
  𠎝由已致罪自身招李彪謝罪之言
  廻車復路
  廻朕車以復路兮及行迷之未逺離騷
  一朝科頭
  管寧泛海舟欲覆乃曰吾嘗一朝科頭三晨宴起過皆在此風乃息小說
  恭敬門
  茅鴟
  叔孫穆子食慶封慶封泛祭使工為之歌茅鴟亦不知茅鴟逸詩刺不敬也
  泛祭見上
  因傴為恭
  因傴為恭出世說
  三命益恭
  正考父三命滋益㳟左傳
  戲謔門嗤笑談諧附
  鄱陽戲
  文選鄱陽暴謔中酒而作何晏曰鄱陽惡戲難與為曹
  獻嘲竦誚
  南岳獻嘲北隴騰笑列壑争譏攅峯竦誚北山移文
  墻壁間物
  桓崖有好李桓𤣥就求不能得佳者𤣥與殷仲文書以為嗤笑曰徳之休明則肅慎貢其楛矢其如不爾墻壁間物亦不可得也
  諧喙
  禇亮為蘇世長賛曰軍諮諧喙超然辨悟蘇為天䇿府軍諮祭酒十八學士之一
  巾虀杵
  藝文類聚張敏頭責子羽文云或口如含膠飴或頭如巾虀杵
  一㸃紅
  青州劉郛推官好諧謔嘗念詩云坐上若有一㸃紅斗筲之器飲千鍾坐上若無油木梳烹龍炰鳯都成虚迂齋詩話
  蠟鳯
  王僧綽年數歲與諸子戲僧逹下地戲作虎僧綽獨正坐採燭蠟為鳯伯父𢎞曰此子終為長者
  西川市令
  東西二川互相輕薄西川人為梓州為我東門草市栁仲郢領東川節制謂叅佐曰吾立朝三十年始得與西川作市令出瑣言
  麻姑送酒
  李泌以虚誕自任嘗對客曰令家人速洒掃今夜洪崖先生來有人遺美酒一榼㑹客至乃曰麻姑送酒與君同傾傾未畢門者云某侍郎取酒榼泌命倒還略無怍色
  蒙惠也愚
  唐有文學作别帋或遺以柴答書云蒙惠也愚雜説
  破蝨
  破蝨者因官妓惡蝨坐客争記蝨事戲之因纂成録廣陵官下記
  嗢噱
  嗢噱終日上烏骨下巨畧笑戲也琴賦
  二栁俱摧
  栁機栁昂並為外職楊素為納言方用事上賜宴素戲機曰二栁俱摧孤楊獨聳
  栁條體弱
  柳調為侍御史楊素戲之曰栁條通體弱獨揺不須風
  隂險門小人詐偽附
  烏賊契
  江東人取烏賊墨書契以紿人財物書迹如淡墨逾年自消唯空紙耳
  舞知
  張湯舞知以御人
  陽浮道
  張湯收接天下名士大夫已心内雖不合然陽浮道與之注陽以道義為交也
  擘名接脚
  唐㑹要正元四年吏部奏艱難以來文集失墜人多罔冒吏或詐欺分見官者謂之擘名承已死者謂之接脚
  因翼生羽
  乗釁之徒因翼生羽
  劍㦸森森
  李義琛有當世才用而心㓙險時人語曰劍㦸森森李義琛
  詐善
  張湛居室修整雖遇妻子如嚴君人謂湛詐善湛曰人皆詐惡我獨詐善何傷乎
  偏聴
  偏聴生姦獨任成亂
  九折坂
  晉仲長敖覈性賦曰方寸地九折坂為人作險易俄頃成屯蹇多謝悠悠子悟之不亦晚
  梟東徙
  說苑梟逢鳩曰我將東徙鳩曰何故梟曰鄉人惡我鳴以故東徙鳩曰子能更鳴可也不能更鳴東徙猶惡子之聲
  烏集交
  管子與人交多詐偽無情實謂之烏集之交
  表合
  表合謂外合同而中異唐書音訓
  腹中鱗甲
  陳震謂李平腹中有鱗甲不可近
  排根
  竇嬰失勢亦欲倚灌夫引繩排根平生慕之而後棄者
  口中荆棘
  荆棘生於口中雌黄謬于舌杪
  包藏禍心
  左氏傳趙孟曰楚使子圍聘于鄭鄭使行人子羽與之言曰大國無乃包藏禍心以圖之
  隂禍
  陳平曰我多隂謀道家之所禁吾世即廢以吾多隂禍也其後曾孫陳掌以衛氏親戚貴願得續封然終不能也
  心本
  郭解其隂賊著於心本發於睚眦注著直畧反心本猶言本心也
  被以危法
  石顯内深賊持詭辨以中傷人忤恨睚眦輒被以危法注被加也
  乗險投㑹
  乗險投㑹邀隙趨危琴賦
  讒謗門
  貝錦詩
  雖抱中孚爻猶勞貝錦詩靈運自傷抱忠信之徳而不免於謗讒也
  諛言
  朱叔元書外信讒邪之諛言内聴嬌婦之失計
  南户窺郎
  漢書廣川平王立昭信為后又有幸SKchar望卿為修孊夫人昭信譖之云傅粉數南户窺郎吏疑有姦王遂殺之
  蠅糞㸃玉
  叚成式云青蠅糞尤能敗物雖玉猶不免所謂蠅糞㸃玉是也
  飛書
  飛書出梁松傳即今匿名書
  萋菲牙角
  朱敬則上言願去萋菲之牙角頓姦險之芒刃
  䑕輩
  䑕輩輕相間搆曲生眉目
  流言飛文
  流言飛文譁於民間三輔舊事
  疾讒頌
  石顯誣譖猛令自殺劉向傷之著疾讒頌
  不直一錢
  平生毁程不識不直一錢今日長者為夀乃效兒女曹呫囁耳語前漢
  媒蘖
  全軀保妻子之臣隨而媒蘖其短注媒猶教蘖麯也謂釀成其罪也齊人名麯餅曰媒司馬遷書
  野葛
  諸葛頴多謗毁時人謂之野葛
  口語
  横被口語司馬遷書
  談己非
  辨士多毁訾不聞談己非
  醜㸃
  醜㸃難嬰仗劍為易醜㸃言被謗也
  竒詆
  竒詆巧毁之也唐書音訓
  誦訾
  誦訾明毁之也唐書音訓
  積毁銷金
  積毁銷金積讒銷骨西漢
  外膳一肴
  齊高賀告人曰公孫𢎞内𢊍五鼎外膳一肴𢎞嘆曰寧逢惡賓不逢故人
  穢垂棘
  青蠅不能穢垂棘邪論不能惑孔墨
  臣子理謗
  聴君父已沒臣子得為理謗廷尉鍾毓所創也魏志
  情慾門淫亂附
  寒熱媒
  洞房清宫命曰寒熱之媒七發
  伐性斧
  皓齒蛾眉命曰伐性之斧七發
  慧男子
  伶𤣥云夫淫于色非慧男子不至也
  酒阿郎
  唐成徳軍節度使王紹鼎淫荒暴亂時號酒阿郎宣宗實録
  載罪舟車
  富貴淫麗是破骨之斧鋸載罪之舟車真誥
  伐命兵
  榮華矜世為伐命之兵真誥
  色聲鴆毒
  牛頭融師曰色聲為先王之鴆毒愛想是至人之坑穽
  忍欲
  長莫長於博謀安莫安於忍欲
  蠱媚
  侍者蠱媚巾㡚鮮明南都賦
  年壯氣盛
  年壯氣盛緒信所嬖阮元瑜書
  哀筝順耳
  哀筝順耳高談娛心魏文帝書
  毁政
  妖倖毁政之符外姻亂邦之迹范曄論
  情塵
  情塵為岳愛流成海
  女徳
  躭淫内寵沈漫女徳
  報徳門
  素衿人
  貞觀中黎景逸居空青山有鵲巢其庭每以餘飼之久甚馴熟後景逸出仕被誣下獄一日有鵲於獄屋氣樓中下視景逸喜噪久之已而聞赦又云赦將下有一𤣥衣素衿人先說乃悟其鵲朝野僉載
  吞蛭
  音質水虫也楚惠王食寒葅得蛭恐左右見則食監當誅乃吞之令尹賀曰王有仁徳天之所輔也是夜嘔而蛭出舊疾皆愈賈誼新書
  斷蛇
  孫叔敖為兒時見兩頭蛇恐後人復見必致禍乃斬之其母曰汝有隂徳必有陽報
  投金瀨
  今潁陽江上伍胥嘗乞食遇婦人餔之後欲報恩求之不獲乃投百金於此瀨唐書音訓
  背惠忘初
  背惠忘初楚辭曰不敢忘初之厚徳
  報魚
  所謂咸池酬於北里夜光報於魚目北里紂樂也
  猶耳鳴
  李士謙竭家財以賑貧乏或曰子多隂徳答曰隂徳猶耳鳴已獨聞之人無知者今吾所作吾子皆知何隂徳之有
  活千人
  活千人者子孫必封吾所活者萬餘人後世其興乎前漢王翁孺傳
  潤草塗原
  自頂至踵功歸造化潤草塗原豈獲自己任昉
  萬感恩
  方干家貧告急於越帥劉公遺錢十萬絹五束先生復書不能他辭唯言千感恩萬感恩
  嫉怨門猜疑附
  口語
  ⿱目兆錯父謂錯曰口語多怨公
  昆弟語
  衡山王賜過淮南淮南王安乃昆弟語除前隙
  刺求㣲密
  刺求微密更相盻伺毛氂過失無不暴陳西漢
  觖望
  上欲王盧綰為羣臣觖望注觖謂相缺也望怨望也
  除怨
  凡禍亂之所生生於怨咎怨咎之所生在於非理故曰閑禍在除怨管子
  首鼠
  灌夫與長孺共秃翁何為首䑕兩端秃翁言無官位版授也
  餘耳之隙
  張耳陳餘為刎頸之交後有隙
  人睚眦
  未平人睚眦誰懼鬼揶揄李伸詩余嘗以人打挿為鬼揶揄對用劉禹錫事似勝此也
  搖之筆瑞
  如何吝嫉搖之筆端
  報怨門讎隙雪寃附
  三難
  尸子曰龍門魚之難太行牛之難以徳報怨人之難
  落度
  楊儀怨憤語費禕曰往者丞相亡歿之際吾若舉軍以就魏氏處世寧當落度如此耶
  折齒
  范睢摺脅折齒卒為應侯
  鵠亭鬼
  梧丘之魂不愧於沉首鵠亭之鬼無恨於灰骨注齊景田於梧丘夜夢五大夫稱無罪晏子曰先君靈公田五大夫驚獸皆殺之五首同穴公出而厚葬之交州刺史周敞宿鵠亭夜有婦人訴曰妾夫亡還鄉至此為亭長所殺埋竹之傍掘之果得其屍李斯書
  梧丘鬼見上
  仇胔
  至姦人仇胔以逞謂斵棺也唐書
  鵶挽鈴
  温璋為京兆尹有鵶三挽鈴璋曰必訴寃也使人隨之果有探雛者𤨏言
  天讎
  邵陵王綸與湘東王書今大敵猶强天讎未雪謂侯景也
  解劍拜仇
  後漢許荆兄子世嘗殺人其仇操兵將殺世荆乃跪曰今願殺我以代世死仇者曰許掾郡中稱賢君何敢相侵遂解劍而去
  寛恕門
  杖不著
  桓溫在荆州恥以威刑肅物令吏受杖止從朱衣上過桓歆年少外來云向見令吏受杖上捐雲根下拂地足譏其不著公曰我猶患其重
  韜世量
  任子咸者有韜世之量
  多可少怪
  足下傍通多可而少怪謂山濤也𥞇康書
  長才廣度
  長才廣度無所不淹𥞇康書
  除苛解嬈
  除苛解嬈寛大愛人注嬈如紹反煩繞也西漢
  葦杖
  南陽葦杖用劉寛蒲鞭事韓詩外傳曰老蒲為葦也








  海録碎事巻八上
<子部,類書類,海錄碎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