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録碎事 (四庫全書本)/卷08下

巻八上 海録碎事 巻八下 巻九上

  欽定四庫全書
  海録碎事巻八下    宋 葉廷珪 撰
  仁義門
  放麑
  孟孫獵麑使秦西巴持歸烹之其母隨而啼巴不忍生之孟孫怒逐秦西巴居一年取為子傅曰夫麑猶不忍况人乎淮南子
  親為國寳
  鄭伯請成陳侯不許五父諫曰親仁善鄰國之寳也左傳
  義薄輕羅
  義薄輕羅恩輕毛羽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逐貧賦
  禮門
  綿蕞
  叔孫通與弟子百餘人共起朝儀為綿蕞野外注謂以茅剪樹地為尊卑之次也春秋傳曰置茅蕝蕞與蕝同並即悦反
  過差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詩守禮終不過差
  蟲質
  譙子法訓云人而無禮者其獼猴乎雖人象而蟲質
  規遊矩歩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覈靈賦云天子規遊矩歩
  應規投矩
  蘇子曰行務應規歩慮投矩
  禮法所䋲
  至為禮法之士所䋲疾之如仇幸頼大將軍保之耳嵇康書
  俗中人
  裴令公曰阮籍方外人故不崇禮制我軰俗中人故軌儀自居
  智門
  炙輠
  淳于髠智如炙輠輠者車之盛膏器也炙之膏流無窮言如髠之智也
  智囊
  ⿱目兆錯為太子家令以其辯得幸太子家號曰智囊
  囊底智
  慕容垂欲征慕容永曰吾計决矣且吾投老扣囊底智足以尅之不復留逆賊以累子孫也晉書載記
  智無雙
  華陽國志曰任文公聞武擔石折曰噫西方智者死吾其應之遂卒益部為之謠曰任文公智無雙
  鈎距
  趙廣漢善為鈎距以得事情鈎距者設欲知馬價則先問狗巳問羊又問牛然後及馬參伍其價以類相凖則知馬之貴賤不失實矣
  信門
  成言
  初既與余成言兮後悔遯而有佗
  黄金百
  楚人諺曰得黄金百不如季布諾
  已然諾
  灌夫喜任俠已然諾已必也
  一然諾
  感激一然諾縱横兩無疑
  中孚爻
  雖抱中孚爻猶勞貝錦詩中孚卦九五爻有孚攣如孚信也謝靈運詩
  㣲㣲重耳
  區區晉國㣲㣲重耳欲用其民先示以信
  一小快耳
  桓公欲無與魯地而殺曹沫管仲曰夫初許之而倍信殺之愈一小快耳而棄信於諸侯不可
  孝門
  三足烏
  家語曽子至孝三足烏棲其冠
  白粲
  晉何子平居㑹稽事母至孝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從事月俸得白米輒貨市粟麥人曰所利無幾何足為煩荅曰尊老在東不辦常得米何心獨饗白粲
  孝著
  馮唐以孝著為郎
  七年粟
  晉劉殷夢人謂曰西籬下有粟寤而掘得之銘曰七年粟百石以賜孝子劉殷自是食之七載方盡
  江巨孝
  後漢江革鄉里稱之曰江巨孝
  吳兒
  晉夏統㑹稽人以母病詣洛市藥㑹三月上巳洛中王公以下並至車乘來者如雲統曝藥不之顧賈充與語曰此吳兒木人石心也
  孝悌王
  兖州曲阜人藺公孝行有真人降其室自稱孝悌王云日中為仙王月中為明王斗中為孝悌王出十二真君傳
  坐卧易處
  杜延年為御史大夫居父官府不敢當舊位坐卧皆易其處父杜周
  白鳩郎
  㑹稽典録徐憲在䘮致哀白鳩巢戸側臨淮太守鄭宏舉為孝㢘朝廷稱為白鳩郎
  純孝里
  潘絲吳興烏程人遇賊以死救父並免有司奏改其里為純孝里
  淚冰如筯
  蕭睿明母病下淚為冰如筯額上叩頭血亦冰不溜
  旅松
  沙彌晉司空冰六世孫母死所坐薦淚霑為之爛墓忽生旅松百許株有異常松
  廢蓼莪
  顧歡早孤讀詩至哀哀父母輒執書慟哭由是受業者廢蓼莪篇不講
  生人葠
  阮孝緒母病湏得生人葠合藥舊傳鍾山所出孝緒躬歴幽險忽一鹿前行隨至一所得之
  罷社
  魏志王脩七嵗社日母亡來嵗鄰里社脩念母悲哀遂為之罷社
  作孝
  崔子約喪母哀毁骨立人云崔九作孝風吹即倒
  直門質樸附
  木強
  周勃為人木強敦厚注木謂質樸強其兩反
  椎少文
  周勃其椎少文如此注謂樸鈍如椎也
  直項
  左將軍公孫禄司𨽻皆外有直項之名内實騃不曉政事
  關東觥觥
  關東觥觥郭子横觥觥剛直貌子横名憲後漢方術
  使酒
  灌夫為人剛直使酒不好面諛權貴士以此多歸之
  心怦怦
  心怦怦兮諒直普萌切心不足貌
  剛膓疾惡
  剛膓疾惡此甚不可二也嵇康書
  高情勝氣
  梁昭明太子謂陸倕高情勝氣賁然直上
  游俠門
  游俠兒
  借問誰家子幽并游俠兒曹子建詩
  漁食
  陽翟輕俠趙季李欵以氣力漁食閭里
  輕客
  伯升素結輕客
  武㫁
  豪黨之徒以武㫁鄉曲注擅行威罰也㫁丁喚反
  借客
  朱雲少時通輕俠借客報仇注借助也
  探圓為彈
  永始元延間長安中姦猾浸多閭里少年群輩殺吏受賕報仇相與探圓為彈得赤圓者斫武吏得黒者斫文吏白者主治喪
  赤白圓見上
  走馬長楸
  周王褒游俠篇曰京洛出名謳豪俠競交游河南朝四姓關西謁五侯鬬雞横大道走馬出長楸桑隂從將夕槐路轉淹留
  俠魁
  後漢游俠傳云閭里之俠原渉為魁
  慕原嘗
  西都賦鄉曲豪舉遊俠之雄節慕原嘗名亞春陵注四公子也
  豪舉
  史記魏公子無忌曰平原君之逰徒豪舉耳
  名馳上國
  楊縉俠客詩游俠英名馳上國人馬意氣俱相得
  慶卿
  荆軻衛人謂之慶卿燕人謂之荆卿
  俠骨香
  縱死俠骨香不慙世上英李白詩
  扶風驚坐
  梁元帝詩任俠有劉生然諾重西京扶風好驚坐長安恒借名
  熱鐡心
  老俠詞一言感著熱鐡心為人劔下偷青娥施肩吾
  俠窟
  戴暠京洛篇由來稱俠窟
  否泰門屯蹇附
  恩充
  塗泰命屯恩充報屈顔延年詩
  百六
  後漢賛百六有㑹前漢音義曰四千五百嵗為一元一元之中有九厄陽厄五隂厄四陽為旱隂為水初入元百六嵗有陽厄故云百六㑹
  賣漿
  六帖姜子牙賣漿值天涼屠牛販肉值天熱而肉敗
  明玉
  明玉黜于楚岫章甫窮于越人
  賣漿販麥
  賣漿販麥利輒失時鑄木鏤冰初無成日
  鑄木鏤冰見上
  數竒命薄
  數竒命薄端相遭逢馮敬通訴妻妬出敬通集
  言成否泰
  言成否泰氣作温涼陸機七徴
  命竒薄
  何遭命之竒薄寡婦賦
  運蒙則正
  運蒙則正時屯必亨王弼曰蒙所利乃利正也
  不偶世
  中散不偶世顔延年詩
  潛穎
  潛頴怨青陽陵苕哀素秋一生潛隠之處而日不照一生高陵之上而霜先被郭景純遊仙詩
  害氣
  害氣將究矣言厄運將盡也前漢
  漢厄三七
  路温舒從祖父受歴數天文以為漢厄三七之間注二百一十嵗也平帝崩二百十一年
  李廣數竒
  大將軍隂受上指以為李廣數竒毋令當單于注竒不偶也數士角反竒居宜反
  王略中否
  王略中否國禍荐臻
  高潔門
  惡木隂
  渇不飲盗泉水熱不息惡木隂陸士衡詩
  素辭
  徐幹少無宦情故仕多素辭
  扶搖翰
  思乘扶搖翰卓然陵風矯江淹詩
  陵風翰
  安得陵風翰聊恣山泉賞謝𤣥暉
  雙飛翰
  思駕歸鴻羽比翼雙飛翰陸士衡
  㝠筌
  一時排㝠筌泠然空中賞注㝠理筌迹也江淹詩
  雲裝烟駕
  雲裝信解黻烟駕可辭金謝莊詩
  飛遯
  𤣥㣲子飛遯離俗
  名穢
  名穢我身位累我躬七啓
  解形
  漢書王昌傳解形河濵削迹趙魏注解形猶脱身也
  滓穢日去
  庾公問周伯仁君何所憂慘而忽瘦伯仁曰吾無所憂直是清虛日來滓穢日去耳
  俗籠
  狂歌放飲渾成性知道逍遙出俗籠禇載詩
  不好立名
  直不疑學老子言其所臨為官如故惟恐人之知其為吏迹也不好立名稱為長者
  三公易介
  栁下惠不以三公易其介
  萬乘移心
  謝安石萬乘不能移其心晉書
  天外歩
  飄然天外歩豈肯區中囚
  挂檄
  劉訏有高節本州刺史張稷辟為主簿主者以檄召訏乃挂檄於樹而逃
  適俗韻
  陶潛詩少無適俗韻性本爱丘山
  有道大夫
  李恢字仲興漢桓靈間高尚不仕號有道大夫
  國爵屏貴
  國爵屏貴家人忘貧
  足染時
  至人不嬰物餘風足染時選詩
  鷙鳥不羣
  鷙鳥不羣兮自前世以固然離騷
  伏清白
  伏清白以死直固前聖之所厚同上
  高鳯自穢
  任彦升奏云高鳯自穢爭訟寡嫂注高鳯南陽人太守連召請恐不得免自言本巫家不應為吏又詐為寡嫂訟遂不仕也
  芥千金
  芥千金而不眄屣萬乘其如脱北山移文
  豪邁門
  酒濯足見酒門
  人豪
  於此時而不成封侯之業非人豪也西漢
  五侯七貴
  昔在長安醉花栁五侯七貴同杯酒李白詩
  儻蕩不備
  史丹貌若儻蕩不備然心甚謹注儻蕩疎蕩無檢也
  陳驚坐
  時列侯有與遵同姓氏者每至人門曰陳孟公坐中莫不震動既而非因號其人曰陳驚坐見本傳
  跆籍貴勢
  跆藉貴勢陵轢卿相跆音臺
  虹蜺絲
  李白謁宰相封一板上題曰海上釣鰲客李白宰相問曰先生臨滄海釣巨鰲以何物為鈎線白曰以風波逸其情乾坤縱其志以虹蜺為絲明月為鈎又曰何物為餌曰以天下無氣義丈夫為餌丞相悚然趙徳麟侯鯖録
  湖海士
  許汜曰陳元龍湖海之士豪氣未除陳登也
  吞雲夢
  秋田乎青丘彷徨乎海外吞雲夢者八九於胷中曽不蔕芥子虛賦
  蕭杌
  目三公以蕭杌注蕭然自放杌尔無名晉紀總論
  諂佞門
  睮睮
  睮睮諂夫諤諤黄髪目媚貌選
  囘面
  回面汗行以事諂諛之人李斯書
  姦臣態
  徳宗稱盧杞小心李泌曰小心乃姦臣之態
  奴顔婢膝
  奴顔婢膝真乞丐反與正直為狂癡陸龜蒙詩
  兩脚狐
  唐書戴令言賦兩脚狐譏楊再思之佞
  遊行
  荀説曰世有三逰徳之賊也一遊俠二遊説三遊行立氣勢作威福結私交以立強干世者謂之遊俠飾辯辭設詐謀馳逐於天下以要時勢者謂之遊説色取行違合時好連黨類立虛譽以為權利者謂之遊行
  西第頌
  馬融為梁冀西第頌以此頗為正直所羞
  狐蹲
  鄭愔狐蹲貴介雉伏權門朝野僉載
  虛美熏心
  譽諛之聲日滿於耳虛美熏心實禍蔽塞西漢
  佞舌
  佞舌咿啞陸龜蒙登高文
  便佞舌
  水鳥歌婦女衣襟便佞舌陸龜蒙
  體佞
  崔季舒曰崔暹常忿吾佞及其自作體佞乃過於吾
  佞哀詐泣
  佞哀詐泣實非本懐楊休文言
  邪干側入
  邪干側入如恐不及言邪佞之人如此
  喔咿嚅唲
  喔咿嚅唲強言笑貌嚅音儒唲音而出離騷
  如脂如韋
  如脂如韋言其柔弱也
  發蒙
  淮南王謀反憚黯曰黯好直諫守節死義至説公孫𢎞等如發蒙耳𢎞好阿諛黯嘗云齊人多詐
  英雄門
  跅弛士
  漢武詔馬或奔踶而致千里士有負俗之累而立功名泛駕之馬跅弛之士亦御之而已
  㣲風搖
  崔岳謂劉曜曰四海脱有㣲風搖之者英雄之魁卿其人矣晉書載記
  一流人
  劉尹道桓温鬢如灰蝟反眼如紫石稜自是孫仲謀司馬宣王一流人
  雄兒
  鄧艾曰姜維自一時雄兒也與某相值故窮耳
  獅兒
  曹操聞孫䇿定江東意甚難之常呼獅兒難與爭鋒也
  膽薄
  曹操曰袁紹之為人志大而智小色厲而膽薄
  知己門賞鑒附
  申於見知
  古人申於見知言申於知己屈於不知己也羊祐表
  下客食見食門
  解左驂
  越石父為人臣僕于中牟晏子解左驂贖之
  貢公喜
  王陽登則貢公喜
  一顧千金
  晉李充嘲友人詩云願爾降玉趾一顧重千金
  有宰相器
  何武為郡吏時事太守何夀知武有宰相器以其同姓故厚之
  是我輩人
  張緒少知名伯敷云是我輩人
  勲業門
  光光
  元勲盛徳光光如彼國土嘉祚巍巍如此吳季重牋
  功徳百之
  甘延夀陳湯之誅郅支比于貳師功徳百之
  𮟏古
  勲超𮟏古徃古也
  補天柱地
  業類補天功均柱地陸公佐銘
  慙耻門
  遼東豕
  遼東有豕生子白頭異而獻之行至河東群豕皆白懐慙而退揚惲書
  汗下
  申之再三赧然汗下吳季重牋
  胯下
  口故反股也韓信傳不能死出我胯下
  靣慙
  靣慙曰戁心慙曰恧體慙曰逡小爾雅
  摧謝
  奏事即遣湯摧謝注謂深自挫投也張湯傳
  齊堂俎
  三晉之强屈于齊堂之俎演連珠
  忌才門嫉惡附
  蘭當門
  蜀志先主將誅張裕諸葛亮請罪先主曰芳蘭當門不得不剪
  寜我負人
  曹操避董卓難過故人吕伯奢不在夜聞其食器聲以為害已遂殺之既而悽愴曰寜我負人無使人負我
  木秀于林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運命篇
  人惡儁異
  人惡儁異俗疵文雅
  惡鷹眼
  鷹化為鳩衆鳥猶惡其眼
  禎祥門
  山鵲印見印綬門
  蟬集武冠
  朱异初除中書郎有飛蟬止集武冠上時咸謂蟬珥之兆
  金𢃄鉤
  幽明録長安張氏有鳩飛入懐探得金帶鉤自是子孫昌盛
  一土三田
  安帝時王傅穿井得銘曰一土三田軍門主簿後以億錢輸官乃得中壘校尉拾遺記
  兩火為榮
  李畋為國子直講求郡晨登講席諸生見畋巾上兩焰火起是日得榮州諸集拾遺
  蝦蟆天使
  李揆未相時忽有一大蝦蟆于寢室占之曰蝦蟆天使也後果拜相宣室志
  稱呼門
  足下
  異苑曰介子推逃禄抱樹燒死文公拊樹哀嗟伐而製屐每懐其功俯視其屐曰悲乎足下今人相斥呼曰足下疑始于此
  下官
  通典曰宋孝武帝多猜忌諸國吏人于本國君不得稱臣故稱下官本為王國避臣之稱今乃成通稱也
  卿子冠軍
  楚懐王用宋義為上將軍號卿子冠軍注卿子相褒尊之稱上將故言冠軍
  郎子
  郎子聰明方成偉器語人稱其子為郎子
  先輩舊齒
  先輩舊齒如言前輩也
  下輩
  灌夫稠人廣衆薦寵下輩
  女曹兒
  平生毁程不識不直一錢今日長者為夀乃效女曹兒呫囁耳語猶言兒女輩也灌夫傳
  丈人行
  匈奴曰漢天子我丈人行也胡浪反前漢
  大父行
  斬單于大父行藉若侯産注祖父之行也西漢
  太白老
  崔成甫贈李十二曰天外常求太白老金陵捉得酒仙人
  韓郎將
  元載有别墅在昭應縣守墅者姓韓忘其名邑人呼為韓郎將縣尹以下謹事之一與齟齬即貶斥矣
  仁徳正號
  孔融立鄭公鄉云昔太史公廷尉吳公謁者鄧公四皓亦稱公是則公者仁徳之正號不必三事大夫也
  下走
  辟書始下下走為首
  郎君
  外嘉郎君謙下之徳應休璉書
  寓情門
  在衣為領
  願在衣而為領承華首之餘芳閒情賦
  在裳為帶
  在裳為帶束窈窕之纎身閒情賦
  在髪
  在髪為澤刷𤣥鬢以頽肩在眉為黛隨瞻眎以閒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在筦為席安弱體于三秋在絲為履附素足以周旋在晝為影常依形而西東在夜為燭照玉容于兩楹在竹為扇含凄飆于柔握在木為桐作膝上之鳴琴
  並根穗
  古樂府合歡詩常願食共並根穂飲共連理盃衣同雙絲綃寢共無縫綢
  前定門報應附
  金銀牓
  崔紹暴死復生云見㝠間列牓備書人間姓名將相列金牓其次列銀牓州縣小官並列長鐡牓諸集拾遺
  般若臺
  陳文逹持誦金剛經有人入㝠見築臺云此般若臺待陳文逹
  鴿銜水
  藍田山真悟寺高僧冩湼槃經羣鴿自空中銜水添硯
  㫁頭鬼
  子盖果于戮臨終見㫁頭鬼為之厲隋史
  朋友門
  江淮四䕫
  廬江何長師趙郡李華范陽盧東美少與韓衢為友淮泗間號為四䕫摭言
  交讓
  陸慧曉與張融並居其間有池池上有二株楊桞何㸃嘆曰此池便是醴泉此木便是交讓舊傳有交讓瀆因張陸也
  交到頭
  掘井湏到流結交須到頭賈島
  山林友
  唐書韋溫少所合惟喜蕭祐號山林友
  少友
  孔融謂太史慈曰卿吾之少友也
  小友
  唐書張九齡呼李泌為小友
  清交素友
  王僧逹祭顔延年文云清交素友比景共波
  耐乆朋
  唐魏元同與裴炎締交能保終始故號耐乆朋
  雲霞交
  宋謝澹與范泰為雲霞之交
  仙宗十友
  唐司馬承禎與陳子昻盧藏用宋之問王適畢構李白孟浩然王維賀知章為仙宗十友出本傳
  停雲
  停雲思親友也樽湛新醪園列初榮願言不從歎息彌襟云爾陶詩
  三益葳㽔
  陸機常置酒云三益既葳㽔四始方蔥蒨古樂府
  同門學
  鄭𤣥與傅嘉同門學相友善注同門謂同師也
  四般契分
  李摯與李敏同姓同嵗同門同年登第摯詩曰因縁三紀異契分四般同
  升堂拜母
  孫堅子䇿與瑜同年獨相友善瑜推道南大宅以舍䇿升堂拜母有無通共
  重衿期
  陽休之重衿期好游賞
  酌酒賦
  謝朓贈友人詩曰離居方嵗月故人不在兹清風動簾夜孤月照𥦗時安得同擕手酌酒賦新詩
  追計平生
  昔聞長老追計平生同時親故凋落已盡嘆逝賦
  暱交密友
  懿親戚屬亡多存寡暱交密友亦不半在同前
  一交情
  結歡三十載生死一交情言死生如一也任彦升詩
  寳書
  寳書為君掩瑤瑟詎能開言朋友不至無與撫翫故也
  升堂見親
  孔融年十餘嵗盛憲以為異乃載而歸便結為兄弟升堂見親憲字孝章
  照清襟
  袁粲荅王儉詩曰老夫亦何寄之子照清襟言如我心
  同方等契
  同方者以類附等契者以氣集辨亡論
  陶陶永夕
  范張欵欵于下泉尹班陶陶于永夕尹敏與班彪友善每相見晝則至暝夜則逹曙
  組織仁義
  組織仁義琢磨道徳廣絶交論
  素交盡
  素交盡利交興
  把臂之英
  把臂之英金蘭之交
  通財共計
  趙儼避亂荆州與杜襲繁欽通財共計合為一家
  賔客門
  遲來客
  登樓為誰思臨江遲來客謝靈運詩
  殘客
  賔客見何敬容有過詣纉輒拒之曰吾不能對何敬容殘客纉姓張
  熟客
  臘醖還因熟客開吳融詩
  賔末
  漢書法真曰以明府見待有禮故敢自同賔末
  要賢驛
  要賢驛已至留賔轄且投桞莊詩
  親脩具
  田生子請張卿臨親脩具謂父自脩供具也
  投車轄
  陳遵每大飲賔客滿堂輒關門取客車轄投井中雖有急終不得去
  末至
  相如末至注後至也文選雪賦
  敬愛
  公子敬愛客應徳璉詩
  下塵榻
  賔至下塵榻憂來命緑樽沈休文詩
  傾筐倒篋
  王右軍郄夫人謂二弟司空中郎曰王家見二謝傾筐倒篋見汝輩來平平耳汝可無煩復徃
  驅使草木
  衛江州客至惟餉王不留行李宏範曰家舅刻薄乃復驅使草木
  惡賔
  公孫𢎞食故人高賀以脱粟覆以布被賀曰何用故人富貴為脱粟布被我自有之怒而去語人曰𢎞内厨五鼎外膳一肴其儉詐也𢎞聞之慚曰寜逢惡賔不逢故人
  館客
  北齊李幼亷常在文襄第内號為館客
  坐談客
  郭嘉曰劉表坐談客耳
  噉名客
  右軍指晉簡文顧語孫興公曰此噉名客簡文曰天下自有利齒兒世説
  佳設
  羊曼在丹陽客來早者得佳設
  一肉
  張禹弟子戴崇愷弟多智彭宣恭儉有節禹心爱崇而敬宣疎之崇每候禹置酒設樂入後堂婦女相對而宣之來也日宴賜食不過一肉巵酒相對見於便坐講論經義
  置驛馬
  鄭當時字莊為太子舍人每五日洗浴常置驛馬長安諸郊請謝賔客夜以繼日至明旦常恐不徧
  賔客益落
  當時中廢賔客益落落散也
  設雀羅
  翟公為廷尉賔客填門及廢門外可設雀羅
  隠逸門徵聘附
  白雲期
  薛逢詩休指西岩數歸日知君已負白雲期
  採山斧見文章門
  蕭齋
  竹煙杉籟滿蕭齋林逋秋懐詩
  閒仙
  人寰諸洞府應合署閒仙林逋詩
  聘君
  徐孺子墓傍有聘君亭出水經
  徵君
  徐稚黄憲姜肱皆號徵君
  隠居
  梁陶𢎞景止于句容山中自號華陽陶隠居人間書札以隠居代名
  梅真
  郭璞著客傲曰嚴平沉潛于蜀肆梅真隠淪于布衣
  遁叟
  唐陸希聲自稱遁叟
  烟波釣徒
  唐張志和自稱
  華陽真逸
  唐顧况自號
  七松處士
  四明逸老並見時號數稱門
  羲皇上人
  陶潛與子書曰夏月虛凉高卧北𥦗之下清風颯至自謂羲皇上人
  山中宰相
  梁陶𢎞景隠于句曲山國家每有大事無不前以諮詢時號山中宰相
  通隠
  梁何㸃恣心所適時號通隠
  竹溪六逸見時號數稱門
  塵事㝠
  閒居三十載遂與塵事㝠陶詩
  休休休
  休休休莫莫莫伎倆雖多性靈惡頼是長敎閒處著此司空圖耐辱居士歌題于東北楹
  輔唐山
  大和先生王旻服餌得道請于高宻牢山合鍊明皇許之改牢山為輔唐山俾旻居之出紀聞談
  負局先生
  謂隠於磨鏡者列仙傳
  桂樹隠
  方從桂樹隠不羨桃花源李白詩
  初衣
  乆辭榮禄遂初衣曽向長生説息機李白詩
  騎白羊
  君行既識伯禽子應駕小車騎白羊李白詩
  銅官樂
  我爱銅官樂千年未擬還銅官山在宣城李白詩
  逃名客
  逺訪投沙人因為逃名客李白詩
  滄洲逸
  朝來果是滄洲逸沽酒提盤飯霜栗李白詩
  一投釣
  功成謝人間從此一投釣李白詩
  元丹丘
  元丹丘嵩山逸人也序云白乆在廬霍元公近游嵩山故交情深出處無間嵓信頻及許為主人欣然通㑹本意欲舉家就之李白集
  我韍
  祝牧歌曰天下有道我韍子佩天下無道我負子戴注云負戴言隠藏也
  隠牆東
  後漢王君公遭亂不仕隠牆東
  淮陽老
  漢有應矅隠于淮陽山中與四皓俱徴獨不至時人語曰商山四皓不如淮陽一老
  傲吏
  漆園有傲吏萊氏有逸妻注傲吏謂莊周郭景純詩
  巢居子
  昔在太平時亦有巢居子注堯時有隠人常以樹為巢而居其間時號曰巢父陸士衡詩
  若遺金門歩
  若遺金門歩見就玉山岑謝元暉詩
  事外
  弱齡寄事外委懐在琴書謂事物之外
  真想
  真想初在襟誰謂形蹟拘
  㣲尚
  伊予秉㣲尚拙訥謝浮名言持尚山水之小節
  隠淪客
  既徃隠淪客亦棲肥遯賢謝靈運詩
  上世人
  請從上世人歸來蓺桑竹上世高上之人也顔延年詩
  滄洲趣
  既懽懐禄情復協滄洲趣謝元暉詩
  求羊蹤
  唯開蔣生逕永懐求羊蹤蔣詡隠於杜陵唯開三徑唯故人求仲羊仲從之游謝靈運詩
  箕濮情
  搖蕩箕濮情謂許由莊周二人徐幹詩
  芙蓉裳
  製芰荷以為衣集芙蓉以為裳離騷
  反初服
  願反初服從子而歸初服未隠居時服七啓
  龍盤
  嘉遯龍盤七命
  截來轅
  宜扃岫幌掩雲關截來轅于谷口杜妄轡于郊端北山移文
  雲關見上
  憂甚大
  四皓歌曰駟馬高盖其憂甚大
  益我貨
  益我貨者損我神生我名者殺我身嚴君平
  居士屩
  蜀隠士朱桃椎以屩置路隅人識之曰此朱居士屩也以米易去
  端居室
  李泌得請於衡嶽隠居詔即所居營端居室
  買山錢
  唐符載遣書乞買山錢于于頔
  静君
  林逋山中招葉秀才詩所憂他日榮登後難得幽棲事静君
  白雲記
  司馬承禎苦辭還山勅賜寳琴花帔遣之工部侍郎李適賦詩朝士咸屬和散騎常侍徐彦伯撮其美者二十一首為製序名為白雲記
  南燭草
  唐高宗幸嵩山至逍遙谷見室中大瓠問潘師正字子真荅曰中有青𩚑昔西城王君以南燭草為之服食得道上乃命道士葉法善徃江東造青𩚑飯
  隠淪諾
  且欣登眺美頗愜隠淪諾李白詩
  十賚
  皮日休詩他年欲事先生去十賚須加陸逸冲注逸冲常事隠居錫名栖静處士十賚猶人間九錫也
  鶴糧
  園蔬預遣分僧料廪粟先教算鶴糧陸龜蒙詩
  琴歌酒賦
  琴歌酒賦皆逸人之事
  塵纓
  解蘭縛塵纓
  攅峯
  攅峯竦誚列壑爭譏
  蟬蜕囂埃
  逸民論蟬蜕囂埃之中自致寰區之外
  俗士駕
  請廻俗士駕
  逋客
  為君謝逋客已上並北山移文
  傲世忘榮
  逸羣公子體竒好異傲世忘榮絶棄人事嘯賦
  塵外鑣
  昔聞汾水游今見塵外鑣謝惠連詩
  塵外軫
  肅此塵外軫殷仲文詩
  反招隠
  王康琚有反招隠詩言混俗自足以免患何必山林
  松柏隠
  方學松柏隠寕戀市井名謝𤣥暉詩
  寥廓高翔
  寥廓已髙翔謝𤣥暉詩
  地自偏
  心逺地自偏陶詩
  東軒
  嘯傲東軒下聊復得此生陶詩
  白雲隈
  採藥白雲隈
  薜茘帷
  罔薜荔以為帷
  荷衣蕙帶
  荷衣兮蕙帶離騷
  飛遯
  飛遯離俗七啓
  名穢我身
  名穢我身位累我躬七啟
  窮奥
  絶景乎大荒之遐阻吞響乎幽山之窮奥七命
  [[#隠(⿱𥫗亷)肆|隠(⿱𥫗亷)肆]]
  隠於簾肆之間卧於岩石之下李斯書
  驕君餌
  班嗣曰不絓聖人之網不齅驕君之餌
  折芰燔枯
  折芰燔枯此焉自足任彦昇表
  以蒲薦肉
  後漢鄭敬字次都釣魚大澤折芰而坐以蒲薦肉瓠瓢盈酒琴書自樂
  沉釣緡
  沉釣緡于丹水秉耒耜于山陽
  談空空
  談空空于釋部覈𤣥𤣥于道流
  鶴頭書
  鶴頭書古者用之以招隠士漢謂尺一簡
  勒移
  馳煙驛路勒移山庭
  學道東魯
  學道東魯習隠南郭
  鳯吹薪歌
  聞鳯吹于洛浦值薪歌于延瀬
  竊吹草堂
  竊吹草堂濫巾北岳
  風雲帶憤
  風雲凄其帶憤石泉咽而下愴
  高霞孤映
  高霞孤映明月獨舉
  蕙帳空
  蕙帳空兮夜鶴怨山人去兮曉猿驚
  南岳獻嘲
  南岳獻嘲北隴騰笑
  秋桂遣風
  秋桂遣風春蘿擺月已上並北山移文
  寄傲
  倚南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歸去來辭
  潁陽高
  堯稱則天不屈潁陽之高
  垢俗疵物
  或垢俗以動其槩或疵物以激其清言遺逸如此
  親魚鳥
  親魚鳥樂林草
  裂冠毁冕
  裂冠毁冕相携而去之
  賁徴
  旌帛蒲車之所徵賁已上並出范蔚宗論
  胎化鶴
  李徳裕詩序云近于伊川卜山居便求青田胎化鶴
  蹈鴻涯
  蹈鴻涯之遐迹紹巢許之絶軌鴻涯仙人也蔡伯喈碑
  翔區外
  翔區外以舒翼超天衢而高峙
  飾巾待期
  先生曰絶望已乆飾巾待期而已
  白雲堆
  李九齡山舍書事白雲堆裏人來少紅葉林中日入斜
  㫁年
  㫁年不出僧嫌癖逐日無機鶴伴閒韓偓詩
  一崦山
  終撑舴艋稱漁叟賒買湖心一崦山
  不售錢
  皮日休樊榭詩欲買重棲隠雲峯不售錢
  鹿皮翁
  鹿皮翁淄川人為少府小史隠岑山得仙時賣藥于齊市
  松菊主人
  唐韋表㣲為監察御史不樂曰吾年五十拭鏡剪白冐游少年間取一班一級未有其味也願為松菊主人不愧淵明云
  事簡茶香
  事簡茶香庭閒酒聖四六集
  嵗計溪光
  嵗計溪光年勞山色四六集
  鹿門隠士
  皮日休為鹿門隠士書六十篇
  何氏三高
  何子有子晳子香俱隠遁子季先在若耶山晩還吳居虎丘寺號何氏三高亦曰東山兄弟焉
  猿藏熊縁
  叚成式谷隠書事云隨樵劫猿藏隈石覰熊縁
  辦百萬資
  郄超每聞欲高尚隠退者輒為辦百萬資并為造立居宅在剡為戴安道起宅甚精整
  賣𣟶若
  朱百年入㑹稽山伐𣟶若為業以𣟶若置道上人知為朱隠士所賣隨所直留之錢
  滅景雲棲
  褚伯玉滅景雲棲抗高木食
  木食見上
  白雲游
  禇先從白雲游舊矣禇伯玉也
  朋松石
  唯朋松石介于孤峯絶嶺禇伯玉
  山谷臣
  顧歡被齊高帝徵既至稱山谷臣
  鹿皮巾
  梁武帝賜陶隠居鹿皮巾
  石户農
  高士傳石戸之農與舜為友以天下讓之不受
  買印山
  世説支道林因人就深公買印山公曰未聞巢由買山而隠
  蘭社逕
  欲識幽人蘭社逕山𥦗芳桂復叢生庾信
  芝臺乳管
  圃暖芝臺秀岩春乳管圓陸龜蒙
  白雲封
  陳摶詩臺殿不將金鎻閉來時自有白雲封
  黄冠草服
  禮黄衣黄冠注野夫黄冠黄冠草服也
  翹車
  俊乂之藪希䝉翹車之招金碧之岩必辱鳯舉之使
  鑿坏以遁
  文選詩注魯君聞顔闔賢將聘之闔鑿坏以遁坏垣也海録碎事巻八下
<子部,類書類,海錄碎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