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九 海録碎事 卷二十 巻二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海録碎事卷二十    宋 葉廷珪 撰武部
  武畧門
  制勝兩楹
  折衝樽俎間制勝在兩楹張景陽詩
  捕舌
  西平田旋要馬基背張權而應衞琳謂基曰琳撃其東我擊其西不六旬天下可定斯閉口捕舌也
  龍鈐
  王勃太公贊豹韜攘惡龍鈐辟邪
  謀成几案
  謀成几案定䇿帷幄陸佐公石闕銘
  計如投水
  計如投水思若轉規陸佐公石闕銘
  四座公
  願與四座公靜談金匱篇謂與坐客談兵也李白詩
  五兵權
  兼知五兵權李白詩
  文規武畧
  文規武畧譽流朝野
  席上過師
  趙充國屯田十二策治湟陜中道橋令可至鮮水以制西域伸威千里從枕席上過師十一也本傳
  將帥門
  絶甘
  李陵素與士大夫絶甘分少能得人之死力
  緹騎
  續漢志執金吾緹騎二百人注云緹赤黄色
  被羽
  賈復被羽先登注被負也析羽為旌將軍所執
  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霆電
  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霆電驅率貔貅
  粉潰
  白羽纔揮凶徒粉潰
  飛騎
  隋唐嘉話貞觀選才力驍㨗善馳射者謂之飛騎
  平亂鞬
  左屬平亂之鞬右握滅逆之矢
  百金士
  李牧得百金之士五萬人能破敵擒將者賞百金
  本兵柄
  漢絳侯為太尉本兵柄注執兵柄之本
  士卒鳬藻
  後漢杜詩上書今將帥和睦士卒鳬藻注言如鳬之在水藻
  著翅人
  後周韓杲破稽胡散其種落稽胡號為著翅人文帝曰著翅之名寕減飛將本傳
  地上虎
  北齊髙昻字敖曹兵趍商洛祭河伯曰河伯水中之神高敖曹地上之虎行經所居故相沃酹
  一瓜共食
  北齊蘭陵王長恭為將毎得一瓜必與將士共之
  舉左旃
  唐殷文圭投知己啟云將軍之舉左旃襲武者咸思効勇公子之虚右席彫文者競願呈才注漢衛青拜大將軍開幕府舉左右旃招武士得前將軍趙充國後將軍公孫敖等魏信陵君無忌招賢士虚右席得侯嬴朱亥等
  虚右席見上
  十二牙旗
  自魏初大將行兵惟長孫嵩拒宋武及奚斤征河南獨給漏刻及十二牙旗
  鶻入鵶羣
  文宣謂髙思好曰汝擊賊如鶻入鵶羣
  養虺成虵
  尒朱榮討元顥欲𮞉師髙道穆曰可謂養虺成虵悔無及矣
  羊將狼
  諸將皆與上定天下梟將也今乃使太子將之無異使羊將狼皆不肯為用張良傳
  故等夷
  諸將皆陛下故等夷張良傳
  掃境内
  掃境内以屬將軍項羽傳
  讋伏
  諸將讋伏注失氣也之涉反項羽傳
  小飯
  韓信令其禆將傳餐曰今日破趙㑹食注小飯曰餐言破趙後乃當共飽食也韓信傳
  効首虜
  諸校効首虜休皆賀韓信傳
  畔敵
  將軍今乃有畔敵之名大為中國羞注畔敵謂不敢當敵也
  且戎幕
  寄深且戎幕望重必台司李白詩
  應星文
  羽林十二將羅列應星文霜仗懸秋月蜺旌巻夜雲
  天將
  王維燕支行漢家天將才且雄來時謁帝明光宫
  雄㦸
  乃命上將授以雄㦸
  自潤入
  自永和間羌叛十餘年間費用八十餘億諸將多斷盜贓私自潤入
  都都統
  唐國子祭酒李涪刋誤云先帝時俳優恃恩寵為都知各允其請一日大合樂樂工諠譁上召都知止之三十人並進上曰止召都知何為畢至梨園使至曰三十人皆都知遂命李可及為都都知後僖宗至蜀王鐸伏節鎮滑臺且統闗東諸將遂有都都統之號
  憺隣國
  名聲暴於夷貊威稜憺乎隣國注徒濫反陳留人語恐言憺李廣傳
  不耦
  諸宿將嘗留落不耦謂無功也霍去病傳
  禆王
  得右賢王禆王十餘人猶言禆將也頻移反衛青傳
  票姚
  霍去病為票姚校尉服䖍曰音飄揺師古曰票頻妙反姚羊召反勁疾之貌也本傳
  彌節
  將軍其率師東轅彌節白檀以臨右北平盛秋言秋髙防入冦也亡俾反李廣傳
  攫戾執猛
  謀臣武將皆能攫戾執猛破堅摧剛南都賦
  奉成規
  言奉承天子之成命也潘安仁書
  擁旄
  擁旄為漢將
  整戎
  整戎剛列輕武七命
  長轡逺御
  長轡逺御妙畧濳授孫子荆書
  料敵如神
  穆宗問韓充破賊期對一月可破二旬克帝喜曰料敵若神
  乗軺建節
  乗軺建節奉疆場之任丘希範書
  戎重
  總兹戎重丘希範書
  董統
  董統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掃除凶逆董督也陳孔璋檄
  爪牙信布
  爪牙信布腹心良平漢贊
  雲興之將
  雲興之將帶州颷起之師跨邑辨亡論
  忠規武節
  忠規武節未見如此其著者也辨亡論
  置科左右
  曹仁少時不脩行檢及長為將嚴整常置科於左右案以從事
  詩書將
  帝命詩書將壇豋禮樂卿崔少常出鎮夏州杜牧詩
  軍旅門征役檄書附
  五家兵
  齊桓既得管仲修齊國政連五家之兵注國語曰管仲制國五家為軌十軌為里四里為連十連為鄉以為軍令
  押至
  軍書交馳而輻凑羽檄重迹而押至音習狎之狎
  從軍樂
  王仲宣詩從軍有苦樂但問所從誰
  戎旃
  契闊戎旃從容讌語旃旌也契闊勤苦也言從軍也
  白徒
  唐書六軍宿衛之士皆市人白徒
  露布
  古者文書不封而明告中外者皆曰露布自元魏以來專為㨗書冩以練帛建於漆竿
  布槽
  布槽征行飼馬取其輕便
  梅林饒子
  魏武行役失道三軍皆渇乃令曰前有大梅林饒子甘酸可解渇聞之口皆出水遂得前進
  雞毛系檄
  漢高祖曰吾以羽檄召天下應劭曰以雞毛系檄魏武奏事曰今邊有警輒露檄挿羽檄以木簡為書赤三寸急之意也
  馬首靡託
  雞鳴戒旦則飄爾晨征日薄西山則馬首靡託趙景真書
  披榛覔路
  披榛覔路涉澤求蹊趙景真書
  朝霞啟暉
  朝霞啟暉太陽戢曜趙景真書
  蹴崑崙
  蹴崑崙使西倒蹋太山使東覆趙景真書
  三五見醫卜門
  東平樹
  東平之樹望咸陽而西靡蓋山之泉聞絃歌而赴節劉孝標書
  露板
  封氏見聞記露板露布之别名
  戰陣門
  懸狐尾
  唐㑹要吐蕃以累世戰没為甲門臨陣奔北者懸狐尾於其首以表狐之性怯
  將指
  勾踐拒呉靈姑浮以戈擊闔廬傷將指取其一屨還注足大指也
  除狼
  孫堅破董卓軍或謂袁術曰堅若得洛不可復制此為除狼而得虎也
  輪臺
  貳師軍至輪臺不下攻數日屠之
  雲騎
  雲騎亂漢南言如雲之多王粲詩
  一校
  一校之隊言偏師也曹子建表
  偏舟
  偏舟之任注亦偏師也呉水戰故云曹子建表
  先登羽
  將秉先登羽豈敢聽金聲王仲宣詩
  一舉勲
  率彼東南路將定一舉勲王仲宣詩
  灌殘熒
  祖君彦為李密檄云㵼滄海而灌殘熒舉崑崙而壓小𡖉
  摐金鼓
  䧟敵摐金鼓摧鋒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斾旌劉孝標出塞詩
  逴夜
  督軍鳴戰鼓逴夜數更鼙
  蓬乾就火
  蓬乾就火雲薄承陽李義山賀破賊表
  投杯杖鉞
  推枕援旗投杯杖鉞李義山文
  胡鼔
  朝暗戎塵夜喧胡鼓
  噎滍水
  投秦坑而盡沸噎滍水而不流言破敵也
  靈鉟
  裁舉靈鉟亦抽金僕言用兵也李義山文集
  一把子人
  侯景望梁軍曰一把子人何足打
  劣容脚指
  胡藩從征司馬休之以刀頭穿岸劣容脚指徑上遂破之
  効級
  効級獻所得首級也
  蓬轉隊
  劉昶黨與三百人其驍㨗者號餓鶻隊武力者號蓬轉隊
  挑戰
  挑荼了切謂身獨戰不復須衆也髙祖紀
  猪突豨勇
  王莽募囚徒人奴擊匈奴名猪突豨勇
  黄驄年少
  裴果從軍征討乗黄驄衣青袍毎先登䧟陣時人號為黄驄年少
  甲不去身
  傅豎眼為西征都督梁軍所在拒塞豎眼三日中轉戰二百餘里甲不去身頻致九㨗
  中堅
  光武與敢死三千人衝其中堅注凡軍事中軍將最尊居中以堅鋭自輔故曰中堅也光武紀
  追北
  北幽隂之處故謂退敗奔走為北説文云北乖也史記樂書曰紂為朝歌北鄙之音朝歌者不時北者敗也鄙者陋也髙祖紀
  銜枚
  銜枚止言語喧囂也周官有銜枚氏枚狀如箸横銜之繣絜於項繣者結礙也絜繞也蓋為結紐而繞項也繣音獲絜音頡高祖紀
  跆藉
  兵相跆藉音臺登躡也或作蹈
  一首級
  人首級師古曰本以斬敵一首拜爵一級故謂一首為一級霍去病傳
  坐收虜
  漢兵即度幕人馬罷匈奴可坐收虜耳衛青傳
  喋血
  今已誅諸吕新喋血京師大頰反字當作蹀謂履渉之耳文帝紀
  百下百全
  奮精兵誅不軌百下百全之道也
  雷鼓嘈嘈
  雷鼓嘈嘈喧武昌雲旗獵獵過潯陽李白詩
  九區
  殺氣横千里軍聲動九區李白詩
  鼓儳
  左傳鼓儳可也言敵人在儳嵒險處未成列可鼓而擊之也
  羽隊
  屯羽隊於外林注持箭者七命
  舉麾讚獲
  叩鉦數校舉麾讚獲七命
  詔敕戰攻
  後漢馮異傳云以詔敕戰攻每輒如意私心決斷未嘗無悔
  霆擊
  今既發兵宜縱先至者深入霆擊
  肉籬
  周齊毎以騎戰驅中國人為肉籬
  風卷秋籜
  風巻秋籜言用兵之易如此
  雨矢電矛
  雨矢逐天狼電矛驅海若
  雷輜蔽路
  雷輜蔽路萬有三千餘乗言兵車之衆如雷聲也班固銘
  朱旗絳天
  朱旗絳天𤣥甲耀日班孟堅銘
  釁鼓染鍔
  斬溫禺以釁鼓血尸逐以染鍔班孟堅銘
  老上龍庭
  躡冐頓之區落焚老上之龍庭班孟堅銘
  嚴鼓
  嚴鼓未通凶渠泥首趙宣子曰嚴鼔一通步騎士悉至陸佐公銘
  禽廬九
  折簡而禽廬九傳檄以下湘羅廬江九江二郡名湘羅二水名陸佐公銘
  壺鐳瓶甒
  凶醜闕地而攻子命穴浚塹寘壺鐳瓶甒以偵之鐳音雷甒音武潘安仁誄
  雷戰鼓
  髙貴鄉公出雲龍門雷戰鼔
  蚌蛤浮翔
  陳思王上書云今東有覆敗之軍西有殪沒之將至使蚌蛤浮翔於淮泗鼲鼬讙譁於林木
  戎士承平
  夫豈無謀戎士承平言不習戰而敗潘安仁詩
  順時發
  我君順時發桓桓東南征王仲宣詩
  馬溢肥
  軍中多飫饒人馬皆溢肥王仲宣詩
  溺驂
  北拒溺驂鑣西龕收組練注春秋感精符曰強傑竝侵戰兵雷合龍門溺驂宋均曰龍門魯地名也時齊與宋鄭戰敗相殺血溺驂馬謝𤣥暉詩
  曝奔鯨
  長虵固能剪奔鯨自此曝善本作暴
  螗蜋
  螗蜋之斧禦隆車之隧注猶轍也陣孔璋檄
  𤋲飛蓬
  若舉炎火以𤋲飛蓬覆滄海以沃熛炭陳孔璋檄
  兵器門
  犀渠
  傳曰犀渠盾也唐書云呉人家鶴膝而户犀渠
  七重犀
  劍懸三尺鞘鎧有七重犀
  六屬鎧
  文犀六屬鎧寳劔七星光
  胡禄
  胡禄以皮為器中可以地聽
  鏁虵鱗
  蕃甲鏁虵鱗
  丈八虵矛
  丈八虵矛左右盤出劉曜載記
  水犀甲
  夫差水犀之甲三千水犀之皮有珠甲山犀則無
  蝦蟇車
  劉勔攻豫州以大蝦蟇車載士𫎇以牛皮三百人推以塞塹破之
  蘭錡
  武庫禁兵設在蘭錡注錡音蟻架也受它兵曰蘭受弩曰錡西京賦
  霜刃染
  霜刃染剛鏃潤呉都賦
  揆懸刀
  揆懸刀騁絶伎注弩牙後刀一名機射雉賦選
  溪子巨黍
  溪子巨黍弓弩名閒居賦
  礟石
  礟石雷駭激矢蝱飛普皃反閒居賦
  金錬
  金錬照海浦金甲也顔延年詩
  賜夷甲
  越絶書勾踐被賜夷之甲帶步光之劔七啟
  亡矢遺鏃
  無亡矢遺鏃之費過秦論
  泰一鋒
  武帝伐南越告禱太一以牡荆畫幡日月北斗登龍以象太一三星為太一鋒命曰靈旗為兵禱則太史奉以指所伐國注牡荆荆之無子者皆潔齋之道天文志天極星其一明者太一也旁三星三公也畫一星在後三星在前為泰一鋒也刑法志
  渠答
  為之髙城深塹具藺石布渠答藺石雷石也渠答鐡蒺藜也晁錯傳
  長鎩
  鉏耰棘矜不銛於鉤㦸長鎩山列反過秦論
  矛端生火
  矛端生火此兵氣也以火用兵
  白猿啼
  丈八蛇矛出隴西彎弧拂箭白猿啼李白詩
  白鵲旗
  斬胡血變黄河水梟首常懸白鵲旗李白詩
  首鎧
  首鎧兠鍪也又鎧苦蓋反甲之異名
  齊斧
  首領不足以膏齊斧注云可以整齊軍旅也
  蕭斧
  蕭斧越斧也出魏都賦
  衝輣
  衝輣息於朔野兵車也蒲萌反辨亡論
  霹靂車
  魏太祖為發石車擊紹樓皆破袁紹衆號曰霹靂車
  鞮鍪生蟣虱
  長楊賦鞮鍪生蟣虱介胄被霑汗
  弓矢門
  羊頭鏃
  箭鏃三䥥者謂之羊頭鏃方言
  步义
  步义釋名受矢器也
  大弨
  退之詩大弨挂壁無由彎詩彤弓弨兮韻畧弨弓弛貌
  緑沈弓
  唐太宗出獵詩琱戈夏服箭羽騎緑沈弓
  路弓乗矢
  路弓乗矢路大也四矢曰乗
  蹶張
  申屠嘉以材官蹶張從髙帝擊項籍師古曰今之弩以手張者曰擘張以足蹋者曰蹶張本傳
  彀騎
  彀張弩也西漢
  大黄
  廣自以大黄射其裨將注云黄肩弩也黄肩即黄間李廣傳
  彎明月
  劔決浮雲氣弓彎明月輝李白集
  攫王弩
  攫王弩摧狼狐洗清天地李白集
  竹弦
  附國即漢之西夷也用弓長六尺以竹為弦
  角端弓
  鮮卑出原羊角端牛以角為弓所為角端弓者也郭璞注爾雅原羊似呉羊而角大漢書音義曰角端似牛可為弓
  雹箭
  蒼梧王畫齊髙帝腹為射的引滿將射之左右王天恩諫曰領軍腹大是佳射堋而一箭便死後無復射不如以雹箭射之
  婁矢
  挹婁國弓長四尺如弩矢用楛長八寸赤石為鏃肅慎之國也魏志
  弦
  傷禽惡弦驚倦客惡離聲鮑明逺詩
  雙鞬
  氊帶佩雙鞬象弧挿彫服注鞬居言切盛弓也服盛箭器鮑明逺
  夏服
  右夏服之勁箭左烏號之彫弓七發
  忘歸矢
  忘歸矢箭名七啟
  飛鋒
  動觸飛鋒舉挂輕罾注箭也七啟
  彀金機
  彀金機馳鳴鏑金機弩牙也七命
  積射士
  漢書發積射士注積與迹同古字通用言尋迹而射之
  鵲角
  箭挿鵰翎闊弓盤鵲角輕
  九年成
  闕子曰宋景公使弓工作弓九年成公曰矢遲對曰目之精力竭矣獻弓三日乃死公登箕山而射矢踰西霜之山集彭城之東餘力逸徑飲羽於石梁也蔡邕傳注
  時力距來
  蘇秦傳天下之彊弓勁弩皆韓出谿子少府時力距來皆射於六百步之外注韓有谿子弩又有少府所造二種弩時力謂作之得時力距來謂能距來敵也
  餓鴟呌
  曹景宗曰吾騎快馬如龍拓弓弦作霹靂聲箭如餓鴟呌覺耳後生風鼻頭出火南史
  八牛弩
  漢初得八牛弩以射楚軍矢達十里之外炙轂子
  矰紅
  西京賦注授射矢長八寸其絲名矰紅
  素支
  歴素支而氷裂注素支月支皆射括名也赭白馬賦
  繁弱
  左攬繁弱右接忘歸注新序曰楚王載繁弱之弓忘歸之矢以射兕于雲夢𥞇叔夜詩
  左的
  控弦破左的右發摧月支左的射的也月支射括也邯鄲淳藝經云馬射左邊為月支三枚馬蹄二枚曹子建
  射質
  毛詩發彼有的注的射質也
  甲兵門士卒附
  雲車
  尋邑圍昆陽雲車十餘丈
  號百萬
  項羽兵四十萬號百萬沛公兵十萬號二十萬髙祖紀
  梟騎
  北陌燕人來致梟騎助漢注梟徤也又勇也髙祖紀
  武蠭精兵
  如使狂夫呌呼於東崖匈奴飲馬於渭水京師雖有武蠭精兵未能窺左足而先應者也注窺音跬跬半步也言一舉足也音口婢反息夫躬傳
  三屬甲
  上身一髀褌一踁繳一漢志
  尺籍伍符
  士卒盡家人子起田中從軍安知尺籍伍符注尺籍所以書軍令伍符軍士五五相保之符信西漢
  闕鞏甲
  闕鞏之甲武王所以克商闕鞏國名左傳
  螳螂之衛
  薄戍緜羃無異蛛蝥之網弱卒𤨏甲無異螳螂之衛魏都賦
  材官
  漢選能引強蹶張材力武猛者以為輕車騎士材官如有冦警平地用車騎山阻用材官水泉用樓船
  釋甲執氷
  左傳釋甲執氷言無戰志氷箭筩可以取飲也
  湼面
  朱全忠攻滄州劉仁恭悉發男子十五以上為兵湼其面曰定霸都之兵
  七萃士
  雲屯七萃士魚麗六郡兵虞子陽詩
  裹糧坐甲
  左傳裹糧坐甲固敵是求正義曰用則被之於身不用則坐之於地
  後之
  將士絶無後者求其親戚以後之
  虎豹騎
  曹純督虎豹騎從太祖圍南皮
  鐡林騎
  西邊呼鐡鷂子為鐡林騎東齋記事
  綠沈甲
  隋文賜張大淵緑沈甲獸文具裝
  旗鼔門
  援枹
  張侯曰師之耳目在吾旗鼓進退從之乃援枹而鼔枹鼔槌也
  靈䕫鼔
  黄帝以靈䕫為鼓聲聞百里物類相感志
  隤銅丸
  元帝置鼙鼓殿下自臨軒檻上隤銅丸以擿鼓聲中嚴鼓之節注隤下也擿投也史丹傳
  嚴鼓
  李奇曰莊嚴之鼓節也晉灼曰疾擊之鼓也師古取李史丹傳
  潭潭村鼓
  潭潭村鼔隔溪聞永叔詩
  逢逢
  不踏曉鼓朝安眠聽逢逢退之詩
  靈鼉鼔
  靈鼉鼓徒河反上林賦
  營壘門
  髙俎
  項王為髙俎置太公其上李奇曰軍中果櫓方面人謂之俎也髙祖紀
  轅門
  軍行以車為陳轅相向為門故曰轅門髙祖紀
  戯下
  諸侯罷戯下各就國注謂軍之旌麾也許宜反亦讀曰麾漢書通以戯為麾見竇田傳髙祖紀
  君子營
  石勒䧟冀州其衣冠人物集為君子營
  刁斗
  李廣將兵行無部曲行陣不擊刁斗自衛注刁斗以銅作鐎受一斗晝炊飯夜擊持行名曰刁斗鐎音譙
  鼓一通
  凡軍行日出日沒時撾鼓千槌三百三十三槌為一通鼓音止角音動吹十二聲為一疊角音止鼓音動如此三角三鼔為昬明畢之撾陟𤓰反
  角一疊見上
  地聽
  凡備敵令人枕空胡禄卧有人馬行三十里之外東西南北皆響見於胡禄中名曰地聽
  驃騎幕
  賀若弼為呉州總管遺壽州總管源雄詩曰交河驃騎幕合浦伏波營勿使麒麟上無我二人名
  棊跱
  别營棊跱潘安仁詩
  栁市
  周亞夫為將軍次細栁注在昆明池南今有栁市是也一宿曰宿再宿曰信過信曰次本傳
  盜賊門
  封狶
  呉為封狶長蛇楚人謂猪為狶呉都賦
  姦囘内贔
  姦囘内贔兵纒紫㣲音備魏都賦
  假氣游䰟
  假氣游䰟迄于四紀言呉蜀僣位逋誅也孫子荆書
  魚游沸鼎
  魚游沸鼎之中燕巢飛幕之上丘希範書
  脱耒為兵
  脱耒為兵裂裳為旗晉紀論
  鉗子
  漢成帝鴻嘉三年天水冀南山大石鳴聲隆隆如雷民俗名曰石鼓石鼓鳴有兵是歳廣漢鉗子刼畧吏民自號曰山君注鉗徒也
  為之囊橐
  為之囊橐注言容止盜賊若囊橐之盛物也
  空道
  樓蘭姑師小國當空道攻刼漢使注空即孔也江南野史周世宗下江北不能安撫百姓相與起義處處保聚謂之白甲子以禦周師
  大羣盜
  武帝以法制御下好尊用酷吏郡國二千石為治者大抵多暴酷吏民益輕犯法東方盜賊滋起大羣攻城邑小羣掠鄉里
  𦧟榆賊
  河間邢杲反衆至十萬先是河南人笑河北人好食榆葉故齊人號之為𦧟榆賊
  歴山飛
  煬帝時賊帥魏刁兒自稱歴山飛衆十餘萬
  無端兒
  唐髙祖以十二人破草賊號無端兒數萬
  遊艇子
  隋既平陳南海有五六百家居水為亡命號曰遊艇子楊素傳
  虎子狼孫
  舊唐書王廷湊贊曰鵂鶹為怪必取其昏人君失政為盜啟門牙旗金鉞虎子狼孫茫茫黔首於何呌閽
  飛燕
  黒山賊張燕剽悍㨗速過人故軍中號曰飛燕
  鼓樓
  鼓樓起於北史李崇牧兖州州多盜賊崇乃村置一樓懸鼓其上以擒盜賊
  兵法門
  建瓴
  漢書秦形勝之國其以下兵於諸侯猶髙屋建瓴水也
  前馬
  減竈驅前馬銜枚進後兵
  合拳
  兵法有合拳之喻出陸贄奏論言兵勢貴合也
  兵春秋
  兵春秋三篇藝文志
  先見敗徵
  宋義論武信君必敗數日果敗軍未戰先見敗徵可謂知兵矣項羽傳
  羊很狼貪
  宋義令軍中曰猛如虎很如羊貪如狼強不可令者斬為項羽請救趙故項羽傳
  軍興制
  今聞其乃發軍興制謂以軍法從事司馬長卿
  浮囊
  行兵遇大水無舟梁以渾脫羊皮吹氣令滿繫其孔束腋下浮度曰浮囊
  天鉞
  城中氣出東方其色黄名天鉞不可攻
  走不逐飛
  虞詡説任尚罷郡兵令出錢數千二十人共市一馬以討羌其言曰兵法弱不攻強走不逐飛今虜皆馬騎日行數百里來如風去如絶弦以步兵追之勢不能及
  韓雲
  韓雲如布趙牛楚日宋車魯馬衛犬周輪秦行人魏鼠齊縫衣越龍蜀囷兵書也
  卒逃歸
  兵法卒逃歸斬之一日家人不捕執及不言於吏盡與同罪
  玉鈐篇
  兵法有玉鈐篇
  軍糧門
  發軵
  徃者數不料敵而師至於折傷再三發軵則曠日煩費威武𧇊矣注軵摧也淮南子曰内郡軵車而餉音而壠反
  取給蠃蒲
  魏武之初九州雲擾攻城畧地保此懐民軍旅之資權時調給于時袁紹軍人皆資椹棗袁術戰士取給蠃蒲
  半菽
  士卒饑餒半菽不充
  水戰門
  金翅艦
  陳世祖使華皎造大艦金翅等三百許艘為水戰之具
  㠶蓋海
  蘇定方討百濟自成山海至熊津江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㠶蓋海相續而至賊遂敗績
  木客
  勾踐使樓船卒二千伐松栢為桴曰木客
  巴虵卒
  楊素伐陳遣巴虵卒數千乗五牙四艘以檣竿碎賊十餘艦遂大破之
  樓船將軍
  南越反楊僕為樓船將軍有功
  黄頭郎
  鄧通以擢船為黄頭郎師古曰擢能持擢行船也音直孝切土勝水其色黄故刺船之郎皆著黄㡌因號曰黄頭郎
  黄龍艦
  楊素造大艦名曰五牙上起樓五層髙百餘尺容戰士八百人次曰黄龍置兵百人自餘平乗舴艋等各有差
  木狗
  髙熲討尉遲逈為橋於沁水賊於上流縱大栰熲預為木狗以禦之
  龍舟鳳艒
  隋煬帝遣陸士澄徃江南採木造龍舟鳳艒黄龍赤艦樓船等數萬艘艒䑿船也音曰宿
  飛靈艦
  孫權乗飛靈大船呉都賦注
  舟蓋長川
  泛舟蓋長川陳卒被隰坰王仲宣詩
  臨江塞要
  若恃水戰臨江塞要
  大小翼
  越絶書伍子胥水戰兵法内經曰大翼一艘廣一丈五尺二寸長十丈中翼一艘廣一丈三尺五寸長九丈六尺小翼一艘廣一丈二尺長九丈
  御龍舟
  魏文帝黄初五年為水軍親御龍舟循蔡潁浮淮幸壽春
  受降門
  和欺
  青州刺史桓和紿東昏出戰因降梁武帝先是俗語謂宻相欺變者為和欺於是梅蟲兒茹法珎等曰今日敗於桓和可謂和欺矣
  阪上走丸
  必相率而降猶如阪上走丸也蒯通傳
  質館
  鄧太后令築南北兩部質館注築館以受降質
  如受敵
  耿秉擊車師受降如受敵
  禽虜
  王朗為㑹稽太守兵敗降孫策使人詰責朗自稱禽虜對使者云云又言申脰就鞅蹴足入絆
  申脰就鞅見上
  犒軍門
  牢賞
  應劭言多其牢賞注牢廩食也
  中酒
  項羽既饗軍士中酒師古曰飲酒之中也
  守禦門
  徼循
  秦有中尉掌徼循京師如淳云所謂遊徼循禁偹盜賊也徼工釣反
  結草之固
  方岳無鈞石之鎮闗門無結草之固晉紀總論
  勝負門
  以一為十
  國淵子尼破賊以一為十太祖問之曰夫討外冦多斬之數欲大武功也
  觭輪
  孟明之敗匹馬觭輪無反者
  傷敗踵係
  傷敗踵係羽書日聞
  吉語
  陳湯曰不過五日有吉語聞
  載路
  降俘載路牛羊滿山
  白骨交衢
  肝腦塗地白骨交衢潘安仁詩
  衛兵門
  羽林騎
  漢武初置建章營騎後更名羽林騎言為國羽翼如林之盛顔注如羽之疾如林之多
  熊騎
  煬(「旦」改為「𠀇」)帝所領軍士名熊騎光宅年改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見上
  巖郎
  羽林郎一名巖郎言禦侮巖除下也
  緹騎
  漢改中尉為執金吾緹騎二百人同僚之中斯最壯矣















  海録碎事卷二十
<子部,類書類,海錄碎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