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海録碎事 (四庫全書本)/卷09上

巻八下 海録碎事 巻九上 卷九下

  欽定四庫全書
  海録碎事巻九上    宋 葉廷珪 撰聖賢人事部下
  交遊門擇交附
  詩弟子
  悼方干幾多詩弟子無限酒知聞
  酒知聞見上
  鸞不輟軛
  郭林宗至汝南造袁奉高居車不停軌鸞不輟軛詣黄叔度乃彌日信宿
  卿用卿法
  王夷甫不與庾子嵩交庾卿之不置王曰君不得為爾庾曰卿自君我我自卿卿我自用我法卿自用卿法子嵩名敳
  枉光塵
  應休璉詩自昔枉光塵結言固終始又繁欽書云冀事速訖旋侍光塵
  結言見上
  雙情交映
  雙情交映言情相照陸士衡四言詩
  接餘歡
  未嘗銜盃酒接殷勤之餘歡馬遷書
  解交書
  袁喬與禇將軍解交書
  紀羣間
  魯國孔融高才倨傲年在紀羣之間先與紀友後與羣交陳紀陳羣之父也
  數面
  諺云數面成親舊陶淵明詩
  平素
  促席延故老揮觴道平素
  初交
  淡美初交利乖嵗寒
  刎頸交
  張耳議陳餘曰始吾與君為刎頸交
  開心寫意
  原嘗春陵六國持開心寫意君所知李白詩
  海上契
  喜結海上契身為天外賔李白詩
  季友伯兄
  交深季作友義重伯為兄宋之問餞薛司馬
  雅故
  吕氏雅故本推轂高帝就天下西漢
  干謁門
  根柢之容
  無根柢之容言無先容也李斯書
  望火馬
  嘉祐中未有謁禁士人爭馳騖請托有一人號望火馬又一人號日遊神言日有奔競
  日遊神見上
  一葉影
  鄭太穆書于于頔云分千樹一葉之影即是濃隂減四海數滴之泉便為膏澤
  文權
  劉得仁上從兄猶祈啟金口一為動文權
  客鳥
  賈氏譚録顧况謝李鄴侯詩云萬里飛來為客鳥曽䝉丹鳯借枝柯
  槐栁齊
  盧思道欲詣和士開恐為人所見未明而行比至其門立者衆矣盧駐轡望之曰彼何人斯森然與槐桞齊因鞭馬疾去
  門狀
  門狀文宗朝以前無之始於李徳裕百官無以希取其意相扇具銜起居
  十一詣
  許𤣥度出都劉真長九日十一詣之曰卿不去使我成薄徳二千石世説
  輕薄尹見刺史門
  紹介
  魯仲連傳請為紹介
  李錐
  後魏李世哲善事人以貨賂自逹世號李錐
  郭尖
  後魏郭景尚善事權寵號曰郭
  板刺
  未有板刺無容拜謁南史謂名刺也
  還刺
  李元忠初謁高歡未即見之謂門者曰今公方召儁傑聞國士至不能吐飱輟洗可還吾刺勿通也
  一株桃李
  王冷然上裴耀卿書曰拾遺補闕寕有種乎僕不佞亦相公一株之桃李也談藪
  名紙生毛
  劉魯風江西投謁頗為典謁所阻因賦詩曰萬巻詩書劉魯風烟波千里謁文翁無錢乞與報知客名紙生毛不為通雜説
  屈尊門下
  今旦外白有一尉兩計吏不道屈尊門下更啟乃知已去兾承清誨以釋遙懐皇甫規書
  爵里龍門
  一投爵里遽造龍門
  金剛杵
  薛保遜好殺巨編自號金剛杵摭言
  謁如鬼
  蘇秦曰楚國之食貴於玉薪貴於桂謁者難見如鬼王難得見如天帝今令臣食玉炊桂因鬼見帝
  朱門跼影
  裁尺牘以函誠欵朱門而跼影注跼蹙踖也殷文圭啟
  刺字漫滅
  禰衡來遊許下隂懐一刺既無所適於是刺字漫滅
  詣前
  祁侯與楊王孫書曰王孫苦疾僕迫從上祠雍未得詣前西漢
  枉高駕
  多君枉高駕贈我以徽言李白詩
  忽來儀
  李侯忽來儀把袂苦不早李白詩
  枉清眄
  君子枉清眄不知東走迷李白詩
  臨况
  將軍廼肯幸臨况魏其請語魏其具將軍旦日蚤臨灌夫傳
  送贈門
  報百縑
  李元忠曽貢文襄王蒲桃一盤文襄報以百縑北史
  麤糲之質見貧窮門
  苞苴禮
  毛詩木𤓰注孔子曰吾於木𤓰見苞苴之禮行
  流黄素
  選何以報之流黄素環濟要畧曰間色有五紺紅紫縹流黄也
  贈芳花
  遵大路兮攬子祛贈以芳花辭甚玅好色賦
  嘉貺
  是用感嘉貺賜也張茂先詩
  税人
  未仕者不敢税人如税人則以父兄之命注謂以物遺人也始鋭反禮記
  金錯刀
  美人贈我金錯刀何以報之英瓊瑤古者佩刀以金錯鏤其環張平子詩
  英瓊瑤見上美玉也
  青琅玕
  美人贈我青琅玕何以報之䨇玉盤以餙琴也張平子
  錦繡叚
  美人贈我錦繡叚何以報之青玉案張平子
  青玉案見上
  書問門音信附
  歸風響
  願記歸風響寄言遺所欽陸士衡
  字不滅
  置書懐䄂中三嵗字不滅選古詩
  書札
  客從逺方來遺我一書札選古詩
  幽緘
  盈篋自余手幽緘俟君開謝惠連詩
  雙飛鷰
  䄂中有短書願寄雙飛鷰
  重荅書
  劉孝標有重荅劉秣陵沼書沼為秣陵郡太守重荅非一其後沼作書未出而死有自其家得以示孝標乃作此荅之故曰重荅
  致書郵
  殷洪喬不能為置書郵晉書
  十部從事
  得劉公一紙書賢于十部從事劉宏也晉書
  整兩春
  低折滄洲簿無書整兩春林逋詩
  鳥封
  王瑳長相思云鳥封歸飛㫁鯉素還流絶
  鯉素見上
  論白髪
  逺寄一紙書數字論白髪賈島詩
  空中書
  幾嵗寄我空中書注恐是鴈書
  千里面目
  江南諺云尺牘書疏千里面目
  信鴿
  又送新羅僧詩欲整扶桑棹先教信鴿廻
  善尺牘
  習鑿齒善尺牘又杜詩尺牘倒陳遵
  三十六鱗
  叚成式送雲藍紙與温庭筠詩曰三十六鱗充使時數畨猶得裹相思
  不荅小紙
  何曽為丞相有以小紙為書勑記室勿荅
  别紙
  唐盧光啟受知於租庸使張濬每致書凡一事别為一紙朝士效之盖重疊别紙自光啟始也
  隴西李稹
  李稹酒泉公義琰之後門戸第一而有清名常謂爵位族望官至司封郎中懐州刺史與人書惟云隴西李稹國史補
  翰驛
  坐馳之際翰驛復來叚成式
  鵝毛襞素
  鵝毛襞素鳥迹裁書温庭筠
  代面
  片牘代面尺書布懐叚成式
  飛走之懼
  捧讀増藏去之榮執持有飛走之懼言得人書尺
  孔融書
  孔融與諸卿書曰多惠胡桃深知篤意
  結素魚
  李季蘭有結素魚贈友人詩云尺素如殘雪結為雙鯉魚欲知心裏事看取腹中書
  託毫素
  向秀甘淡薄深心託毫素
  來訊
  寫誠酬來訊曹植與吳季重書曰得所來訊
  書土風
  牽綴書土風辭單意未已
  誦讀反覆
  誦讀反覆雖諷雅頌不復過此
  成誦
  成誦在心借書于手
  損辱嘉問
  損辱嘉問蔚矣其文楊徳祖牋
  闕然
  闕然乆不報幸勿為過馬遷書
  勞結
  雖書疏徃返未足解其勞結魏文帝書
  當自白書
  當自白書恐傳言未審是以令舍弟子建因荀仲茂特從容喻鄙㫖魏文帝與鍾大理書
  奉所惠貺
  信到奉所惠貺發函伸紙是何文采之巨麗而文教之綢繆乎吳季重荅東阿王
  申詠
  申詠反覆曠若復面曹子建書
  復面見上
  適欲遣書
  適欲遣書㑹承來命應休璉與曹長思書
  不喜作書
  性不便書不喜作書而人間多事堆案盈几不相酬答則犯敎傷義欲自勉強則不能乆四不堪也嵇康書
  八行書
  後漢馬融與竇伯向書曰孟陵奴來賜書見手跡歡喜何量次放靣也書雖多紙紙八行行七字竇章字伯向見本傳注
  西飛鴻
  寄書西飛鴻贈爾慰離析李白詩
  一鴈書
  莫惜一鴈書音塵坐胡越李白詩
  桃竹書筒
  桃竹書筒綺繡文李白詩
  雲錦字
  有鳥海上來今朝發何處口銜雲錦字與我忽飛去一作雲錦書李白詩
  雲錦書見上
  書附鶴
  閬苑有書多附鶴女牀無樹不棲鸞李義山詩
  潔齋俟
  潔齋俟兮惠音聲宋玉賦
  鵲聲喜
  梁蕭紀詠鵲今朝聽聲喜家信必應歸
  三清鳥
  層城自有三清鳥不要遼東雙鯉魚叚成式詩
  三鳥
  懐素縷之雙針願因之于三鳥也蕭子範七誘
  言談門遊説附
  衆難
  諸葛表云群疑滿腹衆難塞胷言議論不一也
  兵子
  劉巴不與張飛語諸葛亮問之巴曰大丈夫處世當交四海英雄如何與兵子共語
  進熟
  漢使徃外國既多其少從率進熟天子注謂進成熟之言也
  光誦
  奉承光誦來伏思託後旌沈休文詩
  芳訊
  綢繆結風徽絪緼吐芳訊注芳言也謝宣逺詩
  執慎將軍
  來敏數以言語不節貶削以其耆宿廢而復起後以為執慎將軍欲令以官重自警戒蜀志
  覼縷
  羅縷豈闕辭注羅或作覼魏太子詩
  機警有鋒
  謝安謂顧和珪璋特逹機警有鋒
  笑䐑言鯖
  笑䐑言鯖足添腹笥
  春蛙秋蟬
  物理論曰虛無之談其華藻此猶春蛙秋蟬聒耳而已
  老胡
  有過盧思道見一胡人在坐問何等荅曰從兄浩反語盧浩為老胡唐宋逸史
  緩頰
  漢王謂酈食其曰緩頰徃説魏王豹注徐言引譬諭也西漢
  説客
  食其從沛公常為説客西漢
  有口辨
  陸賈以客從高祖定天下名有口辨西漢
  辨口快耳
  辨口快耳其實未可從
  雋永
  蒯通論戰國時説士權變亦自序其説號曰雋永師古曰雋字兖反肥肉也永長也言所論甘美而味深長也西漢
  攘袂
  攘袂而正議者獨大王耳西漢
  口語籍籍
  國中口語籍籍甚無復至江都言王建淫亂也西漢
  難言
  魯共王餘為人口吃難言西漢
  參語
  敞夫人與田延年參語許諾注三人共言故曰參語
  破秋毫
  王子析道論㣲言破秋毫李白詩
  捫虱而言
  桓温入關王猛被褐而詣之一面談當世之務捫虱而言旁若無人温察而異之温之將還賜猛車馬拜高官督䕶請與俱南猛還山諮師師曰卿與桓温豈並世哉在此自可富貴何為逺乎猛乃止
  談叢
  談叢理窟王孝逸啟
  言議英發
  孫仲謀謂吕子明可以次于公瑾但言議英發不及之耳
  目論
  越世家目見毫毛而不見其睫今王知晉之失計而不自知越過是目論也史記
  舌妙
  吳孫權傳註沈友字子正善屬文好武事又辯于口時稱其筆之妙舌之妙刀之妙
  談助
  蔡邕得論衡以為談助
  雄辨士
  蔡澤天下雄辨之士
  酒甕飯嚢
  彌衡云荀彧可强與言餘皆酒甕飯嚢
  炊飯成糜
  有客詣陳太丘談鋒甚敏太丘乃令元方季方炊飯以延客二子竊聽客語飯落釜成糜而進客去太丘將責之具言其故且誦客語無遺太丘曰但糜自可何必飯耶
  談鋒見上
  鎻吾口
  公卿縱不憐寕能鎻吾口李賀詩
  嘲𤣥發墨
  戲必嘲𤣥論常發墨段成式
  筆杪
  談端筆杪兩難支當
  卜夜論
  新破毗曇義相期卜夜論段成式
  陷身機
  向來躐等語長作陷身機杜牧之詩
  疲於津梁
  庾公見卧佛曰此子疲於津梁於時以為名言
  與者忘少
  晉武帝每餉山濤嘗少謝安以問子弟謝𤣥荅曰嘗由欲者不多而使與者忘少
  以舌得官
  高帝罵婁敬曰齊虜以舌得官廼今委言沮吾軍
  一黌儁
  管輅字公明十五至官舍讀書于時黌上有逺方客至四百餘人皆服其才琅邪太守單子春聞輅一黌之儁欲與議論曰吾自與卿旗鼓相當于是論難鋒起而輅答對言皆有餘
  虵言鳥語
  軍中見人文談曰虵言鳥語出北夢𤨏言
  矯尾厲角
  蘇秦有矯尾厲角之辯出殷文圭集
  言談林藪
  言談林藪裴顔書
  一代談宗
  樂廣謂潘岳曰君天才過人若學必為一代談宗岳遂勤學又王衍當時談宗
  麈毛落
  晉劉殷與孫盛對食奮麈尾毛悉落飯中
  坐談客
  郭嘉曰劉表坐談客耳自知才不足以御備重任之則恐不能制輕用之則備不為用
  黄馬劇談
  騁黄馬之劇談
  頭沒杯案
  魏太祖每與人談論及歡悦大笑至以頭沒杯案中肴膳皆沾洿巾幘
  亹亹逼人
  謝安弱冠詣王濛清言濛謂子修曰此客亹亹來逼人
  諧喙
  蘇世長機辯為天䇿府軍諮祭酒禇亮為之賛曰軍諮諧喙超然辯悟
  言語言
  郭林宗使能言語生茅容追徐穉而與之言
  談論上首
  郄超孫綽等與支道林為塵外之友推道林為談論上首支名遁
  羊公鶴見時號喻物門
  忮辯
  巧行召灾忮辯召患哀哉韓生竟死説難
  談柄
  南朝栖霞寺大朗法師每説論手執松枝以為談柄
  太牢筆
  京師語曰太牢筆少牢口東西南北何處走太牢牛僧孺少牢楊虞卿
  喙長三尺見刺史門
  闌夕
  繼以䦨夕語閑也應瑒詩
  當談笑
  粗舉大綱以當談笑
  樵蘇不爨
  樵蘇不爨清談而已有似周黨之過閔子應璩荅曹長思書注周黨過閔仲叔共飲水而已
  胡蘆語
  長安市人語各不同有胡蘆語有鎻子語紐語練語三摺語通謂之市語
  松枝
  陳後主勑取松枝手以屬張譏曰可代麈尾
  應對之能
  漢武帝時徐樂諸才備應對之能
  晤言
  雄猜多忌豈獲晤言之適
  原本山川
  於是使辯博之士原本山川極命草木
  窮澤生流
  辯言之艶能使窮澤生流枯木發榮
  三窟
  馮煖説孟嘗君曰狡兔所以免於死者有三窟矣今為君一窟矣請更為二窟為焚劵事國䇿
  市義
  馮煖曰臣矯君命盡以債賜人而燒其劵此市義也國䇿
  説誘甘言
  説誘甘言懐寳小惠陳孔璋檄
  蹶千金
  魯連飛一矢而蹶千金蹋也班孟堅
  捐相印
  虞卿以顧眄而捐相印史記
  從人
  從人合之横人散之史記
  據徼乘邪
  據徼乘邪以求一日之富貴古堯反
  行話談
  行話談於公卿之門陳懿誠於本朝之上
  噓枯
  後漢孔公緒清談高論噓枯吹生無軍旅之才
  畢景
  殷孚清言畢景
  不根持論
  司馬相如以辭賦得幸東方朔枚臯不根持論好詼諧上以俳優畜之雖數賞賜終不任以事
  諧隠
  詼諧隠語
  騰頰
  以口語争之易曰咸其輔頰舌騰口説也
  形相門七情附
  貌寢
  田蚡為人貌寢生貴盛注侵短小也
  妍皮
  晉書載記慕容超傳諺云妍皮不裹癡骨
  汗珠
  杜詩馬驕汗珠落東坡日輪亭午汗珠鎔却是人汗也
  眼泉
  眼泉鮑溶詩即淚也
  不曽晴
  淚眼不曽晴鬼詩也
  面之山
  康僧淵目深而鼻高王丞相每調之僧淵曰鼻者面之山目者面之淵山不高則不靈淵不深則不清世説
  須髥
  顔師古曰在頥曰須在頰曰髥
  顔子鬢
  李賀詩顔子鬢先春又云顔回十九頭已白
  長鬛公
  許遵美湏下垂至帶號長鬛公
  身鏡體牖
  眼者身之鏡耳者體之牖視多則鏡昏聽衆則牖閉妾有磨鏡之石决牖之術九華真妃言
  神庭腦華
  面者神之庭髪者腦之華心悲則面燋腦减則髪素妾有童面之經還白之法同上
  度形舟
  西域真人常歌曰神為度形舟薄岸當别去
  關神形
  或問王右軍夫人眼耳未覺惡否曰髪白齒落屬乎形體至于眼耳關于神形可便與人隔
  三千丈
  白髪三千丈縁愁似个長不知明鏡裏何處得秋霜李白詩
  淚向南雲
  躊躇未得徃淚向南雲滿李白詩
  玉筯
  啼流玉筯盡坐恨金閨切又玉筯日夜流雙雙落朱顔李白詩
  賣眼
  賣眼擲春心折花調行客李白詩
  副急淚
  沈約宋書世祖至殷貴妃墓令羊志哭志亦嗚咽或問志卿安得此副急淚荅曰我爾日自哭亡妾耳
  含辛為淚
  符后死慕容熈制百寮於宫内哭使有司案檢無淚則罪之群臣莫不含辛以為淚
  齒本
  齒本曰哂大笑開口則見故哂為笑也
  寳唾
  寳唾拾未盡玉啼墮猶鎗
  盰衡
  注眉上曰衡字林曰盰張目也
  涕横墜
  涕横墜而弗禁登樓賦
  涕洟流
  長笛賦涕洟流漫説文洟鼻液也
  淚如綆
  淚下如綆縻王仲宣詩
  舌如電光
  舌如電光目如曜星揚雄解嘲
  素髪垂領
  斑鬢髟以承弁素髪颯以垂領潘安仁秋興賦
  華緇鬢
  撫鏡華緇鬢謝靈運詩
  心奓體忲奓侈字忲音泰
  張平子西京賦有慿虛公子心奓體忲
  疎煩想
  疎煩想于心胷天台賦
  五盖
  發五盖之遊䝉注五盖貪欲嗔恚睡眠調戲疑悔也天台賦
  五情塞
  執紙五情塞揮筆涕汍瀾歐陽堅石詩
  金石軀
  願保金石軀慰此長饑渇陸士衡詩
  靈根
  宴安清靈根黄庭經云玉池清水灌靈根謂身也
  鮮膚
  鮮虜一何潤秀色若可餐陸機豔歌行
  衣文虵
  閩越衣文虵言閩越人皆刻鏤其身為虵文如人衣服也張景陽詩
  大宅
  陽氣見於眉宇之間侵淫而上幾滿大宅注大宅靣也
  頭顱
  袁尚被執兄熈曰卿頭顱方行萬里
  清矑
  甘泉賦云玉女無所眺其清矑注云音盧目瞳子也
  目成
  鳬藻馳目成注將以目擊冀成其心顔延年詩
  藐眄
  藐眄覯青崖衍漾觀緑疇藐眄廻顧貌衍漾廣大也顔延年詩
  衍漾見上
  偉幹
  詠之常見桓𤣥𤣥鄙其精神不儁謂坐客曰庸神而宅偉幹不成令器
  皴碏
  南梁叟肌膚皴碏鬢蒼浪
  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褰裳不足難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未可候注人之眉目間也詩云婉如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曹顔逺詩
  金骨
  蟻壤漏山河絲淚毁金骨鮑明逺詩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揚衡含笑注衡眉目之間也
  屑淚
  王筠望君終不見屑淚且長吟
  金箆
  老杜詩金箆定刮眼鏡象未離詮湼槃經云如目盲人為治目故遣詣良醫即以金箆定刮其眼膜
  目瞤無爽
  目瞤無爽指動有徴四六集
  星星
  蹙蹙感物嘆星星白髪垂謝靈運詩
  蝟毛磔
  桓温湏如蝟毛磔眼如紫石稜
  髪神
  髪神曰𤣥華目神曰虛鑒
  衰蓬
  秋來因覽鏡強欲理衰蓬
  鼓髥
  石勒攘𬒮鼔髥
  鏡中絲
  欲知憂解老為視鏡中絲王融詩
  雪刺
  宋璟致仕表云霜毛在頸雪刺滿頭
  面如凝脂
  王右軍見杜𢎞理而歎曰面如凝脂目如㸃漆神仙中人也晉書
  振素
  揮手如振素言手如練白陸士衡詩
  履跗
  智伯曰吾乃今知水可以亡人國也桓子肘康子康子履桓子之跗
  剥葱
  方干美人詩剥葱十指轉籌疾
  老拳
  石勒謂李陽曰孤徃日厭卿老拳卿亦飽孤毒手
  動魄悦魂
  蛾眉詎同貌而俱動於魄芳草寜共氣而相悦于魂江文通古别離序
  魂去幹
  魂兮來歸去君之恒幹何為兮四方些幹體也些蘇賀反辭也離騷
  游魂
  西涼張重華上疏晉室云石季龍自斃遺燼游魂宜速平蕩
  睹記
  翟璜曰以耳目之所睹記臣何負於魏成
  淚泓泓
  清琴醉眼淚泓泓
  剪秋水
  一雙瞳人剪秋水李賀詩
  眼明囊
  述仙記八月作五明囊盛百草露以洗眼
  竹抨眼見佛僧門
  眼之食
  箋云睡是眼之食既七日不眠眼則枯
  齇王
  後魏王惠龍世齇鼻江東謂之齇王
  齇奴
  宋廢帝罵孝武為齇奴
  廣長舌
  菩薩以廣長舌于一音中現無量音應時説法
  虯紫須
  縣官騎馬來獰色虯紫須
  蘆花色
  從君翠髪蘆花色獨共南山守中國李賀詩
  歸鬢
  吳霜㸃歸鬢身與塘蒲晩李賀詩
  眉刷翠
  李賀唐兒歌杜幽公之子頭玉磽磽眉刷翠
  香絲
  李賀疏頭歌一編香絲雲撒地玉釵落處無聲膩
  霜草
  未應白髪如霜草魯直詩
  雄髪
  雄髪指危冠猛氣衝長纓荆卿詩
  縣旌
  楚王曰寡人心搖搖然如縣旌而無所終薄
  白元君
  肺部注白元君主肺宫之神黄庭經
  尺宅
  脾部尺宅面也
  玉廬
  玉廬鼻也
  桃康
  脾長章丹田下神名桃康
  黄野
  靈臺章脾曰黄野
  三關
  三關章口為天關手為人關脚為地關
  寸田
  三丹田各方一寸故曰寸田
  五牙
  常念章在潄五牙不饑渇五牙者五行之氣配五藏也已上並黄庭經
  七慢岳
  若令七慢之岳未摧五俗之谷未填慧陽之日未照無明之雲未晴永㝠之風未息夜遊之明未返𢎞明集
  五俗谷見上
  覺元
  覺元腦神名酉陽雜俎
  半面
  應奉字世叔嘗詣相袁賀賀出造車匠開門扇出半面視奉
  靈監
  靈監目神名酉陽雜俎
  始梁
  始梁舌神名酉陽雜俎
  六臣不邪
  心王若正則六臣不邪
  頫聽
  伏櫺檻而顛頫聽注頫低頭也古音府字西京雜記
  作勞耳鳴
  石勒㣲時力耕每聞鞞環之音毋曰作勞耳鳴非不祥也
  報恩珠
  李白贈義士樊介詩心為殺人劍淚是報恩珠
  果然
  果然有髥髥黒其手亦黒好理其髥
  禄仕門士不遇吏隠附
  年官
  蔣琬為尚書令中軍師楊儀自謂年官先琬才能踰之於是怨憤蜀志
  蟬腹龜腸
  宋史檀桂託王僧䖍求禄不得與書云蟬腹龜腸為日已乆饑虎能嚇人遽與肉餓麟不噬誰為落毛王乃用為安城郡丞
  南服
  守臣及南服言仕于南方也謝宣源
  彯華纓
  仕子彯華纓遊客竦輕轡韻畧音飄彯彯長組貌鮑明逺詩
  窘然
  吏道何其迫窘然坐自拘張茂先詩
  纓緌徽纆
  纓緌為徽纆文憲焉可踰張茂先詩
  牽絲
  牽絲及元興解龜在景平謝靈運初去永嘉郡詩牽絲謂牽王如絲之言而仕也解龜謂解去所佩龜印也元興晉安年號景平宋少帝年號
  倦游客
  余本倦游客豪彦多舊親陸士衡詩
  要路津
  何不䇿高足先據要路津選古詩
  圏牢物
  此徒圏牢之養物言虛受禄養無益于時曹子建表
  琴歌
  琴歌既㫁酒賦難續北山移文言出仕無復樂此也
  軒冕年
  江揔詩十五詩書日六十軒冕年
  麞頭鼠目
  李揆輕元載地寒謂苗晉卿曰龍章鳯姿士不見用麞頭鼠目子乃求官耶
  三互
  漢書有三互法謂婚姻之家及兩州不得交互為官
  印牀
  唐李慶餘送主簿詩僧來茶竈動吏去印牀閑
  日秩
  禮云八十日有秩言常給膳
  宦牒
  粗霑文科遂汙宦牒
  窮猿投林
  晉李充家貧求外任乃除劇縣或問之荅曰窮猿奔林豈暇擇木
  戸限上
  南史劉瑀為右將軍圖侍中不得謂所親曰人仕宦不出當入不入當出安能長居戸限上因求益州
  名宦海
  仙傳拾遺顔真卿舉進士甲科有道士謁曰子有青簡之名可以度世上補仙官不宜自沉于名宦之海
  職分田
  通典隋開皇中公卿已下内外官職分田一品至五品有差諸司各有公廨錢以供用也
  四時仕宦
  傅游藝起一嵗賜袍自青及紫人謂四時仕宦然嵗中亦敗
  戚草
  因懐京洛間遊宦何戚草杜牧詩
  官銜
  近代選曹補授先具書官次書擬官新舊相銜故曰官銜亦曰頭銜如馬之有銜以制其首語林
  乏使
  幸因乏使簮組升朝荐䝉過恩文學入侍
  劇職煩官
  裴漢少有宿疾劇職煩官非其好也
  素流
  袁聿脩素流之中最為規檢
  卑節下意
  未嘗卑節下意以求仕也西漢
  減仲産
  張釋之乆宦減仲産不遂欲免歸本傳
  巧善宦
  司馬安巧善宦四至九卿
  就新官
  凡言除者除故官就新官也
  簡書忌
  畏此簡書忌潘安仁詩
  寄芳荃
  忘歸屬蘭社懐禄寄芳荃沈休文詩
  三登令尹
  子文無欲卿相而三登令尹嵇康書
  一行作吏
  一行作吏此事便廢𥞇康書
  登王塗
  若趣欲共登王塗天子階陛也
  牒訴倥傯
  牒訴倥傯裝其懐敲扑喧囂犯其慮倥音孔傯音摠北山移文
  左宦
  故園雙闕下左宦十年歸
  瞻烏靡託
  蹐地無歸瞻烏靡託陸佐公石闕銘
  爵同下士
  爵同下士禄等上農
  一城莫賞
  士不遇賦寓形百年而瞬息巳盡立行之難而一城莫賞
  釣鰲客
  王嚴光有才不逹自號釣鰲客巡游郡邑求麻鐡之資云造釣具有不應者輒録姓名至篋中曰釣鰲時取此等懞漢為餌其言類如此異聞集
  枯魚賦
  卞彬為齊擯廢不得仕進乃擬趙壹窮鳥為枯魚賦
  勞歌
  古樂府也伍縃之二首言抱關士居身危苦窮年不遇之意
  尉尨眉
  尉尨眉而郎潛兮逮三葉而遘武尨蒼也此是顔駟事思𤣥賦
  鸞翮鎩
  鸞翮有時鎩龍性誰能馴所拜切殘也杜詩
  為官拓落
  為官拓落言不諧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賦序
  給事黄門
  位不過侍郎擢纔給事黄門揚雄觧嘲
  鴻漸翼
  公孫𢎞卜式兒寛皆以鴻漸之翼困于燕雀
  逺迹
  逺迹羊豕之間
  避世金門
  東方朔酒酣據地歌曰陸沉於俗避世金馬門
  抗髒
  後漢趙壹賦云伊優北堂下抗髒倚門邊注抗髒高亢倖直之貌音𦵏
  不及妻子
  周堪仕郡縣俸禄不及妻子皆以供賔客
  後門之士
  離讒放逐之臣窮途後門之士道轗軻而未遇志欎抑而不申
  首公
  修身潔已砥節首公師古云首向也王尊傳
  大為路岐
  前史稱沈約昧於榮利有台司元稹大為路岐經營相位國史補
  食輸
  北齊以後功臣多食郡縣輸若高徳正封藍田公食渤海郡輸
  軒裳契
  吾將元夫子異姓為天倫本無軒裳契素以烟霞親李白詩
  權勢門失勢專權附
  冷語如冰
  偽蜀潘在寜以財賄交結權貴永典樞要常謂所親曰權勢之家未皆仗其為援但不欲其冷語冰人耳外史檮杌
  勢門上品
  勢門上品猶當格以清談任彦升表
  輿金輦璧
  輿金輦璧輸貨權門陳琳檄
  什一在内
  魏成子食禄千鍾什九在外什一在内是以東得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君皆師之史記
  猪卑狗險
  卞彬為禽獸録目云羊性淫而狠猪性卑而率鵞性頑而傲狗性險而拙以指斥貴勢
  蛤魚
  卞彬蝦蟆賦云紆青拖紫名為蛤魚以比令僕也
  鷹頭蠅
  抱朴子云清論不能復制繩墨不能復用遂成鷹頭之蠅廟垣之鼠
  安繁戀劇
  隋書或譛高熲于文帝曰熲兼領五職安繁戀劇無進賢之志
  熏轑
  杜業言翟方進專作威福欲以熏轑天下注熏言熏之轑讀曰燎假用字
  負貴
  天下皆言王勇顧但負貴安能勇
  紙為銅落
  紙為銅落筆為利染故門同王署客號金穴言權貴如此
  五將
  五將世權謂王氏五大司馬鳯音商根莾也
  倚舊故
  丞相賀以舊故乗高勢以為邪謂公孫賀西漢
  乘高勢見上
  門車接轂
  萭章字子夏與中書令石顯相善亦得顯權力門車嘗接轂
  平交人
  府縣盡為門下客王侯皆是平交人李白詩
  雀目鼠歩
  楊球為司𨽻權門股慄皆雀目鼠歩
  閉眼諾
  宋明帝時中書舍人胡毋灝專權奏無不可時人語曰禾絹閉眼諾胡毋大張橐禾絹謂上也
  爵賞由心
  爵賞由心刑戮在口陳琳檄
  光五宗
  所愛光五宗所惡滅三族五宗謂上至高祖下𤣥孫陳琳檄
  充員品
  尚書記朝㑹公卿充員品而已言曹操專政同上
  迷奪時明
  迷奪時明杜絶言路同上
  旦握權
  旦握權則為卿相夕失勢則為匹夫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解嘲
  勢過寵盛
  身危由於勢過而不知去勢以求安禍積由於寵盛而不知辭寵以招福陸士衡詩
  封已養高
  封已養高勢動人主運命論
  名一錢
  鄧通一簮不得著身長公主乃令假衣食竟不得名一錢
  垂頭搨翼
  垂頭搨翼莫所馮恃陳琳檄
  一跌跌覿結反
  客徒欲朱丹吾轂不知一跌將赤吾族揚雄解嘲
  名譽門徳望附
  快士
  司馬宣王與諸葛亮書曰黄公衡快士也每坐起歎述足下不去口公衡黄權字也蜀志
  公慙卿
  陳寔為太丘長子紀為司農孫羣為司馬世有重名語曰公慙卿卿慙長
  蔥蒨
  文物共威蕤聲名且蔥蒨皆盛貌謝𤣥暉詩
  令圖
  平生仰令圖于嗟命不淑曹子建詩
  濫吹
  濫吹乖名實使南郭處士吹竽事盧諶書
  宿名
  華譚自負宿名怏怏不得志
  無對日下見甥舅門
  雅歩南臺
  雅歩南臺馳聲東省
  賣聲兒
  李謐詩周孔重儒教莊老貴無為二途雖加異一是賣聲兒
  名士
  王孝伯言名士不必竒才但使常得無事痛飲酒熟讀離騷便可稱名士
  好名見致仕門
  南金東箭
  晉顧衆虞潭賛曰顧實南金虞惟東箭
  南州望士
  晉書顧榮字彦先為南州之望士
  聲塵
  李昉寄孟賔子詩昔日聲塵喧洛下近來詩價滿江南華嚴經有色塵聲塵香塵觸塵法塵
  擅八區
  英名擅八區左太冲詩
  養聲
  養聲利三川河洛伊也鮑明逺詩
  事絶稱言
  事絶稱言謂無得而言也任彦升啟
  衆議歸高
  此衆議所以歸高逺近所以同聲也吳季重牋
  有大名
  孝章要為有天下大名孔文舉書
  遺顯號
  遺顯號于後世傳土地于子孫司馬長卿檄
  秀出高峙
  秀出高峙著名海内陳孔璋檄
  香名
  清政過前哲香名逹至尊李嘉祐送王全詩
  名下士
  稚子亦知名下士樂人爭唱卷中詩韓魏贈鄭貟外詩
  延君譽
  國語曰使張老延君譽于四方
  䓶䓶風威魯葛反
  䓶䓶風威稜稜霜氣蕪城賦
  足我知
  張暢與魏尚書李孝伯語孝伯曰君何姓曰姓張孝伯曰張長史暢曰君何得見識孝伯曰君聲名逺聞足使我知
  聲名繮鎖
  班嗣荅桓君山書今吾子關仁義之羇絆係聲名之繮鎖
  共推安石
  王右軍語劉尹故當共推安石劉尹曰若安石東山志立當與天下共推之
  卜興亡
  殷浩在墓所幾十年朝野以擬管葛起不起以卜江左興亡
  流名譽
  淮南王安亦欲以行隂徳拊循百姓流名譽
  待士門
  躧履
  嘉惠承帝子躧履奉王孫躧步也所綺切陸韓卿詩
  三顧
  諸葛亮表先帝不以臣卑鄙自枉屈三顧臣于草廬之中
  東閤三館
  公孫𢎞為相開東閤延士分三館一曰欽賢館有徳任毗贊佐理隂陽者處之二曰翹材館有材堪九列任二千石者處之三曰接士館有一介之善一方之藝者處之
  勞士若哺
  君王一舉手勞四座士若哺梁肉淮南子
  改席
  羊欣見謝琨琨常易衣改席欣由此知名于時
  傾衿
  與上下交結傾衿待遇不逆細㣲
  平津邸
  出入平津邸一見孟嘗尊陸韓卿詩
  傾筐倒篋
  王家見二謝傾筐倒篋見汝輩來平平耳世説
  三捉髪
  周公戒伯禽曰我一沐三捉髪一飯三吐哺
  為冠首
  淮南王安招致英儁以百數伍被為冠首
  恩施
  韓延夀接待下吏恩施甚厚
  二安
  梁建安安成二王尤好人物世以二安重士方之四豪
  無留門
  鄭當時為大司農戒門下客至無貴賤無留門者
  薦舉門徳芘附
  金山
  明山賔表薦朱异云金山萬丈縁陟未登玉海千尋窺映不測
  群萃
  皇澤廣被擢自群萃言拔于衆中
  四門啟籥
  晉陵王移書太常薦同郡張瞻曰方今太清闢宇四門啟籥
  州望
  天監七年詔于州郡縣置州望郡宗鄉豪各一人專掌搜薦
  郡宗見上
  乆而益信
  荀彧為尚書令薦荀攸可以代已攸亦推賢進士魏武曰二荀令之論人乆而益信沒世不忘
  挽弓自射
  郄詵為左丞推奏吏部尚書崔洪洪曰我舉郄丞而還奏我此所謂挽弓自射也
  庇宇下
  庾太尉言王眉子曰庇其宇下使人忘寒暑
  因雲灑潤
  因雲灑潤則芬澤易流乘風載響則音徽自逹陸機演連珠
  覆露重隂
  余以頑蔽覆露重隂國語張老謂趙文子曰先王覆露子也露潤也潘安仁
  有軼才
  王襄為益州刺史奏王褒有軼才
  慶雲光覆
  承慶雲之光覆荷君子之惠渥寡婦賦
  辟召門
  祗召
  祗召於北京謝宣逺賦
  本州役
  豈謂鄉曲譽謬充本州役盧諶涿人為幽州從事故云盧子諒詩
  嘉招
  㣲身輕蟬翼弱冠忝嘉招潘岳嘗被辟為太祖掾
  得䝉接事
  因縁幸㑹得䝉接事常就其辟也盧子諒詩
  收迹府朝
  收迹府朝遂去左右言辭職而去也同上
  握中璧
  握中有𤣥璧本自荆山璆劉越石贈盧諶劉為并州刺史常辟之
  從軍樂
  從軍有苦樂借問所從誰王仲宣詩
  叅時明政
  外叅時明政内不廢家私
  赴召門
  齒召
  不圖聖詔猥垂齒召曹子建應詔詩表
  詔沈曦
  一朝金鳯庭前下當是虛皇詔沈曦王建詩
  辦𧚌錢
  後漢鍾離意上書薦劉平等賜辦𧚌錢
  待詔公車
  注公車令屬衛尉上書者所詣也東方朔傳
  比喻門
  鵲起登
  鵲起登吳山鳯翔陵楚甸登孫權城作莊子曰得時則義行失時鵲起登謝𤣥暉詩
  屈轂瓠
  鑚屈轂之瓠解疏屬之拘齊有田仲屈轂徃見之曰轂有大瓠堅如石厚而無竅願效之田仲曰堅如石不可剖也厚而無竅不可以受漿吾無用此也猰窳國人殺君黄帝加以桎梏致于疏屬山中七命
  輕蚊翼
  小言賦景差曰載雰埃乘剽塵體輕蚊翼形㣲蚤鱗經由鍼孔出入羅巾飄妙翩綿乍見乍泯
  糠輿
  唐勒曰折飛糠以為輿剖粃糟以為舟慿蜽眥以顧眄附蠛蠓以遨遊小言賦
  虱脛蟣肝
  又曰館于蠅鬢宴于毫端烹虱脛切蟣肝㑹九族而同嚌猶委餘而不殫
  一月光
  文子曰百星之明不如一月之光十牖畢開不如一户之明
  一拳宫
  化書云螻蟻之有君也一拳之宫與衆處之一粒之食與衆畜之一罪無疑與衆戮之
  膠柱
  藺相如曰王以名使趙括如膠柱而鼓瑟耳史記
  鳥鳴似語
  鳥鳴似語䖝葉成字文心雕龍
  蚊知足
  齊桓公憂蚊因開翠紗之幬進蚊子焉其蚊有知禮者不食公之肉而退其蚊有知足者吮咀公之肉而退其蚊有不知足者吸而食之其飽也膓腹為之潰破出金樓子
  水失魚
  尸子曰孔子曰商汝知君之為君乎子夏曰魚失水則死水失魚猶為水也子曰商汝知之矣
  補狐裘
  慕容鍾見公孫五樓專朝政謂人曰黄犬之皮恐終當補狐裘也
  班馬迷
  殷文圭啟迷同班馬寒甚蟄虫注子書云老馬色班迷於道路
  鹿獨
  蟬聫兵難鹿獨江臯注言如鹿之獨行
  蜂蠆致蠚
  猛虎之猶豫不如蜂蠆之致蠚孟賁之狐疑不如重子之必至蠚毒也呼各反西漢
  叢輕折軸
  衆口鑠金積毁消骨叢輕折軸羽翻飛肉西漢鄒陽
  搏牛蝱
  搏牛之蝱不可以破虱言方於擊秦不可盡力破章邯也高祖紀
  痿不忘起
  韓王信與柴將軍書曰僕之思歸如痿人不忘起盲者不忘視勢不可耳
  佸糠及米
  語有之曰佸糠及米古𦧇字用舌食也以喻犬耳高五王傳
  土扶成墻
  土扶可成墻積徳為厚地李白詩
  嬾北飛
  我似鷓鴣鳥南遷嬾北飛
  一水魚
  昔作一水魚今成兩枝鳥
  覆水
  覆水不可收行雲難再尋李白詩
  井底桃
  妾如井底桃開花向誰笑
  雞栖鶴籠
  雞栖鶴籠窘束鸞鳯李白
  百里販樵
  俗諺曰百里不販樵千里不販糴居之一嵗種之以穀十嵗樹之以木一生脩之以徳
  係蹄
  係蹄在足則猛虎絶其蹯蝮𧉮在手則壯士㫁其節陳孔璋檄
  雨絶于天
  雨絶于天言雨下之地無還雲之期同上
  隆車之隧
  欲以螳蜋之斧禦隆車之隧同上
  走千羊
  一狼走千羊漢武詔書云
  惜草芳
  惜草芳者傷禾稼惠盗賊者傷良人鹽鐡論
  夀民
  譬之若良醫病萬變藥亦萬變病變而藥不變向之夀民今為殤子矣
  磨瑩益明
  或短高熲於上皆被疎黜因謂熲曰獨孤君猶鏡也毎被磨瑩皎然益明熲父賜姓獨孤氏隋書
  水間墻
  元諧常白高祖曰公無黨援譬如水間一堵墻大危矣及受禪上顧諧曰水間墻竟何如也隋書
  檻中猿
  昔如韝上鷹今似檻中猿鮑明逺詩
  借翰
  借翰于晨風假足于六馭陳孔璋檄
  乘鴈雙鳧
  乘鴈集不為之多雙鳧飛不為之少乗去聲四鴈也解嘲
  空柯無刃
  空柯無刃公輸不能以㫁但懸曼矰蒲苴不能以射四子講徳論
  衝蒙渉田
  衝蒙渉田而致逺不若遵途之易也膺騰撇波而濟水不如乘舟之逸也同上
  不畜狸
  養雞者不畜狸牧獸者不育豺樹木者憂其蠧保人者除其賦也同上
  形過鏡
  形過鏡則照窮物勝權而衡殆演連珠
  天損
  足於性者天損不能入足於性者松柏天損者雪霜
  時藿向陽
  時藿向陽蘘荷依隂閑居賦
  秋蔕
  邈若墜雨翻似秋蔕謝𤣥暉牋
  黒子着面
  淮陽之北大諸侯廑如黒子之着面
  奢豪門
  樹頰胲
  蔣濟曰樊子昭臿齒牙樹頰胲吐唇脗自非許文休之敵也蜀志
  駢脅驂乘
  趙良謂商鞅曰君之出也後車數千從車數百多力而駢脅者驂乘
  蠟炊
  世説石季倫以蠟燭炊飯李義山詩云蠟燭辰炊竟未休
  銅沓砌
  趙昭儀居昭陽舍砌皆銅沓冐而黄金塗注云砌門限也
  壁帶
  昭陽舍壁帶為黄金缸注壁帶壁之横衣露出如帶者也
  壯士籍
  名在壯士籍不得中顧私曹子建詩
  私名
  列子危氏有子曰子華善飬私名使其俠客以鄙相攻
  謝康樂
  謝靈運襲爵康樂公性奢豪世共宗之稱謝康樂
  倚黄金
  少年行上馬等閒銷白日出門輕薄倚黄金禇載詩
  夸詡
  夸詡音許自光大也春秋傳曰㑹同主詡楊雄云誇詡衆庶是也
  薄御膳
  武帝初何曽薄太官御膳自取私食子邵又過之而王愷又過邵王愷羊琇之儔盛致聲色窮珍極麗至元康中夸恣成俗轉相高尚石崇之侈遂兼王何而儷人主矣崇既誅死天下尋亦淪喪僣踰之咎也晉書
  駱駞負函
  虞孝仁性奢華伐遼之後授都水丞充使監運以駱駞負函盛水養魚以自給
  錦歩障
  石崇與王愷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愷作紫絲布歩障四十里崇作錦歩障五十里
  一鉤絲
  張昌儀恃易之兄弟所居奢溢有題其門云一鉤絲能得幾時絡昌儀書其下一日即足未幾敗嘉話
  燭十圍
  淮南楊渥燃十圍之燭以擊毬
  金蓮花盆
  段文昌富貴後打金蓮花盆盛水而濯足徐相商致書而規之鄒平曰人生幾何要酬平生不足也北夣𤨏言
  俠骨香
  寳玦誰家子長聞俠骨香堆金買駿骨將送楚襄王
  木妖
  唐天寳後中官節將競起亭館第舍力窮乃止時人謂之木妖
  麝壁
  東昏侯塗壁皆以麝香
  錦維舟
  吳志甘寜以錦維舟或割棄以示奢侈
  鍊炭見薪炭門
  錢甃花徑
  王元寳以錦石為柱以錢甃花徑明皇雜録
  北路魚
  梁徐君倩盛服玩與襄陽魚𢎞同時人語曰北路魚南路徐
  儉約門
  三桮
  朱博食不重味案上不過三桮漢書
  宣巨公
  宣秉字巨公布被蔬食帝幸其府舍歎曰楚國之二龔不如雲陽宣巨公
  既孅
  周人既孅孅者儉嗇也而師吏尤甚説苑
  薄笨車
  宋書劉凝之居儉苦夫妻共乘薄笨車出市賣易周身之外悉以施人
  老慳
  劉秀之儉宋武帝目之為老慳
  頫拾卬取
  魯人俗儉嗇而丙氏尤甚以鐡冶起富至鉅萬然家自父子兄弟約頫有拾卬有取注頫古俯字俯卬必有所取拾無巨細好惡也西漢貨殖傳
  爱惜費
  愚者爱惜費但為後世嗤選古詩
  費半菽
  莫肯費其半菽罕有落其一毛廣絶交論
  魚菽祭
  灌畦鬻蔬為供魚菽之祭織絇緯綉以充粮粒之費言淵明也絇音衢齊大夫陳乞曰常之毋有魚菽之祭祭用魚豆示儉也
  穀布巾
  張秀孝不好浮華常冠糓布巾執栟櫚皮麈尾
  斧木
  劉善明質素不好聲色所居茅齋斧木而已言只用斧斫木不空也南史
  年甲門夀天附
  茂年
  茂年薨殞猶言盛年也
  幾甲子
  數人不知幾甲子昨來猶帶冰霜顔李白詩
  初冠帶
  年華初冠帶文體舊弓裘李嘉祐送王裕詩
  游洛嵗
  盖同王子洛濵之嵗實惟辟彊内侍之年王子晉初游洛濵年十五張辟彊為侍中年十五沈休文碑
  損年
  損年以求早成非志所為也司馬朗之言損年者盖減嵗數也
  不禄
  人死夀考曰卒短折曰不禄尔雅云
  冨于年
  太子方富于年猶言富于春秋七發
  年涯
  净言方文雖然病曼倩年涯未有多褚載詩
  疾病門
  重膇
  足腫也春秋傳云重膇之疾膇馳偽切
  嬰哀
  南史嬰哀抱疚又云銜戚家庭
  移病
  楊敝皇懼移病師古曰謂移書言病也
  生慮
  積痾謝生慮寡慾罕所闕謝靈運詩
  大怒痊疾
  文選七命注云齊威王有疾文摯云王大怒必痊摯乃不脱履登王牀王大怒疾遂愈
  瘴母
  嶺表或見物自空而下始如彈丸漸如車輪遂四散人中之即病謂之瘴母嶺表録
  漳浦臥
  李義山詩可憐漳浦臥又云臥病劇清漳皆病中作又劉公榦詩余嬰沈痼疾竄身清漳濵
  傖鬼
  晉陸玩嘗詣王遵食酪得疾與遵書云雖是吳人幾為傖鬼
  遊岱宗
  常恐遊岱宗太山也人命屬之劉楨卧疾言病危欲死也劉公幹詩
  寢瘵
  寢瘵謝人徒注寢疾也
  淹病滯疾
  雖有淹病滯疾猶將伸傴起躄發瞽披聾沉直𦕈小煩懣酲醲病酒之徒哉七發
  涊然
  涊然汗出霍然病已乃典反宋玉
  兎缺
  晉書魏詠之生而兎缺醫云可割而補但須百日不得語笑詠之曰半生不語而有半生亦當療之
  帶移孔
  沈約以書陳情于徐勉言已老病百日數旬革帶常應移孔以手握臂率計月小半分欲謝事求歸老之秩
  瘦行
  中有病夫披白搭瘦行清坐詠遺編林逋詩
  治令
  治令猶言治命疾未困亂時命也賈誼新書
  病力
  病力病甚也出汲黯傳
  崔家疾
  唐世呼病瘦為崔家疾
  負痾
  負痾頽簷下終日無一欣陶淵明
  牛呞病
  橋梵鉢提言我有口業於過去劫輕弄沙門世世生生有牛呞病出楞嚴經
  白麥麫
  竇氏子言家方盛時有奴歛群從數宅之資供白麥麫言麥性平由是恣飱不疑凡數嵗後有告奴妄言所輸乃常麥諸人暴熱一時皆作國史補
  虱卜
  嶺南人有病以虱卜之向身為吉背則㓙酉陽雜俎
  病間多鬼
  宋廢帝太后病篤遣呼帝帝曰病人間多鬼可畏那可徃也
  撤瑟晨
  寕知安歌日非君撤瑟晨君子有疾撤瑟琴
  卧疾詩
  謝朓在宣城作卧疾詩沈休文和之
  手足墮窳
  手足墮窳無力也七啟
  筋骨挺解
  筋骨挺解四支委隨七發
  顛眴
  臣嘗有顛眴疾恐一旦先犬馬填溝壑眴音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美新論
  痁疾
  年在中身疢維痁疾書文王受命惟中身左氏傳齊侯疥遂痁杜預曰瘧疾也陶徴士誄
  疾隂消
  夏侯康之子泰病隂消為閹人劣弱不能治國
  求墳
  池陽有疾病則禱其先墳謂之求墳
  青鼻瘴
  廣南春日有青鼻瘴秋月有黄茅瘴
  夣寐門
  吞玉勝
  齊高帝劉皇后母桓氏夣吞玉勝而生后
  青蝇惡
  漢昌邑王賀夢青蝇矢以問郎中令龔遂遂曰陛下左側讒人衆多如是青蝇惡矣注惡即矢也越王勾踐為吳王嘗惡
  十八公
  吳丁固夢松生腹上占者曰松十八公也後十八年當為公
  半面笑
  幽明録賈弼夣見人曰愛君美貌欲易君頭遂許之後能半面笑半面啼兩手把筆文詞各異
  梧丘魂
  梧丘之魂不愧于沈首鵠亭之鬼無恨于灰骨注齊景田于梧丘夜夣五大夫稱無罪晏子曰先君靈公田五大夫驚獸皆殺之五首同穴公出而厚葬之李斯書
  囈語
  吕蒙囈語通周易魚計反睡語也
  名在月中
  㑹稽先賢傳闞澤年十三夣見名字炳然在月中
  黄衣翁見賦門
  精夣為芝
  楚襄王遊雲夣夣一婦人名曰瑤姬曰我夏帝之季女也封于巫山之陽臺精魂為芝媚而服焉則與夣期也襄陽耆舊傳
  乘雲繞日
  傅説夣乘雲繞日而行嵗餘乃聘之拾遺記
  槐安國
  淳于棼醉夣三紫衣吏名曰槐安國王致命異聞集
  審雨堂
  搜神記盧綸夢入蟻穴見堂宇危豁題曰審雨堂諸事拾遺
  夣踐横木見科第門
  一木破天
  王敦謀晉夣將一木上破天以問卜者許真君時為旌陽令因見敦解曰此是未字晉祚未終公未可動續仙記
  句夢詩
  段成式夢得句云夢裏思甘露言中惜惠燈一聫因續所夢句成十韻云
  魄妖
  夜遇惡夢者一曰魄妖二曰心試三曰尸賊真誥
  睡虵
  遺教經黒蚖在身當以持戒鉤除之又云睡虵既去乃可安眠黒蚖亦睡虵也
  夢中身
  李鉉言至精之人夢中之身可求劉幽求見妻夢中身也
  昆脚皆頭
  杜牧求小儀小秋不遂夢人謂曰辭春不及秋昆脚與皆頭後果得比部員外
  額上耳
  張審通夢蔣山君召作判狀申天曹云與君三耳數日額痒湧出一耳通前三耳湧出者尤聰時號三耳秀才亦曰鷄冠秀才
  臼中炊
  張贍夢臼中炊有王生者曰吾歸不見妻矣臼中炊固無釜也
  洗白馬
  優人季伯伶夢洗白馬梅成伯占之曰反語洗白馬者㵼白米也季先得百斛米於涇州使弟取之果覆舟一粒無餘
  夢墨
  王勃夢人遺以丸墨盈袖自是文章日進酉陽雜俎
  吐白鳯
  商芸小説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雲夢吐白鳯凰集于𤣥上
  紫户將軍
  得惡夢即呪曰黄閤神師紫戸將軍把鉞揺鈴消滅惡津真誥
  一髀熱
  張敬兒妻尚氏曰吾昔夣一手熱如火而君得南陽郡元徽中夣一髀熱君得本州後夣半體熱尋得開府今復舉體熱炙由此有異志被誅南史
  夣食月
  王曇遷夣月落入懐乃擘而食之脆如冰片味美遂更名月徳
  松為人君
  夢見松者見人君也出夢書
  梓化松
  周大姒夢梓化為松
  採榆葉
  夢書榆為人君徳至仁也夢採榆葉受恩賜也夢居樹上得貴官也
  日三分
  談藪魏文帝為王時夢日墜地分為三分已得一分而内懐中
  吹塵夢
  潜夫論黄帝夢大風吹天下塵土得風后以為相
  蘅蕪香
  漢武夢李夫人遺蘅蕪香覺而衣枕香三月不歇
  三公贈
  元順夢卧槐樹下自言槐字木傍鬼身與鬼并寜不死乎然亡後乃得三公贈耳
  福門子
  刁遵當病篤夢神人救之曰福門子當享長年
  結逺夢
  歸心結逺夢落日懸春愁
  四法判夢
  釋典以四法判夢一曰無明薫習二曰舊識廵遊三曰四大偏増四曰善惡先兆
  捉龍脚
  淮南太守孫奉伯與齊高帝欵舊常夢帝乘龍上天于下捉龍脚不得及覺因謂帝曰公當大庇生靈而弟不得與也
  梨花夢
  東坡梅詞高情已逐曉雲空不與梨花同夢注王昌齡夢中作梨花詩
  大夢
  李白詩處世若大夢胡為勞其生
  𤣥隂池
  石憲夢與群僧游于水中云此𤣥隂池也覺而驗之乃群蛙
  述夢詩見禁直門
  食瓊瑰
  聲伯夢渉洹或與已瓊瑰食之泣而為瓊瑰盈其懐三年不敢言言之暮而卒左傳注有含之象故卒
  假夢通靈
  願假夢以通靈閑情賦














  海録碎事卷九上
<子部,類書類,海錄碎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